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7.03

出游德国纪事录6,7,8

Joe217

普通用户  188篇游记

天数:1 天
玩法:语言之谜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恩格斯

发表于 2013-08-31 22:00

6、 为人之卑和语言之迷

因为再一次要在德国呆一段时间,如同07年的出境引发对英语的狂热一样,我又感受到对于语言的痴迷了。

就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来讲,这个世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作为单个的人,他应付这纷繁复杂的世界,也就那么几十年、几百月、或者几万天的时间。怪不得这古往今来喜欢使用语言的人,大都对这个人之外的大千世界,始终是心存谦卑。恐怕这世界除了上帝,谁也不是全智全能,倘若有人说它是无所不能,战无不胜,这话只能是当作诳语。

哀人生之须臾兮,羡长江之无穷;空凭栏之怅惘兮,念天地之悠悠;仰星云之浩渺兮,叹人生之卑微。个人的生命,不就如同莽莽林海中的飘零一叶,不就如同茫茫绿野里的匍匐一草?

这个世界太为奇妙,个人的谦卑缘起于这世界的奇妙。当为人之卑的感觉跃升起一种冲动,一种捕捉世界惊奇的冲动时,商业的财富动机没了、支配的权力动机也没了。你就想着,怎么把这种捕捉惊奇的感觉记录下来;你就想着,你要驾驭某个语言;如果有可能,你要驾驭更多的语言来描述这世界的奇妙,来描述获得这种奇妙感觉的那种如同神性一般的东西。这个世界不仅仅是财富,这个世界也不仅仅是对人的支配,这个世界还有超越财富和权力的对智慧神性的追求。

于是,我首先对自己的母语中文痴迷;又要到一个异域之国了,我又对母语之外的语言痴迷。我从中又感受到谦卑,即使就是语言,这个大千世界的语言也是多得让你眼花缭乱,你顶多也就接触这语言大海中的一滴水。我只能谦卑,即使你就是君临这世界的帝王,你也只能谦卑。空间无限,时间无限,从未有过千秋万代的帝王,你何以不谦卑。

越是谦卑,越是有一种刻在心底的对语言的痴迷。我大概摆脱不了这种痴迷,不仅是对中文的痴迷,还有对英语的痴迷,即使一点掌控语言的灵性也没有,也要把这痴迷贯彻到底。

7、做一点德国文化的准备

对一个人,他属于什么地方,又属于什么文化的问题,自我成年之后就总觉得是个伪问题。你是哪个地方人,这又容不得由你选择,你父母是什么地方人,你随着父母的籍贯算不就完事。而你属于什么文化,这大概更无关紧要。每个人都一定在某个文化圈内,这是非常空泛的说法,恐怕无需去回答这类无聊又无味的问题。

后来见识广了,尤其是走的国家多了,才感到这问题不伪,它是个颇实在的问题。尤其是,当我们把这个问题提到族群的层面上,提到国家的层面上的时候,还真有些讲究,并且还颇能触动人的情绪。这里的讲究和人的情绪,一定和你所在的地方有关,也一定和某种文化相关,虽然这个文化有时候很难给它命名。这签证、移民、战争、经济、政治,这个世界的哪一样东西和人所属的籍贯,人所属的文化没有关系?

描述一个地方的文化,总是以一个族群为单位。而族群的划分,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是语言。简而言之,说同一个语言的人往往就是一个族群。现在懂外语的人多了,把这个标准说得更精确一些,以同一个语言为母语的人往往就构成一个族群。我们用这个共同的语言,就可以形成一个族群的文化。

欧洲的历史似乎告诉我们,九世纪的查理大帝把欧洲大陆中西部一分为三,三地形成三种不同的欧洲语言: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由此而构成今天的德意法三大国。当然,这个语言和国家的关系大概也可以反过来说,当一个国家的权力形成之后,就总会有一个相应的语言成为这个国家的通用语言,由此又有相应的文化。德国现在成了我的牵挂,自然也就关心它的文化。

几年前到德国,虽然对德国的东西有些印象,但文化的感觉却几乎没有。奥格斯堡那个地方呆了一段时间,参观它的市政厅,参观它的博物馆,参观它古老的社会福利院。在慕尼黑,还参观德国著名的科技馆,科学的东西留下些印象,人文文化的东西则感觉肤浅,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想要说点思考点什么有关德国文化的东西,自然就要读文献。近几日闲翻《德国人》和《德国历史的文化诱惑》两书,所谓泛读式的消解文意。书没有连贯地看,也没有看多少,却突然对德国的文化跳出个奇怪的对比反差出来。

公元9世纪之后才浮现出世的德国,自18世纪之后思想家和理论家辈出。但令人惊异的是,德国思想家的观念好像和德国自身的历史,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好似那黑白两色的极端,好似那南辕北辙的两个方向。

17世纪的德国,充满战争和极刑残酷的时代,产生莱布尼兹这样一位科学家和哲学家,随后又产生康德这样的哲学家。它们不仅为德国也为世界,最早带来和平主义和世界主义的观念,莱布尼兹和康德都声称自己是世界的公民,并且都希冀这个世界的和平主义。但随后的德国历史却表明,这个最早产生和平主义和世界主义观念的国家,同时又是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家。观念和历史在这个国家,似乎被撕裂开了。

到了19世纪,还是两个德国人,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们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另一个奇怪的对比又出现了,产生这个理论的国家好像从来没有拥护过这个理论。笔者几年前先造访过马克思的故居,那里仅仅留下的是一套住屋,特里尔城中,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其它踪迹表明马克思在这里的存在。我后来特地到鲁尔地区的伍珀塔尔市巴门镇,一个悬挂电车的有趣城市,恩格斯的故乡去参观过。这里有以恩格斯命名的公园和街道,但曾经作为恩格斯纪念馆的地方,已经停办,恩格斯的故居虽在,但不知是纪念恩格斯还是纪念恩格斯的家庭,好像并不对外开放,笔者有幸在那里留下几张照片。

伍珀塔尔市的悬挂电车照片

恩格斯的故居照片

这个对比特别令人惊异,被称为革命者圣经的马克思主义,在德国这个有思想的国家,竟然一点都体现不出来。德国文化,有点让人看不懂,摸不透,但特别可以引人思考。

8、 由莱布尼兹所想到的

三年前在德国的那段日子,把个奥格斯堡几乎踏了个遍。按照一本奥堡的旅游指南,一条一条线路游历的。这个指南总共7个route,一个也没有放过。那段时间也有自己设想的几个旅游路线,后来一一兑现,最远竟然飞到了冰岛。而且这游走的方式,在奥堡主要是徒步和自行车,在奥堡之外,则飞机、火车、汽车和轮船的路线都有。三个月下来,大涨人见识,留存下许多许多美好的记忆。发达国家之发达,究竟发在哪里?达在何方?这看得越多,反倒是说不出什么东西来。看到那么多让人心动的东西,但哪里能够为这眼花缭乱的行程理出头绪?

但德国人莱布尼兹和康德的世界主义、和平主义观念与德国引起的两次世界大战的反差对比,让我回想起在奥堡的另一个游走记忆,这个记忆也与莱布尼兹相关。

这历史名人对当世人的影响,主要是文字和教育造成的。对文本的迷恋是人的一种信仰,人对文字的执著操弄会培育这种信仰。文本在描述历史或者观念的时候,总是和一定的人名相连。一个以传承观念为业的人,他在理解历史观念的时候,常常会把构造这种观念的人连同观念一起印在脑海里。结果却往往是,那些在历史中出现的观念你很可能说得不是那么清楚,但你却牢牢地记住了创造这些观念的人,记住代表这个人的那个专有名称。在哲学、数学和逻辑的观念史上,这些领域的一些重要观念总是和莱布尼兹这个专名相联系,莱布尼兹这个名字也就如烙印一般刻在你的心底。

在德国,住在奥堡西边一个带花园的院落里,一日饭后南向散步,竟然发现一个莱布尼兹街。单门独院十几户人家,就构成了一条以莱布尼兹命名的街道,这当然让人产生追怀名人的念头。那条街后来就成为我饭后散步常去的地方,街道两旁庭院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看得出来,这里住的都是殷实人家,家家的庭院房屋都显出生活品味不底。但为什么这个街要命名为莱布尼兹街呢?苦于语言的障碍,这个莱布尼兹街道中的莱布尼兹,究竟是个什么人,始终没有办法弄清楚。

旅游在开放人的心灵的时候,时时都在对外部世界进行盘问,我对这个街名就有些盘问。我有点怀疑这个奥堡的莱布尼兹,他很可能只是一个同名人,也许和那个几百年前的德国著名哲学家、数学家和逻辑学家完全没有关系,甚至姓氏的完全相同只不过是纯粹的巧合而已。逻辑学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讨论专名问题,专名有对象,有意义吗?这个问题一度引起我的兴趣,可惜也拿不出什么有创见的意见出来。奥堡的这个莱布尼兹街的回忆,因莱布尼兹这个名人似乎又勾起我对专名的那个曾经有过的兴味。不过,暂且打住吧,每一次出游,都是对出游前平静生活的搅动,它引发人做许许多多的准备,包括寻求信息和知识支撑的准备。它让人脱离生活的常规,在不断流动的过程中产生新的向往,新的欲求。然后,心灵就不断地祈求文字,祈求智力的运转和活跃。

尽管不知道这奥堡莱布尼兹街究竟是不是历史的文化遗产,但有一条以莱布尼兹来命名的街道,这就令人欣慰了。这个称为千古智者的德国人,缺点好像是不少,但他给这个世界留下的知识和观念,值得我们一有机会就去追寻他。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提到的目的地

1/1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恩格斯1
出游德国纪事录6,7,8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恩格斯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恩格斯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恩格斯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恩格斯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恩格斯旅游推荐

+更多

恩格斯旅游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