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25天 沈阳永陵到沈阳

青椒肉丝走天下

VIP4  28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1 天 时间:7 月 人均:400 元 和谁:一个人

被网上的信息误导,以为七点半便有沈阳发往永陵镇的早班车。七点十分赶到沈阳客运站,才发现,最早的班车是八点半的。买好车票,果断走回酒店补了个回笼觉。

到永陵镇的大巴,终点是新宾,永陵镇只是途经站。司机出城后,便沿1212高速行驶,经过抚顺县时,尚能看到大伙房水库一角。大巴行驶到南杂木镇开始调转向南,不久后便遇上苏子河,然后沿着苏子河谷,一路开到永陵镇。

永陵镇因清永陵而得名。清永陵位于永陵镇西,是清朝皇帝的祖陵。陵内葬有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曾祖福满、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以及伯父礼敦、五叔塔察篇古等人的墓地陵园。

永陵镇的东面有一座古城,它就是历史上声名显赫的赫图阿拉城

赫图阿拉,是清朝崛起时的第一座都城,只是当时,这个政权尚未改名为“清”,它最初的国号是“金”。为了区别于辽宋夏金元时代的那个金国,努尔哈赤所开创的这个金政权,在历史上被称为“后金”。

司机在永陵镇汽车站门口放下我。查了下地图,汽车站东距赫图阿拉城不到4公里,西距清永陵不到3公里,正好位于中间。我决定先去赫图阿拉城。

打了辆出租车,报价15元,虽然感觉偏高,但算上返空的距离,还算勉强能够接受吧。

没几分钟就到了景区入口,门票60元。突然觉得,古城还是不开发的好。从售票处沿着山路向里走,大约30米左右,就望见了赫图阿拉城的大门。

大门修缮的不错,应该是基本还原了当初的模样。望着两面的高墙,虽然远谈不上宏伟,但也能感受相当的气势。

进了山城,直接向左拐上了城墙,以俯瞰的视角又望了望四周,想从这里攻上来,也确实是不太容易的。

沿城墙继续向前,看到一块立石上刻有汉王宫三个大字。这里应该是汗王宫的后门。没走后门,我顺着建筑围墙外的小道,绕到汗王宫大门前,然后正式从大门进宫。

汗王宫内有三栋建筑。位于前排的是汗宫大衙门,后排右侧是汗王寝宫,后排左侧是萨满神堂。

汗宫大衙门外的展牌上写着:汗宫大衙门是清太祖高皇帝(努尔哈赤)发布政令、研究军机、接待使臣、赏赐贝勒大臣的重要场所,俗称金銮殿……1616年,正月初一,努尔哈赤于此建大金国(史称后金)……1618年4月,努尔哈赤于此以“七大恨”告天誓师伐明……于此召集贝勒、大臣会议研究,并制定了反击明四路围剿的战略战术……迅速取得萨尔浒、裴芬山、尚间崖、富察之野战役的全胜……

谁曾想到,400年前,就在这个不足百来平米的小建筑里所发生的事情,竟然影响了中国后几百年的历史走向。

建州女真走到建立后金政权的这一天,着实不易。这二十多天来,辗转半个东北,虽未刻意针对他们,但所经过的地方,大约也覆盖了大半建州女真的迁徙地。现在在汗宫大衙门前,回顾这段往事,想来也十分有趣。

元灭金后,曾在黑龙江依兰县附近设置过五个万户府。到了明初,这五个万户府,还剩下三个:胡里改、斡朵里和托温。其中,胡里改部居住在牡丹江入松花江江口以东,斡朵里部居住在牡丹江入松花江江口以西。这两部互相为邻,互为姻亲。胡里改万户的首领叫阿哈出,翰朵里万户的首领叫挥厚。在依兰五国头城时,曾参观胡里改路万户府的复原景点,景点内呈现的正是这段历史。

明朝建立后,太祖朱元璋与这三个万户府取得了联系,建立了共同对付蒙古的同盟。阿哈出的女儿,在明成祖朱棣尚为燕王时,嫁与朱棣为妃,朱棣即位后,又加封其女为第三皇后。

由于经常遭到野人女真的侵袭,不胜其扰,翰朵里部的挥厚,率部众溯牡丹江而上,南徙到珲春河流域。他选择的居址就是裴优城。当然,裴优城是勃海国及金国时期的称谓,由于元朝曾将奚关总管府的府治设在这里,裴优城在翰朵里部迁入时,延续了元朝的称谓:奚关城。挥厚的儿子——清肇祖猛哥帖木儿,便出生在这里。

与此同时,胡里改部的阿哈出也率部众沿着牡丹江南进,他们先移到宁古塔,再越过老爷岭和穆棱河,进入绥芬河流域。

公元1403年,胡里改部阿哈出来明庭朝见,朱棣在胡里改部驻地设立卫所,命阿哈出为指挥使。由于胡里改部当时所在地是渤海率宾府建州故地,故而承袭建州故名,称为建州卫,这也是建州女真名称的由来。

后来,胡里改部也南迁到图们江流域,与翰朵里部合为一处。然后好景不长,野人女真兀狄哈诸姓蜂起,四处抢掠,袭击了奚关城。由于打不过这些野人女真,翰朵里部和胡里改部不得不组织部族离开奚关城,向新的地方转移。

翰朵里部南渡图们江,最终迁移到朝鲜东北部的会宁。胡里改部则归附于当时高丽东北部的军阀李成桂,以佣兵身份参与李成桂争夺高丽政权的战争。

之后,因为与朝鲜关系恶化,阿哈出率部众由图们江流域,西迁到辉发河上游的凤州。据专家研究,凤州很可能就是梅河口市的海龙镇。今年4月,我刚好曾有机会去探访过那里。

挥厚死后,他的儿子猛哥帖木儿担任了翰朵里部的新首领。他也率部众迁往凤州,与阿哈出部同住一地。明朝增设建州左卫,命猛哥帖木儿任指挥使。

阿哈出死后,建州卫由其子释家奴袭官。释家奴去世,建州卫由其子李满住承袭。

因为凤州经常遭到蒙古的侵扰,翰朵里部和胡里改部又相继牵出了凤州。

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率部众回到朝鲜宁江。后来猛哥帖木儿在协同明军镇压杨木答兀叛乱时遇害。

建州卫李满住则率部众迁往桓仁五女山南麓瓮村一带居住。后来又由瓮村转移到附近的吾弥府(桓仁古城子)。再后来,他又率部迁徙到苏子河畔,并在苏子河畔兴建了建州老营。赫图阿拉城,就是在建州老营基址上重新修建的。

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死后,其子董山被掳,明朝命凡察(猛哥帖木儿异父同母弟)执掌建州左卫事务。随后,他率部西迁与李满住汇合。

被掳的建州左卫猛哥帖木儿之子董山后被赎回。不久董山与凡察为了争夺建州左卫的统治权,叔侄之间发生了“卫印之争”。于是,明政府分建州左卫为二,增设建州右卫,董山领左卫事,凡察掌右卫事。由建州卫、建州左卫和建州右卫构成的建州三卫正式形成。由他们所统领的女真,被称为建州女真。当然,建州三卫中,李满住的势力最强。

建州三卫同居于苏子河流域后,李满柱开始还能认真履行自己对明廷的“守边之责”,双方进入了蜜月期。不过好景不长,景泰元年,李满柱迫于蒙古的威胁,连同其它两卫参加了蒙古的入边抢掠活动。

劫掠发生后不久,建州右卫首领凡察就病死了,由其孙纳郎哈袭任建州右卫的首领。

李满柱深知自己闯了大祸。为避免明军的打击,他于景泰二年率建州卫部众返回到五女山南麓的瓮村居住。景泰六年,明朝罢免了李满柱的职务,命其子李古纳哈接替父职务,统领建州卫。

与此同时,建州左卫在董山的统领下,迫于经济生活的压力,也屡次犯边抢掠,成为明朝辽东的最大边患。

明朝政府强压怒火,对建州三卫进行了招抚。董山、纳郎哈、李古纳哈接受了招抚,并进京朝贡。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朝贡不仅没得到任何好处,还遭受明朝的严厉斥责,被押解遣返。遣返途中,他们进行了反抗,董山和纳郎哈被明军所杀,李古纳哈则乘混乱之机逃回了瓮村。

董山等人的反叛行为,彻底激怒了明朝。明朝派大军对建州女真进行了围剿。在这场史称“成化之役”的军事打击中,建州女真人蒙受了灭顶之灾。左卫的建州老营被付之一炬,右卫也遭受到重大损失。而建州卫遭受的则是灭顶之灾,李满柱被杀,其子李古纳哈也死于乱军之中。

惩戒女真人的效果已经达到。考虑到女真人还需要有人统御,明朝先后任命原建州左卫都督董山之子脱罗,建州卫原都督古纳哈之侄完者秃,建州右卫都督纳郎哈之叔卜花秃为新的建州三卫首领。

尽管表面又恢复了羁縻关系,但明朝深知,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汹涌,女真人这次吃了大亏,一有机会必定前来复仇,于是决定在辽东东部增兵筑堡。自抚顺关抵鸭绿江,先建东州、马根单、清河、碱场、瑷阳五堡,后又设凤凰、镇东、镇夷三堡。

果不其然,女真人随后又掀起了一波骚扰边堡的高潮。明朝随后组织军队与朝鲜共同夹击,再次大破建州女真。此后建州女真对明朝侵扰逐渐减少。直到万历时期,建州女真才再度崛起。

建州右卫的首领卜花秃去世后,其后人袭职情况便不见于史料记载。此后数十年,女真各部整体处于较为混乱的社会状态。史书上再次有明确记载的建州右卫首领叫王杲。

建州左卫的首领,自脱罗传其子脱原保,脱原保传于其三叔锡宝齐篇古,锡宝齐篇古传于其四子觉昌安。

无论是觉昌安,还是王杲,他们都不会想到,他俩的直系血脉竟然会是大清的奠基人。

这个人是觉昌安的孙子,王杲的外孙。他的名字叫努尔哈赤。

说起努尔哈赤,不得不提王杲。如果把努尔哈赤崛起的过程看做是一副多米诺骨牌,那王杲就是这幅骨牌的第一张。

嘉靖末年,经明朝批推,王杲成为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王杲并不满足于都指挥使一职,自封为督都,建州诸部都听从他的调度。就连建州左卫首领觉昌安都听命于王杲。

王杲势力崛起后,对古勒寨(新宾上夹河镇古楼村)进行了大规模的拓建,他决心以此城为依托,确立自己在女真社会中的霸主地位,并与明朝做军事上的抗争。

王杲不间断地犯边作乱,搞出不少大动作,一时名声大振。当然,这也引起明朝的高度重视。王杲可能确实生不逢时,因为他的对手是李成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古勒寨没能保住他。王杲被擒后,磔于北京。所谓磔刑,有必要交代一下,就是割肉离骨,断肢体,再割断咽喉的一种酷刑。

王杲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儿子阿台得以逃脱,回到古勒寨。阿台的妻子是觉昌安的孙女,塔克世的女儿。

阿台图报父仇,屡掠边境,李成梁再率大军攻打古勒寨。觉昌安、塔克世在上一次明军攻打王杲时,便审时度势地背叛了亲家,为明军做向导。这一次,为了自己孙女和女儿的安危,觉昌安、塔克世自告奋勇进城去劝降阿台章京,却因战事紧急被围在寨内。

女真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的城主尼堪外兰在李成梁的指挥下诱阿台开城,攻破古勒寨之后屠城,结果,觉昌安、塔克世也未能幸免于难。

传说努尔哈赤和他的弟弟舒尔哈齐也在败军之中,因仪表不凡,被李成梁的妻子放走。无论真假,反正努尔哈赤侥幸逃过一劫。

回到建州之后,努尔哈赤派人质问明朝为什么杀害其祖父、父亲。明朝的回复是:误杀。然后归还其祖、父遗体,并给他“敕书三十道,马三十匹,封龙虎将军”当做补偿。

想要报仇,又打不过明朝,尼堪外兰成为必杀目标。努尔哈赤重新收整旧部,以祖、父遗甲十三副起兵,攻打尼堪外兰的图伦城,尼堪外兰弃城而逃。努尔哈赤就凭着这十三副铠甲和数十人的家底,开始了统一建州女真各部的战争。

之后的故事,前两天在乌拉部古城遗址和叶赫部古城遗址时曾经提及。解决完女真内务后的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政权,并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明朝。

步入汗宫大衙门内,但见努尔哈赤端坐于龙椅上,八旗首领分列两旁,一侧的大臣正在高声宣读圣旨。这组铜雕,不知是否记录的是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的那个历史瞬间。

从汗宫大衙门出来,又参观了汗王寝宫和萨满神殿。汗王寝宫是努尔哈赤和大妃的寝室,萨满神殿则是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这时突然涌入两队团客,不大的空间内挤满了游人。我没有过多停留,转身退出了汗王宫。

继续向前,来到古城正中心的汗王井。汗王井是古城内的主要水源地,现在其周边已全部装点成标准旅游风景区的模样。

过了汗王井,登上一高台,便见到了正白旗衙门。正白旗是八旗中的上三旗之一,正白旗衙门是该旗旗主皇太极处理旗内军政事务的办公场所。衙门内现存正房五间,是赫图阿拉城保存较好的原始建筑。

离开正白旗衙门后,途经一片紫色的薰衣草花园,邻近的草坪上,立着镶蓝旗衙门遗址的石碑。石碑的对面,是根据想象复原的努尔哈赤的出生地。

内院溜达一圈,沿着城墙继续行走,不一会就来到赫图阿拉城的东门处。再往前,依次参观了国舅府、正黄旗衙门遗址、正红旗衙门遗址、文庙、城隍庙遗址、普觉寺、关帝庙、兴京理事通判衙门遗址和西大狱后,重新回到北门一侧的西荷花池。

在荷花池畔的木椅上休息了一会,看看时间,已将近十二点。掏出随身携带的烤肠,权当今天的午饭。

从赫图阿拉城北门出来,半天等不到车。刚准备给送我过来的出租车司机打电话,一名从我身边经过的男子便询问我是否需要打车。

上了出租车,告诉司机我要去清永陵,结果他报价30块。这个价格有点离谱。不过,考虑到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恐怕很难碰到返程车辆的现实,也就不想再继续纠结了。

永陵镇的旅游基础设施实在不敢恭维。虽有赫图阿拉城和清永陵这样的成熟景区,但却没有公共交通连接。来到镇上想前往景区,除了打车,似乎也没有其它替代方式。当然,打车也无所谓,但至少应该有个统一的收费标准。信口开价,宰一个是一个的做法,肯定会极大影响自由行游客的体验感。

接近清永陵时,我问司机待会返回沈阳,是否必须回到永陵镇坐车。司机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不需要。他指着路口的牌坊,让我待会就在这拦车。

想不到清永陵的门票也要50元。我站在售票处门口,犹豫起来。二、三十块钱我还能接受,50元,多少有点超出我的底线。真是鸡肋。

算了,来都来了。

清永陵的布局,简单说来,就是个三进院落。

穿过前宫门,即步入第一进院落。院落正中间,并排陈列着四座相同形制的建筑。进去仔细看了看,从西向东,依次为肇祖猛哥帖木儿、兴祖福山、景祖觉昌安、显祖塔克世的碑亭。碑亭内各立贔屭座神功圣德碑,碑上分别镌刻着颂扬四祖文治武功的铭文。碑亭后设有果房和膳房。

穿过启运门,即步入第二进院落。院落内的正殿名启运殿,是供奉四祖神位及祭祀的场所。

启运殿后,便是墓冢,称为宝城,可看作第三重院落。宝城分上、下两层。上层葬肇、兴、景、显四祖,其中肇祖陵为衣冠冢,下层是努尔哈赤伯父、叔父的墓地。

从清祖陵出来,步行800米,走到201省道上,然后听从司机的建议,在前清故里的牌坊下等候。返回沈阳的大巴发车频率不高,约摸等了半个钟头,终于见到新宾发往沈阳的大巴。我拼命招手,但大巴没有一丁点减速的意思,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再这么等下去,风险很大,万一下一辆又不停呢。我决定拨打早上第一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让他来接我去汽车站。出租车几分钟就过来了。据司机说,这些大巴司机都是给客运公司打工的,并非个人承包,多带一个少带一个对他来说毫无影响,因此严格执行站点停车。第二辆出租车的司机让我在牌坊下等,完全是想当然。

司机将我放在镇汽车站的马路对面,让我在这候车。稳妥起见,我还是跑去了汽车站咨询,经确认确实在马路对面等车后,我才安下心来。二十分钟后,大巴开来,这次还没等我招手,它就自动停下了。

与来时一样,返回沈阳也花了两个半小时,只是终点站并非沈阳北站的汽车快速客运站,而是沈阳站附近的SK客运站。

在SK客运站附近发现一家沙县小吃,特意点了自己平时吃的最多的拌面和茶树菇排骨汤。端上来一看,无论是汤还是面,分量是南方的两倍,只是这味道嘛,还是略逊一筹。

到火车站搭乘地铁1号线,然后在青年大街站换乘2号线,从北陵公园站下车后,向前走两步就看到了北陵公园大门。

北陵公园面积很大,分成前后两个部分,其中前半部分是市政公园,赏花、划船、卡丁车等休闲项目应有尽有,后半部分才是真正的清昭陵,即皇太极的陵墓。从北陵公园大门口到清昭陵还有1公里的距离。好在大门口有发往清昭陵的电瓶车,二话不说便坐了上去。

刚上车,手机响了,一看,是父亲的电话。给他简单汇报完行程,车已到达清昭陵景区的入口。挂了电话,穿过神桥,不到100米,便是清昭陵的大门。可惜来得太晚,过了景区的营业时间,已无法到昭陵内游览了。

很多跟我一样晚来的游客都不死心,趴在大门上,透过门缝往里瞧。在门前流连了一会,拍完所有能拍的照片,还是略感遗憾地转身离开了。

返回时没坐电瓶车,选择了徒步。沿途十分热闹,市民越聚越多。到公园大门时,发现推着音箱,身着统一服饰的各支队伍纷纷开始进场。

我赶紧挤出大门,往地铁站走去。刚到地铁口,突然感觉有雨点滴落,且越来越密。

沈阳北站出来,外面已是滂沱大雨。背了一天的雨伞终于派上了用场。

在酒店楼下的快餐店随便打了份快餐。

夜里,伴着雨声入眠。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新宾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25天 沈阳永陵到沈阳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