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十四天的行摄与书写10

推荐住宿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8-11-24 10:30

第十天 9月8日,一早,我已规划好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的游览线路。我们的住处爱丁堡公寓,位于27 Blair St,这街就是爱丁堡最为繁华英里大道的一条支路。



7:00,我与ting上街,相对于ying和岚,仿佛存在着时差,我们是早晨的初阳,而ying和岚却是黎明前的长夜,就由着两位慢慢地倒时差吧。


我们从英里大道的南桥北桥开始,背着阳光一路往西,直到城堡山,地标所见有Tron教堂(Tron Kirk)、国会大厦(Parliament House)、圣吉尔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高等法院(High Court)、司各特纪念塔(Scott Monument)、苏格兰银行(Bank of Scotland)、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中心(The Hub)、爱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



在这些地标建筑之间,错落的短街里巷,不时会有博物馆、纪念碑的惊奇与惊艳,著名的包括Advocateˊs Close,玛丽金街(Real Mary Kingˊs Close),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Scotch Whisky Experience),休谟纪念雕像(Estatua David Hume)。



有着皇冠尖塔的圣吉尔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始建于12世纪,正式称谓是爱丁堡苏格兰高级教堂,曾经作为爱丁堡教区的主教座堂。



这是怎样的一种建筑风格?既没有哥特建筑对于垂直向上直线近乎偏执的严苛,也没有文艺复兴那种强烈愤青的复古倾向,更没有巴洛克洛可可追求享乐奢华的放纵,这种随性所欲的个性风格,使得圣吉尔斯大教堂有着一种特立独行的与众不同,作为建筑主体的塔楼,它被塑造成皇冠的样式,完全不同于哥特式的针尖麦芒,不同于文艺复兴的穹顶+小穹顶,不同于巴洛克洛可可细节繁复的层层演绎,我姑且称之自由主义浪漫主义,略微带有点神秘主义的风格。


圣吉尔斯大教堂附近还塑立有许多纪念雕像,休谟就是其中之一,作为苏格兰启蒙运动的旗帜,休谟与斯密各领风骚,一位在爱丁堡,引领哲学、历史学,一位在格拉斯哥,跨界政治学、经济学。



知识小贴士:休谟(1711-1776年),神秘主义者,苏格兰不可知论哲学家,著有《人性论》、《人类理性研究》、《大不列颠史》,休谟否定因果关系,认为世上只存在知觉、观念,所谓因果,只是习惯,人们可以说是,说在此之前,却不能说应当,说因此之故。


脑补过后,还是走街,前面的巷道Advocateˊs Close,许多摄影师坐地围观,长筒大炮聚焦了巷里,一阵狂轰滥炸,过后就是轮到我们取景,这巷子能看见远处司各特纪念塔的影像,ting美人恰到好处入镜的瞬间,成就一张经典。



组图稍稍有些零乱,看客多多包涵。



7:45,我们来到靠近英里大道西侧句点位置的爱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城堡包括城堡大厅、皇家苏格兰近卫骑兵博物馆、苏格兰国家战争博物馆、苏格兰国王御宝、战俘监狱,城堡开放时间9:30,我们只是羡慕嫉妒了一小会儿。



会有恨么?早就不恨了,转眼爱丁堡城堡附近的苏格兰威士忌体验中心,陈列着苏格兰威士忌几大产区(Lowland、Highland、Speyside、Islay、Campbeltown)数以千计的产品,从清新的果香到老辣的泥煤,全方位展示威士忌的历史与文化。



关于酒文化,英伦也有打油歪诗(doggerel),不妨拿来一读:Beer makes you queer,Brandy makes you randy,Whisky makes you frisky,Gin makes you sin,酒圣酒神酒仙酒魂们见过后,不会因此互怼互掰吧?!


从爱丁堡城堡回走,过南桥北桥,再往东,止步于St Maryˊs St,北向拍摄了卡尔顿山Calton Hill),以及爱丁堡重要地标老牌五星巴尔莫勒尔酒店58米高的钟楼。



8:30回到住处,ying和岚基本收拾停当,候着我们,ting在住处拍摄了几张生活照,那露台,那窗棂,美美的都可以入镜。


8:50我们四个上街,早餐选择乔治四世大桥(George Ⅳ Bridge)附近的大象咖啡馆The Elephant House),成名前罗琳写作《哈利波特》的地方。到如今《哈利波特》早已成书,罗琳也早已成名,大象咖啡馆与时俱进,不会停留在昨天,升格成为全球哈迷们魂牵梦萦的朝圣地。


我们住处的南侧,有条与英里大道平行的东西向大街牛门街(Cowgate),作为爱丁堡欢场的代表,此时的牛门街,酒仙酒神都去了哪里?白天褪去了它夜间的繁华,如果夜幕降临,那些牛鬼蛇神们不约而同又都会掐准时点来此酒吧夜店,酒池肉林,声色犬马,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从低端inn、pub、bar、一直走到高端club,发泄所谓的乡愁和所谓的荷尔蒙。


手头有个牛鬼蛇神的现实版,英伦酒吧与亚瑟乡愁的故事:1963年,一辆由格拉斯哥开往伦敦的邮政列车遭遇袭击,巨额财物悉数被盗,案件告破,批捕入狱的嫌犯罗纳德·亚瑟却成功翻墙,从此消失在人们视线。许多年后,亚瑟老了,已经易名的他,没人嗾使,不惜锒铛入狱,希望有生之年作为一个英国人能在市井街角小酒吧,这个熟人社会的小空间再喝上一杯苦啤酒。怎会只此一杯?怎会就此放手?on the road,on the beer,要我说此刻伶仃与酩酊,傻傻的就是分不太清,酒,酒吧,故土,庇护所,所有这些关键词汇构建了特定语境中亚瑟的乡愁。



牛门街过乔治四世大桥桥洞(真实情况当时并不认识,只是以后的追认),Google Maps提示已经到了目的地,四下寻找没见咖啡馆的影,岚从Candlemaker Row,拐上乔治四世大桥,大象咖啡馆就在前面不远。我们是跟随,光顾及了大象咖啡馆,却忘记了忠犬波比雕像、苏格兰国家博物馆、Augustine United Church、乔治四世大桥,事后整理照片,影像留存,一个也没少,算是安慰,虽说碎片化了,但广种并不薄收!



9:15-10:00这段时间,我们在大象咖啡馆等你,J·K·罗琳,乔治四世大桥铁栏南侧上的大象咖啡馆,有着砖红色的外立面,店门居中,已是营业的时间,店门相当好进,不用排队,我们选择店堂中间四人位置,邻街落地窗一处L形的餐桌,现在正空闲着,当年罗琳曾占据了相当时间,收集乍现的灵光,用来笔耕《哈利波特》。



罗琳自然不会来了,自我催眠一下,那哈利波特前往魔法学院的路径:国王十字车站的9¾站台--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怀特霍尔街。


培根、肉肠、炒蛋、番茄、面包,加上一杯咖啡,可口丰盛,苏格兰传统早餐打开方式,我是在管饱之余,还玩上一把《哈利波特密室逃脱》的游戏。



大象咖啡馆盥洗室也有精彩纷呈的展示,满屏的涂鸦符号暗语,感觉此刻的伏地魔正悄无声息藏匿在身旁的某个角落,就等着夜幕降临角色出演的时刻。


餐后逛街,留给购物的时间不多,就一个小时,集体去了爱丁堡城堡,岚曾经进入过城堡内的,那是年前,而我们仅仅是过客,城堡前的一晃而过。



分头行动,ying和岚,英里大道是第一次,所见就如同我们早晨的一般,无出其右。ting和我,行走了一条早晨疏漏的小巷玛丽金街(Real Mary Kingˊs Close),巷子虽小,刻板老旧,但它记录了爱丁堡250年的风雨变迁,包括黑死病施虐时期,真品没那么几件,而玛丽金街就是!



走街串巷,终于到了10:30,愉悦的shopping模式开启,第一家糖饼店,简单就一圈;第二家羊绒制品店,体验了羊绒的色彩、质地、手感,以及付费时的满足;第三家威士忌特供店,高地、低地、色泽、瓶口,最后的选择却是斯佩塞麋鹿谷(Glenfiddich)单一麦芽威士忌,朋友点评,威士忌+羊绒围巾,经典!其实在ting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第四家,打火机专卖店,王顾左右,莫须有,罢了!



现在回首,皇家英里大道于我们而言,就是偷工减料的西面一半的半英里大道,东面的荷里路德宫(Holyrood Palace)、苏格兰议会大厦Scottish Parliament Building)但闻其声不见形影,这怪不得爱丁堡英里大道,完全是我们的不作为乱作为。


11:00,回住处再整理一遍,钥匙放置指定信箱,锁上房门,离开爱丁堡。按攻略,今天的行程单:爱丁堡—霍华德城堡Castle Howard)—约克(York)、利兹Leeds),宿利兹皮尔丽都酒店(Cosmopolitan Hotel,Leeds)。


临行前,福尔柯克轮(Falkirk Wheel)又旧事重提一遍,还顺带上福斯桥Forth Bridge),结果否了!提后我也挺后悔,何必呢,自作自受自找的。


在路上,科尔德斯特里姆(Coldstream)、霍华德城堡(Castle Howard)11:00从爱丁堡出发,一路往霍华德城堡,开始和终点已然既定,但中间的进程很大部分存在着不确定性,关键视情绪看心情。


科尔德斯特里姆(Coldstream)隶属苏格兰的边界小镇科尔德斯特里姆就是鲜明的一个例子,路过该小镇,纯属偶然,能在小镇转悠上一圈,更是偶然中的偶然。


12:30,梅奔驶进小镇,憋屈了半天的四个,想着走动方便一下,车停路边,ying、ting和岚找寻就近的方便处,我闲着,手机上满屏都是远东上海那边的三十年毕业同学会,似乎有点感触,便随手微了一下:旅行时(如我们),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超市尿尿;聚会时(如你们),聚是烈焰,散若星辰,同学一场。这恰似冰桶试验,倏尔有了冷场的感觉,也没办法,谁叫自己智短手贱情商低呢?!



车停的街就是高街,热闹地段,前面有处纪念馆,更前面是教堂,是修道院(Coldstream Parish Church),教堂前的十字横街(Market St)可以通达小镇博物馆(Coldstream Museum),博物馆的门首镌刻了一行小字,仔细辨识:科尔德斯特里姆近卫步兵团总部1659年,1865年重建,一幢有年头有故事的历史建筑,这里曾是小镇的中心,此刻博物馆正闭馆谢客中,我拍摄了几组照片。



博物馆入口处的文字介绍:这里承载的是科尔德斯特里姆(Coldstream)的历史,从1660年至今,一切与Coldstream相关的事件人物,都有记载。当然有时会有其它的临时布展。博物馆的楼房,原先是英国大革命时期克伦威尔麾下乔治·蒙克将军冷溪近卫步兵团的总部(Head quarters of Coldstream guards),而冷溪近卫步兵团则是英格兰皇家陆军数一数二的顶尖部队。


快速阅读,不敢怠慢,过后就是赶紧的回,我几乎一路小跑,到车停处,ying和岚在车旁候着,ting刚好从超市出来。


我们在科尔德斯特里姆,只停留了25分钟。


霍华德城堡(Castle Howard)霍华德城堡有很长的路要走,得经过纽卡斯尔(Newcastle upon Tyne)、达勒姆(Durham)、达灵顿(Darlington)。先科普一下,霍华德城堡,地址Castle Howard, York YO60 7DA, United Kingdom,距约克市东北约24公里,为历代霍华德家族拥有并居住,霍华德城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堡,它是英格兰最靓丽的十八世纪巴洛克建筑典范。这里也曾是周杰伦婚礼的宴客选址地,是《故园风雨后》的外景拍摄地。


过了科尔德斯特里姆就进入到英格兰了,我们一路狂奔。14:15,我们在邻近纽卡斯尔一处加油站的餐厅,完成了午餐,好像是汉堡王,原本准备洗车,不知何故仅仅加满了柴油。



历经艰辛,18:45我们来到霍华德城堡,高冷的霍华德城堡可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更何况早过了开放时间。



留一张照片,夕阳下金色的城堡,平凡的人呐,记住,你不是周董,霍华德城堡可远观不可亵玩!


我们坦然接受游园不值的现实,我想象如果换作民国时期草莽张宗昌,失衡之下不定又会冒出怎样的即兴感慨?先欣赏他一言不合创作下的著名新大风歌,标题《俺也写个大风歌》:“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故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利兹(Leeds)晚了,到了右边利兹,左边约克的十字路口,该做出选择了,我们将约克存续到明天,现在直奔利兹而去。


当晚的住宿安排,ting和我住利兹皮尔丽都酒店,ying和岚住利兹大学学生公寓,20:15,我们办理好住店手续。


皮尔丽都酒店位于Swinegate和Bridge End的交汇处,这里酒吧夜店聚集,我们出酒店就见到少儿不宜一幕,前面的The Red Lion酒吧门口,一个妖艳贱货放松得夸张,活色生香,灯光下大面积暴露着躯体,是女的?真的么?性别有染色体性别,有生理性别,有心理性别,有社会性别,等等,排列组合太多太多,谁人能一言以蔽之,只是唯一能说叨的,这就是大腐国,照片给出了无限遐想空间,能让人猜想在前曾经的尖叫和汗水。


想起谷崎润一郎耽美却深藏邪恶的桥段,各种的污,各种的撸,付出的是金钱,掏空的是身体。即便如此,即便你非得走肾,那还得像支付宝,在美学丑学并存的当下,记得,你是有底线的!



晚餐,岚尽地主之谊,推荐一处同学聚餐间或去过的Home Chinese Restaurant,就在利兹大学附近,我们驱车,到达时已经21:00,距离打烊歇业的时点只有一个小时。



记得川菜的重口味,却记不得具体的菜品,一个小时的进餐,享受中,美美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菜。



餐后就是利兹大学的行走,晚风习习,见着朗月,见着排云,利兹教堂的尖顶,有着义薄云天的情怀,大学教学楼的格局,彰显出宫殿一般傲人非凡的气场。过后就是往学生公寓,ying和岚,今晚的安身之处,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前夜,想象着应该是一地鸡毛的光景,见过了,还好,对于自我,岚还是有要求的!


23:15,从学生公寓回住处,夜间行车,接连几个不注意,都是一个劲的往城外,真感叹英伦城市的路政设计,一切都便于出城,为了中心城区的疏堵,当局者脑洞大开,不遗余力走心了!


23:40,才回到住地,看微信都是岚的问询,ting报过平安。我上传了照片,有朋友思维还停留在爱丁堡,诧异我节奏太快,爱丁堡的图片太少。其实爱丁堡,我是大喜欢,想着以后再来,一定呆上3-4天。爱丁堡粗略一玩很容易,但真要理解它的冷峻、诡谲、高贵、孤傲,恐怕要花上许多时间,这是一座贵族化的城市,一座充满灵异的城市,我有机会还会打开阅读它,这当然是离开爱丁堡的后话。


24:00,周围欢场的歌声歇了,我们也该睡了!



第十一天 9月9日,7:00已经上街,早晨的酒吧街,空气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苦啤酒味,昨夜烟酒嗓般吆五喝六的嗜酒者,现在剩下的大多已经路倒,成为东一坨西一坨的烂泥,瞧,这德性,一声王炸,也不会惊醒几个。生活只剩下苟且了么?酒吧街的街头巷尾,每天都会上演这一幕幕鸡零狗碎寡情少趣的街头活报剧。


我们从酒店所在的Swinegate出发,街对面的Bridge End连接了利兹大桥,我们站立桥上,望着静静远去的艾尔河(River Aire),拍摄了滨河的晨景。



今天周末,街上的行人不多,偶尔几个,几乎都是一手咖啡,一手纸烟,快步疾走的模式。我们沿主街The Calls东行,是教堂(Minster Church of St-Peter-at-Leeds),教堂主体恢弘,非单反不能全景。


教堂前的大草坪,往来着众多鸽子,个个肥硕,记得岚曾说起:鸽子在英伦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只可敬畏,不可招惹。猫吃鸽子,在英伦不会有人理会,但人吃鸽子,牵扯到食物链次序的错乱,那就得上升到法律层面。



如果说鸽子们肠肥脑满,游手好闲,放在一帮御用、帮闲鼓噪的唾沫星子里,最后坐实的反倒是我们了。


回走,厌倦了主街The Calls,换作Crown St走走,一座铁艺穹顶圆形建筑(Corn Exchange)的背后,就是Duncan St,那里有利兹最为繁华的商业步行街Briggate,继续一程,是利兹火车站,是Mill Hill Unitarian Chapel,一座古旧教堂。



利兹市政厅、大教堂、美术馆、亨利摩尔学会,距离太过遥远(主要指心理距离),超出可以容忍的范围,我们选择放下。


正犹豫着早餐是否就地完成,面包店收银台前排起长队的场景,打消了我们的预想,算了!这一圈行走,我们费时1.5小时。


8:45,办理了离店手续,往利兹大学学生公寓,天空飘起了雨。



上图,我们在利兹的住处,并标写了题记:喜欢利兹,可以有一万个理由;不喜欢利兹,也可以有一万个理由。本意是宣扬利兹的可读可游,结果却是被误读成矫情与作。


驱车到达利兹大学学生公寓,9:00左右,这一阵,雨势如注。



ting上楼,我坚守着梅奔。不多时,第一批行李下来,以后就是长时间的等待,到最后全部行李装车,9:45,整个后背箱就像沙丁鱼罐头,鼓鼓囊囊动弹不得。岚纠结u盘是否忘带?ting抱怨利兹大学的游程黄了。岚的纠结,适时解决了;ting的抱怨,碍于时间,只能让她自生自灭,ting挣扎一声,真服了你们!


今天原定的行程:利兹—伦敦(London)--卡肖尔顿(Carshalton),英国的普罗旺斯—伦敦,我们激情改为利兹—约克(York)--剑桥(Cambridge)--伦敦(London),353km,宿纳德勒苏壶酒店,伦敦(The Nadler Soho,London)。其中,约克是昨日的存续,而剑桥则是ting的坚持。


约克(York)抓紧时间,预习一下约克的历史与景观:约克,英格兰东北部城市,北约克郡首府,隶属于约克郡-亨伯,拥有自治市地位。位于乌斯河(River Ouse)河畔、利兹东北偏东32公里,起初为盖尔人的居民点,历经罗马人、盎格鲁人、丹麦人和诺曼人占领,在将近2000年的时间里,约克一直是北英格兰的首府,地位相当于今天的伦敦,就连美国的纽约(New York),一个父姓,也是源于英格兰的约克。约克除了城市景观,还有著名的约克城墙(City Walls)、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肉铺街(The Shambles)、克利福德塔(Clifford’s Tower),在约克,城门口被称为bar,而gate则意指街道。


ying和岚,昨晚整理了一宿,上车就是补睡。


出利兹,天已转晴,10:50,我们进入阳光下的约克城区,梅奔停在国家铁路博物馆National Railway Museum)附近的收费停车场。


顺着Leeman Rd,穿过铁道线下的长长涵洞,前面就是约克城墙(City Walls),城墙洞开的大门,由着巴士、自行车、行人通行,只是受到红绿信号灯的管束。行人中有闯红灯的,直觉在P5吧,勉强算作小概率事件。城墙旁有处纪念碑,关于铁路工人战争的,这超越了我们的兴趣点和知识点,没去做考证。过城墙沿Station Rd,从伦德尔桥(Lendal Bridge)跨乌斯河(River Ouse),进入到约克的心脏地带。



约克城墙,连绵5km,古罗马人圈定的势力范围,从海峡对岸的法国一直延伸到英国北部的约克郡。作为冷兵器时代防守一方的盾,在与进攻一方矛的战争中,往往更具备时间跨度上的优势,以静制动,留存的年代更为长久。



视野里的乌斯河,安详谧静,有游船泊岸等候着游客。一条划艇从远处划近,我留存了照片。城墙到河岸边戛然终止,而更多的城堡建筑则出现在大桥对面的老城。



这是博物馆花园Museum Gardens),我们没有深耕;这是约克图书馆(York Central Library),我们路过错过;圣威尔弗里德教堂(St Wilfrid’s Church),只是照片上的风景;餐饮的Ask Italian,却竟然搞得如同广宇宫殿一般。



街对面的Costa,高大上,绝没有上海那边被竞争对手挤兑得灰头土脸的苦逼表情,这一刻还记得早餐没吃,就早中餐一块干了。选了临街的绝佳位置,ting和岚点单,ying和我坐享。



11:15的Brunch,平日习惯星巴克咖啡的口味,偶尔尝试Costa,感觉一下英国人对于苦味的热衷,苦尽,并不意味着甘来,此刻恰到好处送上一口葡萄卷,焦糖的香甜味,enjoy!


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应该是游览的重中之重,这座英国最大的哥特式教堂,又称之圣彼得大教堂,13世纪初开始动工,历时250年后才修建完成。教堂内拥有世界面积最大的中世纪彩绘玻璃和世界最古老的侧廊。内部还有一些如小天使和盾牌等小收藏。晚祷时,可以聆听唱诗班和着管风琴的优美歌声。教堂曾损毁多次,1984年还经历火灾,除了原件底座,其它都是现代制造。



这里吸引了众多的游客,游客中的我们,分散着,从东西南北不同角度拍摄,除了约克大教堂,还有Church of St.Michael le Belfrey(一座有的悠久历史的教堂),Bootham Bar(注意是城堡,可不是酒吧),大草坪(深藏不露,有许多景观,我们大条,还来不及细扒)等诸多景观。



岚说约克大教堂有着可以登顶的塔楼,273级台阶的攀爬,置顶可以全览约克市景,我们喏过一声,却都没有攀爬的意向。


约克老城的巷道,九曲回肠,我们从连接了Bootham Bar的皮特高街(High Petergate)开始,右转入石头街(Stonegate),这石头街可是约克的商业中心,各式商铺,各式酒吧,积攒了足够的人气,即便脚底下每一块鹅卵石,传说中都是从格鲁吉亚运来铺就。



此刻ting接了在纽卡斯尔出差,现正在伦敦的表亲微信,便是到超市看奶粉。表亲与我们错进错出,各忙各的,连碰头的机会也没有。唉,生活总透着诸多不易!


街又游走到小石头街(Little Stonegate),迷惑中随了人群继续游走皮特下街(Low Petergate),直到国王广场(King’s Square),广场集聚了众多观众,正在观赏北地民间舞蹈表演,当时微信朋友圈中有人看作广场舞,而我观感,真不可同日而语,与广场舞膨胀私欲相比,这里绝对有益无害!



巧见巧克力工厂,就在国王广场一侧。约克有着英国最大的巧克力生产基地,市政也有意识将其孵化成一个旅游热点产业,但我们没有更进一步,上升到体验的层次。


再往前走上几步,谢姆伯街(The Shambles)已在我们的足下了。


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对角弄屠市巷肉铺街。当年是以屠宰牲畜闻名,如今成为市集,林林总总摊位,守护各自擅长的手艺,掐准往来旅客的卖点,推销着食品、服装,文化产品有书画、茶具,日常用品有手袋、皮革,出位的还有自诩古董,贩卖珠宝的。


ying、ting和岚,是一遍两遍不厌其烦的穿行,行到最后一遍,才收获了银器两件,都是小摆饰,而我,五十步笑百步!



时间已是12:30,岚推荐了一个网红店,位于圣海伦广场(St Helen’s Square)的贝蒂茶室(Betty’s Café Tea Rooms),走过之后,感觉并不很远,只是这贝蒂茶室实在太过网红,排队人头巨多,我们坐着享受奶茶+司康饼完全是个奢望。



我把茶室、银行、邮局、教堂,包括刚才匆忙经过的圣桑普森广场(St Sampson’s Square)上的圣桑普森教堂(St Sampson’s Church),以及罗马浴场博物馆(Roman Bath Museum),一并打包上图,算是我们在约克的打卡踩点。


12:50,已经坐上梅奔,2个小时的约克之行,远在上海的太太当头一盆冷水,做的净是些表面文章!醍醐灌顶,当时就给噎住,我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竟然瞒不了太太透过细节的一眼望穿!


临行,又上传照片若干,自慰疗伤!



在路上 剑桥距离约克250km,导航仪提示需要行车约3小时。我们一脚油门,梅奔奔驶着急急地出了约克。


英伦A1高速,我们最快开到150km/h的极速,蛮拼的!ting提醒着安全第一,但为了能尽快到达剑桥,鱼与熊掌,咬咬牙,我们必须兼得!


仪表盘又一次跳出警告,还是右后轮气压问题,有过一次经验,小case,这次我们不会太过紧张,只是放慢车速,驶入一处高速休息站,投币加气,生手就多了几次尝试。还想着洗车,便于明天能干干净净还车,遗憾的是,自助洗车机坏了,麻烦了超市收银员,还是没用。此刻来了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都是女的,嚷嚷着来上一瓶威士忌,我是一个激灵,007你妹!


梅奔把A1沿线的一座座城市甩给了英国的北地,其中有纽瓦克(Newark-on-Trent),有彼得伯勒(Peterborough)。


15:00,我们全速通过彼得伯勒,前方是亨廷登(Huntingdon),此刻亨廷登东南方的天际,正翻腾着大片的乌云,这些乌云志向的终点,就是酝酿出更为骇人的雷暴,一时间,黑云压城,天昏地暗,要变天了,终于一道闪电凭空划过,轰隆隆雷声贯穿天地之间。这是我们去剑桥途中的一道坎,我们必须跨越这道坎。


闪电扯破了天,天漏了,瓢泼的雨玩命撒泼,掷地有声,雨水使劲泼在我们梅奔的车窗,雨刮内心崩溃,拦也拦不住,成为摆设,徒然地左右摇摆着,前视窗茫茫然成了雨帘,雾灯早已打开,但能见度还是个问题,此刻高速部分路段已有积水,因此羁押了不少车辆,我们高度紧张,丝毫不敢怠慢。


半个小时过后,我们长吁一声,出了亨廷登的雷暴区,前方不远就是剑桥了,我们又见彩虹,撒花!


知识小贴士:亨廷登(Huntingdon),英国英格兰剑桥郡的一座城市,历史上是亨廷登郡的郡治,现在是亨廷登区的行政中心。亨廷登是英国大革命时期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出生地,现在这里设有克伦威尔博物馆。


剑桥(Cambridge)16:00梅奔停放在圣安德鲁斯街(Saint Andrew’s St)的路边,需付费,一旁就是星巴克,有盥洗室方便,大家心里惦记着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因此也就没有耽搁太久。



一路都是大学学院,一路都是博物馆,一路都是教堂,当然一路都是餐饮酒吧,我掐指算来,大学学院有伊曼纽尔学院Emmanuel College)、国王学院、冈维尔与凯斯学院(Gonville and Caius College)、三一学堂(Trinity Hall)、克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三一学院、圣约翰学院(St John’s College);博物馆有地质学博物馆(Sedgwick Museum of Earth Sciences)、考古和人类学博物馆(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动物学博物馆(Museum Zoology);教堂有浸礼会(St Andrew’s Street Baptist Church)、St Andrew the Great、St Columba、St Bene’t’s Church、大圣母玛丽教堂(Great St Mary’s Church);餐饮酒吧有The Regal、All Bar One、Reys、The Cambridge Chop House.


这是一片林荫草场,公共绿地,开放,允许人们踏青游玩。



这是一处公交车站,位于St Columba教堂对面,众多游客排队候车,在英伦,没有争先恐后,没有弯道超车,排队是种习惯,可能这也是种习得无助的无奈,车呢?车在哪里?感觉僧多粥少,车就是在路上。



我们迂回穿梭,从圣安德鲁斯街开始,到唐宁街(Downing St),穿谷交所街(Corn Exchange St),直到邻近本笃街(Bene’s St)与特兰平顿街(Trumpington St)交叉的街口,当街伫立了圣体钟Corpus Clock),围观者甚众,交通有点拥堵。圣体钟耗资百万英镑,历经5年,2008年由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揭幕。这只金色蚂蚱不仅吞噬时间,还嗜血如命,它时刻提醒人们,时间有限,生命无常,不要因为自觉年轻,就轻易与身边的美好擦肩而过。



等到了国王学院的游客服务中心,岚乘兴而去,却是败兴而归,就16:30,到点一定关张。


我们进不了国王学院,只能游走在外,国王学院礼拜堂,一座令人敬畏的建筑,别人的体验是如何如何的高峰,而我却是陷落在如此如此的低谷,视觉知觉符号映射出的感受,由于先前国王学院游客中心的不待见,完全是异化了,我们选择绕行,路过评议会大楼,去了三一学院!



这是大圣母玛丽教堂,这是冈维尔与凯斯学院,这是三一学堂,这是康桥跨越的康河(River Cam)。



小走一段三一巷,熙来攘往,芸芸众生中,暮然回首,我仿佛看见小巷的另一头行走着的是培根,是牛顿,是拜伦,是丁尼生,他们中的哪一位不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一骑绝尘,往来于天地间?!年代近些的,还有谢灵顿、罗素、图灵、霍金。


剑桥,走出了弥尔顿、克伦威尔、达尔文、华兹华斯。书橱里正好有一本重庆大学出版社2011版的《中世纪的欧洲大学----博雅教育的兴起》,学习了有关剑桥大学的一段文字描述:


剑桥初创于坎特伯时代(活跃在亚瑟王时代某一时期的西班牙王子),大概在531年。但真正清晰出现在英国历史舞台则是在1209年,牛津大学暂停办学事件。1230年,一则皇家令状给予了剑桥大学校长对于那些学校无权惩处的叛乱教士,可以向衣黎主教(Bishop of Ely)进行指证的权利。以后,剑桥逐步获取各种特权的过程与牛津大学如出一辙。15世纪初叶剑桥终于成为与牛津大学相匹敌的对手,之前好似圣安德鲁斯相对于爱丁堡、格拉斯哥大学


文中按年代列举的剑桥诸学院有彼得学院Peterhouse College,1284)、国王学堂(King’s Hall,1316,后与迈克尔学院合并为三一学院)、迈克尔学院(Machelhouse,1324,后与国王学堂合并为三一学院)、克莱尔学院(1326)、彭布罗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1347)、冈维尔与凯斯学院(初期1349年称冈维尔学院,直到1558年凯斯主持重建,才有现在的称谓)、三一学院(1350)、圣体学院(Corpus Christi College,1352)、上帝学院(Godshouse,1439,后重建称之基督学院)、国王学院(1441)、女王学院(Queen’s College,1448)、圣凯瑟琳学院(St Catharine’s,1475)、耶稣学院(Jesus,1497))。


我们穿三一学院跨越康河而过,前面就是三一学院的后花园,河畔修葺一新的青青草坪,展示出醉人的绿色,过往国王学院的路径,有广告牌当街明示,劝退非学院学生不得入内,我们相悖而行,北行到后花园的尽头,有围栏阻挡,里面是圣约翰学院,有众多学子在集体聚会。



这是个收获的季节,这也是个毕业的季节,我看着草坪上集聚的众多博士帽的学子,思想着这圣约翰学院,与旧时上海圣约翰大学的关系,当时中国的医学院校格局,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上海有个圣约翰,这些院校与美国教会有着更紧密的联系,与庚子赔款有关,与这里的圣约翰学院并无瓜葛干系。



剑桥,太多的中国游客趋之若鹜,是因为这里有个挥之不去的情愫,有个纯粹的中国故事,那就是徐志摩与林徽因与张幼仪,当年徐志摩对着远道而来的张幼仪,你何苦来,你何苦来!转身又由于林徽因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一句吴音软语,立马魂不守舍,不仅合不拢嘴,甚至也合不拢腿。豆蔻梢头,花季少女,徐志摩24岁的年少,如何能够把持?到头来三观尽毁,乱了方寸,辜负了21岁的张幼仪。作为新月同道的梁实秋曾有评论:志摩在实际生活上的享受是正常的,并不超越常规,他不逸出他的身份。他于享受之外,还要求一点点什么,无以名之,名之为理想。梁实秋对于徐志摩更多的是溢美和崇拜,寡人有疾,小疾无恙。


剑桥的众多桥梁,从女王学院的数学桥开始算起,国王桥、克莱尔桥、阁楼旅舍桥、三一桥、厨房桥,从南到北横亘在康河之上,直到圣约翰学院的叹息桥。



照片是我竭尽所能拍摄的5座康桥:国王桥、克莱尔桥、阁楼旅舍桥、三一桥、厨房桥,我们能亲历的就只有阁楼旅舍桥、三一桥。


站立桥上,我能看见夕阳下的金柳,我能看见康河里的水草,这一切都落在诗人志摩的窠臼里,难道我们都就此失去了观察力和想象力了么?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好像李白面对了崔颢也曾有过这样一般经历,从此不题黄鹤楼。



剑桥让ting的自拍杆重新有了用武之地,高举的自拍杆绕过了众多芜杂的前景,删繁就简,照片直奔主题,我是自愧不如。



云天,绿荫,平底船,撑篙人;行者,草坪,夕阳下,康河里,色彩饱满成一幅绚烂的油画,康桥上的我们,驻足欣赏这绝美的画中画,很久很久。


待我们回到圣安德鲁斯街的停车处,17:30,时间还允许我们在星巴克再续上一杯咖啡。



18:00,我们将去往这次旅游的最后一站,伦敦。


就在离开剑桥的那会,我们在车上看见了彼得学院,看见了小圣母玛丽教堂(Little St Mary’s Church)。


伦敦(London)剑桥到伦敦,区区100km,但我们却花费了近3个小时,才入住伦敦苏荷的纳德勒苏荷酒店,周六夜晚的伦敦,就是一个字,堵!


酒店提供价廉的并不确定的街头停车位,需要我们四下寻觅,我们一圈二圈下来,夜场酒吧中心的苏荷,这时点哪有什么空闲车位,太为难我们了吧,最后咬咬牙,车停唐人街Chinatown)的室内停车场,一整夜,40个胖子的代价。


岚来过伦敦几回,对唐人街的餐饮也有所了解,推荐了一家创意川菜店锦里。



我们22:15开吃,23:10结束,还有余兴,就在西区沙夫茨伯里(Shaftesbury Ave)大街走上一遭。


这半夜放毒,另一边的上海却已是天明。


约24:00,回酒店,酒店附近的酒吧,还在热情演绎着一幕幕煽情的故事,我们不说风月,单说酒精,这风情万种的玩意,微醺中,似乎在一点一点拉高可人儿的裙摆,丰姿绰约,腿型更见修长了,这无关季节,也无关温度。


我将ting的Glenfiddich威士忌打开了小啜一口,隐约散发的梨香,荡漾出满满的幸福感,好东西,慢慢品!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爱丁堡566
英伦十四天的行摄与书写10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爱丁堡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爱丁堡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爱丁堡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爱丁堡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