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7.03

2012秋杭徽行程(古徽州)

发表于 2012-11-05 16:18

行程

第四天(开车)杭州往黄山 西溪南游览

午餐:黄山市老街 第一楼餐馆(红烧臭鳜鱼、毛豆腐、如意鸡、葛根丸子

晚餐:黄山市,屯溪区,花山路阿牛草堂(中华大道店)( 红烧肉、竹笋咸肉)

第五天(开车)黄山---绩溪上庄(胡适故居、胡开文纪念馆)---曹诚颖墓---棋盘村

午餐宣城市,绩溪,龙川大道(绩溪最有名的一品锅、小杂鱼、老鸭汤)

六天(徒步)雄村渡口-(摆渡)--浦口-----南源口---(摆渡)---(乘车)---漳潭---(摆渡)---绵潭---大脉坞--(乘车)---歙县县城

其中开车到歙县县城,包车去雄村渡口。

午餐:干粮

晚餐:黄山市,歙县,西街披云山庄(太白鱼头、徽州烤饼、干锅豆皮、笋干烧肉、刀板肉、深渡包袱饺)

第七天(开车)北岸(北岸廊桥、大夫第、吴氏宗祠)---(开车)---石潭---(徒步往返)---昌西(三眼井、酒肆、风雨廊桥、宗祠)

午餐:石潭村内(梅干菜烧肉 茄子 鲫鱼

晚餐:黄山市,屯溪区,滨江东路临江一楼(如意鸡,82元)

第八天(开车)齐云山,过登封桥徒步

午餐:齐云山上月华街

晚餐:黄山市老街附近披云酒店

第九天 (开车)徽州博物馆---西溪南---老街

午餐:岩寺某餐馆

晚餐:黄山市老街姚一挑

第十天 (徒步)黄山市滨江水旅游路线---菜市场---醉温泉---老街

午餐:长干西路菜市场附近太平手工面馆

晚餐:老街附近(滨江路)老妈徽菜馆

第十一天 返回

日志:(以下是出发前后,某人与其父(蓝色字体)的短信往来)


2012/9/26 最近在读鹿桥的书,他1919年出生,南开/西南联大毕业,留校助教后于1945年赴美留学,专业研究美术史。他本名吴讷孙。祖籍福州,小时候随父母搬迁到北方,行李上的标签“延陵堂 吴”,他父亲在天津住宅外挂牌“闽侯 吴寓”,意为客居于此。他后来在美国买了块地造房子与园林,起名“延陵乙园”。很有意思!他一共出版了四本中文文学类书,最出名的是《未央歌》,我最喜欢《人子》。

2012/9/26“延陵堂 吴”,“延陵”,是常州的古称,我们是“至德堂”,写书的这位宗亲,吴讷孙,谦词,意味不善言辞,古语“讷于言,敏于行”,“延陵”有季子---季扎,吴氏老祖宗中的一位著名的贤人,也曾三让王位,应是吴王阖闾的三叔,其后人以“延陵”为堂号。“至德堂”可能是取孔子对吴氏始祖泰伯的评语“。。。可谓至德矣”中的“至德”二字为堂号。

2012/9/27 长假出行最要惦记的是两只蝈蝈,前些天一只走了,另一只过了两天也悄然走了。。。鹿桥先生在纪念他西南联大同宿舍同学曾任台湾经济部部长李达海一文中议论,其实生命就是自然现象,如果有人说生命是一首诗,那立德立言立行就是诗的内容,我颇有共鸣。有朋友议论他喜欢读书不是为了学习,就是喜欢而已,至于读的过程学到什么,那是读书的副产品,我也颇有同感。我读书,有似与人约谈的乐趣,默默地想着自己的问题,默默地读,如同默默地与作者聊天,非常享受,这也大约可以解释为什么显得很忙,为什么喜欢安静,为什么不觉得寂寞的原因吧,很感恩老天爷让我有阅读的爱好。

2012/10/27 你在何处?悠然自得的样子。。。我马上去上海,参加华东办事处。。。会,会期明日一天。

2012/9/27 我在上班那,您在哪里开会?我们是明天出发

2012/10/1 我们吴氏族谱,第一世量。从始祖泰伯到量公共86世,量公父:伯通,祖:旻,曾祖:来童。查询时看吴津修辑的《休宁吴氏宗谱》,《歙县沣溪旧谱》何处有?我们吴氏宗谱可能源于此。你既到徽州,就查访一下吧!

2012/10/1 明朝初年,在徽州那里发生过什么事件,如“红巾赶散”,是何意?红巾或红缨?或红鹰?是一重大事件?战乱?强制移民?瘟疫?老祖宗为什么要搬走?至今不解。

2012/10/2 昨天到黄山市后直杀到西溪南,在绿绕亭附近遇到一位金师傅,他前些年在北京养蜂。问起吴氏宗谱,他说有一个人应该懂带我们去找,匆忙间他把钥匙反锁在家里,我们帮着拿几米长的竹竿通过窗子铁栏杆挑钥匙,真够费劲戏剧的,找到的那个人吴军航在屯溪六中当老师,业余爱好徽州书画史,他父亲吴惜奇书画很有名,在西溪南找吴惜奇家,几乎尽人皆知。吴军航不是研究宗谱的,但他愿意帮打听打听。

2012/10/2宗谱事,能遇到专业人士或知情人最好,看天意吧!

2012/10/3 昨天我们去绩溪胡适故居、胡开文纪念馆、棋盘石家村,很不错!还买了二小块油烟一0一墨:上寿百二十、丽龙珠。前一块给您,后一块给我,很小块,买了玩儿。

2012/10/4 昨天在雄村渡口开始徒步之旅,摆渡到对岸后,沿着渐江走四公里到三江(渐江、练江、新安江)交汇口浦口,然后沿新安江走到南源口,摆渡到对岸后,坐车到漳潭,再继续走,途中因为水淹找小船摆渡到路面,走了一段,再摆渡,到绵潭。在大脉坞坐车到歙县结束当天的旅程。此次徒步与之前不同点在于,新安江几乎没有航运,只有渡口小船及个别小游轮,安静得令人感到突然或莫名。另一个不同点,我们沿途直接触目乡村农作以及乡野生活,接触到很多农作物,比如:地里种植的红薯、地瓜、芋头、南瓜、辣椒、玉米、冬瓜、豇豆、棉花、羽翼菜、白菜、茶树、桑树等,地上晾晒的稻谷和黑芝麻,特别是种在地里尚未收获的毛豆,农民抡摔着木板拍打晾晒在地上的毛豆,啊呀,毛豆变成黄豆啦!这种形式走走看看,感受到的徽州乡村,具体也难忘,心里,难以理解地,产生一种踏实的感觉,尽管目前对这种踏实感觉也很莫名。

徒步精华段是浦口到南源口。新安+岸边徽派建筑,大山背景(青山绿水+徽派建筑,美极了。)要注意是:有一段路比较出错:离开村子水泥道,尚看不见下一个村子,就必须沿田埂小道走,注意和新安江平行走就对了。约有2里路,就会看见村子,自然就有水泥道了。南源口已没有摆渡,新造公路桥。沿小道一直走,就会上公路。向右,一直往深渡(有公交车,坐车到漳谭,5/人。下午从大脉坞回歙县的末班车好像是4点,请注意。),向左则回歙县

漳谭到绵谭段,新安江有点死板,没有徽派建筑的衬托,不如浦口之南源口漂亮。

2012/10/5 昨天先去北岸,同伴们赞北岸廊桥,拜访大夫弟的吴铁军时,看到民国身份证。吴铁军邀请您有机会再去北岸。之后去石潭,那里因上海摄影家刘士斌作品小有名气。从石潭徒步到昌溪来回十公里,沿着新安江上游支流,走在比前一天更加荒野的路上,遇到骑自行车从山东过来的二男一女。巧的是,北岸、石潭、昌溪均为吴姓村庄,而且据说三地吴是同宗一家人。昌溪有南北朝时期的三眼井,宋代的酒肆,清嘉庆年间的祠堂,还有风雨廊桥等。来回十公里的山野小径,让我们感叹徽州交通不便,从前的人娶亲访友外出赶考经商谋生,走的是同样的路,我们随身带了防蚊虫叮咬的用品,仍被咬得遍体红肿(夸张描述)半夜痒醒。走这样的路,在这样的山野里劳作与生存,其中的艰辛,在短暂的行走之间,略有体验和品位。

2012/10/6 昨天去齐云山,上上下下走了二十多公里山路。途中遇到小学生与家长一起爬山游览。一位芜湖七岁男生很努力往上走,父亲说爬山要走走停停看看风景,听这是什么虫子在叫?男生说知了。现在冷了知了已经莫得了,这是大自然的声音。我对这位父亲刮目相看。又一位小学二年级男生和父亲站在山道边,父亲问,山下有什么?孩子说,汽车。还有呢?人在走。还有呢?树还有虫子在叫。父亲以念诗的语调补充道,鸟在飞翔。我对这位父亲刮目相看。一位七岁的女孩说,路好难走哦,母亲说难走的就是路!女孩说好累哦,母亲说不累能叫人生!我回头目光投向那位母亲。孩子与父母一起玩一起交流体验,与含饴弄孙,同属天伦之乐,只是前者越来越少见了,少见就多怪,怪就是稀罕吧。

2012/10/7 昨天又去了西溪南,在老桥头上拍了拍原来田地土路变成柏油马路不远处在建的合(肥)福(州)高铁桥墩横跨丰乐河。在街上研究一种杂货被告知是勾粪桶的,由小衫木杆经火烤弯曲而成,勾在粪桶的两侧耳,说话间,看到有老人家正在菜园子里面浇粪,粪桶用那家什勾着,纳闷这不明明可以铁丝代替吗,大概传统习惯沿袭吧。去果园没开门,两个门门牌分别是十八街和旗杆坦一号,和年长的村民议论何为旗杆坦,巧的是大爷有果园的钥匙。西溪南有不少老宅卖给外地人,外地人在里面任意东拼西凑,我以为属于很不堪的自妄为有文化的混搭,例外的是姚氏古宅,1949没收分给村民,后来姚家花钱再买回来(花钱买回被抢走的自家财产,荒诞逻辑),自己一点点维修保护,初见原貌。

2012/10/7 哦,之前提及吴军航,昨天听村民说,吴惜奇本人无子嗣,吴军航是吴西奇的外甥。村民还说,姚家,那可是个大地主。

2012/10/7 接你这短信前几分钟,你妈问前边那短信是几点钟发的?我问干啥?她说,怕路上堵车

2012/10/7 明天才回那,花钱交路费躲堵

2012/10/8 昨天沿着黄山市(屯溪)江滨走,这是黄山市水旅游线路,有写了很多对联的亭子,徽州古民居建筑(从不同村子拆装过来的老宅牌坊戏台风雨廊桥等),还有三块徽州照壁,背面是新安江山水(新安江上游一直到入海)景点,正面是徽州名人,其中西照壁正面徽州人文,按照历史年代顺序,第二个名人就是吴少微。昨天是长假最后一天,酒店停车随便停,不象前些天,连地下车库车位都没有了,我们笑称幸福感油然而生。

2012/10/8 L:还没回来?F:今天回,同伴说此行去杭州不游西湖到黄山游黄山高速免费不走收费才走。L:这才是有文化人干的事~ F:从黄山市出发进入浙江,路上没见到几辆车,幸福感油然而生嘿嘿幸福就是毛毛雨

2012/10/8新安吴氏,应是名门望族。吴少微是吴氏六十几世祖宗。古代徽州曾改称新安,也叫过歙州,歙县

2012/10/9 回味刚结束的旅程,我自己对于新安江那天的徒步感觉深刻一些,那是一段直接触摸山乡及其生活状态而且具有历史穿越感的旅行。有同伴道吴军航和吴铁军在其此行留下深刻印象,没想到有机会直接面对身居山野如此人物,面貌与村民无异,学历也不高,但对于某局部历史和国学有浓厚兴趣甚至激情也有相当的积淀。

2012/10/10 电子邮件

吴军航今天上午来电话,说他查到:
1.
来童有三个兄弟(西溪南吴氏第九世
老大:和童(功升总旗)
老二:来童(戊善定卫)
老三:庆童 85岁)
2.
其父:玉轮(又名:越禄),其兄长名玉麟
3.
来童有儿子:旻、昊
4.
和童有三子:日上下免(打不出字只好这样描述),日上下关,日上下仰
5.
庆童有四子:添祥、添德、有德、兆德
家住西溪南上巷,至于这个估计唐朝称为上巷的地方是否是现在理解的上街,需要再考证。吴军航估计此宗亲属于西溪南十大宗祠里面的三门祠或二门祠。吴军航之父吴惜奇属于西溪南最大的祠堂思睦堂(就是我们2009年去过的中学校园,被大火烧掉的,思睦堂牌子是董其昌书写)
至于来童之子旻,之后的后代如(爸爸提及的)伯通和量,吴军航表示需要再细细查一下。
他查询的族谱来自山西大学收藏的原稿,他说没见过上海图书馆藏族谱,不确定有何异同。
个人议论:来童兄弟,听起来像是从军打仗的?山西大学、玉麟、添祥---听起来好耳熟迷信想一下巧合得很哪!

2012/10/12 关于红巾赶散,以及吴少微和吴光的年代,昨天发到您邮箱了,也许您已经看过了?因为这个题目,解除历史,很不一样的角度,也是很意外的角度,我们俩议论起来,显得对此津津乐道,也是很意外啊。

2012/10/16 北京朋友看到我们杭徽游网上相册后说,原以为我说的山里走走就是一天半天的,不曾想是连续几天都在走而且还有难度,这需要体力啊。他又说最近在颐和园走了一圈大约十公里,腿还是有感觉的。我说走的难度应该不算大,多数人都可以走,区别只在于是否喜欢走。LL看了相册说,喜欢这样的风景,列为退休后旅游项目之一。

旅游相册:http://photo.163.com/hellowf2#m=1&aid=245888713&p=1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歙县710
2012秋杭徽行程(古徽州)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歙县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歙县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歙县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歙县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