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5.07.28

自助独行走云贵(4):丙中洛→贡山→福贡→知子罗→六库

天数:21 天 时间:3 月 人均:52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徒步

发表于 2015-07-28 14:00

3月里走了一趟云贵,主要是为怒江,当地最美冬末春初,碧蓝江水映衬雪山,青稞苗翠绿菜花儿黄,田园风光甚佳。不过,春天的雨季也会让怒江迅速变黄,时间大约是在3月中旬过后。因而,出发日期选在3月9日:厦门→昆明→六库丙中洛→福贡(碧江废城)→六库→大理(巍山古城、巍宝山、鸡足山)→昆明→安顺→黔西(百里杜鹃)→安顺→贵阳→厦门。3月29日返厦门,行程总计21天,花费约5200元。此趟行程好运连连:3月11日抵昆明,赶上滇池的红嘴鸥尚未北飞;3月13日到达丙中洛,赶上怒江之水尚且碧蓝;3月26日从安顺赴黔西,也是恰逢百里杜鹃花盛开。

3月18日,逗留丙中洛已逾四日,今拟撤离,返程路过贡山、福贡,打算都顺便逛逛。晨起打电话给严老板,通报我今早将撤离,询问是否即刻下楼补缴一日房费?他说不急,贡山班车要到9点才有,让我暂且先在房内休息,他就坐在(玉洞宾馆)门口守望,看到车要开走时再通知我下楼。于是,我就在房内自烧开水,用一个厦门带来的午餐肉罐头与一碗本地购买的方便过桥米线,作为今日出发前的早餐。

大约9点,接到电话“车要发了”,赶忙下楼与严老板告别,将所欠100元房费塞到他手中,然后就匆匆前往登车。上车后惊喜地发现,曾与我同登贡当神山的那位杭州人此刻也正在车上,他昨天去过“秋那桶”,也是徒步走回“丙中洛”,现在是打算到贡山后立即转车赴六库,然后尽快回杭州。

车到贡山,停在一处三岔口,司机让大家下车,收费12元/人。他说从此处右拐上坡,再走不远就是贡山客运站,若是打的,3元/人。丙中洛→贡山的正常票价是15元/人,司机没把大家送到位,每人少收3元。下车后与杭州人一道“打的”,果然是3元/人,送往贡山客运站。听“的哥”说,贡山县的出租车就好比是公交车一般。

所谓的“贡山客运站”,其实仅有售票处,班车都是沿街停放。此处每日有9趟班车(经停福贡)发往六库,我为能有更多的时间逗留贡山,要求购买末班(12:10发)车票,但售票员却说今日的12:10班车停驶,只好退而求其次,改搭11:30的班次去福贡,票价29元。杭州人希望尽早离开,决定搭乘10:10的班车前往六库。两人买好票,我将拉杆包存放售票处(免费),送杭州人登车,然后就拦下一部出租车,要求前往江边那个“有两座桥的地方”。“的哥”非常明白我的意图,开价8元,立马成交。

贡山县城又称茨开镇,是座山城,街道狭窄,行车好像是有单行线的规定。10:14驶经一座石桥,看到桥下小河在前方不远处汇入怒江,而且,“独龙江公路”也是溯此河而行,我将小河误认为就是独龙江,于是,要求司机在桥头停车。谁知,下车后才发现,此桥名曰“普拉河大桥”,显然,桥下小河应称普拉河,不是独龙江。

走过石桥,沿公路前行,10:11看到一座跨越怒江的吊桥,称“幸福桥”。此桥外观破旧,只可过人、马,但却是拍摄“贡山到此一游”的绝佳之处:人站在桥上,可以将云雾缭绕的高黎贡山、山脚下的贡山县城、还有碧蓝的怒江,都一并摄入镜头。继续前行,不远处又出现一座漂亮、崭新的吊桥,名为“芒孜桥”,因为对岸有座村庄称“芒孜”。这是一座可以通行汽车的吊桥,限重20吨。

10:26原路折返,走过“普拉河大桥”继续前行,见到路边有处“石门摩岩壁刻”,系怒江州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内容主要为1925-1947期间的三幅壁刻,涉及贡山的历史事件,以及当年的交通、经济状况,具有重要史料价值。再向前走不远,就是“三江明珠广场”,此广场紧靠怒江,建有一座造型别致的“三江明珠塔”,此塔为贡山独龙族自治县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我预定要拍摄“到此一游”的另一处景点。10:45走到塔下,抓紧时间拍照,逗留大约10分钟后撤离,拦下一部出租车,还是3元,送我返回客运站。

11:12抵达车站,首先取回拉杆包,因为是免费服务,准备了三颗精装巧克力糖球,作为小礼物赠送售票员,她连声说不需要,但也没推辞。登上汽车,见到司机正在吃饭,估计是不会马上开车,又下车前往售票处隔壁的糕饼店,购买乘车午餐。此处的各种糕饼都是10元一斤,选择两种,共计9元,味道不错,小县城能有如此美味,也算实属难得。汽车正点发车,座位正好是在沿怒江的一侧,于是摩拳擦掌地准备拍摄“石月亮”。数日前从六库过来,因为是坐在靠山的一侧,未能拍到怒江上的这处著名景点。

13:49看到路边有石月亮乡的字样,立即手捧相机进入临战状态,14:01~14:06,汽车绕行一座山梁,让我从正反两个方向都看到了“石月亮”。它是高黎贡山颠峰上的一个巨大的石灰岩溶蚀穿洞,也是当地僳僳族的圣地,在古老的僳僳族“大洪水”神话中,就已有提及。

14:59停靠福贡汽车站,下车后直接前往不远处的“福源大酒店”,标准间160元/天,预定2天,交押金500元。酒店房间蛮大,设施也很不错,每日还有两瓶矿泉水赠送。福贡县城亦称“上帕镇”,依山临江,大致可分为新、旧两个城区,新城建造在偏南侧的怒江西岸,旧城位于偏北的怒江东岸,福源大酒店与福贡汽车站均属旧城。

稍事安顿后出门,重返“石月街”上的福贡汽车站,买到明早7:50赴匹河的车票,12元。然后,继续沿“石月街”前行,走到怒江边,经吊桥过江,16:43来到怒江西岸。站在西岸隔江回望,福贡老县城傍山依水,是座颇具山水韵味的边陲小镇。

正是枯水季节,怒江水位很低,江底显露出大片的沙滩及巨石。沿着江边的石阶走下河滩,站在江底巨石上自拍一张留影,算是曾经独游福贡的存证。从沙滩上南望,可以看到两座大桥,近处的高架吊桥称“上帕大桥”,远处则是怒江上并不常见的钢筋水泥拱桥,称“怒江大桥”,它们都是连接福贡新、旧城区的重要通道。17:30再走吊桥,返回怒江东岸,在石月街/娃底街拐角处寻得一家餐馆吃晚饭,小炒肉、菜汤、米饭,总计 28元,感觉物美价廉,饭后直接返回“福源大酒店”。

3月19日,半夜下雨,有一阵子还蛮大,清晨依旧淅淅沥沥,让我曾躺在床上盘算,是否今日就在福贡多住一天,明日再去知子罗。因为,按照预定计划,我是打算从知子罗全程走小路,徒步下山,以便能够更仔细地品味、观赏怒江大峡谷,若是遇雨,将会是很被动。后来才想到,知子罗距离福贡有1个多小时的车程,即便福贡下雨,知子罗也不见得会下,而且,就算是知子罗也下雨,那还可以将徒步下山的安排,改变成为坐车下山。于是立马起床,先到到街上吃早餐,小笼包五个3.50元,米线一碗7元,感觉不咋地。7:30轻装前往福贡客运站,背包中只携带三脚架,两瓶矿泉水及少许干粮。班车7:50准时发车,路过福贡新城区看到成片的崭新大楼,风格与老城迥然不同。

老天爷果然不负我望,刚刚驶出福贡雨就越下越小,不久后出现小块的蓝天,再走就是碧空万里。8:57经过碧江路口附近,见到怒江对岸有一大片漂亮的木构小屋,布局好似蜂箱阵列,据说是怒族新村,属当地政府的扶贫安置项目。再走不久,车抵匹河镇,我下车。匹河这几天正在举办皮划艇漂流国际大赛,街上热闹非凡。我见到路旁有部机动三轮卸客后正要开走,上前询问“知子罗”肯去否?司机满脸堆笑,声称自己就是老姆登村的,让我立即上车。我试探着出价10元/人(散客拼车价),他的笑脸即刻收敛,声称包车都是40~50元。我听他报价还有个范围,就感觉此人比较靠谱,因为,一般包车老姆登也会开价50元,他的40元可能是指老姆登,知子罗才是50元。于是当即表示50元可以接受,但是要前往位于知子罗至茶厂半途,可以看到知子罗全景的那个地方。他很痛快地应允,而且,也非常明白我所讲的那个地点是在什么位置。

三轮车折返福贡方向,在巨大“吉他”旁的碧江(三岔)路口右拐上山,驶上总长18公里,垂直升高约1000米的蜿蜒盘山公路。由于事先曾对这一带的卫星照片做过仔细研究,沿途所经地貌大致都在掌控之中。坐在车上与司机瞎侃,让他非常相信我已经是第二次前来,而且,因为“前次”上、下山都是坐车,未能充分感受怒江大峡谷的雄伟、壮观,这次特意前来“补课”,打算全程走小路徒步下山,问他是否可行?,他说没问题,小路不难走,而且还答应要把沿途小道的每处路口都指给我看。他特别向我推荐位于“碧江路口”正上方的那条小路,但我就地查看后决定不选,因为,这条路虽属最短,但沿途却是没啥风景,而且,坡度也太大,让我觉得有些危险。我依旧是中意自己利用卫星照片,事先所选定的那条经由“月亮田”方向的下山小道。司机说,要走这个方向也不必绕道“月亮田”,在其前面的“智慧田”也有下山小道。车过“智慧田”时,司机停车,带我查看了由此处下山的小道入口。不久后又过“老姆登观景台”(其实是叫做怒江大峡谷观景台),司机又再次为我指点了从观景台通往“智慧田”的小道入口。

从“碧江路口”上山直抵“知子罗”,全程都是柏油路,但过“知子罗”后再赴“茶厂”,道路就变成为搓板状的土路,人坐在车上,就好像是正在被“过筛”。仅仅50元的车资,让人家载我走如此差劲的路,心里感觉有点抱愧,于是搭讪说,幸好只是拉我一人,要是人多就可能开不上来了。司机却说人多车重,其实就不会这么颠。10:25抵达我所要求的那个位置,付给司机50元并向他表示感谢,司机说:“其实不用谢,我还拿你钱了”。我们两人各自都认为很赚:司机是空车返家白赚了50元;而我却是耗不费力就达到了今日行程的最高点,然后轻松下山,这50元花得值。

送走三轮车,上串下跳地忙于取景,为的是想用碧江废城(知子罗)的全景做背景,为自己拍张“到此一游”。然而,但凡是景观比较好的位置,全都被当地人正在兴建的房屋抢占,几经尝试也未能如愿。最后只得爬到在建民居(内中无人)的屋顶上,拍下几张还算满意的纯粹风景。

10:36开始徒步下山,按照三轮车司机临走前的指点,先走了约10分钟的山路,然后就踏上一条颇为正规的的石阶,进入“知子罗”村。从汉朝至清代,知子罗都是怒江各少数民族部落通往内地的重要驿站。民国元年(1912年),云南省军政府组建怒俅殖边队进驻碧江,设“知子罗殖边公署”。1932年改为“碧江设置局”,开始推行保甲制度。1949年解放后,知子罗先为“碧江县人民政府”驻地,后又升格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州府。1974年州府迁往六库,“知子罗”恢复为碧江县城。1986年碧江撤县,此地划归福贡,最终沦落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匹河怒族乡的知子罗村。

脚下的宽阔石阶曾为碧江老县城的交通要道,很多重要部门都设置在石阶路侧旁。我首先来到新华书店,一位妇人说这里现在已成她家,非常热情地欢迎我在她家门前拍照。她家养了两条大狗,走过身旁都懒得看我一眼,网上曾将知子罗的狗群描述为“穷凶极恶”,但我所见却是都很温顺。

10:53来到原商业局,这是一座带有宽阔长廊的灰砖二层“大楼”,在上世纪70年代,应该算是满不错的建筑,现今也已改为村民的住宅。商业局下面就是原县政府,有块“中共怒江特区工委驻地遗址”石碑,介绍1949年5月碧江和平解放的谈判过程。我正在碑旁拍照,突然听到有人大声质问我是干什么的?不准拍照!我回头观望,原来是位精瘦的老者,站在原政府办公楼的二层走廊之上,我问为何不可拍照,他摆出一副想要教训人的面孔,摆手让我上楼,跟随他到房间里去听解释。我疑心此人若不是有精神障碍,就是别有企图,于是推说没有时间,迅速离开是非之地。

石阶路连接知子罗的唯一主街,这条路可通汽车,刚才我也曾搭乘三轮车走过。沿街前行,11:15来到知子罗最著名的“碧江县图书馆”,它是一座三层的八角阁楼,据说当年曾特聘大理工匠前来建造,刚刚落成就遇碧江撤县,尚未来得及使用就被废弃。福贡县人民政府在图书馆下立碑,表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府旧址—知子罗”是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放眼周边,时间就仿佛是停留在上世纪的70年代,毛主席画像、语录、“文化革命”时期的特色标语,仍然比比皆是。知子罗的现时居民主要是碧江撤县后陆续从周边迁入的农户,近年因旅游升温,村民开始争抢建房,但多为盲目建设,缺少统一的规划。

11:47离开知子罗,10分钟后走到下山公路的第一个拐弯处,这里有座白色院墙的烈士陵园。三轮车司机曾告诉我说:陵园旁边较宽阔的水泥路是通往原“碧江一中”,然后再转向老姆登村;另外一条水泥小道是直通老姆登村。我选择走小路,除个别地段坡度较大,全程都比较好走,沿途也没岔道,只要一直向前,就是老姆登村。独自行走在怒江大峡谷的巅峰之上,怒江在脚下900多米的地方流淌,低头下望,早上从福贡乘车过来曾经看到的那一大片木构小屋(怒族新村),此刻就好像是火柴盒般大小。

12:21转过一面山坡,看到了老姆登村,它坐落在一片倾斜角度颇大的山坡之上,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公路,将整个村庄串接成一体。5分钟后走进村内,架设起三脚架,站在著名的“皇冠峰”下自拍一张照片留念。所谓的“皇冠”,其实是三座山峰叠加在一起的效果。从离开知子罗的时间算起,包括停留、拍照,抵达老姆登村共耗时38分钟。若是走公路,则必须绕行4.3公里。

此刻村内非常热闹,一座大院好像是被暂辟为食堂,有人正怀抱整条猪腿往厨房里跑,这些应该都是与山下的皮划艇比赛有关。著名的老姆登教堂大门紧闭,只好站在外面拍张“到此一游”。此教堂号称怒江峡谷最大,但依我看来,其规模似乎并不如丙中洛的那座“圣心教堂”,而且,造型也较随意,没有西洋风格的塔楼,除去屋顶上的十字架外,就跟普通的大礼堂没啥区别。据说,这里最享盛誉是村民做礼拜诵经时的多声部合唱,然而,这种天籁之音却不是随时前来都可以听到,人家有固定的时间。

“怒江大峡谷观景台”在教堂下方,经当地人指点,在教堂后面找到一条直通观景台的小路。这条小路穿越山间茶园,是拍摄峡谷景观的绝佳之处。然而,天空仍有薄雾,延伸向远方的峡谷并不能看得十分清楚。据说,若是大气透明度高,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石月亮”。

12:52走出小路,立马就看到设置于公路旁边的那座观景台。时值正午,见到路边小店有凉粉供应,坐下吃了一碗,5元。近处还有两座新盖的房屋,老板娘说可以住宿,我问她为啥不也开家客栈,她说做那种生意都要陪客人喝酒,她因为信教,不能喝酒。互联网上最出名的老姆登人是郁伍林与娅珍,均为客栈老板,我顺便问老板娘此二人是否信教,她说都不信。

吃罢凉粉,再向前走几步就是“怒江大峡谷观景台”,根据“谷歌地球”提供的数据,这里要比怒江高出约700米。与刚才拍照的茶园相比,观景台的位置比较低,但却更加前突,可以直接看到蓝色的怒江。早上的三轮车司机曾在此处指点我说,观景台下面那座园丘状小山包前沿的大片房屋,就是“月亮田”(村),在其后面更高处的农田、房屋,就是“智慧田”,观景台旁边有条小路直通“智慧田”。

13:23离开观景台,踏上那条通往智慧田的狭窄土路,小道除个别地段有少许石阶以外,基本上都是被人踩踏而成,是属于那种“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的路。山下的“怒族新村”又在视野中出现,由于高度已经下降,这次可以看得比较清楚。下山小路的后半段是沿着一条水渠而行,“福贡县人民政府”在渠边立碑,表明此渠名曰“卧巴水沟”,属云南省民族特困乡的扶贫项目。我在沟边坐下休息,顺便也补充一些水分,吃点干粮,然后继续下山。

距离“智慧田”越近,路就变得越发难走,最后成为只有水渠,不见路,只得脚踩水渠的沟沿,小心谨慎地前行。此刻的行路经验是要避免踩踏有积水之处,因为暗藏青苔,容易滑倒,我就有一次差点中招。独自行走在这种荒野无人之处,如果摔伤,还真是会有些麻烦。

14:07走出这段小路,抵达“智慧田”附近的公路。算上拍照与休息的时间,在这条小路上总计耗时44分钟,高度下降220米。如若是走大路,则必需随公路绕行约4.5公里。

继续下山,如果改走公路,则必须向前穿过“月亮田”村,然后再沿公路绕行一个几近3公里的大弯,使垂直高度再下降150米,我决定依旧走小路。按照三轮车司机上午的指点,在公路旁边找到可以继续下山的小道入口。这条路相对较宽,但也特别坑洼,应该是专为马帮行走而设。行走的经验是凡遇坡度较大的地方,都要宁可选择崎岖、坚硬的土石路面,也不要踩踏看似平坦的厚厚落叶堆积之处,还是容易滑倒,我又一次险些中招。

14:36再次踏上柏油路面,由此向前,距离碧江路口还有约4公里,然而,这一段公路除去在临近山脚的地方还有些弯道以外,基本上就都是直行,已经无需再走小路,于是大踏步地前进。柏油路面平坦,又是下坡,走起来很是轻松。怒江已在脚下没有多远,峡谷中回荡着江水奔流的声响。一路上总是与我不离不弃的那一大片仿佛蜂箱阵列的怒族新村,也已经可以看得出房屋结构。春意盎然,不知名的野花在路旁盛开,停下脚步眺望,感觉周边风景甚佳,又一次架设三脚架,再拍一张“到此一游”。行走间也曾遇到机动三轮下山,但伸手拦车却是均不理睬,因为都已客满,山上的规矩应该也是“车未坐满就不开车”。

15:31走到碧江路口,又见到那把巨大的“吉他”。路边标牌显示:这里距茶厂18.5公里、知子罗16公里、老姆登11公里、怒江峡谷观景台10公里,与我从“谷歌地球”卫星照片上测量的数据基本相符。“吉他”旁停放一部警车,一位交警和一位协警正在检查超载。我走上前去攀谈,他们非常热情,执意要把自备的座椅让给我坐。谈起我是厦门人,75岁,从知子罗一路徒步下山,两人都非常感慨,一再赞扬厦门人身体好,声称若是他们这里的人,75岁是不敢这样走的。其实,我原本对于75岁并无多少概念,听了他们的议论,才突然想起自己真的是老了,倘若再过5年,已经80岁,还要这么走,就连我自己也都会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两人还向我抱怨工资不高,任务繁重,一共三个警员、两个协警,要负责两个乡,几乎每个双休日都得不到休息。正讲着有部小型面包车驶来,交警为我拦下,我说要去福贡,司机让我上车,于是匆忙与交警告别。面包车上的男女乘客都纷纷起身挪动,为我腾出座位,上车后得知,他们都是怒族,住在对岸的高山之上,那座“怒族新村”就是为他们建造的,政府希望他们搬下山来。闲聊中他们表示知道有福建,但却不知有厦门。这部汽车要过怒江,在一座吊桥旁停下,司机让我换乘另一部汽车,声称开车者是他哥哥,俩人经历“亲兄弟明算账”以后,通知我到福贡后把全部车费都交给哥哥。怒族老乡与我告别,我表示很高兴能和他们相识,他们也说很高兴能有机会与我同乘。

17:00过后返抵福贡,司机要求20元车资,我争议搭乘正规班车只是12元,他说私人小面包车从来都是这个价。这话虽然有点可疑,但我孤身外出,平安、顺利才是硬道理,不想因这几块钱与他计较。下车后立即前往福贡汽车站,购买明日赴六库的车票,35元,9:30发车。因为明日的行程就只是前往六库而已,没有别的计划,不必太早出发。

购票后返回福源大酒店,顺便在楼下的摊位上买了一只越南烤鸡,23元,又买了一罐啤酒,3元。晚上没再出门,就在房间里用烤鸡与啤酒当做晚餐,然后洗个热水澡,再仔细查看一下今日拍摄的照片。数小时前尚在高山峡谷中艰难跋涉,此刻就能斜倚在舒适的床铺上享受悠闲,感觉很是惬意。

3月20日,晨起在“石月街”上吃早饭,面条加煎鸡蛋,总计10元,饭后又返回福源大酒店休息。大约9:00退房,收回押金180元,然后前往福贡客运站。班车的发车时间并不十分严谨,司机愿走就走,我们是提前7分钟,9:23发车。然而,离站后却是不时地停车,显然,当地人是不必非得要到汽车站来登车,与司机打个招呼就可以在相约的地点上车。

汽车沿S228省道南行,我的座位是在右侧,窗外就是怒江,观景效果颇佳。10:55再过碧江路口,也是再一次见到那把巨大的“吉他”。10:58驶经匹河,皮划艇比赛已经结束,此刻的街面很是安静。11:10跨越“怒江碧福大桥”,省道从怒江的左侧转移到右侧,我的座位也随之从“临江”改变成为“靠山”,从此也就再没啥风景可看。12:06驶经泸水县的称杆乡,13:22看到六库青山公园的那座标志性的宝塔,汽车随即驶入六库。司机按照我的要求,在六库客运站的向阳桥售票厅门前稍停,我在此处下车,购买明早8:00赴大理(下关)的“怒江高快”车票, 86元(包括保险)。售票小姐特别交代,明早必须在8:00以前赶到灯笼坝的六库客运新站上车,若是误车,后果自负。

买好票,拖着拉杆包走过向阳桥,投宿桥头附近的“君鼎华悦大酒店”,188元/天,缴纳押金400元。小姐问几人住,我说一人,于是给我一张早餐卷。安顿后下楼吃午饭,选择附近一家大理人开的餐馆,我想吃著名的大理砂锅鱼,但老板甚至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家只有酸辣鱼,我要鲤鱼,他说太大,一个人吃不了,于是改吃罗非鱼。又要了一份当地特有的时令蔬菜,是一种树的嫩芽,老板说只是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季节才有,再加米饭管够,总计60元。树芽是炒吃,稍许有些苦味,酸辣罗非鱼是和洋芋一道煮,味道一般,饭后直接返回宾馆休息。

大约16:00再次出发,过向阳桥,再过马路(即S228省道),走石阶路登山。我事前已从网上获知,怒江西岸的半山腰上建有木栈道,可以观赏六库全景。我在六库的预定安排也就只是走走栈道,看看市容,拍拍照片,然后就算是将怒江州的三座城市(贡山、福贡、泸水即六库),全都潇洒走过一回。登山道路修建得不错,半途还有小亭,只是异常地僻静,没遇半个人影,让我甚至都有点担心起安全问题。

16:39终于踏上栈道,它是建造于半山之上的一条水平观景步道,走起来很是轻松。这条栈道颇长,我只能在其中的一小段上走走。拿六库跟贡山、福贡相比,显然是一座大得多的城市,放眼高楼林立,不愧为怒江州的首府。这让我又突然想到“知子罗”,在1974年以前,它也曾是怒江州的首府,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发展之迅猛,真是让人有些难以想象。下面第5张照片中的吊桥就是“向阳桥”,桥头那座楼顶有红底黄字长条状标志的高楼,就是我所投宿的“君鼎华悦大酒店”。

17:05开始下山,17:43重返向阳桥,站在桥头用“君鼎华悦大酒店”为背景,拍下一张告别怒江的留念,然后就过江,直接返回宾馆。午餐吃得既晚、又撑,晚上不想再外出吃饭,途径一家糕饼店,随意购买5元钱的糕饼,带回房间配茶水,算是凑合一顿晚餐。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怒江176
自助独行走云贵(4):丙中洛→贡山→福贡→知子罗→六库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攻略元老

由官方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怒江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怒江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怒江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怒江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云南旅游快速入口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