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6.01.11

《漫无目的的日本十日新干线自由行》之后半篇《从鹿儿岛到仙台》

天数:10 天 时间:12 月 人均:280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美食,小资,火车

发表于 2016-01-10 21:42

下文接《漫无目的的日本十日新干线自由行》之前半篇《从东京鹿儿岛》, 从旅程的 Day 04 开始。


下图为熊本熊,有好大一座塑像立于熊本站内,往来的小朋友都会不自觉地上去抱抱。可怜我的少女心,最终还是没好意思也去抱、便站在一旁傻笑。小朋友的家长会看看我,也笑,然后低头示礼,我亦头低以礼还之。多说一句,被服务的顾客是无须还礼的,还礼的都是外国人,一种本能的应激反应,我到现在都改不过来,每每给检票员,营业员和前台还礼;好似不还礼就给人一种傲慢无礼的映像,又或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却置之不理,到底几个意思?你只要行礼,我就还呗!


日本人,尤其老人,是很喜欢懂礼貌的年轻人的。可惜在他们眼里,新一代的年轻人都是“不讲道理的一代”,每每感叹“这个国家没救了呢!” 年轻人也经常这样说自己。


日本人的礼仪真是个好东西 - 殊不知是缘自我大天朝的规矩,点头哈腰之际并不会降低了谁的身份,反而会化解戾气和增进理解。当然也有碰到礼太过的时候,那种场面实在惊心动魄 - 从九十度鞠躬,到几乎180度鞠躬,再到万米高空的一跪!故事太复杂,也是我当时年轻气盛的缘故,后来真的有反省,磨练自己碰到什么事儿先忍着、啥都不做总没错。话又说回来,日本人动不动行大礼,遇上点事儿,噗通一声、直接下跪也是司空见惯的,但对于历史的反省却又如此含混不清,该怎么解释?到目前为止,我所听闻似乎最合情合理的说法是日本人的M心态特别严重,除非你很厉害并完全压其一头让其心悦诚服、无法自拔,否则人家宁可让介错人站在身后、也是不肯谢罪的。欺人弱小,服人威猛,人畜皆不过如此。再提一句,我很深刻地感觉到日本人隐忍不发性格的普遍性,国人在这一点上略逊人一筹。毕竟是篇游记,就不深究了。



Day 04


鹿儿岛酒店的床上看日出会衍生出一种慵懒的无满足感,仿佛没有跋山涉水就能欣赏到的美景其本身的价值会不自主地被大打折扣一般。还好此行是无目的的,于是我对景色并不奢望,但还是为能一饱桜島传说中的日出而欣喜不已。


ソラリア西鉄ホテル鹿児島

http://www.solaria-hotels.jp/kagoshima/

索拉利亚西铁酒店鹿儿岛


于是起床,于是去7楼吃前台极力推荐的早餐。


饭堂安安静静没几个人,也许是去得晚了的缘故。我挑窗边的一桌坐下,每样餐点拿上两片,外加一碗必不可少的咖喱饭和四种果汁每种一杯,再加一杯咖啡和一杯纯牛乳 - 浩浩荡荡六大杯,反正也没人看;餐食倒是吃得精致,只是饮料暴露了我的本性,矜持不来的也是。


饭堂是朝鹿児島中央駅前的那面,所以能望见车站上盖那座巨大的摩天轮。我一是不想像游客一样去观景,二是没有上摩天轮的欲望,三是没时间、要去赶九州新干线前往熊本吃拉面 - 也不知道赶个什么劲?!票是随时可以换的,坐席也一定是趟趟车空得不行,一个人旅游就得忍他人不能忍的寂寞,所以行程也必须尽量安排得满一些,路线长一些,换乘多一些等等;还有要在路上尽量多和检票员,营业员,店老板或路人搭讪,要多练习日语口语嘛!


我拍的照片都很寂寞、不是吗?某人曾对我指出过,说什么“相由心生”,我则点头表示不明所以。


故意拖拉到最后9分钟,我才从酒店前台慢悠悠地出发并过马路去车站;心想万一赶不上已预订好的那趟车,还能去みどりの窓口排个队换张票说两句呢。可是我这辈子以来从未晚过任何一趟火车、飞机、轮船或大巴,这次也一样 - 准时站在候车点等我的新干线打开车门的铃声。



去熊本就一个目的,只为黑亭的一碗拉面,而已。


在熊本晃了大半天就为了一碗面的行为我也是不甚理解所谓几何 - 单衣薄衫地在六度的气温下排了近三刻钟的队, 像完成指标一般把「超有名」的正宗熊本猪骨拉面正统派一碗GET! 早餐还没消化,一碗面、还是大盛,一盘饺子和附送的一碗肉盖饭都是塞下去的。还好拉面店离熊本站需走路十分钟左右,可以沿途散散步、消化一下。因为饱,所以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那那么好吃,但拉面其实还是非常美味的,可以说不虚此行 - 不然那黑压压、永远不会变短的队伍里的人们难道个个都是傻子吗?那一定是不可能的,それ以上。



拉面店的网址和地图如下:


http://www.kokutei.co.jp/



剩下半天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好, 我便果断把桜号新幹線的特急票换成类似动车的慢车票「つばめ」- 燕号! 曾几何时, 燕号是九州的铁道明星, 连黑木瞳都为其开业做了特别电视广告。今日如愿以偿, 感觉十分满足 - 虽然つばめ号比さくら号跑得慢一些,但在路程都相对较近的九州大地上飞驰的新干线来说,乘客们是基本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同的 - 除了我。我对速度有变态的敏感,我敢几乎断定,燕号列车的速度绝对没有达到九州新干线设定的最高260公里时速;不过,这也完全不能阻挡我对燕号浓浓的爱意。



燕号、也就是つばめ号新干线(鹿児島中央往返博多)是不设绿色车厢的,但指定席同样也是2-2排列、同さくら号、也就是桜号新干线(鹿児島中央往返新大阪)的绿色车厢相比,也就座椅些许薄了些,椅背后仰的幅度还是很给力的 - 放到底有躺着的感觉。但我还是更喜欢燕号,虽然她现在的地位大不如前 - 自从新干线一直延伸到鹿儿岛之后,燕号就排在瑞穂号和桜号之后而屈居慢车之流了。



燕号车内给人的感觉也闲散很多,那日的乘客多以家庭出游的为主,从熊本出发前往博多,沿途站站停,用时49分钟。而瑞穂号「みずほ」则用时33分钟,桜号「さくら」用时37分钟。如果不坐新干线而改搭JR鹿児島本線的话则需用时02小时13分钟,还得在大牟田站换车。无铁路通票的实际购票价格比新干线的便宜一半多,为JPY2,130円;三种新干线则一律要收取JPY4,610円自由席料金,或JPY5,330円的指定席料金,或JPY6,670円的绿色席料金 - 新干线的单位里程票价要比国内高铁的贵上好几倍。



当日下午我还是掐着允许入住时间的点儿到的博多站前酒店 - コンフォートホテル博多。还是通过携程预订的,在福冈住两晚。酒店网址如下:


http://www.choice-hotels.jp/cfhakata/

Comfort Hotel Hakata

福冈博多舒适酒店


下图是酒店房间内面朝博多站前手机拍的,是不是感觉还蛮高大上的?



其实在这家酒店住宿很便宜,于国内是类似锦江之星或同如家性质一般的快捷酒店,除了走廊上的地毯显得比较脏和附送的早餐不知道吃些什么好之外,其他还真没什么好抱怨的 - 酒店大堂早餐区提供24小时免费饮料,包括茶水、咖啡和橘子汁等。酒店的顶层14楼有自助洗衣房,所以以此家作为旅途的中转站再为合适不过: 洗一缸衣物投币JPY200円,需要JPY100円的硬币两枚,洗衣时间是固定的38分钟;烘干机需同样投币JPY200円、也是JPY100円的硬币两枚,每枚能买烘干时间30分钟且保证能干;洗衣粉一包JPY50円,共耗时01小时38分钟,耗资JPY450円: JPY100円的硬币四枚加JPY50円的硬币一枚。自助洗衣房有洗衣机三台(还是四台?)和烘干机三台、洗衣粉自动贩卖机一台、自动制冰机一台和自动饮料贩卖机两台,在那儿洗衣带个杯子买瓶饮料再加点儿冰,同时看着衣服被洗干净并烘干的感觉还是挺好玩的。


洗衣服那是当天晚上的事儿了。


进房间稍微休整后我就出门前往天神地下街了,用的是如下的、几年前在东京买的的卡:



如何前往天神,坐什么车我就不详细赘述了,很容易找 - 出门左右随便找个通往地下的道口进去,然后跟着地下鉄三个字走就是了。上图的卡也没啥好说的,除了坐车,还能在全国各大便利店买东西付账用,所以每次到日本,我都会往里充个JPY10,000円左右,以备不时之需。


去天神地下街随便逛了逛,买了件厚点的夹克以备明日在仙台防寒用。那晚没去外面晃悠找食吃,也就在酒店旁的7/11买了盒简易的博多もつ锅,也就是博多名产内脏锅。还别说,便利店的便当确实美味,而且可选的品种很多。除了内脏锅,我还买来几样关东煮,和国内全家售贩的关东煮完全不是一个味儿。便利店小哥不是日本人,看模样像菲律宾人,我直接说的英文,人家对答如流 - 这可是此次旅行第一次毫不费力的交流。然后找钱的时候俩人都不自主切换成日语,感觉如果换一个场景设定,这逼都能装到天上去! 如果店员问你的问题你听不懂,直接回答OK就成,如果答案并非是、不是就能搪塞过去的,上英文;如果还是无法沟通,用谷歌翻译;再不行,直接上纸笔、写汉字,折腾折腾一定能增进友谊的、不一本正经地瞎说 - 在日本旅游,如果英语没那么好,就得稍微学点儿日语,不然真的挺难交流 - 因为和日本人说英文真的很痛苦,除非你是金发碧眼、一口美音,呵呵。


Day 05 -「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的日本全国一日游!」



“目的地不是目的, 一路的风景才是旅行的真谛。”


上面那句话是我说的。


天还没亮就爬起来直奔博多站, 先后搭乘山陽、東海道和東北三条新幹線, 从南到北全程1,576.6公里无缝接驳、不容有失 - 因为从仙台飞回福冈的机票时间无法更改(晚间只一班), 所以计划和选择车次时、只有把列车同站换乘最短间隔缩至8分钟、方能有时间稍微看一眼仙台、外加赶得上回程的班机。


再次搭乘山陽和東海道新幹線,沿途目睹了広島市的日出,吃了博多站内某便当亭里人气第一的长崎列车便当,还远远看见了富士山


不知不觉06个小时19分钟就飞逝而去,新干线准点抵达东京站。



東北新幹線的票是提前30天网络预订的, 正值新年, 全车指定席座无虚席, 且连续预订三天才确认「疾風号」有位, 改签是不可能的。很遗憾没能搞到「隼号」列车的票, 如果搭乘「隼号」, 则同站换乘仅有5分钟空隙, 再搭再下一班则有可能赶不上飞机。



東北新幹線从东京到仙台那一段是我在铁路通票的基础上多花JPY13,680円购买的、梦寐已久的E5系豪华头等座的票,绿色席的通票不能用,增加的料金必须全额支付,也就是所谓的 Grand Class, 日语为「グランクラス」,以下简称「GC舱」。



车厢内部座位的配置是1-2,我有幸拿到配置1的单独座10车厢4-A座。GC舱配東北动姐一名,她的仪容那叫一个讲究,连脸上的笑容都是程序化先期设计好的 - 不得不吐槽一句要多假有多假。倒不是看着不舒服,主要是GC舱里感觉前后左右都是土豪,和国内一样,LV的手袋加日暮瓦旅行箱的标配 - 为了这趟新干线,俺还特意在上车前去站内厕所刷了个牙呢!就我一人啥旅行箱也没扛,随身一斜跨包,大摇大摆地便上了车。从东京到仙台全程也就一个半小时,只因此趟新干线能飙到最高时速320公里。车内的豪华吓得我都没敢拍座椅是啥样的,朋友圈里也不好意思大肆显摆,所以下图是网上借来的:



GC舱豪华得给人一种不好随便乱说乱动的压迫感,我有多动症,熬这一个半小时还不能到处乱走乱摸的感觉实在不好,只因全车满员;然后除了打酱油的我之外,其他乘客好像都是日本当地回家过年的土豪。日本人坐车刚坐下就立马入定,大都纹丝不动。我把座椅全部放倒,仰面期待列车配送的新干线便当就等了很久,東北动姐的一套标准服务流程要在每一位乘客身上轮流来一遍,先是逐个询问点餐 - 和食或洋食。出发之前我做足了功课,洋食就是三明治、那是日本乘客爱吃的,我必点和食 - 好吃又好看。动姐点完餐消失后直到再次出现便是来发热毛巾了。我仔细端详了她的动作,表情和手势,皆为完全的标准程式化,她面部堆砌的笑容亦若影若现再标准不过的日式僵硬感 - 看起来并非很和善的样子;但她和我说话的时候,却又万分亲善。以上种种确实让我感到有些很不自在,疾風号完全缺失燕号新干线的亲和感,也没有桜号车内暗淡的舒适度,冷冰冰的像一间豪华会议室,这便是所谓的坐轿子喊冤还带花钱买罪受吧。话又说回来,这趟疾風号列车确实名不虚传,不仅红配绿的颜值高,跑得快,而且车内确实漂亮,我这辈子以来就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列车内饰,所以请允许我面无表情地小激动一下。下图为新干线专门为GC舱配送的和食便当,口味凭良心说,是我吃遍南北駅弁之后尝到的最可口的一款料理,没有之一:



一路风驰电掣, 列车准秒出开、准秒停站, 精准的480秒换乘时间绰绰有余。抵达仙台后确实没时间去瞻仰鲁迅先生纪念馆了, 想找家咖啡馆喝口水、却路过寿司店。转念一想:

“大老远跑来仙台, 不品尝几个有核辐射的寿司则太对不起这紧赶慢赶了!”

于是入内坐下, 特意点了仅三枚全部出产于宫城县的鱼生 - 一路的駅弁吃得不要不要的、三枚寿司则又是完全靠塞。由于不熟悉宫城的鱼品, 片假名和漢字读得我好累, 寿司师傅见状还和店员商量以后要制作寿司单品的照片。所有人都不苟言笑、愣头愣脑。



上图左一那枚寿司唤作「白子軍艦巻き」、「しらこぐんかんまき」,或 Shirako gunkan-maki, 其口感令我回味无穷、印象深刻。因为是在很饱的情况下吃的寿司,所以没多点,而且是从右一的甜虾握寿司往左吃,最后还能惊异于「白子軍艦巻き」的绵软香浓则从侧面说明了它无可挑剔的美味。吃完,不苟言笑的店员还特地送来了一碗味增汤和一盏茶。我起身结账,三枚寿司的料金为JPY1,280円,我面无表情地付了账,抬手看了看表,遂决定仙台之行到此为止。


鲁迅先生,下次再会。


東北没有想象中的大雪, 气温和九州差不多。我走出站外深吸一口气, 便立马折返站内搭乘在来线直奔仙台空港。


从仙台站搭乘JR東北本線、无需换乘即能直达仙台空港。下图为示范图,并不是当日乘车所用,但软件是一样的,后文将详细介绍如何使用这款免费软件:



抵达仙台空港就直奔ANA值机柜台,柜台地勤小姐一如既往的热情干练让人有阵阵暖意。ANA的服务好得没话说,是在日本比JAL的标准还要高的航空公司。除了中东几家土豪航能与之媲美,我想其他航空公司,包括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新航,都得望其项背了。


打印好登机牌就是比较严格的安检,然后进入候机厅。311东日本大地震上看到的仙台空港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是规模小巧的一家机场。执行仙台-福冈航线的客机是已有20年左右机龄的波音B737-500型客机,比B737-800型要小很多。ANA采取全经济舱布局的形式,类似廉价航空了。但出于对ANA的信任和喜好,还是从心里觉得他们家的飞机维护得很干净,空姐也好看,而且非常優しい - 所谓有耐心、没臭脸。


不出所料,一飞机的乘客自打坐下后就全员入定。我身边的两位乘客,一位戴着老花镜全程看书的日本中年女士,另一位一上飞机就低头酣睡、纹丝不动的青年会社人,从起飞到降落也没离开过座位。所以,我也没好意思起身打扰或在飞机上拍照了。说实话,从凌晨开始坐新干线,虽然一直是坐着,中间还睡了两觉,但在飞机上还是有挡不住的睡意袭来。随便翻看了航空杂志,肚子也不饿,于是便拿出随身听、再开始播放周杰伦的歌,一路也沉沉睡去。



回到博多站前的酒店,我又去14楼洗了衣服。晚饭还是去楼下酒店旁的7/11店随便买了些什么吃吃玩玩,还是菲律宾的小哥在打工。拖着疲惫的身心爬上床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今日我整整跑了有3,000多公里,而且还是毫无目的的一次远行。


我躺着床上望着圣诞灯饰还未撤下的博多站大楼,华灯璀璨的蓝色品味、煞是好看。我想了想,觉着怎么好像今儿一天都没有出门似的,光怪陆离的寂寞感,瞬间将我吞噬,连烘干机里正在烘烤的衣物都没有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旅程的第六日了。


Day 06 - 新年夜



我这样说肯定有很多人会不同意,我不是很喜欢东京和大阪两座城市,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从来就没喜欢过东京,总觉得那座城给我有一种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的感觉。


所以这整十日的自由行,我吝啬得没有给东京安排哪怕一晚。第七天专程跑去东京,那是有原因的、下文会叙述。在此请容许我插入一篇2014年02月18日写的散文,那时的我还在遥远的哈萨克斯坦、西伯利亚的边缘苦苦挣扎呢:


晚報刊文:《從東京到阿克糾賓》



“我们打算将你这两篇文章(还有一篇是《左小卿儿勇闯大使馆》)在最新的一期给你发出来。放心吧,家乡的阳光得照到你的心里。” - 金编辑


《從東京到阿克糾賓》未刪減版


“如果不是在一种理想中来考察我的生活,那么生活的平庸将使我痛苦不堪。”

- 余虹日记《颐和园》


这座小城也并不完全是荒无人烟的。她有人口二十三万;离莫斯科也不远,再往西一千四百公里、坐二十六个小时的火车而已。这里没有麦当劳、肯德基、大娘水饺或星巴克,最高端的运动品牌是锐步,极普通的一条保暖裤要价一百二十二美元。而远在六千六百公里以外的东京,却号称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听中央电视台说那里其实活着三千六百七十万人。


在短短的三十六个小时以内,我便稀里糊涂地从东京来到了阿克纠宾。


我不去工作,整日里在家晃来晃去已有半年多的光景了,并且眼睁睁地看着新养的小萨摩长成了小区里最高大健壮的宠物。老爸见天里说我“玩物丧志”;我则懒懒地每每睡到午后才起床吃早饭,接着不是去超市花钱,就是去位于绣嶂街上的书店喝咖啡。倒也不是那阵子特爱看书,只是觉得姥姥走后留下的书橱杵在角落里空得很扎眼 - 大半年下来倒也快填满了,不过我一本都没看完。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啃老族的日子我和家人都过得烦透了- 家里的火药味儿也越来越浓;而铺天盖地关于“最难就业季”的宣传就像一道紧箍咒,把对于找到合适工作的平常念头硬生生地石化成一种幻想。可问题是,我还没有正式毕业;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还算是应届毕业生吧?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然后继续心安理得地每天去遛狗和买书。


“你还要不要准备第二次答辩了?”


“噢!”


其实,我虽表面上鄙视这种游手好闲,但内心的深处却是乐不可支的。因为这样的日子,犹如退休后的闲逸,却不必附带晚霞的寂寥。


那阵子有关第二次答辩的小道消息漫天飞舞,什么校方会让二次答辩生全过,什么或将审查得更为严格等等。诸如此类的听多了,整个人都是麻木的。这种麻木还会升级,连带着找工作的劲头都被丧失殆尽。


还记得第一次答辩后,我在宿舍楼下的小超市偶遇校长大人,他阴着脸,劈头就是一句:“我对你很失望!”那个晚上,同学们陪我这个几乎滴酒不沾的人喝了整整十大瓶青岛,我居然没醉,因为光顾着脆弱了。


湘南海岸的日落美得让人难以置信。我穿着滑雪衫背着武士刀在小田急电铁的车厢里穿梭看景,惊起一路日本人或是侧目或是好奇的眼光。而在东京,我则敞开了肚皮吃、扯烂了皮夹买,为得就是能在前往西伯利亚的前夕,再感受下所谓的繁华。从令人挑花眼的大小电器,到便宜得就像不要钱的一堆堆福袋;从动辄上万日币的一顿和牛涮涮锅到仅需三百多日元就可得的一大份松屋咖喱饭;从新宿横滨,从镰仓池袋,我就像一只陀螺,仿佛没有明天似地高速旋转着,直到“叮”得一声,我方才放缓脚步,仔细地端详开来涩谷东日本站前那位一期一会的、可以从初露晨曦开始就纹丝不动一直站到日薄西山的禅僧。


从来就没喜欢过东京,总觉得那座城给我有一种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的感觉。


转瞬间,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又一次站在世界的尽头。而落户哈萨克斯坦绝非我的本意;起初,它甚至只是一个玩笑。


猎头公司已经催促了我三个月,那头儿拼命说这份工作很符合我的履历,这里很需要我云云。为了消停一会儿,我才勉强答应对方通过网络视频进行面试。


还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照例睡至日上三竿,乱着头发,随手一件两用衫披上,不曾想不经意点开视频的那个瞬间便颠覆了我熟知的整个世界。


直到现在似乎还会后悔自己的心软。哈萨克斯坦?!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讨生活?!


面试超出预期的正式,对方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地端坐于摄像头前。我以还未睡醒的节奏海阔天空了许久,只因自己很久没有说话,想借这个机会多说一些,这样看起来似乎至少会显得很忙。面试收尾时,他好像已经信用我是一个忠厚的人的样子。我喜欢这样的面试,鲜有咄咄逼人的问题,也不存在语气上的绝对强势。


陌生的哈萨克斯坦...... 我连这个英文词儿的正确拼法都不知道,更何况让我舍弃江南水乡烟雨濛濛的安逸生活呢?


“那边现在多少度?”


“零下一度左右。”


“噢,和我们这里差不多。”


......



然后,我所知的,便是自己穿着一件保暖内衣,一件衬衫,两件羽绒服,外面再套一件,里外共五层;头顶新买的、厚厚的狗皮帽;捂着看似像极了恐怖分子常用的那种黑面罩;背上的书包塞满果汁和牛奶;戴着使手指活动极为不便的滑雪手套,四个大塑料袋却靠在腿上,装有大米、干谷类早餐和不怎么新鲜的蔬菜;皮靴上还绑了橡胶带和防滑钉;脖子里也缠绕着一条血红色的围巾,比契科夫笔下套在套子里的人还要可笑地杵在雪地的中央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虽然住处就隔两条街,但还是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打车,干嘛要去省那三百或五百腾格的钱?


周围的空气已经不够用极寒来形容了,每呼吸一口,都会把肺的内侧扎得生疼。我改用鼻孔出气,只两口,鼻毛已然结冰,随之鼻子也被收紧。


天气预报当日地吹雪,最低气温有零下四十二度。而且由于大风,手机频频接到短信通知,警告城里的人不要出行,因为所有连通外界的公路都已封闭。


听过一句话,战争里你流尽鲜血,和平中你寸步难行。



我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虎背熊腰,并悲伤地疑惑着眼下手无缚鸡之力的无助感到底来自哪里。汽车在不远处的公路上偶尔驶过,但全副武装的我却只能隐隐听见轮胎压雪的嘶嘶声。周围确实安静极了 – 或许及膝的积雪能够吸纳声波,甚至脑电波,这导致了我的大脑在一种匪夷所思的状态下开始极力思考,可得出的唯一结论便是自己到目前为止所产生的最为严重的认知失调。


我不知道我是站在希望的田野上绝望着,还是站在自由的土地上被禁锢着。也许,我只想生活得强烈一些罢了。



“你见过大海吗?”


“没有。”


面善的查娜尔?阿萨诺娃同志一脸纯良地看着我说。


我喜欢和查娜尔闲聊,她也愿意和我练英文;不像有些哈萨克同事,开口闭口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并且引以为傲。


查娜尔从不说这样的话。


自从柏林墙被推倒的那天起,似乎前苏联就像再没有存在过一样;甚至在另外的一个什么斯坦,当地人都以说俄语为耻,导致近乎全部的白俄后裔都逃难似地来到此地,把哈萨克建设成为所有斯坦中最为富裕的一个。


“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好嘛!”我不以为然地喃喃道:


“怎么感觉他们像是在说‘我是华夏子孙’呢?” 想到在俄语里,中国是被写成Китай的,直译过来即唤作“契丹” – 乔大侠,在俄罗斯、您可是正经八百的纯种中国人啊!


我不禁哑然失笑。


“里海也没去过吗?不就在阿克套的边儿上吗?”


“里海不是海。”


查娜尔半倚着绿色办公室的门, 一只脚向后勾起, 双手低垂, 腼腆地继续说了下去:


“你知道吗,离阿克纠宾最近的海,其实在印度;第二近的在中国。我想我应该会去中国看海。”


听了她的话,我沉默良久。


“为什么要去看海?”


查娜尔微微地把头抬了一抬,又接着举起双手抹了一下脸。我以为她至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看到每日她都工作到天黑,说是为了蹭网,我就催促她赶紧回家去给孩子喂饭。而对于我来说,单位和住处,在这四面八方远离海岸边的国度,其实都是一样的。


“因为我想在海里游泳,然后看海上的日出,日落也行。”


我飘忽的思絮忍不住又飞回到了湘南海岸。望着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太阳,感觉那近处的岛屿就像被熊熊燃起的大火包围住了的样子,火光映红了整片晚霞。



盛夏光年的时节,我定要再一次回到故乡。


到那时,想必无锡的地铁早已运营。而沉沉地盖在天边那似乎永远都消散不开的浮云,也不会再像腐烂的尸体一般,透不出一点清澈的光线,把最后的那一抹蓝色都吞噬干净了吧?


我仿佛又看见涩谷东口的禅僧 - 他总是戴着打渔用的斗笠,低垂着头,看不真切他的眼睛。


可是禅僧这次居然把头抬了起来,细致地把我端详开去。


我定神而望,斗笠下露出的竟然是自己那胡子拉碴的脸。


-完-



第六日的行程我说到哪儿了?先让我平复一下小情绪、再接着自由行的流水账。


那日就坐了一趟新干线,感觉不是很够。从博多出发,经山陽新幹線全程,才02小时41分钟后就抵达新大阪了。我也不想在大阪看什么风景,几乎全部去过了。这次要去道顿崛吃一次河豚,现在已到吃河豚的季节了。


河豚店很好找,去道顿崛人最多的地方、那著名的红色大螃蟹招牌是再显眼不过的;其隔壁的再隔壁(面对大螃蟹则朝右走),就能见到另一幅巨大的、气鼓鼓的河豚鱼招牌,呈3D状。请注意吃河豚一定要前往这家专门的河豚料理店(黑门市场也有其分店)饕餮,只因其他非主打河豚的料理店顺带做的河豚不会有专门店的新鲜,其口感也会因差几个档次而不够鲜美。河豚套餐的价格在全大阪各处倒是差不多,只点来最便宜的一款即可 - JPY5,400円左右的那种,用不着去点上七千或上万的套餐、也能吃饱,而且配料确实都差不多,无非就是河豚三吃嘛!


づぼらや 道頓堀店

http://www.zuboraya.co.jp/shop02.html



吃完河豚就回到酒店,酒店住大阪一家很有名的,名叫「ホテル大阪ベイタワー」,Hotel Osaka Baytower, 大阪海湾塔酒店。酒店地址地图啥的我就不上了,因为大家对这家酒店的点评都是“哇塞!太棒了!”什么的,而我发表在携程上的点评则很另类,不过要感谢携程只字未改,只是点评的排名有些靠后,如下:


“这家酒店的房间既老旧又狭小,除了酒店标榜的风景以外,可以说乏善可陈。首先说交通,虽然临近JR和地下铁中央线的弁天町駅,可惜两站通达酒店都不是很方便、JR站犹甚。从车站出来拖个大箱子需要过一段曲里拐弯、上下攀爬的路。车站和酒店都指示从JR站北口通达酒店,我却发现从南口去酒店方便更多。南口边上有家7/11,不远处还有全家。北口过年的时候周围死寂,一派萧条的景色。再说服务,此酒店是我在日本住过的态度最差的酒店,也许是因为外国人接待多了而烦了还是怎样,总之没有遇到和善的日籍工作人员;反而外籍员工比较有礼貌。最后说房间,除了风景,一无是处。问前台问题一问三不知;索要空气净化器,回答没有,在我强烈要求下才给的;下午14:00退房明码标价JPY3,000円,真是掉钱眼里了。房间真的需要改善,陈旧的气息、满目的划痕,老旧的床,既小又极端不舒服,很典型的一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所谓高档酒店 - 价格真心很“高档”,在日币汇率如此低迷的情况下居然好意思索取人民币CNY1,100元每晚!更恶心的就是早餐的价格,简直就是坑洋鬼子的: 每人JPY2,052円,抢钱吗?! 比几年前涨了很多,可别忘了、日本几乎是没有通货膨胀的。酒店内鲜见日本游客,可见一斑。史上第一次完全彻底的差评。”


所以就不帮他们家宣传了。我摸着良心说,这是我在日本住过的性价比最低的酒店 - 没有服务的酒店就没有灵魂,没有灵魂的酒店还漫天要价,这在我看来就是犯罪 - 针对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的犯罪。それ以上。



倒别说,此家酒店的风景确实不错,是因客房楼层都比较高的缘故。新年夜我就在酒店歪床上看红白歌合战和J家的东京巨蛋跨年演唱会,吃着楼下不算很附近的全家买的甜品,最爱喝桃子味的汽水 - 我发现这款名为 “Silky Peach” 的汽水在日本小城市的便利店里很难找到。



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新年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一个人的新年,确实索然无味。


下面介绍一下上文提及的那款软件的使用方法:



1 找到软件的名字并下载;



2 选择需要的地图;



3 在地图上找到出发站的站名,点击「出発駅に設定」;



4 然后再在地图上找到需要前往的站的站名,并点击「到着駅に設定」;



5 App就会显示出发和抵达站的站名,然后选择你所需要出发的时间;



6 App即在最后一步告知使用者电车的具体开行信息。


Day 07


早晨在大阪湾的酒店醒来,窗外的景色是这样的,如下图:



我就买了七日的日本全国铁路通票 (Japan Rail Pass), 最后一天当然不能不坐新干线。


第八日我的全国铁路通票就无效了, 原本打算这第七日是要去静岡一日游的。不曾想居然和老同学联系上了、他说:


“我在日本!”


于是,我立马决定改票后前往東京。



往返东京搭乘的皆是光号「ひかり号」新幹線。东京以北的新干线都全面禁烟了,东京以南的仅存光号或回声号「こだま号」的旧车型 - 700系新幹線尚保留「喫煙車」,其余的、比如较新的N700系新幹線车内设有单独的抽烟区 - 自由席区两间、绿色席区两间。



在新大阪站的某座便当亭里观赏神户牛便当,我无意间瞥见要价JPY32,400円含税、也就是人民币CNY1,822元一份的天价列车便当。


我十分诧异什么人会花三万日币去买一份列车便当?


也许就那种既有钱又喜欢猎奇的日本宅男会去买吧。上图左上角第一份就是,我当时盯着看了很久、也脑内了很久,我很负责任地说、想买一份来尝尝的念头片刻都未在我脑内闪回,绝对是片刻都没有。


我当时所处的位置的四周是被各种形态各异、产地不同的大小便当所包围的。我很深刻地体会到了选择恐惧症最直观的表现形式 - 多少次“算了,不买了!”被“再看看吧!”怂恿着,最后还是买了最壕便当右边那款要价含税JPY1,706円的、含50%神户牛的、汉堡肉便当。



他家的便当是现做的,而且是热的;我站那儿欣赏了十分钟那款壕弁,不自觉地想起老友阿里家农场的初生牛犊在市场上是按体重卖的,十日大的平均AUD$18澳币一头(下图)。按照这样的算法,一头超萌的小牛犊还不及那塑料盒里的半片牛肉来得值钱!这世上的事儿有时就是这么操蛋。



新大阪往返东京1,150公里, 聚两小时。老同学和我在東京駅前的星巴克内对咖叙旧, 唏嘘一下曾几何时的校园时光、我还问了同学们的近况; 如同新幹線的腳步、两小时飞逝而去......



列车在往新大阪的方向飞驰, 富士山在近处映入眼帘, 我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为2016年许下三愿。



Day 08


坐不上新幹線的一天兴味索然: 我在大阪各处乱走忙着洗衣、洗澡和吃饭。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在弁天町的大阪湾附近,我找到下图这家离地铁站很近的洗衣店,其详细信息粘贴如下:


スーパーランドリーせんたく館 三先店

http://www.e-applause.net/shop/

从地下鉄大阪中央線弁天町駅往西坐一站即到朝潮橋駅,从这里走去洗衣店也就5分钟不到。


请参考下图。



嘴馋,又去吃了次河豚。由于不是河豚专门料理店,所以才得出以上吃河豚不能去非专门店的结论。这家的河豚三吃,鱼肉淡而松,没弹性,入汤也不鲜,和「づぼらや道頓堀店」的口味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就不推荐了。



上图为「鮪」刺身。



Day 09


下午两点退房, 夜半的航班, 中间间隔十小时。买来海遊館的票、赠一日地铁券。我手里拿着乘车券,心里却开始怀念起肆意搭乘新干线的美好时光。



于是此行在日本的最后一天里,我见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鱼和满是漫画书的温泉馆,还吃到了大阪海游馆外贩卖的最后一支奶油甜筒冰激凌 - 有小朋友用很羡慕的眼神看着怪不好意思吃冰激凌的我 - 那画面着实醉人,且透着一股子光怪陆离的劲儿。



饿了、一碗拉面和六个饺子解决。



晚间返回大阪湾的酒店取行李,看时间还够、我就悠然自得地在酒店边的小食堂里点了杯咖啡,然后就是直奔関西空港的节奏。



Day 10 - 回家


KIX-SIN-MEL: 一顿早餐, 又一顿早餐, 接着一顿午餐, 然后就到家了。



第二天准时上班的我,走在墨尔本热闹的大街上、“欲哭无泪” - 我还想再坐新干线,那火车让人疯狂地着迷,尤其是九州的燕号。



下回去日本,我想干脆把大阪都避开了吧,只去长崎,鹿儿岛,大分,小仓,下关,金泽新泻,青森,山形等小城市。同样,那一定也是没有目的的自由行。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仙台82
《漫无目的的日本十日新干线自由行》之后半篇《从鹿儿岛到仙台》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仙台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仙台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仙台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仙台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宫城县旅游快速入口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