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海岸9日自由行(兰辛—芝加哥—波士顿—纽约—华盛顿D.C.)路书兼游记

sunrise88

普通用户  10篇游记

推荐住宿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3-06-05 23:47

第一日 从东兰辛到芝加哥(LNS-CHI, East Lansing-Chicago)—波士顿,全程26个多小时,车费三人全程共400美元(2大人1儿童不满12岁)


时间:早上365 Blue Water 8:28- -Chicago, 11:39(芝加哥和兰辛时差1小时,到芝加哥大概是芝加哥时间下午1点),行程4小时。


从MSU或者东兰辛出发,可以选择坐MSU学校里的火车站,就在Spartan Village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车站,可以登录Amtrek.com网上购票,打印之后,出发时在火车站直接的机器上扫描后,直接可拿到车票。


一 个麻烦的地方是网上订票时间、,才发现美国的火车票多城市订票(Multi-city)并不方便,美国的火车车次特别复杂,有些车次没有学生和儿童折扣,无法一站式完成,只能每两个城市之间分别购票。学生票可以从网站登记获得学生折扣票(大概8.5折左右,点击网站上的“student advantage”栏目完成学生身份登记,有点像AMAZON专门面向大学生推出的免费两日送书PREMIER)。网上购票时一定记得勾选学生,不要选Adult,否则没有折扣(我因为误选了成人,结果到波士顿150美元每个人的票价没打折,损失了22美元)。


火车到芝加哥的Union Station,和芝加哥最高楼Sears(西尔斯大厦)的Skyline仅仅隔一个街区,美国的火车站和中国一样,都在每个城市的Downtown, 像波士顿的南站(South Station)和Back Bay都在市中心,纽约的Penn Station就在时代广场,和帝国大厦仅隔一个街区,华盛顿的火车站也叫做Union Station,离乔治城大学不远,这也是火车游览的妙处,不用跑很远,打车10美元就能抵达市区Downtown的旅店。


火车上巧遇对面的陈老师,他是MSU退休的医学老师,去芝加哥参加独生女的博士毕业典礼。陈老师非常热情,70多岁的老人,精神矍铄,他说自己是上海人,早已不再习惯上海的喧闹,喜欢在兰辛做个悠闲“农夫”。下车后,他帮我们找到行李寄存处才离开。去波士顿的火车在芝加哥中转,大概需要滞留8个多小时(晚上9:30离开芝 加哥),所以寄存行李后,去遍访全美第三大城市是个妙想。


(Navy Pier,浩瀚似海的密歇根湖,海鸥和白帆齐飞,湖水共长天一色)


行李寄存12美元(一个大箱子,可以寄存很多行李,我眼睁睁看着一个老美把全家6个人的行李竟然全部塞进了里面)。需要提醒的是,网上订票时去波士顿的火车应该勾选南站(South Station),可以在芝加哥下车后马上Check行李,行李直接被自动送到车厢,这样就省却了寄存的麻烦。我看Back Bay离哈佛大学更近,岂不料Back Bay是个小站,连行李Check服务的人员都没有(美国人讲究效率和成本,能省就省),在美国坐火车,如果一个城市有多个火车站,当地最大的车站一定是首选(而且我到了波士顿才发现,波士顿南站地铁四通八达,去哈佛大学不用倒车,去市中心也非常方便,强烈建议去波士顿不要选择在Back Bay下车)。


(Navy Pier----Chicago,从Navy Pier看,芝加哥像是一个大海上浮现出的海市蜃楼)


芝加哥最著名的景点是芝加哥美术馆和海军码头(Navy Pier),考虑到美术馆几个小时是逛不完的,而且有儿童同行,强烈推荐Navy Pier,不仅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而且漫步密歇根湖滨,海鸥与白帆齐飞,湖水共天际一色,实在美极!(芝加哥城市规模很大,我们前前后后去了三趟,也没有玩转整个城市。后来一次趁着去看演出,去芝加哥美术馆参观)。湖边的船只巡航Cruise大概是每个成人25美元左右,竭力推荐,行程1个小时多,从湖面上远观芝加哥,像一个水中之城(这一点尤其像纽约),观红白帆船点点,再看海鸥七级之堤,美景尽收眼底。港湾有哈根达斯冰激凌、 星巴克、儿童剧表演和魔术、爵士乐等表演,人山人海,好不热闹。晚上华灯流彩,想来会更好玩。


(芝加哥美术馆是美国美术重镇,收藏了全世界最多的印象派作品,包括莫奈、梵高、塞尚、马蒂斯等大师)


当天晚上9:30,我们离开芝加哥赴波士顿。在美国坐火车,一定记得带毛巾被或者小毛毯,否则晚上睡觉时容易着凉(时值6月,火车空调很足很冷。在芝加哥游玩时,正赶上飘毛毛雨,密歇根湖面上吹来的冷风一阵冷似一阵,女儿冻得双手冰凉,强烈推荐长裤长衫)。



(馆藏莫奈人物肖像)



第二日——第三日 坐火车从芝加哥到波士顿(CHI-BBY),波士顿游玩


在美国坐火车,号称是“上车稳稳当当,下车晃晃荡荡”,是悠闲一族才能享受的幸福时光。美国的火车干净整洁,就是没有热水(有饮用水)。即便是暑假高峰, 乘客也不太多,硬座(Couch Car)也可以睡觉。它的硬座前有脚凳,后有仰靠,可以放得很平,一个人不占别人座位,也可以睡得宽敞舒适,比国内火车要舒适很多。


到芝加哥时,才发现价格不菲的火车票还是个硬座(SUN COUNTRY航空公司从兰辛到华盛顿的便宜机票才109美元,提前一周预定即可,如果飞波士顿,好像没有直达航班,只能先坐BUS 到底特律再飞,这也是我为什么此次全家出行选择火车的重要原因之一,火车站离我住的Spartan Village太近了,走过去才15分钟)。我计划换一个软卧(Sleeping Car),一问,需要补差价近800美元,太不划算,遂放弃(美国的火车票最好提前预定,上车补票或者车站临时买票和变更都要贵许多)。


从芝加哥到波士顿,需要乘坐22个小时的火车,沿途森林郁郁,河流和田野纵横交错,一路并不寂寞。我特别注意到,离开芝加哥后有一条非常宽阔沉静的河流,一直陪着我们的火车蜿蜒流转,非常秀美。这也是美国火车宣传自己的最大好处:可以在车上自由流动方便如厕,也可以沿路观赏路边美景。我们沿着河流北上的路线叫做 “Lake Shore Route”,大概是因为沿途会经过很多湖泊的缘故。


晚上9点左右,火车在经过22.5个小时的晃荡之后,终于抵达波士顿Back bay车站。Back bay
是个小车站,稀稀拉拉下来几个人。我们就打车去Linden区附近的Farrington Inn(一晚上99美元),之所以选择Back Bay车站和这个叫做Farrington Inn的有点脏又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小酒店(Priceline上的评分只有4点多,说它的卫生间如何不方便和被单不干净,后来发现毛毯之肮脏,这已经是后话了),就是因为地图上显示,这两个地方都离哈佛大学最近。打车只需要五分钟,10个美元。抵达酒店,已是华灯初上,人困马乏。发现附近全是美食和酒吧,波士顿大学的年轻人们啸聚其间。赶紧去附近的比萨店买了一块大比萨,女儿惊呼“美食”,一家人在被窝里大饱口福,安寝不提。


第二天一早起来跑步,才发现,我们的酒店就在Harvard Road上,想必沿着此路线,必进哈佛。于是我就沿着反方向疾走1小时,沿途都是小吃点,居然发现上海小吃和几个华人餐厅。路边两座教堂,尖耸入天,皆古朴洁雅。回程发现一个叫做John Fitzgerald的纪念馆,一问当地人,才知道此菲茨杰拉德是个美国总统,非大作家司各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他的The Great Getsby是我最喜欢的小说),遂作罢。


波士顿是一座极美的小城。2004年我在麦戈文董事长的豪华办公室里俯瞰波士顿小城,见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上白帆点点,河水漾漾,城中小楼环伺,黄瓦古墙,深深喜爱上了这座小城。波士顿不仅是1776年美国革命的发源地(波士顿倾茶事件),打响了美国人民抵抗英帝国主义的第一枪,而且也因为拥有哈佛大学、大龙虾和Duck 大水车而闻名于美国。


(Harvard University-----Boston,主教堂)


我们的第一站自然是带女儿来朝圣的哈佛大学。从Farrington Inn出来向南走50米,就是66路,坐上车7分钟,就能到达Harvard Square。冥冥之中,我们就住在了通往哈佛的Harvard Road上,上天这样的巧安排让我大喜过望。说是哈佛广场,其实是极像北大三角地一样大的三寸地盘。上面有地铁站,书店、几家华人餐馆、咖啡店和各色纪念品店。哈佛名气之大,美国的小学生也不放过她。漫步校园,不时有一队队美国学生列席其间。哈佛罗马风格的豪华主图书馆、圣洁安静刺破天空的白色教堂和充满巴罗克风格的华丽教学楼,是哈佛三大景点。校园如此娇小,我们花了10分钟就逛完了一圈。


(Harvard University 商学院,题字为哈佛校训拉丁文“爱真理”字样)


中午和晓萌姐姐一起在哈佛广场的中餐厅吃完饭,下午我们就去波士顿的Downtown坐著名的大水车。从哈佛广场到波士顿市中心,有直达地铁,非常方便,好像只有四站的样子。出了地铁站,穿过波士顿市中心的“红色之旅”的出发站(当年波士顿革命党人密谋暴动的大厦),再往前行20分钟就到了波士顿的harbor(老港口)。波士顿的“红色之旅”是用红线在地上标示出当年美国革命的行进路线,其实到了美国,才发现美国人也非常讲究爱国主义教育和意识形态灌输,不同的是,他们更注重寓教于乐和灌输的效果(非课本式填鸭),这一点,中国的教育官僚和政客们早就该好好学习学习了。


(哈佛的尖顶教堂)


波士顿的Duck 大水车,水陆两用,是非坐不可的。成人票50美元左右,学生和儿童都有优惠,结果是我这个40多的老儒生,出示学生的ID,居然也得了打折的票价。女儿迫不及待地登上两层的巴士,恨不能马上开始“Duck之旅”。


双层巴士把我们先拉到海军博物馆,大概花了20分钟。开车的大小伙子20多岁,高大倜傥,又是司机又当导游,一路唱歌作怪,介绍景点,声音抑扬顿挫,并仿以各种古怪腔调和笑话,逗得一车人乐得前俯后仰。小伙子的逗乐精神严肃可嘉,非常认真投入,似乎很享受这份让别人开心的工作。回程时一对美国中年夫妇被逗得狂笑不已,俨然不狂笑,就无法发泄那种快乐似的。


海军博物馆,骄阳似火。我们等了半小时,才盼来了鸭子船,说是鸭子船,其实是因为船身上有鸭子可爱的大幅卡通形象,车身很高,上免用塑料围廉遮挡可以看清外面,也可以将廉子卷起,享受习习凉风,旁边还有救生圈伺候,是一种水陆两用的奇异交通工具。这回换上了一个老司机和一个老导游。年老的导游介绍得非常卖力,嗓门洪亮,说话像打机关枪,不带磕巴的。鸭子车在波士顿高楼大厦里穿行,蜿蜒过了查尔斯河,就直奔另一个大码头附近的入水口。水车沿着一条下坡入水时, 导游和大伙儿一起尖叫惊呼。


(鸭子船可以水陆两用,女儿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鸭子船旅行美不胜言。不仅符合儿童的童话想象,沿途景色更是目不暇接。河中间有皮划艇在奋力滑行,继而我们在波士顿港口的入海口看到了美丽的波士顿小城全貌。城市、河流、天际线、船舶、高楼大厦和绿堤岸、黄色建筑,如此和谐地融合在了一起。这大概就是波士顿的独胜之处:小而美,为河流、大海、城市和文化的交汇口。


鸭子船的航程共1个小时左右,河面上刮起的风如此清凉,女儿已经又冷又饿,睡着了。车回到港口,夕阳西下,我们就到鸭子船附近最著名的Legal Seafood西餐厅享受大龙虾。我对龙虾没有兴趣(波士顿的龙虾非常鲜美,不可错过),就要了一盘炸虾土豆,味道甜脆,真是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大虾,女 儿甚至还想要再来一盘。



第四日 波士顿-纽约


按照行程安排,我们乘坐下午1点46分的火车去纽约。一大早起身,我决定去探寻从旅馆步行到哈佛路线,从Farrington Inn出来右拐,穿过一排民居,就是铁路桥,接连穿越铁路桥和一座立交桥,蜿蜒的查尔斯河已经在望。波士顿一早下起了蒙蒙小雨。细雨中的小河更加婉约而含羞。走近河边,发现河中间一艘艘单人皮划艇疾驰,划桨者坚定有力,河边哈佛的大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晨跑。查尔斯上有许多不同式样的小桥,在烟雨中掩映着绿 树、黄墙和红桥,实在是一幅画不出的好景致。


穿过砖红色的哈佛大学的学生教堂,我终于可以走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面包店享受咖啡美食了。教授和学生们匆匆忙忙一边在看电脑,一边喝咖啡。我在面包店居然发现了我最爱的花生酱面包,上面涂满了金色的烤杏仁片,还有一种暗红色的不知名Muffin,大快朵颐。


从Farrington Inn步行到哈佛,只需要20分钟的行程。用完早餐,我们全家三口决定再去查尔斯河和哈佛游览。这次我们坐66路沿着哈佛路前行,在哈佛北路下车,就是哈佛商学院和查尔斯河。哈佛商学院和哈佛校园仅隔查尔斯河,有哈佛桥相连,学院有一个很大的室内球场,走进其不起眼的校门,只见哈佛的校徽:“Ve Ri Tas”, 晓萌姐姐给女儿买了一件哈佛的纪念体恤上就有这个LOGO,她告诉我们这个拉丁文就是“真理”之意。校园里一块纪念牌,像是纪念某某人物,上面铭刻“为了追求真理,这个人必须去牺牲”云云。想来人间至乐,当是追求真理之乐,其他都不过是口腹饱食皮肤滥浅之乐而已。


(Charles River,是哈佛赛艇运动所在)


查尔斯河边,有许多小船停靠的码头。试想每天细雨中漫舟查尔斯河,是人生何等乐事。走过哈佛校,才发现几十只加拿大天鹅正在河边的草地上憩息,一只鹅妈妈带着五只长满茸毛的小天鹅在觅食。比起兰辛的天鹅,查尔斯河边的天鹅更不怕人,在一旁优哉游哉地吃草。一会儿走过来一帮志愿者,开始在河边捡拾垃圾。


河向南50米,就是哈佛的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里面还挂着非赢利组织研究中心的牌子。我们的慈善家王石先生就在这里进修,听晓萌说,王石进哈佛后,最喜演讲。在哈佛广场,我们还发现了著名的INN IN HARVARD旅店, 一晚上就要300美元,还有一家叫做哈佛广场旅店的,以及2004年我曾去过的一家非常美味的川菜馆HONGKONG HARVARD。广场旁边的BAPIST教堂非常壮观,洁白颜色让人肃然,里面居然还有一家芭蕾舞学校。


(Charles River ,对岸即是哈佛)


中午12点回到哈佛大道的旅店,我们在一家北京餐馆匆匆吃完午饭,就乘坐1:46的火车奔赴下一站纽约了。回忆中的波士顿,很像济南小城,一个海边,一个内陆,一样小巧可爱。



第四日—第六日 纽约游玩


从波士顿到纽约,火车最需要4个小时,和坐大巴需要的时间差不多。我们打车去Back bay火车站(10美元,省却了拎着大包小包挤地铁)。这回送我们的是一个来自摩洛哥的司机兄弟,一路上这位仁兄知道我们来自中国,我的英语也是洋泾浜调调,就谈起他对中国人学英语的感慨来。他说,英语的交流如此重要,可一些在波士顿的华人却依旧生活在唐人街之类的自己人的圈子里,实在可悲可叹云云。看来,司机见多识广,不可小觑。


火车抵达纽约Penn Station,已是晚上六点,纽约一片车水马龙。Penn Station和大名鼎鼎的时代广场仅仅隔开一个街区,交通非常方便。从车站出来,我们打车去位于第二大道和东17街的Hotel 17旅馆。行前师兄告诉我,在纽约打车不算太贵,而且我在Google Map查找, 发现这家旅店距离第七大道和西44街的火车站相距并不远。


纽约城市的矩形地图布局的确方便了司机和行人。司机从第七大道直奔第二大道,然后再往南找东17街,还是10美元,我们看到了旗帜招展的Hotal 17(一晚上150美元左右)。这家小旅馆位于东17街,取了这个名字,从priceline的评分来看,这家旅店大概在7.0分左右, 中规中矩,网友的评价还算不错。穿过其古色古香的电梯,进去一看,发现果不其然,房间里整理得非常干净,洁白的床单光鲜如新,地毯是新的,一尘不染,虽然和波士顿的 Farrington Inn一样也是要Share卫生间和浴室,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整洁如新,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旅馆(不像波士顿的那家私人旅社,卫生条件实在不敢恭维,毯子脏极,喜欢整洁的朋友强烈不推荐住那里,除非你喜欢背被子旅行)。


晚上约了以前的同事小罗一起吃饭。小罗同学当年非常勤奋聪明,2003年就离开我们的工作单位来西北大学读硕士,后来在纽约一家软件公司工作。一见面,他高兴地告诉我,自己已经拿到了WPP的OFFER, 这可是个好消息,前两天,我还劝他往FACEBOOK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跳槽。席间谈到原来的同事和朋友,有的浪迹天涯,有的已经锒铛入狱,还有的公司已经上了NASDAQ,成了亿万美元富翁,大家都唏嘘不已。小罗同学非常热情,介绍自己在纽约的生活,说这些年在美国挣钱已不易,去年干脆把车也卖掉(在纽约养一部车,每年的花费也要上万美元,在DOWNTOWN的停车费每小时就需要10美元多)。由于生活成本高,他在纽约也不得不和朋友分享一个公寓,而且30好几还没结婚,中国女孩在美国实在是太受欢迎了。我们在地铁站要了一份纽约的免费地图,他帮我们圈了几个必去的景点所在,见天色已晚,我就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了。


(大都会博物馆里Van Gogh's Sunflowers)


在纽约的第二天,等孩子睡到自然醒,我们直奔大都会艺术馆。从宾馆走上5分钟就是Park Avenue,从那里坐M3公共BUS就能直达大都会艺术馆(下车后走一个街区)。看到我手拿地图,一位瘦瘦的美国中年妇女走过来问我们去哪里,并告诉我们M3即到大都会艺术馆,她正好也坐这趟车。等上了车,才发现纽约坐公共汽车,也需要提前购买乘车卡,尴尬之际,这位女士主动提出来让我们刷她的公交卡。正要准备感谢,她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个中国迷,丈夫就在纽约大学教书,他们两个经常一同去中国,在中国也受到过同样的帮助。盛情难却,我们由衷表现了谢意。


大都会艺术馆的罗马殿堂非常气派,我们全家都佩戴了专业的中文介绍耳机,先进的是古希腊罗马艺术馆。大都会藏品太过丰富,一天实在是跑不过来(那天正值日本馆和中国绘画馆都休馆),光是现代艺术绘画就让我忙活了一天,第一次看到莫奈、 塞尚、梵高、达芬奇、德加、马蒂斯、毕加索、雷诺阿、戈雅、伦勃朗等大师的真迹,我的D5相机一张都没有落下。女儿笑话我,说爸爸回国可以出版一部大都会盗版画册全集了。艺术馆的每一个保安看到我如此勤奋地一张不落地认真拍照,似乎都很惶恐不安,唯恐我这个黄种人摄取了大都会美术的精髓魂魄。记得我们读师范时才十几岁,很不懂事,美术老师非常认真,一说起伦勃朗和梵高等大师的作品时两眼放光,我们则得困得趴在桌子上快睡着了。老师的书法曾经参加全国美展,每次他在课堂上展示自己的获奖作品总是唾沫乱飞,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想到当年美术启蒙老师谆谆教诲,连他本人都没有机会来这里看到画作原件,我的认真劲头就更足了。


最后,我的双臂累得几乎无法再举起我的D5相机。旁边有好奇的老年夫妇走过来看我拍摄,我自豪地向他们展示我的摄影,表示拍下来回去好做CLOSE READING, 他们都对我的相机称赞不已。最后,在保安的驱赶下,当我匆匆按下最后一个镜头,已经是5:20了,连亚洲馆都没有来得及进去看。我们又困又累,打车10元钱回到了旅馆。(午饭可以艺术馆里的三个餐馆解决,服务尚可。)


(Liberty Statu)


第三天起了个大早,应女儿的要求,我们去自由女神像,旅馆离南站码头很近,来自南非的热情黑人司机带着我们沿着河边逛圈,最后死活不愿找零,10元钱的车程硬是要了我18美元。正值暑假,南站船运码头的游客排起了长龙,一直快排到公园的售票口。我们这才发现,如果在网上提前预约,就不用排队,直接进入检查大厅,免了曝晒之苦。队伍足足排了半个多小时,很多美国小学生都排着长队,由老师领队赶来接受美式爱国主义教育。在美国呆久了,你也会发现,许多美国人其实生活圈子并不大,视野也不广,甚至来纽约这样的大都市机会也不是很多。路边有一位中国大叔在拉二胡,女儿觉得不错,就递上1美元,大叔眼前一亮,高兴地拉起了《赛马》。


上了自由女神小岛,才发现要进入底部的建筑参观,还需要网上提前预约和买票的。我们就环绕着小岛随处走走,发现哈德逊河上的曼哈顿如同密歇根湖上的芝加哥, 都是凭空建在一个水域之上,排列着诸多奇形怪状的大楼而已。我们全家在自由女神的草地前开始恶搞,一人举着雨伞,一人捧着小包,逗得路人侧目,大笑。在我看来,美国自由女神本系法国人馈赠,这与法国大革命精神相去甚远,在美国,个人自由最有市场,100多年前,无数人经过艾丽斯小岛的入关检查进入所谓的“自由新大陆”追寻美国梦,本质上是美国社会精英和政客们刻意塑造的意识形态。美国只有个人自由,难有集体自由和国家自由,尤其是在兰辛那样的荒原上,人和人的距离如此遥远,很难想想,要让他们在这样的荒原上去生活,如果没有集体自由的信仰,除了信仰上帝之外,还能依靠什么别的东西能够支撑他们活下来。


按照计划,接下来的行程是去911遗址和帝国大厦。从南码头出发,我们先是步行去华尔街纽约证券交易所。摸完大铜牛的屁股,走过两个街区向右就是华尔街和纽交所。与我2006年前来这里不同的是,现在的华尔街看起来更加冷清,而纽交所的警察岗位更是增加了不少。纽交所对面的华盛顿总统雕像背后是个博物馆,里面陈列着约翰*弥尔顿当年的《论出版自由》等,原来其推崇的言论自由思想最早来自于美国思想家齐格尔,后者声称,一个政府和一种权力如果缺乏外部言论的约束力,必然是邪恶的,这些都是不用证明、自身显现的公理。很难想象,我们的帝国统治者为了追求绝对权力,至今文字狱盛行。


移步华尔街,再往前走两个街区就是911(其实曼哈顿实在是个小岛,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小岛上划分成井田状,然后再建设成一个浮华的大都市,这就是美国梦的缩影版,无怪乎芒福德40年那年就搬离了他生活的纽约布鲁克林,并预言了像纽约和、东京、北京这一类超大型都市的覆灭)。


911遗址旁,已经竖立起 了新的五座新世贸中心大楼。这也是美国人喜欢的意识形态,旧伤未去,创痛已平,好像911在这片土地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旁边的小巷里有一个小 型的911纪念馆。在那里,旧有的那两座双子大厦依旧被做成纪念品出售,在美国,没有什么不可以是被商品化出售的。伤痛也一样可以售卖。眼前重现2001年9月1日晚上9:47分我们在西藏扎什伦布寺的电视直播中惊呼911直播那一幕。一个在世界各地喜好掠夺的精英帝国,其没落步伐谁也无法阻挡。


911旁边是纽约有盛名的“21世纪”商店,有点像OUTLET和打折店,都是所谓的美国品牌,售以平民价格。在美国待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美国人其实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一个精英民族,把世界工厂转移到中国、亚洲和非洲且不论,环境破坏、资源掠夺和人力榨取(看看跨国工厂像苹果电脑(郭台铭的富士康)给中国年轻的苦力们支付的可怜薪水),再反过来将一些所谓的品牌高价出售给中国市场(一件本土的美国品牌TIMBERLAND的服装在北京专卖店可以卖到上千乃至几千人民币,可 是在美国,打折季只要花10几个美元就能买到),这其中的所谓品牌溢价利润惊人,正是这样的双重剥削(超低成本和品牌溢价)再加上环境破坏和资源耗竭的外部成本,才成就了今天的美国梦,当然这也制造了美国恶梦——随着制造业向中国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转移,美国越来越倚重金融中心和知识产权和品牌输出,最后成了一个只消费、不再从事制造业的“空巢”国家和全球“超级剥削者”。


( 911 Reruin)


从911打车去第五大街和西44街之间帝国大厦,正赶上下班高峰。在帝国大厦附近的号称全世界最大的百货商店梅西百货(MECY’S),你才感受到什么叫做商品丰富和琳琅满目。正像一位批评家指出的那样,美国的超级百货市场是真正的“后现代建筑”,在这里,不管你是一掷千金的亿万富豪,还是依靠救济金活着的穷光蛋,梅西都张开臂膀欢迎你:你消费,你存在,当然,你也可以不消费,你看到了消费景观,你才存在,才能生活在真正的美国梦的幻境里。


(Road to New York)


晚上我们去百老汇的Mejestic Theatre看百老汇最负盛名的歌剧《歌剧魅影》,2006年那次在这里看这一幕歌剧时,游玩实在累得不行,在半睡半醒中耳闻仙乐飘飘。这次决计睁大眼睛看。从网上提前几天就订票,到门店换票时,只见门口排起了长龙。对面的一家匹萨店里更是人声鼎沸,要排半小时的队才能找到位置,在秩序井然的美国,这样的场景很少见,看到一大堆美国人也喜欢挤在一起,纵声大笑,像是世界末日将到之前的最后一个狂欢节PARTY。吃完PIZZA,我坚持蹬着眼睛看演出(虽然旅行如同六年前一样的辛苦)。果然,节目依旧精彩,只是觉得仙乐比上次弱了些。


在纽约的第四天,7点我起来跑步,沿着第五大道,看到了位于东12街的福布斯大厦(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八层楼),再往北就是及15大街上的麦迪逊广场,旁边突兀地树立着一幢纽约最标志性的建筑(名字我忘了)——一个三角形的古老大楼,在第五大街和百老汇大道的交叉口,就那样不伦不类地站立着,像一个从乡下来的古怪老者,和这个城市的调调格格不入。再过20多个街区(纽约的街区大都是很小的一个井田状),就是乱哄哄的帝国大厦了。我有一个新发现:纽约的东 西大街之分都是以第五大道为轴心的,第五大道以东都叫做东街,第五大道以西都是西街。


吃完早饭,我们打车去火车站,乘坐1点10分的火车去华盛顿D.C.,将行李寄存(一个行李三美元,不限时)后,又忙着去第五大街附近的商店和梅西购物了(火车站在第七大道,和梅西只隔开一个街区)。


纽约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城市。虽然的确如同小罗所说,纽约最开放,拥抱来自世界的每一个人,不分肤色和种族,可是我怎么也不敢喜欢这个没有什么大树、位于反恐最前线的浮华都市。



第七日—第八日 纽约—华盛顿D.C., 华盛顿特区游玩


从纽约到华盛顿D.C.的火车只要3个多小时的车程,票价并不便宜,成人票要100美元,我们乘坐的是SILENT CAR,而且沿途都是非常安静、美丽的海滨小镇,像一趟观光专列。


美国的列车非常舒适,从纽约到华盛顿D.C.的列车停站很多,上上下下的,座无虚席。沿途所见的诸多海港城市,都记不住名字,一个个都浮在海滨之上,蓝天白云,海岸辽阔,尖顶的教堂和宽敞的广场,令人向往。这条铁路线几乎就是浮在海面上,每一处都视野开阔,几与火车平行的海岸线。这是美国城镇的特点,每一个小镇都有其极妙处,安静而开阔,特色而自豪,处处皆中心,不用垂拱辅佐北京那样的大帝国中心。


到华盛顿的Union Station(与芝加哥的火车站名字一样),还不到五点,我们打车去位于17街和I街交叉口的Club Quarters酒店,费用还不到10美元(火车旅行的一个妙处是,处处皆DOWNTOWN,只要你定的宾馆也在市中心左右,几乎不用坐地铁,我在纽约买了一张10美元的地铁卡,居然都没能派上用场,在纽约乘坐M3 公交BUS时巧遇一位热情的搞设计的美国大妈瑟琳女士(老公在纽约大学当电机工程方面的教授,夫妇俩经常去中国),也是个中国爱好者,跟我们说,在纽约千 万别坐地铁,不仅脏乱,而且像地沟里的老鼠一样只能在黑暗中穿行,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忘了买纽约的地铁交通卡,卡瑟琳女士慷概解囊,她说在北京享受过中国人帮她卖车票的礼遇)。但不幸的是,在Union Station下车后,我们遇到的是一个来自印度的司机,一上车就嘀嘀咕咕要收我们的行李费,每件2美元,不论大小,就这样,我们一下子被攫取了12美元的行李费,其实从火车站到Club Quarters,打车费还不到10美元。


接下来,我的硕士导师张老师过来接我一起去吃晚饭时,惊呼这一酒店居然直行就是奥巴马的居所白宫,而且只有短短的50米!问我是否需要一晚上上千美元,呵呵!(我定的是最大的房间,有一张大床和一张沙发床,每晚才139美元,是我们这次行程中最舒适的宾馆,只是希望劳顿旅程在最后一段好好慰问全家)。


张老师是我1991年念硕士时的导师,一晃20年未见。她现在是乔治城大学的终身教授,周末业余爱好画画写生,已经到了享受人生余暇的最高境界。她先带我们去乔治城大学参观。乔治城的确有非常美的维多利亚式贵州建筑风格,原是教会大学。傍晚时分,教堂大楼里透射出黄色的光晕,映衬红墙灰瓦,确有一种鬼魅气氛。张老师介绍说,全美最恐怖的恐怖片的某一场景就是在乔治城拍摄的,影片中一个人头沿着陡直的楼梯落下,然后她马上指认那个楼梯给我们看,果然有些阴森可怖。在跨文化中心的地下室,我们还看到了该系一件镇海之宝——一件巨大中国书法铭碑的复件。


参观完乔治城大学,我们去学校附近的意大利餐馆去吃西餐。华府的建筑都不高,红墙绿地,到处都显现出贵族气息。最后,张老师又盛情开车带我们深夜去看白宫附近的罗斯福纪念馆,说是一个难得的平民总统纪念馆。夜深里,一队美国 中学生也在那里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白宫为了奉行紧缩的财政预算,连罗斯福纪念公园也不开灯,以节约电费。张老师说,当年为了建这个纪念馆,民主党人和共和 党人也斗争颇为艰苦,因为罗斯福也是个民主党人,一般说来,共和党人总统的纪念馆都建造得高大巍峨,唯有这罗斯福纪念公园重现了罗斯福坐在轮椅上炉边谈话的镜头(他从小患有小儿麻痹,身体残疾)。公园里有很多罗斯福名言铭文,白宫的紧缩预算计划,让这一切重归于黑暗。


在华盛顿特区的第二天一早,我7点多起床去跑步。这一次我沿着白宫、华盛顿纪念碑和樱花湖跑了一大圈。路上跑步的学生真不少,而且女生居多,她们大多是肌 结实、面孔红润的乔治城女孩,酷爱运动。跑过杰弗逊纪念堂,我看到一家三口老爸三女儿跑步,令我想起了波士顿查尔斯河畔天鹅妈妈带着五只小天鹅散步觅食那一幕。湖边樱花小道上,有人在钓鱼,一个大爷钓到两只小鲫鱼,等我再往前时,另一个垂钓客正在拽着一个大家伙,等他把鱼儿拉出水面喝空气时,才发现真是一条闪闪发亮的大红鲤鱼。垂钓客很热情,告诉我他来自英国,今天专程到奥巴马总统家的后花园湖里来钓鱼做客。大鲤鱼用渔网拉上来,一上称,是条8磅重的金色大鲤鱼。英国钓鱼客摇着头说,这鱼很不好吃,他们要腌上三天去味,才能下锅,不过他会把这条鱼放回到湖里。我说,很难想象中国人能去中南海湖里钓鱼,除非你自己想被保安扔下去喂鱼儿。美国社会的开放程度可见一斑。


(白宫里的可爱松鼠,奥巴马不在家。诺大白宫,门口貌似只有几个警察)


在酒店对面的西餐店用完丰盛早餐,我们先去了旅店大门外的奥巴马行宫。白宫位于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这是个被美国人称为是最幸运的数字。门口只有三四个警察看守大门,保安告诉我,今天奥巴马不在家。在树木掩映中,白宫小得似乎跟一粒眼屎差不多,稍换一个视角,就会隐遁不现。沿着白宫大门向东,就是参观的入口。我意欲跨进大门,被一女警察拦住。她礼貌地向我解释,进白宫参加必须在网上申请,而且要提前半年预约。后来我才知道,申请去白宫做客,必须得笼络上一 位国会议员,需要其介绍,才有资格提出游览申请,看样子,中外皆然,没人,不找关系是行不通的。朝中无人,白宫免入。


(Renoir's Art)


再往前就是宪法大道(Constitution street)和独立大道(Independence street)。中间有各色各样的博物馆,我们只参观了自然历史博物馆、国家美术馆和赛克勒(Sackler)东亚艺术博物馆,后面两个是张老师极力推荐 的,我们就放过了国家历史博物馆、航空博物馆等,路程遥远,时间实在不够。自然博物馆有巨大的恐龙和无数动植物标本,值得一看。在国家美术馆,我又看到了许多印象派画家的杰作,一个银行家叫做The Chester Dale Collection的收藏尤丰,我又陆陆续续将梵高、毕加索、马蒂斯、莫奈、塞尚、德加、伦勃朗、戈雅等大师的作品一一拍照留存,一个也没有放过,直到一个保安出现, 守着一幅雷诺阿的巨画,说什么就是不让我拍照,说其他的都可以拍照。塞尚的特展已经半个月前结束,是个大遗憾。


国家美术馆和大都会艺术馆一样,有可口的午餐可以买到。从航空博物馆往回走,我们在一个红色建筑后面找到了赛克勒(Sackler)东亚艺术博物馆。里面收藏的中国文物太丰富了,正在搞一个关于山西响堂山佛教塑像的特展。从公元5000多年前的各色玉雕,到朴拙典雅的甲骨文和各色各样的字画、瓷器、陶罐和古董,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实在是一个非常值得仔细观赏的活生生中国历史。女儿很惊讶为什么这么多好的中国文物被弄到了美国,我一时竟无语。


(A Begging Squirrel)


5:20分,我是最后一个游客被从博物馆请出来,只能匆匆买了一条领带留作纪念。女儿已经累得不行了,我们就去喂松鼠。小松鼠一开始还有点见生,看到人就跑,可等到我们在长凳上坐下开始啃面包时,小家伙不声不响从树上来到了我们身边,女儿说,这是个好馋嘴狡猾的家伙。


(The Lincoln Memorial,林肯是美国精神的一座丰碑)


穿过华盛顿纪念碑,是林肯纪念堂越战纪念碑。走过华盛顿纪念碑之后,我们发现许多人在二战纪念碑的池子里泡脚,为了免得亵渎神灵,我悄悄选择了一个偏僻角落,把疲劳的脚掌放到凉水里,的确有提神按摩之效。走在林肯纪念堂的大道上,女儿回忆起了关于这一幕场景的电影。林肯在美国历史上享有如此崇高地位,从纪念堂的高度就能体现出来。


(the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林徽因侄女所设计)


从林肯纪念堂向右,就是越战纪念碑。一个巨大的L形黑色大理石,嵌入半地下,听张老师说,纪念碑的设计者就是林徽因的侄女林瑛。墓碑上刻有每一个在越战中牺牲或失踪的美国士兵的名字。美国历史上发动的每次战争要么以和平之名,要么就是反恐,而越战之不义,与60年代的社会动荡一起,也是美国主流价值开始土崩瓦解之时。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in Washington)


D.C.的博物馆和纪念堂太多,以致于从越战纪念碑离我们的旅馆只有不到1 Mile的距离,女儿已经走得膝盖疼了。我们只好打车,晚上在酒店下面的西餐厅享用了美美的一顿西餐。



第九日 华盛顿D.C——兰辛(飞机)


在D.C.的第三天,也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天——第九天,为了避免行李被乱收费,我们决定坐地铁到华盛顿里根国家机场。地铁站离旅店很近,不到一个街区,每个 人1.8美元,一位热心的美国女士帮助我们买了三张地铁票。D.C.的地铁线路和波士顿一样,也是用色彩区分的,我们坐蓝线(Blue line),五站就到了机场。兰辛到华盛顿直飞的航班可以选择一家叫做Sun country的小航空公司,单程票价才109美元(靠窗户或者过道另加10美元、15美元,可登录WWW.SUNCOUNTRY.COM订票),从地铁站出来,千万别弄错了BOARDING的窗口,你必须坐不同的BUS才能到达安检处。飞机11点15起飞,1个半小时后,飞机抵兰辛。


整个9天的行程下来,每个人疲惫不堪,非常想念兰辛的乡居悠闲时光。最大的体会有这么几点:一是在美国做长途旅行,最好不要火车,时间太漫长(从兰 辛到波士顿,我们有两天时间在火车上,火车上的时间累计就达到26.5个小时,书,毛毯和电影是必须的);其二,美国的短途旅行,坐火车非常舒适,尽管票价比BUS贵(我们整个火车行程三个人共花了820美元(从兰辛到波士顿共400元,从波士顿—纽约—华盛顿D.C.共420美元),飞机三个人共 370美元),火车站的最大便利是往往都在市区的最中心地带,四通八达;三,如果你不想叨扰朋友宁愿自己选择旅店,那么Priceline上的一些在市中心的酒店可以考虑(WWW.PRICELINE.COM),虽然市区宾馆较贵一些,Priceline上价格适中的酒店还是可以找到,这样就省却了每天奔波或者坐地铁之苦,9天行程中每当孩子累时,我们都选择了打车,整个打车费用加起来也就在100美元左右。当然,最满意的还是华盛顿D.C.的Club Quarters酒店,不仅可以随时造访奥巴马(走到白宫最多只需要5分钟),而且价格也不贵(一晚上最大的房间139元,有40-50平米左右),非常舒适,一楼有非常好的自助餐和西餐。


东海岸之行回来,我们不再有远行的念头(太辛苦)。兰辛有草原牧场,天鹅野鹿,有潺潺Cedar River相伴,可以在下午时光去河边喂鸭子,逗逗小松鼠,饿了可以饱餐Union的美味PIZZA,光顾校园自产的冰淇淋店。这样悠闲又幸福的时光, 尚不珍惜,更待何时?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纽约1578
美国东海岸9日自由行(兰辛—芝加哥—波士顿—纽约—华盛顿D.C.)路书兼游记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典藏游记

发表的游记被加典藏标签

纽约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纽约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纽约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纽约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