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下的加尔各答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尔各答
印度博物馆

发表于 2015-05-21 14:05

Day 1/重庆—昆明--加尔各答

顺利入境

出发前最为担心的问题是出入境,猫猫这张有涂改的签证页不知道会不会成为此次旅程的第一道障碍。

10月02日深夜,昆明海关。接过猫猫的护照,翻开签证页,工作人员楞了一下,随即叫来旁边的同事。两个人研究了一阵,严肃地告诉猫猫“这个有涂改,可能入境会有问题哦。我们这里可以放你过去,后果自负。”出境这一关过了,猫猫暗自欢喜,连声说“好的好的,后果自负。”

10月03日凌晨,飞机降落加尔各答国际机场。踏上印度国土的第一件事情是被检验体温。手里拿着早先在飞机上填好的“甲型H1N1流感检疫表”,排队上前,让手持红外体温检测仪、戴着大口罩的医生在额头上“瞄”一下,就OK了。过关的时候,外国人通道排队的人不多。前面的前面是一位欧洲大哥,估计是签证有点问题,纠结了半天都没过去。欧洲大哥掏出花花绿绿的貌似钞票的东西递给工作人员,立刻被礼貌地退了回来。猫猫看了我一眼“廉洁啊!”我们开始仔细打量这位棕色皮肤、严肃认真的女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期待琢磨出她会怎样对待猫猫的签证。队伍又向前挪动,我们前面的一对欧洲小青年双双走到工作台前,一起恭敬地递上护照。“可以两个人一起上前啊,太好了!”猫猫高兴地说。他一直担心自己低幼的英语水平听不懂工作人员的问话。轮到我们了,猫猫和我一起上前。女工作人员先接过猫猫的护照,翻到签证页,什么也没问,毫不犹豫地盖了章。轮到我了,也很顺利,随便问了问诸如停留时间、除加尔各答以外还准备去哪些城市之类的常规问题。盖章放行。印度,我们来了~~~~

初来乍到

根据邻座老伯的指点,加尔各答机场的行李输送带比较挤迫,没有第一时间提取的行李将被搁置在一旁。所以,我们办完手续,冲进行李大厅的时候,猫猫的登山包果然被放在旁边的地上,所幸安然无恙。

到机场的兑换柜台换了些钞票,NND,1美元换44.10卢比,扣除手续费和税,折算下来1美元才兑换43卢比。人家就是看你初来乍到,不换钱寸步难行,不赚你这些刚下飞机的外国人的钱,才怪!

在印度,出机场是不核对行李托运标签的(反正我们在加尔各答国际机场出站、金奈国际机场出站、德里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出站都没有看到核对行李托运标签的工作人员),真要给人家顺手牵羊了也没地方喊冤。

出得机场大厅,湿热的暑气扑面而来。随即扑来的还有一大群嚷着满嘴跑舌头英语的出租司机。“到萨德街,600卢比?太高了太高了!”我们一边拒绝一边退回到大厅门口。可是,机场出口大厅的自动门已经关闭了,必须等到里面有人出来才能感应开启。初来乍到、月黑风高,汗流浃背的我们正在郁闷,一位前来接机的华人妇女手一挥“上我家的车。”兴奋的猫猫把大包放进后备箱,习惯地从右侧上车,却差点和司机大叔撞个满怀。“哎哟忘记了,印度是右舵驾驶。

刘家轿车的空调超猛,我们两个冻得哆嗦,老刘夫妇却是习以为常。在加尔各答不期而遇两位来自祖国的旅行者,健谈的刘先生和刘太太激动地聊开了。刘先生是加尔各答华人联合会会长、第二代华人,这次与同为加城华人商会领袖的叶启炎先生作为观礼嘉宾,一同应邀前往北京参加“新中国60周年庆典”。在谈话中得知,印度定居有4000华人,其中加尔各答就有2000多人,大部分从事制革、餐饮等行业。时值祖国大庆,中央政府邀请了5位印度华人华侨作为代表参加在北京的盛大庆典。这边,刘先生兴致盎然地回味着祖国之行;那边,热情的刘太太忙不迭地给我介绍加尔各答的社会、经济、城市建设等等。

一路愉快地交谈,我们从机场来到了加尔各答市中心。刘太太帮我们叫来一辆出租车,仔细交代给司机我们要去的旅馆地址,谈好车价70卢比(大约10元人民币),又用手机拍下出租车的车牌,把我们送上了出租车。刘太太的细心让我们感动,静谧的加尔各答大街上,源自同根同祖的那份亲情弥散在印度的夜色中。

夜半入住

不知是慑于刘太太拍了车号,还是的确憨厚老实,出租司机不折不扣地把我们送到了位于Sudder Street/萨德街的Tourist Inn。凌晨2点,整条大街鸦雀无声。司机跳起来帮我们拍窗户叫门。少顷,一个睡意朦胧的看门人揉着眼睛推开破旧的木窗,问我们“是要住宿么?”看门人叽叽嘎嘎地推开折叠铁门,让我们直接上楼睡觉。“钥匙呢?”“*%&¥#@”老人咕哝了一句根本听不懂的英语,我已经困到不行了,管他呢,直接上去。铁锁和钥匙果然挂在门上。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两张低矮的小床和一个破破的床头桌;墙壁不晓得用什么薄木板隔的,反正能清晰听到隔壁轻微的呼噜和强劲的风扇声音。有枕头,没有被盖,我们和衣倒头睡了。

Day 2/加尔各答晴,有分散阵雨,32度

和日本女孩的交谈

虽然Lonely Planet和《走遍全球》都有推荐,但是在这个季节,我们住的这家名叫Tourist Inn的Guest House仍然没有多少客人。

早上起来上卫生间,楼层安安静静的,我蹑手蹑脚,唯恐吵醒了邻居。公用卫生间虽然简陋破旧却颇为干净,白色瓷砖、抽水马桶、冲洗用的大水杯,还有喷淋。从卫生间出来,过道窗口的洗脸池前面,一位小眼睛、皮肤白皙的女孩冲着我微笑“おはよう”,我也友好地回应她“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我不是日本人,我们来自中国。”

日本女孩:“是吗?中国朋友,真高兴见到你们。”

我:“你一个人吗?”

日本女孩:“是的。我在特蕾莎修道院做义工。”

我:“你来印度多久了呢?”

日本女孩:“前段时间就来过,做了一个月义工,然后回日本了。这次刚来,准备再做一个月。”

我对特蕾莎嬷嬷略知一二。她出生在塞尔维亚,曾经在印度的教会学校教书。1946 年,特蕾莎嬷嬷听到上帝的呼召,决心为穷人中的穷人服务。她在加尔各答创办“垂死之家”,让孤苦的濒死者得到临终关怀,并先后成立了一百多个替穷人服务的处所。1979 年,特蕾莎嬷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97年,特蕾莎嬷嬷在印度加尔各答去世,享年87岁,印度为她举行了国葬。现在,每年慕名前来加尔各答效仿特蕾莎嬷嬷为穷人服务的志愿者很多,不少来自日本、新加坡、台湾等地,也有一些欧美的志愿者。我们此行时间有限,而且重点也不在加尔各答,所以遗憾不能去参加义工行动,甚至没有安排出参观的时间(这件事情让我事后想起来颇惭愧)。不过,我希望今后和我的朋友们能够更多关心我们身边贫困的人、孤独的人、痛苦的人,不一定都要飞到加尔各答做义工。需要帮助的人,就在我们身边。



来加尔各答参与服务的志愿者不仅没有任何报酬,还将承担自己的旅费、食宿费等等。这个26岁的日本女孩出于什么原因两度来此,我不知道,但是从她神情中流露出来的愉悦和坦荡,可以得知为他人服务给她带来了充实和快乐。

日本女孩:“你们准备在加尔各答呆多久呢?”

我:“如果能买到火车票,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去西里古里。”

日本女孩:“要去大吉岭哦?”

我:“是啊。火车票容易买么?”

日本女孩:“上次我没有买到火车票,只能坐长途汽车去。晚上8点上车,第二天中午才到呢。”

我:“从西里古里到大吉岭听说是乘吉普车,路况怎么样?”

日本女孩:“哎呀,好颠簸的路啊,要三个小时。”

我:“大吉岭怎么样?”

日本女孩:“我去的季节不好,在那里呆了三天,成天下雨。不过现在,会是不错的季节。”

我们在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中结束了愉快的交谈。

日本女孩:“你们是蜜月旅行吗?”

我:“像么?哈哈,我们是老夫妻啦。”

游荡在加尔各答街头

早上7点30分,我们退房离开Tourist Inn,步行去达尔豪西广场(现名B.B.D.Bagh,原名Dalhousie Square)附近东部铁路局的外国人预订处买火车票。因为售票处开门营业的时间是上午10点,所以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沿途游荡。

沿着旅馆所在的萨德街(Sudder St.)走到头,是加尔各答最主要的街道焦龙基路(Chowronghee Rd.),印度博物馆就坐落在拐角的左边。沿焦龙基路靠迈丹公园(Calcutta Maidan)一侧向北走,拐进公园。这是一个有着400公顷绿地、辽阔的开敞式公园,南北长达3公里,比纽约中央公园还大得多。公园里面,无聊的人悠闲地散步,上班一族步履匆匆地穿行,流浪汉蓬头垢面地走过,大尾巴的松鼠在地上蹦蹦跳跳地寻食。我们在一处铁门前停下来,标牌上写着“加尔各答山地警察骑术学校”,威武的警察和棕色的骏马很是吸引人。因为担心人家不同意拍照,我快速拿出相机给猫猫留影。没想到,取景框里竟然多出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人和一匹马。头戴钢盔、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子看到猫猫同学正在拍照,于是主动慢下来,停在他身后充当背景。看我们回过头,这个皮肤黝黑的警察咧开嘴巴笑了,问了那句每个人都会在第一时间问我们的问题:“你们是哪个国家的?”

走到公园北面的大街上,看到了对面的一个48米高的大圆柱,那是沙希德尖塔(Shahid Minar),融合了埃及、土耳其和叙利亚等不同风格。这里是一个有五条路交汇的路口,我们站在路边“打望”(注:重庆话,观望的意思,通常特指看美女。此处仅指东张西望。)

清晨的阳光撒在红色的公交车上,只有门框没有车门的公交车我们第一次看到,不过以后的旅程中就见惯不怪了。



站在车门口的人,不是吆喝拉客的售票员,而是准备下车或者就是喜欢吹风的乘客。

迈丹公园周围有各种各样的俱乐部,登山俱乐部、游泳俱乐部、板球俱乐部、报业俱乐部等等,一家连着一家,都有着植被茂盛的庭院。穿过一大片草坪,跟着伊登花园体育场(Eden Gardens Stadium)外围走一段,就看到了伊登花园的花圃。还没有到开放的时间,我们只能隔栏窥探。建于1835年的花园以当时的总督Lord Auckland妹妹的名字命名,花园小径纵横交错,淹没在精心修剪的繁茂灌木丛中。花园里还坐落有从缅甸传入的佛塔,种植了无数高贵的植物和盛放的鲜花,是吵杂都市中一片静谧的伊甸园。而刚才我们路过的伊登花园体育场则是印度最富盛名的板球场。

沿着幽静的伊登花园路走不多远,就看到了胡利格河(River Hooghly)的堤岸。道路变得宽阔起来,靠河岸一侧是长途车站,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公交车,道路内侧是沿街的小贩。





路边停靠的垃圾车色彩艳丽。因为不加盖,吸引了很多乌鸦。加尔各答城里到处是乌鸦,它们常常飞得很低,好几次我都感觉要撞上了。



实名购买火车票

去东部铁路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顺着沿河岸的Strand Rd.一直走,经过印度国家银行、外国邮局、渡轮码头、海关,从右边的支路拐进去,就看到了东部铁路局,当地人预定处和外国人预定处仅一墙之隔。

到达东部铁路局外国人预定处的时候,还差一分钟开门。门口已经排起了20人左右的队伍,都是深肤大眼的印度人。我正在纳闷为什么这么多本地人在外国人预定处排队,10点钟到了,穿制服挎枪支的警卫人员过来开门。我和猫猫一边进门一边问:“这里是外国人预定处吧?”“是的,不过请到后面排队。”警卫伸手把我们挡出来。“我们是外国人,我们要到外国人窗口订票。”“不行不行,你们要排队!”队伍里的人也跟着喊起来。我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乖乖地排到最后面。警卫按先后顺序给大家发预订车票的表格,我的表格上用圆珠笔写着“27”。哇,我已经排到第27个了。

还好,很快大家都进到了屋子里享受空调。“印度人”纷纷拿出证件开始填表,原来全都和我们一样是外国人。他们有的来自周边国家,有的是旅居国外的印度人,难怪长得都不像外国人却都在这里订票。

舒服地陷在深红色的沙发里,我打量起手里这张浅绿色、32开的纸片。这就是传说中的“订票单”,必须先填好这个才能购买火车票。第一栏相当人性化,如果你是医务人员就在这一栏打钩,如果旅行途中有人需要医疗帮助,列车员就能很快找到你帮忙。接下来,需要填写车号和车名,我填的是2343 Darjeeling Male。然后是出发时间、车厢等级、出发车站和到达车站。还要在表格里填写个人信息,包括姓名、性别、年龄、护照号码、上铺还是下铺等等,一张订票单最多可以填6位同行者的资料。最后签上订票人的名字。

这里啰嗦一下印度火车票的等级。资料来自印度铁道部下属的IT部门——印度铁路信息系统中心,他们在INDIAN RAILWAYS PASSENGER RESERVATION ENQUIRY网站上有详细介绍。

First class Air-Conditioned/空调一等卧铺(简称1A)

AC 2-tier sleeper /空调双层卧铺(简称2A)

First class/无空调一等双层卧铺(简称FC)

AC 3 Tier/空调三层卧铺(简称3A)

AC chair Car/空调坐席(简称CC)

Sleeper Class/卧铺(简称SL)

Second Sitting /二等坐席(简称2S)

空调一等卧铺(1A)

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购买火车票,我非常兴奋,工作人员才叫到“25”号,我就激动地站到工作台旁边“打望”。“还没有轮到你的号呢”工作人员说。“不要紧,我就是看看。”

终于到我了,我赶紧坐到订票员大叔前面。电脑显示屏是斜放的,订票员和顾客都可以同时看见屏幕,真周到。大叔输入我要的车号和3A等级,屏幕上哗啦啦显示出一连串“Unavailable”。“Oh My God,其他车呢?”屏幕上又哗啦啦显示一串,从我们的出发日期看,3A等级只有一张票,相邻的等级2A和SL也分别有一张票。“还有没有别的车啊?”我可怜巴巴地望着大叔。“对了,还有别的车。不过是在豪拉火车站(Howrah R.S.),不是你填的锡亚尔达火车站(Sealdah R.S.)哦。”“没关系啦,只要有票。”“是啊,其实豪拉车站的车次还更多。”

顺利买到了今天下午17点35分从加尔各答豪拉火车站出发,明天早上06点15分到达新杰尔拜古里(New Jaipaiguri)的3A空调卧铺车票,两个人总共花费了1286卢比(大约190元人民币)。

离开外国人预定处的时候,隔壁的本地人售票窗口还排着长队呢。

继续游荡在加尔各答街头

走不多远,就到了达尔豪西广场,这是一个环绕古老的Lal Dighi池塘建造的广场。这里被认为是加尔各答的心脏,周边有许多重要机构和和各大银行。色彩各异、样式古典的有轨电车就在我们眼前不紧不慢地穿过十字路口。



游荡到15点,终于觉得累了,特别右小腿肌肉酸痛。因为国庆前夜在重庆观看礼花的时候,不小心在拥挤的人潮中失去重心,被人行道上破碎的瓷砖划破了右脚掌内侧,当时鲜血就涌出来了。第二天到医院打了破伤风针,裹了纱布就出发了。为了不撕破正在愈合的伤口,我走路时总是有意着力在右腿外侧。问题就出来了,今天步行了太久,起支撑作用的右小腿外侧肌肉越来越酸痛难忍。猫猫同学体贴地说“我们打车去码头乘渡轮吧。”太好了,我高兴地跳上一辆出租车“去Chandpal Ghat!”

乘坐渡轮到胡利格河对岸的豪拉火车站是明智的选择,因为上下班高峰期,豪拉桥通常堵得一塌糊涂。我们买了每人4卢比的轮渡票,悠闲地坐在趸船栓纲缆绳的铁墩子上吹江风,旁边两个满头白发的欧美背包老爷爷看着我们笑。



Chandpal Ghat到豪拉火车站的水上行程大约20分钟,途中要停靠一个站。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加尔各答85
镜头下的加尔各答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加尔各答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加尔各答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加尔各答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加尔各答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