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7.09

骑行大运河

发表于 2012-07-10 18:40

2012年5月28日至6月5日,历时九天,完成了从镇江到北京沿京杭大运河,全程1280公里的骑行。
由于一直奔波在外,没有时间及时总结,拖至今日,实感惭愧。

--起因

一起工作的兄弟,大彬,早就妄想骑车去北京。在我看来,一是他没去过北京,对北京有向往;二是从小就没怎么骑过自行车,对自行车骑行有兴趣;三是看过太多骑车入藏的故事,对旅途生活充满期待;还有嘛,就是结婚太早,被束缚了,一直想野木有机会哈……
而我,是个视旅行为生活必须的家伙,各种旅途都想体验。有了他的想法,我自是要鼎力支持一下喽。更何况,他老婆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路上。So,我就陪同兼保镖吧!
关于去北京的骑行线路,开始时也是东拼西凑,看哪边好走走哪边,但是总感觉没什么必须。就是说,走这里可以,走那里也可以,什么都定不下来,很是迷茫。一天,在兄弟看地图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就顺着大运河骑呗。哈,这个想法太好了,一拍即合。于是乎,麻烦的问题立马解决!在谷歌上查看路线、里程,计算时间,初步做好计划。关于路线,还有一点需要说明,京杭大运河济宁往南,其实是分了两个方向下行的,一是经微山湖西侧,到徐州;二是经微山湖东侧,经韩庄、台儿庄再向南。目前所说的运河基本上指徐州段,但这条运河在七十年代才修好使用,相比之下,台儿庄段的运河更为古老、历史更为悠久;并且徐州是重工业城市,进出城市肯定会有太多的大型工厂、大型机械、大型车辆,运煤、运土、运石料的车肯定也不在少数,这样的条件对骑行相当不利。所以,我们在这段上选择走台儿庄,经微山湖,再到济宁。可以领略古运河风光、躲开重工业,还能体验微山湖的美景,一举三得。
想法有了,线路有了,计划也差不多了,那就剩完善装备了。之前,为了让兄弟下定决心,我和他一同买了美利达勇士650,相当初级的车子,不过,于我们的经济实力、骑行要求和目的来看也已经足够了。而后,到迪卡侬买了骑行裤、挡泥板;从网上订购了后车架、驮包、车灯、骑行帽等小件物品;在五金器材店买足了各种六棱扳手、螺丝刀、补胎胶等等修车工具。至此,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只等假期了。



--D1:镇江--高邮,90公里

由于工作关系,耽误了一个上午,匆匆的收拾好行包,在车子上固定,时间已经到了午后13点。刚刚上路,一切都很轻松,身体状态好、心情好、车子性能也好,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概念,慢慢悠悠,享受旅程开始时的兴奋。
镇扬汽渡,渡轮过江。自从润扬大桥修好之后,再没有从这里过过江了,如若不是桥上不让上自行车,还真没机会再走这里。汽渡是靠渡轮在长江两岸来回摆渡,带车过江的,很多危险品的车子和对岸的百姓还依旧选择这种方式,便捷便宜。渡江的船票单人3块,自行车、电动车5块。在渡轮上的感觉就是不错,看着宽阔的江面,享受江风袭来的阵阵清凉,在这样大太阳的午后,真是难得啊。长江的江面,在坐火车、走大桥时并不感觉到它有多么特别的宽,在我初到镇江时就有这样的感觉。可,当我第一次坐渡轮过长江的时候,才真切的感受到小学课本、很多歌曲中描述的长江的壮阔。那么多巨大的轮船从你身边缓缓驶过,沉闷的汽笛声、突突的马达声,在这片江水里全都显得如此渺小。



过镇扬汽渡,在瓜州上岸后,沿243省道往扬州方向行进。过瓜州镇大马桥之后,转入306县道向东。约6公里后,顺244省道一路进入扬州市。
镇江扬州市区的这段路,离现在通航的大运河主航道还有一段距离,但在唐宋之前就是运河的要塞之地,瓜州古渡也从那时开始繁盛。沿着省道、县道骑行,段段河水不知是否是以前繁盛时期的运河航道,毕竟时日太过久远,早已面目全非。在进入扬州市区以后,顺着市内运河游览观光带继续往东北行进。


扬州的繁盛,和运河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的。历朝历代的商人,尤其是盐商、布商,在这里通过运河调度南北货物,成就了这个渡口城镇的辉煌。现存的瘦西湖何园个园……太多的景点与这些商贾有关,也要感谢他们为我们留下这些宝贵的财富。现在的古运河,还流淌在扬州市中心,观光带两边的园林规划温婉舒适,很适合步行游览。我就曾经在这条观光带上独自徜徉过数回,无论清冷的冬时还是繁花的春天,无论酷暑的夏季亦或凉爽的金秋,这里都是休闲游荡的好去处。
从文昌东路向东,跨过文昌大桥,沿沙湾北路向北,经万福路(101县道)通过三道邵伯湖闸口到达江都市西郊。再借由市区小道穿入江淮路,顺江淮路进入237省道。
位于文昌东路上的文昌大桥,跨越的就是现在京杭大运河的主航道了,宽广的河面,船只安然的飘荡在其中,慢慢悠悠,惬意前行。这是从镇江出来后,第一次与大运河相会,当然要停下来照两张了。开始时,还不忍心下车,实在是无奈于桥护栏的碍眼,下得车子再拍两张,方才满意的赶路。过文昌大桥后,直到万福路的船闸处,人流已经渐渐稀少,开发区式的新建道路绿化很好,林木茂盛,只是大车比较多,有些烦躁啊。船闸,是邵伯湖通往长江泄洪用的,所有的通过船只都在京杭运河的航道中通行。

船闸南边是通往长江的清澈河水,北边,是烟波浩渺的狭长形湖区,望不到边际。骑了两三个小时,早已热的发慌,在这个船闸上,水流带动的清风阵阵凉爽,是个稍事休息的好地方。过了船闸,为了尽快赶路,没有往江都市里游荡,只从江都西郊向北穿行,取道江淮路,进入237省道。
237省道一路向北,经过邵伯、车逻、高邮,直通淮安
过了邵伯,省道就与运河并行了,在这段河堤的公路上,夕阳拖着逐渐拉长的树影,伴着船只突突的马达声,看着一路延伸过去的河面,内心不自觉的低语“大运河,我来了”。风景,对于骑行来说太重要了,道路两边的美景让心开阔,骑起来也是轻松,如果路上乌烟瘴气,大车不断,就不自觉的会咒骂、怨恨,相当疲累。很喜欢这样的河堤公路,看到静静流淌的运河,看到对岸一字排开的杨树,看到稳稳前行的船只,看到偶然见到的小渡口,看到天上的飞鸟、水中跃出的鱼儿,时间会过得很快很快。


毕竟是第一天骑行,速度不快,身体并不能完全适应。到达车逻的时候,只觉得两个屁股硬生生的疼痛,而且第一次长时间带有度数的骑行眼镜,眼睛并没有适应,两只眼睛都胀痛的厉害,在河堤上的一段路,甚至都时不时的会闭上眼睛歇息,车子乱晃时才清醒过来,危险。在车逻镇口,坐在渡船码头的石墩上休息,才稍微舒服一些。看着河对岸的夕阳,来回摆渡的小船,和正在下班的人流,真的想就在这里坐着吧,不走了。然而,这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放弃。休息半个小时之后,朝向晚上的休息地高邮冲刺!


进了高邮,太阳已经到了楼群之下,天也渐渐暗了下去。在镇国寺塔之下,看着沧桑破败的古老建筑,回想这半天的行程,有多少人、多少事随着运河流淌远去,而它一直毅然矗立,迎着日出日落、迎送人来人往…片刻的感伤之后,还是要尽快找住宿嗒。为了方便第二天的出行,尽量选择城市的北边,于是来到文游台附近安顿下来。


第一天,从兴奋到平淡、从快乐到痛苦、从轻松到沉重,预想到的和没有预想到的逐渐向我们走来,对于后面还很长很长的路迷茫、没有底气。

--D2:高邮--泗阳,158公里

早晨6点起床,收拾打包、吃早餐出发。以后的每一天都几乎是这样的作息,不管睡得多晚,都会在这个时间醒来。
高邮人的早餐很有特色,我们所在的这家早餐店提供包子、蒸饺、米粥、豆浆、面等一般早点都有的食物,然而来这里吃早点的当地人,似乎只热衷于面。几乎每个人都拿个碗,或站或坐的,来上一碗阳春面再加一个蒸饺,安然、自在、快捷。我们俩,一看就知道是外乡人,只吃着小笼包喝着米粥,实在眼馋大大的蒸饺,才另外叫了两个。呵呵,虽说镇江人早晨也有吃锅盖面的习惯,但毕竟少数,那边还是江南。在高邮的一顿早餐就让我有了就要进入北方的感觉,让我这个一直在深北方长大的孩纸格外的亲切。
出发,很快找到237省道,依旧上到运河的河堤之上。只不过,我们开始走的这段已经被某个工厂承包,改建成了很大很长的一段运河码头区域,用于卸载砂石料。好在这条路还让穿行,不用再绕到寻找。穿过这片厂区,就回到了前一天舒服的237省道之上。



出了高邮的237省道,更加舒坦,路况灰常好,两边的大树足有十几米高,完全把道路遮盖个严严实实,超级凉爽。树干之间透出运河那依旧平静的河面,静静的陪伴着我们。这段运河的西边,应该是更为广阔的高邮湖湖区了。说起运河和湖区并行,我还真是纳闷了一番,既然有那么大的湖,为什么还要另外开辟一条运河,直接在湖中航行不就好了?我们聪明的老祖先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在湖中行船,会受到风浪的影响,船身不稳还影响速度,可以利用河道的堤岸挡住风浪,让船平稳前行。哇,真的不能小看这条运河河道,其中的科学原理还有很多很多呐!
上午的骑行,在林荫之中穿行,保持18公里每小时的速度,每两个小时休息一次。唯一郁闷的是,在宝应县城,随着省道差点绕了好大一个弯,还要及时改正,不过就这样还是多走了七八公里的路。大彬的屁股,经过一上午的折磨,已经开始疼了,尤其是经过宝应县城时,不断的有坑坑坎坎,还有不断的红绿灯需要他挪动屁股,更是让他郁闷难受。在就要重新上到河堤时,我已经领先了他一公里多,看不到兄弟,只好停下来等待。其实,这个时候,我还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个痛苦,以为和我一样只是因为坐垫太硬,长时间压的痛,并没有他多在意,兄弟也是怕影响整体进度而没过多渲染。于是乎,俩人继续前行。


中午11:30到达淮安楚州区,时间尚早,先进城参观了周恩来故居,本打算到纪念馆之类的地方再去转转,无奈天气太热,便先找地方午饭加休息了。




淮安楚州区,也是一个运河重镇,至今还保存着“河下古镇”这个古老的运河村镇,并且在黄河未有改道之时,还有一个运河过黄河的传奇工程。据说这个工程是防止黄河河水泛滥、枯竭而对运河航道造成影响而设计的,犹如现在的立交桥一般。由于鄙人才疏学浅,虽了解过相关的内容,但并未完全理解,只保留着对它的惊叹。从楚州区走翔宇大道向淮安城区进发。翔宇大道宽敞笔直,在快进淮安市区时,与运河并行,这段古运河被称为里运河。里运河是淮安到瓜州一段运河的统称,淮安市内的部分也和扬州一样建成了景观大道,不仅河道翻修,还在两岸加了不少绿化,有游客歇息的石凳、长椅,有游览的长廊,也有小主题性的花园。绝对是游览观光和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在翔宇大道上遇到了一个骑电瓶车的哥们,跟着我们走了四五公里,一直在关切的问着我们这样那样的问题,直到进入市区的一个红绿灯处被车子阻隔,才无奈的分开,还不时的回头望望我们。呵,想必我们的举动也带给他很多蠢蠢欲动的念想吧。




淮安北郊,大彬要去看望他一个同学,过了宿迁方向的325省道,继续向北,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同学所在的单位。没有想到的是,我的一个同学竟也和他在一起工作,哈哈,有时候真的感觉地球太小太小了。在他同学的宿舍,大彬才脱掉他的裤子看了看屁股。哇塞,一块一元钱硬币大的水泡已经破裂,皮也撕扯开了口子,怪不得那么疼呢。如果换做是我,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那个时候才开始庆幸一大早就已经换上骑行裤的英明决定,或多或少的保护了我这该死的屁股。
为了赶路,也怕喝酒,婉言谢绝了同学们的热情挽留,小坐叙旧了一个小时之后,赶紧的继续上路了。一开始打算到宿迁的,无奈路上耽误的时间太多,只能赶到泗阳了。穿小路,从沈庄插入325省道,一路向西。325省道的路况也非常不错,双向四车道,中间还有隔离带隔开,边上也有防护用的铝合金护栏,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上了高速一样。此时的运河已经远离了我们的公路,两边全是熟透了的金黄麦田,色彩很是绚烂。




天开始阴沉,滴上了小雨点。骑车最怕的就是狂风和下雨,这样的天气太考验人的意志,太消耗人的精力,眼看就要到目的地,岂能让雨淋在路上?赶紧加快了速度,顶着风使劲前行,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泗阳,并安顿了下来。雨也很配合的并没有下大,而是在深夜猛烈的倾泻一番。
第二天,疼痛持续累加,疲惫占据上风,难耐的酷热,让我们更加担心后面的行程。不过运河、林荫、麦田……这些美景却始终记在了我们心里,并伴随了我的一路。

--D3:泗阳--台儿庄,158公里

依旧6点起床,依旧包子、稀饭,依旧7点之前上路。但今天却遇到了九天中最郁闷的各种麻烦。




没出泗阳县,看到一个运河印象的牌坊,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边拍照边拐了进去,进了牌坊,还没等把手机装好,就听见“噗”的一声,后胎扎爆。这个倒霉啊,抓紧时间停下补胎。从来没干过这个活的俩人,看似纯熟的把车子翻过来,卸轮子,取轮胎。按照一个前辈教我们的,把内胎拿下来,直接换上备胎,等休息或者晚上的时间再慢慢寻找破了的洞,慢慢补。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买的备用内胎根本装不进外胎里,普通的内胎,气嘴附近的里面胶皮太厚,根本卡不进轮圈,折腾大半天,怎么都卡不进去,能进去一点,但漏气严重。没办法,补胎吧,幸好大彬眼睛尖,一下子就找到了被钢丝扎到的地方,笨手笨脚的把胎补上,装好。却发现,带的打气筒似乎打不了这样的气嘴!我去,这大清早的,怎么竟遇上这等挫事儿啊!又是捣鼓半天,又是多亏大彬,发现气筒上的套嘴原来是可以拔掉的,这下子可救了老命。又是一通忙活,终于可以继续出发了。走了两步,又发现装卸轮胎时影响了后刹,又是一阵折腾。待真正上路时已然八点有余。




跨过运河桥,继续325省道,继续朝着宿迁一路向西。325省道到宿迁的这一段真的很好骑,没坡度、没难度,除了路刚修的比较新,没有多少树荫之外,其他全好!车也不多,正好我们上午在太阳还没太毒辣之前走完这一段,到达宿迁时也刚刚十点钟。宿迁的城市范围也很大,可能是地处平原的关系,城市发展规划的面积相当广阔。在进入市区和出市区的边缘地带,很多新规划的广场、政府等各行政部门的大楼、学校等,占地面积都十分了得,十分气派。加上整洁的街道,运河穿行的城市中心,并不是太多的人口,不禁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了好感,也颠覆了印象中贫穷苏北的落后形象。由于早上耽搁的时间太多,并没有在宿迁过多停留,直接奔着邳州方向去了。


250省道,是连接宿迁和邳州的干道。但是在百度和谷歌地图上,这条路中间很长一截并没有连起来,使得上路之前还颇为担心,生怕走错了,还要绕到浪费时间。然而,来到宿迁西郊,上了这条道之后,一切疑虑都没有了。它和325一样,都是刚刚铺好投入使用没多久的新路,但比325少了两条车道,这里只是双向两车道,虽然路不宽,但刚修好的十分平坦,方便骑行,也对屁股是一种呵护啊。时间渐渐接近中午,太阳升高、气温升高,没有多少云的天空,让我们充分暴露在炙热的光线里。更惨的是,这条路几乎不穿越乡镇,所有的村庄也在路边几百米之外,更不要考虑午餐的问题了。十二点,饥肠辘辘,找了大树躲避太阳,短暂歇息,把头天买的干粮取出,应急的补充下能量。两个穿着骑行裤,戴着头盔怪怪的家伙,就这么坐在人家通往村口的路上,招惹了不少刚刚放学,准备回家吃饭的孩子们的目光。对于上路三天的我们来说,这样的目光,也基本熟悉了,可以安然的做自己的事,不去理会。有时也会对他们友好的笑笑,招招手,也会换来他们真诚的笑容和欢快的招呼。
下午的路,依旧很长,还要找午餐的地方,也没敢多歇,匆匆出发。头顶感受太阳的暴晒,脚下接受地面的烘烤,骑行短裤遮挡不住的大腿和短袖外露出的胳膊,开始逐渐泛红,有了灼烧的感觉。身体的疲累和屁股的难挨,已经顾不上晒着的难过了。大彬在早晨出发时也换上了骑行裤,并且在破了的屁股蛋子上贴上了卫生纸,减少摩擦,防止感染,可这样也并不是长久之计,屁股蛋子依旧在撕扯、在更加崩溃。为了不太过影响进程,我还是始终在前面五六百米的位置领骑,不给他过多停留休息的机会。然而身体的疼痛,不单是意志可以控制的,犹如我的膝盖,从昨天开始左膝盖内侧,也有了持续的痛感,到今天,一旦停下来,或太长时间的连续骑行,会更加疼痛,遇到这种时候,就只好右腿用力,左腿只是借助惯性辅助转动。大彬也同样遇到了同样的困扰,似乎比我的还要严重。


为了节省时间,没有进入邳州市,直接从西郊向碾庄方向拐了过去,选择乡村公路拉近距离。乡村公路,路况并不是太好,有些路段比较颠簸,但植被比省道要强很多,在这样大太阳的午后,我们更需要的是树荫。避开了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大车,来到各种绿色蔬菜相伴的田间地头,心情自然轻松了许多,我也不再闷头领队。两人说说笑笑间忘却了身体的痛楚。到达碾庄,找到午饭,已经是下午15点了。
在江苏和山东交界的这个区域,是大蒜的主产区,从进入邳州开始,就看见集市上成捆的大蒜、乡村里铺满地面晾晒的大蒜、田地里抢着收割的大蒜。到了碾庄,经323省道转入251省道向北的路口处,更是见到了空前的规模。这里是大蒜的集散地,外地商人的小车、长途输送的大车、农民自用的拖拉机,各种车辆汇集于此,交通严重堵塞。我们推着自行车,都很难在其间穿梭。从这里开始,我目力所及范围之内绝对都有大蒜的存在,这样的场景一直延续到天黑,这也绝对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多的大蒜了。可这样怎么看都是丰收的大蒜,在到了北京看新闻时,居然说蒜的价格偏高,源于收成不好~我去,不管老百姓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郁闷的事情继续发生,沿251省道向台儿庄的路上,我停留在与运河交汇的刘山闸上拍照,大彬屁股不好,骑得慢,让他先走。谁知在几公里后的坡底,他停在那里等我,嘿,原来,他的前胎在下坡的时候也被扎了。这才仅仅是郁闷的开始,这种郁闷以至于一直持续到天津。停车、补胎,半个小时后继续上路,刚前行五公里,到310国道的交口,又没了气。以为是没有补好,撕开来继续补,没等上路,又没气了。再撕开、再补。终于好些了,抓紧时间赶路吧,就剩下十公里了,按之前的补一次能骑五公里,大不了路上多打两次气,到台儿庄好好找个专业人士来修理它!秉着这个理念,错过了就在310国道对口遇见的修车人,也造就了后期的大崩溃。上路三公里,前胎又没气了,打气,行进一公里多,再打气,又是不到一公里,这下打多少气漏多少。没办法,再拆开,重新补吧。补的结果和不补效果竟然一样,补了两次才发觉应该不会是这里在漏气,又寻找一圈,果然发现就在它的对面,也有个小孔兹兹作响。原来,在胎扎了以后,下坡的路上没有停下,继续冲到坡底才停下,导致整个车胎被两头完全扎穿。找到症结所在并不代表解决了问题。这里圈的补胎和外圈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无论我们怎么补,一打气就冒泡鼓起。眼瞅着天黑了下来,想想,最后五公里,用走的吧,也就一个小时,到地方好好找个人修。推着车子走起!天黑的特别快,路上大车一辆辆的呼啸而过,大灯照的人开不清前面的道儿,这下终于把带的车灯用上了,慢慢前行吧。还是大彬眼睛好使,在距离进城一公里多的地方,看到了一块修自行车的牌子,摸黑找到人家里,才算解决了我们这个大郁闷大崩溃。


进入台儿庄,就进了山东界,跨过一个省的喜悦感觉,带去了一天的烦忧。见到台儿庄运河大桥上远眺运河的璀璨灯火时,更是轻松了不少,果真,台儿庄这条路没有选错!


第三天,经历了反复扎胎、补胎的郁闷崩溃,经历了烈日的毒晒,经历了忍饥挨饿的骑行,浮躁的心也淡然了。这一切,是我们所必须经历、所必须克服的,也必将会是今后美好的回忆。

--D4:台儿庄--济宁,194公里

车子修好了,就不再有顾虑,但可怜的大彬,屁股实在是不敢恭维了。前一天夜里,又帮他看了一下,两边都已经磨出了水泡,开始的那个已经破损更大,还不时的有细胞液渗出,另一边的也要进入恶性循环了。作为兄弟,真的很担心他的状况,只有慢些骑,尽量多多体谅。也劝他,在中午到达微山县后做一下消炎、包扎处理。



今天的行程,是沿着韩庄运河的河堤路向西,到达微山湖。而后向北过微山县后横穿微山湖,经鱼台到达济宁


台儿庄沿运河北岸大堤向西,是一条修得很好的柏油路,有两车道宽,视野开阔,向南可以俯瞰运河,向北可瞭望古城。然而这段好路,并未持续很长,五公里之后,出了台儿庄市,就变成了碎石子的搓板路。其实对于河堤来说,这样的路已经不错了,没有大的坑坑洼洼、没有积水泥泞,也不走多少车子,路面足有六七米宽。可对于大彬来说,这才是真正痛苦的折磨,自行车骑在上面颠簸不堪,屁股根本无法接近座椅,膝盖的伤痛也没有消除减缓,只有咬牙坚持,默默忍受,慢慢前行。三十余公里的路,竟骑了近三个小时。不过,这段河堤路,是整个行程中最漂亮的路段了。运河两边的麦田全部变成了金黄,偶尔有荷塘穿插其中,高耸直立的成熟麦子挡住了运河的河面,却挡不住航行的船只。在河堤上看去,仿佛一条条大船是在麦田中游弋穿行一般,超赞!


河堤路走到头,被一个厂区拦住了去路,从野地下到村庄,再从村庄中穿越,路过一段被大车压的早已不成样子的245省道,进入104国道平整的路面之上。


河堤路的时候,大彬就几经不适,骑骑推推,过两公里省道时也是根本骑不了车子。刚好,104国道旁边遇见了韩庄镇卫生院,就赶紧让他进去先处理一下再前进咯。对于屁股,消炎、包扎,两边各贴了一个好似口罩那么大的纱布垫子,甚是让我羡慕,光想就知道坐在上面有多舒服。对于膝盖,那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叫它慢慢适应,或者我们投降。对于医生,必定是建议不要再骑了,否则后果会很麻烦。从医院出来,让我想起了在新疆叶城人民医院也遇到一个骑车的小伙子,打算从喀什走新藏线去拉萨。刚到叶城,就感觉自己膝盖不行,于是到人民医院拍片子,貌似是有些许积水,不能再骑,很是懊丧的状态。是啊,为一个梦想,准备了那么久,好不容易上路,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放弃,将会是一件多么悲凉的事情。如果换做是我,也会懊恼于自己的无能,并暗下决心一定在某个时候再去完成它。经过一番包扎,好了屁股忘了疼的大彬,肯定是不会放弃的啦,还让我加速带路,来赶回在河堤上耽搁太久的路。


104国道的平整,让我们来了劲,速度提起来之后,身边的风也带去了不少太阳的灼热。出韩庄镇不久,看到对面路边坐着一个也是长距离骑行的哥们,独自望着远处的田野在休息。出来三四天,这还是第一个见到的同行呢,没有停留,挥手致意。104主路离微山湖风景区有一条1公里长的连接线,都走到门口了,岂有不进去看之道理。让大彬行往微山县骑,我进去看看,出来在后面追他。这是第一次一个人骑行,为了节省时间,更是使出全力。万万没想到,这次之后的每一天都成了我的独自骑行。
几近炎热的正午,微山湖湖面上的水汽也更为蒸腾,不远处的微山岛有些朦胧,也许是阳光太过强烈,一切都被照耀的惨白,没有想象中的美丽。也无从找到铁道游击队歌中那美妙的意境,拍照,走起!
再次赶上大彬,正好到进入微山县的岔路口,进城,觅食,简短的午间休整。
下午上路后,又是一段正在铺设的环湖路,再次考验了大彬的屁股,我是不大知道他现在的状态了,只知道,貌似更多的期望休息,也更多的在出汗。可想而知他所承受的痛楚。


枯燥的骑行,在每当看到水域的时候就会快乐,尤其是看到和骑行密切相关的运河时,更是忘却了疲惫。在路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如果要没有骑行大运河这个主题,在骑车去北京的这条路上,肯定会是枯燥无味和难以忍受的。因为有了运河,让我对它有所期望,对目的地城市有关运河的故事、建筑也会有所期望,在这些期望中,时间就会过得很快,也不再会感觉太过疲累。就像在沿348省道穿越微山湖时,看到大片开阔水域,看到微山湖船闸,便感觉那么亲切,感觉它是一直在等待我的到来一样。
大运河,在微山湖也是有着不一般的历史的。运河从济宁出来,进入微山湖有三条航道。最古老的是湖中航道,经过古老的南阳镇,从湖中间穿越而过;其次是东线航道,也就是顺着微山湖东岸,到韩庄的航道,在七十年代之前一直使用;再有就是七十年代开始修建,使用至今的西线航道,经过鱼台、沛县到徐州,这条航道现在的通航能力更强。不过,虽然知道有三条航道,但真切的在穿越湖区时只遇到了一条东线航道的船闸,西线航道莫名的消失了,呵呵,也许是疏忽错过了吧。


穿过湖区,又回到了江苏境内,道路两边都是做全羊的店,羊膻味浓重扑鼻。上了江苏的253省道,看着公路里程碑,计算着到达鱼台的时间,毕竟时间已经不早,如若到济宁,路途还是十分遥远的,望着前路,想着大彬,无奈,只得走走看了。
骑了大半天,大彬屁股上的包扎在汗水的浸透下也需要重新清洗换药了,四点多,进入鱼台县,先是在社区卫生院不给换药,又找到县人民医院,挂号、划价、取药、换药、包扎,一系列的繁琐,上上下下跑了好几趟。看着叉着大腿走动的兄弟,欢乐,又不敢笑。
真正需要抉择的时候到了。从鱼台出来,已经五点多,距离济宁还有五六十公里,按现在的速度,骑到市区至少晚上十点多,找住宿、吃饭、洗整,将会耗去很多时间。大彬的腿也基本快到负荷极限,骑起来很是艰难。几经商量,还是劝他放弃骑行,坐车前往济宁找好住宿,我全力骑过去,这样在八点左右的时候就可以汇合,并且能够节省不少时间。终于,在骑出鱼台五公里左右,分头行动了。
一天几乎都没能骑上速度,开始一人骑的时候,真是全力向前。这个车子加负重,最高时速也就是二十一二了,为了避免天黑后路况不清影响速度,那是拼了老命的赶路。公路里程和道路指示牌所示的济宁并不远,当我七点钟赶到时,却发现那只是到了济宁的郊区南环。该死的大彬,一如既往的把住宿找在了方便后一天出行的城市北郊,这从南环到北环,还是有十四五公里的距离呐,哎,反正是进了城,心态放了轻松,让他等去吧。
八点多见到他时,他坐在酒店门口,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抬头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放弃了,明天回去镇江,今晚请我住好的吃好的。并且对自己说,等有时间一定自己再到济宁来,独自完成剩下的道路。我知道,这个决定对于一个正在践行梦想的人来说,是多么的痛苦,是多么的不甘。一方面是他有伤,防止感染,防止膝盖积劳成疾;另一方面也是为我考虑,怕影响我的进度,耽误我的行程,毕竟我到北京之后还有更多的安排等着。兄弟就是兄弟,早就替我做好了打算,他早些放弃,我也早些得到轻松。然而,这于我,也是不好接受的。怎么说,骑行大运河都是他的梦想,都是他的主意,都是他朝思暮想的事情,到了现在竟一下成了我这个陪同者替他实现了,总觉得怪怪的,也觉得对不起他。晚餐,烧烤摊,几经思量,几经商讨,大彬做出了更大的牺牲,决定当我的后勤保障,每天坐车到达预定的城市,安排住宿,找好吃的好玩的,也可以帮我减轻一些驮负的重量。这样,他也算是全程走下了大运河的线路,后期如果身体好转,说不定还能骑车进京,多少是种慰藉。
济宁,也是蒙受运河的恩惠时日久长,从进入市区开始,就经常能看见“运河烧烤”、“运河饭店”、“运河宾馆”之类的招牌。更让我意外的是,在到达济宁后,发了微博总结当日行程,不期的引来了齐鲁晚报记者的热情邀约,非常关注我们的行动,想要采访。哎,长这么大,别的啥也不怕,就是害羞怕见人,极力的婉言拒绝了。不过还是要真心感谢壹二二七对我们的关注和支持,现在京杭大运河正在申请世界物质文化遗产,需要更多的人宣传运河,让世界了解运河,这是我们每个中国人应做的事情。
第四天,走了最长的路,看了最美的风景,经历了最痛苦的考验,做了最艰难的决定。至此,经过了几天的磨合,一切都渐渐的步上了正轨。

--D5:济宁--聊城,153公里

由于酒店的早餐七点才开始供应,我也可以多睡上半个小时。起床收拾东西,看着还依旧趴在床上享受被窝的兄弟,莫名的有种羡慕,能够真的好好睡上一觉,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吃过早饭,兄弟帮忙固定好行包,就真正开始了一个人的旅程。
一个人上路确实是轻松的,想停停,想骑骑。可对于我这种有些许自虐倾向的家伙来说,一个人上路,就意味着无尽的前行。
今天的路途上,运河要跨越真正的黄河。看地图,运河过了梁山之后,进入黄河,却并未在对岸引出,而是在下游十公里之外才继续北上。于是我把路过梁山之后的行程定在了向着黄河下游与运河北上的交汇口处渡过黄河。



出了济宁,沿337省道,向西北方向的梁山一路前行。省道离运河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一直到过黄河的这段时间,我应该是再见不到运河的模样了,所以,这一路必将是枯燥乏味的。省道两边没有过多的风景,依旧是大片的黄色待收割小麦,依旧是刚刚长出一米多高的玉米,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只顾闷头快速的蹬踏。在过了G35号高速之后,突然出现了水泊梁山的一个巨石,旁边是游客接待中心。呵,恍然回过神来,这里就是水浒梁山好汉所在之地啦!可是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有大山或者大片水域的地方,很是纳闷啦。抬起头,才在公路指示牌上看到,水泊梁山风景区还要继续前行,原来这里只是下高速路口景区的导览站罢了。
看着路牌,想着水泊梁山的108好汉,一路进到了梁山县城。在进县城与220国道交叉口的地方隐约看到了一个小山包,貌似与地面高差也就几十米的样子,甚至都不能说是山,开始疑虑是否这就是梁山。打开谷歌地图,果然,这就是梁山了,周围也并没有任何湖泊之类的水域。对于眼前所见,一下子便失去了梁山在心中的高大形象。心想,这上面住上108个性格迥异的好汉,岂不是天天打架不可,根本容纳不下呀!算了,还是不过去了,稍微给以后留点念想,已经受过打击的形象再伤不起了,赶紧撤吧!快速撤离,逃也似的离开了梁山,顺着220国道北上。
220国道的路况在过了戴庙乡之后就大不如之前了,路面压损,并伴有很多灰土粉尘,路两边的房屋、树木也都被尘土覆盖成了灰土色。只能把头巾严严实实的护住鼻子,来减少吸入肺里的粉尘。在银山镇吃过午饭后,选择了一条地图上看似很近的直道插向位于黄河与北上运河交汇处的解山村。看似是条直线的小路,却让我吃够了苦头,坑洼不平的道路很窄,只能容下一辆大车通行,这里面又是采石场、碎石场。装载石块的大车带起阵阵灰尘,霸占整条路面,左摇右晃的来来去去,你得时不时的让道。颠簸的路面,根本骑不起速度,屁股甚至都挨不到坐垫上,七八公里这样的路段真是让我吃够了苦头。但是一想到晚上还有兄弟在聊城等着我,就又有了劲头。


由于都是小山包,在快到解山村的时候,一个岔路口,地图上看,是走上山的小道,过去就有一座标示的桥。刚想冲那里走去,看到一个大妈从小路走来,上前询问。得到的回答是让我向西,这在地图上看,完全是走错的绕远的道路啊,但大妈坚定的说走过去不远就有好路,顺着路直接走,前面就是过黄河的桥。我看看前面的小路,再看看左侧向西的道路,道谢之后,将信将疑的听从了大妈的建议。果不其然,一公里不到,我就上到了一条三四米宽的柏油路上,这在那种情形之下,简直是高速啊!心中暗喜,可还是耿怀那条地图上标着很近的小路。在柏油路上左突右转的骑了两三公里,哈,终于见到了过黄河的桥,一座由小船加铁板搭起的浮桥!再往地图上标示有另一座桥的位置看去,一片空无,那里本是我想去的地方,还好被大妈给制止了。由此,我得出结论:在鲁西南的革命老区,还是得相信群众啊!


跟随着两辆拉石子的大卡车,就骑上了漂在黄河江面上的大铁板。前面的卡车把前一个铁板沉沉的压了下去,我脚下的铁板就被高高的抬了起开,大车往前再开,铁板又落了下去,就这样在起起伏伏之间,我荡在了黄河之上。说实话,这条黄河让我很是失望,除了河水确实很黄之外,无论流量还是江面宽度,都根本没办法与黄河母亲的概念相联系。大彬也说,若不是知道今天过黄河,提前注意一下,肯定就以为这是哪条不知名的河流给错过去了呢。


过黄河,上堤岸,来到258省道上。这条省道一样的被拉沙石料的大车污染的灰尘满天,好些的是路面还算平整。省道旁边,伴随的就是运河的河渠了,几近干涸的水,明显感觉到了南北方的差异,不要说航运了,就是打渔的小船都很难航行。


沿258省道,过了七级运河古镇,就进入了聊城市。进入聊城时,刚刚下午四点,以往还没有这么早到过目的地,不免有些无事可做。看看地图,果然不愧为江北水城,在城市中央的古城周围,有一大圈的水域与运河相通。时间尚早,还是先转转吧,向着中心的古城骑去。远观古城,被护城河环绕,绝对的易守难攻,护城河河面在南北区域都很宽阔,可以称之为湖了。从东侧城门过桥进入,却大失所望,整个古城里面除了光岳楼,所有的建筑几乎全部被扒光,光岳楼附近的一些店铺,也明显是后期修建的仿古建筑。整个古城一派寂寥、破败。简单的在城墙上驻足了几分钟,瞻仰了下盛名的光岳楼,便从北门离开了。


聊城还有一个作为这次旅程必看的景点:京杭大运河博物馆。这个坐落在城北的博物馆中,记录了关于京杭大运河很多我知道或者不知道的事情,也让我对其有了重新的认知。记得最为清晰的是两个事情,一是大运河在隋朝时,并不是走的现在的线路,而是从沧州向郑州开凿,在郑州处渡过黄河,再向东南到达淮安;二是,在大运河的整个航道上,由于地势不同,它各个航段的流向也不尽相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每个航向变化的地方都会有设计精妙的船闸来调节水流,以确保航道的畅通。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呀,再一次为古人的聪明智慧敬佩赞叹。


第五天,一个人在路上,回到了习惯的孤独,回到了与自己相处的旅程,回到了不断的自我对话、暗示、纠缠,又不断的妥协。但这一次,并不真正是一个人,还有兄弟的等候,还有遥远的牵挂。

--D6:聊城--德州,167公里

依旧6点起床,兄弟送行。在早餐摊子上,看见了穿骑行服、骑崔克车,肚子大大鼓鼓的晨练者。在出发不久去往临清的路上,也见到了四五个清晨骑行的哥们。这时才发觉,已经是周六,大家都趁着休息,出来锻炼了。



还是258省道,去往临清,又一个在运河航道上的重要城镇。一路上,看不见运河,只有无尽的道路,两边的树木、田地,枯燥乏味。闷头到了临清后,就更想去了解临清与运河的故事了。临清,到现在还保存着相当多有关运河的记忆,鳌头矶、钞关、舍利宝塔、清真寺等等。鳌头矶位于城市中心,是元代运河与明代运河的分叉处,因其形状独特,像是鳌头抬起,而得名。在鳌头矶的西侧,有一塔楼,门洞上方刻有“独占”二字,寓意独占鳌头,呵呵,真是颇有深意啊。钞关,就是运河上的收费站,在城市的西北角,运河边上,正在修复改建,没能看到真貌。舍利宝塔,在城北三公里左右,沿着河堤路,很远就能看到耸立的宝塔。舍利宝塔,是运河四大名塔之一,建于明代,属于震灾之塔,在当地是很受尊崇的。清真寺在市区,和众多古城一样,分清真东寺、西寺,但这里独特的居然还有清真女寺,碍于不好停车,没有进去一探究竟啊。


从舍利宝塔出来,去往德州,依旧想在河堤路上骑行,然而河堤路的柏油路面又是在几公里之外消失殆尽了,恢复了石子搓板路的原貌。颠簸的烦躁,还是让我决意离开河堤,插到经夏津德州的315省道。在这段路上又被谷歌地图坑了一把。下了河堤,跟着地图上的一条小路往村子里骑,突然前面出现一条大沟,没有了去路,对面也是人家村民的院墙。正在我犹豫确认之际,身后一家大门打开了,出来个老婆婆,直接冲着我就用特地道的山东话喊“呦,这是睡家的!”“前面大沟你能过得去嘛!”嘿,初次见面就出来看我笑话不说,还损我啊!太郁闷了。人家是老婆婆,我还是忍了吧。转过车头,好心询问怎么走。她还是自顾自的大喊,“我听不见,问别人吧!”哈哈,自娱自乐的老太太,很可爱呢。告别了婆婆,妄图在地图上找一条能从田埂之类绕过去的路,却始终被那条破沟拦阻。在向村民讯问后,发现上的路是朝向临清方向的回头路,哎,还是相信群众吧!折返五六公里之后,终于踏上正途,从舍利宝塔到这里,耗费了几近一个小时。
时近中午,却因为折返而没有任何食欲,慢慢的继续骑吧。过了松林镇,通往宋楼的一条路口,看到好几块招牌什么宋楼名吃驴肉火烧。在我的记忆里,驴肉火烧是保定的名吃啊,怎么这里也有?抵不住的好奇,还是停下来,品尝一下吧。一家不起眼的路口小店,外面的棚屋是做面食的专用厨房,里面的房间是招呼客人的厅堂。本来没几个人的,却等了很久才等到我的两个火烧,一看才知道,人家一买就是十几个,大厨师傅每个火烧都不少工序,慢慢做,可不要等时间长呢。坐等无聊时,在看见正对门的位置挂着中华名小吃的牌匾,还是省级颁发的,没想到无意间,我也闯入了一家老字号的名吃店!呵,人品就是好啊!以前吃的驴肉火烧,就像是肉夹馍差不多,火烧切口,夹上驴肉。但这里的特色是把驴肉裹在面里,再用烤箱把面饼烤熟,这样驴肉的香味都融入到了面里,嘿嘿,知道为啥好吃了吧。


饱餐后,自虐的驴病又有些开始犯了,一心想把在临清北郊转悠的一个小时补回来,好不让大彬等的时间太长。没有休息的持续骑行,在过了夏津之后,追上了另外两个骑行者。本想打个招呼超过去的,谁知人家看到我之后,反而开始加速。我滴个乖,那个不服气啊,尽力的蹬着,无耐于人家是周末出来散心,轻装,很容易的就把我甩开了,只见身影越来越远,最后在到105国道时彻底不知所踪了。本来自我感觉超级良好,以为骑的蛮快滴,这下可被打击惨了,耿耿于怀了好几天。不过,咱玩儿的是耐力和心情,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哈哈


从315省道上了105国道,就离德州不远了,也开始馋上盛名的德州扒鸡。心里想着美食,脚下也有了力量。国道和省道还是大不同的,路宽了,中间多了隔离带,两边的树木也大了不少,多了很多树荫,不用再晒太阳,只是车辆也稍微多了点儿,尾气带来的热量有些不爽。


依旧四点多到达德州,接上头,洗澡、洗衣服,收拾停当就可以出去美餐喽。德州和运河较为密切的景点有个苏禄王墓,就在我们住宿不远的地方。大彬下午去逛了一下,相当小的院子,一个坟头,久疏打理,破败不堪,听他一描述,我还是不去了。苏禄王是菲律宾的王室,来中国访问,经运河回程途中病发,死在了这里。大气的中国皇帝礼以厚葬,还给在德州为他守墓的后裔封田免税、配备奴役。听到这个故事,想到正在闹腾的菲律宾,这大国的气魄和小国的刁蛮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为了吃正宗的德州扒鸡,看了网上不少推荐,选定位于湖滨中路和三八西路交口的扒鸡美食城。曾经也听说很多扒鸡是用死鸡做的,但在这个专门以扒鸡为主打的地方应该不会做这样砸自己招牌的事情吧。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东西,就只要了一份扒鸡、两个素菜和一盘饺子。扒鸡嘛,还是比较鲜嫩、爽滑的,不过也吃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是不是我们期待过高了呢?就跟兄弟和他老婆在天津狗不理包子时,也是直喊贵,没品出味道一样啊!


德州的夜景也很是漂亮,在新湖公园,明媚的月光洒在湖面,倒映着远处的灯光、树影,阵阵清风,舒适宜人。


第六天,旅途渐渐轻松,也真正找到了舒适的感觉,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D7:德州--沧州,122公里

形成习惯的早起,到点就会醒来。依旧早餐,大彬送行。后面两天的道路非常简单,全是沿着104国道一路北上就好,都不用看谷歌导航了。
出了德州,过京沪线铁路地道桥,继续向着北方。身边的这条铁路,非常熟悉,每年至少要来回两趟,每次也都是从火车的窗户向外张望这条平行的公路,看着车来车往,看着一个个身影的后撤远去。而如今,时空交错,竟从公路上看着一趟趟北上、南下的火车呼啸离开。一切仿佛生命的倒置,莫名的欢欣。



104国道走不远就进入了河北境内。作为一个在河边出生长大,而又到南方工作多年的北方爷们来说,踏上河北的土地那是多么的温馨激动啊,就连在路上的感觉也全然的不同了。进入河北境内之后,国道两边被高大的杨树覆盖,笔直的树干直冲云霄,威武挺拔。


星期日,早晨也遇到不少骑车锻炼的同胞。刚出德州时,一个年岁40左右的大哥,骑公路车,在我前面,尾随了半个小时,他停下休息,微笑点头挥手再见。半个小时之后,他又从后面跟了上来,依旧点头微笑,而不知什么时候再次消失不见。进入河北境内,遇见两个老年夫妻,停车在路边喝水休息,互相递水的恩爱,也很羡煞路人。过了东光,遇见最庞大的一拨骑行者,约莫30人左右,向相反方向快速骑去,后面的一些看到了我,都在挥手招呼。同是骑行的车友,并不需要什么话语,一个微笑,一个手势,一个挥臂,就足矣互相鼓励了,反倒是前一天遇见的两个家伙很是无礼貌呐!还有两个骑摩托车的哥们,跟随了我一两公里,一边跟随,一边聊天,问东问西,还帮我测着骑行的速度。两人貌似也有热情想长途骑行,却一直没敢上路。真的不必担心太多,很多顾虑一旦上了路,就会慢慢的得到解决了。
路过的第一个县城是吴桥,杂技之乡,都是武功盖世的高手出没之地。灰灰的城市风貌,有些脏的街头,起风时阵阵扬起灰土,像极了我出生的小城,虽说毫无风景可言,却那么熟悉亲切。穿行吴桥的时候,心中都在想,这路上的行人,是不是也都练过杂技,都有两把刷子?一个过路的外乡人,啥也不会,万一遇上啥事儿,人家都武功高强,那还不净受欺负了,还是快点通过,不要停留的好!怀着这样的心情,脚都没沾地的逃之夭夭了。
东光铁佛寺,始建于北宋年间,在文革的时候大佛被破坏殆尽,后又经重新修葺,有了现在的大佛。只是转到了寺庙门口,也没有进去一睹大佛尊容。


泊头,到清真寺前转了一圈。跨过运河大桥的时候,看着运河的河道,狭窄、水浅,河道两边布满各色垃圾。自沿运河北上以来,看到的最落破的运河景象,很是震惊。明摆着,这是多少年没人治理的样子啊,南方的城市把运河都尊为天赐的资源修建景观大道,开发旅游,而泊头,却把它沦为了臭水沟,可悲啊!就算市建再没钱,也要维护好老祖宗留下的遗产呐!




沧州还有二十公里时,一辆客运大巴从身边擦过,忽然听得有人叫我。哈哈,大彬正从车窗爬出来,热情激动的朝我挥手呐!在路上的不期而遇,让我劲头十足。时间还未到十二点,赶紧微信联系了兄弟等着一起午饭好了。
一上午的天气并不好,时不时的大风带来片片黑云,骑得比较快,生怕在路上遇到大雨。进入沧州,跟着该死的路标指示,小绕了一圈,耽搁些许时间,到达沧州南湖公园会合点时已过一点。没想到的是,倒霉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午饭,在一家快餐店,两辆车子停在门口。屈服于强烈的大风,车子都倒了。可悲的兄弟,前车胎又没有了气。推着车,一边找修车一边找住宿。先找到了住宿,就把车子锁在小区一边的暖气管上,待安顿好之后再修车。
下午睡了一觉起来后,懒得推车子的兄弟,直接把前轮卸下来拿去补胎。第一次,没找到哪里有问题,打了气,拿回来后,又跑光了。天已经不早,我要去看清真寺,就自己骑车先玩去,留兄弟自己再去修理。半个小时之后我转回来,又见兄弟手拎车轮往修车铺走,我去,还没修好,过去打听才知道,还是以前扎坏的里侧在跑气。继续补好之后,回到小区,赫然发觉车子不见了,锁车子的暖气柱上连车锁也不见了。脑子一下就热了,赶紧四下寻找,跑遍四周才知道,这个小区简直就是四通八达,而且里面有很多放置杂物的小房,随便哪家把车子推进小房根本甭想找。也问了不少小区里乘凉的大爷大妈,没有一个说看到的,住宿地方门口的摄像头也照不到我们锁车子的位置。这样倒霉的事情,想都没想过会发生在我们头上。可怜的兄弟一再回想,原来,是最后一次补好胎,把前轮安好,打开车锁,准备出去找我,发现又没气了,于是卸下车胎就拿去补,把钥匙和锁全都遗忘在了车子上,这可不谁看见就给推走了嘛。


车子没找到,懒得报警,喝酒浇愁去吧!
第七天,回到家乡,倍感亲切和轻松,路上一切都很顺利。可怜的大彬,屁股基本没有大碍了,却又因为疏忽丢了车子,不幸如影随形,但这已经是极致了,剩下的都会变好!

--D8:沧州--天津,114公里

没有吃早餐,直接出发,打算在路上看到什么吃什么,却是一路看,一路错过,直到进入天津范围,才买个煎饼充饥。
在国道上骑行快进入静海时,向东选择绕城的道路,而后转入津文线进入天津市区。



今日路途很近,但骑行的速度并不快,大概是进入了疲劳期了吧,自己独自骑行的无聊也充分的显现了出来,开始觉得乏味、麻木,没有激情。与卖煎饼的大姐聊天,她也很奇怪为什么我只有一个人骑,说以前都是三五个,一帮一帮的,没见过我这样一个人的。哎,一言难尽啊,虽然喜欢独行,但长时间的独行确实也是痛苦的,还要知道有人在终点等着,否则,不知自己会是神马状态呐。
静海拐向通往天津城区的道路非常的宽阔笔直,绝对是可以停飞机,做跑道用的那种。宽阔带来的就是没有阴凉,路边仅有的树木也小的可怜,太阳照射在地面惨白惨白,反射出的热气也一浪接着一浪。猛烈的饮水,是最好的消暑方式。
进入天津城区,正好时值中午下班的时间,每个路口都人满为患,汽车、电瓶车、自行车、行人,交错混乱。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繁忙的大城市了,脑子一片混乱,太阳晒的烦躁。等红绿灯,左右顾盼车辆,时刻注意前方的电瓶车和行人,精力高度集中,费神费力。到达天津城市青年旅舍,时近13点。
大彬少了自行车的麻烦,行动起来貌似也快了不少。从沧州乘火车到了天津西站,刚好离这里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可过来。只是手里始终拎个车轮子,估计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他还开玩笑的说,一定要把这个轮子带到北京天安门,和我的车子一起照一张合影,也算是他和车子都到了北京。哈哈,这个想法最后遭到了他老婆的强烈否决,在天津就把它寄回了家。
天津,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个大农村,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明显的大型商业区域,只是集中在劝业场的附近,小的可怜。然而这次的到访,却改变了我当初的印象。天津,正在不断的成长,进步,城市面貌也在天翻地覆的变化。
选择在天津停留,主要是想好好感受下天津的租界区,看看那些上世纪的欧式建筑。所以,把目的地放在了意大利风情区周边和五大道。在我和大彬的强烈怂恿之下,大彬老婆也于今晚23点到达天津,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游玩了。接他老婆的时间尚早,我们就一路从津门故里走到意大利风情区,经劝业场到五大道
津门故里的牌坊后,已经建起了仿古的街市,卖各种所有旅游观光地都大同小异的纪念商品,吸引不了我们。倒是天后宫门口的两个巨大的旗杆子吓了我一跳,如此巨大的旗杆,若要悬挂旗子或是幕布,得需要多少人的折腾啊。震惊感叹古人的厉害。
从金汤桥渡过海河,对岸就是一片殖民地时期留下的各式建筑,这里意大利式的建筑居多,因此在海河之滨建起了意大利风情区。其实我还是喜欢看原汁原味的东西,支撑门廊的罗马柱,窗台、墙头的雕花,屋顶的弧线,屋檐的翘起,半圆突出的阳台,组合起来美轮美奂。常常也会幻想自己坐在小小的阳台上,一杯茶、一本书,时而从护栏石柱间看看街市,时而仰望屋檐后面的蓝天,最好再放上几盆花、有只小狗或小猫蜷缩身旁……呵呵,又开始白日梦了。这个区域中,最喜欢的建筑是意大利兵营。四层的“凹”型建筑,朴实的红砖墙,楼道的门廊都做成了弧形,恢弘大气又不失美观。可是不知为何,这里的广场成了一个停车场,所有的楼层也被封闭,不能进去参观,只有楼顶的大钟还在敬业的转动着。
五大道,看起来比意大利风情区更为古老,附近的很多房子依旧在使用,但是看到里面的阴暗,也知道并不如以前好住了。五大道在以前的英租界之内,由成都道、重庆道、常德道、大理道和睦南道五条并行道路组成。建筑风格也都是当时各欧洲殖民者留下的,也汇集了不少名人名宅。五大道倒是没有让我记忆深刻或者十分醒目的建筑,只觉得这里绿树成荫,红墙矮楼,营造出的整个氛围很是喜欢。也很钦羡天津市二十中的孩纸们能在那样的环境中学习成长。
第八天,进入疲劳期,不再对骑行抱有太多热忱,只是不断的累积里程。但是,却依旧沉醉于享受旅途,热衷于寻找新鲜。

--D9:天津--北京,123公里

大彬没有起来送行,只得独自启程。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哎,没有办法,难得团聚,理解万岁吧!
最后一天了,晚上没睡好,本来就快一点才睡,半夜又醒过一次,到五点多就一直在床上半睡半醒。也许是即将完成旅程的兴奋吧,感觉心情平静,却逃不开精神的亢奋。其实,在路上的后几天,都经常会半夜醒来,没有一开始时候睡的踏实,是否也有后期每天骑行距离较短,不够累的缘故。
大城市穿行,最烦躁的是等红绿灯,不多远的距离,就好几个红绿灯,有时一连全是红灯,还正是早上上班上学的高峰时期,人那个多啊,看着都头大!好不容易没了红绿灯,却又要过立交桥,这可相当考验方向感和胆量。市区里的时候,过立交桥不敢直着骑到上面,在立交桥下先往右、再往左,再往右再往左,被头顶上的水泥石桥、两边的水泥石墩遮挡了视线,根本分不清方向,只能依靠直觉左突右闯,尽量不离开开始找准的中轴线,等钻出来,赶快找路标或者拿谷歌出来定位核实。稍微往市区外走一点,看见有人骑摩托车、电瓶车上了立交桥,我也就胆大的跟了上去,上去才发现走对了,这是个跨河大桥,走下面就得游泳了。不过上了桥,就没那么着急下去了,先后看见两三个下辅道的路口,根本不予理会,继续在高架上猛飚,直到后来车流明显大了,才怕危险的下到辅路。
103国道,京津线,一条道走到黑就能进入长安街,但是在武清区,差点逼迫我改了道。清早的空气凉爽,休整一晚又是精力旺盛的时候,所以清早是骑行的最好时间,就在我灰常享受快速行进的时候,忽然前面一整条路面被用土高高的堆起来,挡住了去路。并用牌子告知,前方修路,请绕道行驶。我去,打开谷歌一看,不知要绕多大一圈啊!在原地郁闷了好久,突然发现有人推着摩托车从土堆对面翻了过来,嘿,这也可以?我也上去看看。原来被土堆挡住的视野中,是一条已经铺砌完毕,正在绿化的道路,虽然没有车子走,但自行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把车子推过土坡,骑上了新修还没开放的103国道路段。空旷的大路上,没有机动车,安静的能听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嗡嗡”的伴着前行。
前面的几天,手机是安静的,几乎没有人骚扰。这马上快到终点了,忽然之间忙碌了起来,各种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又不想停车,只能边骑边打,严重危及生命安全。
出了武清区,国道和运河有一段亲密接触的区域,河面开阔,对岸是杨树的树苗。河滩、沙洲、静静流淌的河水,远处的山地,坐在路边的杨树下休息,很是惬意。就连大车司机也愿意把车子停在这段路边,稍事休息。
进入北京城区以后,路两旁的树木完全遮盖了道路,几乎透不出太阳。路边遇到两个骑行歇息的中年男子,停车攀谈了几句,表示我的车有点差,我的精神相当可嘉。哈哈,我说有的骑能骑动就可以了,关键在毅力嘛。
通州,是运河的开端,有着起点标志的燃灯塔是我很想找的目标。但在谷歌地图上怎么也找不到它的具体位置,并且住在通州的姨姨等着我到家吃午饭,没时间耗费,就忍痛错了过去。本打算改天再找的,没想到这一错过,就真的永远错过了。
骑行到北京,最后的终点一定是要在天安门下啊,怎能到了通州就停止?于是在吃过午饭、洗了澡换了衣服之后,于下午三点,又骑上减轻了不少负担的车子,顺着京通快速路直奔长安街而去。看着身旁高架起来的八通线,看着一个个熟悉的站点名称,真切的感受着离终点越来越近的快乐。这种快乐同时也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过了四惠,进入长安街,主道上的汽车堵成一团,在等待红绿灯的放行。我却在人行道区域快速穿行,在寥落的人流中左躲右闪,好不自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小鱼,迅捷的穿梭在珊瑚丛林之中,快乐逍遥。
六月初的北京,正迎来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的召开,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到处彩旗飘扬,一派节日的氛围。其实,知道我来,没必要这么铺张浪费的嘛,低调些的好啦~哈哈,自我感觉良好,马上就借景生情啦!
原计划四点半到达天安门的,就在这样各种激动、各种兴奋之下四点就抵达了。天安门,我来啦!



第九天,从早晨,到下午,精神亢奋,终于超级圆满的完成了我的行程。

--小结

九天的骑行,是痛苦的,也是快乐的;是难熬的,也是转瞬即过的。真的很感谢大彬的鼎力支持,尤其在自己受了那么多挫折之后,依旧毫无怨言的帮助我完成行程,实属不易。短短的旅程,也有了些小小的经验和体会以供分享:
1、目标。有总体的大目标,也要有每天的小目标。这样才可以不断的刺激前行。
2、主题。是贯穿整个骑行的精神支柱。它不像目标,只是个点,而是条自始至终支持骑行的线。
3、毅力。持久的体能保持和意志力。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互相作用激励,调节好身体和精神,才能最终取得胜利。
4、人品。哈哈,其实也就是运气啦。保持良好的心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要把它往好的方面去想,千万不要抱怨哦。
5、体能。把它放到最后,我是觉得它最不应该被当成上不了路的借口。有什么样的体能,制定什么样的计划就好,重要的是我们旅行的过程嘛。只要上路,它不会是最大的问题。
我的旅程结束了,希望能给大家一点借鉴,也期待着能够看到各自精彩的旅程!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北京19733
骑行大运河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北京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北京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北京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北京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