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红里的沉思 - 中东随笔之二

天数:7 天 时间:11 月 和谁:和朋友
玩法:人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佩特拉古城
佩特拉
蛇道
卡兹尼神殿

发表于 2018-11-27 21:54

“一座玫瑰红的城市,

其历史有人类历史的一半。”


这是19世纪英国诗人约翰∙威廉∙伯根曾发出如此的感叹。这座“玫瑰红的城市”就是位于约旦首都安曼以南260公里处、被视为约旦最珍贵历史遗迹的佩特拉古城

临近佩特拉,随意登高远眺,可见这座千年古城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如此安详和静谧。悠悠千年,沧海桑田,都仿佛惊诧其地势的险峻壮观与岩石建筑的磅礴气势,在其俨然天物的表象面前嘎然而止,绕道而遁,未曾敢惊扰这片沙漠中远古绿洲的郁郁苍苍。

无垠的瀚海,黄沙漫漫,拥戴着这座饱经千年风霜的古城,矢志不渝;而巨大的岩石,奇形怪状,密集地散落在古城的四周与内外,冷眼关注着天地间沧桑变幻,断然拒绝都市喧嚣与浮躁的沾染与侵入。几千年来的悠悠岁月,都未曾动摇其坚定的信念和意志,即使当中主人更迭或遁走,也是悉心呵护依旧,其心可鉴日月。

公元前四世纪,游牧民族纳巴特人无意间邂逅佩特拉,独具慧眼地告别居无定所的游牧方式,在这四周黄沙漫卷的绿洲上安居乐业。纳巴特人依山崖而建古城,将佩特拉古城雕凿在岩石之中。而此处的山体岩石主要为赤褐色砂岩,所以一旦砂岩被阳光所交织渲染时,会有玫瑰之色浮现,进而蔓延全城,此时的古城仿佛披上了玫瑰色的纱衣,美仑美奂。

玫瑰之城的入口处,纳巴特人开凿了一条名叫西克的蛇道。蛇道蜿蜒出没于穆萨山谷的岩石缝隙,悄然无声地连接石城的内外。蛇道两旁巨岩峭壁丛生,高近百米,形似斧削刀劈,然触之圆润,扣之铿然;抬头而眺,蓝天逼仄,几成一线,白云掠过,似可传情;回首而望,其狭窄处,近容单骑马车铿然而过。蛇道幽远深入,曲曲弯弯,有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之妙。其两侧山体的断面,层层叠叠,色彩斑斓,在常年阳光温润的触摸下,光怪陆离,不时呈现玫瑰之色。玫瑰色让四周的山体岩石注入了灵魂,褪去了拒人千里的冷冰,使这冷漠的蛇道也变得温情脉脉。

蛇道的尽头柳暗花明,豁然开朗。镶嵌于山岩间的卡兹尼神殿赫然扑入眼帘,让我目不暇接。这座罗马科斯林式的两层建筑,历尽了千年岁月的无情蚀刻,依然旧时模样,华美壮观。6根大圆柱由底层以擎天之力撑构成堂皇的柱廊;上层为三组具有9尊罗马式神像浮雕的亭柱,其中圆形之组居中,矩形两组分立左右;而圣母像肃立在正殿后壁龛里,依旧是跨越千年的不朽美丽。

卡兹尼神殿,又称“法老的宝库”,是秘藏耶稣圣杯之地,纵然是千年时光穿梭洗涤,更有地震灾难、兵革杀戮客串光顾,神殿廊柱与拱顶的精美雕刻,让我不得不诧异古人的奢华,而其恢弘的气势和华美的外表,更是令人叹为观止。相传这里是当时国王停放灵柩的地方,也曾收藏着历代佩特拉国王的金银财宝。如今人去楼空,神殿里空空如也,惟有门前身着阿拉伯传统军服的保安,依然笑容可掬地与游人合影,乐此不疲。

过了卡兹尼神殿,霍然别有洞天。约1英里宽的山谷孕育了一座隐没于此的城市:悬崖绝壁环抱,形成天然城墙;壁上两处断口,就是出入山谷的必经通道。两边的岩壁上开凿了许多精美的墓室,是当年王室贵族才可享用的死后陵园。前方不远处是个依山而建、可容纳6000名观众的古罗马剧场,而其规模与气势,毫不逊色于安曼城中西塔达山下的古罗马剧场。

在这剧场的身后是城市的生活区。寺院、宫殿、浴室和住宅等以山势而构建,大大小小,错落有致。水渠从岩石中开凿,供应全城的生活饮用。剧场的西北面、位于山谷尽头的是曾经辉煌的古罗马大道。自公元106年罗马帝国的铁蹄驰骋了佩特拉城后,罗马人在这石板路的两旁竖立了两排石柱。并营造了石拱门,以此来彰显和纪念罗马军团的赫赫战功。

走在这已承载数千年文明的石板路上,我似乎感到我的每一步都会有若隐若现的回声,时断时续地夹杂着当年纳巴特人生活平和的足音、公元1世纪古罗马军团金戈铁马的轰鸣,以及公元7世纪阿拉伯铁骑星月刀锋的铿锵。

纳巴特人不懈的开山劈石,锤击斧凿,使其在佩特拉传承了数百年之久。其愚公移山的精神,更使这荒芜之地变成了熠熠生辉的温馨家园,并在公元前一世纪的阿雷特斯三世王朝时达至巅峰,从而留下这一千古绝唱。令人感慨的是,这一非凡的游牧民族因佩特拉的险要与丰饶而裹足不前,突然地迷失了自我,竟然为此放弃了传承已久的游牧习性,并将其自身的野性和彪悍,宣泄在佩特拉家园的千凿万击之中,筚路蓝缕,无怨无悔。

这种根本性的放弃,换来的是美好家园的土地。我相信当年纳巴特人发现佩特拉时的欣喜若狂。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居无定所,四海为家其实是一种生活的无奈,绝非本意,内心深处有着强烈的家园情结。所以,当年纳巴特人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上苍的厚赐让勤劳智慧的纳巴特人,在佩特拉生生不息、开枝散叶了数百年。

纳巴特人在反抗古罗马军团入侵失败后,似乎一夜之间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无迹可寻,只留下空洞的精美雕刻与华美建筑。这也与印加文明的迷失如出一辙。面对古罗马的铁骑,纳巴特人甚至来不及将佩特拉城付之一炬,就拖儿带口,仓皇逃离了数十代人精心营造的家园。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是如此的紧急。

可以想象的是,纳巴特人不得不重操旧业,恢复了游牧民族的习性,一边为躲避追杀,仓仓皇皇,亡命天涯;一边为生计,寻找可供给养的落脚点。疲惫、饥饿、疾病、恐惧乃至死亡,时时刻刻地威胁着他们、吞噬着他们。渐渐地,老弱病残掉队了,失散了。而后青壮年们也迷茫了。他们内心恐慌而又不知所措,看不到前方的道路该如何走,因此动摇了,即二连三当了逃兵,继而整个民族散了架了。纳巴特人在亡命天涯的路上,把整个民族拆零贱送给了一路遇见的各个部落,遁迹并逐步同化在这些民族部落里,失去自我的本色。

丢失了野性与彪悍还算是游牧民族吗?显然,这时的纳巴特人是不及格。几百年的安居乐业,早已使他们丢弃了其民族固有的特征和习性,几百年前祖先的游牧技能或技艺,也在佩特拉温馨家园的生活中,逐一荒疏殆尽。当年祖辈的野性和彪悍转化为其子孙的柔情与斯文,甚至绝大多数纳巴特人子孙,不知游牧为何物,祖辈游牧为何故?

如果纳巴特人的祖先泉下有知,对佩特拉是感激涕零?还是悔恨交加?

成也佩特拉,败也佩特拉!



2011.01.18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佩特拉73
玫瑰红里的沉思 - 中东随笔之二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点评家

发表25条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行走四方

发表10条优质景点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环游世界

发表50条海外国家/地区的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

点评成金

1条点评被设置为精华

马安省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马安省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马安省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马安省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