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寻希腊罗马古文明,访佛罗伦萨文艺复兴-2019年夏(意大利篇)

拾贝里

VIP4  3篇游记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8 天 时间:8 月 人均:15000 元 和谁:夫妻

                                             

寻希腊罗马古文明,访佛罗伦萨文艺复兴-2019年夏(意大利篇)

 

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古埃及、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电子信息,段段都是划时代的,人生盲点太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不到,择其一二速成下,也不枉来一世。寻希腊罗马古文明、访佛罗伦萨文艺复兴之地,北京——雅典——圣托里尼——佛罗伦萨(比萨)——罗马——北京,15日,在2019年盛夏终于启程了。

 

 

文艺复兴的起源

罗马帝国大约延续了600多年,到公元400多年,皇位继承分家产,罗马分为东西。西罗马人重演了古希腊人同样的悲剧,自己的江山花钱雇他人防守,防守的人监守自盗,被推翻也是早晚的事。西罗马灭亡后,群龙无首,各族占地为王,主要靠精神统治,圣书没有统一教材,解读版很多,各种教派一言不合就开战。尽管此间有日耳曼的查理大帝、德意志的奥托大帝统一过西欧,但都没站稳。最终这1000年的中世纪以一场流感黑死病,人口少了1/3而了结。

这1000年的西欧打打杀杀,文明没啥进展,而此时东方的进出口贸易正搞得红红火火、轰轰烈烈。西欧人派出了马可波罗、哥伦布出国学习先进经验,一人到了亚洲,一人发现了新大陆,这边有丝绸、那边有金子,世贸搞起来。一部分人富裕了,吃饱喝足,来点文艺、琢磨点科学,提升档次,回到古希腊罗马的繁荣时代,文艺复兴从此拉开序幕。

佛罗伦萨

1、美第奇家族

佛罗伦萨是美第奇的老家,15世纪到17世纪,家族从卖羊毛到搞金融,从新贵到教皇,家族延续了300多年。虽然其间与老贵族争斗被迫流离,但是人在银子在,还是人生赢家。在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建设了各种建筑,包括乌菲兹美术馆皮蒂宫、波波利花园、圣洛伦佐大教堂、藏宝馆、圣器收藏室、礼拜堂、图书馆等,处处都需要精装修,门下养了一批艺术家科学家,包括著名的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1564)、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1483-1520),还有从比萨塔上扔砖头的伽利略。所以说是美第奇家族推动了文艺复兴一点不为过。

 

2、圣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

15世纪初,科斯莫美第奇银行家,掌管着教皇的钱袋。当时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大伞(穹顶)设计的太大,直径40多米,没办法盖上,敞了近200年,恰逢美第奇有钱爱文艺,出资并力挺建筑师布鲁内列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建造了佛罗伦萨标志性的大伞。  

艺术家的工作积极性也要看刊物的影响因子,比如大教堂的天庭画、洗礼堂的门等地都是曝光度高的地方,竞争比较激烈,有的还需要招投标。例如圣母百花大教堂对面洗礼堂的“天堂之门”是吉贝尔蒂(Ghiberti)的杰作,造大伞的布鲁内列斯基竞标失败,两年后立志要把大伞造起来。又如拉斐尔曾经想抢米开朗基罗西斯廷礼拜堂的湿壁画《创世纪》的后半部案子,但没抢动,可见米开朗基罗在意大利的地位! 

 圣母百花大教堂,布鲁内列斯基的穹顶,瓦萨里的穹顶画,吉贝尔蒂的洗礼堂的门,乔托的钟楼,博物馆透露了没用横梁搭成大伞的秘密,还收藏了教堂、洗礼堂的一些真品。

 

 

要登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需要提前预约,没约上也可以爬对面的乔托钟楼,似乎看大伞的效果会更好些。教堂内的穹顶画是瓦萨里的《末日审判》,比米开朗基罗西斯廷的《末日审判》要早,画的人物也平和很多,圣人有模有样,不像米开朗基罗那么接地气。

 

 

被米开朗基罗命名为“天堂之门”,米开朗基罗命名为“天堂之门”,。被米开朗基罗命名为“天堂之门”,洛伦佐·吉贝尔蒂(Ghiberti)1425-1452,十块黄铜浮雕描述了旧约中的十个故事。还有一个北门是吉贝尔蒂之前的作品,两扇门花了49年制作时间,吃了一辈子,好活!现在洗礼堂的门是仿品,真品在大教堂后面的博物馆内。

 

3、乌菲兹美术馆Galleria degli Uffizi

要了解文艺复兴,乌菲兹美术馆必看,除了三杰,还有波提切利Botticelli(1445-1510)、里皮Filippo Lippi(波提切利的老师)等等,大部分都是美第奇家的门客,光听听名字就让人向往。重要的是馆藏品没有收着掖着,随到随看。

当时的文艺作品主要内容是以宗教和神话题材为主,捐助人(委托绘画的人)装饰自家教堂、住所等,或结婚生子送礼,常见题材有亲子篇《圣母子》,喜得圣子篇《圣母领报》、《三博士来朝》等等。《圣母领报》是说天使告知圣母有喜的场景,《三博士来朝》是描述耶稣降生时,东方三先知来拜访,并送了贺礼和预言。各大咖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可以横向对比着看看。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也可以找找画中的捐助人和他的家人,画家也常常来个自拍。

乌菲兹美术馆展品之多犹如拉斯维加斯的自助餐无从下口,断舍离是必须的,以点带线贯穿看看也要多半天。点即为镇馆之宝,在馆内看客云集的地方、还有自家礼品店的饰品上都能找准。以常见题材为线,不至于迷失在美术馆里,只记得货多,看得辛苦。

镇馆重器:

文艺复兴三杰不知道是什么组织评的,波提切利的《春》(1480年)和《维纳斯的诞生》(1485年)用来寓意文艺复兴更贴切,也是乌菲兹美术馆的镇店之宝。波提切利处于大鸣大放洛伦佐美第奇时代,画了许多希腊的神,洛伦佐死后,改朝换代,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老人家一害怕,焚毁了许多画,幸亏《春》和《维纳斯的诞生》藏在美第奇家,得以保存。

波提切利一生留下了300多幅画,除了《春》和《维纳斯的诞生》被人们津津乐道,还有《圣母领报》(1490年)、《三博士来朝》(1475年)也是乌菲兹美术馆的重器。八卦下,《三博士来朝》中最右侧看镜头的那位就是画家本人。

 

 

 

芬奇一生绘画成品不超过20幅,花了大把的时间搞科研,实至名归的斜杠人物,并杠上开花。达芬奇博物馆里展出的都是根据达芬奇的设计图制作的各类机械装置,甚至还有能飞的。乌菲兹美术馆收藏了达芬奇两幅成品《圣母领报》(1472-1475年)、《耶稣受洗》(1470-1472年)和一幅半成品《三博士来朝》(1481-1482年)。

 

 

 

三杰的作品都是重器,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1505-1507年),是老米为数不多的蛋彩画。拉斐尔的《金翅雀圣母》(1505-1506年)、《圣约翰》(1517-1518年)。画圣母像是拉斐尔的长项,金翅雀圣母是因圣子手握了一只金翅雀而得此名。圣约翰常常手持带十字架的长棍,掌管洗礼的大事。此外还有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1538年)、卡拉瓦乔的《美杜莎》(1597年)等等。

 

 

  

亲子系列:

亲子篇主要看点,人物的形象、母亲的抱姿、人物的亲密程度等。14世纪,乔托《圣母子》(1306-1310年),对,此乔托乃盖钟楼的乔托,他的《圣母子》已初步下凡,15世纪后,马萨乔《圣母子》(1426年),是的,此马萨乔也是著名《三位一体》湿壁画的马萨乔,他的《圣母子》已有亲子的动作,而里皮《圣母子与天使》(1460-1465年),除了有长翅膀的小天使外,人物形象已经很接地气了。到了16世纪,拉斐尔的《圣母子与小约翰》(1505-1506年),由于婴儿在玩金翅雀,所以有翻译成《金翅雀圣母》,人物基本世俗化了。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1505-1507年),尽享天伦之乐,是米老为数不多的蛋彩画。文艺复兴后,不只是画上帝,希腊神、达官贵人,甚至画家本人都不甘寂寞粉墨登场,比如布隆齐诺的《科斯莫美第奇夫人和儿子》(1545年)。

 

乔托《圣母子》(1306-1310年)

 

马萨乔《圣母子》1426年

 

 

里皮《圣母子与天使》(1460-1465年)

 

 

 

 拉斐尔的《圣母子与小约翰》(1505-1506年)

 

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1505-1507年)

添布隆齐诺的《科斯莫美第奇夫人和儿子》(1545年)

 

 

4、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Galleria dell'Accademia

米开朗基罗举世闻名的《大卫》(1502-1504年)已从领主广场迁移到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现在在领主广场看到的是仿品。

网上买了带导游免排队的门票,导游站在《大卫》前仔仔细细的讲解了雕塑的结构、人体的重心,2米多高只用了半腿支撑。从左到右,从前到后,不同角度人物神态的变化。含蓄的动作,预示着要发生的事情。人体的肌肉、身体的细节,包括静脉曲张的刻画等等,白话了近一小时,尽管没听太明白,还是要给导游点赞!

 

 

 

 

5、圣玛丽亚教堂 Santa Maria Novella

圣玛丽亚教堂在火车站附近,教堂内有马萨乔的《 圣三位一体》(1424-1425年),《剑桥文艺史》上点到过,是在湿壁画上首次应用了透视法,平面图显示出立体的效果。天才的马萨乔灵光一现,只活了27岁。圣父、圣子、圣灵(白鸽子)三位一体,画后场两侧着黑衣的圣母和红衣的圣约翰,前场跪着的是捐助人,衣服颜色与后场交叉平衡。看点是骷髅上方的墓铭“现在的你, 我曾经也是这样子的;而现在的我,你将来也会成为这样”,毛骨悚然!趁没躺下,想干嘛就干嘛吧。

 

 

罗马

《米开朗基罗与教皇的天花板》厚厚一本描述了米开朗基罗与教皇的故事和西斯廷礼拜堂《创世纪》湿壁画的创作过程。米开朗基罗最擅长的是雕塑,而且他认为雕塑的技术含量最高,绘画美女不成改张飞,现代技术发现了达芬奇的秘密,从这个角度看的确是!次之是湿壁画的技术含量,湿壁画需在底灰半干不干时上色,以把握颜料的渗透度,一旦出问题就要敲掉重来。

起初米开朗基罗在为尤利乌斯教皇建墓,教皇一不高兴就不付工钱,工程烂尾了,米开朗基罗也不是吃素的,拍屁股走人。之后尤利乌斯三番五次的派人请米开朗基罗给他做铜像和湿壁画,虽然米开朗基罗很不情愿,但心心念他规划的宏大的教皇墓,只有教皇能帮他实现,识时务者是俊杰。尽管回罗马遭尤利乌斯一顿棒揍,教皇挽回了面子,但米开朗基罗保住了脑袋。

起初教皇为了敦促西斯廷天顶画的进度,还引进了拉斐尔为其办公室作壁画,互相竞争,拉斐尔八面玲珑、人见人爱的帅小伙,不但脸长得好,技术也不得了,只可惜英才早逝。

《雅典学院》即是当时的作品,画中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在内的五十多位人物,聚集在雅典学院,或讨论或研读。并以人物形象致敬了多人,画中右下角弯着腰,手拿圆规在石板上的人物即为欧几里得,并把这一形象画成了他的老师。

达芬奇是个nice的老头,帮助过晚辈拉斐尔。拉斐尔在画中借鉴了达芬奇的《三贤来拜》的人物形象。拉斐尔把手指天的柏拉图形象画成了达芬奇的模样。而画的左下角那个倚靠在石桌前沉思的学者形象是米开朗基罗,是在拉斐尔看了米开朗基罗完成的《创世纪》湿壁画深感佩服,后加上去的,表现了米开朗基罗孤僻不合群的倔老头。

米开朗基罗《创世纪》湿壁画上半部作品后,教皇开了中期验收会,付了工钱。拉斐尔对米开朗基罗的“绝妙新画风”深感佩服,在左前排画上了倚靠在石桌前孤僻不合群的倔老头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也把自己画到最右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让自己侧身于穿白袍子的此画合作者的后面,足见拉斐尔的谦逊。

约二十年后,教皇易主美第奇家,米开朗基罗又为西斯廷礼拜堂创作了《最后的审判》湿壁画。《最后的审判》是教堂壁画常见题材,而这种气势磅礴大画绝无仅有,以数百人的裸体群像刻画着《最后的审判》,被美术史家们称为人体解剖的百科全书,估计当个骨科大夫没问题。画中夸张的表情、扭曲的动作,肌肉的偾张,一边是渴望、期盼、等待,一边是祈求、申诉、抱怨,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人世间的争夺已毫无意义,升天入地,上帝冷漠地挥挥手,用手的表达是米老的一绝。米老把自己的脸画在一张人皮上,被耶稣的右下方坐着的老人提了着,不知道米老当时是什么心境?

圣彼得大教堂内有一座米开朗琪罗年轻时的雕塑《圣殇》,耶稣尸骨未寒,圣母悲恸而呆滞。圣母胸前的肩带能找到米老的签名,这也是唯一带米老签名的作品。此雕塑还有个插曲,某狂教徒拿着榔头搞破坏,不明事理的群众也趁机顺走了好多碎片,修复过后,就用玻璃墙围上。

 

米开朗基罗的《圣殇》

 

称不上攻略的Tip

1、景点门票

8月上旬尽管天气炎热,游客的热情不减,各大热门景点都需要排长队买票,不过队伍比较规矩,持续往前挪动,还是有希望的。在罗马斗兽场遇到同胞在带人,黄牛已发展到意大利了。也有节约时间的办法,各大网站上均有卖的免排队带导游的、免排队不带导游的。还有不卖现场票的,比如登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大伞顶、罗马的博盖赛美术馆都是必须提前预约。

圣母百花大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排队买票18欧管四地(穹顶、洗礼堂、钟楼、博物馆,大教堂免费)三天有效,布鲁内列斯基的穹顶、瓦萨里的穹顶画,吉贝尔蒂的洗礼堂的门、乔托的钟楼,都是有名有姓的,此外博物馆透露了没用横梁搭成大伞的秘密,还收藏了教堂、洗礼堂的一些真品。但是,重点来了,8月份要登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需要提前预约,即使现场买了票也上不去,不过没约的也可排队爬对面的乔托钟楼,似乎看大伞的效果会更好些,其实在乌菲兹美术馆三层隔着玻璃眺望大伞也不错。

乌菲兹美术馆Piazzale degli Uffizi,排队买票38欧买一送二,皮蒂宫 Palazzo Pitti(美第奇家宫殿)、波波利花园Giardino di Boboli(美第奇家花园)。皮蒂宫是家族收藏品,有整墙面的波斯挂毯,不乏大家之作,其中包含拉斐尔、提香等作品,特别是17世纪巴洛克风格的代表作,鲁本斯的《寓意战争》被一眼认出,惊喜!

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Galleria dell'Accademia,买了带导游免排队的门票,学术派的导游很卖力,值得一试。

圣洛伦佐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Lorenzo无队买票7欧,美第奇家族礼拜堂Cappelle Medicee8欧,包括藏宝馆Museo del Tesoro、圣器收藏室Sagrestia Vecchia、米开朗基罗图书馆Michelangelo's Library等。去圣洛伦佐大教堂是奔着米开朗基罗为洛伦佐和朱利亚诺美第奇哥俩墓雕“昼、夜”、“晨、暮”而去的,在美第奇家的教堂、藏宝馆、圣器收藏室、图书馆、礼拜堂,转了一遛够,没找到。回来在google map 街景影像中找到了,有遗憾。

圣彼得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Pietro in Vaticano,订了带导游免排队的门票,像是民科派的导游,看图说话,讲了几则花边新闻,在西斯廷礼拜堂和圣彼得大教堂打了卡,就结束了。单行线,回不到教皇签署厅,错失了拉斐尔的《雅典学院》等大作。教训!切记不要带导游,买免排队的门票即可。

罗马的博盖赛美术馆Museo Borghese,必须提前预约,不卖现场票,而且是限时的,像看电影一样,两个小时一清场。因上一场罗马斗兽场花了大把的排队时间,所以迟到了,之前又没做功课,只好租了讲解器,欣赏了17世纪伯尔尼尼(Bernini) 巴洛克风格的巨作,巴洛克风格表现的是动态的,有抓拍的感觉,之前文艺复兴的风格更像是摆拍的。伯尔尼尼的《被劫持的普洛舍宾娜》(The Rape of Proserpina)(1621年-1622年)、《阿波罗与达芙妮》(Apollo and Daphne )(1622至1625年)等等,还有《大卫》(1623-1624年)可以跟米老的《大卫》做个比较,一个是现场,一个是蒙太奇。博盖赛美术馆管理严格,不准拍照,清场不留死角。一层楼没全看完,就被清出去了!好在伯尔尼尼的看完了,其他的留个念想吧。

罗马斗兽场Colosseo,排队买票24欧。一眼望到门的队,前进速度还行,殊不知排到屋里还有里三层外三层的,后悔没找黄牛,排了1个半小时,之前还预约了博盖赛美术馆的场次,匆匆赶场。

除了斗兽场,罗马帝国在意大利罗马还有很多遗址,随便走走,就能碰到,不需要买门票。比如剧院、图书馆、公共浴场等大型建筑,基本上是古希腊类似建筑的发扬光大,以皇帝命名的有图拉真柱,哈德良图书馆,在雅典也有一栋,这个皇帝爱学习哈。尤其是万神殿要去看看,主要是壮观,还是佛罗伦萨造大伞时的学习榜样,重点是拉斐尔躺在那,研究下他的墓志铭。

比萨,18欧。在佛罗伦萨抽出大半天时间搭火车去比萨爬上比萨塔,体会下伽利略测重力的感受,其实想多了,连个纸团都带不上去,通通要存起来,还要人检。

 

 

2、吃住行

意大利宽面条窄面条饺子都很熟悉,混入各种香料没吃重样,还有诱人的甜点,累了就坐下吃,没按顿。儿子介绍了意大利面Carbonara,佛罗伦萨All'antico Viaino的三明治,冰激凌Pistachio。照方抓药,也有没抓对的。找到All'antico Viaino,店小二问堂吃啊还是外带?看着龙头不见凤尾的队,赶紧说坐下吃,送上菜单,不知道怎么点,就点了看得懂的海鲜面,意大利看家的面加海鲜感觉错不了。得了儿子的点评,好比在北京全聚德吃了份宫保鸡丁,算是白吃(痴)了。

 

落下了心病,要在罗马找补回来,网红排名第一的下午不开张,吃了意餐排名第二的CIPASSO Vineria Bistrot,点了盘生火腿+各式奶酪、沙拉、意式面条米饭,店小二介绍了肉和奶酪的出生年月,时间越长越好?像普洱茶?用大茶缸结账,留下能听响的小费。吃了排名第一的甜品店Two Size提拉米苏、西西里卷,算是入了主流。

 

 

佛罗伦萨、罗马属于城区游,住在景点附近位置比较方便,这两处的住处都还比较成功。

佛罗伦萨住在一栋侯爵府内Al Palazzo del Marchese di Camugliano Residenza d'Epoca,离火车站各景点都比较近,不用坐公交,有Google导航,出行已不是问题。提供有菜单的早餐和下午茶,专人服务,毕竟是爵府,讲究!

在罗马入住了Suite B&B all'Aracoeli,窗外即能看到国家祭坛,在罗马帝国广场附近,早餐由帅小伙子亲自下厨服务,整盘的奶酪风干肉,吃一顿管两顿。罗马光靠脚量不行,毕竟是首府大城市,在小店里就能买到按日按时的公交票,公交站比较密集,很方便。 

后记

美术启蒙源于大学时期学校从邻校请来了左庄伟老师,尽管只有一个学分,阶梯教室选修课人满为患,渴望破冰。从此知道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闪光的名字。老师南京口音的“美得不得了”成了我们的口头蝉。记得考试时选写了罗丹的《思想者》赏析,写什么不记得了,也不重要,只记得得了五分,很是得意。

这个夏天因《乐夏》迷上了新裤子、刺猬,打发了慢长的飞行时间。

有艺术的人类真美好!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意大利
寻希腊罗马古文明,访佛罗伦萨文艺复兴-2019年夏(意大利篇)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