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

2020年11月苏州同里之行

沉寂的射手

VIP4  16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2 天 时间:11 月 人均:600 元 和谁:和朋友

自从跳槽到现在就职的这家民企,党费年年交着,却一直没享受过以党员活动为名义的出游,这种说法显得觉悟不高,应该说是公司的党小组很久没有组织外出的参观学习了。

不过今年自疫情限制逐步放宽以来,公司的党组活动突然多了起来,今年热映的《八佰》、《夺冠》、《我和我的家乡》、《金刚川》等政治主题鲜明的电影都组织观影了,临到年底,又张罗了一次苏州的周末两日游,以参观苏州革命博物馆为主,顺便游览一下拙政园同里。究其原因,表面上自然是和剑拔弩张的国际形势有关,实际是到年底了经费还没用完,而热心组织活动的党组长也休完了产假回来上班了。

上次参加类似的单位活动,还是近十年前在上一个东家。那是一家国企,隔三差五的会借机出去玩一趟,甚至都固定成春游秋游了,大多是当天来回,偶尔也会双休日外出住一天。那时候的同事都比较熟悉,会带上各自的家人,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现如今活动少了,同事也并不熟悉,这一次虽也是三四十人拖家带口的团队,可与我相熟的只一两人。女儿要小升初了,她们母女每个周末的行程都排的满满的,自然参加不了,我一人出行,感觉是蹭着一个散客旅行团的单飞而已。

 目的地苏州并不陌生,却从来没听说还有个苏州革命博物馆。苏州地处南京和上海两座民国时期最重要的城市之间,在抗战之前,自然是我党活动的重要区域,与国民党政府开展很多或明或暗的斗争。抗战爆发后很快沦为了敌占区,就成了新四军和游击队的主战场,与日军和伪军缠斗不休。最出名的就是沙家浜了,因为一出样板戏传唱大江南北,但除此之外,再难找出很出名的苏州革命历史了。

因此这个革命博物馆也显得比较冷落,三个展厅只开放了主题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第一展厅,除了一些史料外,有不少模拟场景的展示,这让团队里的小朋友有了兴致,他们不会去关心那些故纸堆里的革命历史,但会对真人大小的蜡人雕像之类好奇。另外一个比较大的场馆展示了无锡籍将军朱增泉的一些书法作品,这位革命前辈算是我老乡,却第一次听说,他作为政治部主任并没有很多战功,却在文艺战线上硕果累累,获得奖项无数,应该是最会写书作诗的将军了吧。

 参观一圈只消半小时,在革命博物馆前合影留念后,这趟“参观学习”的主要任务就完成了,在苏州市区华侨饭店吃过当地风味的午餐之后,就来到了此行第二站拙政园

苏州园林名甲天下,中国古代四大园林占了两席,拙政园留园(另外两个是位于北方的颐和园和承德避暑山庄),其他还有狮子林网师园、西园、沧浪亭等一大堆名园,都入选了世界文化遗产。我的家乡无锡有座寄畅园,和拙政园、留园一起列入了江南四大名园,就在家附近,地方不大却尽得园林精髓,小时候经常出入,因此对园林景观也算十分熟悉了。拙政园在中学时候去过,可是却没什么印象了,二十多年前游过的诸多园林,在儿时记忆里混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拙政园了。

我也并没有因为踏入园内而唤起多少记忆,号称园林之母的拙政园,虽然在年代历史上与寄畅园差不多,但规模不可同日而语。明代监察御史王献臣于16世纪初建成拙政园作为私家宅第,当时号称两百余亩,由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设计,假山、水池、花圃、林木,以及亭、台、楼、阁、廊、坊、桥、榭、厅、堂、房、轩等古建样式,布局错落、疏繁有致,形成三十一景。文徵明亲自作画配诗,写了《王氏拙政园记》。然而好景不长,王献臣的败家儿子一夜之间把园子输给徐家,并分为东园、中园、西园三部分。再后来的四五百年间,拙政园几易其主,经历了兵荒马乱,屡经废弃和重建,现在留存78亩,成为了中国首批5A级旅游景区对外开放。

这么多年的变迁,拙政园自然有很多故事,跟着导游依次从东园、中园、西园转一圈,一路听闻了不少拙政园的设计精髓和名人轶事,且不论他讲的是否经过考证或只是民间传说,还是给游园增加了不少趣味性。有些看似平平无奇的地方也会有隐藏深意的布置,稍加指点就能看出别具匠心的设计或者引入入胜的景观。一路走来听来,不得不感慨古代文人雅士达官贵人既会享受生活,又不免奢靡铺张。

就算没有导游,一个人在拙政园内徘徊,也会被这江南园林深秋的景致折服。东园场地开阔,以耕作农园为趣,搭了草棚茅舍,簇拥在五彩花田间,又有稀稀疏疏的高大银杏,金黄落叶洒在天泉亭的黑瓦上,秋意盎然。中园以池为主,环绕小桥连廊,连接着听雨轩、嘉实亭、远香堂等主体建筑,秋日斜阳把白墙染成一道道金黄。西园水面迂回、布局紧凑,残荷枯黄、芭蕉翠绿,树木的细叶五彩缤纷,园内的秋色比春天更明艳和多彩。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入住过拙政园,因此这里也被认为是大观园的原型,林黛玉葬花的多愁善感桥,竹影婆娑的潇湘馆,以及李纨的稻香村都能在园内寻到踪迹。因忙于拍照,我最后还是跟丢了导游,但最后自己在园中转悠,依然惊艳不断,流连忘返。

离开拙政园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深秋的江南已经日落西山,景区停车场边上有条小河,一艘小船悠悠荡过,经过河岸人家敞开的窗户,推开河面夕阳余晖下的金波,缓缓而去。拙政园里达官贵人们的兴盛奢靡已随风而去,园外苏州百姓的生活,却如这小河般源远流长,岁月无痕。

赶到同里时天已经黑了,入住同里湖边的泊月庭酒店,这里应该开业不久,布置典雅,设施崭新,格调精致,大堂弥漫着沁人的桂花香薰,小巧的苏州姑娘展现出灿烂的笑容。奔波一天的团队瞬间放松下来,对此行安排的酒店都颇为满意。

酒店离同里古镇的核心景区两公里路程,晚饭后就进入古镇闲逛,临河的酒吧和茶肆正喧闹着,游客并不多,但镇中心戏台前的广场上却拥满了跳广场舞的人群。在绚丽的旅游宣传布景下,跳着大江南北一样的舞蹈,在商业氛围浓郁的同里,还是有着生活化的气息。我们过河跨桥,穿街走巷,渐渐清净了,河道和树荫的灯光投射依然浓烈,盖着帆布的小船静静的泊着,昏暗的小巷里时不时有一两盏明媚的灯,点亮民宿的招牌,而真正的民居住户,枕着河水在漆黑中寂静无声。这水乡古镇的夜晚迷离又安宁,我们闲逛的脚步也越来越轻缓。

苏州古镇众多,同里、周庄甪直等等,我都是十几年前来过的,因为风格类似,一度搞混了,把周庄的沈万三想成是退思园的主人,万山蹄和状元蹄也不分彼此了。不过白天重游同里古镇,还是唤起了以前的记忆,同里最著名的一园二堂三桥,也是耳熟能详。跟着导游依次游览了嘉荫堂崇本堂,昨天的拙政园注重的是建筑与户外园林的和谐搭配,而这两堂讲究的是厅堂与庭院的布局陈设。一桌一椅,一联一画,都体现着主人的品味和排场;砖雕木刻,阁楼厢房,都承载着古旧的规矩和礼仪。

无论是重商的崇本堂,还是致仕的嘉荫堂,都有种气氛森严的感觉,而走出堂外,不远处的三桥,则接地气得多。太平桥、吉利桥、长庆桥三座古石桥品字形坐落在小河岔口,走三桥成了当地百姓避灾求福的祈禳活动。三桥中间的河道口有一艘载着一个渔夫和数只鸬鹚的捕鱼船,我记得当年来的时候就有,已经成了三桥旁的固定风景。

来同里自然是要坐船的,六人一条摇橹船,咿咿呀呀在狭窄的水道中前行,时不时穿过小桥,粼粼波光映在桥底闪耀。在船上换个角度看着岸上的游客匆匆,居民悠闲,有老人聚在一起喝茶闲聊,有少妇在河边浣洗洒扫,古镇的生活悠闲自在,令来自北方的同事向往不已,想在此购房安居。其实我小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我的外婆家也是傍着小桥流水的枕水人家,现在已经被开发成惠山古镇,小时候和表弟追逐打闹在河边桥下时不以为意,现在成了心心念念的归宿,世事轮回,大体如此。

 

退思园是同里最著名的景致了,建于清朝,主人是罢官返回故里的任兰生,虽然比不得拙政园的规模,但园林的所有精髓一应俱全。以池为中心,亭台楼阁等环绕起间,如浮水上。退思园厅堂中按今人对琴棋书画的理解,四个角落分别布置了场景,供游客拍照,同事多才多艺,在古筝前欣然抚琴一曲,颇有当年大家小姐的风范,弹的是《沧海一声笑》,还是位心中有江湖的武林世家小姐。旁边也棋盘、书架、画案,小朋友们争相作秀留影,想着一路上看到的不少汉服少女,古风元素越来越在年轻人中受到欢迎,这也是大国强盛、民族自信的一种表现吧。

想到这里,不禁又回头想起此行的主题是打着参观学习旗号的党员活动,不管是拙政园也好,退思园也好,固然是中国古代建筑文化的精髓,但也残留着男尊女卑、封建剥削的糟粕。以前这里是封建贵族的私家大宅,庭院深深,百姓被拦在高墙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今人民当家做主,高不可攀如紫禁城也向大众开放,更何况这些小小的苏州园林。封建余孽已被扫入历史尘埃,陈规陋习也变革一新,参观这些园林古镇,看着越来越自信的百姓随意出入这些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高门大宅,这本身就是对近百年民主革命成果的学习和致敬,又何必非要拉个革命博物馆在内才觉得名正言顺呢?

回来的途中,在车上闭目思索,不禁为我这一番自圆其说莞尔。公司的党员活动一定要拓宽思路,不拘形式,多多开展,在新一轮国际对峙形势下,让更多的党群员工感受到革命成果的来之不易。毕竟对我们来说,这样的旅游是免费的呀!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游记目录

暂无目录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苏州
2020年11月苏州同里之行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