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
2017.10.22

10天美国西部短期旅行-黄石公园、盐湖城、旧金山

foxbatu

VIP5  15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11 天 时间:9 月 人均:20000 元 和谁:夫妻
前言及行程计划

我和老公拿到十年多次往返的美国签证已经两年了,美国之行都没有成行,一是觉得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实在难熬,二是对当地车速飞快的自驾有点忐忑,三是一直在等待一个长假期。这三个难题几乎是在一瞬间解决的,前两个什么时候都是问题只能自己克服,而等长假期不如缩短行程。于是将最想去的黄石公园安排在第一位,一切围绕着它进行部署。这时距离出行仅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首先要决定从北京飞到美国西部哪个城市,为了不让自己太累,放弃了洛杉矶、圣地亚哥和拉斯维加斯这三个需要花时间游览的城市,以后想去大峡谷的时候再作安排。而旧金山看上去相对简单,于是订了北京往返旧金山的机票,暑期刚过,票价一点都不贵。以前有过飞加拿大的经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几乎散架,再加上时差难倒,于是当天不再安排任何行程,直接住酒店休息。离黄石公园最近的大城市当属盐湖城,不少游客安排飞到盐湖城然后自驾过去,开车大约五六个小时比较费时费力。其实黄石公园五个门附近都有小机场,距离黄石公园几英里至一百多英里不等,但是一查机票就明白为什么选择的人不是很多了,一是直飞(旧金山往返这几个机场)的票价很贵,有的都快赶上北京往返旧金山的价格了;二是直飞航班少,每天或每两天只有一班,查看的时候仅剩几张票可以选择并且不久就卖完了;三是有转机机票可以选择且相对便宜,但都有点耗时,把仅仅两个小时左右的行程耗成了五六个小时。商量一番后还是决定飞盐湖城,正好达美航空的航班非常早班,并不影响当天的长距离自驾。

黄石公园的住宿也是有技巧的,公园里面有五个地点可以住宿,但是房源相当紧俏,需要提前半年以上预订,或者提前一个月去捡漏,看看有没有人正好退房。查了几次都没有收获。并且每次要一个酒店一个酒店地查询,从国内上黄石官网网速还有点慢。最后实在受不了了,直接订了三晚西黄石镇的住宿,小镇也许地理位置优越吧,住宿条件简单且房价都不便宜。西黄石镇是离黄石公园最近的小镇,开车三分钟就能进入西门。不过不要高兴得太早,从黄石公园西门开到最近的景点也要40分钟,而且这条路早晚非常拥堵,因为旁边的河流经常有鹿出没,影响交通。既然决定不住公园里面了,从盐湖城开过来当天晚上的住宿就安排在了南门外的杰克逊小镇,小镇紧邻大提顿公园,顺便安排半天从大提顿穿过,前往黄石公园。

接着考察黄石公园的玩法,黄石公园的公路呈一个巨大的8字,路程相当远,不仅有限速不能开快,且有不少是山路。经过翻查各种攻略,最后终于制定如下,第一天从大提顿公园穿过,进入黄石南门,从8字最下端逆时针游玩8字下半个圆的大部分,从西门驶出;第二天从西门进入公园,游玩8字下半个圆剩下的左下方部分,这里密集上、中、下间歇泉盆地,需要一整天时间;第三天从西门进入公园,逆时针游玩8字上半个圆。看着时间相当紧迫,不过不住在公园内部的话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因为如果多出来第四天,势必要走重复且冗长的道路。

旧金山没做过多的安排,到了之后再根据自己的体力决定,比较重要的是选择酒店,因为有些区域比较不安全,尽量避免入住。最后采纳了朋友的建议,选择了三晚最北端渔人码头附近的酒店,真是很贵但是安全第一,且离一些景点还比较近可以步行到达。

紧锣密鼓地在一周内安排完所有的事项,继续在忐忑不安中等到了出发的那一天。

原本计划如下,行程中有变动:

Day 1,9月3日,15:40从北京飞往旧金山,到达时间为当地9月3日12:20,入住机场附近酒店休整。

Day2,9月4日,6:00-8:51从旧金山飞往盐湖城(盐湖城比旧金山快一小时),在机场提车,走I-80E和US-89N公路(89号公路很美)开4-5小时,下午到达杰克逊小镇,在小镇小转并入住休息。

Day3,9月5日,上午前往大提顿公园,走东线,如果时间充裕,到达北门后往南折返,走一小部分西线游玩并返回。继续往北开进入黄石公园南门,逆时针游玩8字下半个圆的大部分,即西拇指、黄石湖钓鱼桥泥浆火山、海登谷地,如有时间和体力,游玩诺里斯间歇泉盆地,从西门驶出入住西黄石镇。

Day4,9月6日,游玩黄石公园8字下半个圆剩下的左下方部分,即上、中、下间歇泉盆地

Day5,9月7日,逆时针游玩黄石公园8字上半个圆,即黄石大峡谷高塔瀑布、Lamar谷地、猛犸热泉。如第三天没有游玩诺里斯间歇泉盆地,可以放在今天。

Day6,9月8日,上午沿15号公路(没有89号公路景致好但是车速快),开5-6小时到达盐湖城,下午参观盐湖城市区和大盐湖,入住机场附近的酒店。

Day7,9月9日,8:25-9:38从盐湖城飞往旧金山,机场租车去奥特莱斯,开回渔人码头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一早在酒店附近还车。

Day8,9月10日,步行在旧金山市区游览。参观联合广场九曲花街渔人码头,坐铛铛车。

Day9,9月11日,根据前一天的游览情况,继续在旧金山市区游览。或租车去金门大桥,或者走一小段最美的一号公路并在当晚返回。

Day10,9月12日,上午小转或睡懒觉,中午前往机场,14:50由旧金山飞往北京。

Day11,9月13日,北京时间17:55到达。

Day1,9月3日,北京飞往旧金山,入住机场附近酒店休整。

这次为12个多小时的飞行做了充足的准备,拖鞋、U型枕、水杯、水果、鸡翅、零食、电子书、百看不厌的连续剧……国航的飞机座椅间距离实在小到令人发指,不过因为准备充分,12小时过得还可以。下飞机的时候鞋穿不进去了,脚有点肿。

过海关的时候赶上一位会中文的华裔工作人员,看我们来自北京,无比同情地询问了雾霾和房价的问题。提了行李出了机场,看着不透亮的天,觉得旧金山和北京差不多呀,也是轻度雾霾的感觉。第二个感觉是这么热,来之前被朋友告知,八月来旧金山时冻得半死,穿两层厚外衣仍然瑟瑟发抖,结果九月了穿着短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直冒大汗。酒店就在机场附近,但走是走不过去的,从到达大厅再上一层,外面是各个酒店的接驳车站台。接驳车一辆接一辆,要在车周身或前面寻找酒店的标识。终于看到了所订酒店的接驳车,结果司机和一个乘客处理丢失行李的事处理了一刻钟,老半天才上了车。大概五六分钟就到了酒店。

酒店名叫Inn,结果实际上是个Motel,一大排两层的房子,下面停满了汽车。前台小姐说话又快又急,要不是匆匆在酒店地图上一顿圈划,很多都听不明白。心里立刻担忧起来,难道这里人说话都是这个风格,后面可怎么交流呀?告诉她明天是6点的飞机,预订4点的接驳车,她说明天周一,还是早一点吧,于是改为3:30。想想倒时差估计也睡不着,就确定了。她又说第二天退房不需要来前台办理,房卡留在房间里即可离开。

一进房间就是高高的大床,里面是浴室,干净整洁程度还不错,作为临时周转一晚的酒店也足够了。但是不提供牙具和拖鞋,而我们悲催地没有带拖鞋,飞机上穿过的又没有拿。后几天都是如此,于是度过了没有拖鞋的一次旅程。在房间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快六点的时候出去吃晚饭。酒店的红墙在夕阳照射下还挺温馨,一群老外带着孩子在酒店的游泳池里嬉戏。街道上空空荡荡的,用Yelp搜了一下,马路对面有家餐厅还不错,第一次过美国的马路出了点岔子,按了人行道的按键半天没反应,差点在红灯时闯入车行道,人行道灯亮了之后很快变成快闪的黄灯,吓得我们匆匆跑到对面。

餐厅是家快餐店,自选配菜,一顿胡指乱说,费劲地搞到第一餐。还好味道不错,腌制的生鱼肉新鲜嫩滑,生菜虽然简单,但也吃饱了。回到酒店早早休息,准备第二天的早起。我们此时还不知道,明天将是多么苦难的一天。

Day2,9月4日,从旧金山飞往盐湖城,开车前往杰克逊小镇

不到三点就起了床,因为时差关系起床倒也不怎么费劲,收拾好行李,3:30在楼下等接驳车。车挺准时地到达,还有两对白人中老年夫妻。根本不存在什么周一不周一的问题,凌晨3点多街上根本没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机场。达美航空在一号航站楼,专门有自己的一个区域,排了一会儿队人就多起来了。4点工作人员才来,准备办登机手续。有个人冲排队的人喊,要先在自动值机的机器上办登机牌,或者持手机上的电子登机牌也可以。我赶紧跑出队伍,在机器上把护照插进去,识别后就显示出我和老公的姓名,都选择上,在其中一个人名下选择了一件托运行李,然后很容易地打印出登机牌。达美航空的托运行李是要付费的,但是交费却没有成功,就咨询刚才喊话的工作人员,她说在柜台上交钱也可以。

交了行李交了钱,过了安检,来到登机口,5:30登机,貌似一切顺利的样子。结果关了舱门后,机长似乎在调试飞机,一直发出怪异的声响。满飞机的美国人,安安静静地等待,我俩已经困到不行,睡了一小觉之后发现飞机还没动,这时机长开始说话了,又快又不清楚,总之所有人都起来拿行李下了飞机,也许是机械故障吧,飞不了了。在美国除了汽车,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飞机了吧,所以很多人完全知道怎么应对,堆在登机口的人群瞬间安安静静消失了一多半,大家都自己处理去了。剩下的一部分人被请到旁边的登机口等待,大多数人的目的地都不是盐湖城,而是将盐湖城作为转机站,因此很多人找登机口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处理和改签,瞬间又消失了一半。留下傻眼的我们,举目无亲,不知所措,只遇到一个会讲中文的乘客,也是英语不好一脸茫然,因为他也是转机,最后沟通也走了。我订机票时留的邮箱在7点半疯狂收进来三条邮件,越看越紧张,航班由6点起飞推迟到8点、推迟到9点,最后推迟到下午1点。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向还在等待的人喊话,说下午1点是最后的变动。下午1点就意味着两个小时的飞行加一个小时的时差后,4点才能到达盐湖城。就算拼命开赶往杰克逊小镇也要走夜路了。我急到要哭,酒店一早已经扣掉全款,走夜路又怕不安全,飞机下午1点能不能起飞还是个问题。英语半吊子的我们,所有的广播都听不懂,语速奇快,声音还不太清楚。无奈只好盯住自己航班剩下的人,结果这几个也陆陆续续消失了。

这么多年的旅行从来没碰到这么倒霉的事,我提心吊胆到完全吃不下东西,买了两个三明治,冰凉凉的,中间的肉和菜之间裹着一块厚厚的奶酪,吃完后整个胃都开始抗拒起快餐来。烦恼不安加郁闷恐惧地过了好几个小时,1点,大家又被更换到旁边的登机口。机组人员等了半天才上了飞机,然后又是无休止地等待,等待中看到穿着像维修人员的两个人上了飞机,脑袋都快大了,觉得飞机肯定没修好,如果飞不了该怎么办?登机口的工作人员也无法回答什么时候登机的问题,傻呆呆地看着一批又一批原本要在这个登机口登机的人换去了别的登机口。2点的时候,登机口工作人员拿着扩音器大喊一声“Lets go!”人群中发出微弱的欢呼声——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只剩下15个人了。那个我们一直盯着行踪的独自一人的高中生女孩,在登机最后一刻改换了其他飞机走掉了,实在为这个一直“陪伴”我们等待的人没有登机感到失望。

登机后发现就是刚才那架飞机,并不是从哪里调来的新飞机。终于起飞了,在比昨天还重的雾霾中离开让人受伤的机场。老公累得倒头就睡,我早上就嫌窗外是机翼影响视觉,坐到了后面一排——反正飞机空空荡荡的,拿大顶都可以了。第一次坐这么少人的飞机,一定兴奋感都没有。

飞机快到达的前十来分钟,下面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几何形水田,中间有笔直笔直的道路,水田中呈现白色、绿色、蓝色、粉色等不同的色彩,听说这是大盐湖旁的太阳能晒盐场,盐水根据不同的条件反射出不同的颜色,十分神奇。紧接着就看到巨大的水面,这应该就是大盐湖了。又飞了几分钟,密密麻麻的房屋出现在下面,盐湖城到了。已经当地时间下午5点,原本这个时间,早就应该到了杰克逊小镇才对的,欲哭无泪。

来之前已经在携程上订好了车,顺利取了行李后沿着租车的标志一直走,就看到一大排租车公司的服务台,人不是很多。Alamo的男工作人员超级nice,他说自己的儿子和老公是同一天的生日。看我们的英语不太好,他放慢语速认认真真地讲,重复很多遍,说到实在不太能理解的语句,突然灵机一动,一顿翻找出来个手册,里面是各种条款和注意事项,每段下面都对应中文和一些其他语言的翻译。我们已经在携程上购买了全险,他指着手册推荐了一个救援险,看我们摇头后完全没有坚持。复印了驾照、护照、租车人的信用卡,给他提供了驾照翻译件,人家不管是黑白是彩色,不管上面是不是他家公司的logo,只要是翻译件就行。签了确认单,没有额外付任何费用,领取了钥匙,他给我们指了取车的位置,问听懂了吗?之后又重复了一次。这个人简直是今天在无比痛苦之中涌来的一股清泉,让我们心里暖暖的。出了租车大厅走了没一分钟就到达了提车的停车场,Alamo和Enterprise同属一家公司,找到Enterprise的标志,给工作人员出示确认单,工作人员指给我们车辆所在的位置,并告诉老公自己验车,如果有问题就回来告诉他们并做记录。在车位上看到辆大红色的雪佛兰,定的是辆中端车型,这车放在国内肯定属于高端了,车况还不错。我们先认真检查了转向灯,发现后备箱里没有警示牌,又把周身划痕拍了下来。老公拿着手机去找提车处的小伙子,他在小卡片上做了相应的标记,又过来看了看的确没有警示牌,就说出了问题按下双闪就可以。在美国的租车真是随意性很大的感觉。

经过一番折腾也都快6点了,补给都没有买,立刻打开导航上路出发。原本去程打算走I-80E和US-89N公路的,因为据说那段89号公路景色很好,查看了一下地图,89号公路沿途小镇较少,万一天黑了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有点危险,就直奔15号公路了。可能是时间的原因,也可能是我们绷着的弦还没松懈,出了机场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巨大的车流量和超快的车速。大家开车虽然快但是都很守规矩,不乱变道,老公很快就适应了。出城后慢慢车少起来,限速80英里也就是差不多130公里,老公觉得开着蛮舒服。一直在想多久能开到杰克逊小镇附近的问题,我们无心欣赏沿途风景,只是在夕阳下感觉很像祁连山脉,仿佛回到了一年前的青海,那天也是在夕阳中赶路。

查了地图,后程有山路,绝对要放弃预定好的酒店,在中途找住宿的地方了。老公却觉得慢慢开夜路,能赶一点路是一点比较好。8点天色渐暗,车速明显慢下来了,随着天越来越黑,对面开过来的车灯已经开始有点影响视力。8:30左右车拐出15号公路往西开,看到一个加油站,老公把车停过去准备休息一下。在小卖店买了热热的炸鸡翅、两根香蕉和水,今天第一次吃到热的食物,觉得好香!香蕉完全没熟,青涩得连皮都撕不下来,另一根当支架用来垫GPS了。看着天已大黑,我坚持不让赶路了,用Priceline APP搜了一下周边酒店,开车十分钟就是熔岩温泉村(Lava Hot Springs),最便宜的房型99美金,凑合一晚就是它了!再次上路发现决定非常明智,15号公路拐下来之后车辆变得很少,半天对面才开来一辆车,没有任何路灯可以照亮,周围黑漆漆一片。好在只有十分钟路程,根据导航往右一拐就进了小村子,看到的第一家酒店就是Lava Hot Springs Inn,门口黑洞洞的。不太放心就又搜了一下,发现村子里到处是宾馆,就在村子里小转了一周。9点多街道就已空无一人,转了两分钟就决定还是回第一家比较好,重新开回去进了院子,先只拿了随身物品进去一探究竟。说是个小酒店,不如说自家开的民宿比较妥当,小院子里光线很暗,但也可以看到种植了不少鲜花,门廊点缀了可爱的小摆设,小有情调。两个很大的露天泳池冒着热气,想必就是温泉。温泉里泡澡人还不少,心里立刻踏实了一半。上到二楼,前台大姐很亲切,说现在最便宜的房型是149美金。我拿出手机给她看,她说99美金的是公用卫生间的,前台左侧三个房间公用两个卫生间。想想也就是凑合一夜,就定了这间房,大姐说不要大声讲话,另外免费使用温泉和早餐。

屋子很小,基本上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小柜子,墙上两个门都是锁好的,可以通向两边的房间,的确很不隔音,好在大家说话都很低声。公共卫生间就在门外,有个大浴缸和一个水池,虽然有点旧但是还算干净,只简简单单洗漱了一下。今天完全噩梦一场,凌晨2点多起床,晚上10点才勉强找到一处住所,饭也没怎么吃,还白白损失了一晚酒店钱。来美国两天了,单反都没掏出来过。床有点软不舒服,但周身疲劳立刻就睡熟了。睡前听从朋友们的建议,在Google map上下载了黄石公园和大提顿公园附近的离线地图,因为明天进入公园后就要没信号了。

Day3,9月5日,杰克逊小镇,大提顿公园,黄石公园,入住西黄石镇

5点多就爬起来收拾行李,开门去洗漱,吵醒了走廊上值班的猫,它一步不落地跟着老公,甚至进了屋上了床。

前台没有人,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又留了张纸条。没赶上早饭时间,下到地下室的餐厅瞅了一眼,把准备早餐的一个女人吓了一哆嗦。这么早已经有人跑到温泉池里游泳了,天还没亮,空气冷冰冰的。在空无一车的道路上一路前行,迎来了初升的太阳,路边的田地刚刚收割完,黄色的秸秆,还有方方的草垛,小木屋、树林、收割机、牛马群渐渐清晰起来。6点多出门,显示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但因为赶上一点修路的限速,到了9点多才终于开到杰克逊小镇。

杰克逊小镇(Jackson Hole)属于典型的美国西部小镇,以牛仔文化闻名。小镇上充满温馨的气息,到处用鲜花布置,很多熊的小雕塑,街上都是礼品店,据说有特色的礼品价格不菲。

赶紧找了一家店吃早饭,是家挂着早餐牌子的超市,里面辟出一个小空间可以吃简单的早餐,就是面包、摊鸡蛋、培根香肠之类,煎得过焦了有点硬。

饭后在超市买了水,然后要准备方便携带的午餐。可是我看到三明治和汉堡都要反胃,最后老公发现了盒装寿司!这可真是救命的食物啊!

原本要留小半个下午闲逛的小镇只能匆匆一逛而过,小转一圈,来到鹿角公园。杰克逊镇的鹿角公园是小镇的著名景点。小镇以前正好在麋鹿迁徙的路线上,大批的麋鹿、羚羊秋天要从北方迁徙到南方过冬,春天返回。每到春天,雄鹿的鹿角就开始脱落,鹿角公园的鹿角门就是用这些脱落的鹿角搭建而成的。整个鹿角公园中心广场共有四个这样的门,这也成为该镇的标志。近年修建的高速公路把鹿群迁徙的路阻断了,政府为了保护野生动物,在小镇附近建立了麋鹿保护区,让麋鹿不用再越过高速公路就能在此过冬。每年冬天大约7500头麋鹿从山里躲入这个山坳之间的平原。每年5月,由当地童子军挑选了鹿角在这个公园拍卖。鹿角公园基本上就是街心公园大小,鹿角温凉顺滑,有点石化了的木头的手感。

已经快11点了,之后要前往大提顿公园和黄石公园,先在小镇上把油加满。老公第一次自己加油有点手足无措,之前在wikihow网站查了方法,临时又温习了一遍。先估算了大概金额,拿着30美元现金去收银台,告诉他们几号加油枪。前台小姑娘听说他第一次加油,大概又讲解了一下方法。轮到老公亲自操作,打开油盖插入油枪,这时85、87和91号油的按键同时亮起,应该快速按下最便宜的85号按键,不过老公一犹豫,就错误的先抬起了扳机,结果开始自动加油了,机器自动选择了中间档的87号油。加满后扳机自动弹起,机器上显示总金额,去前台找钱,小姑娘看到老公快速返回,竖了竖大拇指。虽然没选对油,不过也算第一次加油顺利成功。

大提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位于美国怀俄明州西北部壮观的冰川山区,1929 年建立,占地1256 平方公里。公园内最高的山峰是大提顿峰,海拔4198 米,有存留至今的冰川。著名的派拉蒙影业(Paramount)那雪山山顶环绕一圈的五角星标志,就是大提顿国家公园的雪山。杰克森湖和珍尼湖为公园最大的水域。高耸入云的山巅,覆盖着千年的冰河,公园内有成群的美洲野牛、麋鹿和羚羊,还有其他许多种哺乳动物。游览大提顿可分东线和西线,西线是大提顿的主要景点,大部分游客前往,就是园区内的Teton Park Road,可以游览Jenny Lake、Mount Moran Turnout、Signal Mountain、Jackson Lake等景点。东线是191公路,有很多地点适合拍摄提顿山脉,拍摄方位和角度比西线要好,沿途的景点包括Mormon Row、Schwabacher Road、 Teton Point Turnout、Snake River Overlook、OxBow Bend Turnout。两条线南侧汇合点是Moose Junction,北侧汇合点是Moran。

不论西线还是东线,大提顿山始终在西侧,因而上午顺光比较适合拍照。原本计划在大提顿公园游览一上午,先沿着东线由南开到北,再从北端交汇点进入西线,去最大的Jackson Lake旁边看看,结果现在已经11点了,赶紧赶路。从杰克逊小镇开到大提顿公园的南端大约20分钟,根据导航进入Antelope Flats Road找Mormon Row,结果Google map的导航有点问题,绕了远,闯入一片房车露营地,不过最后开了一段颠簸的土路之后,看到一片破旧的谷仓。这里就是Mormon Row,它是大提顿公园内最古老的建筑,当初建园之前,第一批来到黄石区域生活的人们就住在这里,搭建了这样的谷仓。其中一间谷仓位置最好,以大提顿雪山为背景,特别适合拍照。但是……今天虽然有太阳可天空却不晴朗,雪山位置偏远,高处的雪山顶笼罩在一片雾霾当中,照不出蓝天白云的清晰景象。

后面的行程都受到轻度雾霾的困扰,Schwabacher Landing Road是一段弯弯曲曲向下延伸的小土路,开到头停车后走几步到达Snake River河边,水面安静时可以照到山的倒影。不过今天除了雾霾还有点微风。

Teten Point Turnout是欣赏提顿山脉全景的好地方,如果大晴天一定美翻天了。

Snake River Overlook位于东线的中段,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拍摄点。Snake River在此蜿蜒崎岖,正好与远处的提顿山脉相呼应,可以在同一张照片中将二者同时摄入,构成一幅绝妙难得的山水画。遗憾的是靠近拍摄点的树长得越来越高了,河水已经被基本挡住了没商量。

这种天气加上已经开始逆光,无比遗憾地放弃了Jackson Lake湖边漫步,直接开往黄石公园。因为从南门进来的时候直接走的东线没有经过售票口,从北门出去时就要补票。黄石和大提顿公园的通票已经涨价,50美金联票,涨了20美金,当然仍然是一辆车的费用,7天内随意出入,比起国内的景点已经很便宜了。

从大提顿公园北门开到黄石公园南门大约半小时,进南门时给窗口看一下刚才的通票凭据,再要一张黄石公园的地图,工作人员同时会提供一张说明书,上面赫然写着“黄石是个危险的地方”。背面特地用各国文字再次写明:与动物保持距离,与熊和狼保持100码(91米),与其他动物保持25码(23米),不能给动物喂食,结伴而行并携带防熊喷雾等,因为野牛、麋鹿和熊都曾伤人甚至致死;不要离开木栈道,因为热水会导致严重烫伤或死亡等等。进入公园南门后还要开好久才能到达第一站景点,已经2点了,找到一处能停车的地方先用寿司填饱肚子。

这条路上有一处在修路,来之前已经通过黄石公园官网看到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工作人员会拿着牌子单向放行。停车等了一段时间,右手边是Lewis River,左手的山上有很多乱石,看着不是很安全的感觉。

3点才正式步入西拇指间隙泉盆地(West Thumb Geyser Basin),在黄石公园巨大8字的最南端。原本是64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口,15万年前的又一次火山喷发导致地壳下陷形成了现在的盆地,在热喷泉与湖水结合下,出现了一种烟雾弥漫的奇妙景观:烟雾缭绕处是热泉的蒸气,蓝波盈盈处是黄石湖水,与背景中蓝天白云相互辉映,形成与黄石其他温泉区不同的景观。 这里有着众多的热泉,甚至湖边热泉和湖中热泉。

黄石湖有些青海湖的风采,面积不到青海湖的十分之一,但是仍然一望无际,湛蓝清澈的湖水让人心旷神怡。湖中热泉是此处的特色,湖水里冒出迷你火山形状的泉眼,喷水口从湖底汩汩出水,其中以Fishing Cone最为典型。

Black Pool是一片蓝绿色清澈的热泉,在太阳的照射下能看到泉底很深的地方,这时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人说想跳进去,因为那一潭水的颜色实在太可爱了。

Abyss Pool是另一个蓝绿色的热泉,因为边缘比较浅,显得更为清澈透明。

除了这两个最漂亮的热泉之外,到处是泉眼,有些很小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老公说能围一圈涮火锅吃了。

参观时看到一个白人阿姨在看一本此区域的书册,就问她从哪里拿到的,她说门口有个铁箱子,从里面拿的。过了一会儿她跑过来拍我的肩,说自己看完了,可以把手册送给我——在黄石公园里遇到的人都很友好,不认识的人对面走过,都会微笑示意。拿到第一本温馨的栈道手册,后来陆陆续续在其他地方也拿到了,个别地方还有中文版,但似乎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找到,后来慢慢发现这东西一美元,自觉捐赠。门口的小店关门了,我们带的水不够,已经要渴死了,赶紧去找下一个服务中心,攻略上标明钓鱼桥附近有住宿区,那里应该能买到水。

从西拇指逆时针沿黄石湖前行,从去东门的那条路右拐不久,就看到了钓鱼桥Fishing Bridge)。一座木制小桥横跨黄石河,开过桥停车,下到河边照了照相。

没想到的是在这附近无论根据导航还是标识都找不到Lake Village,嗓子都冒烟了,只能赶往下一个服务区,在8字上下两个圆的交汇处也就是峡谷区附近。

重新返回8字路线上继续逆时针前行,很快到达泥浆火山区域(Mud Volcano)。这圈栈道不长,但是饱受摧残,因为实在太臭了,又都是泥浆,只想尽快走完。这时老公一语道破,说仿佛走在一个粪坑上面。实在太形象了哈哈。

不过仍然有些很神奇的景象,比如龙嘴温泉(Dragon’s Mouth Spring),是一个流着污水冒着热气的山洞,从里面传出流水声和低沉的轰鸣声,真的仿佛一只龙在里面沉重地喘气。

另一个泥浆潭就是这里的重点泥浆火山Mud Volcano),早期的探险家看到喷射着9米左右的泥浆柱,非常恐怖。

基本上是浓烈的气味熏走了我们,继续前行,到达海登谷地(Hayden Valley)的区域,这里并没有栈道,只是野生动物比较常见的地带之一。旁边就是黄石河,一群人站在小山坡上向河对岸眺望。停车后首先看到的是河里畅游的大小鸟类,仔细辨别觉得是大雁。河对岸是一群美洲野牛(Bison),据说在黄石公园非常常见,但是太远了实在照不清楚。老外们对野生动物的热爱一目了然,就是这么远这么不清楚,仍然痴痴地眺望着。

峡谷区是后几天的安排,不过这里有服务区,赶紧冲过去直奔加油站,再也不能缺水了,在小卖店买了两箱。猛灌一瓶水下去救火,都要了命了。已经6点,诺里斯间歇泉盆地因为在8字上下圆交界处,后面还会经过,于是今天放弃了这个景点,打算早点回去休息。开了一整天车,老公找到一个地方停了车小睡了一小会儿,又开了很久才终于到了前往西门的道路上,结果在这里堵车了,车速极其缓慢,基本堵了40分钟,天色也暗下来。时差加疲劳,我基本已经困到打盹了,迷糊中看到公园管理员的车从旁边车道逆行开过去了。后来车开始缓慢移动,开到事发地终于明白了,原来这条路旁边是Madison河,清晨和傍晚最容易有鹿群出没,路比较窄只有双向各一条车道,有些车停在旁边看鹿,有些车看到鹿放慢车速,还有时鹿要过马路,双向车就都要停车避让。管理人员拿着闪光棒指挥着大家不要停车,尽快通过。驶过时看到了河边的几只鹿,又开了没多久突然在昏暗中从车前跑过一只巨大的鹿,穿过马路跑到树林里,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公园最高限速45英里(大约73公里)/小时,天黑后就要更慢,因为怕撞到野生动物。我们完全不敢大意,谨慎地开完这段公路。

进了西黄石镇天已经大黑了,小转一圈完全没有头绪,于是先找到了酒店。前台是个华人小女孩,她推荐了旁边一条街的三只熊餐厅,说牛排不错,走路就能过去。把车停好溜达过去,我浑身不舒服,腰都要折了。餐厅挺火爆,小等了一会儿位。野牛肉是本地区特有的牛肉,点了两种和Bison有关的牛排,附菜点了汤和沙拉,还有一瓶蒙大拿州本地的大角鹿啤酒。老公点的偏生的牛肉非常可口,肉质新鲜软嫩,就是不知道Bison的肉是从哪里搞来的,也有人工饲养的Bison吗?食物化解了一部分疲累,饭后的单据上直接标明了18%和20%两档小费金额,都是用不含税的金额计算出来的。直接凑了整数给服务员,返回酒店休息。

听说酒店是华人老板开的,房间简简单单的,不过空间挺大,我们要在这里住三个晚上。

Day4,9月7日,黄石公园8字上半个圆

因为时差,老公夜里还在工作,我没有安排过早起床,让老公多睡了一会儿。快8点才下楼吃饭,早餐超级简单,但是能吃饱,而且发现了方便面,起码是热乎乎的能让胃暖一下。电视里播放即将到来的又一轮飓风,几天前的飓风和洪水刚给德克萨斯州造成重创,新一轮又将席卷佛罗里达州,大批当地人驾车转移。出门后立刻觉得空气极冷,车上一层霜,看来夜里到达零度不是吹的,黄石公园温差真是够大。昨天进入公园前虽然加了油,怎奈公园那么大,跑了一下午,油几乎耗掉一半。镇上加油站超多,随便找一家加了油,然后直奔西门。

开到Madison河旁边看到路边停着不少车和聚集在河边的人,估计是有动物出没,赶紧找地方停车跑下来。河边一只母鹿带着小鹿悠闲地吃草喝水,完全不顾及旁观的人群。河边指示牌上显示这条河是麋鹿群经常出没的地方,它们和鹿角门的鹿是一种,叫Elk,白色的屁股是特有的标志,昨天在加油站小卖店看到白色屁股形状的巧克力。大家目送两只鹿悠然而去,我只觉得冻得瑟瑟发抖,哆哆嗦嗦抓拍几张赶紧跑回车上。

原本今天打算去8字左下方的上中下间歇泉盆地,但是看看天又有点灰,没有大太阳也许出不来效果,抱着明天能晴天的一丝希望,把行程调换,先去游览8字上半个圆。开了昨天返程时走的相同路线,基本上快一个小时才到达黄石大峡谷(Grand Canyon of Yellow Stone)。峡谷区游览起来比较复杂费时,不同的观景台、不同的步行道,每处景色都不同,想取舍都有点难,上午顺光,务必上午参观。

黄石峡谷有两个瀑布:上瀑布(Upper Fall)和下瀑布(Lower Fall),94米高的下瀑布是黄石落差最高的瀑布之一,而艺术家点(Artist Point)是远观黄石下峡谷和下瀑布的最佳位置。走到观景台附近就听见瀑布的轰鸣声,其实瀑布离得还很远,能看到下瀑布全景及蜿蜒流过的河流,部分峡谷山体呈现红色。依然觉得眼熟,有点像长白山瀑布和长白山峡谷区。一位画家在这里画画。

峡谷区有很多步行道,其中汤姆叔叔步行道(Uncle Tom’s Trail)最著名,终点在峡谷腰部观景平台的Uncle Tom's Point,可以近距离观赏下瀑布。步行道往返不到2英里,但是上下落差较大,行走稍微艰难,后半段是陡峭的钢结构楼梯步道,加上楼梯是网格状的,可以看到悬崖下面,比较刺激。我有点恐高,对走这个步道十分犹豫,而老公却觉得很好奇想去体验。争执不下当中遇到了很好的解决方法——赶上步道正在维修没有开放,我得逞了。下瀑布还有另一个观景台,是河对岸的下瀑布悬崖步行道(Brink of Lower Fall Trail),开车前往。

行进过程中途径上瀑布,于是拐进小路,先来到上瀑布悬崖步行道(Brink of Upper Fall Trail)去看一眼上瀑布。湍急的河水从上游滚滚而下,河中间的大石头在水中岿然屹立,在经过的小桥上往下游看景色很棒。

不过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上游已然没有瀑布的影子,刚才身边三三两两的游客也都不见了,小土路两边的树林静的出奇,突然涌上一丝恐惧。来之前正好电视里播放黄石公园的熊的纪录片,列举三位被灰熊妈妈攻击并幸运逃生的人,公园里也有很多地方都有注意熊出没的标识。其实熊并不是主动攻击人,不少案例都是误闯入熊的领地,发现的时候已经离熊非常近了,纪录片中三起事故都是熊妈妈为了保护孩子引起的。走步行道时应该三人以上结组而行,发出些噪音让熊提前知晓,当然带着防熊喷雾是最好的选择,它可以瞬间让熊丧失嗅觉,而基本依靠嗅觉生存的熊会高度惊恐立刻逃离,还不会伤害到它。此时,我脑子里浮现着熊突然出现的画面,一边走一边四处乱看,拼命拍手制造噪音。

又走了两分钟觉得实在不能冒险了,掉头返回。再次走过刚才的小桥,发现原来上瀑布步行道是从一个小叉路口往下走,并没有给出明显的标识,太害人了。

上瀑布步行道并不难走,很快就能走到瀑布顶端的观景台。虽然上瀑布落差低于下瀑布,但却有其独特之处,上游河流拐过几道弯,下落了几层之后河道微微变窄,在瀑布顶端水流湍急倾泻而下,激起巨大的浪花,震耳欲聋。

接着驱车前行开往Brink of Lower Fall Trail,刚走进去不远就能远远看到刚才游览过的上瀑布。这段下瀑布步行道不是很好走,拐很多道弯且落差很大,但是因为是土路并没有修葺台阶,反而觉得好走些,就是一脚土。

走到最下端是个小观景台,河道较宽,反而没有上瀑布那么激昂而下的感觉。每次看到瀑布边缘深绿色厚重的水面,就有一种掉下去必死无疑的感觉,人在自然面前顿觉渺小。

在这里能看到对岸的峭壁上汤姆叔叔的栈道,果然是够陡峭刺激,看样子爬这个需要很大的体力。

相比汤姆叔叔的栈道,下瀑布悬崖栈道已经不在话下了,但是往回爬到停车场仍然累得一身大汗。已经下午1点了,在车里把早上从超市买的寿司干掉。

下瀑布悬崖步行道所在的道路北缘车道(north rim drive)是条单行线,一直开出去就能到峡谷区的住宿区和旅游中心。这条路上还有三个观景点能再次整体观看下瀑布及峡谷,依次是Red Rock Point、Lookout Point和Grand View,观测方向略有不同,和第一站的艺术家点(Artist Point)分别位于河两岸。峡谷区已经耗费了整个上午,于是只选了一个据说是最佳观赏点的Lookout Point,停了车就是观景台。在这里能看到从岔路弯弯曲曲走到尽头的一块红色巨石,就是红岩点Red Rock Point。

从河的北端看峡谷峭壁又是另一种感觉,放在中国又该给各个石头起名字啦。

没想到峡谷区花费了这么久才玩了一部分,赶路要紧,沿8字上环继续逆时针往北开。一大片一大片枯死的树林构成另一种美感的画面,这些树为什么死了?是遭遇到火灾了吗?还是地质的变动引起的?我们不得而知。后来经过查阅才发现在1988年黄石公园发生过大规模的山火,烧了几个月才被扑灭。

有很多摩托车队自驾来黄石公园游玩,都酷酷的,不少人年龄很大,让人刮目相看。另外一种常见玩法是开房车,后面挂着自行车或者拖着小客车,还有时能看到老奶奶级的人开着一辆巨大的车,钦佩又羡慕。道路有限速又多是连续拐弯的山路,不敢开快,由于都是单车道,利用路边的临时停车带给一个摩托车队让了一次路,他们超车时挥手示意表示感谢。山体和植被渐渐起了变化,由路两边密集的树林逐渐变成开阔的山谷和原野,很有美国西部特有的风采。沿途停车拍照,奇异的花和灌木,蚂蚱到处飞,扇动翅膀发出巨大的叭叭叭的响声很是闹心。遇到一对老夫妇,指着远远的地方说那里有Buffalo,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只觉得好像是某种动物,但是太远了什么也没看见。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是水牛,这对老夫妻这么大岁数了,不仅能看到远处的动物,还能区分出Buffalo和Bison?他们听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都鼓起了掌,还开玩笑说从那么远开过来真了不起。

快开到通往北门的路的交叉口的地方,是另一个瀑布景点高塔瀑布Tower Fall),规模较小想放弃了,看到停车的地方就踩了一脚,停车下去看了一眼。结果停车的地方已经错过了高塔瀑布,一条U型小河绕着山体流过,远远的对面能看到很多人站在观景台上,那里才能看到瀑布。

这附近的山体结构和别处不一样,地面几米处像石柱一样,纵向分出层次,远山处也有一圈石柱子一样的腰带。这个地质结构也在中国见过,出现在吉林长白山附近的十五道沟景区。

路边观景台不知道名字,爬几级台阶,看到黄石河从上游呈蛇形蜿蜒流下来,景致很不错。

Lamer谷地(Lamer Valley)要从8字上向东拐出去,这是通往东北门的路,没有固定景点,但是同昨天的海登谷地一样,是非常容易能观察到野生动物的区域,清晨和傍晚更容易碰到。这片应该属于罗斯福地区,景观又不同了,有很大片的平原和草场,因此很容易就能发现远处成群栖息吃草的野牛Bison们。

这条路车不多,两边能停车的地方又好找,开开停停好几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多更丰富的景色了,于是掉头返回。老公非常眼尖地看到左手边有几个人在车下照相,而小山丘后面有几只离得很近的野牛。我先下了车过了马路跑过来,原来是一大群野牛,也就三四十米的距离,一边吃草一边前行。终于近距离观察到它们了,头和肩部好大,后来看了纪录片才知道,冬天黄石公园极寒,在厚重大雪里,它们要靠头和肩顶开几十厘米厚的雪找草吃,因此上半部分非常发达。头领公牛不时回头观察旁边拍照的人群,大家大气都不敢喘。准备过马路的老公还不明就里,因为对面有个小山包根本看不到野牛,从我这里看马上就要迎头相撞啦,赶紧挥手示意他从后面绕过来。牛群缓慢地前行,横穿马路,最后一只大公牛脖子上拴着一条宽宽的项圈写着L3。

往前开不多久,看到草丛里一群似鹿似羊的动物,很胆小警惕,一边吃草一边警觉地观察人群。将雄头领的照片放大后观察了角,觉得像羚羊类的动物。后来搜了一下才知道叫做叉角羚,也叫美国羚羊(Pronghorn, Antilocapra Americana)。

又开了一小段,在一个路有点狭窄、两边有山的地带看见停在路边的很多车和一大群仰望山坡的人,老公一眼就看到了远远的两只熊。虽然熊是公园里伤人比较多的动物,但其实看到熊也实属不易,能拍到熊对短期旅游者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路窄车多,往前开了一小段才停好车,我拿着相机冲下车往回跑。山坡上植被太多了,很多树枝的遮挡,加上高高厚厚的枯草,眼见熊妈妈匆匆跑过,只远远拍到一个屁股,然后一只熊宝宝也匆匆跟去,只拍到草丛中若隐若现的后背。根据体型来看,应该是比较小的黑熊,不是高大体健又浑圆的灰熊。

Lamer谷地真是没白来,看到这么多动物。心满意足前往下一个景区猛犸热泉区(Mammoth Hot Springs)。又是开了很久在4点多才到达,这里有全公园比较大的住宿区,黄石公园管理局总部在此,有全年开放的Albright游客服务中心,也是糜鹿求偶期间最偏爱的地区。后来在大忠实景区的游客中心看到录像,这里经常有大角麋鹿攻击游客,不是撞车就是顶人。不过此次并没有看到一只麋鹿。

猛犸热泉(Mammoth Hot Springs)就位于8字的顶部,黄石公园西北,是世界上已探明的最大的碳酸盐沉积温泉。这里原有多个热泉从山坡上一节一节地流下来,滋生了大量嗜热微生物,成为了一个色彩丰富的阶梯,但是在2002年的一次地壳运动后,大部分热泉停止了活动,导致微生物大部分死亡,使猛犸象热泉失去了颜色,死掉的细菌也变为了灰白色的粉末,残留在干枯了的大台阶上。这里的地质结构和形态与四川黄龙非常相似,不同的是黄龙是冷泉,这里是热泉。不过因为猛犸热泉已经死了大半,景观和规模远不及黄龙。加上下午严重逆光,对这里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猛犸热泉区分上台地(UpperTerraces)和下台地(Lower Terraces),上台地需要开车游览,下台地是木制栈道,步道比较长且需要爬坡,景观大都集中在此。

一进来先看到的是一块形状怪异的石头,被命名为自由帽子(Liberty Cap),这是由热泉形成的。

往里走就是像梯田一样的石灰石台阶,泉水涓涓从上流下。已经死亡的部分石阶呈灰白色,毫无生气可言,有的甚至有外星人般恐怖的形象。

活着的部分,泉水呈现很多种颜色,但是也远不及黄龙的丰富和可爱。

沿栈道一路走,爬到最顶端,是一大片已经枯死的平台,只有很小的一块留有泉水。这里如果还活着,应该类似黄龙顶端的瑶池,现在只感到悲凉,觉得太可惜了。

2002年离现在并不遥远,一次地壳运动就让猛犸热泉失去了大部分生命,那么我国的黄龙会不会也有一天遭受灭顶之灾呢?九寨沟在前几个月刚刚遭受地震,一些漂亮的海子和瀑布已经无法恢复原状了。地质也有生命,会生也会死,人类弱小的能力无法阻挡。从栈道另一段走下,路边很多枯死的树木,旁边的说明显示,因为被温泉水淹没,这些树吸收了碳酸钙,它在树木的血管中硬化了,导致树木无法吸收水和营养。

5点了,放弃了上台地,一路向南开抢在太阳落山前去昨天没有去成的诺里斯间歇泉盆地,路上又碰到修路和单向放行,开了四十分钟才到,差不多快6点了。

停车场设计得颇为怪异,两条单行线驶入,一条单行线驶出,这个时间游客比较少,找半天路才开进去。进来后是一个小博物馆,从博物馆穿过去是比较小的Porcelain Basin Trail步行道,从博物馆对面走进去则是比较大的Back Basin Trail 步行道。选择了Back Basin,刚走进去就看到一片新生的松树林,树干细细的弯弯曲曲从地下冒出来,应该是附近大株的树木的地下根滋生出来的新芽,顿觉生命生生不息,突然十分感动。

黄石本身是一个巨大的热锅炉,诺里斯间歇泉盆地(Norris Geyser Basin)是黄石地区温度最高、历史最久、最活跃的地热区。目前整个黄石地区通过钻孔测量记录到的最高温度在诺里斯地下326米处,237摄氏度,而诺里斯地区几乎就没有低于沸点的地热活动(在黄石的海拔上沸点为93摄氏度)。诺里斯的水大部分都是酸性的,包括其他地方很少见到酸性间歇泉。

世界上最大的间歇泉蒸汽船间歇泉(Steamboat Geyser)也位于此区,它长期蛰伏,很久才喷发一次,2008年曾创造了喷发高度的记录380英尺,上次的大规模喷发是2014年9月。此时它正不紧不慢喷着几十厘米的水柱,偶尔高过一米,冒着热气,下面的洞穴中传出呼吸般的声音。

Cistern Spring就漂亮多了,虽然光线已经下去了,蓝色清澈的泉水仍然很可爱,和背景中枯死的小树林形成生与死的鲜明对比。

此区的间歇泉颜色也颇为丰富,有清澈见底的蓝绿色,也有柔和得像牛奶一样的蓝白色,由于它的不稳定性,每年都有新的喷泉产生,也有老的喷泉死去。地洞里呼呼喘着的热气,微生物形成的橙色或绿色的河道,还有刺鼻的硫磺味,给游人提供声音、颜色、气味多重感官体验。

夕阳费力地透过雾霾的天空,用橙红色的余光给了暗下去的泉水带来一丝不一样的色彩。一位中年游客坐在钓鱼椅上痴痴地观赏着一个毫无特色的温泉。步道没有坡度,但有一部分砂石路,出来后满脚灰尘。7点了,天色太暗了不再适合拍照,Porcelain Basin Trail放弃,打道回府。

回西门的路上又遇到堵车,不过没有昨天那么严重,记不清看没看到鹿了,因为我已经困得眼皮打架。回到西黄石镇,又先回了酒店咨询吃饭问题,今天前台是个拉美裔肤色的姑娘,把几个她喜欢的餐厅都写在纸上。于是去试试她最喜欢的美国本土餐厅Gusher。8点半才吃到晚饭,本土饭不太贵却不太合我俩胃口,尤其是我。回到酒店已经快瘫了,倒头便睡。

Day5,9月7日,黄石公园上、中、下间歇泉盆地

 老公回酒店后睡了一觉,夜里又起来工作,早上仍然多睡了一会儿,快8点才去吃早饭。饭后加油、买寿司午餐,一切就绪,出发。天气仍然不作美,预报是晴天,可是依然不透亮,没有蓝天白云,这次太点儿背,来美国都碰到雾霾。

从西门直奔上间歇泉盆地Upper Geyser Basin),大约一个多小时,往间歇泉盆地开的路上,一片平原,远远看到到处冒着热气,神奇的景象。

上间歇泉盆地位于公园的西南面,8字左下方,面积约2平方英里,这里有全世界约1/4的间歇泉,是公园地热现象最集中的地区,有定期喷发的间歇泉(Geyser)、彩色热泉(hot springs)和蒸汽喷气孔(steaming fumaroles)等地热现象。该区最著名的当然是老忠实泉(Old Faithful),这个间歇泉是最规则的,大约每60-93分钟就有一次,预测的准确度在正负10分钟之间;除此还有4个可预测喷发的大间歇泉,城堡(Castle)间歇泉、大间歇泉(Grand Geyser)、Daisy间歇泉和河边(Riverside)间歇泉,当然还有众多喷发时间不定的间歇泉。除了老忠实区域,饼干盆地(Biscuit Basin)和黑沙盆地(Black Sand Basin)也属于上间歇泉盆地的范围内。

老忠实区有整个黄石公园最大的服务中心、住宿、商店、餐饮区等,也基本是唯一有信号的地方,好在事先从Google map上下载了离线地图,否则在黄石公园真不好找路。停车场超级大,完全一通瞎走,误打误撞正好停在游客中心附近。

窗子上贴着老忠实最近一次喷发的时间为10:07,看了看表9:46,正好不用等太久。游客中心还写有其他四个可预测喷发的间歇泉的时间,唯一让人不理解的是,难道不能一次性把今天的喷发时间都列出来吗?这样也可以让游客更好地安排时间。难道一次喷发之后才能预测下一次的时间?

从游客中心另一个门出去面对的就是老忠实喷泉,正在冒着烟。

围着很大的一圈座椅,仿佛是剧院的戏台。提前了15分钟出去,没有太着急,结果走到喷泉附近发现已经大喷了,水雾比刚才高了好多,水柱倒没有想象中高,也许和海一样也有大潮汐和小潮汐吧?这个喷发时间比预测的早,尽管误差在正负十分钟之内,仍然觉得不够准确。基本上大喷了两三分钟,水柱就明显减小,恢复到初始状态,一切都是在不经意中发生。

看完老忠实喷泉,就要走这个区域最长的步行道了。步道两侧聚集着大大小小的泉,走到尽头可以看到非常美丽的牵牛花池,走一大圈大概8.8公里,2个小时左右。

来之前觉得这个距离相当可怕,其实因为走走停停,有各种泉吸引目光,并没有那么痛苦。泉水各有特点,丰富多彩,有的静静冒着热气,有的在喷发。大部分泉都比较呛人,有刺鼻的气味。有些地方设有座椅,不用说旁边就是定期会喷发的温泉。走到Riverside间歇泉附近11点多,它预测的喷发时间是11:40,已经有不少人等候在座椅上了。

人群一阵骚动,原来是不远处的另一个温泉喷发了,水雾很大。

从Riverside间歇泉往前走不多远就已经到了栈道终点,胜利到达牵牛花池(Morning Golory Pool),完全没觉得累,用时基本一小时。

这个温泉是此次黄石公园里见到的最漂亮的温泉之一,多年前,这个天然温泉呈现出与众不同的蓝色,但是近几十年来,游客们一直往牵牛花池里扔硬币、石头或杂物,大量物体阻塞了喷泉的热喷口,导致池内温度降低。与此同时,扔进去的物质发生了化学反应导致多种微生物滋生。它们慢慢扩张到水池边缘,在中心的蓝色周围形成绚丽的黄环,导致蓝色泉水变成绿色。温泉内部是漏斗状,清晰可见很深的地方,如果阳光更充足些衬着晴朗的蓝天就更好了。

一大队人马从山上的徒步路上走下来,围到牵牛花池旁边,我们赶紧撤了。栈道外围还有很大一圈徒步道,应该都是山坡或树林里的土路,不是很好走的样子。

开始返程,回到Riverside间歇泉旁边,泉水已经开始喷发了,水柱不小,腾起巨大的水雾,而且喷的时间非常长,一直没有停。

沿另侧的柏油路走了半个小时到达服务区附近,老忠实又要喷发了。去游客中心买了明信片,找邮局费了半天劲,又去一个酒店大堂问了一次,人家拿出附近的地图才闹明白。前台说得非常仔细,说这个邮局也许现在不办公,如果是这样,就去旁边的商品店买邮票贴好再投到邮筒里。穿过巨大的停车场来到邮局,果然没有人,又走到商品店,好在这里既卖邮票又能帮忙邮寄,不用再折腾回去了。

12:45了,其实上间歇泉盆地的饼干盆地和黑沙盆地都还没有去,但是要马上赶往下一个景点,就是远眺大棱镜温泉的观景台。中间隙泉盆地(Midway Geyser Basin)的大棱镜温泉(Grand Prismatic Spring)是美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温泉,基本上就是黄石公园的标志。由于面积太大,只有从空中俯瞰才能看到全貌。实际上有个观景平台能够看到大棱镜的半侧面,这几年成为游客必去的景点,而那里的最佳观看时间是正午时分到下午3点之间,其它时间逆光或者有阴影,所以要先赶去那里。根据很多人写的攻略,“大棱镜景区南边大概1-2公里有一个Fairy Fall,找到Fairy Fall Trail走进去,步行大概1.5公里左右就会发现路左侧的山坡出现一条人为踩出来的泥路,通往半山腰”,但这个Fairy Fall Trail怎么也搜不到,按照Google map直接被导进了大棱镜停车场。只好开出来返回,老公说一定是刚刚经过的停着许多车的地方,从大棱镜往南开不多远,果然看到路边的车停得乱七八糟,好不容易才停好车。那条“人为踩出来的泥路”入口已经钉了牌子,直接标明了往左走是Grand Prismatic Overlook,直走则是Fairy Fall Trail。

有点距离的一段爬坡土路,路边有三个童子军装扮的年轻男女正在修缮,走到山坡一半的目的地,发现这里刚刚修建了观景台,看来由于游客众多引起了园方重视,开辟成了正式的观景平台。大棱镜的半侧面就在眼前,泉水正中心是蓝色,外缘呈现绿色,之后外圈是黄色和橙红色,橙红色的部分像太阳的火焰一样向四周发散开来,泉水微微冒着热气。每个人都惊叹于眼前的景象,在观景台不忍离去。

走回停车场,裤脚和鞋已经脏得没法要了。先掉头重新往南开,回到上间歇泉盆地刚才没有参观的黑沙盆地(Black Sand Basin),开得太快错过了饼干盆地(Biscuit Basin)。这两个盆地都不大,比较好走。温泉旁边偶尔能看到动物的粪便,那些大型哺乳动物会在夜间过来喝水吗?这些有刺鼻气味的泉水是能喝的?走一圈黑沙盆地已经有点视觉疲劳、对温泉无感了,加上天不好,一些本该比较漂亮的泉水出不来效果,于是放弃了饼干盆地,又折回重新来到大棱镜温泉停车场。

大棱镜区除了这个最大的温泉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木丝间歇喷泉(Excelsior Geyser),因此这里的栈道有点长,但都是平路很好走。离入口最近的是木丝间歇喷泉,腾起的烟雾比大棱镜要多,泉水应该是更热一些。风吹开烟雾时,泉水呈现多种不同种类的蓝色,清澈透明非常美。别看它像一潭安静的湖水,其实这里是黄石公园内喷水最高的喷泉,最高记录是90米,在1985年更是连续喷发了47小时。在下风口,水雾飘来带过的气味也真是够呛人的。

从栈道上看大棱镜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栈道下方四散开来的橙红色部分。温泉水中富含矿物质,使得水藻和微生物在水边得以生存,从而呈现了这些丰富绚丽的色彩。这些微生物体内的叶绿素和类胡萝卜素的比例会随季节变换而改变,于是温泉水体也会在不同季节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一抬头,对面山上就是刚才俯瞰大棱镜的观景台。

栈道周围还有几个小温泉,比如绿松石池(Turquoise pool)和猫眼石泉(Opal Pool),在木丝间歇喷泉和大棱镜这两个老大的万丈光芒下,已经不起眼了。

间歇泉区旁边是火洞河(Firehole River),木丝间歇喷泉的泉水涌出后流进河中,顺流而下。

看完著名的几个泉后,觉得周身乏力,下间歇喷泉盆地(Lower Geyser Basin)是公园最大的喷泉区,最与众不同的看点是泥沸泉,就是说泉眼冒出来的不是清水,而是泥浆,而且是非常粘稠的泥浆。到了入口看了一眼,栈道相当长,于是我们放弃了这个景区。回程想想昨天的诺里斯间歇温泉还有一小半没看完,决定再去一探究竟。

其实是我记错了地图,以为诺里斯在通往西门那条路旁边,想着反正回程也要经过就去看看,没想到是在8字上下两个圆的交汇处,开了半个小时才到。而这个小圈的Porcelain Basin Trail步行道上的看点不是很多,也可能产生严重的视觉疲劳了,总之觉得白来一趟,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看下间歇喷泉盆地呢。

回程的路上我非常后悔自责,觉得浪费了休息时间,加上又开始堵车,情绪不高。

不过往往在走错的路上会发现别样的景色,又经过Madison河的时候,河边有一大群鹿聚集在那里,公园管理员依然拿着闪光棒在指挥。开过不多远,发现路边停车带上居然还有空车位,赶紧停车跑下来看鹿。十来只鹿已经由河边走到了路肩上,离照相的人非常近而且越走越近。管理员挥舞着闪光棒指挥大家往后退,和它们保持距离。没过多久鹿走上了马路,管理员立刻指挥双向车都停下,看它们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完马路。我们自觉非常幸运,既看到了鹿群,又没被堵在后面过不来。

正是因为又去了“白来一趟”的诺里斯,才这么好运气地遇到鹿,以后再遇到走错路的时候,可以自我安慰一句“没关系,前方也许有鹿”。抛下那些被堵住的车队,一路飞驰回了镇子。

今天决定去吃昨天前台女孩推荐的另一家意大利餐厅,没抱什么希望想着能吃碗意大利面就行,结果人家没有面。不过发现菜单上写着每天有不同的Bison牛排,可以咨询服务员,老公又来了兴致,经过服务员的推荐(推荐了两种,是什么也没听懂,反正说后一个不错),连价钱都没询问就点了一份偏生的牛排。我只点了很少的一份猪排骨。牛排端上来后把我们惊到了,巨大的一份,骨头伸出盘子边缘好长,从没吃过这么软嫩的牛排,切开后完全没有血流出来,肉质非常新鲜粉嫩,入口回味无穷。我们吃得非常满意,分吃了一份,加上配菜和猪排骨,完全饱了。饭后去周围的礼品店小转一圈,并没有什么收获。

至此,黄石公园游览完毕。这几天玩下来真是累惨了,累到人都老了一圈,眼睛下面三层眼袋,照片都没法看,累到都没有倒时差一说了,基本上床就睡倒。有条件还是应该选择在公园内住宿,会节省不少时间。在黄石公园游览有几处“没想到”,一是没想到公园那么大,每天开车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动辄一个小时,有时候还有山路,游览非常辛苦;二是没想到热泉那么“臭”,有着最美的景观,却同时拥有刺鼻的化学气味,让人再翻看照片时依然觉得被熏得头疼;三是没想到公园几乎完全遵循自然,尽量少的修建人为工事,广袤的地区是游客不能涉足的地方,植物和动物全部遵循自然法则发展和繁衍;另外还没想到这里气候这么干燥,指甲周围起了很多倒刺,嘴唇不涂唇膏都会干裂,但神奇的是脸上皮肤却觉得光滑,感觉美国水质似乎不错。

黄石公园是世界上第一个最大的国家公园,位于北美洛杉矶山脉心脏的深处,起伏的山峦、高度与世隔绝,正是它所处的位置让它与众不同。黄石公园分五个区:西北的猛犸象温泉区以石灰石台阶为主;东北为罗斯福区,仍保留着老西部景观;中间为峡谷区,可观赏黄石大峡谷和瀑布;东南为黄石湖区,主要是湖光山色;西及西南为间歇喷泉区,遍布间歇泉、温泉、蒸气池、热水潭、泥地和喷气孔。每天都能从黄石公园找到中国熟悉的地貌,在路上行驶,左侧像甘肃植被稀少的山体,右侧则像西藏林芝的森林和河流;有吉林长白山地带的红松和峡谷、有青海的湖泊和山峦、有四川黄龙的石灰石台阶、有九寨沟一样绚丽多彩的泉水。每一处单拿出来也许都不能和中国相媲美,但是它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在一个公园同时展现了中国多个省份的不同地貌,每开过一段路就能惊喜地发现完全不同的景观。

黄石公园最与众不同的是到处遍布的热泉,这里有地球上分布最广的地热区域,总共有1万个地热地形,一半地热和全世界三分之二的间歇喷泉都集中在黄石公园里。在黄石公园下方,隐藏着火山熔岩,从地球的深处,几乎直通到地表。从高空俯瞰,黄石公园呈一个50哩方圆的碗状,位于洛杉矶山脉正中央。大约百万年前,岩浆的压力剧增,并最终爆发,最后一次爆发,在64万年前。黄石公园的心脏,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总有一天它还会再次爆发,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百万年以后。目前火山处于休眠当中,通过喷泉安静地呼吸,是公园众多热泉的能量所在。近年来黄石公园仍然不断发生着地质变化,从未停歇。

虽然累,但不虚此行,在这里,总有惊喜和惊奇等待着你。

Day6,9月8日,西黄石—盐湖城,下午参观盐湖城市区和大盐湖

今天就要回盐湖城啦,一早同样的吃饭、加油,在加油站把车刷洗一番——国内的加油站也应该配备简易小刷子,自己清洗一下车多方便。回程走了另一条路线,车速很快,我一路给老公挑选公路上的各种车作为限速参照物,老公就跟在它们后面。

沿途都是西部农场的风光,开了快两个钟头,在10点多看到一片休息区域,从出口开出,到超市买了零食和水果,在麦当劳买了咖啡。早听说美国的菠萝不错,一点也不酸涩,这些小零食后来被直接当午饭了。

开了一上午,不到1点到达酒店,五个小时左右,还算比较快。房间已经空出来,顺利办理了入住。房间奇大无比,居然是个套间,价钱还不贵,满意极了。休整了一个小时,2点半出了门。

酒店附近的80号公路,往东十几分钟到达盐湖城市区,往西十几分钟到达大盐湖

先去市区参观。市区车流量还可以,导航上显示红色拥堵,其实就是等了一个红灯。看到了鹰门,后面的圆顶建筑是犹他州议会大厦。

很快开到摩门教圣殿广场附近,绕了半圈就看到路边的一个车位,咪表收费,又要学新东西啦。车位旁边的牌子显示位置编号为3706,标注着最多停2个小时,如果超过了会被警察罚款,一定要注意。说明牌上清楚地写明记住位置编号,在任何一个机器上交钱都可以,或者可以手机缴费。在机器上鼓捣一通才终于搞明白,先输入车位号,自动显示出2个小时,如果额外增加7分钟或者半小时就按more time键,也有less time键可以减少时间。然后显示付费,因为没有那么多25美分的硬币,就插入了信用卡,很快打出一张纸条,显示开走时间为两小时后的5:03,金额扣掉2美金。只有一点很奇怪,机器上显示2美元/小时,最多2小时,可是选择了两小时只扣了2美元。

无论如何停车缴费成功,旁边就是摩门教圣殿广场(Mormon Temple Square),这里是摩门教总部,围墙院子里包括的盐湖圣殿、大礼拜堂、聚会厅、南北两个访客中心,还有马路对面的会议中心和周边的教会办公大楼、图书馆等,都属于圣殿广场范畴。没有目的地走进了院子,先进入圆顶的大礼拜堂(Salt Lake Tabernacle),这是摩门大会堂唱诗班、圣殿广场管弦乐团和手铃乐团的根据地,里面像教堂里一样有多排的座椅和管风琴,但是没有彩色的玻璃,有人在前面练习弹奏。走过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和我们打招呼,她来自墨西哥,是这里众多导览员中的一员,后来发现他们会把自己来自国家的国旗挂在胸前,一目了然。她给我们拿了一份广场中文说明,简单介绍了这里,说几点会有中文讲解。老公说他们时间有限只做简单参观就可以了,因为前天墨西哥发生了地震,顺便向她做了问候,小姑娘表示非常的感谢。

旁边的聚会厅有白色尖顶和彩绘玻璃窗,里面也有一排排的座椅和管风琴,每周都有免费音乐会和演奏会在此举行。

门前的海鸥纪念碑(Seagull Monument)是为了纪念摩门教所称的“海鸥的奇迹”:传说1848年春季,蝗虫泛滥,海鸥吞噬了成群蝗虫,农作物获救了。摩门教徒将此作为一个奇迹,纪念碑的顶端正是两只海鸥吞食昆虫的情景,而加州海鸥现在是犹他州的州鸟。

盐湖城圣殿(Salt Lake Temple)是世界上最大的摩门教圣殿,是摩门先驱者于1853年至1893年兴建的,教会成员在这里执行神圣的教仪,如洗礼和婚礼,并不对外开放。圣殿顶端雕像天使摩罗乃(Moroni)是摩门经中的一位先知,摩门的儿子,复活后成为天使。嘴里吹着号角的摩罗乃雕像,几乎在每一座摩门教会的圣殿顶端都可见到。

对面的南访客中心里有圣殿内部结构模型。

院子里还有很多雕塑、纪念碑、花坛、喷水池等,像个大花园,很漂亮。

在围墙院子北侧、与它一马路之隔的会议中心(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Conference Center),占地面积非常大,时间还有富余就想去里面看看。

一进门就有工作人员热情地过来打招呼,问需不需要参观。我们说自己的英语不太好,她拿出一本中文手册,并叫来一位导览员Diane。Diane手里有英文手册,可以相互对照着进行提示。我们说时间有点紧张,于是Diane直接带他们上楼。走廊里有很多精美的画作和巧妙的设计,然后来到世界上最大的室内礼堂,这里可容纳21000人,用于宗教、文化和一般大众活动,感觉非常有气势。会议中心的风管琴有7700支音管,最长的36英尺,最短的才铅笔长短。这栋建筑中一项令人赞叹的特色是撑起屋顶的巨大钢梁,建筑的结构设计能承受8级强震。Diane正在说她丈夫来自于比利时,是这里的工程师的时候,她的丈夫适时的出现了——他们在一起工作但平时基本见不到面。

接着她带我们前往楼顶,中间经过会长厅和使徒厅,这里有过去和现在总会会长的半身像及1820年教会成立以来大多数担任十二使徒定额组成员的画像。

屋顶十分宽阔,种植了1.62公顷面积的花草树木,南面一个瀑布沿着外墙顺流而下,刚才在外面楼下已经看到了流水。这里正对盐湖城圣殿。

因为时间有限怕耽误了取车,我们不得不向Diane告别,她送我们出了会议中心。天阴起来,有点飘雨点,圣殿顶端的摩罗乃金雕像在乌云的衬托下,在破云而出的一丝阳光照射下闪着金光。

刚才听Diane说北访客中心里有大理石耶稣像,正好没有参观,就顺路又进了院子。雪白的耶稣像在宇宙图的背景下非常祥和,雕刻十分精美。

提前到了停车的地方,准备开车经过犹他州政府议会大楼(Utah State Capitol)周围照张相,因为不太好停车又有点下雨,就绕着它开了一圈抓拍了几张照片。州政府大楼顶部是拜占庭式的圆顶,规模和形制可与华盛顿的国会山庄相媲美。据说内部更加富丽堂皇,精雕细琢,墙壁是光洁的大理石,天花板绘有精美的壁画,无数雕工精细的人物塑像伫立其中,栩栩如生。另外由于犹他州别名“蜂房州”,州政府大楼门前的显眼处便摆了一座蜂房的雕塑,是来到此处的游客不可不合影的景点之一。

因为绕路照相停错了车道,只好左拐开上了北面的山,依山而建很多别墅,应该是富人区吧。山挺高的,往下开的时候路很陡,几乎能俯瞰整个盐湖城。

之后一路往西,前往大盐湖(Great Salt Lake)。大盐湖是北美洲最大的内陆盐湖,西半球最大咸水湖,世界上含盐度最大的内陆湖之一。大盐湖的自然环境与著名的死海相似,湖水的化学特征与海水相同。因为没有泄水口,湖水流失主要靠太阳的自然蒸发,盐度极大,达到15-28%,盐湖中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含量愈来愈高,水的浓度高出海水50倍。大盐湖形成于14500年前,古时称为Bonneville湖,是一个巨型咸水湖,目前的大盐湖位于古湖的东北部,为Bonneville古湖残留水体,现在大约仅有Bonneville湖面积的十分之一。历史上湖的面积变化极大,近代该湖平均水面为3885平方公里,没有我国的青海湖面积大。

天很阴,乌云滚滚,有点担心下面的行程。

开车半个多小时,从I-80公路104出口出来后,首先会看到大盐湖边有一个孤零零的建筑,四角有黄色的洋葱型圆顶,据说是个礼品店,衬着后面的乌云和开始刮起的大风,显得有点诡异。

天气不好只能先躲了进去,里面空间很大,两层,有点像一个古老剧院的博物馆,但是并没有人参观,前面僻出一小块地方卖纪念品,只有一个抱孩子的女人看店。

明信片架子上有不少是早期的黑白照片,人很多的剧场啦,人很多的海滩啦,不太明白是什么场景。风越刮越大,从西往东,开始下起大雨,那个女人跑出去把外面几把椅子收回来,说会给吹跑。别说椅子了,我们都担心车会被吹跑。基本下了20分钟雨终于停了,西面的太阳出来了,东面天空黑压压一片乌云。建筑的西面也就是背面就是盐湖的沙滩,这时候又陆陆续续来了几对情侣,三三两两走到沙滩上。湖岸特别长,走很远也走不到水边的样子,而附近的沙滩上又被大雨淋湿了,怕鞋会被弄湿,就在附近照了照相。

一上车,发现老公刚才没有熄火,油掉了一大半,已经接近边缘了。好在继续沿小路往前开几分钟,就到了码头(Great Salt Lake State Marina),这个地方门口无人把守,自觉投币三美元/车,铁盒子里有信封,把钱塞进去投进小口。一开始没看见信封,老公直接把三美金扔了进去。后来发现后面的车没有投币直接开了进来,必须鄙视这种行为。

这里有一大片停靠在港湾里的帆船、一个游客中心、还有一个小平台,仅此而已。

游客中心里在播放大盐湖的纪录片,老公坐下一看,原来有段唏嘘的历史。自从1893年以来,这里先后兴建过三个度假村,都叫Saltair,第一个在1925年被大火烧毁后,兴建了第二个并在相同的位置扩大,于1926年5月开业。这个度假村在当时红极一时,客流量极大,原来刚才礼品店里的黑白老照片就是当时的场景。但这个度假村也饱受磨难,首先受到二战带来的影响,其次是水位大幅下降。历史上由于蒸发量和河水流量的变动,湖的面积变化极大,1873年面积为6200平方公里,1963年只有2460平方公里,导致度假村远离水边几乎一英里。投资者们并没有气馁,他们修建了小火车将游客运送至水边。之后几年这里又经历了飓风和湖水大幅上涨,据记载,70年代初期湖水面积又重新达到4000平方公里。度假村几乎关闭,在1962年苟延残喘一把,利用此地拍摄了恐怖电影鬼魂嘉年华(Carnival of Souls),最终1970年一场大火烧毁了一切。1981年重新修建了第三个Saltair,就是刚才孤零零的建筑,这仅仅是个音乐会场地,而它再次受到湖水涨退带来的影响。到了90年代由于太小满足不了需求,只偶尔使用,几乎被抛弃,成为了一段记忆,见证着百年来的一次次变迁。

小平台下面的水洼里有大量水苍蝇聚集,几乎是从苍蝇群里跳过去上了平台,大盐湖壮阔的景象尽收眼底。湖水盐度过高几乎没有什么水产品,只有盐水虾,还盛产作为鱼饵的卤虫。而那些在水边沙滩上的水鸟似乎就是以水苍蝇为食。孤零零的建筑在远处的水边,一艘帆船从港湾驶出,打破湖面的寂静。

平台下石墩子上残存着2002年盐湖城冬季奥运会的字体,不远处大烟囱下的工厂好像也和炼盐有关。

其实想看看盐湖的日落,但是云层有点厚,太阳似乎还有点高,决定打道回府了。因为看了刚才的纪录片,心情突然觉得沉重起来,有点压抑。

大盐湖离酒店不远,20分钟就开到了,赶紧在附近找加油站加了油,去交钱时看见在附近出入的人都怪怪的,有好多流浪汉。住宿的地方似乎处在一个安静的开发区,路上人很少,小转一圈觉得不能保证天黑后是否安全,决定回酒店吃晚饭。酒店餐厅很小一个人都没有,中年男服务员的小女儿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特别可爱。没想到酒店的餐一点也不贵,点了披萨、炸鸡排和犹他州当地的啤酒。披萨超大一张,早知道就不用点鸡排了。啤酒泡沫浓厚,味道微苦有麦香,很好喝。正好明天一早要早早出发去机场,赶不上早餐,就把剩下的大半个披萨打包带回房间当作第二天的早餐,屋子里有微波炉。

房间超大超舒适,今天回来得又早,可以好好享受。钱包里鼓鼓囊囊的都合不上了,原来我总是攒着一美元的零钱不花,生怕需要给小费时没零钱,一数,都49张了。今天是北京时间的周末,老公也终于不需要熬夜工作了,在舒适的房间里睡大觉。

Day7,9月9日,盐湖城飞往旧金山,机场租车去奥特莱斯和甲骨文球馆

早早起了床,收拾行李,热了披萨又冲了带来的麦片,吃了早餐。怕还车的路线不熟,5点多就出了门。路上车很少,到了机场附近,还车地点的标识也很明显,因此非常迅速顺利到了车库。原本Enterprise和Alamo公司6点上班,但是5点半已经有人了,查看了车,打了结算单,轻松还了车。这几天总共驾驶1111英里,约1788公里。

机场里空空的,依照来时的经验,在机器上打了登机牌,这次发现原来机器可以选择中文,而且在机器上刷卡就把行李费交好了。飞机超小,一排只有四个座椅,准点起飞。美国的飞机安全讲解时都没有提到关手机、打开遮光板,比国内松多了。

当地时间9:40飞机到达旧金山,下飞机一看,妈呀,就是来时等了一天飞机的那个候机大厅!达美航空在1号航站楼,去租车中心要搭乘小火车坐到终点站。租车柜台简直人山人海,好几个公司前都排着大长队。有些有自助提车机器的公司前就好很多,比如熟悉的Enterprise。我原本打的小算盘是这样的,从机场租车,去奥特莱斯购物,然后开回渔人码头附近的酒店。酒店旁边有很多租车公司,可以在那里还车。但是那几家下午5、6点就关门了,周末更是中午就关门,所以只能停在酒店的收费停车场,一晚需要超贵的57美金,但是节约了打车从机场到酒店的费用。来之前我登陆了各个租车代理和租车公司官网页面,发现全都不能机场租酒店还,有的压根找不到渔人码头店,所以准备直接来柜台问。既然其他柜台都那么多人,Hertz人少但是较贵,于是又去了Enterprise。前台的小伙子查了一下,说可以现租,但是异地还车要加收100美金,而且柜台价比较贵。我们退出来商量一番又上网一通查找,携程因为有时差,现在已经是10号了,不能再预订9号的车。Priceline因为是纯英文APP,有些专业词不好理解。又去询问了小伙子,他说先从网上订好,保险现买。于是从Priceline订了车,第三次来到柜台,程序和盐湖城不一样,他打出预订单,让我们直接去停车场。车场安排了一位梳着油光背头西服革履的先生作为接待员,非常礼貌耐心。这次订的是普通车型,是辆蓝色的小现代。接待员带老公检查了车体,一些小划痕不算,完全不需要记录。然后说到买保险,听不懂,我拿出手机打开Google Translate APP,这个可以通过语音翻译。接待员说得很清楚,基本都翻译明白了,我们选择了28美元的全险。然后他玩上瘾了,说这个真有趣,又通过APP翻译了一些注意事项——其实干听也听懂了。

这一折腾都12点了,赶紧上路。旧金山附近的奥特莱斯有两三个,来之前查了一下,Lilvermore那边的San Francisco Premium Outlets东西最全,要过跨海大桥一直往东,一小时车程。

一开出机场就发现车速奇快、车流量奇大,来之前被朋友告知的景象在盐湖城体会不深,现在完全理解了。我原本很困,吓得一点不敢睡觉,恨不得用火柴棍把眼皮支起来,紧张得一身汗。跨海大桥很长,从旧金山出城不收费。

奥特莱斯和北京赛特奥特莱斯建筑风格超级像,米黄色的矮建筑群,停车位也是一样超难找。找车位基本花了一刻钟,这期间我突然想起了没有注册奥特莱斯会员,VIP会有不少折上折,赶紧利用这个时间在手机上一通注册。终于停好车都快1点半了,赶紧先杀进餐厅吃了饭,有中餐快餐,就吃这个没犹豫。然后从前台拿一份地图,先把要去的店圈下来,时间有限,基本和打仗一样完成了购物。美国的奥特莱斯真是超级便宜,有的店折上买几件再打折,用VIP上的优惠还能再打折,逛得还算心满意足——虽然其实最后一看也没买什么东西。逛完也快6点了,想想这里吃饭还算便宜,又有中餐,就又把晚饭解决了。

老公利用我购物的时候搜了地图,发现甲骨文球馆(Oracle Arena)离这里不算远,想开车过去照张相。大概开车二三十分钟的样子,不过这边的路况极其复杂,出口特别多,导航跟不上节奏,稍一个不留神就出错了口,再重新导回来。终于在天黑前的7点多开到了球场,这里好像有什么比赛,好多车都在往里进。门口有好几个黑人小孩在收费,赶上一个黑人小女孩过来,老公说想进去照照相。小女孩说就是照相吗?都没有收费就直接让我们开进去了。进来后发现来看比赛的人有点杂,有色人种居多,把车停在外围偏僻一些的地带,下车给老公拍了照。这是NBA金州勇士队的比赛主场,金州勇士队曾在2017年获得年度总冠军。旁边是露天体育场。

回程路上天渐渐黑了,跨海大桥回程收费5美金。天黑视线不好,车多速度快,不守规矩的车也多了起来,精神处于超级紧张状态。看到高速出口就想着能轻松一下了,结果实际上是拐进了另一个高速。一个高速接一个高速,这路不知道怎么设计的,感觉好复杂。先导航到机场附近一个加油站,发现机器上没有汽油的标记,幸好有一个人在使用临近的机器,问了才知道这里加的不是汽油可能是乙醇,他告诉我们不远处过桥有加油站。开不远到了他说的加油站,加油枪又和以前用过的都不一样,费了半天劲才搞定。加满油后就是找还车口,驶入主路后须立刻进入左车道,因为车流快天又黑,还没驶入左道就遇到岔路只好继续开,结果开到了机场出发大厅的门口。只好重新导航重新找,两个人都要崩溃了!折腾到9点多才终于开进还车地点,再找不到的话刚才加的油都要掉一格了。还车依然很快,我们又坐小火车到了航站楼,准备打车回酒店。

出租车不太多,等了一会儿才坐上。司机是黑人,一路给我们介绍风景,旧金山的夜景还不错。结账时说按照金额加税的总价加收15%的小费,总共花了80美金!酒店前台的华人小女孩特别好,会说中文,总算踏实了,咨询了一些问题,拿了地图。这一天折腾的,到了房间都10点半了。赶紧洗漱睡觉,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提前挂出去,明天打算睡到自然醒。

Day8,9月10日,旧金山市区

前几天的游玩精疲力竭,终于睡了个大懒觉,赖在酒店快中午才出门。酒店后身有几家路边小餐厅,随便挑了一家坐在外面——今天天气也大好了,终于看见了蓝天和大太阳。老板娘是华人,会说一点中文,但已经很好了。点了两份简单的早午餐,美式早餐还能接受,吃得挺舒服。

溜溜达达到了铛铛车的总站,旧金山铛铛车(Cable Car)很有名,是现今世上仅存以人工手动操作的都市缆车系统。除了金门大桥, 旧金山Cable Car已是深植世人心中的地标,更是一座宝贵的活动交通古迹,无可取代。1869年夏天工程师安德鲁(Andrew Smith Hallidie)看见山坡上的五匹马因不堪重负而倒地毙命,深受震撼于是创建了这样的有轨电缆车。因此, Cable Car位于Powell Street与Market Street交叉口的总站就命名为Hallidie Plaza来纪念这位铛铛车之父。曾经有六条线路的旧金山的铛铛车目前仅剩下3条路线,分别是Powell-Hyde Line、Powell-Mason Line和California street Line,都属于MUNI公司。前两条线路从北部不同的车站出发,最后汇集到同一个终点,因此如果在南端乘坐,要注意车身上的线路标识。在售票窗口买了票,7美元/人单程,往返票没有优惠,14美元/人。

我们来到Powell-Hyde Line的Hyde端总站,中午时分等车的人一点也不多,正好看到两个膀大腰圆的黑人司机将停在转盘上的铛铛车转了个个儿,然后推入轨道——还真有点费力。前面一辆车坐满了人,好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反而选择外挂在外面,特别有趣,等了好久才终于发车走了。

前面排了六七个老年人,我们商量坐在哪里比较适合拍照,结果车来了一放行,这几个老人比中国抢车的老人跑得还快,四个老人并排坐在了车身前面,正好空出第一个座位,我坐了下去。老公跑到另一侧抢座,已经没有了,正好试试外挂的滋味,站在了第一个。两排背对背的椅子中间是驾驶手柄,下面的齿轮清晰可见。

开车前司机让老公把背包摘下来,拉了几下绳子,车顶的铜铃当当当一阵响。

车沿着地上的铁轨出发,速度不快,遇到有车乱停在铁轨上,黑人司机就大吼大叫,车赶紧开走了。他拉铃很有节奏感,路边的游客纷纷拍照。

开始还比较平缓,慢慢遇到上下坡,旧金山的街道起伏真是好大,第一个大下坡把能看到前面路的乘客都吓得直叫,像在坐过山车一样。后来大家都喜欢下坡了,齐喊“Wee——”,好像在打愤怒的小鸟。开到一些特殊的街口,司机就把车停一小下做个介绍。

就这样一直开到终点,看到等车的长长的队伍,全程大约20分钟。

老公在经常看的咖啡杂志上知道这附近有一家有名的咖啡店,叫蓝瓶咖啡(Blue Bottle),位于薄荷广场,藏于楼宇之间。从车站走过去不到十分钟,但是拐进一条巷子时,突然觉得人很少,而且三三两两坐着几个黑人,我不觉一阵犹豫,直接拉着老公退了出来。于是老公找到另一侧的巷口,没有人,进去不远就看到了咖啡店,门口有几个人在喝咖啡。进去后是不大的一间店,没开空调很热,点了咖啡和小点心。这样著名的咖啡店开在这么小的巷子里,真是咖啡香不怕巷子深。

喝完咖啡走到联合广场,广场小小的,它的设立虽与战争毫无关系,但矗立在广场中央圆柱顶端的胜利女神雕像,却是为了纪念在美西战争中于马尼拉湾得胜的海军上将杜威(Dewey)而建造的。这里正在举办一个小型画展,还有一个舞台上有人在唱歌。

周围有梅西百货(Macys)等几家百货公司。

广场旁边是个Hop-on Hop-off的观光车站,这种旅游巴士在旧金山随处可见,看外观属于不同的公司,游客坐在露天的上层,非常方便游览城市。几家公司的销售纷纷过来拉客人,基本都是一天行程四五十美元,两天行程五六十,最快的速度是环绕一周两小时。有些车比较多路线好,乘客看着也多,价钱自然比较贵,可以随时下车游览,再等待下一趟车上去接着走。

拿着他们给的路线图比较了一番,想想正好不用专门租车游览了,因为旧金山非常不适合租车,车道窄坡度大、不好停车、停车费奇高,干脆坐游览车转一圈,还能看看金门大桥。原本对旧金山没做太多安排,于是挑了一家最便宜的,买了两张当天的票,40美金/人,上了车。上这辆车的人不多,车迟迟不开,到了4点才发车。先经过遍地中国字的唐人街,然后到达渔人码头附近,经过旧金山艺术宫Palace of Fine Arts),直奔金门大桥,司机一路用扩音器解说,介绍经过的各个景点。

快到金门大桥时风大起来,穿过一个隧道,很快就上了桥,在市区内还觉得热的不行呢,到了这里风又大又冷,把人冻得半死。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峙于金门海峡之上,是世界著名的桥梁之一,也是近代桥梁工程的一项奇迹。金门大桥的设计者是工程师史特劳斯,大桥由1933年至1937年历时4年完工,全长约2.7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吊桥之一,被视为旧金山的象征。大桥在桥梁建筑学上也是一个创举。它只有两大支柱,因此它不是利用桥墩支撑桥身,而是利用桥两侧的弧形吊带产生的巨大拉力,把沉重的桥身高高吊起。车开过大桥来到对岸,停留10分钟让大家拍照。游客人满为患,基本找不到没有游客作为背景的地方。河对岸是繁华的旧金山城市,很多船行驶在海面上,看夜景应该不错。

重新上车,沿途经过金门公园Golden Gate Park)、嬉皮士街(Haight Ashbury)、Alamo广场、旧金山市政府大楼(San Francisco City Hall)和不少艺术馆、博物馆,从南边绕了一圈返回联合广场

其实可以等下一趟车接着乘坐,到渔人码头下车走回酒店,但这辆车好像已经是末班车了,而且开车时间也实在没谱,就又走回铛铛车站,准备坐Powell-Mason线返回。排队的人超多,一辆Powell-Mason一辆Powell-Hyde间隔着发车,其中一辆Powell-Hyde空驶走了,因此就有了两辆相邻的Powell-Mason。

这次也别抢了,能有座就不错了,坐进了后面的车厢里,最后一排,不久车厢里也挤满了人。坐在后面才发现,司机还要有个帮手在车后偶尔操作,真是名副其实的纯手动。

晚饭在酒店外的披萨店点了超简单的汉堡、沙拉和啤酒,结束了今天的旅行。原本打算有时间开一段一号公路的,由于太累和开车太可怕早就被否了,明天继续简单步行逛逛周边就好。

Day9,9月11日,旧金山渔人码头

继续睡个大懒觉,也没吃早餐,10点半多出门准备去看九曲花街,然后直接去渔人码头吃午饭。街道都超陡,在倾斜快40度的地方往上爬真够受的,这里人斜坡泊车很有技术,把前轮都打成一个角度以免溜车。

爬过一条街,在没几个人的街道上,马路对面突然有个黑人在往路中间扔石子,一个接一个。生怕他直接扔石头砸我们,我拉着老公飞快走过那段路。正在继续埋头爬坡,一回头,那个黑人跟上来了,而路上几乎没有人。我吓得半死,叫老公快跑,自己使劲往上爬,可是已经累到吐血根本走不快。老公居然不害怕,还在后面给我录像。好在每条街都不长,爬到路口终于看到游客了,而且路口站着警察,一下就踏实下来。急促呼吸中看到那个人穿过街走远,吓死宝宝了!定了定神才发现路已被暂时封闭,有一个带着工作卡的男孩拦住游客暂时不能通过,警察也把要通行的车辆拦走了。等了许久才让通行,又爬了一个街区,呼哧带喘地终于到了九曲花街的上方,结果这里在做一个什么活动,把九曲花街封闭了!一台摄影机架在高空,很多工作人员在街口,把游人劝走。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态度还很强硬,连停留都不让。后来来了一位态度和蔼的女工作人员,让累得半死的我们先在旁边休息再离开。好不容易爬上来连花街的一角都没看见,简直气死人了。休息的过程中一辆车从花街开了上来,车前后都挂满仪器,看着像在搞什么测试。问了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能结束,他们说今天都没戏了。

没办法,选了另一条路走下去,去渔人码头。渔人码头所在的一整条街都热闹无比,很少能在美国看到这么多人的地方,昨天在观光车上就领教了,画着大螃蟹的船舵模型是这里的标志。世界各地都有渔人码头,而旧金山的渔人码头正是鼻祖,这里原来是渔民出海捕鱼的港口,到了60年代由于渔获量减少,失去了码头功效,经过商业包装,形成了有独具特色的休闲、文化地段。1978年,39号码头的启动更带动了观光业的发展。

已经快12点了,直奔螃蟹屋(Crab House)吃大餐。

选择中午吃大螃蟹,一是人少,二是这么贵的餐,中餐的小费还能少给点。12点完全不用等位,直接安排在最好的窗口位置。窗外就是个小码头,两三只海狮浮桥上在晒太阳。餐厅墙壁上方装饰着一圈彩色大螃蟹。点了一只整螃蟹、一小份的海鲜汤和一杯啤酒,服务员给我们围上可爱的一次性围嘴。菜很快上来了,汤是番茄口味的,微酸很开胃,里面很有料,大虾、青口贝、蟹肉、鱿鱼圈,超级新鲜。螃蟹好大一只,打开壳,身上的肉倒是不多,但是蟹腿和钳子很粗壮,不是蒸熟的,有种炒蟹的味道,很过瘾。我们吃得很尽兴,肚歪之后一结账,价钱也够惊艳的,真是顿豪餐。

饭后就是漫无目的地闲逛,在39号码头转了一圈,看看海、看看船、看看鸟、远眺一下金门大桥,然后就走到了海狮聚集的码头。

39号码头已经成为世界上著名的观赏野生海狮的地点之一,自1989年10月的洛马普列塔地震之后,加州海狮们陆陆续续来到39号码头,给当地渔民造成很大的困扰。经过多次辩论和研究,最终渔民把这里让给了海狮作为家园。它们会在冬天陆续游走,春天再返回,2009年11月曾创下1701只的纪录。海狮们慵懒地趴在浮桥上,不时传出此起彼伏的叫声,这个季节不是海狮最多的季节,只有四五个浮桥趴满了海狮,但也足够震惊了。雄性海狮有脑门,数量比较少。岸上有阶梯式的木台子,供游客登上去更清楚地观赏。下风区会不时飘来阵阵腥臭味,真是“有味道”的明星。

漫无目的地往回走,7-11超市里有可以自己打饮料或者冰霜的机器,根据杯子大小结账,要是国内也有这个服务就好了。

胡乱地逛了逛礼品店和超市,买了些水果,后来听说大超市的水果一般比较便宜,小超市完全没有优势。

一路上碰到不少醉汉和乞讨者,昨天被一个精神病又唱又跳直接撞到身上,早上被人投石块和跟踪,下午又被店里冲出来的酒鬼咆哮。我已经有点害怕了,走在人少的街道上就要到处看,感觉没有什么安全感。回酒店休息了一个小时,晚饭时间出来吃酸面包。

酸面包也是旧金山的特色美食,很多餐馆都能吃到。波丁酸面包工厂 (Boudin Sourdough Factory)是最老牌的,就在路边很显眼的位置,这几天多次经过。

一进去就有点蒙圈,到了最后才闹明白。店一层的一端是超市,售卖他们自己生产的各种产品,另一端是快餐;二层是高端些的餐厅,还辟出来一块地方有点像博物馆,也有像工厂一样能加工食品的一小块区域。

我们先来到二楼,显然有一个酒会,很多人围在吧台处。前台服务员说里面可以吃饭,但需要等位,给了我们叫号器。等的时候小转一圈,又来到一楼,才发现一楼原来就能吃快餐,服务人员好心地帮我们把叫号器送回楼上。于是点了份这里比较著名的酸面包汤碗(Soup in a bread bowl),配了蛤蜊杂烩汤,一小份沙拉和一杯咖啡。酸面包并没有想象的酸,外壳硬硬的,面包碗内侧被汤泡过之后倒是软了不少。汤很浓郁,有奶油蘑菇汤的味道。

今天是911纪念日,晚上看了电视里的纪录片,视角都来自普通人的摄影记录。今天完全以度假者的姿态轻松度过,恢复了前几天的周身疲顿,明天就要回家啦,头一次出来玩这么想家。

Day10&day 11,9月12日-13日,旧金山九曲花街,乘飞机回北京

本来今天可以轻轻松松,直接准备去机场,可是昨天没看成九曲花街,不得不早起一点。选择了和昨天不同的路,8点就到了九曲花街下方的街道上,游客已经不少了。

九曲花街的官方名称为伦巴底街Lombard Street),是一条东西方向贯穿Presidio区及Cow Hollow区的街道。这条街其实很长,但在Hyde街与Leavenworth街之间的一个很短的街区,却有八个急转弯,因为有40度的斜坡,且弯曲像“Z”字形,所以车子只能往下单行,限速5英里,形成了世界上最弯曲的街道。

街道两边遍植花木,把它点缀得花团锦簇。在花街高处还可远眺海湾大桥科伊特塔,如不开车,可顺着花街两旁的人行步道,欣赏美丽景色。这个季节,街上种满粉色和紫色的绣球,一辆车正缓缓驶下。

拾级而上,发现路两边是住户区,也有车库,在这里住的人应该很有钱吧?但是不是也会有点吵?

来到最顶端,下面的房屋和远处的大海尽收眼底。

一对老夫妻各驾驶一辆巨大的摩托车,插着加拿大国旗,酷酷地开下去。

我们有点没过瘾,从另一侧又走下去才回酒店。

在酒店门口的小餐馆选了另一家店吃早饭,早餐被那盘水果衬得格外有食欲,吃得心满意足。

酒店有收费接驳车可以去机场,每人17美金,昨天和服务台订好了10:15,结果晚点半小时,让他们打了无数次电话才到,让人不爽。在机场最后疯狂购物一把,美国实在没什么可以带的礼物,只好最后在机场买些纪念品。午饭又吃了日餐寿司,在美国随处能吃到日餐真是觉得被救了一命。

国航的飞机14:50起飞,从旧金山飞往北京,在北京时间9月13日17:55到达。回程一切顺利,至此,美国之行结束了。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盐湖城
10天美国西部短期旅行-黄石公园、盐湖城、旧金山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