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5.03.12

斯里兰卡-一片锡兰 【胶片数码终极合版】

天数:10 天 时间:2 月 人均:35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

发表于 2015-03-08 13:31

前言

我对于斯里兰卡仅有的认知是从尼泊尔某个小超市的货架上来的,那里售卖一种叫Dilmah的红茶。M小姐在十二月的某个的午后,告诉我关于二月初开航科伦坡的消息。去斯里兰卡的话题,我和M小姐在之前的缅甸的旅途中曾经无意间提起,事情总是这样的充满着巧合。

斯里兰卡有个地方叫“世界尽头”,让我想起了村上春树曾经写过一本小说--"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这是一本关于平行空间中发生的故事,因为久远,这本书的讲述已经淡忘。出发前我并没有重温这本书,因为世界本身已是如此,我已经无需从别人的故事中再去看待一场虚构的经过。这次我开始尝试将胶片与数码放置在同一篇游记中,让我的旅行显得不再纯粹,我留给自己了一个只属于我的并行空间,既然你不懂这个世界,又何必非要追究这个世界中所有的答案呢。

2月19日,2015年的大年初一。北京到成都,再坐下午18:30分CA425航班飞往科伦坡,航程6个小时。飞机经过昆明进入缅甸,在曼德拉和蒲甘的北边与他们擦身而过后向西飞行,再经过印度的东海岸向南最终到达科伦坡。是的,三个月前,我曾经去过的地方,这次成为了沿途的符号,这大概是任何人与事最终的一个共有的结局。

初识

当我不再定义海与山的距离,便开始忽略一种惯有的倾向性。于是我开始想像海边的某个黄昏,云雾环绕山中的一片茶园,海中行驶的火车和一段不算纯粹的旅程。有人说你是印度洋上的一颗眼泪,我说也许那颗泪来自于那年EVEREST的哭泣。-《一片锡兰》

科伦坡的时差比中国大陆晚150分钟,当地时间晚上十点,飞机降落在班达拉奈克机场,办理入关手续,EVISA是利用翻墙软件才能申请到的,因为当局屏蔽了google,而这个电子签证的申请页面需要填写google的验证码才能提交。在机场的出口处办理了当地的电话卡,出门叫了出租车,目的地是尼甘布,科伦坡北部的一个小镇。

计划住的guest house已经满员,敲开旁边的另一间guest house,办理了check in住了下来,收拾完东西一切已经接近1点,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闹钟在三个多小时后响起,那是凌晨四点半,简单的洗漱,五点便出了门,叫上停在巷口的一辆tutu,看渔船归来后的鱼市。






尼甘布
尼甘布
尼甘布









各种新鲜打捞上来的海产品被壮年的男子抬下渔船,鱼肉被商人直接批发或者由市场的工人切割后直接售卖,浓重的腥气弥漫在鱼市的上空。卸空的渔船上,渔夫围坐在船头一起聊天、休息。他们大概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日落而作,日出而息。

从鱼市回到guest house,天已经大亮,早餐吃了路边摊买的一种混合着很辣的香料的土豆泥用甩饼包裹着做成一种三角形的食物。便跟Guest house的老板要了热水泡了一杯红茶,8OZ小的金属随行杯是每次旅行都会带上的,用于泡茶和冲咖啡,哪怕在那些并不提供热水的地方,因为我总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吃热的食物、喝温暖的水。

一个人径自从Guest house后面的栅栏门走出去,外面就是海滩,阳光从高耸的椰子树叶子的缝隙斑驳的洒向沙滩。自从五年前的那个冬天告别三亚后,好像就一直没有再看过海。一直认为海是一种把自己隐藏的很深的物质,它外表看似平静内在却可能危机四伏。雪山则是一种直接的表达,它就是要让你看到,让你臣服。所以喜欢海和喜欢雪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我属于后者。








有皮肤黝黑的孩子们在沙滩上打着排球,有老年人在沙滩上安静的整理着渔网,他们彼此是对方的预言和记忆,这是所有人人生轨迹的写照,不要急于成长,不要忧伤岁月,我们终究会走完所有的经过。



在尼甘布长途车站,一辆开往kandy的长途大巴,60L的背包放入车子后备箱,随身的只有小的背包和一瓶水,路途中能陪伴自己的总不会太多。大巴载着下午的阳光告别海岸,一路向着西北方向前行,四个小时的路程平坦。途中的车站,有人上车,有人下车,身边的人在不断的变化着,与他们对视,微笑点头,你好,陌生人。

Kandy是斯里兰卡的第二大城市,汽车的尾气填满长途车站杂乱的缝隙。来Kandy途中在大巴上在Booking上预定了一间家庭旅馆,跟着google map 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于是看到了地图上不曾标注的生动。




这家小的家庭旅馆,有一个放置着钢琴的宽敞的客厅,厨房的窗边摆放着放置餐具的架子、一张餐桌和两把餐椅。一间朝西的拉着窗帘的客房,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一张双人床上,于是让周围显得更加昏暗。




在Kandy主街的一家印度餐厅吃晚餐,这家餐厅拥有一个很庞大的名字-The white house。餐厅一层供应着快餐,有简单的桌椅和便捷的食物。二层是供吃正餐的客人吃饭的地方,有巨大的吊灯和宽敞的座位。选择在露台的窗边坐下,侧头便能看到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与车辆,桌子上的餐具码放的规整,服务人员彬彬有礼的服务,辛辣味足的印度鸡肉咖喱与米饭相得益彰的恰到好处。

拎着在餐厅旁的超级市场购买矿泉水和啤酒,在夜的街道上穿行,路灯昏暗,看不清对面走来人的面孔,这样会给人一种特有的安全感。旅馆门口的草坪边,放着桌椅,夜风习习,一扫白天的炙热,当地的冰镇Lion的听装啤酒入口甘甜,香烟则是最好的陪伴。




清晨吃过早餐,与老板娘结账,看到客厅的钢琴,突然很想弹,争得老板娘的同意,将唯一还记得的一首钢琴曲弹了两遍,钢琴的一个琴键坏了,右手的主音每按到这个音符时,曲子便失去了方向,只能靠左手的辅音旋律来掩盖,想到也许所谓的天造地设,只是用来弥补不足的。

Kandy火车站与汽车站只有几步之遥,售票窗口开往Nuwara Eliya的二等厢火车票,不到10元人民币。站台上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形成自己社交圈,互不打扰,没有交集。顶棚上悬挂着巨大的钟表,是鸽子的落脚地和用来提示时光阴晴圆缺的,而无法制约火车到站的时刻。








二等厢是没有座位号的,没有选择座位的余地。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手扶座椅的椅子背,随着车子的摆动,控制身体平衡。火车路过村庄和镇子,进入群山叠翠,没有攻击性的景色过度自然。面前的男孩子有着大大的眼睛,时而扒着窗户看着外面的景色,时而在妈妈的身上爬上爬下的撒娇。多数老年人则是看着报纸,他们身上有着一份置身于电子产品之外的从容和安逸。

努沃勒埃利耶

许我一段世界尽头

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无非等于说没有相反的东西,那便是快乐、终极幸福和爱情。正因为有绝望有幻灭有哀怨,才有喜悦可言。—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努沃勒埃利耶

Nuwara Eliya车站,人群散去,留下空荡荡的站台和检票员。这里是斯里兰卡最美的两条铁路线路之一-茶园线的起点,出了站口,先去了售票窗口碰碰运气买第三天去往Ella的一等厢车票,通常一等厢车票较为抢手,需要提前十天预定,本来不抱希望的问讯,等到的是有票的答复,于是买了票。拿出LP,临时找了一间LP推荐的客栈The Trevene,打电话过去问,店家告诉还有一个房间。没想到一切都是如此的幸运,车票和客栈在10分钟内,得到的全部都是最完美的选择。

Tutu从车站出发,沿着山路上行,山里的风迎面吹来,是凉的。Nuwara Eliya是有小苏格兰之称的一个小镇,镇子不大,沿途看到苏格兰风格的房子,虽然不多,倒也算别致。到达guest house是二十分钟后,一间古朴白色的平房,这是我喜欢的感觉。

老板娘笑容可掬的推开房间门,放置好行李后,在客栈走廊的窗边坐下,老板娘端来一壶锡兰红茶和一小罐刚煮好的热奶,白色的奶倒入深红色的茶水,奶与茶继续矜持的保持着距离,加入半勺白糖,轻轻的顺时针搅动,融化了所有物质的界线。香滑甜润的奶茶,一扫旅途中所有的疲惫,就这样坐在窗边,看阳光隐去雨雾渐起的山丘,喝完了这壶茶。





从客栈的小路走到小镇上,需要十分钟。在一家叫Grand Hotel india的印度餐厅吃完晚餐,在小镇上闲逛。一辆面包车在身边停下,两个男子下车,问明天是否要去霍顿国家公园,谈好价格和明天出发的时间,一切就是这样的顺理成章。

第二天清晨5点,坐上面包车,一路南行,在车上吃完客栈昨天晚上准备好的三明治做早餐。6点前,车停到了售票处,排队买了票后,车子沿着土路径直的前行。朝阳从远处的云端露出些许端倪,映照着起伏的山峦。车子再次停靠的地方是公园的入口,与司机约定好了三个小时后见面的时间,安检后,踏上去往世界尽头的路。小路的两边是厚厚的草甸,四周围雾气很大,远处的一切只是一个个模糊的剪影。





在小路的岔口,世界透露着一丝绝望的神色,一片荒芜下显得毫无生机。水泥石墩上一只乌鸦在百无聊赖的张望着,如同地狱的守护者,这是否就是与人间相隔的大门,走过去后便身已不在凡尘。

遇到一条小的瀑布,是让人们在到达世界尽头前,将自己的灵魂洗净,冲刷此生的一切。



路并不难走,但却百转千回。远处山丘上方的天空,一丝丝蓝色拨开云层,从仅有的一条缝隙中泄漏了天机。登上山坡的顶端,云雾瞬间散开,眼前豁然开朗。指示牌上写着world end,世界上也许有很多的尽头,我今天只是到了其中一边。面前最远处的薄雾后可以隐约看见起伏的山川和蜿蜒的水色。



站在崖边,远眺群山,风吹散繁华,尘世间被抛于身后,静待坐看云起,只愿相对无语、花落无期。









在一处茶园小憩,听红茶种植,看烘焙的过程,茶园提供免费的红茶饮用,茶汤依旧红润,入口甘洌,温暖着一早去往世界尽头的潮湿。





晚间山区的小镇有些许寒冷,老板在餐厅生了壁炉,敲开我的房门,让我去烤火。在新加坡工作的一对法国夫妇,带着双胞胎的儿子在客厅与其他客人玩闹着。我开始对明天即将离开的这个小镇有了些许的不舍。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床正上方的天窗里照射下来,马蹄莲仿佛归纳了世间所有的白,这是我与有光所在的窗前做的一场告别。



茶园列车

因为人们说你快乐,你就莫名的嗥笑。因为人们认定你忧愁,你就哭泣了起来。我们都懒于扮演自己了。在盐田的风里,只有寂寞,而在人群里,每个人都说自己越来越孤独。—陈升《风中的费洛蒙》


Nuwara Eliya车站,再次回到了这里是为了等待一辆开往远方的列车。车站老式的铃铛,是一种回归于本初的自我发现。



列车并不长,只有几节车厢,除了一等车厢每人一座外的车厢,其他的车厢显得拥挤不堪,我开始沉溺于这样的优越感。铁路两边是村庄和农田。沿途的山不同于以往见过的山,带有着一种柔软感。在车厢与车厢的连接处,打开车门,让风吹进来。铁道边的植被,近的触手可及。列车的速度并不快,它在爬坡,雾气又起来了,模糊了道边高耸的树。

沿途的隧道像是一道道分水岭,切割着气温与湿度。茶园开始出现在视线中,层层叠叠满目绿色,规整的爬满山林。谁说色彩是相对的,锡兰红茶那温润的红不正是来自于这静默的绿色吗?而黑色成为所有色彩终结,它们殊途同归。

Haputale是茶园线的终点,LIPTON的茶园便建在此处。

列车还在继续前行,Ella,一个几乎称不上镇的小镇,才是这趟列车的终点站。在这里停顿下来后,迎接我的,是一场大雨。

听海

叶里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王家卫《一代宗师》

Ella到Mirissa的大巴在清晨的7:10停在了客栈山坡下的车站。售票员帮我把大旅行背包塞到了满满的行李箱中,车上的人已经满员,我最后一个上车,站在开着的车门边缘。车子启动了,我回头看到山谷中薄雾环绕的丘陵,没有任何阻隔的世界是清晰的。

我干脆转过了身体,面冲车外,左手扶着车门上的栏杆,坐在了车门第二级的台阶上,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独自去尼泊尔走ACT时,坐在吉普车顶上的情景。生活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一种被迫,而是一种选择。

四个多小时的车程,从锡兰岛的中部到南端,车子拐过一个镇子后,豁然开朗,海边的阳光再次出现在眼前。

在Mirissa公车站对面的小饭馆吃Mix的炒饭,蔬菜、鸡蛋、鸡肉、鱼干和虾仁,只要人民币二十元。Mix的炒饭,在我记忆中好像是在所有旅途中吃的最多的食物,因为简单,因为人少时的便捷、因为无需过多修饰,因为总不会太难吃。





夜晚的海边,有人点起篝火,柴在火中噼啪作响,但随即被海浪的声音吞噬,迸发出的火星无法照亮夜的黑。



酒吧林立的海滩,每张桌子上都放着点燃的蜡烛,店家将海鲜摆在最前排供游客挑选,这些基本是中国游客的最爱。他们的旅行方式与喜爱的价值观总是特立独行,也许是因为在他们生存的空间被压抑的太久与对待生活的态度不同吧,我不予置评。


清晨五点三十分的海滩,已经没有了游客,人类终还予自然原本的状态。潮水渐退,留下一片潮湿的沙滩。我穿着在缅甸时购买的墨绿色龙基独自坐在沙滩上,听海,听风,听不远处的潮涨潮落。

人们世世代代都在歌颂和赞美爱,妄想参透爱的本质,但爱的本身,只是一种欲望的外衣,千万年来,人们用最美好颜料来渲染这份贪婪。于是在这个清晨的海边,我开始直面自身,承认爱过你的目的,我不觉得羞愧,因为所有的爱,都是一种所图,谁不是这样呢?




淡淡的红晕,将天空涂抹上被厮杀后的印记。有结伴的冲浪者和一个独自看海的法国女子的身影,冲破视线的阻隔。一只流浪狗徘徊在我的身边,我们之间仿佛没有任何的区别,都拥有着等待和无奈的权利。这样的海边,没有白天刺眼的蔚蓝的海和金色的沙滩,它还在睡着,没有被太阳这个化妆师粉饰过,这才应该是海原本的样貌。


海浪拍打着岩石,发出巨大的声响、卷起白色的浪,然后悄然退去。螃蟹成群的占据岩石有力的位置,看似霸道。这就是美瑞沙的清晨,一扫白天的喧闹,略显沉寂。





回Guest House的路上,有上学的孩子,在路边等车。雪白色的校服映衬黑色的皮肤,格外的引人注意。游客们开始陆续从各自的旅店或走或坐车出来,准备一天的行程。走进小巷,低矮的围墙没能挡住院中的花草探出的容貌,偶尔有TUTU从身边开过后,巷子里又会马上恢复沉默的寂静。

坐在房门的椅子上吃早餐,面包、黄油、水果、煎蛋和红茶,这是老板娘一早起来准备的,所有旅店早餐的标配。吃完后坐在椅子上吸烟喝纯净水,看阳光慢慢从屋顶斜射进院子的痕迹。老板的儿子带着自己三、四岁女儿准备出门,女儿有着大大的眼睛,恬静可爱。院子门口旁边的幼儿园,传来孩子们的歌声。



天色已经大亮,阳光很好。海面和沙滩已经梳洗打扮完毕,恢复了平日里的光鲜。在海滩上的某个小酒吧面向大海坐定,准备看人间的春暖花开,点了啤酒,吹着海风,打发上午的时光。时间在此刻除了用来浪费,别无它用。

坐上350路的公车,是下午的事情了,只带了几百卢比,要坐将近40分钟,去到二十公里外的Koggala看高跷渔夫,虽然我知道现在的高跷渔夫都是以表演为生,他们并不是真的渔民。当公车再次在海岸边行驶的时候,我看到海的沿岸有很多渔夫正在等待人们来观看他们。我在中途的某个车站提前下了车,独自一个人往回走。



渔夫在随意的摆着姿势,供游客拍照,我简单的拍了几张,给了钱,然后继续向前找回Mirissa公车的车站。


Galle,一座被荷兰殖民过的小城,有古老的城墙、钟楼和灯塔。各式看似腔调十足的客栈是中国游客和中国游客旅行团最爱的地方,商业气息浓郁,与中国打着古街、小镇的旗号的旅游景点其实并无差异。有中国女子红衣、红唇,手扶花枝,让给自己拍照的同伴按照臆想重新定义着美丽的概念。镜头之外的地面全是中国特色随手丢弃的废物。她们认为这样 - 很美。这种旅行是很多中国游客钟爱和引以为豪的方式。



在古城的城墙上闲逛,想起费穆先生在1948年拍摄的电影小城之春开场的那段台词:住在一个小城里面,每天过着没有变化的日子。早上买完了菜,总喜欢到城墙上走一趟。这好像成了习惯,人在城墙上走着,好像离开了这个世界,眼睛里不看着什么,心里也不想着什么。

在一家被LP推荐的带天台的餐馆,吃所谓Galle城中最好吃的咖喱,端上来后,味道难以下咽,大概只有夕阳下美丽的景色是让人流连的。

加勒






海岸列车

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张爱玲《十八春》

Galle到科伦坡的列车,选择清晨6点的一班的二等车厢,这是在没有一等厢车票后的选择。天未亮,列车便开出了Galle的车站。

三个多小时的行程,是与之前茶园线的列车齐名的另外一条火车线路-海岸线。

很多人说某位日本著名动画家的电影就是以这条线路为原型画的。这些只是传说,人们可以信以为真或者嗤之以鼻。选择相信你愿意相信的,那样可以让你麻醉自己看到美好。对于不相信的选择一笑而过,看着相信他们的人自我陶醉,心里评论一句脏话。这就是面对不同答案的一种态度。不去纠正、不用辩解。

列车离海边确实很近,如果不坐在紧靠窗边的位置,真的是会感觉到火车是在海中行进的。人类善于用美好做一种借口,编织一些幻觉,比如很多人的照片和游记,过度的夸张和赞美一些旅行的景色和过程,强加于旅行一些意义。不能说不好,浮夸的美丽总是人性的最爱。当然以上这些问题,自己也包含在内。

列车以一种宁静的姿态沿着悠长的海岸线不急不慢的向着科伦坡行进着。在画了一个圆后到达旅程的最后一站,如同各自的生命,画出一个闭环。

原点

小时候,我们对于殖民所受到的教育是负面的。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一片锡兰》

科伦坡

列车最终停靠在科伦坡的火车站,城市的气息所带来的嘈杂又开始浮现,在一种看似有序的规则中,展现着他特有的氛围。川流不息的人潮是每个大城市共有的景色。

科伦坡,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一间名为Grand Oriental Hotel的酒店,建于1837年。它座落在一个周边全是欧式建筑群的港口旁,有着一丝外滩的感觉。给人一种平稳和游荡在时间之外之感。










房间在酒店的顶楼,一个不大的阳台,让人感觉其实可以与这座城市更加的亲近。



这是一个等待归程航班的过程,无所事事的游荡在城市的各个Dilmah红茶专柜,购买着自己的一些喜爱。然后回到酒店的房间读书,在阳台上吸烟、发呆,在酒店的餐厅里喝红茶看风景。精彩总是会归于平淡,这样的起伏才是生活。













再会

如果必须离开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决绝地离开,永远不回头。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更好,它们已经消亡了。过去的岁月看来安全无害,被轻易跨越,而未来藏在迷雾中,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夜航西飞》

每个人对于同样的地点,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我愿意把锡兰比做一杯茶而不是一杯酒,陈年的酒是香的,有人喜欢但却不适合我。我喜爱一杯茶的香,当一片茶叶遇到水后散开的颜色和味道,不是单纯那一刻的茶叶所能决定,而是与茶叶的品种、种植、烘焙和水温有关。就像我书写今天的故事,是来自去昨日的经过。对于他们,也随时因为你的改变而发生着转变,我们应该尊重这些倾向于客观的发展过程的认知,出离的过程。

所有的旅程都是一次取舍,选择你想去的地方,放弃你不喜欢的部分,大部分人的选择,并不一定是你的选择,请相信你自己的决定。

我一直在写游记而非攻略,游记是一种情绪和状态的表达,而攻略则是理性的看似客观实为主观的方位与行为的表达。无须非议,请各取所需。

而对于告别,渐渐的人们开始熟能生巧的去习惯。这是我们必须要去习惯的。那天早上,我将借来的150分钟还于世界,在飞机的舷窗前,看到了初升的太阳。再见,2015年的2月,这一场锡兰。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斯里兰卡1176
斯里兰卡-一片锡兰 【胶片数码终极合版】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头条上榜

1篇游记被推荐至头条

斯里兰卡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斯里兰卡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斯里兰卡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斯里兰卡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