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7天 饶河到抚远

青椒肉丝走天下

VIP4  28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1 天 时间:7 月 人均:300 元 和谁:一个人

头一次定到中午的车票。本计划睡到十点以后,吃过午饭再不紧不慢地赶去客运站。但持续两周的作息时间调整已改变了我的生物钟,每天四点左右,一定准时醒来。

既然睡不着,便开始琢磨着,上午还能不能再逛点啥。想起昨天那司机给我建议的四排村。在网上搜索了四排村的资料,两个点吸引到我:赫哲族和乌苏里船歌诞生地。

赫哲人的祖先是明末的野人女真,再向前追寻,甚至可以一路回溯到远古的肃慎人。能去赫哲人的村子看看,想想,还是挺吸引人的。

七点打电话给出租车司机,谈好价格,约好七点半来酒店接我。

酒店到四排村大约23公里,八点过一点便开到了目的地。

四排村跟想象中的有相当的差距。本以为是个原生态的民族村,却发现是个已开发的民族风情园——全新规划设计的景区式赫哲文化主题民族风情园,深圳民俗文化村那种。

民俗村入口是几根图腾柱环绕的小广场,广场设一口许愿井。小广场后连接着另一个小广场,中心摆放着一艘赫哲人的小船。以这个广场为中心,南北各延伸出一条游步道,赫哲人小屋、鱼展馆、猎展馆、博物馆、演艺厅、民俗艺术馆、民俗加工馆等场馆、设施和景观建筑被分别串连起来。文化素材和符号都具备了,但作为民族村落最核心要素的赫哲人,却一个都没有见到。

兴许是时间太早,兴许是游人太少,兴许是季节未到,风情园内几大场馆都处于暂停经营状态。我已经看得十分仔细,但半小时也足以游完全园。印象最深的,还是赫哲博物馆。虽然馆内空间非常狭小,不过对赫哲人生活场景的微缩复原,还是能让人对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有一个初步的想象。

从风情园后门步行到乌苏里江岸边。想象中乌苏里江船歌的灵感激发处,江面应该会十分特别。不过,真正来到现场才发现,这一段乌苏里江的江面算不得壮阔,景色也谈不上曼妙。行走在岸边,部分台阶甚至都坍塌了。不过,尽管如此,它却透露着自然的野性。相较于城区内各种经过硬化和装扮的堤岸,我更喜欢这一份无拘无束的真实感。

昨天在乌苏里江起点,今天在乌苏里江腰眼,明天再见时,它将汇入黑龙江,然后一路奔流入海。

在四排村呆了一个小时。返程路上,司机开始主动宣传大顶子山。他可能觉得风力发电机是个稀罕物,把推介的核心卖点放在了风力发电机上。仅仅看这个,我实在兴趣不大。见无法说动我,他十分无奈地将我拉回了酒店。

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米粉店,吃完招牌米粉,回酒店睡了一小时回笼觉。十一点四十五,赶到了饶河客运站。

客运站的大巴不多,一眼便望见了前往抚远的班车。明明车上已经有人,但检票员却告诉我时间不到,无法检票进站。在休息区稍坐了一会,面前一哥们睡得四仰八叉。直到开始验票了,才发现他就是我们这班车的司机。

客车不大,大概就是20座考斯特规模。司机一路向北,将我去四排村的路,又重新走了一大半。我翻出地图,突然意识到,从昨天出虎头开始,便进入了中国东北部的最后一个山脉——完达山。最早见到这三个字,还是大二的时候。当时在教工食堂附近的超市买奶粉,一堆奶粉中,突然看到了完达山的品牌。没听说过,也不知道这山在哪,但却莫名生出一阵好感。奶粉的味道,早就忘记了,但完达山三个字,却从此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早上出租车司机说的大顶子山,又是完达山脉东北部最后一座有一定规模体量和高度的山体。可惜司机的卖点没选好,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推介,我估计无论如何也会上去看看的。

出了完达山,便是三江平原。

进入三江平原不久,途经挠力河,瞬间眼前一亮——太美了。与其说它是一条河,不如说它是一条湿地。这才是河流最自然原始的状态。不同于人口密集区域的江河,河道必须被完全禁锢,挠力河给我的感觉,是一种信马由缰的漫流状态。漫流河道内水系纵横,千回百转,河道的宽度长达3-5公里。单说这样的宽度,相对于大江大河当然不值一提,不过,相对于挠力河这条小尺度感的河流,则能呈现出一种自由放任、无拘无束的观感——想怎么流,就怎么流。它或许就代表了整个三江平原过去的普遍景象。毕竟不是丰水期,大部分河道都覆盖着茂密的水草。牛羊马匹分布其间,完全是一幅草原湿地的绝美画卷。

过了挠力河,就是一片广袤平原。没再遇到特别的惊喜,只有无垠的坦荡。这种一马平川的沃野景象,我在华北平原见过,也在江汉平原见过,我了解它在农耕时代所能代表的富饶。不过,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这个北大仓,还一直只是北大荒。

“北大荒”,这三个字曾给我无限遐想。什么是大荒?《山海经·大荒北经》有载:“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这里的“大荒”,当然指的是东北荒远之地。而“北大荒”则泛指东北荒原的北部地区,即以三江平原为核心,涵盖嫩江流域、黑龙江中下游以东至日本海沿岸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区域。

“北大荒”过去是什么样子?聂绀弩在《北大荒歌》中有贴切的描述:“北大荒,天苍苍,地茫茫,一片衰草枯苇塘。苇草青,苇草黄,生者死,死者烂,肥土壤,为下代作食粮。何物空中飞?蚊虫苍蝇,蠛蠓牛虻。何物水边爬?四脚蛇,蛤士蟆,肉蚂蟥。山中霸主熊和虎,原上英雄豺与狼。烂草污泥真乐土,毒虫猛兽美家乡。谁来酣睡似榻前,须见一日之短长。大烟儿泡,谁敢当?天低昂,雪飞扬,风颠狂,无昼夜,迷八方。雉不能飞,狍不能走,熊不出洞,野无虎狼。酣战玉龙披甲苦,图南鹏鸟振翼忙。天地末日情何异,冰河时代味再尝。一年四季冬最长。”

穿行在今天的三江平原,再不见北大荒的景象。不过,吊诡的是,好不容易将三江平原的沼泽湿地整体改造成良田沃土,现在,我们又重新发现了沼泽湿地的生态价值。不知道有一天,是否会再次开展“退耕还沼”运动。

车过前锋农场,前排四位旅客开始商讨抚远旅游事宜。他们先致电一家旅行社,询问了包车游黑瞎子岛的价格。司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表示自己有朋友在抚远做旅游,价格肯定比刚才咨询的便宜很多,让他们直接电话联系。名片接过去了,但并未立即拨打电话,想来他们心中还有疑虑。

经过四个半小时的跋涉,下午四点四十,司机将车停在了抚远客运站。停车场内院出口处一办公室门前,显眼地摆放着抚远一日游的易拉宝。有潜在需求的这四位旅客和我自然地被吸引过去。

办公室里的人见状,非常热情地出来迎接,让大家进里屋详谈。司机也在一旁帮衬着:这是客运站站长,刚才给的名片就是他的,大家放心,明天去抚远一日游的车,就是客运站官方经营的。

我跟着那四位旅客一块进了里屋。站长大概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情况,总之就是东方第一哨、东极广场和黑匣子岛一站全包,如果愿意,可以先在他那预交订金,明早七点半,准时从客运站出发,有导游随团。四位旅客略作商量,便交钱离开了。站长还向他们推荐了对面的酒店。我也没啥好犹豫的,等他们走后,也预付了订金。站长给我手写了份收据,让我明天凭收据上车。

刚准备离开,站长随口问了句我打哪来。听说是深圳,他立马来了兴致,邀请我坐下,然后打听了深圳的各种情况:“深圳房价应该过1万了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一年能挣多少钱啊?深圳物价应该很贵吧……”。原来,他早年本有机会去深圳,后来因故放弃了。估计这些年一直心有不甘,所以想找人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聊了半个钟头,站长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当年没去深圳的决策是明智的。看看也差不多了,与站长握手告别,便打车去了酒店。

安顿完,肚子已咕咕作响,心想着下楼简单吃点,还来得及去江边看日落。特意挑了一家生意最差的饭馆,点了个炖鱼头。等了快半个钟头,还不见上菜,一问,才知道,他们店今天给包场了。正说着,陆续进来了二十多号人。我知道这日落,多半是看不成啦。

给这两大桌人的菜全上齐了,才轮到我。等我动筷子了,那两桌已开始有人陆续离场。每经过一个人,就会听到一句感叹:“小伙子真能吃!”

结账时,包场的两桌人对价格产生了质疑,向店家提出要一笔笔重新核算。双方交涉间,已有火星四溅。看情形不对,我赶紧插队买单,迅速离场。等跑了大半条街,仍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悠扬的吆喝声:“瞅你咋地!”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饶河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7天 饶河到抚远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