国内:1010-6666
国内(座机拨打):800-820-6666 香港:852-3610-6666 海外:+86-21-3406-4888
旅游攻略社区 > 游友攻略  >  纽约文人酒馆漫步

纽约文人酒馆漫步

“I can't with any conscience argue for New York with anyone. It's like Calcutta. But I love the city in an emot -ional, irrational way, like loving your mother or your father even though they're a drunk or a thief. I've loved the city my whole life — to me, it's like a great woman.” ~ Woody Allen

“凭良心说,我是没办法替纽约作任何辩解的,它就像加尔各答。但是我爱这个城市,一种非理智的情感,就像你爱你的母亲或是你的父亲,即使他们是酒鬼或小偷。我这一辈子都爱这个城市,对我而言,它就像个伟大的女人。” ~ 伍迪•艾伦

文人与酒的关联似乎是古今中外都可以看得到的,好酒在舌尖喉头逗留,劣酒一口气下咽后在肚子里翻覆打转,有人喝酒之后胡言乱语,有人想睡觉,有人真情流露,文人的思绪则在酒后开始沉淀或蒸发。酒是召唤谬思的好触媒,自己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吃冷菜会让思绪夭折,于是在什么地方喝,以及跟谁一起喝也是关键。
纽约和世界其他的大都市比起来虽然算年轻,但在近代文化史上却有重大的影响力,尤其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翻转期,世界各地的文人艺术家来这个新生地探索冒险。这篇攻略就将为你介绍当时曾在纽约一些酒馆逗留的文人作家,顺着他们的足迹,我们一起在曼哈顿的几个角落漫步。

"I'll give you the whole secret to short story writing. Here it is. Rule 1: Write stories that please yourself. There is no Rule 2."~ O Henry

“我会给你撰写短篇故事的所有秘诀,规则一:写你喜欢的故事。就这样,没有规则二” ~ 欧•亨利

彼得的酒馆(Pete's Tavern)——欧•亨利《麦琪的礼物》诞生处

地址:129 East 18th Street New York, NY 10003
电话:(212) 473-7676
地铁:N, Q, L, 4, 5, 6 (@ 14th Street/ Union Sq.)

「彼得的酒馆」号称是纽约目前最老的餐厅和酒吧,那栋房子是建造于1829年,一开始是个杂货店,后来变成一个旅馆,到1864年才开始成为餐厅。希利兄弟汤姆和约翰(Tom and John Healy)在1899年买下该餐厅,命名为「希利的咖啡馆(Healy's Café)」。到1922年由彼得•贝尔(Pete Belle)买下来,才改名为「彼得的酒馆」。

更多 收起

酒馆里现在还保留有19世纪末维多利亚时代很流行的锡板天花板(tin ceiling)、四十英尺长的紫檀木吧台、磁砖地板以及难得一见的铜制煤气吊灯等,都是从1864年留下来的,值得细细欣赏。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禁酒令的时代(prohibition),该酒馆改装成花店,知道门路的客人进入花店后,就从一扇伪装的冰箱门进入到后面的酒吧,警政单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许多政商名流都曾穿越过那道门。这样的批着羊皮卖狗肉的非法经营的酒馆在当时被称为“speakeasy”,意思是说你我心知肚明,大家小声说,就别大声嚷嚷了。

更多 收起

美国文学大亨欧•亨利(O Henry)于1903年至1907年间住在欧文街55号(Irving Pl. 55),就在酒馆的斜对面,因此常常光顾酒馆,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成为职业作家。亨利出身贫寒,曾为避免牢狱之灾而抛家弃子远离家乡,结果还是因贪污之名而被判入狱。在狱中他想到要给女儿一份圣诞礼物,用自己之前无家可归的经历,写了一篇小说《口哨大王迪克的圣诞袜》(Whistling Dick's Christmas Stocking),并以「欧•亨利」的笔名投给《麦克卢尔》杂志,结果在圣诞节前夕刊登了出来,没想到他写作的历程从此展开。
因为自己出身中下阶层并经历过多困境,亨利的作品以描写市井小民的温馨短篇小说而闻名。但是他为了生活压力而急速写作,喝酒或许是他纾解压力的管道,或者也是他召唤缪斯的方式,他的名作之一《麦琪的礼物》(Gift of the Megi),就是在彼得的酒馆里诞生的,酒馆还把他惯常坐的位子命名为「欧•亨利的雅座(O Henry's Booth)」。

更多 收起

另一位曾在此出入的有名作家是《玛德琳》(Madeline)的作者路德维格•贝梅尔曼斯(Ludwig Bemelmans)。《玛德琳》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在全世界发行,故事是描述巴黎一间寄宿学校里12个女孩在克拉薇修女的照顾下所发生的各种趣事,而故事的主角就是12个女孩中年纪最小的玛德琳,玛德琳其实是贝梅尔曼斯太太的名字,但是角色的灵感却是来自他的女儿芭芭拉(Barbara)。《玛德琳》不只掳获小孩的心,在大人的世界也有一个角落。
在纽约上城的卡莱尔酒店(Carlyle Hotel),肯尼迪总统曾经在十楼有一个房间,但是让这个酒店真正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是一个以贝梅尔曼斯为名的酒吧(Bemelmans Bar)。他们请他在酒吧的墙上用玛德琳在中央公园的景来作壁画,他以酒店房间的租金来充抵画作费用,和家人因此在这间酒店店住了一年半。贝梅尔曼斯也为成人读者写作,但是《玛德琳》是他给读者最好的礼物。这么特殊的故事,你可以想象第一篇有关《玛德琳》的故事居然是写在彼得酒馆菜单的背面吗?

更多 收起

在你走进彼得酒馆之前,在门口可以看到美国图书馆之友协会所赠与的一个匾额,表彰该酒馆的气氛孕育出这两位文人的名著,可见许多文人流连于酒馆是有足够的好理由的。

更多 收起

既然来到了彼得的酒馆,不得不顺便介绍一下酒馆附近重要文人所留下的足迹,当你在酒馆酒足饭饱之余,沿着欧文街散个步,感受一下这里的文人气息——

“Others may write from the head, but he writes from the heart, and the heart will always understand him.”~Washington Irving, 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 and Other Stories

“别人是用头脑去写作,但是他用心去写作,他的心永远都了解他。”~ 华盛顿·欧文, 沉睡谷传奇

欧文街(Irving Place) ——美国文学之父的纪念之路

欧文街是一条很短的马路,只有6条街的长度(14街到20街),它是在1833年以美国文学之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命名。欧文小时候不爱念书,常常逃学到处去冒险,这些经验成为他日后一些作品如《沉睡谷传奇》(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李伯大梦》(Rip Van Winkle)等的灵感。
他的调皮和幽默显然没有随他的年岁而削减,他在出版第一部作品《纽约外史》(History of New York)之前,在报上刊登一连串的寻人启事,声称一位荷兰历史学家德瑞克•尼克巴克(Diedrich Knickerbocker)没有付账就离开下榻的旅馆,从此消失,只留下他所写的一本书的稿件,那本书就是《纽约外史》。警察信以为真,还为这个案子提供赏金。欧文就在众人高度关心这件事的时机下,出版了这本书。冒用他人的身分通常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欧文透过尼克巴克这个虚假的人物,以幽默讽刺的口吻来描述纽约是如何发展起来的。之后,人们昵称曼哈顿居民为尼克巴克,后来连他们的篮球队都被命名为尼克队(Knicks)。说到取绰号,他也是给予纽约市“哥谭(Gotham)”这个外号的人,之后被《蝙蝠侠》动漫和电影所采用。

更多 收起

华盛顿•欧文之家(Home of Washington Irving) ——拥有两种建筑风貌的双面夏娃

在17街和欧文街交叉口,一边是华盛顿•欧文高中,街角有一座他的铜像。街的另一边有一栋很特别的建筑,被称为「华盛顿•欧文之家」,它有两个地址: 122 East 17th Street 或是 49 Irving Place。
1892-1911年间,这里居住了一对当时很有名的女同性恋人艾尔西•沃尔夫(Elsie de Wolfe)和伊丽莎白•马布里(Elisabeth Marbury)。沃尔夫被称为美国第一位女性室内装潢师,而马布里则是当时很热门的文学经纪人,她们曾经在此以巴黎沙龙的形式招待过许多文人,《窈窕淑女》的作者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快乐王子》的作者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等都曾经到此喝过茶。有趣的是,实际上欧文从来没有在这里住过,传说是沃尔夫为了出名,在纽约时报的一个访问中散布了这个谣言。
无论如何,这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建筑,由于处在街角所以它有两个面向,当它在1843年间开始建造时,欧文街的面向是依照希腊复兴风格而设计,但是在1853年扩建时,17街的那一面则是依当时流行的意大利风格来设计,这样就造就了这个「双面夏娃」。

更多 收起

格拉梅西公园(Gramercy Park) ——规矩奇妙的公园与高雅俱乐部沙龙

如果你沿着欧文街向北边走,一直走到走不通,你就知道你撞上了纽约著名的格拉梅西公园。它之所以有名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是纽约仅有的两个私人公园之一。公园听起来应该是公开对外开放给大众使用的空间,但是这个公园只给有钥匙的人享受。公园的四周有三十九栋建筑,每栋建筑每年要付七千五百美元才可以有两支钥匙的使用权,每位居民可以有个人的钥匙,如果他们每年付三百五十美元,这些钥匙不但无法复制,而且每年都会改变。公园的一些规定也很绝,例如不准喂鸟、不准遛狗、不准进行婚纱摄影,这些规定刚好跟一般的公园背道而驰,感觉挺荒谬的,难怪我从来没看到有人在里面。
这个公园在1966年被列为纽约市保护地标,公园四周的建筑风格迥异,包括有希腊复兴式(Greek Revival)、意大利式(Italianate)、哥特复兴式(Gothic Revival)、维多利亚哥特式(Victorian Gothic)等,有很多都还保有原始的设计。

更多 收起

例如34 Gramercy Park是纽约最早的公寓,有装饰华丽的红砖以及赤陶土,是一栋安妮女王式(Queen Anne Style)也是所谓英国巴洛克式的建筑,该公寓建于1883年,《人民公敌》的男主角詹姆斯˙卡格尼(James Cagney)在1965至1968年间曾住在此。

更多 收起

隔壁的36 Gramercy Park被称为「格拉梅西公园俱乐部会所(Gramercy Park Clubhouse)」,是一栋建于1910年的新哥特式建筑,白色陶土凸显出许多细节,同时正门前一排煤气街灯,是根据1908年原来的街灯所复制的,让这座建筑更显优雅。这是许多社会人士、作家、编辑与艺术家的住所:包括林肯纪念堂林肯坐像的创作者丹尼尔•柴斯特(Daniel Chester French)、演员约翰•巴里摩尔(John Barrymore)以及世界闻名的玲玲马戏团的创办人阿尔佛德•林林(Alfred Ringling)。

更多 收起

二十世纪初期,美国的艺术家改变过去老是从欧洲去寻找灵感的做法,转而开始向自己的国家探索,在公园南边的国家艺术俱乐部(The National Arts Club),就是为了给艺术家提供一个可以聚会的地方。它是由中央公园的设计者卡尔弗特•沃克斯(Calvert Vaux)所设计,正面是沙岩墙面、凸窗以及唯美主义运动风格的装饰。早期的会员包括对美国艺术教育有深刻影响的画家罗伯特•亨利(Robert Henri)、以描绘美国西部牛仔而闻名的弗雷德里克•雷明顿(Frederic Remington)、总统泰迪•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以及总统伍德罗•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美国诗学会(Poetry Society of America)第一次的聚会也是在这里举办。

更多 收起

离开了联合广场附近的格拉梅西公园区,我们可以松一下领带、解开大衣、放下头发,跨越第五大道,轻松一点的步向纽约西边的格林威治村——

“A good poem is a contribution to reality. The world is never the same once a good poem has been added to it. A good poem helps to change the shape and significance of the universe, helps to extend everyone's knowledge of himself and the world around him.” ~ Dylan Thomas

“一首好诗是对现实的贡献,当世界多了一首好诗就不会再一样了,一首好诗改变宇宙的模样,帮助每个人更加认识自己以及认识环绕他们四周的世界。”~狄兰•托马斯

“Happiness consists in realizing it is all a great strange dream.” ~ Jack Kerouac

“幸福在于意识到其实这只是个奇怪的大梦。”~杰克•凯鲁亚克

白马酒馆(The White Horse Tavern) ——垮掉派作家的灵感酒乡

地址:567 Hudson St. New York, NY 10014
电话:(212) 989-3956
地铁:L (8 Ave.), 1,2,3 (14th St.), 1 (Christopher St.)

位于哈德逊街和11街交叉口的白马酒馆,是在二次大战后纽约少数仍存在的木造建筑之一,它还有手工刻制的天花板、整块红心木制作没有缝隙的吧台以及摆设在各个角落的白马装饰,保留了老酒馆的迷人特色。在1950-1960年代,酒馆里的气氛反映格林威治村当时兴盛的波希米亚文化的特色,吸引许多当时的艺术家及垮掉派的文人作家,酒馆成为他们创作的摇篮,但它所提供一杯又一杯的酒,却也导致一些人走向他们的坟墓。

更多 收起

该酒馆在1880年开业,当时的客人多半是码头工人,直到韦尔斯诗人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和其他作家在1950年代开始在那边游走,才使它成为文学中心。托马斯的作品在美国深受欢迎,当他四度访美时,被安排下榻在白马酒馆附近的切尔西旅馆(Chelsea Hotel),原本因为长期饮酒身体就不好的托马斯,并没有因为一些晕旋及胸痛的征兆而停止饮酒。在写作、排练、演出和访友之间,仍然随时找机会喝酒。白马酒馆的气氛很类似英国的酒吧(Pub),所以吸引很多英国访客,托马斯也不例外,他第二次造访白马酒馆时还夸口说他打破纪录,一口气喝下了18杯威士忌,隔天他又去喝了几杯,但是他一回旅馆就病倒,才39岁的他没过几天就过世了。

更多 收起

追随他的脚步来到白马酒馆的文人艺术家没有因此而停步,包括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威廉•斯泰勒(William Styron)、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等。凯鲁亚克是「垮掉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这个名词的创始人,指的是一群在二次大战后聚集在一起的诗人作家,他们在主题、写作风格乃至个人生活上,都在挑战主流价值的单调与安逸,而追求自由、即兴、诚实和解放,成为战后第一场反文化运动。他曾住在她女朋友位于11街西北角的一间公寓,因此常常光顾白马酒馆,却也常常被踢出去,有人在厕所的墙上涂鸦写着“杰克滚回家(KEROUAC GO HOME!)”,显然他在这个酒馆里并没有太受欢迎,后来他也是因为饮酒过度内出血而死。
酒馆的现在的主人爱迪•布伦南(Eddie Brennan)显然是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他在买下这个酒馆后就没有再沾过一滴酒,他说:“当它(酒)是不要钱的时候,也就是它变坏的时候。”

更多 收起

“I drink to make other people more interesting.” ~ Ernest Hemingway

“我喝酒好让别人变得比较有趣。” ~欧内斯特•海明威

米内塔酒馆(Minetta Tavern) ——波西米亚流浪者的传奇舞台

地址:113 MacDougal St., New York, NY 10012
电话:(212) 475-3850
地铁:B,C,D,E,F (W 4 Street)

米内塔酒馆自1937年开始营业,它的名字来自于一条曾经从23街流到哈德逊河的小溪,跟我介绍的其他的酒馆比其来,米内塔算是年轻的,但是酒店依然有纽约经济大恐慌过后那一段时期的味道。酒馆虽然经过整修,但是仍然保有一些迷人的老沙龙式装潢,从墙上褪色的壁画和一些纽约当时名人的原装照片,我们仍然可以顺着时光的溪流,回溯到那个垮掉派文人以及有名的海鸥教授在此汇集的年代。酒馆当时的常客包括著名的小说家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诗人卡明斯(E.E.Cummings)、小说家约翰•多斯•帕索斯(John Dos Passos)、意象派诗人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等。

更多 收起

酒馆的前两条街就是美国现代戏剧先驱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所创办的普罗文斯敦剧院(Provincetown Playhouse),贝蒂•戴维斯(Bette Davis)首度在纽约登台亮相就是在这个舞台,像她和奥尼尔这样的剧作家与演员们在这个酒馆出现,应该不是件意外的事。不过这里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一个有趣的古怪客人——乔•古尔德(Joe Gould)。

更多 收起

古尔德有哈佛的文学硕士头衔,但是他选择当个流浪汉,在纽约到处去朗读他胡诌的一些荒谬的诗,来嘲笑那些严肃的诗。他靠别人的施舍过日子,但除了在华盛顿广场附近的米内塔酒馆之外,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欢迎他。格林威治村在当时是一个颓废的区域,大部分人是学生、诗人、波西米亚族和流浪汉在此逗留,古尔德正是这个波西米亚文化的代表。聪明的米内塔酒馆老板会免费招待古尔德一盘意大利面,特别请他坐在靠窗口的位子好吸引客人上门,我想这也算得上是橱窗展示的一种啰。

更多 收起

酒馆的调酒师给古尔德取了个外号叫「海鸥教授」,因为他会为了吸引游客给他买酒,模仿海鸥拍打翅膀和尖叫。古尔德号称自己是一本有史以来最长篇幅的口述现代历史书的作者,并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撰写。但是在他死后,《乔•古尔德的秘密(Joe Gould's Secret)》这本书的作者约瑟夫•米切尔(Joseph Mitchell)透露,这本所谓的口述历史只不过是古尔德的日记,记载着一些他毎天吃饭、乞讨、洗澡等事情,现在这本日记存放在纽约大学的费尔斯图书馆。
我想那些当初在酒馆为古尔德买一杯酒的客人,或是在华盛顿广场听他胡诌诗句的学生,应该心里都有数,这个教授并不是个真的教授,他是大家心中罗曼蒂克化的一个角色,梦想自己也能够畅所欲言,或以华盛顿广场的板凳为家。也要感谢像米内塔酒馆这样的地方,让这样的角色有个舞台可以伸展。

更多 收起

同一个城市,在格拉梅西公园有仿巴黎沙龙的聚会,以及需要正式服装才能入席的俱乐部;在格林威治村则有被垮掉派族群占据,一边畅饮一边高谈辩论文学思想的酒馆,以及波西米亚人充斥的广场……纽约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每个人都有伸展机会的舞台。

资深游友

Spica Wobbe

身为一个偶戏艺术家,常常为了演出或看演出而到世界各地,却也因为这样而爱上旅游。纽约是我的第二个家,听人说:“到纽约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变成一个纽约客。”因为这个城市太多元化,每个人在这里似乎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很快的就觉得适应(fit in)。但是,在纽约住了十三年,我每天都还会有新的发现。纽约让我学会了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从不同的层面去探索,原来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纽约客”其实也是一种艺术呢。

作者访谈

Q一开始怎么会想到分享纽约的酒馆呢?

A我在纽约的家刚好就在格拉梅西公园附近,欧文街是我每天必经之处,也很幸运的曾受邀在国家艺术俱乐部里演出过。最近发现那附近到处挂着匾额,仔细看之下,发现上面都注明了一些文人在那里所留下的足迹,第一个发现的就是挂在彼得酒馆有关欧•亨利和路德维格•贝梅尔曼斯的匾额,于是这个追寻文人在酒馆留下足迹的旅程就此开始。

更多 收起

Q在看这篇文章的过程中,一直在惊叹Spcia怎么能如此深入地发现这么多好东西!作为一位偶戏艺术家,你平时也很善于去看世界,去探索。能给我们分享一下这方面的经验和体会吗?

A我一直认为“观察”是学习的第一步,包括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甚至嘴巴,就像艺术本来就是多面向的。在我们的五官被刺激到之后,脑子就会开始运转。身为一个艺术家最有趣的是,我们常常忍不住倒着观察、反着摸索或层层解剖,总觉得事情往往不是第一眼看到的那个样子,一定还有别的样子,我们也很幸运的是可以把自己观察到的跟别人分享。

更多 收起

QSpica从事偶戏创作已经很多年了,我们也知道你深深地喜爱偶戏,但我们很多读者对偶戏可能了解不多,能分享一下你深爱的偶戏吗?如果想亲身去看一出精彩的偶戏,有什么推荐呢?

A这个问题很难用几句话来回答,我个人觉得所有的传统偶戏都有值得欣赏咀嚼的部分。但是如果你很少或从未看过一出现代偶剧的话,纽约目前有一出长期演出的百老汇剧《狮子王》是值得观赏的偶戏,它是少数具有高度艺术价值、娱乐性也够、老少咸宜的演出。

更多 收起

QSpica你平时看戏很多,在纽约有什么剧场推荐呢?

A有机会来纽约,可以多去一些外百老汇(Off Broadway),或外外百老汇(Off–off Broadway)的剧场。有许多百老汇的戏都是从外百老汇开始发展的,我个人觉得去看这些初期制作的作品,你可以嗅到创作者的热情以及那种从错误中学习与发现的兴奋,非常的refreshing。
在外外百老汇里,你可以看到很多实验性质的戏,有很好的但是也有让你昏倒的演出,不管好或坏,都可以是以后一个很好的谈论话题。

更多 收起

Q你通常在纽约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平时喜欢去哪儿?

A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一整天在家埋头做偶,有时一大早就到学校去带研习课,这些都是我爱做的事。另外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是,到联合广场(Union Square)的一家书店三楼的咖啡座,一边翻阅书籍杂志,一边记下在脑中跳跃的点子。

更多 收起

纽约相关信息

网站导航 | 免费注册  | 宾馆索引 | 机票索引 | 旅游索引 | 攻略索引 | 关于携程 | 企业公民 | 诚聘英才  | 分销联盟 | 企业礼品卡采购 | 代理合作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我要提建议

酒店加盟 | 目的地营销合作 |  服务说明 |  营业执照 | 旅游度假资质 | 保险代理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1999-2014, ctr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证:沪B2-20050130

繁体版 English 日语版 韩语版 Français Deutsch Español РусскийTiêng Viêt

1月10日请你来丽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