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6天 兴凯湖农场到虎头到饶河

青椒肉丝走天下

VIP4  28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1 天 时间:7 月 人均:200 元 和谁:一个人

感冒虽然被压制下来了,但感冒药的副作用还在。不过打定主意坐六点一刻的班车,再困也还是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雨,依然下得淅沥。

清晨的客运站虽然人也不多,但毕竟恢复了营运状态。跟昨天相比,它至少看上去是“活”的。

大巴沿我昨天来时的路行驶到“八五六”,然后掉头向北,一路开到了虎林。80多公里路,开了近两个小时。

买好了到虎头的车票,看看时间,还有40分钟,于是在客运站内的早餐店吃了碗混沌。

开往虎头的小客车,真是又破又旧。更夸张的是,十一张座已经十分拥挤,但司机总能在我以为到达极限的情况下,再塞进一个人。我们就像置身罐头内的鱼虾,一路紧贴着。好在距离不远,一个钟头后就看见了虎头镇的标志性牌坊。

司机未将汽车站作为终点,而是继续向前开出了一公里。临下车时,他善意地向右前方一指,告诉我步行500米,就是乌苏里江起点。

果然,没走几分钟,便见到了写有“乌苏里江广场”字样的横石。广场中心立着一个三叉戟形态的景观小品。临江一侧的一块立石上,刻着“乌苏里江起点”的漆红大字。

说这里是乌苏里江的起点,实在有些牵强。就算以乌拉河和松阿察河的汇流处作为乌苏里江的起点,那也离这里至少还有几十公里。不过不管怎么说,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条中俄东部边境上的界河,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毕竟,这个名字,已经在地图上浏览了无数遍。

沿岸线继续向北一两百米左右,见到了一座红墙碧瓦的关帝庙。相传当年闯关东来此的汉人,在乌苏里江两岸采参挖药发了财,为求财保命和对关公忠义的敬仰而共同捐资修建了此庙。

关帝庙面积不大,没两分钟就逛完了。印象最深的要属关公塑像前铺满案板的一桌白酒,大部分都是牛栏山和红星二锅头。

出了关帝庙,经过虎头山,一众游客都正围着一只劣质的东北虎雕塑合影。我未向高处攀登,而是选择继续向前,不一会,路过胡耀邦游江纪念碑和侵华日军虎头军用码头遗址后,便来到了乌苏里江码头。

放弃了游船选项,但还是咨询了码头售票处工作人员,得知沿这条路继续前行,穿过乌苏里江国家森林公园,可直接抵达虎头要塞。

撑伞独自行走在森林公园寂静的小道上,满眼尽是绿色,好不惬意。约2公里左右,便来到虎头要塞博物馆。

远远望见博物馆右侧一条小路上有游人穿出,估摸着是要塞遗址所在,决定先不直接进馆,沿小路一探究竟。穿过一片林子,眼前出现一座苏军抗战纪念碑。纪念碑旁的一处掩体工事吸引了我,想来这就是虎头要塞的一部分了。

上到纪念碑处,发现有小道继续延伸。顺着小道下到山脚,终于看见虎头要塞的真正入口。

要塞阴森而悠长,在湿漉漉的墙壁与昏暗灯光的映衬下,更让人瘆得慌。一路观看了浴池、锅炉房、医疗室、储存库、指挥所、通讯室、士兵休息室、伙房、弹药库等设施后,迎面遇着俩游客。听他们说是从博物馆内一路下来,我才意识到,自己走反了方向。果然,通道到头后,便是向上的阶梯,爬到顶,已置身博物馆内了。

看了博物馆内的介绍,这才弄清楚这座要塞的建设历史和战略意图。

要塞位于伯力和海参崴之间的中心点,控制了这个点不仅扼住了苏联远东乌苏里铁路的咽喉,还能控制远东与东北腹地之间的捷径通道。日本关东军修建虎头要塞既能阻止苏军西进东北,又能以此为基地进攻苏联远东地区。

不过这个被称为“东方马奇诺防线”的战略堡垒并未发挥预期的功效,在苏军的猛烈攻击下,仅半个多月,就沦陷了。

攻陷虎头要塞的战役,也被称为虎头战役,它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场战役而永载史册。

从虎头要塞博物馆出来,就处于犹豫状态。要不要去珍宝岛呢?要说这个当年差点引发中苏大战的标志性地点,怎么着也该去看看。可从虎头到珍宝岛还有70多公里,又没有公共交通能通达,必须打车。从各方面搜集的信息来看,除非仅在对岸看一眼,想登岛,只能依靠当地村民摆渡。但别说登岛了,就是乘船绕岛一周,都已经形成成熟的宰客模式。刀俎都备好了,还等着把脖子往那送?而且往返估计得四个钟头,今天就肯定到不了饶河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吧。

在虎头客运站旁的一家餐厅吃过午饭,继续休息了半个钟头。虎头没有直接发往饶河的班车,但虎林发往饶河的班车途径虎头。去餐厅隔壁的客运站问询,售票员让我直接去虎头镇的牌坊那等车。

班车在虎林的发车时间是12点,正常来说,1点左右就该到虎头了。可左等右等,班车就是不来。在雨中整整站了四五十分钟,才终于等到那趟车。

车上的乘客不算多,随便挑了个座位坐下来。车在广阔的原野中行进,直到经过珍宝岛乡后,才进入丘陵地带。司机在五林洞镇短暂停留,然后一口气开到了饶河。

到达饶河客运站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本想买好第二天到抚远的车票,但到了客运站门前,才发现紧闭的大门上贴着一张小小的告示:客运站即将搬迁,请前往新站购票。

饶河到抚远每天就那一两班车,为稳妥起见,决定还是提前购票。

打车到新客运站买好票,让司机送我到酒店。途中,跟司机商量:能否在酒店楼下稍等我一会,等我办完手续,放好行李,再拉我去小南山。

司机爽快地答应了,但现在要去办点事,大概二十分钟,让我一会接到电话后,挂掉,直接下楼。

在酒店修整了一会,司机的电话就进来了。去小南山途中,向司机请教饶河还有什么好玩的。司机脱口而出的竟然是珍宝岛。见我嫌远,他又建议了另外两个地方:四排村和大顶子山。

小南山离我住的酒店不到两公里,没几分钟就到了。

进山门不远,见路边立着一块小南山遗址的文保碑。我赶紧让司机停车,下来拍了张照。此次饶河之行,可就是为了这小南山文化遗址。

小南山遗址不仅仅只是一处遗址,更重要的是,它已被认定为以之命名的一支考古学文化。也就是说,在小南山文化被认定之前,三江平原被学界广泛认可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仅有新开流文化。现在不一样了,小南山文化已与新开流文化平起平坐,它们都是三江平原新石器时代彼此关联又各具特色的独立考古学文化。从年代上看,小南山文化距今9000年,比新开流文化的出现时间更早。

另外,小南山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玉器,它是目前我国乃至东亚地区发现应用玉器年代最早的考古学文化。想想玉器与早期中华文明的巨大关联性,单单小南山遗址的这一特点,便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文保碑再向前一两百米,就到了景区半山的停车场。

司机停好车,告诉我沿山路一直走,可以通往乌苏里江边,那附近有个观景台。待会如有需要,他可以过来接我。下了车,司机又再三叮嘱,明天想去四排村或大顶子山,随时可以联系他。

研究了一下路边的景区导览图,便走向一侧的台阶。台阶不长,没几步就登上了山顶。山顶是一个广场,巨大的饶河抗日游击队纪念碑就立在广场上。

穿过纪念碑继续向前,钻入了一片树林,游步道在树木的掩映下,显得宁静而悠长。本想走到发射塔下,但似乎没有硬化路直通,雨后泥泞的小径,实在没有办法下脚。

两位花臂大哥在林中练习弹弓弹射。我怕被误伤,不敢过多停留,沿着山道向山下走去。

刚到山脚,发现路边都布上了铁丝网,铁丝网外,还有文物保护的界碑。探头向内观望,只有一片密林,别无长物。想来这整个小南山应当都是古人类的聚落遗址,只是因为整体面积过大,绝大多数地方都还没完成考古发掘。

沿环山公路一路南行,途径几处侵华日军工事遗址,便抵达了南湖湖畔。湖中半岛上几栋具有巴厘岛风情的建筑已倾斜垮塌。

再往前,就到了乌苏里江内河湿地。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一切来得太突然,让我还没做好任何心理准备,便沉醉于眼前的美景里。

沿着内河岸线一路欣赏着美景,突然注意到道路左侧山脚有向上的阶梯,阶梯旁立着观景平台的标识。我想起了司机的提醒,便拾级而上。

阶梯的尽头就是观景平台。置身其上,整个湿地尽收眼底。

远处是俄罗斯,慵懒地白云斜靠在墨绿的山峦上。中间是湿地河洲,嫩绿的草甸与翠绿的榆树相互穿插,错落有致。近处是乌苏里江支流河道,碧绿的水宁静得像一面镜子,倒映着这片天空。

在观景平台驻足了二十分钟,若不是感觉附近一对小情侣夸张的笑声离我越来越近,必须赶紧让位,我还久久不愿离去。

回到山下,沿绿道继续行进。注意到山崖上竖立着一块“考古重地”的标牌,猜测这就是小南山考古挖掘现场的具体位置所在了。不过没见到上山的通道,也就打消了探访现场的念头。毕竟是墓地和聚落遗址,没有大型建筑,就是去到现场,也多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再往前,就是乌苏里江主河道了。江面开阔,景色怡人,对岸的俄罗斯清晰可见。不少市民在这垂钓和游泳。一哥们刚脱完衣服准备入水,突然,江上出现了两艘中国的渔政船,并快速向这里驶来。渔政船在离岸边2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它们与人群表现出极高的默契:彼此没有一句言语,但上岸的上岸,收竿的收竿。

天色已晚,我加快了脚步,500米左右,便见到了游船码头,一个巨幅石雕书卷正对着乌苏里江。这里可能就是饶河最繁华的旅游商业地带。广场上,一个小女孩对着麦克风,在父亲的鼓励下大声地演唱着《沙漠与骆驼》,歌声自信而悠扬,尽管全然不在调上。

不一会,从马路对面聚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妈们正在集结,得赶紧撤离。看了下地图,从这里到酒店不足1.5公里,于是没再联系出租车司机,继续徒步回了酒店。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饶河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6天 兴凯湖农场到虎头到饶河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