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洪湖岸边六十年,那一桌渔家家宴是妈妈的味道,是解不掉的乡愁

大武汉好吃佬舒怀

VIP5  14篇游记

点评家

发表25条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美食家

发表25条优质餐馆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美食猎人

由官方授予

美食林评委

由官方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天数:1 天 时间:9 月 人均:200 元 和谁:和朋友

预先安排好的周末,被意外的有趣邀约打乱,是一件兴奋的事情。 

譬如,这天突然有朋友小龙说,他们家龙虾走入了告别季,螃蟹快要上来了,“去洪湖玩下,吃吃农家菜,一日游,去不去?”一直想去洪湖的我逮着这个机会了!果断答应前去。 

武汉驱车前往洪湖,走高速,一路畅通。我们在车上闲聊。小龙是洪湖人,家就在湖边,他在路上一直向我讲述先辈的湖边生活、临水而居的日子,我听的入迷,却没有一个流动的影像让我来真切体验。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抵达监利县,经棋盘乡往东深入洪湖湿地风景区,抵达东港子。 

此时,小龙父亲才叔早已在湖边等候。常年生活在湖边的他,头发被湖风吹的坚硬直竖,面庞坚毅却满是热情,这是洪湖人的豪爽与朴实。 

乘快艇而上,一侧是多年来日积月累形成的长堤,地上是齐整的人家,大多是两层楼。一侧是狭长的湖面,荷叶荷花,三三两两的绿树、零星的农家房屋。才叔加大马力,快艇风驰电掣,我们抓好扶手,看快艇尾部划出来一长串白花花的波痕。小龙站立在船头,不停的拍照,他熟识洪湖的一切,这里是他的故乡。 

 

一、即将上市的洪湖蟹与“最原始”的鸡头米

 

湖北多有养殖虾蟹的风俗。在潜江地区,养殖的是稻田虾。在梁子湖,是武昌鱼与大闸蟹闻名全国。至于洪湖,是中国有名的“鱼米之乡”,被称为“中南之肾”。 

才叔介绍说,作为湖北第一大湖,每一季有每一季的出产,夏日龙虾、莲子,秋日螃蟹,冬日就是腊鱼。如今,实行虾蟹混养的洪湖龙虾季刚刚过去,秋风一起,接下来就是令人食指大动的螃蟹季了。 

小龙妈妈准备了一桌午宴,只差螃蟹。才叔热情邀我们去看螃蟹养殖区,体验一番,如有幸碰上螃蟹成熟,可以直接捉几只清蒸上桌。 

划船过去要十五分钟,快艇过去就方便了。长叔百物皆通,既会驾驶快艇,也会划桨撑船。快艇经过示范基地横幅后,小龙家的虾蟹基地就快到了。

进入螃蟹生长区,我和小龙换了木舟,才叔划桨起来,湖水荡漾。片刻后,才叔在一根竹竿处停了下来,正好奇间,他伸手拉出水面下的网子,上面爬着大小的螃蟹,他熟练地翻看螃蟹身体,摇摇头说,“螃蟹不够好,还没有到最肥美的时候,还要等蜕第五次壳。看样子,要等到八月十五了。”

 

才叔说,如果到螃蟹丰收季,它们都会爬到黑色的网子上,可真壮观!而那时,从江苏远道而来的老板们就会在此购买,著名的洪湖螃蟹就此销往全国各地。

 小龙向我抱歉说,那只好等下回吃蟹喽!好啊!那就再等半月时间,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就进入最美的秋天了。 

在船上自然要谈水乡的百物,交谈中提到鸡头米,苏州水八仙之一。小龙说,“我们这也有呀!是那种黑色的,我们叫刺梗子,剥开后是白色的种子。”一船客人兴奋起来!

返回小龙家中,从船上跳下,一船正黄绿、浑身长满了小刺的芡实就在那里。芡实的里面,就是鸡头米。小龙女友说,“你用手剥我些。”小龙一脸尴尬,“这需要工具的,手是剥不开的。”

 等他用菜刀撬开后,取出里面一粒粒淡绿色的种子,再自己小心翼翼地咬开表皮,就是白色的仁了。这样吃微微发涩,涩后又会产生回甘。才叔说,洪湖的刺梗子一般是用来做药用的呢。《本草经百种录》记录说:“鸡头实,甘淡,得土之正味,乃脾肾之药也。” 

然而,在千里之外的江南,是用铜指套挖出鲜嫩的鸡头米,加入冰糖,熬制成甜汤的。一碗鸡头米,在苏州平江路可以卖到38块呢!可洪湖这边着实便宜啊!未经加工的才四块钱一斤呢!还可以看到有水上船只专门收刺梗子,俨然一个小小的水上交易市场。  

 

二、洪湖农家宴,那是妈妈的味道

 

得知我们来的消息,小龙妈妈早就开始准备饭菜啦!对于农家菜,本来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然而这一桌菜却要我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阿姨为我们准备的这一桌子的菜,看似朴实无华,实则是天然味道。莲子、藕带、龙虾、菱角,都是就地取材,可以说是最地道的洪湖家常菜。听说,还有炸荷花、荷叶茶,真是物尽其用,好不丰足。 

舀一勺莲子,入口真心惊讶,奇嫩无比。上个月,刚在江夏区鲁湖边吃过香嫩的手剥莲子,以为远胜市区的味道。没想到已入秋的时节,洪湖的莲子又给了我更大的惊讶。

片片说,莲子清甜,形态纤细,几乎感觉不到莲芯的存在,不亚于曾作为贡品的建莲,小龙则解释说,这是洪湖的野生莲米,其他地方根本吃不到。 

小龙虾身子不大,剥开红中透黑的虾壳后,白净的肉身就出来了,如同美人出浴。仔细观察,还有虾头之下还有紫红色的虾籽,原来是母虾。尝一下,入口柔嫩,带一点Q弹。即使不蘸酱料,都很香了。 

排骨藕汤。洪湖的藕要特别的粉嫩,切滚刀大块,加入上好的排骨,让两种鲜美的味道融合,洪湖出产的藕,入口绵糯,回味悠长。

 

清炒藕带是清脆可口的。照理来说,这个时节已经没有藕带了。所以,一看到桌上的藕带时,不禁怀疑是不是很老的。可是,入口发现,不仅是清脆的,还多了一重水嫩。在武汉市区。藕带的供应基本上依靠蔡甸、汉川等农家,如果要挑藕带,必须是一大早,刚从郊区运来的那种,最新鲜。没想到,在武汉藕带绝迹的季节里,洪湖农家的却依然存在。小龙妈妈说,这是最后一批了。

 

蒸菱角米,是糯米、排骨与新鲜的菱角合蒸而成。在武汉一家叫做洪湖岸边的餐馆吃过,只是这次的食材又一次击中了人的胃口,食材的鲜美完胜后期人工的雕琢。

豆瓣喜头鱼,入口咸鲜,回味绵甜,不用问为什么好吃,这是野生的!洪湖的!得天独厚的的条件呀!

 

这有两道菜,我不知名字,小龙说,这一道类似藕带的菜品,食材是取自刺梗子的茎,专门截取杆子来炒着吃。而那种细碎的、类似腌菜更是我们这帮武汉的小伙伴生平所未见,也是炒着吃,有点雪里蕻之类腌菜的感觉,居然是野菱角梗!

最后一道是小咸菜,居然是之前那个刺梗子的茎。原来,不仅可以清炒,还可以加入泡菜坛子做腌菜吃。清凉爽口,好下饭。 

整桌家宴,完全就地取材,且不是一刀切的家常菜做法,是略微精致的富有层次感的做派。当我们夸赞阿姨手艺不错,人活得雅致精致时,小龙骄傲地说,我妈妈的手艺绝对是本地第一。

 洪湖人的家宴,追求的不是庙堂之高,只是寻常味道的家常,而且多半出自妈妈,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始终忘怀不掉的妈妈菜。 

 

三、小野虾蟹,洪湖岸边六十年 

饱餐后,我们坐在门口聊天,看湖水波动、船来船往。我随手拿了几枚门口的菱角,没想到却是奇嫩无比。别看个头很小,毫不起眼,这种未经烹调的菱角,可以用手直接掰开当水果吃,新鲜、野生,实在是人间至味。

小龙说,他们家是养殖者,对于虾蟹都是本着最良心的方式来对待。这边的螃蟹,是吃小鱼小虾,以及少量的饲料,所以每年的出产都是特别的肥美多油,只是水产养殖不仅需要尽人事,还需要靠天收。洪涝或干旱的发生,都会给养殖以巨大的打击。

 这片地区,学名叫做高潮村,当地人叫做“东港子”,都是去声,铿锵有力。这是这片湖边人对自己故乡的强力表达,也是洪湖人坚毅个性的表现。 

根据才叔的回忆,其祖父时代,就从荆州的高地搬来到湖上生活。那时是住在船上的渔民。随着湖水的涨落,泥土会时常裸露,住在附近的人们就开始挖出湖中的泥土慢慢堆积,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个深入湖心的小半岛。粗略一算,从先人创业到现在,已经有六七十年之久了。在这六十年中,从小龙曾祖父开始的大家族建立了成百上千个这样的小型虾蟹养殖基地,在洪湖岸边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作为80后,在湖边同样长大的小龙,六岁就学会了游泳,八岁就可以划小船于湖中。他说,小时候最喜欢住在湖中心,是那种大船拼接到一块,好凉爽。夏夜醒来,听着就是湖水的声音,真是夜阑静。 

我想象着那种美好的样子,脑海中将其绘制出来,那是一幅洪湖的水墨画。

 初中时,小龙开始住校,大学时在武汉读书,随后南下工作,每过一段时间才返回故乡,看看这一汪浩渺的湖水,与在湖边坚守四十年的父母。这是他的乡愁。 

临别时,小龙妈妈特意为我们准备了腌制的刺梗子,用一大只荷叶细心地包裹起来,装入袋中递给我们。才叔开启快艇,我们跳上去,返回武汉。 

这大概是小龙每次离开家乡时的路线与场景。 

只是现在他对家乡多了一种挂念,为了将他们的螃蟹让更多的吃货品尝到,他自己开设了“洪湖小野虾蟹”微店,准备线上发送。到时呀,我就可以在网上订购到才叔亲手养殖、小龙妈妈帮忙打包、顺丰发送的美味螃蟹呢! 

秋风起,蟹脚肥。

螫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青。

再过半月,那一声来自洪湖岸边东港子的问候,那轻轻掰开蟹壳露出黄多油满的情景时候,这也许是吃货人生最美好的时刻。而我在等待着,那一盒洪湖小野螃蟹的到来……

【如今,小龙家人告诉我,他们家可以订购啦!前100名下单另送螃蟹两只(规格公2-3两,母1.5-2.5两,具体视当天捕捞状况而定),另有精美品蟹大礼包附送。】

好期待!!

本文作者:舒怀

来自:大武汉美食排行榜

图片:舒怀,小龙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中国
洪湖岸边六十年,那一桌渔家家宴是妈妈的味道,是解不掉的乡愁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