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
2017.10.18

【贰格格旅拍指南】等一个秋天,去北疆喀纳斯收获温暖感爆表的金色调人像

贰格格微服私访记

VIP2  2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头条上榜

1篇游记被推荐至头条

天数:9 天 时间:9 月 人均:10000 元 和谁:情侣
题记

听说,许多女生的旅行心愿清单里,都有一项叫做“会拍照的男朋友/老公”。但现实却是,你的男朋友/老公没有把你拍成表情包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不过,作为一个酷爱旅行且潜心研究多年如何在旅拍中变美变靓的中二少女,贰格格想告诉大家的是,会拍照的人固然重要,但却不是在旅行中出片的必备项。即使摄影师水平稍逊一筹,你也可以自食其力!

-

拍摄前的妆容服饰挑选,拍摄中善于遮丑的凹造型能力,以及拍摄后的后期调色技巧,都可以让你的照片逼格瞬间提升几个level,轻松拔得朋友圈杯摄影大赛头筹。

【关于我】因为平时比较神(da)经(zhi)大(ruo)条(yu),出场自带咯咯咯的招牌鹅笑BGM,所以大家都习惯call我贰格格。经常性怀疑自己读了一个假的复旦新闻系,也不知道自己施了什么魔法才能顺利在美国读了几年书。运营着一个不怎么活跃且大概是红不了的微博号@赵贰小姐Cia,却仍然鼓励自己不要放弃治疗,早日根治拖延症,把自己摸索出来的旅拍血泪史记录下来,拯救更多妹子于不会拍照男朋友之手,欢迎你来以下渠道来撩我~

-

新浪微博:赵贰小姐Cia   乐于和同好探讨关于旅拍的一切问题,私信请注明来自携程。没能及时回复的时候,我多半是已经奔出服务区,去哪座没信号的山里采蘑菇去了,不信你多点几个赞再试一下?

贰格格的旅拍地图

旅拍地环境的变化会给照片打上不一样的情绪标签,例如城市黑白灰为主的建筑很适合营造低饱和度的性冷淡风。而自然景区由于空气好,光线通透,可以捕捉到城市取景框里看不到的蓝天白云,容易出色彩明快的自然风格,可以按照喜好打造不同风格。

喀什中巴边境大山里塔吉克族的故乡

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待久了,我更偏爱走自然景观路线,喜欢色彩层次分明的旅拍照。尤其是祖国边疆的山川湖海、森林草原。因为地理上的难以到达,让这里的原生态风貌得以保留,充满异域风情的画面在与内陆地区的对比中容易产生新奇感。

伊犁哈萨克自治区杏花沟里驰骋着的牧马人

曾经到过的许多边疆地区,喀喇昆仑,帕米尔高原,霍尔果斯,红旗拉普,白哈巴,吐尔尕特,阿里普兰,满洲里都留下了很多有趣的旅拍照片,天地相融的大场景更容易衬托出人物的柔美。

初雪中开往契罗巴依图瓦村庄的林间公路

【贰格格旅拍指南】5000公里自驾去中国冷极漠河寻北,如何拍出美丽不冻人的照片

http://dwz.cn/6SSCvq
预告片

想去北方看蜡黄蜡黄的秋天,这个愿望就像一棵苹果树种子一样,在我心底生根,酝酿了许久。

这个愿望的生成大概与我生活在南方有关,上海的秋天只是夏天拖出的一条长长的尾巴,就像飞机在天空掠过留下的白色轨迹,稍纵即逝,还没等到回过神来就已经妖风四起,开始入冬的节奏。

于是乎,那些树木大红大黄,落叶纷飞,像调色盘一样惹人沉醉的浪漫秋景,对于生长在全年只有两季的南方的我来说真是眼馋至极,虽身不能至却心向往之。

终于在我对苹果树施了一段时间法术之后,念念不忘的赏秋之旅有了回响。九月中旬项目交底,吴力力转了一篇摄影群的推文给我,问我要不要去北疆喀纳斯和禾木走个小环线,那里的秋天开得正好。

又可以去新疆诺?我小声地确认,尽量不要把心中的狂喜表现得太明显,要知道四月份在南疆帕米尔高原看杏花的经历已经被我标榜为国内旅游之最,去新疆,这个充满幻想的地方对于我来说可谓正中下怀。

行程简介

D1 上海-兰州-西宁-倒淌河-二郎剑景区

D2 二郎剑景区-黑马河-茶卡盐湖-二郎剑景区

D3 二郎剑景区-S101西久公路-塔尔寺-乌鲁木齐

D4 乌鲁木齐-喀纳斯机场-喀纳斯景区-贾登峪门票站

D5 贾登峪门票站-喀纳斯换乘中心-白巴哈

D6 白哈巴-喀纳斯换乘中心-贾登峪生活区

D7 贾登峪生活区休息一天

D8 贾登峪生活区- 契罗巴依-禾木

D9 禾木-喀纳斯机场-乌鲁木齐-上海

为什么没有直飞喀纳斯,你问?追剧和追风景是一个道理,要把叶子养肥(黄)了再去,据上半年负责我们在南疆旅游包车的司机发来的情报,9月20号后喀纳斯的颜值才会爆发至巅峰,于是我们计划先伏击在周围伺机而动。虽然九月的青海湖早就过了夏天看油菜花的黄金旅游时机,但因为之前的每一次去青海的计划都半路崩卒,所以这次想绕个道去一探究竟。

铁打的川菜,流水的民族

兰州-西宁机场-倒淌河镇(食)-二郎剑景区(宿)

从兰州去青海湖最快的方式是,在兰州机场乘坐机场快线到兰州西火车站搭乘去西宁的高铁,全程耗时两个小时,再在西宁机场租车前往青海湖。我们飞兰州的航班延误了45分钟,导致提前购买的机场快线没赶上。机场快线发车点在航站楼往外300米。如果没赶上也可以和我们一样在机场快线发车地问工作人员购买去西宁的巴士票,比高铁要晚一小时到达,但班次多不用换乘。

在西宁飞机场下车后去神州机场店租车,说店略微有点儿抬举的意味,充其量就是一个藏匿在机场停车场里的小亭子。九月青海湖天气阴晴不定,我们行使在晴一片雨一片的G109高速公路上,150公里的路程开了快3个小时。

要怪只怪沿途的风景让我们的自驾游一点儿也快不起来。大美青海绝非虚言,连绵起伏的高山草甸构成了青海的基础地貌,偶有闲庭信步的黑色牦牛闯入凡间,慢吞吞地过个马路,等候的过程也让旅途增趣不少。车行到倒淌河镇已接近日落,在这里用晚餐。

青藏一路有很多小本经营的“苍蝇”馆子,由于地域临近,当初援建的工人多出自四川,川菜也随着劳动力的输出流传到了这里,口味和正宗川菜当然不能比,但果腹绰绰有余。很多外乡淘金客开的旅店和餐馆会在冬天暂停营业,九月末就有人陆续返乡去温暖的地方猫冬了,所以小镇上没什么人气,剩下的川菜馆店多半是藏人经营着,现代生活的渗入也改变着他们的生活。 除了如何驱逐自家的牛羊寻觅合适的草场,现在的藏区牧民也开始靠旅游业过上更好的生活。

地处河湟谷地的倒淌河镇离青海湖边只有40多公里,藏族的风情很浓。以前也好奇少数民族众多的青海为什么是一个省而不是一个自治区, 到了青海湖才知道,不像中国其他自治区拥有单一的少数民族构成,青海古代是西戎、羌、吐谷浑等民族杂居的地方,现在全省居住的民族多达五十个。占比最多的藏族人就聚居在青海湖的周围。

倒淌河附近的日月山景区入口处矗立着纪念文成公主的雕塑,文成公主在当地传播纺织、耕作技术的故事仍被后人歌颂。当年文成公主进藏走过的唐蕃古道现如今已经通车,周围的雪山脚下挂满了经幡和玛尼石堆,老人在一旁摇动着转经筒,转得越多,越表对神灵的敬畏,可得脱轮回之苦,小小的经筒沟通着凡世与天堂。

对于热爱户外的人来说,进藏仿佛是永恒的梦想,吴力力回忆他第一次进藏的经历,那是泥石流频发的雨季,眼见一旁的骑行者被泥石流冲走,也难以阻挡人们走向朝圣之路,哪怕食不果腹、衣衫褴褛,西藏两个字也能让所有漂泊的城市人心潮澎湃,真实而疯狂。

川菜的普及,恐怕就是这些现代的朝圣者与传统民族相互影响和融合的缩影。

离天空很近,离尘世很远

二郎剑景区-青海湖-橡皮山-茶卡盐湖-二郎剑景区(宿)

青海湖是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泊,当你接近这滴“天堂的眼泪”,才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已深处世界屋脊,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回望,水天一色的湖面都像一块湛蓝的宝石,镶嵌在高山草原之上,四周的群山环抱着守卫它的圣洁,让人忘却天与地之间的分隔。

我们住宿的二郎剑景区是一块蜿蜒入湖的半岛,曾经是60年代中国首个鱼雷发射基地,考虑到保密性,周围没有明显的标识,过去仅以151基地命名。后来因为青海湖水位下降所以弃用,便被开发成了旅游景区。离开二郎剑,环湖而行,贴近湖边的G109国道旁开始密集地出现大片的油菜花、格桑花田和一条条通往湖边的土路。

藏族同胞会在路边招揽生意,让你通过他家的花田和土路去观湖拍照,每人收费10-20元不等。

夏天,当南方的油菜花渐渐褪去裙摆,这儿的油菜花开得正欢,甚至我们到达的九月都还没有完全衰败。金灿灿的颜色倒影在蔚蓝的水面摇曳生姿,一旁色彩斑斓的格桑花也加入了这场舞蹈,紧围着湖面迸发雀跃的姿态,和远处的隐隐绰绰的雪山交相辉映,让这一路的行程并不枯燥,原来格桑花真的和王力宏歌里唱的那样美。

环青海湖的路面铺装良好,线路成熟,沿途穿着冲锋衣、背负大件行囊的长途骑行者让国道稍显繁忙,听说在旺季,和G109并行的环湖南路甚至会发生交通阻塞。

黑马河镇是个灰头土脸的小城,位于二郎剑70公里外,是我们环湖停靠的第二站。虽然小镇本身没什么特色,但由于坐拥湖岸边一片开阔的空地,吸引了大量前来等候青海湖日出的游客。在这样一期一会的美景面前,和眼前人一同守候晨昏,想来定是一件赏心乐事吧。

在黑马河短暂停留,在一家叫西宁坑锅羊肉美食城小炒王处尝了羊肉干锅和鹿角菜,鹿角菜自带蕨类脆脆的感觉,入口微咸很爽口,羊肉干锅就是大盘鸡的羊肉版,小丘似的量没有膻味很好吃。

继续前行,在享受过最后的十几公里沿湖路段后,湖景渐渐被盘山公路和高山草原所替代,寻觅水草的牛羊和马匹在一旁忽远忽近地相伴着我们去往当天的目的地,茶卡盐湖。

手机信号的衰减预示着我们已离开环湖的主干道,茶卡虽然不在青海湖环线上,我们依然认为其风景值得你从黑马河出发特意为她往返170公里,沿路的草原风景上车辆很少,驶过海拔4000米的橡皮山垭口后,G109和京藏线相遇,两条公路如同平行线向远方蜿蜒,豁然开朗。沿着路边的指示,在高速公路特设的豁口上U-Turn,很容易就找到了茶卡盐湖景区。

我们本来计划开车从茶卡盐湖景区附近的漠河盐场下到水边,以躲避景区拥堵的人群,去年吴力力和他的物理学博士朋友一家子来此地的时候,据说博士对当地青盐的开采颇有兴趣,和当地盐场的工人交流开采工艺,最后买了一大颗结晶体留作纪念。

当再次根据记忆,摸着碎石路接近漠河盐场时,却发现那已经竖起了盐场重地,严禁入内的标识,询问工人,盐场在这几天禁止向游客开放了,于是只能重新开车去盐湖景区。

盐湖的景色受天气影响很大,我们到达时是下午的光景,阴天低矮的云层下倒影并没有阳光直射时的清晰,但不影响你欣赏这由白色构成的纯净世界。

盐湖两旁的祁连山脉和昆仑山脉常年积雪,雪山和云朵倒影在平静的湖面,光洁而倍感神圣。

沿着景区内的铁轨步行2公里便可到达盐湖的湖心,近岸的湖水结了一层厚厚的乳白色盐壳,水不是很深却很凉,下湖在这水天一色里感受无暇的宁静,天空近在咫尺,世俗被抛入九霄云外。

世间事复杂也单纯,没有人不在其中掺杂情感和认知,时间和自然却独立于情感,安详地完成一次次轮回,也许虚度的才是最美好的时光吧。

游览完盐湖可以乘坐小火车从湖心返回停车场,回二郎剑的路上会路过被候鸟眷顾的滩涂,据说十一月后会有从俄罗斯飞来的天鹅在此驻足停留,晚饭可以选择河心树的土火锅,牦牛肉和羊肉很新鲜,是云南藏区的招牌美食。

佛教庙里的菩提树

二郎剑景区-S101西久公路-拉鸡山-塔尔寺-乌鲁木齐(宿)

在青海的最后一天,天气放晴,再望一眼窗外的湖水,青海湖的蓝随着气候变幻莫测。计划途径塔尔寺返回西宁机场,前往喀纳斯。由于时间充裕,从二郎剑到西宁塔尔寺的路线,我们避开了高速选择了乡间公路。这一路,与其说是为了到达塔尔寺,不如说是为了享受沿途S101的风景。沿G109一路向东行,在莫多吉村转旧省道S101(西久公路),景色开始惊艳。

比起内蒙古一望无垠的草原风光,青海起伏不绝的高山草甸地形更具层次,雪山奇峰与牛羊相伴,另有一种丰裕富饶的美。再次进入乡野的兴奋感,随着在山峦间盘踞的发卡弯连续攀升,直到到达3820米的拉鸡山垭口迎来顶点。

山顶的积云遇上冷空气,常年云雾缭绕,能见度只有十米,我们在云雾中穿行,大红、明黄、宝蓝相间的经幡阵在

窗外如电影画面般闪现,那是藏民给不远处雪山的献礼,经幡阵在云雾间迎着垭口疾风舞蹈,直指天空。在垭口短暂停留,登高远眺,视线变得开阔,层次分明的山景和镶嵌在草原间的盘山公路在相机背后定格成了永恒,摇下车窗,大风涌入,心仿佛被填满。

塔尔寺,无疑是西宁的一张名片,新修的商业街彰显着地区政府为促进旅游所花费的大手笔,寺院坐落在莲花山上,依山而建的寺庙建筑犹如莲花盛开的八瓣花蕊,私家车被禁止开入景区,游览车成了唯一的代步工具。因为此前到访过甘肃的拉卜楞寺,郎木寺大小昭寺等藏传佛教寺庙,所以对寺内的人文不足为奇。

但塔尔寺的历史却值得一提,这里供奉的宗喀巴,是藏传佛教四大门派之一格鲁派的创始人,相比于他的名字,他的弟子达赖一世和班禅一世可能更为出名,活佛的加持让塔尔寺更添一份神秘色彩。相传,主殿堂大金瓦殿即是宗喀巴当年的诞生地,他诞生时肚脐滴血而生的菩提树就屹立在殿前。

长明的酥油灯在昏暗的殿堂中摇曳,绿墙金瓦的圣殿外,磕长头的信众念经声不断,每次匍匐时手掌的摩擦在地板上留下了两条白色的凹槽,菩提树的故事是历史还是传说?已不再重要,从年幼的小僧人到鬓角花白的老者,佛教徒跨越年龄和地域的虔诚信仰令人动容,远处镏金的佛像在无声中指点的,是与尘世不同的另一片江山。

来到塔尔寺,可以去探访寺内的唐卡壁画、酥油花和平堆唐卡。每年藏历新年将有机会欣赏晒大佛的景象,僧众会将寺院内珍藏的巨幅唐卡置于山坡上,和信众一起迎接佛光普照。和僧侣一起转金钟,期待好运降临。

塔尔寺游览车起点旁有一处叫莲湖的地方。一汪墨绿色的湖水,倒映着木栈道旁的格桑花,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有大型的水鸟飞翔其上,风景反倒优美。

徒步阿尔泰山深处

乌鲁木齐-喀纳斯机场-贾登峪门票站(宿)-喀纳斯景区

贾登峪是我们此次喀纳斯小环线的起点。

到达贾登峪需要从西宁先飞乌鲁木齐,在乌市搭乘前往喀纳斯机场的直飞航班,到达喀纳斯机场后可以购买到贾登峪门票站的区间车(40元/人)。作为中国最早入冬的地区之一,喀纳斯机场的待机时间很短,每年十月七日后关闭,之后进入喀纳斯景区就只有自驾了。

因为喀纳斯景区(包括禾木和白哈巴)除了在冬季开放给游客自驾,其他时间都只能做区间车进出,所以我们放弃了此前从乌鲁木齐自驾北上的计划,而是选择飞机加包车的形式到达各个景点,实际体验下来除了有些沿路的风景不能及时下车拍照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不便。

贾登峪是一个被落叶松和云杉包围的谷地,这里是接待喀纳斯景区游客的重要驿站。贾登峪主要分为门票站和白桦林生活区两块地方,相距2.5KM。门票站和生活区之间有免费接驳车接送。

喀纳斯景区的住宿在每年9月20日到国庆期间很紧张, 因为订不到喀纳斯景区里面的住宿,所以我们第一晚住门票站附近的友谊峰度假酒店,第二晚住白哈巴村里的民宿,第三四晚则住在生活区的白桦林房车酒店。对比下来,生活区餐饮选择比门票站附近丰富的多。虽然交了每晚100元的暖气费,但喀纳斯酒店室内还是很冷,大家做好防寒准备。

喀纳斯的门票分为一进和二进,价格分别为285/315。一进门票一天有效,二进门票两天有效。喀纳斯地区的其他几个收费景点有,观鱼台、白哈巴和禾木。观鱼台、白哈巴是包含在喀纳斯景区门票内的,但需要在景区内换乘中心额外购买往返的区间车票,去往白哈巴还需要在换乘中心旁的边境局办理边防证。

禾木景区则独立于前两者,禾木门票站距离喀纳斯景区还有33公里,可以选择徒步10小时或者包车前往。我们选择包车,平时400元一辆,像我们遇上的雨雪天里价格则会上浮到600元,当然还会有司机坐地起价开出1200元/人的要价。无需焦躁,从贾登峪到禾木的路面情况很好,旺季时铲雪履带车随时待命,只要有防滑链、雪地胎等待天气稍微好转都会放行,你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耐心等候放行通知。

在我们追随转场牛羊队伍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生活区门口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很多不知道怎么把自家客栈信息挂上网的当地哈萨克族人,因为知道的人不多,这里在旺季也会有空房,如果实在没有地方落脚,也可以尝试去寻觅一下,住宿条件未知,但价格相对生活区的酒店要平民很多。

和其他高纬度地区一样,喀纳斯地区拥有冰川、河流、湖泊、雪山、森林、草原等多样的地貌,一到秋天这里的树木就突然像被泼上了五彩的油墨,绿色的云杉、冷杉,黄色的西伯利亚白桦树,红色的山杨是组成这幅彩绘的图景。

从贾登峪门票站出发,需要乘坐40分钟的区间车到达景区内的换乘中心,途中会经过喀纳斯景区最著名的三道湾:卧龙湾、月亮湾和神仙湾,奔腾的喀纳斯河在这里蜿蜒,形成美丽的S型弯道。如果游客不主动要求,司机一般是不会停车,只有到达换乘中心后,才可以乘坐返程车一站一站游览。

建议从贾登峪上车时可以坐区间车右侧欣赏层林尽染的秋色,返程则坐左侧观赏三湾。换乘中心本身没有什么景点,但可以换乘区间车返回贾登峪、三湾、观鱼台和白哈巴。

观鱼台是观赏喀纳斯湖和周围雪山以及“湖怪”的最佳观测点,其实喀纳斯并没有什么湖怪,第一次来喀纳斯是高中时的某个夏天,当时参加了漂流项目心心念念想和它打个照面,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巨型的哲罗鲑鱼。但湖怪的传说还是让每次来喀纳斯远眺湖面时都多了一丝期待,暗藏在神秘的喀纳斯湖面下的大鱼如果也有灵性,知道那么多游人跋山涉水只为一睹自己的真容,会不会为自己在生态链中的独特地位沾沾自得?

到达观鱼台需要搭乘区间车再爬1068级台阶,也可以选择从山脚下直接徒步5小时。观赏喀纳斯湖的视角随着逐级台阶的升高千变万化,碧波万顷的湖水被长达两千多公里的阿尔泰群山峻岭环抱,在中国版图的西北角划出一片至美至纯的人间净土,让人不由感慨自然的博大,喀纳斯湖水里不知还有多少未解之谜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由于我们到达喀纳斯换乘站已经是下午2点了,参观完观鱼台后,在换乘中心搭车前往第三道湾已是傍晚的光景,四周山峰的遮挡让湖面的光线十分微弱,大家可以选择在早晨顺光时拍摄三湾,下午参观观鱼台,这样一天内游览完喀纳斯景区绰绰有余。

我们分了一个傍晚和一个早上的时间徒步三湾,神仙湾到月亮湾3.5公里,月亮湾到卧龙湾2公里,总共耗时5小时左右,穿行在五彩斑斓的泰加林中,近距离欣赏喀纳斯湖水随着阳光折射的角度不同展现出的碧绿和微带乳白的蓝绿,沿途游客相比观景平台少很多,可以安静地欣赏秋色。

卧龙湾因为河道中间有一块沙洲,形状好似一只侧卧的恐龙而得名。喀纳斯河安静地环抱在它身旁,像是怕侵扰了小龙的美梦。

月亮湾是喀纳斯湖河床在这里留下的几个反写的S形,柔美婀娜。

神仙湾和一旁的鸭泽湖紧挨着,喝水在这里把茫茫草原切割成断断续续的小岛,周围是沼泽草滩,经常有牛羊禽鸟栖息其上,湖面在背光的午后看上去像细碎的金子散落在群山中,山、树和云彩的倒映拥入怀中,隐隐绰绰,宛如仙境。

边境线上的图瓦村落

贾登峪门票站-喀纳斯换乘中心-白哈巴(宿)

雨后的白哈巴清晨被轻纱一样的云雾缠绕包裹着,山岚从树梢上生长出来,温柔地将秋天的金黄和滋润铺满整个山谷。

我们乘坐从喀纳斯换乘中心的区间车,去往白哈巴。沿途有牛羊在转场,马背上的哈萨克族牧民,驮着毡房,追逐着水草,辗转在阿勒泰山区的各个牧道上。成群结队的牛羊浩浩荡荡地向着广袤的原野进发,开始一年一度的秋季大迁徙。行使了40分钟来到白哈巴村庄住下,准备等候拍摄雾霭中的村庄的日落和第二天的日出。

白哈巴村子很小,沿着主干道就能看到保存完整的图瓦人房屋。原木砌成的木头房,颇具瑞士风味,尖顶的造型有利于雨雪的排出,原木之间会铺设苔藓密封隔热。住在这里的图瓦人是一个使用突厥语的蒙古民族,过去过着世代游牧的生活,现在大多经营着游客的生意。

村西的山头有一座现代建筑风格的边防站,在那里能俯瞰日出时白哈巴村的全景和邻国哈萨克斯坦的边境风光。我们到达时5号中哈界碑没有对外开放,只能远远感受一下邻国的疆土。

每次来到国境都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心里游荡,满洲里、红旗拉普、漠河、霍尔果斯这些曾经走过的国境线无一例外充满着异域的魅力。眼前蜿蜒向远方的国境线,跃出一步就是另一个国度。边境线两侧,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就在这一步之遥,那么临近,那么遥远,世界就这样彼此链接。

更远处的中哈边境大峡谷是比较冷门的景点,在天气变化无常的季节,去往那里的区间车经常停运,就连工作人员都很难提供准确信息,自驾的朋友可以尝试从白哈巴村的第二个入口,铁热提克乡门票站开车进入,大峡谷就在门票站附近。

翻过层层叠叠的牛棚栅栏,爬上村东头的一座小土坡,则可以在那里吹吹风,等等日落。

日落时分的白哈巴,大光圈下橘红色的阳光让整个世界都很柔美。五彩斑斓的秋季山林在炊烟中焕发出古朴的气息,天黑后月亮爬上来,眼睛适应了一段时间的黑暗后,依稀能分辨出银河和北斗七星的形状。在这里,和图瓦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顺应天地万物的运转,回归原生态的生活吧。

特别提醒,喀纳斯地区曾经因为管理混乱,发生过雪天50元泡面的抬价事件,所以当地政府都出台了最高限价政策,现在景区内所有的菜品都统一按照最高价出售。白哈巴的接客能力和喀纳斯和禾木不能比,高峰时期上菜的等候时间可以长达2个小时,请合理安排时间。

下雪天里的橘红色山谷

白哈巴-喀纳斯换乘中心-贾登峪生活区(宿)-禾木村(宿)-乌鲁木齐-上海

一变天,喀纳斯就要下雪了,贾登峪门票站租售军大衣的商贩预言。前两天时不时飘落的雨点让我们兴奋异常,在初雪时分邂逅禾木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从白哈巴返回贾登峪后的午后,我们信步追随者半山腰转场的牛羊走向生活区对面的山坡,那里的风景极美几乎没有人烟,零星散布的村民住的木屋,圈养牛羊用的栅栏里空空荡荡,预示着喀纳斯越来越冷的天气,主人们都带着自家的牛羊下山到更温暖的地方过冬去了。这里是游牧民每年转场必经的牧道,每天定时定点就会出现在这座山坡。我们步行的速度最终不敌转场队伍前进的速度,于是作罢,在林间闲逛和偶遇的村民唠唠嗑。

当听到我们冬季想来自驾游的想法时,一位哈萨克族的大婶连连摇头,她说喀纳斯一年有七个月是伴随着雪花度过的,冬天道路边的积雪可以有十几米厚,开车进山对本地人来说都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静谧的白桦林现在看起来温暖如阳,在冬季却可能暗藏危机。

告别友善的哈萨克族回到生活区,吃上烤羊排,就着当地格瓦斯的麦芽酒精味儿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窗外传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喀纳斯如愿下起了雪。坏消息是,也正是因为这场雪,去禾木的路实行了交通管制处于封闭状态,包车司机坐地起价喊出了每人1200元的价格,还不保证能到达。想象着禾木此刻白雪皑皑的美景,可我们今天究竟能否顺利出行却还是未知数。

几分不确定的心情出门欣赏这难得的雪景,只见屋外白茫茫的一片,四面山坡像被拉起了白色的帷幔,银装素裹,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遁地无声,宁静得出奇。在我们拿起相机拍摄的当口,一辆小车缓缓靠近,年轻的维族司机用一口标准的汉语告诉我们,他的车装了防滑链可以通过管制。看着他身下四只被细铁链捆绑着的轮胎,我们决定上车试试看。没想到运气不错,检查站的交警放行了,前方路面的积雪已经被铲雪车清除得所剩无几,冰雪挂满漫山遍野的枝头,映衬着一旁还未被白色覆盖的彩色松林,趣味丛生。

伴随着海拔的降低积雪越来越少,一处开阔的峡谷地貌渐渐浮现在我们眼前。契巴罗衣,这是她美丽的名字,这个位于贾登峪到禾木途中的峡谷是此行最大的一个惊叹号。

金黄、橘红的树林和深色的草原组合成色彩瑰丽的染料,铺满整个山峦,目光所及皆是五彩斑斓的景象,大自然在我们眼前无所保留地呈现了一场视觉的饕餮盛宴,天地之美大抵如是。

到达禾木后,还需要再乘坐景区的区间车去村子的换乘站,这一路的景色很优美,禾木河的涓涓细流和牧场相伴左右,相比契巴罗衣,这儿有不被打扰的更原始的山野风光。

禾木村位于喀纳斯河与禾木河交汇处的山间断陷盆地中,分为新村、老村,平日里有公交车专门在村子里接送游客。老村基本上都是外乡人经营的旅馆,新村则是图瓦人居住的地方,一栋栋尖顶木屋被耸立的雪山、茂密的白桦林所包围。

秋天,开阔的谷地里落叶满地,穿越丛林,蹚过几个布满乱石的山涧,沿着漂亮的马道走上栈道的观景台,那是观赏村庄和日出晨雾的最佳平台。

雪山下的禾木村庄安详自在,远处炊烟袅袅,牧民在生火准备晚餐。

最让人欣喜的是对面山坡的白桦林,在阳光的照射下保持着最纯净的颜色,骑马的村民进入镜头,和脚下苍翠的大地及背后的白色雪峰融为一体,似画般宁静祥和。

禾木河自东向西流淌,满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落叶和枯山水,倒影清晰可见。幽深狭长的河谷和观景栈道平行着蜿蜒向远方。骑马在上远远望去,金黄的地面和洁白白桦树树干,相映成趣。

第二天一早起来,去观景平台等候日出,新疆的日出比内地的晚两小时,九点才越过雪山探出半个头来。

第一缕阳光照亮雪山上的针叶林,大地仿佛复苏。

天空飘又飘起了小雪,下山去当地人家里取暖,图瓦族的妇女依偎在燃煤的锅炉旁剥着晚上客人要吃的玉米粒,那是他们从100公里外的冲乎尔镇的田里运过来的蔬菜。

热情的村民介绍说,禾木村隶属于冲乎尔镇,镇上的人分成两股,一股种田,一股游牧,禾木村是牧民的老家,因为景区征地发了家,种田那股就到山上租了牧民那股的房子做民宿。一年三个月的生意,租金可以达到12万。相对这高昂的租金,当地的管理政策也很严格,这不,旁边那家的民宿在刚才就因为馕饼超出了最高限价被罚了3000。即将到来的漫长冬季,让北疆的旅程变得弥足珍贵。

在风雪中结束了北疆的行程,由喀纳斯机场飞乌鲁木齐返沪。

这是今天第二次踏足新疆这片广袤的土地,四月南疆,九月北疆,这一路的人和物都充满了惊喜,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走过很多路,许多年过去发现已经忘记了各方各地到过的那些地标和景点,希望通过文字的方式慢慢开始记录现在的旅途,把自己追求的生活方式与更多人分享。更多游记片段,微博@赵贰小姐Cia 

建议参考

1、治安:新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但是尊重当地哈萨克斯坦、维族等少数名族的风俗和信仰是必要的,如不谈论大肉(猪肉)的话题, 清真寺不对非穆斯林开放,不要摸哈萨克斯坦小孩的头。 北疆喀纳斯地区由于景区多,安全检查相对南疆宽松不少,遇上警察请配合下车开后备箱,协助检查证件。 去白哈巴所需的边防证有两个地方可以办理,贾登峪生活区对面的边境管理处以及喀纳斯里换乘中心。

-

2、通讯:乌鲁木齐维稳需要,只有3G,北疆和青海湖附近很多高海拔地区信号覆盖不是很好,会处于短时间失联状态。PS喀纳斯景区观鱼台特别强,我们开玩笑说因为它长得像三体里和外太空沟通的信号发送塔。

-

3、时差以及气候:当地时差实际比北京时间晚2小时。但用来计时的仍然是北京时间。如有观日落日出的可相应计划出行时间,如禾木日出为早上八点半。九月中旬到国庆是喀纳斯景区的旅游旺季,时常下雪。气温在0-10度之间,酒店暖气供应普遍不足,可备冲锋衣御寒。

-

4、交通:喀纳斯机场在10月7号会关闭,从乌鲁木齐有直飞喀纳斯的航班,喀纳斯地区没有租车的网点。因为喀纳斯景区(包括禾木和白哈巴)除了在冬季开放给游客自驾,其他时间都只能做区间车进出,所以我们放弃了此前从乌鲁木齐自驾北上的计划,而是选择飞机加包车的形式到达各个景点,实际体验下来除了有些沿路的风景不能及时下车拍照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不便。

-

 禾木门票站距离喀纳斯景区还有33公里,可以选择徒步10小时或者包车前往。我们选择包车,平时400元一辆,像我们遇上的雨雪天里价格则会上浮到600元,当然还会有司机坐地起价开出1200元/人的要价。无需焦躁,从贾登峪到禾木的路面情况很好,旺季时铲雪履带车随时待命,只要有防滑链、雪地胎等待天气稍微好转都会放行,你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耐心等候放行通知即可。

-

 5、住宿:喀纳斯景区的住宿在每年9月20日到国庆期间很紧张, 因为订不到喀纳斯景区里面的住宿,所以我们第一晚住门票站附近的友谊峰度假酒店,第二晚住白哈巴村里的民宿,第三四晚则选择搬去生活区的白桦林房车酒店。对比下来,门票站附件的酒店吃饭的选择很局限,生活区餐饮选择比较丰富,虽然交了每晚100元的暖气费,但室内还是很冷,大家做好准备。

-

 在我们追随转场牛羊队伍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生活区门口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很多不知道怎么把自家客栈信息挂上网的当地哈萨克族人,因为知道的人不多,这里在旺季也会有空房,如果实在没有地方落脚,也可以尝试去寻觅一下,住宿条件未知,但价格相对生活区的酒店要平民很多。

生活区门口停车场附近有一家叫苏曼尔的早饭店,有很地道的素菜包和羊杂汤,价格公道,强烈推荐。

6、门票:喀纳斯的门票分为一进和二进,价格分别为285/315。一进门票一天有效,二进门票两天有效。喀纳斯地区的其他几个收费景点有,观鱼台、白哈巴和禾木。观鱼台、白哈巴是包含在喀纳斯景区门票内的,但需要在景区内换乘中心额外购买往返的区间车票,禾木景区则独立于前两者。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喀纳斯
【贰格格旅拍指南】等一个秋天,去北疆喀纳斯收获温暖感爆表的金色调人像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