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7.08.03

这山这水这山水之间 —— 哈布斯堡帝国的落日余晖

发表于 2016-11-08 12:11

@ 布拉格 伏尔塔瓦河 查理大桥




@ 格德勒行宫 ↑

格德勒行宫建于18世纪,曾经是匈牙利贵族的庄园。奥匈帝国时期,匈牙利将庄园城堡重新装修献给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及皇后伊丽莎白(茜茜公主)。此后一直作为奥皇访问匈牙利的行宫。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公主)访问匈牙利时多在此居住。



## 奥皇弗兰茨 · 约瑟夫一家在格德勒宫 ↑




@ 蓝色的多瑙河纵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匈牙利国会大厦就矗立在多瑙河东岸的河畔。↑


布达佩斯众多经典名胜里,我曾认为最可以忽略的就是匈牙利国会大厦。然而来到多瑙河畔,面对这雄伟壮丽的建筑,真心觉得巍峨恢宏,气势不凡,不论是远看还是环绕一周的近看。


@ 匈牙利国会大厦南面局部 ↑


@ 匈牙利国会大厦东南角局部 ↑



你看这匈牙利国会大厦米白的外立面,她是怎么保持这样清净洁白,像新建成一般。她的四面有无数的立柱,很多柱子上都站着一个人物。我在想,是什么样的人物可以站在这样的建筑上?因为有的人在某个时期是好人,但在某些时期看又不一定是好人;有些在当朝是反面人物,但历史上看却给予很高的评价。我仰着下巴往上数着看,心想这些人物啊,雕塑上去不容易,拆下来更难!匈牙利的建筑设计师是怎样做到让这些历史人物站在上面永垂不朽的?




@ 这是国会大厦东广场对面的法院(还是博物馆?)↑


在欧洲,只要是个城市,地面上、建筑上总是有很多雕塑,或人物,或神话,看多了很有些疲劳,主要是不了解他们的历史或宗教神话故事。同样的,自北向南顺时针环绕国会大厦走一圈,各方向都是塑像,或在建筑之上,或在草坪之间。



@ 啊哈,这里面有故事,一定的! ↑


走到在国会大厦南侧,有一座白色基座骑马人物塑像,用黑色石材雕成,栩栩如生。我从他下面走过,看到基座平面也有雕塑,非常精美。应该是个历史事件,整个雕塑雕琢的非常立体深刻,上面的人物分出几个层次。我正要用手机回拍一张完整的雕塑全景照时,忽然发现刚才看到的正在受礼的人物被雕刻作者雕造的人物的衣袍完全遮挡住。咦,这难道是雕塑家的失误?这是一个加冕仪式的场景,被加冕的人物应该是画面里最重要的人物,可恰恰是他被主持仪式的主教大人的教袍遮挡住!若退回去两步,又看见跪在地上接受加冕的人物出现,这次看清了:这个被遮挡住的人物非同小可,他竟是奥皇弗兰茨 · 约瑟夫一世!



@ 局部看得更清楚,完全遮挡住被加冕的人物。↑




@ 往退回到这个位置,才可以看到皇帝老儿的正侧面,没错,就是正侧面。一步之遥,或是看不到或是后脑勺,这正侧面是奥皇弗兰茨 · 约瑟夫露脸最全的位置了。↑



@ 这张局部图片可以清楚地看到皇帝与皇后的位置。↑



只有在正面才能看到被加冕的人,正是哈布斯堡王朝的帝王、奥地利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在塑像中仪态万方的女王肯定就是奥地利帝国伊丽莎白皇后,即著名的的茜茜(Sisi)!那这个加冕仪式应该是弗兰茨 · 约瑟夫皇帝(Emperor)加冕为匈牙利国王(King)的加冕仪式。看过电影《茜茜公主》的人们应该记得,在《茜茜公主》第二集《年轻的皇后》里有这个加冕的场景。据说这个庄重的加冕仪式就在河对岸的马伽什教堂进行的。那这个高高在上骑马的人物一定是电影中的(也是历史中的)安德拉希伯爵!果然,看到塑像正面的篆刻的名字是“ANDRASSY”!



@ 雕塑基座正面可见 “ANDRASSY" ↑



忽然想起来,在佩斯的英雄广场正对着的大街叫“安德拉什大街”,也应该是以这位安德拉希伯爵命名的大街。安德拉希伯爵曾是反抗奥地利帝国的英雄,是争取匈牙利民族自由与平等的英雄。所以他在塑像的基座之上,骑着高高的大马,昂首向前。而,匈牙利宗主国、奥地利帝国皇帝,后来的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只能跪在他的下面接受匈牙利国国王的加冕,而且还是几乎只有从侧正面很小的位置可以看见他的全部身影。啊哈,这是匈牙利人对弗兰茨皇帝的因果报应吧?


## 奥地利帝国弗兰茨皇帝、伊丽莎白皇后在匈牙利 ↑


在格德勒行宫里见到这幅画像,幅面占一面墙。听到的中文解说是“弗兰茨皇帝和伊丽莎白皇后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出席千年纪念碑柱典礼仪式”。台阶下挥舞帽子者就是安德拉希伯爵。我怎么觉得画面中的典礼应该是匈牙利国王的王冠的加冕礼呀?难道不是吗?




@ 奥皇弗兰茨 · 约瑟夫一世塑像(维也纳 美泉宫) ↑



安德拉希伯爵在帝国时期是匈牙利的革命党,是反抗奥地利帝国的压制,争取匈牙利民族独立自由权力的战士和领袖。当年,奥皇弗兰茨·约瑟夫一世铁血镇压了匈牙利贵族的反抗,处决了一批革命党人,使得帝国与匈牙利民族的关系极为对立。《茜茜公主》电影里英俊和气的弗兰茨皇帝,在处理母亲与妻子的紧张关系上,束手无策;同样的,他在处理在帝国区域中各王国内的民族主义独立倾向问题上也是处处被动。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他美丽的皇后从中斡旋,化敌为友,为帝国化解不少各民族之间的矛盾。


## 多瑙河上的伊丽莎白大桥 ↑


伊丽莎白(茜茜)从公主成为奥地利帝国的皇后之后,不甘受索菲皇太后的管制,也不愿学习和遵守西班牙式的宫廷礼仪,长年累月地在维也纳皇城以外的地区游走。在帝国都城的东方,匈牙利平原是伊丽莎白皇后非常喜欢骑马奔驰和休息安居的地方。奥皇伊丽莎白皇后(也是匈牙利王后)不仅努力学习匈牙利语,还以她的地位和能力为匈牙利民族独立和奥匈帝国的和解做出巨大的贡献。因此,伊丽莎白皇后备受匈牙利国民的爱戴和尊敬。在布达佩斯穿城而过的多瑙河之上,就有一座以“伊丽莎白”命名的美丽的桥梁。匈牙利人民认可他们这位美丽的匈牙利王后,却不认可他们至高无上的奥匈帝国皇帝和匈牙利国王弗兰茨。


再看下面一些细节:

@ 看大主教与安德拉希伯爵共同托举着的匈牙利王冠 ↑



@ 再放大一些看 ↑



## 图左是在匈牙利国会大厦保存的匈牙利镇国之宝_匈牙利国王王冠 ↑

@ 图右是把实景拍摄的图像局部再放大看到的雕塑王冠的造型 ↑


左右两幅图中的王冠高度相似,说明这座雕塑反映的正是匈牙利国王的加冕仪式。



@ 看伊丽莎白皇后的神态 ↑


@ 伊丽莎白皇后坐在一旁,目视远方,似乎并没有关注眼前的加冕仪式。↑


这是这组塑像又一个违反常理的地方:伊丽莎白皇后的神态。常理是,在加冕仪式上,所有人或站或跪,因为皇帝正跪在那里接受加冕。在《茜茜公主》影视作品里,这一时刻,奥地利皇帝弗兰茨单膝跪地接受加冕,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公主)则跪在一旁的祈祷桌旁低头默祷。这是影视作品,退一万步说,就是没有跪下,伊丽莎白皇后也应在一旁保持肃立。在当时,伊丽莎白皇后还没有足够大的威望可以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观礼。这如果是100年前的玛丽亚 · 特蕾莎女皇这样坐着,则完全没有问题。因为玛丽亚 · 特蕾莎女皇(同样也加冕为匈牙利女王)在当朝及在整个欧洲有这样的资格和威望。而伊丽莎白皇后在当时的资望和名声要差得远。



@ 维也纳 玛利亚 · 特蕾莎广场 ↑



@ 上:皇帝 弗兰茨一世 斯蒂芬 · 冯 · 洛林 (1708 - 1765 )↑

@ 下:玛利亚 · 特蕾莎 (1717 - 1780 )↑



@ 玛利亚 · 特蕾莎女皇 ↑






@ 看所有人的目光 ↑


@ 在弗兰茨皇帝左侧与大主教一起托举王冠的人就是安德拉希伯爵,即塑像基座之上骑马昂首者。 ↑




在雕塑中,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是看着下跪着的弗兰茨皇帝。唯有坐着的伊丽莎白女皇与高举十字架的教士的目光相似,空视一切,茫茫然向前。


这里,明显有匈牙利人挑事儿的嫌疑:伊丽莎白皇后坐着观礼已经“失礼”,还要把她雕塑成为视她皇夫加冕仪式如无物的人,实在有些过分了。


因此。这组塑像既想故意遮掩和羞辱弗兰茨皇帝,又想故意抬高和净化伊丽莎白皇后,实在故意做作的有些过了。



@ 从渔人堡平台看多瑙河东岸的匈牙利国会大厦和大厦南北广场(图右为南) ↑



来奥地利和来匈牙利旅游的人们,可以处处感受到“茜茜公主”无时不在,甚至给人以过度消费的感觉。


在匈牙利,那里的人们真心地无比喜爱他们国家这位美丽王后,她在匈牙利的地位远高于她的丈夫、奥匈帝国的皇帝、匈牙利国王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由于奥皇弗兰茨在登基初期,以铁腕手段镇压过帝国管辖区域内的匈牙利革命党的起义,并将一批匈牙利贵族处于死刑。在当年帝制时代,匈牙利人虽然对弗兰茨皇帝有恨,也只能是不敢言而敢怒。这憋了一百年的火终于有机会可以宣泄,国会大厦前这新建的奇葩雕塑应该算是现代匈牙利人对历史的认知和表达吧。

(注:这个塑像应该是新落成不久,我在网上见到网友在国会大厦照的照片,至2016年7月止,有雕塑座上方安德拉希伯爵骑在马上的塑像,下面的这组塑像没见到或被覆盖未完成。)




@ 维也纳 霍夫堡 茜茜公主博物馆


相反的,在奥地利,在维也纳,出现名字最多的三个历史人物:玛利亚·特蕾莎女皇、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和伊丽莎白皇后。对于前两者,奥地利人民充满了敬仰和爱戴;对于伊丽莎白皇后,则是爱恨交加。爱她至少有个重要且现实的原因,即茜茜公主的名字是维也纳乃至奥地利各地旅游目的地的金字招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很多人就是为了去浏览、去瞻仰、去体验茜茜公主过去的生活痕迹,尽管在这些有着茜茜公主生活痕迹的地方,往往听到奥地利人带有怨气的解说词。他们怨恨伊丽莎白皇后没有尽到作为帝国皇后的义务,只顾自己的感受、自己的自由与任性,而根本不把弗兰茨皇帝的一往情深放在眼里。导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从年轻起,既要勤于公务,平息这烽烟四起危机四伏敌对势力,修补这风雨飘摇百孔千疮的帝国大厦,又要独守空房地思念他深爱的美丽皇后而不可得,甚至多次独自奔波前往伊丽莎白皇后居住地仅只为看她一眼,直至风烛残年还念念不忘他深爱的女人而不能自拔。



@ 格德勒宫里陈列的皇家精美礼品 ↑



弗兰茨皇帝的做人做事风格如高山般安稳坚定,毫不动摇。伊丽莎白皇后的做事做人如水一般,亲和、流动、自由自在。这样一对帝王夫妻的相爱相生,本应让人羡仰不止,可他们真正的婚姻生活远没有常人想像的那样幸福,甚至竟是不幸。这让人不免生出“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的感慨和叹息。


@ 这是维也纳街头或景区到处都有的“弗兰茨 · 约瑟夫皇帝逝世百年”招贴画 ↑



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公主)遇刺身亡后,老皇帝将一把他深深眷恋的皇后的秀发留在身边永远相伴。他喃喃地对身边人说: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女人我有多么爱她!




在维也纳哈布斯堡家族墓地里,这对离多聚少的帝国夫妻,和他们白发送走黑发的儿子一起,终于安静地在一间墓室里永远地相聚。在伊丽莎白的棺椁前,始终献有鲜花相伴;勤勉克己、辛劳一生的老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终于可以好好地与妻子在一起永远地休息了;他们唯一的儿子鲁道夫,以他对父皇世界的理解,亲手扣响并击出射向哈布斯堡王朝的子弹,一个欧洲历史上统治领域最广的王朝从此走向最后的灭亡。


@ 哈布斯堡王朝嫡传、奥匈帝国皇帝、皇后、王储墓室。 ↑

正中为弗兰茨· 约瑟夫皇帝灵柩,右侧为伊丽莎白皇后,左侧为鲁道夫王储。



弗兰茨皇帝与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公主)共生有四个孩子,是一儿三女,大女儿早年夭折,唯一的儿子鲁道夫成为王储。可王储鲁道夫在其30岁时突然自杀,给摇摇欲坠的哈布斯堡帝国600多年王朝统治的崩溃压上这最后一根致命的稻草。




@ 正中为弗兰茨· 约瑟夫皇帝灵柩,左侧为伊丽莎白皇后,右侧为鲁道夫王储。↑






@ 皇帝 弗兰茨 · 约瑟夫一世(1830 - 1916) ↑




@ 巴伐利亚的伊丽莎白(1837 - 1898) ↑



在匈牙利的格德勒宫里,有一幅巨大的油画令观者见之无不动容,画的是身着一袭黑衣的伊丽莎白皇后站在鲜血浸染的床榻前,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浸血的白被单下死亡儿子的遗容。王储鲁道夫的鲜血也浸透了他母后裹着的垂地白纱围巾。



@ 伊丽莎白皇后灵柩前奉献的鲜花 ↑






## 维也纳 圣斯蒂芬大教堂

圣斯蒂芬大教堂屋顶上铺砌的哈布斯堡帝国双头鹰徽标(来自GoogleEarth实景地图)



@ 维也纳 新霍夫堡宫 哈布斯堡帝国双头鹰徽标 ↑




@ 维也纳 美泉宫的云天



哈布斯堡帝国的辉煌已云散烟消,云卷云舒的美泉宫成为这日不落帝国最后的墓碑,长久的供后人们瞻仰和感叹。这里发生的故事和在哈布斯堡帝国土地上发生的故事,也会长久长久地伴随着人们生生不息的传叙下去,永远、永远……




@ 奥地利 细雨中的哈尔施塔特小镇





这山这水这山水之间……




**********************************************

本文图片凡在文字说明有“##”者表明图片来自网络,其余均为本人实地拍摄。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匈牙利240
这山这水这山水之间 —— 哈布斯堡帝国的落日余晖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匈牙利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匈牙利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匈牙利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匈牙利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