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初识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此木建柱

VIP5  29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典藏游记

发表的游记被加典藏标签

能够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玩上十多个小时,确实应感谢埃塞航空公司。

我们的南非、埃及行,来回乘坐的都是埃航,且中转也在亚的斯亚贝巴。为支持国家发展旅游事业和塑造公司的形象,埃航为我们这一行免费入境游览其国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并免费提供休息旅馆和膳食。真有点受宠若惊。

(埃航免费提供旅馆的院子。房间每人一间,够大方的)

旅馆在市区北部恩陀陀山(Entoto Hill)的山麓,地势较高,在房间中可以看到城市的风景。

在旅馆用好午餐后,埃航聘请的国际导游“故事”(他的中文名,他的故事放在最后再叙)随车领我们去市区游览。

圣三一大教堂

 

埃塞俄比亚居民中45%信奉东正教,我们参观的圣三一大教堂Holy Trinity Cathedral)是埃塞著名的东正教教堂。

教堂始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系埃塞最后一个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Haile Sellassie Ⅰ 1892-1975 )下令所建,因1936年意大利第二次入侵并占领埃塞,塞拉西皇帝流亡到英国伦敦,1941年,英国等盟军击败意大利,塞拉西归国复位,教堂得以续建,并以此纪念埃塞两次(第一次为1896年)赶走意大利侵略者。

教堂坐东面西,建筑为长方体,对称布局,靠前部南北两侧建有钟楼,平面呈拉丁十字架形。建筑整体为欧洲风格,下部罗马风格突出,上部和钟楼外部巴洛克装饰明显,钟楼顶和穹顶则是拜占庭式。

教堂内部也是欧洲多种风格的糅合。

(正堂,两排仿罗马柱头的方柱托起一大两小的长方形拱顶,装饰则有巴洛克味)

(穹顶)

(北侧祭坛中置放着海尔·塞拉西一世及皇后Menen花岗岩石制棺椁,此为南侧祭坛)

(国王座椅)

(正堂两侧的墙上有相当多的描写圣经故事的彩绘玻璃)

圣三一大教堂的周边有些陵墓,拍了两座,不知为何人陵寝。

(来教堂的当地人)

国家博物馆

 

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圣三一大教堂不远,是栋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不大的楼房。

楼房前的院子很大,草地上置放着一些不易受损的文物,大多不饰围栏。

博物馆一楼展示王室用品,二楼为自然科学、人类学、考古学成果展示,三楼为民族用品展示。

其中最值得一看的是,1974年出土于埃塞哈达鲁的318万年前的南方古猿骨骼化石复制品。经科学家研究,该古猿为女性,身高1.1米,确定为直立行走的人类始祖,取名“露西”(Lucy)。

就是这些直立行走的古猿,后来走出非洲,走到欧洲、亚洲,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中不断进化、连续繁衍,进而形成不同人种的多样化人类世界。

露西骨骼化石现保存在美国休斯顿自然博物馆,这里展出的是唯一的复制品。听后,心里总有点郁闷。

(露西骨骼化石的复制品)

(另一具古人类化石)

走进恩陀陀山

 

亚的斯亚贝巴地处埃塞中部高原的山谷中,海拔2400米,其北部为恩陀陀群山,山不高,最高海拔3000米,山麓层层阶地与城市相连。

汽车先把我们送到山上,看一座东正教教堂。

(上山途中所拍的民房,下3片同)

十九世纪末,亚的斯亚贝巴成为埃塞首都后,因可用作柴薪的树木并不多,定都于此的皇帝孟尼里克二世(Menelik Ⅱ)萌生迁都之意,后有人进谏,与其迁都,不如引进生长较快的桉树,以应对居民生活之需。上世纪初,按树便被大规模种植,现在面积达50平方公里,不仅解决了生活燃料问题,还为城市建设提供了大量木材。

教堂建在山上一片开阔地带,主教堂是埃塞风格的,正八角形,每边外均有廊道。不是导游介绍,是不会将它与教堂联想在一起的。

(教堂另一座建筑,似乎这才与我印象中的教堂相近)

埃塞俄比亚属于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生活在恩陀陀山附近的居民大多十分贫困,教堂的空地上有不少乞讨的老人和孩子。今天到教堂的人不多,几乎每个到者都成了他们乞讨的对象。我们没有埃塞币,只能倾包中所有零食给孩子们了。有团友说,真不知道这样,昨天收拾行李时,还在抱怨没吃完的零食在非洲转了一圈又带回去了,带来多好。

(离开教堂,我们在桉树林中走走)

(在山的高处俯瞰城市)

随后,我们从山路斜插到了公路。

(公路边有当地人在此歇脚)

(蓝褂花裙子女子砍的大概是作篱笆用的,黑褂红裙子的是柴火吧)

(艰辛刻在脸上,压力扛在肩上)

(导游与休息的小贩。拍照时,以为他们间只是交流,刚才放大照片,看到他和小贩手中都拿着钱,估计他是买下了手中的镜框,抑或是他确实需要,抑或是他出于同情)

(又一个背柴的女子蹒跚着过来了,付给小费后,她高兴地当起了模特)

压不跨的肩膀!心酸与敬意同时涌了上来……

车拍街景

 

我们休息的旅馆,在恩陀陀山山麓,下坡不远就是贫民的商业区,沿街参差不齐的矮平房挤着售卖各种商品的商户,路上到处是随意摆放的地摊,顾客人来人往,车辆任意停靠。

车行中拍下了以下这些照片,非是揭短,只是想反映真实。

(车窗两块玻璃颜色不同,导致照片异色)

(家?当家人一筹莫展)

(驴帮主)

(经过一个以售卖服装为主的小集市。下片同)

上面的照片反映的是亚的斯亚贝巴北部(地势较高,当地人称为“上城”)较落后的街区,当然,作为首都,不可能全是这副模样,城市中南部(“下城”)就不一样了,政府机关、教育机构、商贸大楼、娱乐场所等都在这里,因与一般城市区别不大,所经过的道路也不多,所以拍得不多,并非厚彼薄此。

(城郊结合部,大楼正起来呢)

(自觉等红灯过马路的人还是不少)

(时尚也在流行)

(市中心也有宽敞的道路)

(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校门。1961年,国王海尔·塞拉西一世将Guenete Leul宫殿献给这所大学)

我们到下城,主要是到中国援建的非洲联盟会议中心,它于2011年12月竣工。可惜它平时不对外开放,也无法停车,要拍摄时又背光,所以没能拍到。

(下城热闹的街头) 

导游“故事”

 

带我们游览亚的斯亚贝巴的导游,英语名“Goush”,中文名“故事”,是非洲帅哥。他2017年毕业于中国兰州大学。

 

故事留给我的印象是热情和慷慨。

大概是在中国留过学的缘故,故事见到我们中国人,亲切且热情,有问必答,有求必应。从他的言语,他的眼神和办事效果,明显可以看出,那热情出自于内心。

记得到圣三一大教堂,正是中午休息时间,闭门谢客。他让我们先在周边拍照,自己跑到教堂管理处去沟通,结果十分理想,教堂破例为我们开门,并配备了专业人士为我们讲解,故事担任翻译,对团友对讲解不理解不清楚的提问,他会转问,直到团友“OK”。

 

说到慷慨,说白了,是他对中国人的信任。

我们的游览中有个到咖啡馆的项目。埃塞是咖啡成为饮料的发源地,它的咖啡很受欢迎。到的咖啡店是埃塞人传统的喝咖啡处,小桌椅把大堂挤得满满的,很像中国的茶馆。

我原以为像到国内和东南亚旅游一样,先请喝,再推销,所以不急着拍照,不想,刚喝上几口老板调制的咖啡,问故事“等下能买到这种咖啡吗?”“他们这里不卖咖啡,只是让你们喝。你要买?……那我去问问附近有吗。”

他忙去问店员,接着招呼我们四五个有购买欲望的出门,带到了一家超市。超市里的咖啡豆很便宜,我们都拿了不少,可到收银时都傻了眼,超市不收外币。故事为成全我们,向商家付了埃塞币,并以高于旅馆1.5倍的汇率替我们算好了人民币。可人民币我们也没带呀。他说:“现在你们没网络,我们先加个微信,等到了机场或是上海,有网络了,把钱给我就可以了。”

我真的被他的信任感动了,我们几个人加起来,至少超过500元,这在埃塞是一个月的工资哪。

就这样,我与故事成了微信好友,这一节的照片全来自他的微信。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亚的斯亚贝巴
初识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