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包罗万象的明珠 (三) 动物的天堂,植物的宝库,无尽的海岸线

天数:11 天 时间:4 月 和谁:和朋友
玩法:自由行,人文,小资

发表于 2015-07-05 14:47

如今回想斯里兰卡,站得远一点,眼前会出现大洋中一座碧绿的梨形小岛,动物们快乐地以各自的姿态走来走去。这印度洋中的小岛得天独厚,面海,戏海,沿着海岸线漫步就是每日的生活。热带的植物恣意生长,书中读到的疯长的藤萝覆盖了房子,神秘森林之类的在这里都是现实。抬眼皆绿,繁花似锦,光凭这一点,就可说是上天的恩赐了。这里又是佛国,佛教徒按理是不能伤害生灵的,所以动物们就比较能安享他们在热带雨林和丛林中的好日子。寺庙中,公园里自由自在的猴子;拖着长长的华丽尾翼,踩着优雅的步子慢慢过马路的孔雀;村庄中时不时闯进一头来偷吃的大象;树丛,草地,水面上小鸟轻巧的身姿,婉转的啼鸣。这些都是我们此行欣喜的邂逅。

(一)大象孤儿院Pinnawala Elephant Orphanage

大象孤儿院在从科伦坡机场去Dambulla的沿途。大象是我很喜欢的动物,它体型那样大,性格却很温良,就好像人类里的大块头也常常是脾气很好的好好先生。去之前,我想在这信奉佛教的国家,大象自会被多一重看中,所以建了这样的大象孤儿院来看顾这有神性的动物。几个月前在塔斯马尼亚去过一处野生动物孤儿院,想着这大象孤儿院里一定也类似地救助了很多失去双亲的幼崽。

带着这样的心情进去之后,迎面遇到的第一头象却是脖子里缠了好几道粗粗的铁链,脚踝上也绑着铁链,由两个凶巴巴的当地人提着有尖矛的棍子押着前行。我迷惑地看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前面的草坡上有好些成年大象,我们刚靠近,就有人招呼,说可以帮我们跟大象拍照。不由分说,那人就对着我的相机伸出手来,于是我们就站在了一头漂亮健壮的大象两旁。突然我觉得脸上有灰土袭来,抬头一看,是那只大象不耐烦地用耳朵扇我,那灰土就是它挥动耳朵抖落的。我这才意识到它可能不愿和我们合影,就望着它的眼睛想征得它的同意,可我还没有捕捉到它的目光,就有几个人来吆喝那头象。于是我只能匆匆与它合完影,好放它自由。合完影,好几个人立刻围拢来,嬉笑着问我们要小费,我们给了一份,他们要求每人一份,我们一一给了,尽快离开,唉。。。这和我事先想的很不一样呢。

LP上说下午有一趟大象洗澡,场面壮观,我问了Wasula,时间刚好,于是我们就赶去河边等着。才刚站定,就看到有人举着带尖矛的棍子,边走边嚷,“让道让道,大象来了”。我心下好笑,觉得这很像“肃静,回避,老爷的轿子来了”。才刚想笑,一大群大象迎面而来,我忙闪身一旁,身子不由自主地尽量靠后贴着墙,它们从我身前走过,庞然大物一群,走路都带着风,我心中一凛。很快它们都走入水中,哈哈,这次我看到它们的笑容了,可以说一个个眉开眼笑。有的用鼻子给自己淋浴,有的全身浸入水中泡澡,有的三五成群在水中嬉戏,你骑在我身上,我的鼻子搭在你的背上。这一次我还看到了好几头小象,猴在妈妈的身上尽情撒娇。有的象还干脆躺倒在浅水中,估计也是象中的懒家伙。那河水清浅,被树林环绕,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天然大象浴场。这是大象孤儿院最令人难忘的一幕。

大象孤儿院还有一处有意思的特色,就是用大象便便造纸。墙上有一幅简明扼要的画,说明这座孤儿院将大象的大便收集起来,杀菌消毒,煮沸,制浆,然后做成纸和各种纸制品,销售的利润再用来购买食物和药品来养护这座孤儿院里的大象。有工作人员为我们演示和讲解了大象粪便制纸的全过程。大象的食物结构使得它的粪便里80%都是纤维,所以很适合做成纸。虽然我已经感受到这里浓厚的商业气氛,知道此地与塔斯马尼亚的野生动物孤儿院不同,看到这里还是感到欣慰。毕竟这本身是件好事,于是我为衣衣买了一本大象粪便做的笔记本。拿回家,衣衣还仔细闻了闻,点点头说,“怪不得臭烘烘的”。

(二)Habarana的村庄

从Anuradhapura回酒店的路上,Wasula问我们要不要看看斯里兰卡的乡村,我和Helen都喜欢乡野生活,也很好奇,于是决定一探。此行有很多次Wasula好似不经意提出一些建议的行程,后来发现有好些是很骗人的,但Habarana的乡村之行不在此列。

这乡村非常可爱,不是人工的景点,而是真实的乡野。走着走着就是一句“哦?!原来是这样的!”比如看到菜单上常有的lime grass原来长得像一丛杂草一般;比如第一次看到香蕉花,很大一朵紫色的,从树上挂下来;再比如知道了木瓜树是很细高的一种树。那位陪伴我们游览的当地人突然说,“看,红色的菠萝。”我忙抬头在树丛里找,听到那人很无奈地说,“向下看。”低头才发现这红色的菠萝是草本的,小小的一棵。我发出一声惊叹,那傻愣愣的样子引起身边一片哄笑。这里随处可见树屋,听说是村子里常有大象闯入,据说离开象群的大象常常是叛逆青年或狂躁抑郁的家伙,千万要离它远点。当地人有时来不及躲避,只好爬上树屋,有时候又需要在夜间守在地里,所以就在树屋上过夜。我在好些地方看到过树屋,但这里的是我最心仪的样子,充满了热带夏夜数星星的遐想。

最美的还是那一片湖,可能是乡村中最普通的湖,在任何旅行书中都不会提到,但它真的令人心醉。它那样清澈,以至于所有的景物都在水里投下一幅水墨画;它那样静,让心片刻安宁。水上水边有很多鸟类,它们自在地从我们身边掠过,轻盈得好似精灵。那位向导给我和Helen分别做了一顶荷叶帽子,还用一朵很小的莲花和一片样子很精巧的小荷叶分别装点了我俩的帽子。我真真爱死了这荷叶帽,拿在手里玩得满心欢喜。夕阳渐渐把小河染成了绯红,淡紫,最后在一片幽蓝中,我们把船斜斜泊在湖边登了岸。

那天还意外地喝到很特别的下午茶。在一间土坯茅草屋里,一位当地妇女用新鲜刮下的椰丝混合面粉在泥炉子上烘出两块饼。又用一块大石头磨碎辣椒和椰丝,把它们混合做成蘸酱。那饼混合着谷物,椰浆和炭火的香味,又松又软,蘸着微辣的调料,幸福了我们的味蕾!那妇人又用椰壳做的茶壶茶碗斟出两碗红茶,用一椰壳碟子盛来几块糖块,让我们咬一小口糖,喝一口茶。坐在茅草屋里的泥凳上喝茶吃饼,满足感溢满全身。吃完饼端着茶碗出屋一瞧,夕阳在天,人影在地,茅草屋被晒成一片淡金。

(三)康提植物园 Kandy Botanic Garden

我到任何地方旅行,植物园都会被我纳入行程,斯里兰卡也不例外。可说到康提的植物园,我首先想说的是斯里兰卡本来就是个花园一般的国家,Anuradhapura,Polonaruwa,Sigiriya这三座古城,抛开历史古迹不谈,每一座都堪称很好的植物园。即便不提旅游景点,只是看一看马路旁,普通人家的屋角,火车站,寺庙也到处绿树成荫,鲜花盛开。在这样的环境下,到康提植物园反而会觉得也无甚太过新奇感动,就好像这也就是每日遇到的一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植物园其实还是颇有些新奇的玩意儿:比如一种叫做Butterfly的树,看了名字还很困惑,仔细一瞧,恍然大悟,那一对对叶片不分明就是一只只玉蝴蝶?色彩鲜艳,花形丰美的热带兰花,椰子树,三角梅,香料草药园,无不是在这南国所独有的。

还有一道风景线,就是这里的学生。康提植物园里随处可见学校组织前来活动的各年龄学生,男孩白衬衫蓝短裤,活泼又有精神。女孩子更好看,白衫白裙白鞋,多数都梳着两根乌油油的麻花辫,像一簇簇茉莉花。他们的女老师们都穿着华美的沙丽款款地走着。这斯里兰卡人真适合穿白,这白色会融入他们所有人的青春记忆吧。

Wasula告诉我们斯里兰卡也是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我想起在Polonaruwa遇到过一位卖椰子的姑娘,大概十四五岁,她用简单的英语和我聊天。我问她有没有上学,她说上过,但现在没有了,又充满希望地望着她的妈妈说今后可能还会上的。她说斯里兰卡有好些学生到中国留学,眼里满是羡慕和期待。我鼓励她女孩子一定要多读书,希望她将来可以来中国读大学,去看世界。如今的斯里兰卡很像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出国留学是很多人的梦想,对很多人而言也是奢望。希望这萍水相逢的姑娘有朝一日能圆梦。

(四)亚拉国家公园 Yala National Park

据说斯里兰卡的亚拉国家公园是仅次于肯尼亚观赏动物的地方,爱动物的我们当然前往。可惜事先没有做好功课,直到Wasula大中午的才接近国家公园我才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这么热的天气,下午两点,动物是不是都找个凉快的地方躲起来午睡了?Wasula面对我的问题很有信心地说没问题,能看到很多的。我问很多什么动物呢?他说会有很多大象和猴子,各种鸟,梅花鹿,水牛,野牛和野猪。我又问那豹子呢?他说那要看运气。

在公园外租了一辆吉普,那向导看起来很年轻,但他告诉我们做这份工作已有六个年头,可以说是很有经验的了。那吉普车四面都是敞开的,Helen说和她在肯尼亚坐过的不同,肯尼亚的吉普车是封闭的,人只可以从车顶探出去,这样即便野生动物扑上来,赶紧缩回车里就好了。这里的吉普四面都没有遮挡,如果动物扑上来,岂不要被它撕得粉碎?那位向导胸有成竹地保证我们的安全,我想这保证也包括他自己的安全,就安下心来。事后Helen告诉我肯尼亚是在草原上看动物,所以毫无遮挡,观察起来当然就可以很贴近,车子自然也要是封闭的。这Yala公园地貌不同,一条人工开出来的黄土路专供游客和吉普行驶,路的两旁一般都有一大片水域隔开,而动物们则在水那一边的树丛里或一片远远的水中,离得很远,所以就不必严加防范。不过也正因为如此,Yala只能排在肯尼亚之后了。

那天我们运气不佳,看到的动物很少,大象,猴子,梅花鹿,水牛,野猪和野牛虽然都有,可只有很少几只,而且相距很远。我觉得主要不是运气而是时间不对,奉劝各位读者下次如计划游Yala公园,一定要隔夜住在附近,第二天清晨即入园,肯定会收获比较多。我们那天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很多美丽的鸟,也许小鸟比那些大型哺乳动物不怕热吧。有一种翠鸟,翠绿的背,橙色的头,蓝色的脖子,黄绿的肚子,荡在一根树枝上,堪称Yala最漂亮的鸟。还有好些白鹭,站在水边,映出长长优雅的倒影。它们好像是水牛和大象的好朋友,水牛和大象几乎把整个身子都埋在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那白鹭就俏皮地停在它们的脑袋上,好像这是水中的一座小岛。鹈鹕也常见,从水面飞起来,展开宽阔的翅膀,姿态很潇洒。还有好些孔雀和一种叫做锡兰丛林鸡(Ceylon Junglefowl)的。导游告诉我们这丛林鸡是斯里兰卡的国鸟。我突然想起来,在这里常看到一些烛台或灯具上雕着这种动物。丛林鸡火红的鸡冠和脸膛,胸到腹部是橙色的,尾羽乌黑,浑身发亮,非常神气。就这神气劲儿,也不枉国鸟的身份。

其实斯里兰卡还有好几处国家公园,可以专门观鸟或看大象,据说都很值得一探。由于时间有限,我们此行只选择了动物品种最丰富的Yala。

(四)美瑞萨(Mirissa)

离开Yala的当晚,我们宿在斯里兰卡三大海滩之一的Mirissa。到的时候天已全黑,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海浪声不绝于耳,就知道离海很近了。有一个活动,几乎每一个来到Mirissa的人都会参与,就是出海观鲸。斯里兰卡的海域中有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蓝鲸以及它的亲戚抹香鲸。据说观鲸是有季节性的,四月上中旬有98%的概率能看到,但到了五月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很幸运我们恰恰赶在了观鲸的好时间来到这里。

由于是两个人的自由行,我和Helen每天都是睡够了才起,只有这天,六点多我们就出现在前台和Wasula会合了。我们住的Paradise Beach Club离观鲸船码头大概15-20分钟步行,酒店贴心地为我们准备了外带的早餐。到了码头,先看到一溜卖鱼的摊贩,各种各样的海鱼,乌贼,贝类,散发着海的咸鲜味。码头上停靠着很多观鲸船,大船小船都有,一艘艘都随时迎客,整装待发的样子。LP上提醒一定要搭正规公司的大船,不要贪便宜搭小船。我们来之前通过一家本地旅行社已订好了观鲸之旅,很幸运,订到的是很正规的大船。

那天的天气分外晴朗,湛蓝的天,深蓝的海,太阳明晃晃的。我靠在二层的一张椅子里,心情豁然开朗。船慢慢开到了比较深的海域,有些乘客有些晕船了,我也是会晕船的,所以事先做足了准备,吃了晕船药,贴了晕船贴,上船后船上发晕船药我又吃了一颗。开船后,船上提供早餐,连同酒店让我们外带的早餐我都没敢碰。看来有充分的准备还是有些用处的,这次我完全没有晕,这可大大成全了我的观鲸之旅。突然工作人员大喊“Whale!”,我们都聚集到船头,顺着他的手望去,远处果然露出了一道深蓝色的脊背,一道水柱从它的背上喷出来,我的心随之怦怦跳了起来。船摇晃得很厉害,咸咸的海水不时拍打着我的脸和手臂,舱里被海水打湿,变得很湿滑,举着相机的我很难保持平衡,还要保护镜头不要进水,颇有些手忙脚乱。但所有这些都被一种巨大的惊喜淹没了。慢慢我的心没有跳得那么厉害了,而且找到了规律,看到一条鲸之后,就可以安稳坐下,直到感觉船明显加速向一个方向冲刺,再站起来走到船头,顺着船家的指示就能顺利看到鲸了。鲸的颜色和海面很像,最好的辨别方法就是看水面上突然喷起一道水柱。那天我们真的很幸运,看到大概六头鲸,喷水的,腾跃的,各种姿态看了个遍,实在是非常过瘾。我没有带大相机,小相机在这么远的距离内很难发挥作用,后来干脆想开了,看到最重要,拍没拍到就随缘吧。我干脆收起了相机,专心看着海面,顿时轻松了很多,观鲸也变得更愉快了。大约三小时后,船长问我们满意了吗?全船的人都点头称是,于是船长拨转船头带我们回航。

回到酒店,我们才有机会看清楚,Paradise Beach Club 就建在海边,是典型的海滨度假酒店。Mirissa其实是个很适合终日闲坐或躺着的地方,坐在沙滩上一棵棕榈树下,望着云卷云舒,听着海浪进退,暂时把自己躲到一个温暖的,金红色的梦里。

(五)海龟保护孵化场 Turtle Hatchery

中午我俩恋恋不舍地退房出来,向我们的下一站加勒(Galle)进发,顺道去看了一家海龟保护孵化场,这是一家没有商业气息的动物保护机构,虽然规模很小,但非常值得一提。

这里的讲解很好,让我们了解了很多关于海龟的新知。那位讲解员告诉我们世界上一共有7种海龟,斯里兰卡有7种里的5种,所有的海龟都是濒危动物,于是这个专门的机构每天在晚间到海滩去拣蛋,捡回来后将它们埋在沙下大约45厘米的地方来人工孵化。虽然海龟大多身形巨大,它们的蛋却小小的好像粉红色的乒乓球,捏起来软软的,很需要保护的样子。小海龟孵出来后会被养在一个小池子里,刚出生的小海龟很可爱,只有巴掌那么大,全身乌黑,游起来啪沓啪沓的。数日后经专门机构检验决定小海龟何时适合放归大海。另外这个机构还救治好些受伤或生病的海龟。那位讲解员一一指给我们看:有一只独臂玳瑁龟,由于有一只前臂空着,空气会不断充满它的身体,所以它无法沉入水中。讲解员说在自然界这样的海龟是无法生存的,所以他们会一直养着它。还有一只得了白化病,龟壳之外的皮肤几乎都是白色的。另几头海龟,现在看起来很健康,估计是已经康复了。讲解员说海龟要到三十岁才开始繁殖,平均一百岁以上,现在有记录最长寿的海龟有168岁。由于繁殖周期很长,所以更要多加保护。

这里有一家小小的商店,讲解员完全没有对我提起,倒是我出于对这里的好印象,就想做点小小的贡献。恰巧看到一件很可心的东西:一只鱼骨粉和石粉做的高跷渔夫,那鱼线下垂着一条鱼骨粉做的小鱼,做得很精巧逼真。这高跷渔夫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刚开了眼界,一渔夫坐在大海里支起的一支高跷上垂钓,大概是斯里兰卡独有的景象。我们要求下车拍照,Wasula提醒我们拍照是要付费的,我很惊讶。他解释说其实高跷钓鱼作为一种职业在斯里兰卡已经几乎绝迹了,每天在太阳下长时间暴晒,钓上来的鱼大概也就卖几百卢比,实在性价比太差了,所以渔夫们纷纷改行了,这两个是专门供人拍照赚小费的。想想也是,让我们拍照一次就能赚几百卢比,不比钓鱼谋生好吗?只是知道这只是做做样子后,心中略有遗憾与不忍。

(六)加勒Galle

我们在黄昏时分来到加勒,这是一座充满异域风情和细腻触感的南部小镇。如果说Nuwara Eliya是英腔英调的,加勒则是荷兰风情的。加勒港自古以来是联通欧亚的“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和补给港。1505年,葡萄牙探险家阿尔梅达的船被风暴刮到锡兰南端的加勒港。喜出望外的阿尔梅达用武力占领了此地,并宣布它是葡萄牙王国的领地。加勒很可能是欧洲人在亚洲最早的殖民地。到了1640年,葡萄牙人向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投降,加勒易手。入主加勒之后,荷兰人于1663年在加勒半岛建成要塞,一住又是一百多年,直至它落入日不落帝国的囊中。英国人的统治中心在科伦坡,所以并未费心去改造这座小镇,因此,今日的加勒保留了荷兰时期的风貌。

白天的热浪渐渐退去,正是散步的好时候,我们绕要塞(Fort)城墙漫步。要塞城墙的墙砖斑驳,好些乌鸦停在墙头。与中国正好相反,乌鸦在斯里兰卡是吉祥的神鸟,所以处处可见,很受欢迎。我却始终觉得它们专注地盯着我时,神秘莫测,目露凶光,很是吓人。可见一种文化对人的影响是很深的,我明知这小鸟无辜,却克服不了心中的成见。城墙最醒目的是一座堡垒和钟楼,上面飘荡着一面斯里兰卡国旗。国旗的图案很复杂:深红的背景下一头举着剑的狮子。这狮子虽举着剑,看起来既不凶猛也不威武,在我眼里好像一个顽童举着他的玩具剑,模样很是逗人。四角有四片菩提叶,分别代表爱,慈悲,平和与快乐。另外旗帜上还有绿色和橙色条纹,分别代表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这国旗不错,很能代表这个面积虽小,却丰富而混杂的国家。

要塞城墙内是一大片草地,一群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在那里打板球,青春洋溢,活力四射,与这几百年的老城墙形成一种优美的对比。我正欣赏着这画面,有一个男孩对我挥手,大声喊:“Come! Come to play!”我?我吗?哈哈,多谢抬爱!

要塞口有荷兰士兵和当地劳工的铜像,唤起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记忆。城墙外就是大海,好些当地人坐着看海谈心。一座白色的灯塔,每日迎来送往东西商船。顺着要塞的外墙,有好些欧式的房舍,那拱形的门廊,铁艺的路灯,黄色的墙,木质的门窗,让人觉得殖民时代仿佛尚未远去。

说起来,中国人来得比葡萄牙人早,郑和的船队曾两次造访此地,1411年在此留下一座《布施锡兰山佛寺碑》,因为上面刻有中文、泰米尔文和波斯文三种文字,也称为“三语碑”(Galle Trilingual Inscription)。想想真有意思,中国人拥有远洋航行的技术和经济实力时,想到要做的是带了礼物,刻好石碑,去告诉世界有一个很厉害的国家叫中国,它很先进,也很慷慨。在一种大国心态下,郑和的远洋好像更多的是为扬国威,传美名。而西方人的远洋探险和之后的殖民,则更多的是为了攫取资源,廉价的劳工,拓展市场。一个为名,一个为利,也谈不上哪个更高尚。一个来了,放下礼物,竖起石碑,就阔步离开了;一个来了,运走东西,建房建厂建庄园,同时也将建筑风格,生活方式,科学技术,宗教信仰全面的输出,深深地渗透进了这个国家。究竟哪个应该为斯里兰卡人更欢迎?作为一个旁观者,还真不好说,只能感叹人世上其实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也没有绝对的征服。

游加勒最适合的方式就是信马由缰。这里有一座荷兰归正会教堂(Dutch Reformed Church),它的特别之处是地板都是由老荷兰墓园的墓碑铺成的,走在上面,我禁不住想这下面会不会就埋着死者的骸骨。教堂的内院也竖着好些墓碑,院子里还有两个通道通往地下,据说紧急时刻可以从这里逃走。幸好教堂内部相当敞亮,工作人员和善友好,多多少少消除了我心中不时泛起的恐怖感。这荷兰人可真是百无禁忌啊。

还有一座英国人的教堂 (All Saints Church),我们到的时候正有一批当地信徒走出来,大多是妈妈带着孩子,妈妈多数穿着白色镶蓝边的纱丽,优雅又纯洁。她们手中牵的孩子都只有3-5岁的模样,一个个穿得很艳丽,橘黄,玫红,亮蓝,每人都有一双美极了的大眼睛。不知为何,那一幕久久留在了记忆中,觉得信仰就是这样的,纯净,安宁又欢欣的。

历史建筑(Historical Mansion)是一座博物馆,里面的展品都出自一位超级私人收藏家。在这里可以看到殖民时代的瓷器和陶器,好些上面都有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标记,也有中国的瓷器。还有旧时代各种各样的东西:打字机,灯,钟表,电话,用棕榈叶做的古书,钱币,武器,行医器械,缝纫机,冶金工具等等。在一张桌子上摊开着一张报纸,头版头条写着“皇室来访,4月10-21日”,照片上的伊丽莎白女王还正年轻,报纸是锡兰时报,那天是1964年4月22日,周四。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位绅士,坐在桌前,喝着咖啡,读着当日的报纸说,“啊,女王陛下驾临了。”我很好奇这私人收藏者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觉得也不便打听,就任由我的想象勾勒他的形象。院中有两位手艺人,男的在加工宝石,他招呼我去给他拍照,我拍完照他就嬉皮笑脸地索要小费;女的是一位老妇,很专心地用传统方法织花边,那种织法我在苏州好像也见过,就站下看了起来。她似乎有些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我不想打扰就忙走开了。我还是更喜欢那老妇一点,她只是专心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而已,并非表演。

还有一处叫作荷兰医院(Dutch Hospital)的,现如今根本没有医院,而是南省最高法院的所在地,因此附近有好些律师事务所。法院是低调的白色房子,律师事务所是一排排低矮的黄色平房。如果不是读了门口的标牌,根本无法和专业人士的工作地联想在一起。脱离殖民不久,又刚刚从内战中获得和平的斯里兰卡,不知目前的法制状况如何呢。我们在此地浮光掠影十日,只看到一鳞半爪。其中有看到过Wasula被交警拦下,他随手从车子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包和自己的驾驶证一起递过去;有听Wasula说过很喜欢现在的总统,说他会去寺院为人民祈求风调雨顺,但之前一个总统据他说是恨透了。那位总统搜刮民脂民膏,贪污受贿,还建了斯里兰卡第二座机场,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以期流芳百世,结果却因为设计计划完全不合理而几乎废弃不用。但起码几届总统都是民选的结果,Wasula说他至今感激前一位总统结束了内战把和平还给了人民,所以连选了他几届,但这一次,他觉得够了,他不想自己养老的钱都进了他的腰包,所以改选他人。我想这些可能都是人类世界的规律吧,翻翻历史书,到处都上演着差不多的戏码。

这一带原来的老建筑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如今基本都是西餐馆,咖啡店或精品店。那天,要了一盘蟹肉蛤蜊意大利面,做法正宗,鲜美非常,也不辜负了此地的风格。

我们在加勒住的酒店Jetwing Lighthouse也是海滨酒店,与众不同的是它处处流淌的艺术感。从酒店大堂去房间要走过旋转而上的楼梯,那楼梯的扶手是铁艺雕刻的殖民时代战争的场面,金戈铁马,长矛盾牌,人仰马嘶。我们在静静的夜里到来,楼道里静悄无声,上楼的时候却觉得很热闹。早晨起来,去吃早饭,穿过长长的木质走廊,太阳光被木栅栏切割地一条一条,转头一望,一丛一丛的鸡蛋花探到了肩上。走下一段台阶,有一木质百叶窗,窗前一秀气的小几,对面两张椅子,当时虽无人,却有一种亲密对谈的气氛。早餐就开在海滩边的草地上,听着海浪拍岸,看着孩子们在礁石上爬来爬去,吃完清爽可口的早餐,去踏浪散步。那热带的花园,充满生命的张力,给人巨大的力量。回房间的路上,巧遇一本地艺术家,他在台阶上摆了个小小的摊,陈列着他的纸艺作品,好鲜亮精细的活计,全都是这小岛上我好爱的东西。我选了一幅蜂鸟,Helen选了一幅翠鸟,那艺术家用美丽的花体字写上我们孩子的名字。多可爱的礼物,真是满心欢喜。

(七)海滨线

从加勒去科伦坡我们又坐了一次火车,这条线路叫作海滨线,顾名思义,火车是沿着海岸线开的,这是全世界最长的沿海岸线铁路。

这条线路的火车没有茶园线的舒适,部分因为这条线很热(车厢里没有空调),部分因为这条线很拥挤。我们只买到了二等车票,斯里兰卡的火车票上不标座位号的,因此也无法对号入座。上了二等车厢却发现所有座位都已经被占了。这趟火车到科伦坡有两个多小时,一路站着可够受的,所以我们决定去三等车厢试试运气。谁知三等车厢空位多的是,而且所谓三等车厢与二等看起来没什么差别。我们一边庆幸的坐下,一边心存狐疑。这次坐在我们身边的是一个英国女人,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她和我们一样,买了二等坐到三等来,她对我们眨眨眼说,“I guess it’s some sort of secret.”大家会心一笑。

海滨线火车最有意思的体验是火车离海如此之近,就好像一直在沙滩漫步,在海边张望,看着海上的落日,海滩上的人们,大海边的礁石,做一个在海中行火车的浪漫的梦。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斯里兰卡963
斯里兰卡——包罗万象的明珠 (三) 动物的天堂,植物的宝库,无尽的海岸线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斯里兰卡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斯里兰卡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斯里兰卡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斯里兰卡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