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 | 废墟中爬出来的国家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穷游,周末游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叙利亚

发表于 2017-06-19 11:45

这是一篇有深度的文章,也是比较沉重的话题。关于叙利亚,关于IS,关于巴尔米亚和阿勒波这两座叙利亚的城市在各种冲突中遭受的损失,我们有很多话要说。


阿勒波贝尔庙,2004. Courtesy of and © Ross Burns. All rights reserved


叙利亚是一个将无数个阶段的世界文化聚集在一起的世界珍宝,比如青铜时代与早期铁器时代、古典音乐、拜占庭式建筑、早期伊斯兰教、十字军东征、中世纪伊斯兰的伟大文化以及百年奥斯曼帝国。相比其他任何国家,叙利亚更好地将所有的这些文化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元素,以及让这些文化以特定的方式互动交流。


叙利亚目前的冲突自2011年起就大范围地影响到了很多国家纪念碑和考古遗址,也是整个地区见到过的最强烈和持续的冲突之一。这场冲突备受关注,大家都想知道叙利亚到底损失了什么,也许也因为前车之鉴,在2003年的时候,巴格达博物馆曾遭洗劫,一万多文物流失。虽然报道有时候会被夸大或者断章取义,但是确实此次带来的损失还是相当大的。叙利亚大部分比较壮观的遗迹都被蓄意破坏了,而很多也在激烈的战斗中遭到损失。


尤其有两个城市遭受到了很大损失,但今天,我们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剖析。


阿勒波,阿萨德政权和反抗势力之间的起初对抗是在历史悠久的古城的中心区域,这么多人聚集在这儿对这个古城造成了损害。因此,政府强制占领了阿尤布防御工事要塞的顶部,反抗力量对古城要塞底下的小巷、清真寺和宗教学校实施了发射。


阿勒波要塞, seen from the east, 1991. Courtesy of and © Ross Burns. All rights reserved


而另外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毁灭被不幸加在了巴尔米亚2015年年中的时候被所谓的“伊斯兰国”(IS)的势力侵占。达莫这个现代化城镇的侵占以及古巴尔米亚的大范围毁灭都是事先计划好的。选择这个最具代表性、有比较完整的沙漠贸易中心遗迹,一旦罗马和帕提亚/波斯萨珊王朝之间平静下来, IS 的炸药专家就将系统性地围绕整个城市进行毁灭,无论是完整的、还是最富丽堂皇的建筑物,或者是有悖于他们萨拉菲斯 (Salafist)意识形态的任何房屋。

IS 的暴乱由两个伊斯兰徒坟墓开始,紧接着破坏了城市最为壮观的罗马时期的寺庙——Baalshamin寺庙以及贝尔庙的中心神殿。接下来的阶段, IS 专家引爆了城市中大部分的大型拱门,和大约12个或者更多的最完整的塔墓。

巴尔米亚的大型拱门, looking north along colonnaded street, 2004. Courtesy of and © Ross Burns. All rights reserved

IS最后的动作是洗劫巴尔米亚美丽的考古博物馆。虽然在IS到来之前很多已经被馆内员工还有古文物董事会主席保护起来或者转移出去了,那些固定在墙上的比较大的文物没有及时取下来。很多博物馆最为珍贵的雕塑都被弄得支离破碎。简直令人痛心不已啊!

巴尔米亚的洗劫和萨拉菲斯特模式在民众身上的强加都作为 IS得意的宣传之作,他们想向人们展示他们的冷酷暴力。叙利亚军队在2016年3月将遗迹重得之后,这便作为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宣传武器,象征着国家的重生,然而,鉴于 IS不断的出现,几乎什么都没法重新得到。IS在2016年12月又重新夺回了这个人口剧减的城市。

至于IS到底是有意识地想要破坏这个城市中罗马和东方的融合元素,还是单纯地想要向叙利亚和全世界建立威信,我们不得而知。然而,很显然,巴尔米亚的废墟被视为战争的武器,这个并不是以物理形态存在,而是以一种心理战,IS认为这是冲突的主要方面之一。

阿勒波也一样,遭受着其他伊斯兰势力的侵害,他们用毁灭这一举动作为他们想象上的威力。阿勒波中心并不是由IS占领,是由其他加入了”穆斯林阵线“(Islamic Front)的伊斯兰势力占领,这是由Gulf 这一利益集团赞助的群体,主要目的是减少2014年后期阿勒波中心部分最具代表性建筑的毁灭。他们比IS炸药专家的指令系统甚至更有效。在阿勒波城堡的入口大门底下,屹立着一群建筑物,这还要追溯到伊斯兰鼎盛时期对抗十字军战士时阿尤布统治时的伟大杰作。

这些巨型炸药的威力已经足以让一幢大楼变成一堆碎石、让它的废墟变成一堆粉末。他们的首要目标之一是阿尤布宗教学校, 这个曾作为埋葬萨拉丁(埃及阿尤布王朝的创建者)之子的地方。加齐(Ghazi)是阿尤布最成功的统领之一, 他被他父亲任命为他在阿勒波的中尉,他及他父亲的明智统治是受他的母亲Dayfa Khatun的影响。Dayfa Khatun她自己捐赠过城市中最著名和虔诚的一些基金会。

阿勒波大清真寺的尖塔,2005.Courtesy of and © Ross Burns.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果说只有一样建筑物能展示给大家看阿勒波的一些最珍贵的象征伊斯兰教伟大中心的建筑物是怎么被破坏的,那这建筑物就是阿勒波大清真寺了。大清真寺本身早就在反抗势力侵占此地的时候被严重破坏过了。造反者最主要的发射点之一就是大清真寺那漂亮的45米高的尖塔。虽然城市中心的很多其他尖塔也遭受着或多或少的破坏,但大清真寺的倒塌留下的是国家建筑记录的罕见缺口。真的很可惜,这样一个伟大的建筑物就这么没了,连同带走了叙利亚北部几个世纪以来——从拜占庭到十字军——建立的了不起的成就。

阿勒波大清真寺的庭院, 2005. Courtesy of and © Ross Burns. All rights reserved

看到这儿,如果说大家认为巴尔米亚和阿勒波这两座城市比其他任何地方遭到的有形损坏更严重的话,其实并不对。当然,这些建筑物的破坏确实是历史意义上的严重损失,也让人们看到了那些冲突参与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虽然,在整个叙利亚来看,这些历史建筑物的毁灭其实并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目标,是相对偶然的选择。但是,叙利亚也需要意识到的是,平民和住房是他们更为直接攻击的目标。这是件多么不幸的事,本来叙利亚在考虑那些本该被保护起来的纪念物的问题,结果事实上发现整个名族都面临着危险


然而,这些历史遗迹和建筑的保护和修复也将是整个国家灾后重建最终的一个重要元素,这不仅是在振兴叙利亚的盈利资产,更重要的,这个也是提醒世界叙利亚信仰和种族的复杂性。也只有再次接受叙利亚目前的复杂性,而不是像IS提倡的那样回归“元年”,才能让叙利亚重新恢复新生。


此时此刻,唯有耐心,才有希望。


叙利亚已经从那么多世纪以来的灾难中恢复过来(虽然没有一次能和这次的强度所比拟)。重建应该是整个社会再生的一部分考验。巴尔米亚之美,它的庙宇、坟墓、阿拉伯城堡和各种柱廊不是依靠3D模型或者外国人昂贵的虚有其表的项目堆建出来的,而是需要依靠那些多年来援助过无数重建项目的工匠之手来完成。事实上,所有IS摧毁的巴尔米拉的纪念物在最近的几十年里都曾被叙利亚、波兰和法国研究者仔细记录下来了,他们的发表文章和记录还存在着。我们不需要一个“虚拟的”重建,因为它的真实性会逐渐消失。


也许,最智慧的语言,还是出于伟大的波兰专家Michal Gawlikowski之口。在他漫长的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对巴尔米亚的探索。他如下说道:

当战争归于平静,古建筑的重建一定会随后而来。即使首要目标将是救人而不是纪念物。这就是为什么讨论如何修复巴尔米亚是没用的;在城市的居住者还没有回来之前,一切免谈。建筑和纪念碑可以等待;他们早已破损,一切早已定局,他们不会遭受其他损伤。—— 艺术报(The Art Newspaper),2016年10月21日

最后的最后,我们一起来祝愿,希望正如穆斯林学者,9个世纪前拜访过阿勒波城市的Ibn Jubayr所写的那样:

这个城镇长盛不衰,但它从未停止给自己一个新生....当它的国王们离开的时候,这个美妙的城市依然存在;万物消亡,它依然在那儿

这篇是巴尔米亚传奇的系列之一

点击阅读巴尔米亚的前世今生➤纪念一座在战争中消失的古城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提到的目的地

1/1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叙利亚35
叙利亚 | 废墟中爬出来的国家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亚洲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亚洲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亚洲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亚洲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