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12.08

三峡:消逝的绚丽风景

天数:15 天 时间:7 月 人均:80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摄影,自由行,人文

发表于 2014-12-08 11:42

水淹岸,旧三峡在文献里封存


曾几何时,三峡大坝上游600公里奔腾翻滚的江流骤然改换习性,变得温文尔雅了。

大坝拦江,江水攀升,海拔175米水位线上,诸多文物古迹没入水底,诸多人文景观永远消亡,许多承载千年岁月风雨傲然屹立古镇亦随之消逝。

“高峡出平湖”后,著名的长江三峡黄金旅游线及其上游库岸两旁究意发生哪些明显的变化呢?

这需要认真梳理。

葛洲坝水库壅高上游水位20多米,雄奇险幽的长江三峡就丢了一个“险”字。1981年以后,自夔门到南津关400里峡江再无一处险滩了。

“朝上黄牛,暮在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著名的黄牛岩天险处的古老民谣早已“死”去;

“青滩泄滩不是滩,崆岭才是鬼门关;

血汗流干船打烂,要过此滩难上难”。

青滩,是风雨变幻莫测的著名险滩,自古以来,崩岸滑坡数次,最严重时封堵长江长达数十年,连小镇的姓名也被改换,青滩因崩岸不复存在后又冒出一个新镇:新滩。



泄滩的名讳是因江底礁石重叠且有层次,水流自上往下是“跌”状,过往船只之险象不难想见。

崆岭滩是世人公认的三峡第一大险滩,呈“品”字型排列江心的几块礁石不知掀翻过多少行船。崆岭的含义其实是“空舲”,凡过往船只“必空舱而后得过”。崆岭滩那个巨礁上有斗大的三个大字:“对我来”,曾几何时,一艘洋船船长自恃马力巨大而不理会峡江船工的血泪教训,上行时偏不朝巨礁迎面顶流急驶,结果造成船毁人亡的惨剧发生,洋船多少年都不敢冒险再闯川江了。

失却与拥有,本身便是矛盾。



而今,我们拥有了“高峡平湖”,代价是什么呢?最明显的标志,便是20座文明古老的历经沧桑仍傲立在峡江江畔的城市的消逝,最致命的,莫过于自然景观的消亡和特色的褪化了。葛洲坝偷了三峡一个“险”字。三峡工程则销毁三峡的一个“雄”字。这是许多人不愿意承认的,但却是无须争辨的事实。

水涨岸高,白帝城己成“孤岛”,夔门两岸的“白盐”和“赤甲”双峰虽然依旧壁立,但最雄奇的部位——“门”被埋在了水里,非“门”的部位凸现在世人面前,你还敢枉你“夔门天下雄”吗?须知,“粉壁堂”内镌刻的这五个大字及其它珍贵的摩崖石刻,2002年春天就被爱它的奉节人用现代科技手段切割成块,准备将其重新安置在新“门”附近,以弥补新景的缺憾,不知这种好心和善行,是否会是新景创作中的“败笔”。因为夔门之雄奇一靠山峰,更借水势,今天的夔门江段没有了水流落差,我们无论从哪个方位看它,替它鼓劲甚至摇旗呐喊,它始终不会随我们的意愿果真“雄”起来。

千古奇观:瞿唐峡古栈递

实话实说,三峡“雄、奇、险、幽”四个字,不单凭籍自然天险的魅力,还靠沿江无数人文景观和古老城镇的占缀和陪衬。

试想,四个字去掉俩或仨,“高峡平湖”里的三峡还会是我们魂牵梦萦的三峡吗?


新三峡


水库正常蓄水后,整个三峡库区峡谷表面变化不大,但水流态势却大为改观——峰高浪险、奔涌澎湃的风光不再;巫山十二峰虽依然耸立,“神女”也还安然,可你且想想:群峰壁立,少了水势烘托,游人仍会兴味盎然么?

实话实说,千古峡江因三峡大坝而变成“湖”,湖光山色,千姿百态,风情万种,为我们创造出了另一种美。

最雄奇的新景观,自然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水坝。三峡大坝之美,是无与伦比的阳刚美、壮阔美、创造美!


三峡大坝


河成湖:老县城在记忆里典藏

别了,归州


自重庆到宜昌全长648公里的三峡水库已淹没20个县(市),277个乡镇,1680个村,6301个村民小组;其中涉及的城(集)镇129个,这里包括城市2座,县城11座,场镇89个,其他建制的集镇27个。

这些城镇意味着什么?恩格斯说:城邦乃是文明的最主要象征之一。

“文明”这个词似乎太过抽象,不太好理解。其实,我们可感性地将文明理喻为一把石斧、一条青石板路、一堵阶梯形的风火墙、一口盐井、一双刺绣鞋垫、一盆辣子鱼、一首竹枝词、一副在天井内的竹椅上摇着蒲扇纳凉的悠闲景象、一群挑担背筐的男人和女人……这样,文明即是可以群、可以观、可以兴、可以怨的鲜活人生。

城镇是人居条件相对较多也较好的“集聚地”,均以镇命名。县城受淹,镇也就没了。

伴着岁月的流逝,伴着三峡大坝的一节节上升,一座座古老而破旧的沿江故城(集镇),在居民惊喜和眷恋的目光中轰然倒下——倒得异常悲壮,也倒得令人鼓舞!因为,老城居民在失却中盘点生活,乐滋滋地感叹着新城的美丽和新居的温馨。

且随我溯江而上,数数沿江分布的县城吧,它们分别是——


秭归归州镇、兴山高阳镇、巴东信陵镇、巫山巫峡镇、奉节永安镇、云阳云阳镇、万县沙河镇、忠县忠州镇、开县汉丰镇、丰都名山镇、长寿城关镇。

秭归县是世界文化名人屈原的故乡,属楚文化发源地。商王武丁时代,秭归为归国所在地。西周为楚子熊绎之始国,后期至春秋前期为夔子国。战国后期称归乡。西汉置秭归县。秭归老县城座落在西陵峡上段香溪镇上游数公里的归州,传说是三国时期刘备抗吴修筑的土城,因状若葫芦,又名葫芦城。历史的烟云笼罩归州,我这个晚来拜谒者耳畔响起了一首陆游的诗:“江上荒城猿鸣悲,隔江便是屈原祠。一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穿行于逼仄的街巷,流览发黄的史书,能见到故去却活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屈原,另一个是王昭君。

秭归是全淹县城。它迁徙的命运是注定的。新县城选址在距三峡大坝仅两公里的上游凤凰山,1992年底开工,1998年底落成典礼。

兴山县城


兴山县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的家乡。距今约七、八千年前,在兴山这块土地上已有人类繁衍生息。周历王时(公元前857-842年),熊绎后裔,熊挚封至兴山,筑高阳城。秦、汉属南郡秭归,三国吴景帝永安三年(公元260年),“分秭归北界立兴山县”。历时1743年。

三峡工程兴建,老县城高阳镇将被淹没。1992年12月12日,经国务院批准兴山新县城迁至距高阳镇西北10余公里的古芙镇丰邑坪。

巴东县老城最初在北岸“旧县坪”,后寇准当县令搬到了江南,形成金字山坡信陵镇一条街,严格说只有半条街。临江面的楼房多半是长长的水泥桩支撑着,形成峡江边上异常奇特的景观——吊脚楼。巴东从古至今因地域原因,是三峡地区唯一不设防的县城。

巴东新城依山就势,按行业和社区功能分散建设不同小区,在老城以西的江岸山坡上散成—片,蔚为壮观。

巫山县历史文化厚重,战国时巫属楚国之巫郡。秦昭襄王建巫县。隋置建平郡,巫县更名为巫山县。距今二百零四万年前的龙骨坡“巫山人遗址”,是亚洲古人类起源地之一;距今五千年的“大溪文化”则是新石器文化的杰出代表。

巫山县城所在地乃巫峡镇,大小12条街巷以十二峰命名,颇有文化底蕴。新城系就地后靠,从新城之巅俯视旧城和巫峡,感觉人和城均悬在空中,是个名副其实的“悬”城。

奉节历史悠久,历代为路、府、州、郡治地。唐贞观23年,因旌表蜀丞相诸葛亮奉昭烈皇帝刘备“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的品质,改名奉节县。

  奉节县城所在地谓永安镇,素有“诗城”美誉。我国历代不少著名诗人,如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孟郊、刘禹锡、白居易、苏轼、苏辙、王十朋、陆游等曾先后至此,留下传世名篇。

奉节新城因地质问题困扰,西撤至朱衣地段,布局亦较为分散。

云阳县夏属梁州,商、周属庸国;以后先后属巴国和楚国;战国后期属秦国,始置县名朐忍。北周更县名为云安。元谓云阳州明降州为县,属夔州府。

云阳县城驻地在云阳镇,新城观西迁至双江镇。

忠县有文字记载的历史2300多年,周朝为巴国地,秦蜀巴郡,汉置临江县,西魏设临州,唐贞观八年为纪念州人巴曼"刎首留城"壮举,唐太宗赐名忠州,清雍正12年升为直隶州,民国二年设忠县至今,是巴文化发祥地之一和著名的历史文化古城。

忠县县城忠州镇也是后靠,旧貌已换新颜。


开县古属梁州之域。唐为开州,明降州为县,开县之名自此始。因南河古称开江,州、县由此得名。开县驻地在汉丰镇,是刘伯承的故乡,新城亦是后靠。


百年前万州


万州以“万川毕汇”、“万商毕集”而得名。夏商属梁州地,周属巴子国,秦属巴郡朐忍县。东汉刘备分朐忍地置羊渠县,治城今长滩,为万州建县之始。万县并入万州,真正意义上的老沙河镇被淹。万州便成了移民重镇。原二马路以下旧城全淹,现新区后靠并扩容,江南荒山辟成新区。


涪陵距今5000年以前,已有人类居住。夏商至春秋前期,为濮人居住区。春秋中后期至战国中期为巴国地(曾为巴国国都,巴先王陵墓所在地)。战国中后期为楚国地。战国后期为秦巴郡地。

涪陵城地势相对较高,仅有小部份被淹。

“鬼城”丰都古为“巴子别都”。东汉和帝永元二年置县,素以“鬼国京都”、“阴曹地府”闻名于世,是传说中人类亡灵的归宿之地。

丰都原县城名山镇,亦是全淹县治位于长江北岸。,现己乔迁至江南。多少年阴间与阳界混杂,如今终算是“人鬼”脱离。

长寿县城仅小部分受淹,城关镇就地后靠。

丰都县城


旧城的消逝,迎来了无数个靓丽新城的诞生。

对库区人民而言,这确是难得的历史机遇。建筑学专家称,就区城建而言,这新老过渡,一跃跨过了半个世纪!

但我在羡慕库区新城的同时,也在内心发出感叹:为什么库区各县市的新城,竟象是一个妈生的孩子,模样儿都差不多呢?

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外在美和内在品质,亦即特色和风格。库区各县的老城老则老矣,却各具特色,令游人印象深刻,久难忘怀。而今的新城,能给游人留下什么呢?说它洋气,比不过上海、深圳等大城市。讲它土吧,却分明有若干条新街和标志性建筑。

看来,现代化既创造美丽与欢乐,也生产平庸和制作诸多无法修改的败笔。

作者2010年秋在西沱古镇云梯街


挽成祭,古集镇在缄默里消亡


三峡大坝蓄水,不管你情愿与否,一批令人流连忘返的江畔县城,永远地消逝了。

随之消亡了的,更有一些非常著名的千年古镇。它们是——

重庆洛碛镇,历史1700多年,洛碛商埠、航运兴起,该镇成为重庆沿江而下通往三峡的重要门户。

洛碛古镇

忠县洋渡古镇


万州武陵镇,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繁华古镇。

忠县石宝镇,因依托国家级文物石宝寨而声明远扬。

忠县洋渡镇,吊脚楼式的房屋颇多。沿坡而建的错落的吊脚楼,犹如一幅意境优美的水墨山水画。

云阳云安镇,是一个具有2200多年历史的古镇,古名汤溪。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扶嘉率众凿井煮盐,开城镇发展之始。

云阳高阳镇,文化底蕴深厚,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李家坝文化遗址、被誉龙“中国第二大唐城”的明月坝唐代小城镇建筑遗址,均在此境。

云阳故陵镇,为先秦巴楚文化交汇地,风景秀丽,人杰地灵,民风淳朴之千年古镇。

巫山大昌镇,大宁河东岸,是川盐集散地,已有1700多年历史。古称“小渝洲”。

巫山大溪镇,是斐声中外的“大溪文化遗址”所在地。

秭归新滩镇(原青滩消亡后形成)是西陵峡中最险的一道名滩,也因险滩而成名镇,被考古专家们誉为“一部综合史”的古民居,集明清建筑风格为一体。

此外,位于三峡境内被淹的古镇还有青石、培石、官渡口、平善坝、沙镇溪、郭家坝、香溪、太平溪、乐天溪、茅坪等。


巫溪宁厂古镇

大溪古镇


非常著名的古镇,被“克隆”的如下——

巫山大宁河畔大昌镇,古镇按原样扩大规模复建,但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变了,现虽鲜有游人的一座孤城。

乌江岸边的龚滩镇,它被“整体搬迁”的命运非三峡蓄水所致,而是拜彭水电站兴建所赐。龚滩历史已有1700余年,系古涪陵郡汉复县,属巴郡,蜀立郡于此。水陆交通便利,自古以来即是川、黔、湘、鄂客货中转站,素有“钱龚滩”之美誉。

不受淹没影响留存的著名古镇,只有只有两座:磁器口、宁厂镇。

重庆的磁器口古镇,是重庆最早的影子。因其地势和城市发展,如今这里成了寸土寸金的商业街。

巫溪县宁厂镇,它和《山海经》有着剪不断的渊源这里很多遗迹都可以与中国上古地理文化典籍《山海经》一一对应,使它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沿江唯一幸运留存的著名古镇仅有一个:西沱。它云梯高耸,垂直于江,亦是因盐而生的古镇。严格把讲,原汁原味的西沱只保留了2/3,另1/3己在水下。

西沱古镇

云安古镇


大昌古镇


培石古镇

新滩古镇


香溪古镇

茅坪古镇


残酷的现实是,一座座古镇在我们眼前消失了。而古镇的文化积淀,注定着三峡文化的传承与断送,这需要有心人虔诚典藏啊!

好在,三峡水库蓄水前,果真有作家和记者就开始了漫长的寻访。寻访一房一瓦下的美丽,寻访一街一巷的悠远,寻访一人一景的风韵……在寻访中,他(她)看到的,不再仅是眼前的事物,而是一种文化,一种生存的根脉。

今天,作一次艰难的古镇盘点,当一回当代水利工程建设“得与失”的看客,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但愿我这样的回眸远眺,能引发对“后三峡时代”人们生存状态的关注和三峡文化传承的思考。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三峡:消逝的绚丽风景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行走四方

发表10条优质景点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点评成金

1条点评被设置为精华

巫山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巫山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巫山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巫山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