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7.01.11

小定焦走苏州

天数:4 天 时间:1 月 和谁:和朋友
玩法:自由行

发表于 2017-01-11 13:42

北京的十一月,几乎已进初冬,但江南依旧在美好的秋天里缓慢的游弋着。


从最爱满城风絮梅子黄时的江南的二十岁到现在,苏州我已经去了不知多少次。

这次出门,就为了陪着爹妈去逛逛走走。

我说“陪着”而不是“带着”,是因为我家那对可爱的老两口,若不是岁数在那儿摆着真的不能像从前那样随便登高爬低了,他们对旅行的热爱比我还深;我若敢假充专家说“带着”他们出门,罪过就太大了。

何况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我之所以被选中陪着他们出门,唯一的作用就是因为我会在网上订各种,车票酒店犄角旮旯的正宗抢手的苏州菜老馆子等等,至于逛起园子,人家既不用买门票又比我还熟门熟路还精通各种历史典故奇闻异事娓娓道来我只有听的份儿,何况老人家无论去哪儿都能有几十年故交来当地陪喝茶聊天,我……我就负责接送和后勤就够了。

(我爹说:我去苏州的次数比你多多了好嘛!好吧,爹,和你比我怎么都赢不了。)


所以也好,大部分时间里,我可以用极慢的速度一寸寸的走走这座熟悉的古城。

一路陪着我的,是一支50的小定焦——不是因为怕沉,是怕矫情。

当然,还有个陪着我的,就是我家那位著名的小小年纪就走过中国二十多个省的Dudi小朋友(小朋友说了:要不是你没完没了的只想的起来回云南,我能去过更多的地方!……)


十一月八日,苏州,阴雨。

桃花坞,拙政园,乌篷船,藕园,平江路,观前街

如无意外,拙政园一定会不分季节的人山人海,而耦园就不会。

我都不知道在耦园东边沿河建了个巨型的景区大门,仍只会从平江路沿着一条小河慢慢的走过去。

颇要走一阵子,岸边的小巷里偶尔遇到人,居然是穿着古式长袍的男子,他瘦削的白皙的脸上神情安宁,丝毫不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旁若无人的走到一座黑漆大门前,开门的竟然也是个古装的女子!

Dudi没出声,惊愕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也一头雾水,小声说:快看看看有没有影子。

当然没有!

很细的雨丝,石板路上只是潮湿了,没有水渍。

密密的阴云里一丝阳光都没有,哪儿来的影子。

大门立刻闭上了,我们小心的经过,听见院子里隐隐地传来丝竹之声。

我笑了:昆曲。

平江路却真的没什么。

这样的小街,最早会消无声息的被一些散漫而不匆忙的旅行者注意到,然后必定会有所谓色友纷至沓来,再然后,商人们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商机……好了,下面的事儿你们都见过的,西街,大研,肇兴,和顺,查济,甚至大理,美好的地方各有各的美好,但堕落起来都是一个样子。

你无可奈何,却又依然舍不得,因为你还记得他当年的样子。

若不是下雨下得有点冷了,我也不会猫进一家咖啡馆去坐着。

还不如再走到旁边更深的巷子里,觅个苏州小酒铺,温壶黄酒慢慢嘬上几个时辰。

但晚上还有顿酒等着我呢,不能从下午就开始喝……



十一月十日,苏州,阴。

同得兴,木渎,阊门

没有九号那天,因为我去了趟上海。

明显在上海喝的有点大了,坐在回苏州的火车上还有点儿头胀。

相隔百里不到,饮食的口味却有不少差异。

但酒是一样的——我大概天生就适合生活在江南吧。

你不是天生适合生活在大理的吗?Dudi轻描淡写的反驳道。


坐在同得兴的老木头条凳上,我不由得感叹:偌大的京城,连一碗过桥面都没得吃,唉……

同得兴的菜单是两排小木牌,挂在墙上。

前几秒钟,我都没看懂。

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想起了丰子恺。

什锦的浇头,真的是满满一碗,足以下酒啊!剩下的汤汁菜底拌在面里,依然香得没道理。

悄悄看看周围,人家都是简单一碗清汤面,最多加个烫青菜和煎蛋,一顿早饭就搞定了。只有我们桌各色小蝶小碗满满堆着。

再怎么样,也还是个旅游的人,假装不了老乡。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在苏州,每个角落躲不过宋词去。

何况木渎?

那时年轻,在荒芜的长满蒿草的木渎的河边,想起那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来,真的是触目惊心的感同身受!

黄昏,天空依然阴霾,没有当年我独自来到这里,一眼望穿天际的血红的夕阳。

去木渎,我爹是为了看历史,我只是为了怀个十几年前的旧。

二十岁的时候,觉得江南就是我的前世。

前世还是不要随便重回的好,没想到木渎已经变成了南锣鼓巷。

其实,也没什么想不到的……


爹妈走得慢,他们怕我们等,轰我:你们自己溜达去吧。

就这么一条街,我们在前面慢慢等。

哪怕在木渎,现如今想远离人群的唯一方法,只剩了躲进街边的咖啡馆。


十一月十一日,苏州,温晴。

山塘街留园,枫桥


十里山塘,走到头就到了虎丘

站在小桥上,沿着河水望过去,虎丘塔就是在白墙墨瓦的尽头。

今天天晴了,虽然只是温吞的阳光。

山塘街在阊门一带,被修成了旅游文化街——好吧,又一条毁了的巷子!我躲闪着迎面的游客们,一直走到了一条河边。

游客们都回头了,我还想继续走。

一过河,我就开心起来。

原来这一边是个长长的集市。

看见集市我就走不动道儿!

脚边的大箩筐里淅淅簌簌的爬满了肥嫩的毛蟹,我看得眼都直了,蹲在一边掏出相机拍照。老板忙得正团团转,回头看见我:买几只嘛!我笑:真的好想吃!可是没地儿找厨房去……

我也不讨厌高大上的阳澄湖,但就是喜欢人家日常饭桌上每天都能吃到的这种无名小蟹,又瓷实的又新鲜——咽口水!真的不能再想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出现过,其他的人就都成了将就。

留园就是那个人。

有留园在,其他的园林对我来说就都是将就。

过了座小桥,从山塘街拐出来,我的手机破导航又找不着我在哪儿了,索性凭着自己的生物导航随便在各种小胡同里乱拐。墙上挂着嫩嫩的青菜,正在难得一见的阳光里逐渐脱水变干,Dudi问道:这是干嘛用的?我说吃啊。

怎么吃法?配各种肉炖着吃呗,咱们家不做这些的,北方人在以前,冬天没菜的日子过惯了,也不怎么惦记着非吃一口叶子不可。

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走到留园。



沿着留园路向西,走路几分钟就可以到西园寺;沿着西园寺的院墙再向西,虽然有点儿远,但依然可以走路到寒山寺

寒山寺的门外,就是运河和枫桥。

Dudi小的时候曾经来过西园寺,她还记得当时骑在园里一只铜龟上嘎嘎笑着拍了张照片。

我忘了那时西园寺要不要票,但现在肯定是要的。

小窗口里黑黢黢的,一个女人冷冰冰地说:不能卖给你学生票。为什么?我带着Dudi的身份证,正要拿出来给她看。我不看!长这么高,还买学生票?

靠!长得高还有错啦?Dudi不干了。算了算了。

到底没有进得了西园寺,我们还是去了枫桥。


十几年前,一个人来苏州,在街上闲逛时看到一个卖票的窗口,才知道竟然还有从水路到杭州的船,一夜,走京杭大运河。惊喜之余当时就掏钱买票。卖票的大爷说,一个船舱两张铺位,你一个姑娘,要不买两张票吧,包间了。

我想想也对,就答应了。

忘了船票多少钱,应该很便宜。我上船时几乎迟到,记得是跑过观前街的步行街,然后穿过什么巷子,看到码头的时候,船上的人大声招呼我:就等你了!

那船上还有餐厅,我去点了盘什么菜,说想喝点啤酒,厨子特意跑出来看我,说就你一个人啊?我说对呀。他说姑娘你真会玩儿!

我的船舱外就是船舷,运河出了城,两岸就黑漆漆的,晴朗的夜空里有月亮慢慢地跟着我们。记得我的隔壁是两个中年男人,他们出来看月亮,看见我一个人拎着瓶啤酒靠着船舷喝,还聊了几句什么。

后来,那个厨子特意跑到船舱来,问我还好吧。我说当然,我真的就是来玩儿的,不会出事!

记得我还问他,过不过枫桥?

忘了他怎么回答的,是早过了,还是不过。

总之,我到现在也没夜泊过枫桥,更没听到过夜半的钟声。


不过也没什么,反正苏州是还会去的。

再去的话,若非为了喝酒,再也不会点那么重口的过桥面卤了。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苏州10708
小定焦走苏州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旅行家

官方从优质游记作者中择优授予

攻略元老

由官方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爱的鼓励

发表100条在他人游记下的评论

苏州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苏州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苏州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苏州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