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沙漠中的博物馆

发表于 2016-03-03 20:33

约旦是中东的一个神奇的国家,面积不大,自然资源极度匮乏,但是教育和医疗在阿拉伯国家中确实首屈一指的,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绮丽的风光,吸引了旅游者的目光,但凡去以色列的都会将约旦作为一起旅行的国家。我们同样利用去以色列的机会,将约旦从上至下的重要景点走了一遍。

不知沿着以色列的哪条公里,行驶了约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到约以边境,也不知道关口的名称,因为导游匆忙地将我们交给海关人员,所以也忘记问她。

手续还是很简单的,在以色列这边,边防人员检查了护照,就上了一辆边境的摆渡车,到达约旦关口后,下车由约旦导游带领,在签证处,盖了两个章,拍张照就拿到了签证。与余秋雨参加凤凰卫视拍摄《千禧之旅》时,费时6小时才得以过关相比,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真是太快了。应该可以说明约旦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的敌意大大的降低了。

约旦和以色列,尽管只隔着一条窄窄的约旦河,但两个国家的差距还是很明显,进入约旦后,直观的感觉是土地贫瘠了许多,建筑残破了许多,我们的车也由以色列的大奔换成了丰田,导游有一位女士,换成了一位约旦男导游,还增加了一位在约旦读大学的中国小伙担任翻译。车开了不久,就从海拔负四百多米,向上攀爬到900多米,盘山路很窄,有时还很陡,丰田车不时传来马达的吼叫声,仿佛告诉你,又是一个陡坡。放眼望去,山上很少植被,偶尔有一小片树林,那是高耐旱的橄榄树,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植物。

开了将近二小时后,来到一家餐厅,院子里可以看风景的座位已经都被占领,我们只好在餐厅里边吃了。好丰富的自助餐,最喜欢鸡腿、鹰嘴豆做成的酱和现做的大饼。

饱餐之后,马不停蹄地来到约旦著名景点杰拉什

杰拉什可以说是约旦除了佩特拉之外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也是世人公认的,在希腊和意大利之外,世界上保护最完好的古希腊、古罗马城市。这都缘于公元前64年罗马军队对这里的占领,以及占领者按照罗马城池的格局进行的建造,所以它是“罗马之外的罗马”,是“中东的庞贝”。漫步在这片用石头建造的、代表当年辉煌文明成就的废墟里,那种震撼要远超以色列的恺撒利亚。如今遗址内残存的大多是公元1-2世纪罗马式建筑和公元5-6世纪拜占庭的建筑。感谢德国旅行家欧里赫于1806年发现了它,使得沉睡几千年的文明古迹得以重见天日,也让我们能够一睹古罗马的建筑和文化风采。

哈德良凯旋门,是二千多年前,为了迎接罗马皇帝哈德里安的来访而建造的,第一眼看到它就被这个巨大的建筑所震撼,尽管岁月已经让这座雄伟的凯旋门满目沧桑,但其英姿不倒,雄风犹存,每根石柱上雕刻着各种花纹,工艺精湛,体现了当时约旦人的建筑艺术,应该是罗马人的建筑艺术,约旦人的工艺水平。

过了凯旋门的右侧不远,就是当年的竞技广场,它宽51米,长240米,可容纳15000名观众,规模和当时的盛况可想而知。站在广场的中央,电影《宾虚》中的场景不时地出现在脑海之中,令人思绪万千。

罗马广场也是令人不由得感慨的地方。

宙斯神庙我们并没有爬上去,总觉得远观,更能感受它宏大。

杰拉什遗址中半圆形露天剧场,被称为古罗马剧场,是约旦现存三个剧场中最大的一个,它至今还可举办大型的国际音乐和舞蹈演出,每年的杰拉什音乐节就是在这里举行的。我们到达时,三位阿拉伯艺人的演出接近尾声,于是我们队中两位唱的不错的妹妹,站在剧场的中心,试了试音效,喔,被直接打动了,于是高歌《我爱你中国》,我为拍全景,爬到了剧场的最上层,没有任何扩音设备,歌声尽然是那么的清晰,在这里听一场音乐会,一定非常棒吧!

月亮女神庙,供奉的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罗马神话中则叫狄安娜,是宙斯和勒托的女儿,太阳神阿波罗的双生妹妹。阿尔忒弥斯是杰拉什的守护神,因此她的神庙比宙斯的神庙位置更高,也更雄伟。据说整个杰拉什所有的建筑都坍塌了,只有月亮女神庙的十二根柱子从没有倒塌过,二千年了,四人都无法合抱的罗马柱,怎么就能傲立在这里,俯瞰着世界的沧桑。此时只见有一位游客在拼命的推着巨大的石柱,导游介绍说,在风大的时候,奋力推是可以推动石柱使其摇晃的,但是它就是不会倒塌,也是神了。

列柱大街是最能体现废墟那形式之美的建筑,它不仅高高耸立,气势雄壮,而且在画面中很容易构成一种节奏感和韵律,无论远视还是近观都给人极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大街地上,深深刻下了商贸车队的轮印,其繁华的时间之久,也由此可见一班(有说是古战车的轮印,我不敢苟同,因为和平和商贸繁荣时期,一定是杰拉什历史的主旋律)。

整个遗址古迹分别属于古希腊、罗马和拜占庭、阿拉伯伍麦叶王朝和阿巴斯王朝等时期,虽然我们难以准确区分每个时期的建筑,可是不影响我们内心的震撼。我好想等待那夕阳西下时的辉煌,但是已经五点半了,还要赶到安曼,只能遗憾地往大门走去。

从列柱大街,回到罗马广场时,偶遇一批女中学生(约旦男女分校),完全颠覆了我对阿拉伯女孩保守、封闭、刻板、没有自我的印象。开始,大家只是怀着好奇想和她们合影留念,就在我给同伴拍照时,一个女生突然大声地对我说:“I love you”,我一愣,看着一张张友善的笑脸,率真的神情,也就对着那个女生说:“I love you too”,引来所有同学的一阵欢笑。于是我大胆地将镜头对着她们,记录下美丽的瞬间。有人会说,就知道将镜头对着美女,其实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她们的美丽,更是这些阿拉伯少女热情自信、从容奔放、乐于沟通的性格和精神面貌。都说约旦的教育在阿拉伯世界是最好的,我觉得这些女生是最好的印证。在她们身上是不是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未来!?

驱车前往安曼市中心的酒店——Days Inn Amman Hotel & Suites(后来在美国看见许多Days Inn连锁酒店,才知道这家酒店集团的规模),这是一家挂牌四星酒店,除了靠近安曼的二手车市场,有点嘈杂外,其他都还不错。最有趣的是进入酒店先要通过行李和人员的安检,就像进入机场那样,可见安保到了何种境界,也说明这里的恐怖活动还是很猖獗的。酒店的设施比较丰富,不仅有游泳池,还有蒸汽浴室和桑拿房,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享用了。餐厅的自助餐印象深刻的是各种酱料,最喜欢的自然是鹰嘴豆,但是不幸的是吃了太多的酱,引起了轻微的腹泻。第二天跟导游聊起此事,他说很正常,因为这些酱料中放了各种的香料,可能就是这种香料我们不适应,所以才引起了腹泻,应该无大碍。

到约旦的第二天早上尽管还有点腹泻,但是依旧保持了我拉管啦,吃管吃的风格。早餐中的黄油、奶酪、鹰嘴豆、火腿都不可少。

按今天的计划,首先到了城堡山参观,也领略了约旦首都安曼的山城风貌。

城堡山是安曼的制高点,这里曾经是安曼最初的要塞,是阿巴斯·阿蒙王国历史遗址,与安曼的历史息息相关。公元前11世纪,阿蒙人建立了阿巴斯·阿蒙王国,在城堡山上建立了首都,并称其为“阿蒙”,太阳之城的意思,之后逐渐演变成今天的安曼。城堡山的古遗迹主要有伍麦叶宫和石柱。伍麦叶宫系阿拉伯帝国伍麦叶王朝在城堡山建立的“埃米尔宫”(王宫),坐西朝东,虽经历了1300多年,但残存的建筑如今仍能显示出当时阿拉伯建筑的风格。

漫步在城堡山,望着草丛中那些残损的大型建筑构件,望着在遗址中来去匆匆的游客,你真的会感到历史的某个片段,瞬间凝固在了这里,千年不变,也是因为这种凝固,我们才得以看到它的曾经以往,并用欣赏的眼光来关照它。

城堡山还有一个小型的历史博物馆,建于1951年,馆中陈列着在约旦全国各地发掘的历史文物,如在约旦河谷掘出的旧石器时代的石刀、石斧,距今已有10万年以上历史,是约旦现存最早的文物,所以规模虽小,但不影响它的重要性。许多中学生在此参观,那些女生依旧给人活泼调皮,热情奔放的印象。看着这些学生也心生羡慕,因为他们有着那么多可以触摸的二三千年前的历史!

城堡山也是俯瞰安曼市区最好的地点。登上山顶,整个安曼市区高低错落,你会对安曼“白城”的美称有更感性的认识;另一个罗马露天剧场就在山脚下,如同半个圆环镶嵌在城市中,夏天这里仍然经常举行演出。

导游介绍,在对面山上有一大片树林,那是国王的行宫,而行宫边上就是巴勒斯坦难民营,顺着导游指的方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难民营的影子,原来这个难民营,在约旦国王的关心下,早已建起了统一规划的房子,也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座城市。可惜忘记拍照了,只拍下了难民营一旁世界最大最高的国旗。

离安曼30多公里的小城马达巴,也是来约旦旅游必去的地方,因为这里享有“马赛克之城”的美誉。

马达巴有3500多年历史,曾经被埃及人、犹太人、希腊人、穆斯林统治过。在拜占庭时期,马达巴变成了地区主教所在地,而就在这一时期,特别是在六世纪,马赛克艺术蓬勃发展,在教堂、公共建筑和私人家庭都可以看到它的踪迹,现有成百上千幅马赛克镶嵌画散落在该城的教堂和民宅中,几乎所有老房子的地下,都能找到拜占庭时期的马赛克地板,已经成为世界上马赛克制品种类最多的城市,其中大部分制品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

最富盛名的是圣乔治教堂地面上的一幅马达巴最珍贵的马赛克镶嵌画: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中东地图。这幅地图长25米,宽5米,是由200万块彩石拼成的。该地图约完成于公元560年,覆盖了从埃及到黎巴嫩的广大地区,并把耶路撒冷放在中心位置。它准确无误地标出了公元6世纪耶路撒冷和亚历山大等古巴勒斯坦和埃及城市以及河流、海洋的位置与地形特征,明确标出了不下150处地点,甚至清楚地描绘了鱼往回游不入死海的情景,令人叹为观止。

走在马达巴的街头,处处都是马赛克的工艺品,但是一家拉着窗帘的店家引起了我的好奇,从店招看应该是家理发店,但是?导游解释说,伊斯兰教女性,是不可以给陌生人,特别是陌生男人看到头发的,所以在这里,理发店不仅男女分开,而且女子理发店都是拉着窗帘的。又长知识!

中午在一户当地居民家吃饭,我们戏称是马达巴人家的私房菜,最有趣的是当地款待重要客人才做的倒饭,当地人称为up down。将鸡肉或牛肉,加入不剥壳的蚕豆和咖喱等各种香料拌在一起,大锅闷烧,上桌时手持锅把将锅上下翻动,然后倒入一个巨大的盘子中。我们点的是鸡肉的,在饭倒入大盘的瞬间,香气扑鼻,真是一道特殊的美味。

从马达巴市向北驱车约10公里,就是颇有盛名的尼泊山,因为这里是摩西升天之地。

我对摩西的了解,以前仅限于《出埃及记》,因为有许多艺术作品,包括电影、音乐等,都表现过这个题材,但是来到这里,才知道摩西在犹太人历史上的重要意义。

摩西是公元前13世纪时犹太人的民族领袖,也是犹太教的创始者。在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巴哈伊信仰等宗教里都被认为是极为重要的先知。按照以色列人的传承,摩西五经(希伯来圣经最初的五部经典)便是由其所著。五经中的《出埃及记》记载,摩西受上帝之命,率领被奴役的希伯来人逃离古埃及,摆脱了被奴役的悲惨生活,前往上帝的应许之地,留着奶和蜜的富饶之地——迦南。经历艰难跋涉,来到了尼波山,在这里他看见了上帝的应许之地,但是他至死也没有能够踏上迦南,而他最后的时光,就是在尼波山度过的。最后是他的继任者约书亚带领了以色列人进入了迦南。

上帝还借由摩西向以色列民族颁布了十条规定——《摩西十诫》,犹太人奉之为生活的准则,也是最初的法律条文。后来那块刻着十诫的石板,被放在约柜内,在耶路撒冷没有建成圣殿前,就存放在圣帐中,圣殿建成后,约柜便一直存放圣殿中,直到公元1世纪罗马军队攻陷并焚毁耶路撒冷,圣殿中存放的约柜也消逝了。

公元2世纪后,随着基督教的流传,许多基督徒来到这里,建起了基督教堂,修行、传教和行医。摩西升天的遗迹现已荡然无存,由于摩西被认为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巴哈伊信仰等宗教里都是极为重要的先知之一,因此尼波山每年吸引了各派宗教信徒和西方游客前来朝拜、观光。

进入尼波山,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块雕刻成一本残破的书的石碑,意味着历史的残缺,教堂还在修建中,外形已经显露出几分圣洁和庄严的风格,教皇曾经来此参观,并在一旁亲手栽种了一颗橄榄树。在西面石墙上,耸立着一架巨大的钢制盘蛇十字架,应该就是摩西出埃及时手中的手杖的放大版,据说是上世纪60年代一位意大利艺术家设计制作的。当年摩西出埃及就是用手杖,劈开红海,带领希伯来人逃离埃及的。

站在山顶上向西眺望,约旦河谷尽收眼底。据说若天气晴朗的话,可以看到死海和约旦河西岸的圣城——耶路撒冷教堂的尖顶和历史名城伯利恒。我们到达时天气不错,但是远方略朦胧,又是逆光,所以这“看得见”,就只能是个传说了。

在前往死海的路上,参观一家马赛克工厂。如果说马达巴圣乔治教堂的马赛克地图,以其古老、大幅、精准而闻名于世的话,这里的马赛克应该是极为精彩、细腻、色彩丰富而令人叹为观止了。在放大镜下看到的那最多只有四分之一米粒大的马赛克拼成的生命树,真是令人叫绝。注意哦,这些艺人可都是残疾人哦。

工厂边就是一家工艺品商店,一看便知是专做游客生意的,导游看我们有兴趣,就跟大家声明,买不买都无所谓,如果真喜欢,要讨价还价。马赛克画,画幅小的显不出马赛克的特有的质感,大的太过沉重,于是大家都看上了产自红海的红珊瑚。几乎每个女性都买了项链和耳坠,她们说,与台湾相比,真是太便宜了。因为不知道约旦信用卡使用是否安全,大家都拿出现金支付,结果,还送了两块死海泥香皂给我太太,老板看钱是我付的,又主动送了我两块,哈哈。

时间不早啦,还要去死海泡澡呐!于是女同胞们带着满意的笑容,先生们带着略薄了一点的皮夹出发了。

死海边的高级酒店非常集中,约旦如此,后来在对岸的以色列看到的也是如此。我们下榻的是Dead Sea Spa Hotel(死海Spa酒店),进入客房后,大家都顾不上休息,换好泳装前往死海。

此时太阳已西沉,非常适合拍照的时段,于是我就让大家下海,我则在岸上给他们拍照,几个标准动作几乎都要拍,一是平躺在水面上看书不会下沉,没有书就用本杂志;一是抹泥,将死海泥抹遍全身,只见一个个原先白白的人,转眼变成了黑人,欢笑声此起彼伏。太阳就要落位于以色列的山后,我干脆就不下海了,等着落日的那一刻,看看地球表面最低点的死海会有怎么样的景象。由于死海地区气候酷热,水蒸发量极大,所以死海水面上总是弥漫着一层柔柔的水雾,对岸的以色列显得极为朦胧。加上万里无云,所以那种理想中或者说预期的绚丽并没有出现,夕阳只是把海水染成了金色,将海面变得更为柔和与温馨。

我其实也是万事俱备,只欠下海,所以回到酒店游泳区(酒店有三个游泳池)后,就把照相机往躺椅上一放,一个纵身跳入游泳池中,奋力游了几个来回,才和大家一起回房间洗澡。

回客房途中,见到餐厅的露天烧烤已经准备就绪,丰富的自助食品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一支小乐队也已经在做表演前的准备,椰枣树下的餐桌等待着晚餐的客人入席,哈哈,还愣着干嘛,快去洗澡,迎接这丰盛的晚餐吧。

依旧保持了睡到自然醒的状态。早餐依旧是昨晚的餐厅,只是大家都选择了在室内用餐,因为太阳已经老高,坐在露天有点太晒了。早餐也是绝对的丰富,但对于我来说,有面包、奶酪、培根、水果和咖啡就足够了。不敢吃太多,因为上午的安排还是在死海漂浮。

昨天为了给大家拍照,我没有下水,这会可要补足昨天的“损失”了。看昨天有些人在水里扑腾了半天,才把身子平浮在了水面,我一试水,其实还是很容易的。照例拍了躺在水面看书的照片,只是昨天的杂志也被泡烂了,第一财经的美女就拿出了第一财经报,我就留下了躺在死海阅读第一财经报的身影,新闻人的敏感立马凸显,即时把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于是激起了波澜,第一财经在中东也有了读者,哈哈。

因为海水的盐度太高,所以身体上的小创口都很疼,加上一般不建议过长时间在泡在海水里,在水里待了大约十五分钟,就上岸抹死海泥了。据说是有多少矿物质,对皮肤有多少好处,但我不在乎这些,只是想玩出不一样来,于是抹好泥后,一会拗个罗丹的思想者的造型,一会摆个兵马俑的Pose,还跪俑,站俑来回倒腾,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疯够了以后冲澡走人。

上岸的时候,看见好几块竖在沙滩小道旁的牌子,仔细端详原来是标注了某一年死海海水的水位,看看2000年的牌子,离现在的海平面已经好遥远了,目前死海的水位以每年1.2米的速度下降着,要想漂在海面看书最好乘早啊!

原先说好11点出发的,但是到11点半人还没有到齐,好在我们的行程自由,又不赶,所以晚点出发并不碍事,只是让司机、导游和翻译小等了片刻。出发后沿着约旦的“一号公路”一直南下前往佩特拉。在这一个多小时的路途中,窗外的景色或者说地貌、植被一直在发生着变化,从丘陵到平原到戈壁,途中没有我们概念中的高速公路休息区,在一家大型加油站旁,一家餐厅和礼品店出现在眼前。我们就在这家公路边的餐厅就餐了。依然是自助餐,还算丰盛,我就尽量挑选没有吃过的或是烹调方式不一样的菜吃,串烤的鸡肉、牛肉,现烤的薄饼,黄黄的但不是咖喱做的米饭都成了我的盘中餐。

下午四点二十分,到达了佩特拉古城遗址公园。要夸奖一下我们的领队,原先的酒店,旅行社安排在了佩特拉市里,酒店是高级,但是离开公园太远,所以在她的要求下,换成了就在佩特拉古城遗址公园门口的Petra Moon Hotel佩特拉月亮酒店)。酒店不仅地理位置极佳,屋顶上还有可以BBQ的观景平台和游泳池,最重要的是离古城公园的入口非常近,晚餐后就可以夜游佩特拉。另外,选择在这里住两晚,也是非常英明的,使我们有充裕的时间,深度游览佩特拉。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客房里的插座尽然采用了中国的标准插座,免去了转换插头的使用,很是贴心。

晚餐后大家商量,是明天去夜游佩特拉呢还是今夜就去,大家几乎不约而同说今晚就去,于是赶紧请酒店前台订票,待拿到票时,已经八点多了,出发!

夜色早已把天空染成了深蓝,星星特别多和耀眼,什么叫繁星似锦,仰望天空既是答案。我们通过古城公园入口不久,就见长长的蛇道两旁地上放满了用牛皮纸袋套着的蜡烛,将你引入尽头的卡兹尼神殿。我们一行进入时已过了开场时间,所以蛇道四周静静的,只有沙沙的脚步声,敲打着两边的玫瑰岩石,更显神秘。

被那种神秘气氛感染,也被眼前的景色震撼,我架起三脚架,拍摄了起来,可是还是准备不够充分,放在箱子里的手电忘记带了,对焦成了问题,同行的朋友拿出手机给我照明,还是不能有效的聚焦,后来干脆用手动对焦,看看图像不错,心里还蛮得意的,只是回家放大后细看,大部分照片还是有焦点不实的问题,所以很是遗憾,没有在出发先把细节都想到。

此时一曲悠扬委婉的乐曲,从远处飘来,有些朦胧地在蛇道中游移,随着音乐声的清晰,卡兹尼神殿出现在眼前,神殿前的广场点满了蜡烛,摇曳的烛光中隐约可见坐着一位老者在吹奏着一种乐器,烛光微弱却映红了卡兹尼神殿,乐曲空灵却撼动人心。这空谷回荡的音乐,悠扬得有些伤感,委婉得有些哀怨,空灵得有些神秘。相信现场的游客,有不同的心境就一定会萌生出不同的感受。在这种气氛下,我换镜头开启摄影包的拉链声,都好像有亵渎之感。凄迷的琴声在夜幕中回荡,仿佛向人们诉说着佩特拉古城的营造者纳巴特人的历史,恍惚让人置身于那消失了的纳巴特人的王国里。

昨晚的震撼让我们对今天的佩特拉之行更加充满期待。

清晨,朝阳从东方升起,预示着又是一个适合游览的好天气,这样的天气虽然会很晒,但是也会给佩特拉带来它应有的近乎绚丽的色彩,让我们一睹玫瑰城的风采。

佩特拉始建于公元前6世纪前后,是由居住在这里的游牧民族纳巴特阿拉伯人建造的,在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2世纪,这里曾是纳巴特王国首都,疆土曾扩大到大马士革,不仅是当时的商业中心,也是埃及、叙利亚乃至希腊、罗马的贸易市场和中转站,作为商路要道曾盛极一时。公元106年,被罗马帝国的军队攻陷,沦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但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在罗马人统治的200多年里也是繁荣昌盛。3世纪起,因红海海上贸易的兴起代替了路上商路,佩特拉开始衰落,7世纪被阿拉伯军队征服时,已是一座废弃的空城。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时期,因为远离帝国的都城,所以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直到1812年被瑞士人J.L.伯尔克哈特重新发现,才又揭开了这个神秘的世界。但是经过这200年岁月的风蚀,古城的面貌已不再是伯尔克哈特发现时的样子,成荫的大树、入口的大门、雄伟的雕塑等等,都消失了。好在伯尔克哈特在发现佩特拉时,用画笔绘出了当时的景色,使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作中,领略当年佩特拉尚未完全成为废墟时的风姿。

进入古城,来到我们昨晚走过的蛇道,初段显得开阔,两旁峭壁也不高。渐渐地,道路变得扭曲狭窄,两旁的崖壁也越来越高,仰视近百米高的岩石裂缝,真有一线天的感觉。

蛇道内留有不少遗迹,还可时不时的见到嵌在岩石上的壁龛。几棵果实累累的无花果树,让人惊讶它的生命力。在两侧石壁上有两条水槽的遗迹,有的地方还残留着陶制水管,那是古人将山外的摩西泉水通过水槽引到蛇道尽头宫殿墓室上方的储水池里,可供佩特拉城中居民饮用。

蛇道时宽时窄,宽处7-8米,窄处约2米,太阳几乎无法光顾,所以小道中有时略显阴暗,突然,峡谷开口处明朗了起来,一座红色的宫殿的局部映入眼帘,你会有一种从钥匙孔中看到了宝库一般感觉,兴奋之情难以言表。红色的宫殿在形状和色彩上与小道的岩石构成巨大的反差,相信这一幕会给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以强烈的视觉震撼。佩特拉的盛宴,就以这样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让你惊喜、讶异、又心满意足。太多人在此摄影留念,以至蛇道的尽头人头攒动,想拍摄一个干净一点的蛇道与宫殿的画面,就是一种奢望,于是继续前行,随着脚步的加快,宫殿的立柱、壁龛、三角楣墙,越来越完整和清晰起来,当你走出蛇道,展现在眼前的就是每个游客都心怡和向往已久的,在电影《夺宝奇兵3——最后远征(印第安纳琼斯和法柜)》和《变形金刚2——堕落者的复仇》中都有取景拍摄的佩特拉古城的瑰宝——卡兹尼神殿。

卡兹尼在阿拉伯语中就是宝库的意思。这座佩特拉古城中心的神殿,是纳巴特王国阿尔塔斯三世国王的陵墓,已有两千的历史,是一座直接在红砂岩山壁上开凿、掏空石山凿成的高43米的二层殿堂式建筑,整座宫殿相当于四层楼高。

它刻凿于公元前1世纪,而罗马帝国攻陷它是公元106年,是不是可以说明,当初的阿拉伯人也是深受希腊罗马文化的影响的。从立柱的柱端雕塑看,是典型的希腊风格的科林斯柱,三角楣墙也是希腊和罗马建筑的一种标志。在今天的西方建筑中,特别是像法院、大学、议会大厦等,还可以见到这样的三角楣墙。

卡兹尼神殿,几乎是所有旅行团必到的景点,所以有点人满为患的意思。同时卡兹尼神殿,也几乎是所有旅行团到此为止的景点,往后的路就看不到旅行团的身影了,所以我们的导游也在此与我们道别,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让我们自己往里去了。好在我进公园大门后,就在游客服务中心,拿了地图,一张英文的,一张日文的,英文的用来收藏,日文的拿来导览,因为中间的中文基本可以帮助你了解到大致的信息。

其实从佩特拉遗址公园大门到卡兹尼神殿只游览了整个遗址公园的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的途中,有二十多个同样值得一看的古迹,所以千万不能错过(见地图),只是你要有较好的体能,有徒步的耐力,还有不跟团的随意。

从卡兹尼神殿的右侧峡谷,沿砂石路往里,就是一个非常宏伟的古墓群,那是纳巴特达官贵人的。

而道路的另一侧,则是一座在岩石上开凿出来的,有7000个座位的罗马剧场。

此时一座高大,与众不同的建筑出现在我们眼前,它居高临下,宏伟壮观,吸引人的目光,虽在古墓群中,却又不太像周围的墓穴。回家看了资料才知道,这叫厄恩墓室,建于公元前70年,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被改为佩特拉行政区的法院,下面的拱型建筑是增建的监狱和法院工作人员的办公室,怪不得当时有两位好像是台湾的游客,其中一位对另一位说,这是座法院,我听了赶紧转告同伴们说,这是法院,但当时却不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拜占庭时期,还曾把这里改为了东正教堂。

在这排石凿建筑群中,还有一座有传说的女儿宫和一座国王陵墓,典型的罗马宫殿的建筑风格,都是纳巴特人的不朽之作。

法院对面,是一条石块铺成的佩特拉城市中心的大道,留有列柱大道、太阳神殿和女神庙等遗址。大道一旁是一条干涸了的水渠,那是当年城市的重要水源,罗马人攻打佩特拉时就攻不下,就找到了水渠的源头,切断了水源,才拿下了佩特拉。

列柱大道在200年前伯尔克哈特发现佩特拉时,还是非常完整的,这可以从他的绘画中看出。真要感谢这位瑞士探险家,将200年前的佩特拉,保存在了他的几十幅绘画中,让我们这些游客,有机会面对废墟和遗迹,在脑海中构建起当初的情景,并生出些许感慨和遗憾。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烈日当头,每个人都有一件皮肤衣遮挡着强烈的紫外线,我却是短裤短袖,还拒绝防晒霜。我笑言,那天没有在约旦河洗礼,要脱胎换骨就只有晒掉一层皮了。后来显灵,果真晒掉了一层皮。

走到列柱大道的尽头,大家都露出了疲惫的神态,而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沿着岩石开凿的1800多个台阶,只有攀上这盘山的石阶,才能到达佩特拉最深处的“代尔修道院”。尽管大家都信心十足,但是还是坐下稍作休息后,才继续上路。

上山的一路,时而在窄窄的峡谷中穿行,在峰回路转的峭壁上遇见两只凝视着你的山羊,时而在突兀的巨石上回望,远眺佩特拉古城的中心,时而在路边席地而坐,看着一批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从身边走过。

经过近两小时的攀爬,台阶的尽头豁然开朗,在巨大的广场右侧,修道院出现在眼前。修道院与我概念中的或在欧洲看到过的迥然不同,原来这也是纳巴特人建的一座神殿,只是在罗马帝国和拜占庭时期,被改为修道院,之后就一直以修道院传承了下来。有趣的是,修道院的底部风化得非常厉害,越是上面,却保存得越完整,底部的风化像是被水侵蚀了一样,但是侵蚀的部位又不在一个平面,百思不得其解。

山间休息时,看见一对夫妇,男的戴了有颗五角星的军帽,感觉像是古巴人,就和他们搭讪,女的回答说来自阿根廷,真令人有点意外,于是哼起了《阿根廷别为我哭泣》,马上赢得了他们的共鸣,转身伸手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并合着音乐的节奏舞动了起来。

修道院的正对面,有一个佩特拉最高的小餐厅,可以提供游客休息和茶饮,当然要付钱了,但是我们顾不得太多,在这里占据了一排最好的景观位,做了一个深度的休息,为的是继续向那插着约旦国旗的山峰挺进。

往山峰的有段路更加陡峭,而腿脚此时也有点软趴趴了,我还背着两台单反,三个镜头,一个三脚架等摄影设备,要想很轻盈地爬上插着国旗的山峰也是不太可能了,好在平时有锻炼,体能不算太差,最终我们八人,只有领队因为脚不太舒服没有继续,其他人都与国旗合了影。但这山峰不是最高的,所以在山顶自然也就没有“一览众山小”的境界了。

太阳已经西斜,但还是那么的灼人,没有穿皮肤衣,也没有涂防晒霜的我,手臂有了点烧灼感。下山的路不是那么的难走,加上不用走走、歇歇、看看,速度就快了许多,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了卡兹尼神殿,而上山这一路可是走了两个多小时啊。

在蛇道往回走,看见一个阿拉伯男子带了三个孩子,还有三位夫人。重点是三位夫人,每人都是一袭黑袍只露双眼,看不出年龄和容貌,加上也不可以不礼貌地盯着人家看吧,所以无法判断她们在家中的身份。不过有趣的是,在她们的手腕上,都戴着一个金表,而且是男式的那种大金表,除了表明这个男人比较富裕,还真不知道为什么戴这么大一个金表。

后来听导游说,其实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允许一个男人娶四个妻子的初衷,是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的。当时,许多阿拉伯战士随穆罕默德征战,牺牲后,为了不让那些牺牲烈士的遗孀、遗孤流离失所,穆罕默德规定,每个阿拉伯战士,可以娶四个烈士遗孀,以保护和照顾她们。后来伊斯兰教就把当时特定时期穆罕默德的规定,作为教义的一部分,传承了下来。不过现在要娶四个妻子,也不是很容易的,第一,必须要获得前一位妻子和家人的同意,才可以娶下一位,这同意也不是男子说了算的,而是要在宗教婚礼上询问前一位妻子的。第二,要娶第二或第三、第四位妻子时,家中必须要有独立的房间给到妻子,绝不可以几个女人住一起的,所以富有还不行,还要摆平妻子和妻子的家族。

回到酒店,真的很累,丰富的自助餐,可以让我们大吃大喝一顿,以及时补充能量。原先想着昨天拍摄夜景准备得不够好,所以今天再去拍摄一次的,但是背着那么重的设备徒步15公里,不是件轻松事啊,况且明天导游安排我们早起看日出,想想还是放弃了。回房间整理好行李,明天起床简单打理就可以出发了。

为了今天能在前往瓦地伦的途中,看到日出,便四点起床,五点出发。导游很贴心地通知了酒店,将我们的早餐改成外卖,打包给了每个人。

原先这个行程没有在我们的计划中,导游在昨天给了我们一个建议,说是可以起大早,到瓦地伦的月亮谷去看沙漠日出,我们一阵兴奋。但是行程的变化需要跟地接社协商,未获同意,理由是变化太大,于是退而求其次,就改在了去瓦地伦的途中看日出了。但约旦导游和翻译的善解人意给我们留下很好的印象。所谓翻译,其实就是中文导游,要保护约旦导游的利益和饭碗,就把中文导游定位于翻译,我们就要多付一个翻译费了和一笔小费了。

车在大佩特拉的山间公路上穿行,两侧的山岩,也同佩特拉遗址公园的色调一样,在晨曦的微光下,呈现出多层次的暗红色(只有阳光下才会有玫瑰色的呈现),在行驶到约旦一位亲王行宫外侧的一块开阔地,我们停车一起等待太阳升起的那一刻。通常看日出,是迎着阳光,我们却是顺着阳光,眺望阳光在约旦的山峦中升起,洒向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大地,太阳升起的瞬间,山峦由青涩变得红润,由灰暗变得辉煌。

继续向今天的目的地进发,约八点半赶到位于约旦南部的戈壁滩瓦地伦。瓦地伦阿拉伯语是红色山谷的意思。60年前,由影帝奥图主演的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让这片沙漠走进世人的眼里。

在到达目的地前,远远地就看见了一组组的帐篷。导游说,这就是著名的帐篷酒店,许多喜欢摄影的人,期望看到沙漠日出的人,都会选择住在这里。待我们下车去酒店厕所方便时,从厕所的干净程度可以判断,酒店的设施应该不错的。我喜欢拍照,就暗自想,要是安排在这里住一个晚上,那该多棒啊!在这种没有光污染的沙漠,拍摄星空一定会非常漂亮的。

大家方便后,登上了两辆皮卡,往沙漠的深处开去。

二千三百年前,瓦地伦是纳巴特王国的领地,留下了许多岩画和庙宇,如今只有岩画,还保存了下来,让人有可能从中窥探到纳巴特人的生活场景。

1917年阿拉伯大起义期间,英国传奇人物阿拉伯的劳伦斯,这个看起来“脑袋不长在自己头上”的英国人,居然让四分五裂的阿拉伯部落团结起来,抗击奥斯曼帝国的侵略者,在这片广袤的沙漠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战争传奇,使得他在当地声名大噪。我们的四驱皮卡在沙漠中驰骋着,经过又一个沙漠深处的帐篷酒店,最终把我们带到一个山坳中,这就是劳伦斯带兵打仗的据点,也是电影拍摄的地点,除了后人雕刻的头像,所有遗迹都不复存在了。

我们走进山坳中那简易的帐篷中,身穿白袍的阿拉伯男子,热情地给我们每人送上了阿拉伯红茶,我们的阿拉伯导游则按照阿拉伯妇女的装束,给每位女性扎上了头巾,当大家围着篝火时,俨然就是一个个阿拉伯女子了。我们的领队还端着盘子,给在座的每位阿拉伯男子送茶,似乎努力要把阿拉伯女子做像。

在这几天的旅程中,我们几乎每到一个景点,都要拍摄一组跳跃的照片,把我们的身影融入蓝天,定格在以色列和约旦的美景中。今天照例也要拍,结果再次感染到阿拉伯导游和中文翻译,也跟着雀跃起来。

离开瓦地伦继续南下,到达红海附近的小城亚喀巴,并从这里离境,到达以色列最南部的城市埃拉特。传说过境非常复杂,并要做好被搜身的准备。结果意想不到地顺利和便捷。

约旦曾是一个内陆国家,亚喀巴和南部的海岸线原属沙特阿拉伯,1965年约旦国王侯赛因以约旦内陆六千平方公里的沙漠地带,与沙特阿拉伯交换获得了亚喀巴以南长达12公里的主要海岸线。使约旦有了通往美丽的红海的通道。渐渐地这里成为约旦潜水和度假的旅游胜地。

过境后,以色列的司机和导游,都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们熟悉的大奔又将载着我们完成以色列的行程。

以色列游记http://you.ctrip.com/travels/jerusalem552/2852039.html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约旦153
约旦——沙漠中的博物馆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约旦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约旦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约旦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约旦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