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江饂食记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资兴

发表于 2012-11-14 16:59

“她爹,快起来,江上起雾了。”

“嗯……”

吴婶半跪在席子上,打开窗户,天还只是蒙蒙亮,那一层薄雾如同刚挤出来的初乳,柔软白润地漂浮在水面,看得她直有些发呆。半响过后,身下的黄叔却没有动静,吴婶索性揭开被子一角,里面冒出一团热气,慵懒地伸出一只黝黑的大腿。

“死鬼,干活儿了,别让李家又抢了个先!”

噢!黄叔彷佛被什么蛰了一下,快当地爬起来,罩上长袖,打着光脚板,他跑着到屋后去了。

“别忘了那个灯笼哦!”吴婶追着到门口,喊道。

“晓得了!”那回音已经远远的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初夏凌晨,庄稼人都习惯起早,不过吴婶家却格外地勤快,两口子甚至来不及梳洗,快步来到小船。黄叔使劲一推,那船儿便溜进了湖水。自家的狗儿早就在一旁等不及了,一跃而上。

“今天几个人呀?”

船只静静地驶向湖心,吴婶忍不住问道。

“八九个吧。”

“咦……不止吧?城里人就是不守信,经常骗我们呢!”吴婶有点不放心,眼光却往山坡上望去,远远看去李家的屋子那一带是黑黑的,没有一丝灯光,她心里便略微定了定。

“算了吧,反正也是八九不离十啦!”

“说得轻巧,咱家青荷在城里就老是被别人欺负!”

黄叔又加了一把力,那小船便钻进了迷雾,“女人家就是这样,罗罗嗦嗦的,有啥担心的?不是阿贵在那边么?”

“说起阿贵就是气,这小子过年都不回家了,搞得我没脸回娘家,还以为我做了啥亏心事呢!”

“伢儿明年就读小学了,他们是忙着挣钱嘛。”

“挣钱?还不是要靠我们,不然他们咋个够用嘛?”

说到“靠我们”的时候,吴婶忽然感到一阵自得。她靠近水边,拨弄拨弄发髻,镜子一样的湖水映出朦胧的身影,那里面仿佛既有青荷,也有她的样子。

“嘻!你说那些人,我是说那些城里人,怎么喜欢大清早跑到咱们这里,还什么艺术,什么创作的。害得我这个老太婆起早贪黑地伺候他们,我总觉得他们没个正形,脑子里就没有什么好主意。”

黄叔突然沉默起来,只剩下浆声空荡荡地回响在湖心……

远处,隐隐约约可以见到一座桥梁,透过那些初乳般的晨雾。

“快,老婆子,那——灯笼!”

“呃!”

吴婶慌忙从舱里拿出那灯笼——鲜红硕大的,她把灯笼吊在船舱的顶棚里。

“快打开!”

吴婶更加慌乱地找起来,弄来弄去,就是不亮。“死鬼!我找不到。”她急着喊起来,眼看船就要冲出最后的一段雾气。

“开关在底下…...喂,拨反了,往那边拨嘛!”

……

几百米远的四号桥上面,眼尖的彩蛋突然发现一团红色的光团,从湖心深处透了出来。

“看那儿呀!”他叫起来。

只见一叶轻盈小舟,穿过迷雾,浮现在熹微的晨光中,一点若隐若现的桔红色从船舱中透射出来,像是一只萤火虫飘飞在朦胧的湖面上。

于是,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彩蛋感觉到身旁一阵骚动——许多的手,许多的架子,许多的冰凉镜头全部挤到这边了。彩蛋本身人就瘦弱,他手上的那个卡片机更加不够显眼,他感到两旁都挤满了人。

“借光,借光!”有个胖子很快发现彩蛋没啥设备,便打起他的主意来了。他粗重的手臂几乎压在彩蛋的肩上。

“喂!不要挤嘛!”彩蛋大声嚷到,他奋力地保护着自己的位置。但别人可顾不上客气,为了这个最梦幻的场景,他们不惜千里跋涉,起早贪黑地守候在小东江,机会可不能这么容易错过。谁都知道,天一亮,那桔红色的意境就韵尾全无了。

此时,湖面上还有停留了其它几只小船,大致都被桥上的“机枪大炮”们扫射轰炸了千百次。传说中的梦境――碧绿的湖水,柔若羊脂般的晨雾,再加上“及时”出现的小船,灯笼,小狗,让每个起早的色友们都大呼过瘾。要知道,这种晨雾并不是每天都有的,之前有人呆了几天,结果悻悻而归。

看起来,最后出现的那艘小船把这次完美的采风活动推上了高潮,先前的灯笼都只是图个摆设,没有光影效果。况且,这船家的水式异常的娴熟,像一条游鱼在雾气中穿行自如。

不用说,这只“萤火虫”就是吴婶的那支小船。他们这么起早,是和那些岸上的色友们约好的,给他们拍照。二十年前,小东江下游还没有建水库的时候,黄叔就在这片湍急的水流游水捕鱼了,现在这里成了平静的水库,那娴熟劲儿就更不在话下。

“那个就是黄师傅了,看来我们没选错啊。”彩蛋眼看船近了一些,赶紧挥挥手。

黄叔把船划了个优雅的半圆,他侧过身,腾出一只手向岸上的彩蛋挥手示意。吴婶显然也看到了那个挥手的人了,不过她还看到桥上更多的人,起码有几十个。

“不是只有八九个么?咋个来了百十号人?”

“不是还有其它船嘛?”

“其它船?”吴婶子环顾那些其它船,越看越有些鄙咦。那些“其它船”,都是同村的老弱病残临时拼凑的——这年头没几个青壮年留在家里了。那些人费劲地划了一阵,就停在那里不住地喘气歇息。哪像黄叔这么好把式,把船使得像条飞鱼一般。还有吴婶那灯笼,那可是她专门跑到县上,拉着女儿青荷转遍大街小巷,才买到这个用电池的大红灯笼。

“那么多人,莫非是?”吴婶子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彩蛋昨天刚从广州来到这里,便和守候在水库坝上的黄叔谈好了今天的拍摄,价格也是不错,100元,10个人呢。但另外一组深圳的色友没有选择黄叔“签约”,他们选了一家姓李的,网上功略说这是更具艺术特质的古典渔民,要价是200元。

只是今天那新派古典似乎不见踪影,让那些深圳色友有些着急,更糟糕的是,他们昨天还先给了李家60元的定金。

就在大家有些疲倦之时,湖面突然又传来动静,远远的又来了一艘船。桥上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彩蛋感觉两旁有一点松动,那个挂满装备的胖子拿着喇叭对大家说“大家注意啦,我们的船来了!”

那个桥上的胖子,举起一面红色的旗帜,使劲地挥舞着,那是李家船唯一指定的信号。眼尖的吴婶看到那面觉得有些诧异,但她并未留意到身后的动静。

“她爹,他摇旗子做啥呢?”

“是不是叫咱们收钱了?”黄叔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天色已经大亮。

“那就划过去吧。”

“好!”

黄叔只轻轻地一摇,那船儿便轻盈地穿过了水面,直直地向桥头驶去。桥上似乎已经是欢腾的海洋,很多人在招手,在跑动,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

“老婆子,我们还真是不赖呢,这么多人喜欢我们。”黄叔有些自得。

“才100元就美得你啊!”

“嘿嘿!”

就在他们快到岸边的时候,那些欢呼赞叹声愈加强烈了。几乎所有的相机都举起了,瞄向一个方向,但这次吴婶看清楚了,这次不是瞄着她们,而是身后。

“看,你背后呢!”

黄叔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往身后看去。

只见一个壮实的男子,将手中的渔网撒向空中。那渔网出奇的大,抛掷得又出奇的高。渔网抛出去之后,在半空中便绽放了。咋一看去,黄叔觉得真像一朵洁白无暇的竹荪,竹荪缓缓落入湖面,激起一片涟漪。

不过最新的网上功略上说它更像水母,半空中的渔网是碗状透明的,白色的网罩更加像一个水母,特别是它收缩自如,活脱脱就是那个水中精灵。

这场面,霎时看得人呆住了,包括黄叔,他嘴巴大张,似乎被什么卡住了,半响也合不上。

那“竹荪”的伞柄就是那男子手中的网绳,这艘船看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不同,船体大些结实些。和黄叔他们相比,这个男子长得更加粗壮,于是那渔网便一次次抛洒到空中,一次次收回来。

一阵抓拍之后,有经验的网友便开始指挥起来。

“往左边点。”

“往右边点。”那边有色友叫起来,他想来一个侧影。

“往这边撒!”胖子发现那个“水母”是透明的,正好可以来个正面照,透过渔网把船家的身影给拍下来,多么有创意!

所有的声音越来越吵,越来越乱,那个渔民搞得手忙脚乱,后来他干脆谁的指挥都不听了,就自己东一个,西一个地抛洒着渔网。

不用说,这船的主人就是那个更具艺术特质的新古典派渔民——吴婶最担心的人。李家本来不是村里的人,二十年前修大坝的时候,其中一个姓李的小包工头便看上这里的山水,买了村里的屋子长期住下了。李家平日做生意活络异常,算是村里比较有门路的人,最近刚刚看到这个小东江摄影的市场,便马上动手了,不到一个月,已经小有名气了。

尽管李家没有一个人打过鱼,晒过网,但是包装的本事可不差。几顶斗笠,一条小狗,加上刚刚定制回来的大渔网,再雇了个壮实的庄稼人,那扮相可不错。

先前黄叔惊得张开大嘴,他惊诧地发现李家的渔网做得怪异。原来,渔网上的那些铅坠几乎都没有了,只用一条细细的链子。这样抛掷起来,更高,更远,也更壮观了。只是,那渔网掉进水里,沉都沉不下去,如何捕鱼呢?

眼前的情景,看得黄叔只摇头。但是没有办法,他只好收了彩蛋的100元,走人。

就在脱离李家的视线的时候,吴婶突然有了主意。

“她爹,赶明儿,我去县上做两套旗袍回来,让咱家青荷坐船上,保证比李家那个土气鬼好看!?”

(注:照片来自资兴市政府网站)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资兴150
小东江饂食记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攻略元老

由官方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爱的鼓励

发表100条在他人游记下的评论

资兴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资兴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资兴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资兴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