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回:遗世独立与天为徒,声闻远布奎拉潘寺

天数:1 天 时间:1 月 人均:20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摄影,自驾,人文,自由行

发表于 2019-01-19 13:43

皇氏古建築大全,仙劍波斯臥龍崗

Jumbo Heritage List & Huang Explorer Sail

第377回:遗世独立与天为徒,声闻远布奎拉潘寺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环球旅行第672天、五洲游学之美洲历险记第199天:人生不短,是我们浪费太多。


我们活在雷同的世界,却可以不吹嘘出类拔萃,不拘于相同梦想,至少我与众不同。


最近连续一周熬夜,每天都不能早起看日出,非常遗憾,今天也是睡到七点多才起床,洗漱完毕后又去楼上打咖啡,嫒化妆也花费很久的时间,等我们出门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我们走到外面,看到阳光明媚,沿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走了几百米,来到一座教堂前面,先去查看中餐厅,



发现依然没有开门,如是返回到大教堂对面,看到一个墨西哥女人在炒肉,我们吃了五个墨西哥玉米薄饼卷配牛肉,合计花费30比索,一个妇女提前坐在那里吃,她能说一些英语,感谢她替我们翻译,餐厅的女员工并不会说英语,我发现墨西哥的妇女都很能吃的,



之前我们经过大市场时,看到很多墨西哥女人在吃早餐时都食用大量的面包和肉类,她们的饭量比我还大,自然她们的肚子和屁股都比我大二到四倍。刚才替我们翻译的那个女人也吃了很多肉,她的屁股也非常硕大。我们又过马路去教堂前面的地摊上购买了一个玉米棕子和一杯稀饭,支付20比索,



古城窄小的石板路上还有人在摆摊,一条车道永久被占用,汽车只能沿另外一个车道做单向行驶,瓦哈卡城的交通真是太拥挤了,有时候步行比开车还要快。我们走到位于布斯塔曼特街的短途汽车站,很顺利地看到了发往扎哈吉拉别墅的公交车,



司机是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能说英语和韩语,我们支付车费18比索,汽车上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她正和司机聊天,我们坐在汽车的前排,巴士驶出古城,开始往郊区进发,到处是没有规划的乱七八糟的民居,马路上到处是垃圾和灰尘,反正是发展中国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到处是施工的公路和房子,



除了上来一个老头,大部分上下车的居然都是女人,不乏年轻的女生,大约半个多小时我们就抵达了奎拉潘德格雷罗镇,政府办公楼位于公路边,前面有一个灰尘滚滚的大操场,尽头是一个谷地,



周围是群山,我们其实又到达了另外一个山谷,这一条线并没有什么游客,毕竟大部分美国和亚洲游客只会呆在瓦哈卡城或者去萨巴特克宗教中心米特拉遗址,鲜有人知道奎拉潘德格雷罗这个地方,但我们就是喜欢探寻人迹罕至的胜境,不知名并不代表它不出众。



我们活在雷同的世界,却可以不吹嘘出类拔萃,不拘于相同梦想,至少我与众不同。


之前三天我走遍了瓦哈卡古城的三十多座石头教堂,但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奎拉潘德格雷罗大教堂却是最出色的,一来它位置偏僻,没有游客造访,二来它处于宁静的乡村,门可罗雀,正适合我和嫒尽情享受古建筑的恢宏之美。


奎拉潘德格雷罗现在是一个小城镇(Cuilapan de Guerrero),处于墨西哥南部瓦哈卡的中央山谷地区。它位于首都瓦哈卡以南10公里的道路上,通往扎哈吉拉别墅(Villa de Zaachila),奎拉潘最初称为萨哈玉卡,自公元前500年以来一直是一个永久定居点。它发展成为一个国家城市,但后来在公元600至900年前后被阿尔班山吞并(Monte Alban),在此之后,奎拉潘重新成为一个独立的城邦,与该地区的其他一些重要城邦相当。


在被新西班牙军队征服之后,奎拉潘发展成为拥有超过40,000人的城市,拥有强大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机构。出于这个原因,也为了改变墨西哥当地人的文化信仰,西班牙当局决定给当地的米斯特克人和萨巴特克人传播上帝的美好传福音,在1550年代建立了一个专门为使徒詹姆斯服务的主修道院。然而,该地区在16世纪和17世纪初经历了人口的减少,而奢侈的修道院建筑群因为缺乏信徒的捐款,它开始在19世纪走向衰败。


今天,奎拉潘德格雷罗小镇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只有一小部分人口,声望日下。修道院建筑群的遗址大部分仍然是由国家历史研究所管理的国家纪念碑。


自公元前1500年以来,奎拉潘地区已有人类定居,并在公元前500年建立了久坐不变的村庄。这些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民开展了各种活动,如编织,陶器和石器加工,人民修建了永久的房屋,宗教仪式和墓葬建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的社会逐渐成长并分层,最终形成了一个简单的语言和书写系统。


奎拉潘是一个独立的城市国家,直到阿尔班山的崛起,由于它处于一个可防御的位置,这为它提供了很好的避难场所,奎拉潘在山谷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此期间,奎拉潘是统治者的卫星城市之一。公元600至900年间,蒙特阿尔班帝国走向衰退并亡国,让奎拉潘和其它邦国再次独立。


这一时期的挖掘表明,奎拉潘在后蒙特阿尔班时期获得了突出的发展,但并未占据其邻国的统治地位,也从未达到前任统治的高度。那时,奎拉潘被认定为萨巴特克人城邦。后来,在后经典时期,这个地区和其他萨巴特克人城市都被米斯特克人吞并。在西班牙征服时,奎拉潘是一个拥有43,000人口的大型多民族城市,也是瓦哈卡中央山谷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中心之一。


奎拉潘仍然是米斯特克人和萨巴特克人之间争夺持续主导权的斗争中心。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是阿兹特克人也在中央山谷地区出现,他们在瓦哈卡市派出军事驻军,导致奎拉潘不得不向他们纳贡。这些贡品包括玉米,豆类,衣服,黄金和胭脂红等产品。奎拉潘有许多自己的主要定居点(Camotlán,Etla,Quauxilotitlan,Guaxaca,Macuilcóchitl,Tlacochahuaya,Teítipac,Ocotlán)。然而阿兹特克人只追求纳贡,并没有干涉奎拉潘邦的主权,这让奎拉潘完整地保留了米斯特克人的文化和政治传统。


西班牙人入侵奎拉潘时,发现它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地区,拥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组织。米斯特克人占主导地位,社会被划分为一个称为酋长的统治阶级和称为花盆的平民。在西班牙征服之后,这种阶级系统将大部分保留下来,统治阶级将保留其许多特权,前提是他们要皈依基督教的并效忠西班牙王室为条件。


最初的米斯特克定居点位于该地区的山脚下,但现代的城镇由多明戈等人于1551年建立,并修建了圣詹姆斯修道院。这座修道院是瓦哈卡中部山谷地区早期殖民时期传播基督福音的主要宗教中心,尽管它从未真正修建完成。多米尼加负责传播福音,并在几年内成功地对所有居民进行施洗。



然而,这还不足以确保当地群众接受了新信仰,从1550年代开始,修道院及其大型开放式教堂开始装饰精心制作的壁画,以在当地加强基督教思想,调整后的宗教与传统的米斯特克和萨巴特克信仰进行关联。修建修道院的一个主要目的是将人口中心从最初的米斯特克定居点迁移到修道院的周围。很快奎拉潘陷入了瓦哈卡河谷侯爵埃尔南.科尔特斯与安特克拉市(将成为瓦哈卡市)之间的主权争端。作为侯爵,科尔特斯完全控制了奎拉潘和山谷中的其他16个城镇,以及所有这些城镇下面的主要村庄。


安特克拉市居民担心科尔特斯在该地区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威,尽管他们的城市宪章赋予他们自治权。斗争从1520年代持续到1530年代,每一方都声称拥有对方的领土。最终于1533年科尔特斯侯爵的领土被缩减为四个城镇,其中奎拉潘就是其中之一。通过这种安排,库利亚潘成为西班牙的一个席位,用于其他一些较小的定居点。


奎拉潘的衰落开始于16世纪,当时人口从1520年代的43,000人下降到1600年代的7,000人。大型教堂和修道院的建设在1570年代停止,并且从未完成。18世纪中期,多米尼加的修士们不得不将这座建筑群交给普通神职人员。从这一点来看,该机构的财富和声望有所下降。教会当局忽略了对建筑群的维护,并且在19世纪最终剥夺其宗教功能之前,教堂的状况一直在恶化。从那时起,该建筑群就有多种用途,包括用于学校,但其最著名的功能是1831年囚禁维森特格雷罗的监狱,并在这里将他执行死刑。



维森特.格雷罗在1829年4月1日至12月17日担任墨西哥总统。格雷罗早年参加独立运动,1821年与伊图尔维德共同制定伊瓜拉计划,但在后者称帝后,他起兵反O抗。1829年,保守派的曼努埃尔.戈麦斯当选总统,准备接替前任维多利亚的职务。格雷罗在圣安纳的支持下发动政O变并夺取了总统职务。格雷罗在短暂的任期内彻底废除了奴隶制,解放了境内所有奴隶。墨西哥的格雷罗州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1829年12月4日开始格雷罗在副总统阿纳斯塔西奥.布斯塔曼特的叛O乱中被罢免。格雷罗离开首都在南部作战,但在1829年12月17日他短暂离开军营时不幸被墨西哥城驻军罢免职位。格雷罗只好回到了墨西哥南部地区,他曾在独O立战争期间参加过战斗。墨西哥城的精英们担心格雷罗对混血墨西哥人和印第安人具有吸引力。布斯塔曼特也担心格雷罗是阿兹特克皇室成员的后裔,这将加强他对印第安人的吸引力。


“人们担心,一旦印第安人被格雷罗激起,他们就会组成一个会导致种族战争的政党。”格雷罗和他在尼古拉斯布拉沃地区的对手之间的公开战争变得非常激烈。布拉沃曾是一名保皇党官员,格雷罗则是一名叛O乱英雄。布拉沃控制了该地区的高地,格雷罗在沿海热带地区拥有一定的兵力,布拉沃地区人口混杂,但政治上由白人占主导地位。由于保守派在墨西哥城巩固了权力,南方的战争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但结束于第一个共和国历史上最令人震惊的单一事件。格雷罗控制了墨西哥主要的太平洋沿岸港口阿卡普尔科。意大利商船船长向墨西哥城的保守派政府求助,只要当局愿意出价五万比索,他就可以将格雷罗引诱到他的船上并将他囚禁。格雷罗在船上被俘虏后被移交给联邦军队。


格雷罗被带到瓦哈卡市并由军事法庭审判。他的捕获受到保守派和一些州立法机构的欢迎,但萨卡特卡斯和哈利斯科的立法机构试图阻止格雷罗的处决。尽管有人恳求饶恕他,但格雷罗于1831年2月14日在奎拉潘被枪击队开枪处决。他的死亡确实标志着墨西哥南部叛O乱的解散,但那些参与执行死刑的政客为他们的声誉付出了代价。


许多墨西哥人认为格雷罗是“奎拉潘的烈士”,他的处决被自由派报纸视为“司法谋杀”。两位保守的内阁成员认为,对于格雷罗的处决最为负责的是卢卡斯阿拉曼和战争部长何塞安东尼奥.法西奥...格雷罗的处决可能是警告那些被认为在社会和种族上处于劣势但不敢梦想成为总统的人。1842年,格雷罗的遗体被挖掘出来并运到墨西哥城进行重新安置。他以促进所有墨西哥公民享有平等公民权利的政治话语而闻名。他被描述为“有色人种中最伟大的人”。


如今格雷罗的纪念碑就位于奎拉潘德格雷罗修道院后面,旁边有一株参天大树,它见证了格雷罗的牺牲。

最初米斯特克人城市的名字是“在山脚下。”在西班牙时代之前,当阿兹特克人开始产生重大影响时,它采用了另外两个名字。这个名字拼写有两种方式(Cuilapam, Cuilapan)。”这个名字来自那瓦特人,但它的含义是有争议的。它被解释为“后面的地方”,“背后的水”,“肮脏的地方”等,



几种拼写都可以在标志和地图上看到,两者都被认为是正确的。今天,奎拉潘德格雷罗镇主要是米斯特克人,超过11,000人,充满色彩鲜艳的公共建筑和阴凉的中央广场。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小镇,街上只有孤立的一小群人。它与过去繁华的前西班牙裔和早期殖民城市完全不同,仅维持其前人口和声望的一小部分。该镇的大部分生活仍然以宗教为中心,圣徒的日子和其他类似的活动以民间舞蹈,群众,游行,烟花,牛仔竞技等庆祝,伴随着演奏音乐,当地的主要庆祝活动是1月24日至27日举行的使徒詹姆斯的盛宴。


前修道院仍然是城镇最主要的吸引游客的地方。从瓦哈卡市向南朝扎哈吉拉方向行驶,从高速公路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这座类似堡垒的建筑群,墨西哥人和国际游客都可以参观。修道院坐落在一个小山丘上,可以欣赏到山谷的大部分景色。它是瓦哈卡最奢华和最精致的殖民地区建筑之一,但它往往被忽视,这是一个安静的地方,我们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响,主体建筑由绿色石头和河石构成。该遗址包括高大的教堂,



精心制作的洗礼字体,哥特式修道院和壁画,这些仍然是国宝。这座老修道院的装饰作品,特别是其壁画,非常重要,因为它们将土著元素系统地融入基督教框架中,以证明基督教会当地米斯特克人和萨巴特克人的传播福音的过程。单一的教堂用于崇拜活动,但无屋顶的教堂和修道院已经归属于当局的文物保护部门,修道院后面有一个小型博物馆,其中包括一些16世纪的重要礼仪用品。博物馆的门票是45比索,如今是门可罗雀,没有一个游客走进去参观。


我被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前修道院的空前规模所折服,我喜欢它的绿石建筑,欣赏它寂静的环境。我们在长方形廊柱大厅和哥特式浸礼大塔楼前面拍摄了很多照片,我们穿梭在走廊和拱门之间,追思着它跌宕起伏的历史。


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前修道院建筑群始建于1550年代。多米尼克派于1550年来到瓦哈卡,并在奎拉潘建立成立了组织并负责中央山谷地区的福音传播工作。建造该修道院综合体的官方许可证于1555年由总督路易斯.德韦拉斯科授予,其中包含了施工“规模适中”的授权。建设始于1556年,由巴尔博萨担任设计师。该建筑群融合了多种建筑风格,在16世纪欧洲占主导地位,包括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带复杂花叶形装饰式和摩尔式等元素。装饰作品中也有一些本土元素。


与墨西哥城和普埃布拉的大型修道院机构可能有多达五十名僧侣不同,1555年只有四名修道士驻扎在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前修道院那里(Domingode Aguiñaga,Tomás Hurtado,Vicente Gómez, Antonio Barbosa)。他们还负责管理常规神职人员,他们可能在旧的米斯特克人聚集的地方建造了他们自己的教堂。因为修道士滥用监护征赋制系统,将原住民人口当奴隶使唤,往往导致要修建中等规模的修道院,最后却这成了一个宏伟的项目,违反了初衷,1560年代有书面文件曾经劝告修道院不要剥削土著工人。该建筑群的建造在1570年代被迫停止了,确切的原因尚不清楚。



可能性包括缺乏资金,或者这个修道院综合体的规模和装饰变得如此奢侈,以至于当局不得不阻止它。另一个非常可能的原因是谁应该继续支付建设费用而产生的争议。如果修道院建在监护征赋制土地上,那么探险家埃尔南.科尔特斯将要支付这笔巨款。如果建在皇家安特克拉市的土地上,那么王国政府就要负责。对土地的争议引发了对谁需要为修道院建设支付费用的争议。另一种可能性是当地人口从1520年代的43,000人减少到1600年的7,000人,明显缺少足够的建设工人。当局以为暂停建设只是暂时性的,结果它变成了永久性的停止。


1753年,教堂和修道院世俗化,意味着控制人从多米尼加派传递到普通牧师。在这个时候,修道院有大量的教会装饰品,彩绘的祭坛画,彩色雕塑和壁画。该建筑群是当地居民和西班牙人之间互动的主要场所,是该镇政治,经济,社会和宗教生活的中心,成为奎拉潘的特征。然而,从这一点来看,该机构的财富和声望有所下降。这些世俗当局忽视了建筑群的维护需求,并且在19世纪最终剥夺了其宗教功能之前一直在恶化。


后来前墨西哥总统维森特格雷罗被政治对手囚禁在下该修道院的小房间里,随后于1831年2月14日被处决。该修道院的大教堂仍未完工,一直到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都未使用,单一修道院的教堂建于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是该教堂唯一用于礼拜的部分。大教堂和修道院是当局控制下的旅游景点。克里斯特罗战争迫使该修道院在1926年完全关闭。三年后重新开放时,其中大部分被改建为当地农村儿童学校。十年后,该学校搬迁到圣安东尼奥市,并于1937年7月10日被国家历史研究所宣布为国家纪念碑。该建筑群的主要元素包括中庭,三座大教堂,单一的教堂正厅,两层的回廊,门廊(回廊的廊道入口),朝圣接待区和一些小教堂等。


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前修道院位于一个大型围墙庭院或中庭的中心,东北角和西北角有石头小教堂。这个相当大的中庭具有实用性和象征性功能。中庭类似于前西班牙式寺庙的广阔庭院,为1560年代居住在该地区的二万人提供了活动空间。只有四个修道院和一个小型封闭式教堂,特别是周日和节假日大型宗教服务就只能在开放区域内举行,这是当时唯一的实用解决方案。中庭拥有一个大中庭十字架,但现在只剩下基地了。



最大的建筑是一个矩形的无屋顶大教堂,优雅的拱门装饰着外立面。正面是带复杂花叶形装饰的设计,有三个拱形入口,顶部是一个三角形的山形墙,上面有一个顶部结构。在山形墙的中心,有多米尼加派秩序的徽章,旁边有一只狗,象征着古兹曼的圣多米尼克。在立面的侧面是两个塔,圆形底座,顶部有锥形锥体。内部由重型柱子和托斯卡纳分成三个中殿,用于支撑复杂的哥特式屋顶。这些拱形石柱由建筑东西立面上的一系列无门拱形入口连接出来。这导致一些人将建筑物归类为“开放式教堂”,



但这种不同寻常的特征的目的并不是真正为后人所知的。这三个中殿的设计也很有意思,因为在墨西哥的其他地方,这种设计大多已经不再适用于单一的结构。当时没有文件解释为什么选择较旧的设计方案。在这座大教堂的一侧有一个小墙和一大堆岩石,这是第一堵墙的混合了岩石的残余物,据说是准备为埃尔南.科尔特斯建造房屋。然而,科尔特斯后来放弃了这个项目。虽然较小,但更传统的教堂被认为是主教堂,并且仍被用作宗教建筑使用。这座建筑非常朴素,有厚重的支撑墙,支撑着一个半圆形的圆顶结构。在内部,有一个祭坛画作,这个教堂只有一个教堂中殿,一个合唱团和一个上部合唱区,洗礼堂和长老会。在教堂的一侧是朝圣者的区域,保留了其壁画等遗迹。朝圣区通常会容纳没有酒店资金的旅客。


作为当地政府所在地,奎拉潘镇是超过35个其他村级社区的管理机构,其中最大的社区包括Cruz Blanca,Carrizal,Manzano和Tiracoz。市政人口为二万人左右,只有不到75%的人口居住在城镇中。尽管人口数量较少,但米斯特克人的传统由于其在13世纪开始的政治统治而占主导地位。该地区占地面积49.75平方公里,毗邻San Pedro Ixtlahuaca,Villa de Zaachila,Santa Cruz Xococotlan和San Raymundo Jalpan等城市。山谷周围是茂密森林山脉(Sierra Madre del Sur)。地形陡峭而多岩石,主要水源是一条河的一个分支。气候温和,冬天干燥,夏季和秋季大部分时间有降雨。野生动物由啮齿动物和小型爬行动物组成。

我们离开奎拉潘德格雷罗之后,又乘车前往扎哈吉拉镇,参观了那里的大教堂和文明遗址。再乘车返回到瓦哈卡,在一个小型中餐厅吃了很油腻的食物之后,我们就迅速徒步返回旅馆了。


穷人也有尊严,前天我去瓦哈卡的市场买水果,我捏了一个梨子,一个老女人要讹诈我,说我捏坏了她的梨,其实是那个梨太烂太软了,她估计经常这样讹诈游客,她卖的水果也非常贵…今天中午我们去扎哈吉拉镇的大市场买水果,碰到一位肥胖的穷女人,我们找她买了14根香蕉,因为我们西班牙语说不好,误以为要20比索,结果她只收了我们15比索,不到五块人民币,她很憨厚,没有奸商那么富裕。晚上21点多我出门找地方吃饭,



很多餐厅都关门了,我只好去索卡洛广场,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他的餐车旁边替顾客制作汉堡包,他动作娴熟,极为勤劳,我叫了一份牛肉汉堡,两个美国人也凑过来看他麻利地翻炒牛肉,一群人站在旁边排队,他替我做了一个大汉堡,中间夹着一层牛肉,一层香肠,一层西红柿配白菜,一层菠萝,一层奶酪,如此美味的汉堡包,却只收费35比索,比肯德基的汉堡好吃一百倍,尽管他没有肯德基餐厅的管理层富裕,但他很快乐,我们这个社会需要这些挣扎在底层的勤劳人民,而不是那些吃饱了撑着整天无病呻吟的懒人。


接受人生的生死轮回和残缺之美,在不完美中寻找完美。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I left the hostel and headed to Cuilapam de Guerrero by bus, we passed by Xoxocoltan and met lots of ladies, we visited the Ex-monastery of Santiago Apostol which is located in the town of Cuilapan de Guerrero in the Mexican state of Oaxaca. The fortress-like complex is easily seen from the highway as one travels south from the capital city of Oaxaca on the road leading to Villa de Zaachila, and it is visited by both Mexican and international tourists. The complex is located on a small hill which gives it a view of much of the valley area. It is one of the most extravagant and elaborate colonial era constructions in Oaxaca, but it is often overlooked in favor of churches and monasteries located in the Mexico City area. Built of green quarried stone and river rocks, it is a quiet place where footsteps can echo in the hallways. The extravagances of the site, including the tall basilica, the elaborate baptismal font, the Gothic cloister



and murals remain as national treasures. The decorative work of the monastery, especially its murals, are important because they show a systematic blending of indigenous elements into the Christian framework, done in order to support the evangelization process in the local Mixtec and Zapotec peoples. The single-naved church is used for worship but the roofless basilica and cloister are under the control of INAH, which uses many of the second-floor rooms of the cloister as workshops for restoration projects and runs a small museum with important liturgical items from the 16th century.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aspects of the complex is its murals and other decorative features. There are both monochromatic and polychromatic murals, with monochromatic dominating. The murals contain Biblical and other religious scenes which show some interesting localized modifications, starting with the use of monochrome paintings. Elements of imagery and symbols from Mixtec and Zapotec religious and cultural traditions can be found in both the murals and in some of the architectural elements. The purpose of the blend was to juxtapose the spiritual traditions of Mesoamerica and the Iberian Peninsula. The idea was to make conversion easier for the indigenous people by allowing them to recognize similarities and compatibilities between the old and new religions so that there would be gradual conversion and acculturalation. The most obvious of this is the large atrium, which mimics a teocalli or sacred precinct. A mural of the crucifixion on the wall of the sacristy of the basilica has scenery with references to the geographical features of Cuilapan…

We also visited Zaachila which was a powerful Mesoamerican city in what is now Oaxaca, The city is named after Zaachila Yoo, the Zapotec ruler, in the late 14th and early 15th century. Zaachila is now an archaeological site. A large unexplored pyramid mound is in the center in which two tombs were discovered in 1962.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提到的目的地

1/1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瓦哈卡11
第377回:遗世独立与天为徒,声闻远布奎拉潘寺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瓦哈卡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瓦哈卡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瓦哈卡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瓦哈卡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