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8

青州古城文旅|一座城,两条街,与无数背影的命运交织

最笨旅行家石头

VIP7  4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1 天 时间:2 月 人均:200 元 和谁:和朋友
交汇

 

(作者:最笨旅行家石头   本文首发于“途鸦er”公号)

青州古城顶有名的宋代古槐旁,小巷子拐进去走几步,便是我姨姥姥的家。我的童年中有一部分,便是与古城中那几条老街交织在一起的。

对于几千年的古街来说,我甚至都不能算是个孩子。然而自14年部分街道翻新开始,我总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在被古街守护了很多年之后,我突然转过头望向时间的深处,看着它慢慢变得陌生。

昭德街上破败的房屋

 

昭德街上破败的房屋

二月,春寒正料峭。偶园商业街向东不远处的另一条未经开发的保护街道上,我见到了更接近于记忆中青州古城原始风貌的昭德古街。在那些残砖碎瓦和破败不堪的青砖墙与摇摇欲坠的穿斗屋顶上,我看到了与几百米外的商业街截然不同的命运。

转过昭德街的北角,便是围栏耸立的别墅区和住宅区。记忆中一片片的老土墙房子,不知什么时候渐渐被分割、蚕食。在这里,历史与现实交错流淌,那不可避免的汇聚与碰撞,注定只是时间问题。昭德街嶙峋的青石板被车辙马蹄磨得光滑锃亮,只是不见当年卖糖瓜的货郎挑着的担子里装着的那甜津津的市井烟火。

昭德保护街区,萧瑟破败

 

昭德街南段的寺巷

 

昭德街一景

 

 

 

 

 

迎春

基督教堂对面,并不起眼的门楼后面,藏着一座跨越500年的园子,唤作偶园。偶园里,有四株明代的桂花和三株迎春,四百年来芬芳满溢,不曾凋零。

进入偶园的游客总忍不住惊叹于它的宽大,殊不知这里原本只是衡王府的东花园。

偶园中的鱼池

 

偶园中山石精致的底座

曾经的明朝分封产物衡王府,如今只剩两座石牌坊和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伫立风中,很难让人想象出它曾经的宏大壮丽。存世近150年、流转7王的宽宅院落,顷刻间灰飞烟灭,维余东花园,被冯溥购入,与自家宅邸合并为今日的偶园。

这个冯溥,自然不是寻常人物。他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即当时的宰相),是青州望族冯家官位最高之人。冯家世代为官清廉,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以至于冯溥在古稀之年第二次请辞时才被准许告老还乡。

偶园冯家纪念堂中的陈列

 

偶园一景

如今,北苑里“福、寿、康、宁”四块奇石已为稀世珍宝。堆叠的假山,出自畅春园的作者张然之手,是全国唯一幸存的“康熙风格”园林假山。

偶园中福寿康宁四大奇石之一

 

偶园中的假山

二月料峭的春寒里,偶园古老的迎春花已经开了。不知道昭德古街的春天,是否也能等到。

萧瑟与生机,大概都是生的一部分

 

 

 

 

易安

 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那个春天,于我断不忍忆起。即便是“易安”如李清照,也注定要面对人生的寒冬。

青州于她,是料峭春风里的一缕温柔。

古城中的抱鼓石狮

宋徽宗大观元年,李清照携丈夫赵明诚“屏居乡里”,专心金石研究和诗词创作。坐听“雨疏风骤”,静看“绿肥红瘦”,青州的十年,是李清照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归去来兮,她大概不会想到,那段日子,是藕花深处最后的荷香。

宋城前枯萎的荷花

之后的日子,我始终不忍回忆。只知道丈夫赵明诚死后,李清照旅居婺州古子城,写下了那篇著名的《武陵春》。从此,风住尘香,欲语泪流,日日依旧晚回舟,却再也载不动那许多愁。

回过神来,我只能久久驻足于李清照纪念祠前,凝视着诗人臧克家的亲笔题词,不愿离去。人生多抱憾,若是易安居士有魂灵,且可自由选择归处,想来应当徘徊于此,醉心于在青州日复一日“不知老”的酒肉堆里。

帽子饼

 

偶园街上的手艺人

 

遗憾

 那之后,跨越近千年的历史烟云,青州古城迎来了另一位世间少有的才女,她叫林徽因。

1936年,林徽因与丈夫梁思成来到青州考察古建筑,沿着胶济铁路北上,“兴致盎然,忘乎所以”。

1937年,他们沿着胶济铁路南下流亡,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与战火,垂目四望,满眼皆故乡。

小巷子里的牌坊

在青州短暂停留的几个月里,林徽因先是眼前一亮,随后便满目忧伤。“晚间到时山风吹过。好像蛮有希望,结果却一无所得。”青州古建筑的破坏,令这位转遍了大江南北的建筑学家咋舌。任意的改建、纷乱的时局、肆意的破坏......无不像剪刀般的二月春风,刮得她浑身隐隐作痛。

 她们原计划调查益都云门摩崖雕像,然而已破坏得异常厉害,途中又时常有土匪出没抢劫,当局也极力劝阻,只好作罢。那段时间,林徽因心里充斥着某种莫名的悲观,也因此在那“忘乎所以”后面,还跟了一句“颇多遗憾”。觉得是时候回北平了,“什么怪时候,什么怪车都愿意”。

木雕门板上的现代店铺幌旗倒影

不过,林徽因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她的悲,仅限于对心爱的古建筑遭毁的心痛。对于抗战,她出乎意料的乐观。在第二年给沈从文的信中,林徽因写道,“说到打仗你别过于悲观,我们也需要吃苦,可是我们不能不争到一种翻身的地步。总有法子,往大处看还是乐观的”。尽管当时,满目疮痍的胶东半岛上空时常有日本军机飞过,轰炸声伴随着胶济铁路上轰鸣的火车笛声,不绝于耳。

昭德街上破败的建筑
昭德街上的店铺,铁门紧锁

然而,林徽因恐怕没有想到,梁思成故居在若干年后成为了某些单位的办公场所。他们在北京的故居,那个曾接待过徐志摩、钱端升、胡适、朱光潜、沈从文的“太太的客厅”,在2012年春节料峭的寒风中,被以“维修性拆除”的名义夷为平地。

 

 

 

 

 

江湖

 踱出李清照纪念祠,已身处范公亭公园内。这两位同处宋代的才气文人,最终以这样的方式相互陪伴,料想也是一种浪漫。

文昌阁

范公亭公园里有几株千年古树,皆亲眼目睹了当年那场特大洪水。电闪雷鸣里,树木被连根拔起,牛羊落入水中漂流挣扎,却见一老态龙钟的老人,头顶一乌纱帽,站在最前方指挥民工抗洪。

任青州知府短短两年,范仲淹却已是历任地方官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

当年,青州流行一种“红眼病”,范公亲研妙方,取清泉熬制中药,医好了民众无数。为此,范仲淹将洋溪旁的清泉命名“醴泉”,并亲自筹款、督工,在泉上建亭,以纪念这场看不见敌人的胜利。

人们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处江湖之远,范仲淹心心念念的依旧是其民之苦乐。如今,那座亭被人们称为“范公亭”,那不大的一块土地,便辟为范公亭公园。公园的角落里,舞剑的阿姨、打太极拳的大爷伴着收音机咿咿呀呀的曲子起舞,周围粗壮的千年古树叶茂正盛,不减当年。

偶园街上的墙画

 

偶园街上唱山东快书的老艺人

 

 

 

 

传奇

 如今,当我站在阳河水畔远望,已无从知晓当年的范公究竟是踏上哪座桥,走上哪条路来到了这一方老城。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必定绕不开青州城历史上那座略带传奇色彩的虹桥 - 万年桥。

万年桥桥柱,形象是龙之九子之一

留下范公足迹的那座木桥,如今已再无可寻,但它永远活在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里。据说那座虹桥初成之时,恰如霓虹卧波,飞架于南阳河上,引得四方文人雅士齐来观摩。整座虹桥不用任何桥柱,仅用木构件穿插相连,在当时的古人眼里,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它的设计者,却是一名囚犯。它的名号早已堕入阳河汩汩的水流,无处可寻,然而那长虹卧波的壮丽奇景,永远留在了《清明上河图》鼎沸的市井河埠上。

《清明上河图》中的青州万年桥

只可惜,时间的水流滚滚向前,分秒不息。明弘治七年,洪水在青州城卷土重来,那座垂垂老矣的虹桥分崩离析,永远沉入了冰冷的江水之中。青州人重建了一座七孔石桥,改称万年桥,希望这次的它能够万年长存。然而事与愿违,清康熙年间,诅咒了青州城两千多年的洪水再一次冲垮了石桥,直到十年后才重新修葺一新。

万年桥上的石狮柱

不知当年随出任青州刺史的父亲来到青州的郦道元,是否从绘制的水系图中预见了这段传奇注定多舛的命途。彼时,青州城曾是汉武大帝设立的全国十三刺史部,距离如今的青州城仅仅一华里,这中间,却隔着两千多个春秋轮转。在这横无际涯的时间之海里,青州在海岱之间称雄千余载,并在南北朝时期一度成为南燕国都。

南朝宋刘义庆所著《世说新语术解》载,“恒公有主簿善别酒,有酒则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恶者谓‘平原督邮’”。那些城垣旧瓦已成废墟,然而历史正如那醇厚甘美的“青州从事”,在封存千年之后依旧甘香四溢。

屋檐上排列的神兽,叫做角兽。仙人、龙、凤、麒麟等

 

主要牌坊之一:柱国坊

 

追索

 小时候,姨姥姥家门前有棵柿子树,据说是我姨姥姥的姥姥亲手植下去的。每到夏天,殷殷的大红色喜气洋洋,路过的行人也可摘了解嘴馋,不必特意告知。吃不完的,姨姥姥便装进藤条编成的小篮筐,一手挎着筐,一首牵着小小的我拐进偶园街纵横的小巷,嘱我有礼貌地招呼,然后分给大人每人一个,小孩每人两个。那些房子,很多都比门口藤椅上歇息的垂暮老人还要年迈。记忆里,小巷子里总有一个山羊胡子垂到胸口的老爷爷,接过柿子,便总置于一道低矮的土墙上,然后回屋去,笑盈盈地取我最爱的玉米糖给我吃。土墙上的柿子受了晒,总隐隐地散出一种泥土和果实特有的清香,飘散在巷子里,甜了一整个童年。

小巷子里我姨姥姥家旁边的人家

不知从何时起,满溢的柿子香渐渐没了踪迹,也再没见过那个土墙下留着山羊胡子的老爷爷。东风一来,几十米外老槐树煎包和臭豆腐的味道混杂着游客手里的大鱿鱼,沿着门缝溜进来,直往领口里钻,将童年关于那缕清香的记忆撕得满地都是,无处找寻。只是当我踏上那嶙峋的青石板,极目望向古街的深处,我总依稀看到人影幢幢。那些才子、佳人、县官、丝客......匆匆忙忙转过东关街角,消失在几千年光阴的尽头。

昭德街以北,北阁街上的老房子

 

 

 

 

 

补充

 - 古城地位一览 -

2013年11月18日,青州被国务院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2017年2月16日,青州古城入选5A级景区。

 

- 小知识 - 

上文中提到“海岱”,即渤海与泰山之间的区域。中国最古老的地理著作《尚书`禹贡》中称“海岱惟青州”。据《周礼》记载“正东曰青州”,并注释说:“盖以土居少阳,其色为青,故曰青州。”青州在远古时为东夷之地,传说大禹治水后,按照山川河流的走向,把全国划分为青、徐、扬、荆、豫、冀、兖、雍、梁九州,青州是其中之一。

- 其他景点 -

除上文中提到的宋代古槐、基督教堂、昭德古街、偶园、李清照纪念祠、范公亭公园、万年桥外,必打卡景点还有:

阜财门:古城南门,始建于北魏。门内有瓮城,原先还有照壁

魁星楼:又称文昌阁,是原青州府城东南角楼,建于宋代,明清重修。飞檐翘角,红柱碧瓦,甚是壮观

名人牌坊:最有名的属海岱都会坊,总高度9.4米,总宽14.4米。此外还有尚书里坊、一门科第坊、大学士坊、大宗伯坊等。

青州博物馆:馆藏明代赵秉忠的殿试卷、东汉“宜子孙”玉璧、战国玉人、龙兴寺遗址佛教造像,既是镇馆之宝,在全国也绝无仅有。

- 亮点特色 -

青州古街上最大的特色,是许多民俗文化的展示,其中有自发的,也有安排的,但每个人都是竭尽全力为游客呈现青州曾经的风俗文化。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青州
青州古城文旅|一座城,两条街,与无数背影的命运交织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