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骑行遇到的美丽:那些事,那些人,那些风景(3)

阿窗

普通用户  18篇游记

天数:13 天 时间:3 月 人均:10000 元 和谁:夫妻
玩法:自由行,美食,骑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台东

发表于 2014-07-07 12:16

第七天 尚武----旭海 攻克寿卡,开满野花的山道,小如和小平


凡是挑战过台湾环岛骑行的人,没有不知道寿卡的。
从海拔几乎为零的地方开始,短短十五公里的路程,就要爬到海拔为500米的山顶,山顶的名字就叫寿卡。这段路不仅陡峭,几乎全是弯道,而且没有自行车道路,在狭窄的山道上要与车辆特别是砂石车并行,对骑士的体力、毅力和注意力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据说这段路的难度,可与环法自行车赛媲美。所以它是骑士们的勋章。在台湾,只有征服过寿卡的人,才能算一名合格的铁马御手。
我们今天就要挑战这个难关。说真的,离目标越近,我心里越发不安,几次都想要不放弃算了 ,但最终还是下了决心:不就是十五公里吗,大不了我推着车走上去好了。

早上睡到自然醒,在大堂看见老板娘,她一边说话一边擤鼻涕,说被女儿传染了。

我问她:哪儿有早点铺?她指着店前的道路说:一直往那边。

远吗?

老板娘郑重地说:还是蛮远的,最好骑车去。

包子小声说:哎哟P大个地方,能有多远。走着去。对了忘了说,我和包子除了爱爬山,还是两枚暴走族,逛城镇都不大坐车的。但这个早点铺也实在太近了,走不到五分钟,就见到挂着的"早点”招牌。

店里生意兴隆,两个中年妇女在忙活着。早点品种丰富,西式咖啡土司中式豆浆烧饼一应俱全,我发现台湾人似乎很喜欢面食,因为以煎吐司夹鸡蛋最畅销,包子说,退休以后我们干脆搬来台湾住吧,我负责做面食,肯定足以维生。我们要了两个蛋饼,一个抓饼加蛋,两杯温豆浆,抓饼是我们这次旅行途中发现的一种吃食,特别是里面放了菠菜之类的翡翠抓饼,很好吃,稍嫌油腻,但今天任务艰巨,要多吃点儿才行。

吃完付钱,只要七十元,老包没零钱给了张一千元的票子,店员露出很为难的样子:有没有零钱啊,这么大找不开。吃早点的客人们都笑道:我们这里吃东西要准备零钱的,因为什么东西都很便宜哦!看得出大家是熟客,很以此店为骄傲的样子,爱乡之心溢于言表。

与二得可爱的老板娘还有真正可爱的两个小朋友告别后,上路了。刚开始到达仁的几公里路很平坦,渐渐地开始爬坡了。越往南走天气越热。我们只默默蹬着车,顾不上看风景,因为“前途未卜”,也没心情拍照,途中唯一记得的是达仁乡的图书馆,一个乡下图书馆,看上去气派程度超过政府大楼。
终于到达森永派出所,两瓶水都已经喝光了,又要了两瓶冰水。警察说,真正的爬坡是从森永开始,其实此时我已经很累很累了,不过事到如今也无回头路可走,硬着头皮也得上。


接下来的路,九曲十八弯。路边立着坡度显示板,我注意到一段路是标着百分之七。看别人的攻略,说最陡的地方高达百分之十五,心想还每到最艰险的地方啊,埋头蹬车吧!遇到特别大的坡时就下来推着走,目测到稍缓的地方就上去奋力猛蹬,但车速比推行也快不了多少,就这样断断续续,走几步歇几步,还好汽车虽有但没想像的多,而且时间快接近中午时,车子更少了。歇息的时候,我们回望来时路,真为自己感到自豪;再环顾四周,发现不知不觉当中,群峰已俯首,远处的村落也变得好小。 真的是靠自己的两条腿一点一点蹬就能爬到这么高吗? 难以置信!


骑着骑着,远远地看到一个庙宇。到近前一看,庙前还有石桌椅呢,坐下歇歇吧。风吹过来凉爽无比,放眼望去,周围山峦起伏,绿树葱茏,离寿卡不知还有多远,真的不想再爬了。再看看这间小庙,虽然无人住持,但庙堂洁净,供品丰盛,香火颇旺。

一会儿有个男子驾车到来,下车后从后备箱拿出释迦(水果名)和香纸火烛等放在佛前拜拜。我们搭话,问他为何要专门到这里来拜,他告诉我们说,当年有几个风水先生聚在这里,发现前面的山坳是个风水宝地,极有灵气,于是在这里和对面都建了庙宇,借着风水的灵气,这里的神很灵的。朝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见山坳四周有峰峦环拱,山脉都绵延插入山坳中,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聚宝盆? 搞不懂啦,外行人。不过既然这么灵,我就暗地里跟这里的神拜托一下:给我点儿力气,让我快点儿蹬到山顶吧。

不知是不是小神发挥威力了, 山顶比想像的来得快。那担忧中的百分之十五坡度并没有见到,或许我只顾埋头蹬车根本没注意到指示牌,反正还没有缓过神来,寿卡的铁马驿站就已经映入眼帘了。

据攻略上说,这里应该有个派出所,但现在已经人去楼空,卷帘门拉着,似乎好久没有人使用了。卷帘门和墙上到处写满涂鸦,几乎都是到此的单车勇士们的留言,不乏自我赞许和爱的表白。


寿卡其实是三条道路在山顶会合的交叉点,一条是我们上来的路(台九线南回公路),一条是台九线继续往前走下到台湾岛西侧的路,还有一条是向东南U转下山的县道199线。台湾岛的形状,就像一个长椭圆形的番薯,沿海岸线有环岛公路贯通,只有在番薯的最下端(东南侧),这条公路断线了,理由据说是因为要保护原生态,所以我们要到最南端的垦丁,就只能绕上寿卡后再沿县道199下到海边。

在空屋前歇息的时候,来了两个台湾青年,分别是从我们反侧的南回公路和199县道一侧骑上来的,三拨人井冈山大会师似的合影留念。我们聊了一会儿,他们俩都是从台北来的,一个要赶路,但粮草不足,从199上来的胖男生慷慨地送他一瓶矿泉水,我送他一盒压缩饼干,他匆匆离去,说要赶到台东过夜。


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从199下到旭海,这个地名听起来很美,主要是听说有个温泉,骑车后能泡上温泉,是一件幸福的事。胖男生说昨天晚上他就住旭海的“我家民宿”,但他不推荐这家,说太吵了,或许另一家“星海民宿”会比较好。

我们补充完能量后,怀着满足的心情,轻松愉快地踏上通往旭海的道路。

199县道0起点。

今天才算真正懂得了什么叫“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沿着199零公里处的标志往下滑行,车往下走感觉却是从地狱升上天堂。沿路不见人车,两侧绿树成荫,树下开满紫兰色的小野花,芬芳扑鼻。鸟儿鸣叫,空气清爽,粉红的野樱花时而探出头来,八公里路都是下坡,而且不是陡坡,丝毫不用担心下滑时的危险,只管抬头欣赏两旁的美景就可以了。

突然,远处碧蓝的太平洋从两座山之间闪现出来,海天一色,美不胜收。

随着高度的降低,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村落般的建筑群,我们才意识到,那片微微发白的浅蓝色海域旁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旭海。

下山之后,都是平地,世外桃源般地静谧而美丽。穿过几个寂静安详的村庄,经过两处特别的风景点,一处是哭泣湖,一处是东源村附近的国家级湿地,里面大片的野姜花。我们在湿地边亭子里小憩,四周悄无声息,只有鸟鸣声和风吹树林的沙沙声响,世界象在做着美梦午休,天堂也不过如此吧。就这样坐下去、坐下去......

不知不觉就到了旭海附近。在道路分岔口凉亭处,遇见一群老年男子,全副武装精神抖擞,都是骑车环岛的前辈,据说每年都要来一次。真了不起!一位老前辈指出我的自行车不好骑,因为车胎磨擦系数大,这车是芳茵跟捷安特借的,一天才一百元,包子的车是芳茵的,比较高档,前辈说他的好骑省力,他当即要跟我换,但我觉得既然已经适应了,还是由我来骑好了。哎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相敬如宾啊!

旭海到了,却发现我们期待着的温泉正在工事中,旁边的旭海小学也废校了。这回是真的“泡汤”了!天色已晚,要找住宿,听胖男生说美星民宿好像还可以,于是先去美星看看。
美星民宿位于一家小杂货铺楼上,感觉就像当地居民家的卧房,隔成几个小间,一位干瘦老爷爷守着铺子,要价800。虽然不贵,但感觉还是太简陋了。不甘心,继续往前找,走过”我家”,太吵的一家,Pass。可再过去的话好像就要出村子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看见有个整齐的园子,芳草如茵,种着许多笔直的棕榈和椰子树,门口写着“九大 露营 民宿“,进去一看,园子里几乎都是树木和草地,只有两栋小平房,其中一间看似客房,是用集装箱改装成的,中间拉着纱门,摆着藤椅和电视,右手一间锁着门,应该是卧室,另一侧是洗手间。不见人影,包子去找了半天,带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长相文静清秀,说话甜软,神情也很可人,她打开客房给我们看,说很简陋,但我觉得还可以,要价是1200,因为是周末,虽然稍贵,但周围环境令人满意,就决定住了。

女孩子自我介绍叫小如,在台北生活,现在是趁假期回爸妈处来帮忙。这个园子是他爸妈买了荒地以后花了二十多年一点一点打理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所以钱都花到花木上去了,没钱盖好一点儿的房子办民宿,只能借给人露营用。小如说露营地赚不到什么钱,现在这个集装箱小屋是为不能露营的老人孩子准备的,设备不好。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满佩服她父母了。

因为没有别的客人,能在这么清幽的环境里呆一天确实不错。

冲澡洗完衣服,天色暗下来,我们出去觅食。手牵手漫步在无人的小路上,目的地是寿卡小伙子介绍的饭店。他说那家不错,其实整条街上似乎只有那一家饭店,哈哈哈。

快走到饭店的时候,看见路边有几个男人围着小圆桌在喝酒,见我们过来,突然唱起歌来。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们手牵手的样子在当地人看起来很扎眼,他们唱歌嘲笑我们。可我们还不知趣地凑过去,他们问从哪儿来,当包子说自己是山东人时,席中一人突然站起,激动地握住老包的手:“老乡, 我也是山东人哪,我是jimi的”!哇,在台湾这么偏僻的小渔村遇到,那还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大家都叫他小平,是台湾出生的山东老兵后代,父亲是即墨某乡某村人,就在青岛旁边,正宗老乡啊!

这下好了,小平喊人把啤酒也拿上来了,炸鸡也端上来了,还从隔壁饭店叫来大碗的牛肉面和鸡排饭。除了小平,同桌的几乎都是原住民,说的话忽而台语忽而国语,只有小平不停地跟包子喝酒说话。那里的风俗是各人各拿一瓶酒,自斟自饮,我在日本习惯了给别人添酒,他们不乐意,一个劲让我喝,于是碰杯不断,同桌人互相拿老婆打趣,我们虽然听不懂也跟着哈哈大笑。
饭后小平开车送我们回九大,原来他跟九大家也是亲戚呢,在九大大厅里,宴席重开,小如母女在厨房忙着准备,其他客人陆续来到,也有刚才同桌喝过酒的。小平太太好像是原住民,和儿子乃邦也来了。乃邦上小学三年级,个子很大,不愧是山东人的后代,然而性情和顺可爱。大家喝酒唱卡拉OK, 热闹极了。小平喝多以后,突然伤感起来,说到父亲过世后想把遗骨埋到老家,但老家人无论如何也不接受,怕给自己带来麻烦,觉得很不理解,他说,其实费用我都会承担,无非是希望帮父亲了个遗愿,但家乡人为何会人情如此冷漠,想不通。他又说到父亲十六岁就当兵,一生跟着国民党,穷得讨不起老婆, 最后好不容易娶妻生子,日子过得也不宽裕,到死了从国民党那儿只得到一面盖在遗体上的党旗。然而,小平对国民党虽然不满意,可是等到投票时还是要投给国民党,他说,不管怎样,我是靠国民党每月发给父亲的那一点微薄的退伍金长大的,“是喝国民党的奶长大的,再怎么恨国民党,也是他的子民。”(山东人啊!)他又说自己虽然是台湾出生长大,但这里的人叫他外省人,到了大陆人家又叫他台湾人,总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说着这些,他不禁泪水涌出眼眶。小平真是个讲义气重感情的人。
他现在做建筑业,温泉改建就是他的工程。如今看他开着不错的车,日子应该过得不错。

等送走小平,包子想去结帐,小如妈妈说,小平交代了要算在他帐上,死活不收。


第八天 旭海---满州乡 原乡人的婚礼,林老板的椰子,老月琴和思想起

不知是昨晚喝多了还是被蚊香熏的,早上起来俩人都觉得头痛,小如妈准备的早餐很简单,一锅红薯白米粥和两个小菜一个鸡蛋而已,但头疼得没食欲连粥都没喝完。

晴空万里,天气已经是盛夏的感觉了。听着园子里鸟儿清脆的叫声,有一种冲动想再住一天,好好休息休息。但看来我留天不留,正犹豫着突然就来了一大群露营者,大人孩子吵吵闹闹的完全打破了园子的幽静,我也打消犹豫立刻收拾上路。

今天的目的地是满州。一路上我们的路线完全是看图索骥外加随行所欲,满州有什么一点儿也不清楚,就是因为看地图距离只有三十多公里。觉得昨天越过寿卡以后太累了,今天少走一点儿吧。我们以为过了寿卡以后的道路就一马平川不会爬大坡了,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地理知识太不过硬了,连等高线都看不懂。


来到海边后,看到了美丽的大海!我只能用美丽两个字来形容旭海的海水,尽管我见过不少美丽的大海,但跟那些著名海滨相比旭海毫不逊色。浩瀚的太平洋在晴空之下显得那么清澈透明,而海滨几乎空无一人,沙滩也完全没有整备过,野在那里就像一个长在乡下不懂得修饰自己的绝色美女,养在深闺人不知。我们对着大海看了又看,观之不足,不断的下车来拍照。不过在摄影方面,我俩都是外行,玩摄影不光要花银子还要花心思,我俩都太忙了,没工夫去琢磨它。反正美丽的风景照片已经太多太多了,再说,再美的照片,哪里比得上用自己的双眼去看,用自己的身心去实际体会呢。

沿海道路都很平坦,但天气实在太热了,有海风吹着也冒汗。走着走着,道路突然分叉,忙拿出地图看,糟糕,沿海边那条路中途断掉了,我们又得右拐进入山路才能继续往南。等拐进去才知道,好家伙,这条山路也是一直在爬坡,坡度有时甚至高达百分之八,比昨天还陡,而且也是曲里拐弯,昨天下山时的舒坦不是白白享受的,现在终于懂了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再见了,旭海!小如小平!)

接下来的一段路仿佛噩梦再现。更为糟糕的是,我们不象昨天那样有思想准备,加上头又疼,早点吃得少,肚子开始唱空城计了,头顶的太阳还那么毒辣,脚下的踏板似有千斤重,关键是还不知要骑到何处才是尽头,没有目标就没有动力,就这样遥遥无期地攀爬,攀爬,真快虚脱了,斗志全无,痛苦万分。老包,我们难道就这么一直爬吗?

包子也蔫儿了。下来看了看地图,看到一个叫分水岭的地方,根据名字来猜,那里应该就是本山的最高点吧。好,先到那儿再说。走吧。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突然,我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阵阵高音量的卡拉OK声,在这样荒无人烟之处,有人唱歌的地方很可能就是分水岭。有人就有吃的,起码可以先饱饱肚子了。在歌声鼓舞下,我们终于来到一条街上,看了人家的门牌,上写八瑶村。不管了,停车后先找吃的,但见家家门户洞开,里面空无一人,而街边却停满了汽车,问了人才知是在办婚礼,人都集中在卡拉OK的地方呢。

我们寻着歌声一路找去,只见一个篮球场大小的集会广场,是顶上有凉棚的那种,中间一个舞台,背后红底上绘着两只彩鸽,口衔大红玫瑰,正中一个双喜字,两旁缀满鲜花彩旗,横幅上几个大字:凯林 世明 文定之喜暨归宁会亲。原来是新娘回家摆宴席。但婚宴已近尾声,在收摊了。

我急忙问一位大姐,可不可以卖点儿吃的给我们,她看我一眼,问你是骑车环岛吗?我说是,她不再说什么,见怪不怪似的端来一盘鱼,一大碗乌骨鸡汤,一盘蟹肉沙拉,一盘海贝沙拉,还有大瓶饮料和西瓜番茄,哇,好丰盛,而且都是没开盘的新菜。我和良也不客气, 谢过之后就吃将起来,肚子饿的时候吃什么都香啊,特别是那碗乌骨鸡药膳汤,农村里的土鸡真鲜!我喝了一碗又一碗,不一会儿风卷残云吃个干净,抹抹嘴才来看新娘漂不漂亮。

新娘一身紫罗兰色洋服婚纱,正和新郎和亲友合影呢,旁边的人说新郎新娘都是国小老师,在台东工作,新娘是这里出生的排湾族,今天回娘家摆宴席。我们看看新娘,白净纤瘦,不象山地人肥矮黑胖(失礼了^_^),有人来给我们发喜糖。来客都穿着民族服饰,头上戴着花环,很和善。
谢谢热情的山地人!民族服装很有混搭风。

土鸡汤力量大发挥,加上又是下坡,接下来的路就很顺了。在长乐派出所加水时,我们问警察满州住哪里好,他推荐了满州寮仔。

到了满州,沿路找满州寮仔没见到。想起警察说在满州国中附近,问过两个穿满中校服的孩子,找到满中,右拐远远就看见了民宿。
进了民宿小院,见小楼前放着长条宽桌,围坐着五六个中年人,在那儿喝茶呢。老板不在,喝茶的大声喊老板来客人了,一位站起来去找老板。
我趁机环视了一下这间民宿。
民宿外观象一个美国乡村的私人住宅,主要建筑物是正中一幢三层楼高的白色洋房,一个宽大的园子,椰子树高大挺拔,大红色的扶桑花鲜艳夺目,洋房右侧还有一排平房,平房前的院子里是绿色草坪,草坪上用水泥方块摆出步行路,草地上三三两两摆放着木桌椅,还有两个藤萝架,非常休闲写意,也非常整洁,所有的地方都看得出是主人精心打理过。
还没看房间,对民宿的环境和氛围已经十分满意了,一会儿老板被找来,是位年纪在六十左右的男子,皮肤黑黑,五官清晰,眼睛很大,嘴里有吃槟榔的红色,声音嘶哑,说话极干脆利落,我见他戴着一个棒球帽,上面写着林建男,知道他姓林。林老板问我要什么样的房间,我说一般的就可以,他带我进了小洋楼,进门脱鞋,右手一个很大的客厅,放着一圈木条椅和沙发茶几电视,再过去回廊下有冰箱和饮水机,左边有个博古架,隔出宽敞的饭厅,摆放着厚重的大餐桌,顶上是玻璃吊灯,窗帘帐幔和墙上的画框,摆设都颇有品位,一楼共有三个卧室,老板带我看了其中一间大床房,卫生间在隔壁。房价是一千元。

入住后,先洗漱一番,出门来,喝茶的那一伙招呼我们一起喝,坐下来边喝边聊。他们是三对夫妇,住在高雄,一位姓何,是老师,大家叫他何主任,一位姓杨是校长,一位姓翁,是邮局局长,都退休了。他们几家从年轻时就常常一起玩儿,像这样来满州住一晚,喝喝茶聊聊天也是他们的玩法之一。我们天南海北聊得很开心。老板听说我们从日本来,也跟我们说了几句半生不熟的日语,我说我是王健民的粉丝,前几天比赛时还给台湾中华队加油了,老板一高兴就去采来椰子招待我们。

到了晚饭时,何老师他们要去外边吃饭,我和包子也出去找饭吃。我们沿着满中那条路走,还没走几步就看到路边一家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喝酒,我有一种预感,又可以混一顿了.果不其然,我们经过时,他们跟我们打招呼,听口音就知道我们来自大陆,因为席中也有嫁过来的大陆新娘,还有交换留学生,于是马上就搬出桌椅板凳请我们入座。他们是大家族刚刚祭祖完毕,有些人是从台北和新竹那边赶回来祭祖的,还有一位是有名的山地歌手,弹着月琴唱歌,我们一起唱了《阿里山的姑娘》,《那卢湾情歌》,还唱了《月琴》:唱一段思想起,唱一段唐山谣,老歌手琴韵犹在,独不见恒春的传奇......越唱越开心,越唱越亲近。

屏东人真是热情似火啊!

吃完饭,我和包子又去满州中学里逛逛,看见办公室灯光亮着,冒昧闯进去,见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在做体操,还有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在看电脑,我们说明自己的身份,聊了起来,知道男的是满中教师,女的是他太太,是从广西嫁过来的,她说因为台湾不承认自己的大陆学历,所以也不能工作,刚开始觉得很苦闷,但现在信了慈济的佛教,常常做义工,才觉得生活充实起来,他们请我们喝酸奶,聊了很多。

回民宿的路上,见路边搭起了卡拉OK的彩棚。明天是个好日子,有人要办婚礼。当地风俗,婚礼前要请人来搭台,通宵唱歌。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台东272
台湾骑行遇到的美丽:那些事,那些人,那些风景(3)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金玉良言

1条回答被设置为编辑推荐

台湾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台湾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台湾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台湾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