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
2019.02.05

我俩和澳大利亚总督及夫人在悉尼总督府合影留念

小蘑菇阿咪

  60篇游记

点评家

发表25条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行走四方

发表10条优质景点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环游世界

发表50条海外国家/地区的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

天数:1 天 时间:5 月 和谁:夫妻

        澳大利亚总督的首要官邸,是位于首都堪培拉 Canberra 的总督府 Government House,该庄园被联邦政府收购之前名为亚拉伦拉 Yarralumla,至今俗称一般仍称此名。与其他国家元首官邸相比,澳大利亚总督府楼宇规模不大,但环绕房屋的园林占地达 53 公顷(0.53 平方千米),整个庄园坐落在伯利 · 格里芬湖 Lake Burley Griffin 湖畔。

        总督的另一正式官邸便是位于悉尼的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总督在悉尼期间使用这座官邸。在其他州府,总督没有特置的官邸,在访问时,总督按惯例会住在当地的州督府。

        澳大利亚总理在首都堪培拉的官邸,是俗称 “别墅” 的总理府 The Lodge,在悉尼的官邸是毗邻水师提督府的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这里主要介绍的是悉尼的总督府(水师提督府)和总理府(基里比利宫)。

门前停着一辆警车,想必是个要害部门 - 原来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水师提督府 - 160314 拍摄

        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或译舰队司令府,坐落在悉尼港北岸的半岛基里比利 Kirribilli 境内,位于基里比利大街 Kirribilli Ave 109 号。此建筑在 1885 年至 1913 年间曾是皇家海军澳大利亚舰队司令的官邸,并因此而得名,后来成为澳大利亚总督在悉尼的官邸。

2017 年 9 月 4 日再来时 - 大门前照例停着一辆警车 - 当然咯,那是必须滴
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 正门外观 - 170904 拍摄
隔着大门拍了张内景 - 肯定被监控器给摄像了 - 170904 拍摄
东面还有扇侧门 - 那是总理的悉尼官邸 - 毗邻水师提督府的基里比利宫 - 和总督府是相通的 - 170904 拍摄
透过铁门朝里望去 -《禁止非法侵入这片土地》的告示醒目地立在入口处 - 那可是犯了 1914 年颁布的罪行法令第 89 条的侵入联邦国土罪哦 - 170904 拍摄

         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是澳大利亚总理的悉尼官邸,总理使用基里比利宫履行公职,代表澳大利亚政府在此向国内和国际游客提供公务招待。

隔着外墙再拍一张总理的悉尼官邸 - 基里比利宫 - 170904 拍摄

        虽说是澳大利亚悉尼总督府和总理府,可再往深处走去,便是与其仅一墙之隔的公共场所 —— 高里夫人观景台 Lady Gowrie Lookout。

该观景台于 1939 年由北悉尼议会,以表彰高里夫人而命名,高里夫人作为第一代高里男爵(后为伯爵)的总督夫人,在 1935 至 1944 年期间,居住在附近的基里比利宫 - 一女子坐在中层观景台座椅上赏景
和总督/总理府仅一墙之隔的高里夫人观景台 - 从这里走下去有两层平台 - 2018 年某天正坐着歇息赏景 - 来了两位荷枪实弹的巡警 - 下去转了一下然后上来 - 和蔼地和我俩打招呼来着(并没赶我们走)- 想必这天隔壁定有官方活动
高里夫人观景台的北前方即是基里比利轮渡码头 Kirribilli Wharf
水师提督府以西 Kirribilli Ave 一带 - 悉尼大桥露了半个身子

        2018 年 5 月 12 日至 8 月 12 日去悉尼期间,正巧碰上 5 月 19 日星期六 10:00 ~ 14:00 悉尼总督府 —— 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 和 毗邻的悉尼总理府 —— 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一起举行 2018 年的对外开放日。

        好多次经过这里,只是拍了上述几张外景或是隔墙偷拍了几张内景,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入内参观,而且第二天我们就要离开悉尼去北领地乌鲁鲁 / 阿德莱德等地。真是机会难得,所以非常期待。周六上午 10 点不到,我和老公便早早地来到水师提督府门前等候。

10 点一到 - 经过安检 - 进入悉尼总督府 —— 水师提督府
总督府院内停着的总督座驾
老公也拍了张正面的 - 说是用他的相片记得注明一下是他拍的哦 - 好吧
连接总督府和总理府的绿荫走廊
领了份开放日的简介 - 左:总督府/总理府地形图 - 右上:总督府 - 右下:总理府
内页:悉尼总督府和总理府简介
排队入总督府内参观 - 里面不让拍照 - 就在门厅拍了张彩色玻璃窗户和库克船长的小型汉白玉雕塑 

        詹姆斯 · 库克 James Cook(1728.10.27 ~ 1779.2.14),人称库克船长 Captain Cook,是英国皇家海军军官、航海家、探险家和制图师,他曾经三度奉命出海前往太平洋,带领船员成为首批登陆澳洲东岸和夏威夷群岛的欧洲人,也创下首次有欧洲船只环绕新西兰航行的纪录。

        自 1913 年以来,澳大利亚联邦总督一直使用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 作为其在悉尼的官邸,在此举行官方活动, 如授职和宣誓仪式,并接待国际友人,包括皇家访问等。

        这座大型的维多利亚时期并具意大利风格的砂岩庄园,按照 James Barnet 和 Walter Liberty Vernon 的设计,分阶段完成。1843 年中后期,最初的建筑由当时的新南威尔士海关收藏家、新南威尔士立法委员会成员约翰 · 乔治 · 纳撒尼尔 · 吉布斯 John George Nathaniel Gibbes 完成,吉布斯建造了一座格鲁吉亚风格的单层石头住宅,并将其命名为 “Wotonga”。该建筑有一个优雅的铁制阳台、木柱、标志性地板和落地窗。至今,吉布斯 1808 年时的肖像画还挂在总督府的室内。

        吉布斯于 1851 年将该物业出售。此后,该建筑在 1885 年至 1913 年间,被用作皇家海军澳大利亚舰队司令的官邸,并因此而改为现在的名字。在此期间,添加了新的仆人宿舍、办公室和通道,并建造了第二层和石柱廊,所有这些都保留到了现在。门厅内的彩色玻璃窗图案代表了曾经居住在该官邸的海军上将的徽章,许多物品也反映了当时的历史。

        1913 年,该物业借给联邦政府作为总督在悉尼的住所。在 20 世纪 30 年代的经济萧条时期,当时的斯卡林政府于 1931 年关闭了水师提督府,试图将其连同屋内的所有物品进行公开拍卖。1936 年,联邦政府重新启用了该官邸,作为新总督高里男爵的悉尼住所。从那以后,历任澳大利亚总督都将水师提督府作为其在悉尼的官邸。

        水师提督府的正式所有权最终于 1948 年从新南威尔士州通过官方补助金转移至联邦政府,条件是该物业仅用作总督的住所,并延续至今。

        2004 年 6 月 22 日,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 被列入英联邦遗产名录。

室内参观了约 15 分钟 - 便来到室外草坪 - 欣赏水师提督府的外观

        室内参观时,看似很随意,其实也是处在身高马大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监视下的。大家也就是排着队,一路走马看花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看出来,当然,也不是所有屋子都让参观了,只是一些举行官方活动的会客厅以及展示过去历史及物品的展厅什么的。

        整个庄园,除了两处官邸,就是大片草坪、花园,以及一个专用码头。

走到花园东面海崖边 - 远处可见丹尼森堡 Fort Denison - 这个小岛最初被用来隔离犯人,当时的囚犯们给这个狭小的监牢起了一个外号:Pinchgut(意为捏的住的肠道),这之后也成为了小岛的正式名称。而如今,小岛已变成拍取悉尼港美景的旅游景点
2017.9.5 在皇家植物园拍摄的丹尼森堡
丹尼森堡的右侧是帕茲角 Potts Point 的加登岛 Garden Island 一带
2017.9.5 在皇家植物园拍摄的加登岛 Garden Island 一带
2017.9.5 在皇家植物园拍摄的加登岛一带
2017.9.5 在皇家植物园拍摄的加登岛一带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遗产中心 Royal Australian Navy Heritage Centre 就位于悉尼市区以东的帕兹角 Potts Point 北端加登岛 Garden Island 的东侧。

        皇家海军遗产中心于 2005 年正式对公众开放,加登岛虽名为岛,但与陆地是相连的,虽说可以开车或步行直接到达,不过现在游客也只能在环形码头坐船从水路登岛参观。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遗产中心以其壮丽的悉尼港为背景,拥有安静美丽的花园、野餐烧烤区和咖啡厅,而除了欣赏风景和野餐外,更可以在此了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 100 年来的发展历史,这里展示了各个时期的船只、潜艇、武器等,深受军事爱好者的喜爱。

        说起加登岛 Garden Island,2018 年 8 月 1 日那天,想去岛上的皇家海军遗产中心一游,上网一查,让去环形码头 Circular Quay 坐船去那儿,一看地图,干么要坐船呢,穿过植物园,一路往北不就到了吗?(单相思)

        于是乎,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帕茲角 Potts Point 的 Cowper Wharf Rd / Wylde St 拐角处,怎么?前方电子门把守,此路不通。

        在悉尼碰到过,有的地方平时大门紧闭,按下门铃,门便自动打开,当然,这些都肯定不会是要害部门哦!  

        因此,这次也是自作聪明,上前按了下门铃。

        不想,里面传来了一男人的声音,问道:你好,找谁啊?

        这下坏了,没准是个可视门铃。我不见他,他可是把我看得一清二楚。

        咋说呢,我只能答曰:你好,不好意思,我不找谁,不知能否从这里走近路去加登岛的澳大利亚皇家海军遗产中心吗?

        对方还是一个劲儿地问道:有朋友在这儿吗?

        哦,如果有认识的人在里面,没准就可以通行了?算了,我们也没人认识,又是老外,如果进去了再遭一番盘问,也没有必要,就不惹麻烦啦!

        于是,便回道:哦,没有,不打扰了,谢谢啦!

        想想他完全可以一口回绝我,干么非要问我有没朋友在里面,也许他非常想让我们过去,只要我说,哦,有个朋友,不过忘记他的名字了,或许门就开了。哈哈,尽管没有穿行,就这么运用发散性思维,假设推断一下,感觉也不错哦!

        我 2008 年 8 月去新加坡时,就碰到过此类事,那天,我去了集邮博物馆 Philatelic Museum,在售票处,我拿出买的 2 天有效期的城市观光车票,问道:凭这票可免费入内吗?(我网上看到凭有些票证可免费参观)售票小哥说:哦,这个不行,不过你有其他票卡吗?他说的什么票什么卡的,我一个也没有,于是,我便说,那我就买张票吧,当时的票价好像是 6 新币。不知怎的,他大概是太想让我进去了,就说:你再找找看,还有其他什么卡没有,我笑道:真没有了,要不就是银行卡了,他也笑了,居然说:那么你就进去吧!我就这么没买票的进去了,参观完,我还特意去向他道了谢。回来后告诉小女,她也觉得居然有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扯远了,回归正题。这里不让过去,那从哪去皇家海军遗产中心呢?正看地图来着,一交通协管吆喝我们来着:诶,别站那儿,我干脆走上前问他,去海军遗产中心怎么走,他也说:到环形码头坐船去那儿,敢情现在只能坐船去加登岛了,与陆地相连部分已被海军基地等驻扎,没有通行证是过不了喽。

        这些都是题外话咯,再回到悉尼总督府花园。

穿过花园去悉尼总理府 - 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参观
悉尼总督 / 总理府花园一角
悉尼总督 / 总理府花园内的大树
悉尼总督 / 总理府花园一角
悉尼总督 / 总理府花园一角
去往悉尼总理府 - 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的指示牌
澳大利亚总理的悉尼官邸 - 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
悉尼总理府 - 基里比利宫及花园一角

        基里比利宫由测量师和律师阿道夫 · 弗雷德里克 · 菲兹 Adolphus Frederick Feez 建造于1854 年,这座哥特式风格的双子座房产,在1858 年由菲茨出售后,转手了许多私人业主,直至 1919 年被身为律师和飞行员的亚瑟 · 威格拉姆 · 艾伦 Arthur Wigram Allen 收购。艾伦计划将这块土地拆分,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反对,结果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威廉 · 莫里斯 · 休斯 William Morris Hughes,于 1920 年为联邦政府收购了该物业,至此,艾伦便成了基里比利宫的最后一位私人业主。

        由于靠近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总督的悉尼官邸),因此,在 1930 年之前,基里比利宫一直为总督府的工作人员所用,并被租给了各个租户,直到 1956 年,才开始为总理所用,从那时起,历任总理都将基里比利宫作为其在悉尼的住所。

        不过,据说,前总理马尔科姆 · 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俗称谭宝)在悉尼期间,可不入住基里比利宫,而是选择留在他自己位于派珀角 Point Piper 的豪宅别墅里。

        而有报道称,前总理约翰 · 霍华德 John Howard 在位期间,把悉尼的基里比利宫作为第一官邸的行为则引起了一些反对派人士的非议。澳大利亚参议院反对党领袖约翰 · 福克纳抨击他说,住在基里比利宫,然后坐飞机到堪培拉办公,一直是霍华德的 “奢华嗜好” 。

透过总理府花园再来一张小的不能再小的岛屿 - 丹尼森堡
游客们在总理府花园拍照歇息

       总理府 - 基里比利宫参观完后,再回到总督府 - 水师提督府。

安检后排队进入总督府参观的人群 - 此时时间 10:43 
排队进总督府参观 - 此时时间 10:46
总督府大楼东侧石柱廊一角
总督府大楼东侧石柱廊侧影
总督府大楼东侧墙上挂着一块刻有悉尼 1846 字样的晷面石 - 它是最初位于东南角的日晷的一部分 - 后来在原来位置重新安置了一个新的日晷 - 不过这次没注意到
总督府大楼南侧石柱廊
总督府大楼南侧草坪上摆放着桌椅供游客歇息
总督府大楼东南角
人们随意的在草坪上席地而坐 - 在大树旁站着聊天 - 挑选满意的角度拍照留念
东面临海的旗杆 - 今天没风 - 旗帜没飘扬 - 上为澳洲国旗 - 下为澳洲总督旗
对面伍尔卢莫卢湾 Woolloomooloo Bay 一带是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军舰停泊点
怎见游客都在往东南角一处聚集 - 原来总督及夫人马上要出席今天的开放日活动

        澳大利亚总督 Governor - General of Australia 是英国的君主在澳大利亚的代表。按照现行的澳大利亚和英国法律,澳大利亚和英国共有一个君主,而这个君主常驻在英国。因此,澳大利亚总督在一般情况下行使着国家元首的职务。作为君主的全权代表,总督在法理上拥有很大的权利。宪法赋予他国家的最高行政权。他也是三军统帅,可以制定和取消法令,并且有权任命和罢免议会、各部部长和总理。但是,按照英国的西敏制传统惯例,总督不干涉行政,并按照总理的建议行使权力。

        同样,法理上总督由总理提名,而由君主任命。但自从英国在 1930 年代确认了各自治领地独立地位以后,君主就没有拒绝过澳大利亚总理的提名。同样的,在总督任命的问题上,君主只遵循澳大利亚总理的意见,而不考虑英国首相和议会的建议。实际上,总督的任命和罢免都掌握在澳大利亚总理手中。

大家排队上前和总督及夫人合影留念 - 趁没人上前先来一张

        澳大利亚现任总督彼得 · 科斯格罗夫 Peter John Cosgrove 先生阁下,于 2014 年 3 月 28 日就任澳大利亚第 26 任联邦总督。

        彼得 · 科斯格罗夫先生 1947 年 7 月 28 日生于澳大利亚悉尼,毕业于澳大利亚皇家军事学院,1968 年参加越南战争,1997 年任澳皇家军事学院院长,1999 年出任联合国东帝汶多国维和部队最高指挥官,2001 年任澳陆军司令,2002 年升任澳国防军总司令,2005 年退役。

我俩和澳大利亚总督及夫人在悉尼总督府合影留念 - 大家都是先上前和总督及夫人分别问候握手 - 然后再合影 - 合影后再握手道谢
我和总督夫人 - 拍花了
别看老公平时照片拍的不咋地 - 这几张照片拍的别人还以为我是总督夫人的随从呢
暂做一会儿澳洲总督夫人的跟班吧
别看旁边的几位两手空空 - 肯定是身手不凡的
总督及夫人和大家分别拍照持续了约 10 分钟 - 工作人员便让不要排队了 - 午后再继续 - 老爷爷也是要休息的哦
旁边这位老兄特有趣,暂停合影后他硬要上前,被工作人员阻止后,他就朝着总督哈喽的招手,总督也是友好的 Hello 的回应他,于是工作人员便说:哦,那你就打个招呼吧!不想那老兄见总督回应他了,便一个箭步上前站在了总督旁边,工作人员只好接过他的手机替他和总督拍合影。拍完照后,他回到同伴身边,一个劲儿地问:拍了没,拍了没?知道同伴也替他拍了,便满意的咧嘴笑了。我俩觉得蛮好玩的,也跟着笑了。见我俩笑了又是中国人,他居然问道:他是谁啊?官大不大?我说:你都不知道他是谁,还硬要和人家合影?他还是笑着答道:我见大家都在排队拍照,也就跟着拍了。当听到这是澳洲总督后,他又问道:总督有多大?该不会是和大人物合影了吧!还好拍到了,还好拍到了!
大家随后前往东南角的总督府专用码头参观
码头一边的墙上同样张贴着《禁止非法侵入这片土地》的醒目告示 - 今天是开放日 - 当然例外咯

        说起非法入侵,2017 年 10 月 6 日那天,去悉尼北面以西 Greenwich Point Reserve 格林威治角保护区一带闲逛,本来是要走大路的,我见地图上显示,与大路平行的里侧有一条步道,就决定避开有车辆来往的大路,而选择虽然地面不太平整,但相对安静且空气又好的林间小道。

        开始感觉还不错,走着走着不太对劲了,且不说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问题是前方越来越没路了,还出现了火鸡什么的,旁边就是人家住宅的后院。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了,所以也不想再回头,和老公两人寻思着,想找找旁边有没有什么岔道可以走出这片荒山丛林。

        咦,见前方有户人家的院子望出去就是外侧马路,院子靠丛林这边没有围墙栅栏,是开放式的,而且也没张贴什么告示(以前有碰到过看似一个通道,但人家贴着类似 “私人领地” 的牌子),不过可以肯定这绝对是私人住宅,因为旁边就是房子。再仔细一看,院子沿外侧马路一边的栅栏门半开着,和老公一对视:要不,咱就快速通过!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穿过院子,走到院子中央时,见房屋客厅里坐着一对耄耋白人老人,面对面侧身对着院子,见我俩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穿过院子,居然没有出声。虽说我俩也上了年纪,但他俩一定自感绝对不是我俩的对手,于是就想:就俩老人,一间老屋,养老金么也是吃光用光的。怎么样,你俩就看着办吧!哈哈!或许,俩老因年岁大了,平时不怎么出门,在家也就把院子的门打开,任凭别人穿行通过,就当是有鸟儿飞过看个热闹解个闷吧!

        穿过院子,我俩加快了步伐,走了约 5 分钟光景,我问老公:没听见警车声吧!

        他一愣:什么,警车声?你听见警车声啦?

        我答曰:没有。我在想,别看那老头老太不动声色的,该不会座椅下面装有报警器吧,一按直通警局。

        老公马上领会,随即说道:那倒也是,最近我俩也没少出没在悉尼的边关哨卡,而且,出行的频率之高 - 几乎每天;涉猎的范围之广 - 那可谓声东击西。

        我接着说:就是,两个不寻常的外国老人一定在悉尼乃至澳洲的安全系统内留下了不少 “倩影” 。

        最后,两人异口同声:今天居然又胆敢私闯民宅。

        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两人一阵大笑,反正路上没个人影,除了我俩。

        在澳洲,我俩平均每天行走 15 公里,最高纪录 29.7 公里(那次在珀斯),到过一些地方,旁边就是军事基地或军校什么的,只要不驻足停留,你从跟前走过那是没问题的,当然拍照可是禁止的哦!

        这是个关于 “非法入侵” 的小插曲。

站在总督府专用码头 - 与南面的歌剧院及西面的海港大桥隔着悉尼港遥遥相望
码头边印有总督府标记的象征性救生圈
这里观赏悉尼海港大桥毫无遮挡
以歌剧院为背景在悉尼总督府专用码头留个影
以海港大桥为背景在悉尼总督府专用码头留个影
老公拉了总督府工作人员老爷爷一起照了张相
还硬要我也照一张
老爷爷也是一脸的高兴
总督府码头一角
总督府码头一角 - 这里除了游客 - 一般工作人员 - 还有荷枪实弹的安保
走到码头南端再来张全景
然后回到总督府大草坪

        忽然,总督府大楼东侧石柱廊一带人头攒动,咋地啦?哇,原来有帕迪鸭嘴兽宝宝助兴来啦!

SES 工作人员带着身穿橙色醒目衣着的帕迪鸭嘴兽 Paddy Platypus 沿着总督府大楼东侧石柱廊款款走来
帕迪鸭嘴兽宝宝左右摇摆着逗人乐呢
帕迪鸭嘴兽宝宝和大家一一拍照 - 来者不拒
老公为了让宝宝搂着他 - 居然躲在了宝宝腋下

        新南威尔士州紧急服务中心 NSW State Emergency Service (SES)是一个以志愿者为基础的组织,一天 24 小时,一周 7 天,一年 365 天,不间断的向新州的社区提供各种免费紧急援助。

        紧急服务中心是应对洪水、风暴和海啸的牵头机构。该机构还在发生自然和人为灾害时支持其他应急服务,并致力于建设更安全、更有复原力的社区。

        帕迪鸭嘴兽 Paddy Platypus 宝宝经常会参加紧急服务中心举行的一些活动。

北悉尼 SES 参加了今天的悉尼总督府 / 总理府开放日活动
老公吵着要和美女特警合影 - 还好人家没有嫌贬他,乐意接受了 - 别看她全副武装的,笑得可自然咯 - 他倒好,学着人家两手反绑着,却把那头往妹妹那边一斜,掩饰不住的笑容挂在脸上 - 看着怎么感觉站我旁边好像没这般 “妩媚” 哦! - 拍完照当然没忘调侃了他一番

        说起老公和当地人合影一事,有件事还真有趣。

        2017 年 8 月 24 日那天,老公在悉尼总督府以西,月神公园东侧的布拉德菲尔德公园 Bradfield Park 南端草坪闲逛时,邂逅了一位正在学习滑板的当地退休老人,素未谋面的中澳俩老还挺谈得来的,两人还相互用手机给对方拍了照。

见老公给他拍照 - 那老哥还特意脱帽 - 高兴得像个第一次照相的孩童 - 当然他手机里的老公也一定是欢喜雀跃的哦

        居然在没有 WiFi 的情况下,老公硬说是对方加了他的微信。

       于是乎,回家一天天等着,怎么那退休前在澳洲航空公司 Qantas 工作的澳洲老哥不给我发微信呢?说好要联络我的呀!那澳洲老哥也一定在纳闷,怎么那中国老弟不发照片给我呢?后来老公还去了几次那邂逅点,2018 年去悉尼时也去了,可就是没有再遇见那老哥。

        其实这样也不错,就这么等待着。有等待就有盼头;有盼头就有希望;即使希望渺茫,总比没希望的好。谁说不是呢,这么想着,步入老年的我,对未来的生活一点都不感到畏惧 - 自得其乐啦!

布拉德菲尔德公园最南端草坪是举办婚庆仪式的最佳场所之一 - 这里是米尔森角 Milsons Point

        重新回到悉尼总督府 / 总理府主题。

入口处的问讯处及总督府 / 总理府指示牌
现在时间 11:26 - 总督府大楼门前排队入内的参观者人头济济
开放日悉尼总督府门前警车排队
当然还少不了维持交通的协管

        今天的悉尼总督府(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和总理府(基里比利宫 Kirribilli House)就参观到这里。

        悉尼是欧洲殖民者在澳洲建立的第一个殖民地,澳洲的第一个总督府就建在悉尼。第一总督府遗址 Site of the First Government House 位于悉尼菲利普街 Phillip St 和桥街 Bridge St 拐角上的悉尼博物馆 Museum of Sydney 东北端的门前广场上,第一总督府建于 1788 ~ 1789 年,并一直使用至 1845 年。

悉尼博物馆门前广场上的第一总督府遗址石碑

         悉尼博物馆是菲利浦总督塔楼工程的—部分,它以展示悉尼及澳大利亚的殖民历史为目的,同时要对场地中澳大利亚第一总督府遗址上残存的那些石头的基础进行保护。悉尼博物馆的设计包括三个主要元素:广场、雕塑和建筑。

        DCM 建筑设计事务所没有把沿着桥街的总督府残存的基础包括在悉尼博物馆的室内,而是把它们留在博物馆的外围、成为开放的展品,同时通过花岗石铺地,把总督府当时的平面复原出来。这样,残存的基础就很容易被人们分辨出来,复原的平面为白色花岗石,其他部分为黑色花岗石。广场的铺地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被移掉以显示出下面的遗留物。

悉尼博物馆的设计包括三个主要元素:广场、雕塑和建筑

        悉尼博物馆广场的西边是一组获奖雕塑,名为 “树林边缘” Edge of the Trees。这组雕塑的名字来源于一首诗,诗中描绘的是在很早以前,土著人从树丛中窥视欧洲殖民者从海边登陆的情景。这组雕塑代表了两种文化最初的对话,艺术家珍尼特 · 劳伦斯 Janet Laurence 和菲奥娜 · 佛雷 Fiona Foley 创作了这组由 29 根木材、不锈钢和岩石构成的图腾柱雕塑。柱子的个数代表了殖民者登陆时土著人部落的个数,上面还记载着第一个乘船登陆本土的殖民者的名字。当人们穿行在柱林中的时候,人的运动可以引发一些扩音器发出声响,里面传来的是不同的土著部落的语言。所有这些都体现了澳大利亚的殖民历史。

雕塑 - “树林边缘” Edge of the Trees

        1816 年,当时的澳洲总督就打算建造新的总督府,但一直到 1845 年才建成,而 1845 年落成的新总督府大楼就是位于悉尼皇家植物园内的总督府。

        1901 年澳大利亚独立,议会设在墨尔本,澳洲总督就很少再使用这个官邸。此后州政府收回这座城堡作为新南威尔士州总督官邸,也称为总督府,不过是新南威尔士州总督府 Government House。直到 1996 年总督办公室从这里搬出后,就开始对外开放,现已成为悉尼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 

        曾经风光无限的殖民政府官邸现在已经是澳大利亚殖民历史遗迹的一部分,经过修葺之后,总督府还是保持了一个多世纪之前的原貌。总督府的设计师是英王威廉四世的御用设计师,曾参与了温莎城堡和白金汉宫的设计,故总督府的内部装饰完全是英式的,有会议厅、舞厅、书房、餐厅、起居室等,门厅的四周墙上挂有历任总督的肖像,所有的窗户玻璃都是防弹的。 

        总督府的开放时间为周五至周日的 10:30 ~ 15:00,可以跟随免费导游入内参观,总督府花园则是每天 10:00 ~ 16:00 对外开放。不过,去了好几次,都是连花园都因故关闭。

2015 年 4 月 30 日第一次去时拍摄的 1845 年落成的位于悉尼植物园内的新总督府大楼

        下面是 2017 年 9 月 5 日在皇家植物园外围拍摄的一组照片,当时总督府花园也是因故关闭。

        直到 2018 年 6 月 5 日再次去皇家植物园时,才逢总督府花园对外开放,于是,拍下了以下一组照片。不过,6 月 10 日又开放总督府内部时我们没去,而是坐蓝山线去了卢拉 Leura 小镇以及温特沃斯瀑布 Wentworth Falls 周边。

        综上所述,都称总督府,因此,需要理清的是:

        1. 澳大利亚总督的首要官邸,是位于首都堪培拉 Canberra 的总督府 Government House;

        2. 位于基里比利大街 Kirribilli Ave 109 号的水师提督府 Admiralty House 是澳大利亚总督在悉尼的官邸;

        3. 殖民地时期的澳洲第一总督府遗址位于悉尼博物馆的门前广场上(1788 ~ 1845年);

        4. 悉尼皇家植物园内的新总督府 1845 ~ 1901 年为澳洲总督府,1901 年后是新南威尔士州总督府。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悉尼
我俩和澳大利亚总督及夫人在悉尼总督府合影留念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