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7.03

《走遍澳洲当农夫》第十家——在黄金海岸看赛跑

韭娄

普通用户  337篇游记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黄金海岸

发表于 2013-02-08 00:24

2012628

最后一家HOST

昨晚因为心里有事,四点钟的公鸡叫让我听了个一清二楚,五点钟笑翠鸟又叫了一回,简直没法好好再睡,不过仍然坚持到六点十分才起床,吃早餐,和皮特告别。给他当了几天小伙计,感觉给皮特当WF挺不错,干活挺宽松。他们没有WF记录本,我就给他来了个口头表扬,我对他说:“你是我最好的HOST之一。”真话。

挖地今天不止是送我,她要先送她的女儿去学骑马。所以我们先开了很长一段车,来到一个她也从没来过的大树林里,这林子后面是一座不高的山,有些像丽江的冷杉林,中间是一大片林中空地,不过树没有那么古老,可惜此时我的相机已刀枪入库,没把这个骑马场拍下来。

我们把车开到场外停下来,女主人走过来对挖地问了一句,说你女儿怎么没穿长裤,长祙?这样骑有危险,我想她就是教练了,为了这两小时的骑马挖地要付教练35刀,不过比她给别人按摩一个钟30刀倒便宜一些。

我们离开马场按原路回到阿瑟顿Atherton镇,挖地把我放下,我们亲切告别,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们亚洲人这时团结成一家了。

九点钟大巴准时来了,又是一个老头开车,车票很贵,两个小时的车费共28元,我发现别人怎么没收这么多钱,后来有人说这是加了机场另收的费。

中间到了一个叫Mareeba马里巴的小镇,这个站上来了许多黑皮肤的当地人。我发现他们的长象特征是深眼,圆鼻,厚嘴。

我又经过了一次库兰达,这时候的天气非常好,眼看着路边的热带雨林从身边掠过,这种雨林的特征是树种繁杂,分布的密度极大,树干细而高,没有古老的树,共生和盘生植物特别多。在澳洲真是每个州有每个州的树木特点。

我还在高原上看到了大约八九队成人字形的飞行的鸟群,这个现象在中国久违了。

大巴直接把我们送到凯恩斯国内机场。飞机1420起飞,我今天运气好是靠窗座,利用这一便利马上用我的相机对凯恩斯进行了最后一次“航拍”。

告别了,大堡礁,本以为还能从飞机上补看到海中的奇观,那像翡翠一样的海蓝,可惜飞机并没有经过那个领域。

傍晚448分到达布里斯班机场,比凯恩斯机场似乎还简单。不过很实用。我取了行李,立刻找信息中心,工作人员很详细地告诉我在哪里乘车,并又免费送了一堆资料,一张火车时刻表,一张城市中心图,一张全城图。时刻表当下最有用,我要抓紧时间赶火车。

我按照信息中心给我指的路坐了两次电梯找到了布里斯班火车站,本以为去宾里十几刀搞掂,没想到往返车票近50元!YHA也不管用了。

列车一小时左右到达宾里,到站后天已全黑下来,没人。我跑到站外看,只站了一个男人,奇怪,怎么没别人了?可是那位等车的男士,我想是不是开瑞的丈夫?上前一问,原来他就是开瑞,吓,挖地的英语不够格,告诉我说这个姓名是女士,所以我一直把他当老年妇女看待,结果是一位老年绅士。

开瑞在车上告诉我他今天77岁了,有五个儿子,但现在他自己一个人生活,他的妻子在别处住。

没开几分钟就到了开瑞家,他提前告诉我说现在他家里住着他的亲家,斯里兰卡亲戚怕马拉,一近门就看到了一位五六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的妇女,个不高,一头卷卷的棕色长发,他就是开瑞第三个儿子的丈母娘。

开瑞这家人很亲切,开瑞当了15年的HOST了,有了近三百个WF,其中德国人居多。我问来过大陆中国的吗?他说有过一个中国人,不过忘记是哪里的了。

开瑞的房子很大很高,有五米多高,但他说他正在准备卖掉,然后他搬到他的小房子去住。他是做地房产中介生意的。

怕马拉今晚做了味道鲜美的海鲜餐,是一大堆海货煮在一起,红黄艳丽。开瑞、怕马拉、我,还有一位开瑞的朋友苏女士一起共进了晚餐。

怕马拉住在开瑞家院子东侧的一套大房间里,里面卫生间厨房什么都齐备。吃完晚饭,怕马拉把我拉到她的房间,给我展示了她女儿在她过生日时送给她的一只小黑狗,还有一次过生日她的女儿送给她的一只会说话的鹦鹉,这只鸟不仅长得漂亮,而且非常聪明,不仅会说话,还会跳舞,怕马拉一拍手一唱歌,它就随着节奏边点头边跳起来,还会倒立呢,真好玩。

聊了一会天我们就相继睡觉了,我的房间是一个独立小屋。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开瑞在来信中说希望我早点来,因为为了迎接明天开瑞这间豪宅的推介会,我们要做很多卫生工作。

2012628日星期四

2012629

准备卖房

今天一天都在搞清洁,都是轻活,不过因为手脚不停地做了整整一天,还是很累。

先是搬了个七节梯爬上梯顶清扫屋顶的灰尘,再擦再吸尘。然后收拾东西,然后扫院子,拔草,然后做园丁。收拾完剪下来的树叶,天完全黑了,又准备晚饭,我煮了猪肉炒芹菜,葱爆羊肉和炒鸡蛋,凉扮小箩卜,还有西红柿鸡蛋汤。

怕马拉昨天说她干活干得肩膀疼,可她又说她上午要去一个人家搞清洁。反正她一天都不在家。她就是我的二管家,交待完工作就走了。下午叫了一个她的朋友凯瑟琳从阳光海岸开车过来玩,同时帮她按摩,就住在开瑞家里。

这位叫凯瑟琳的女友是一位中年教师,她说她当时卖了房子跑到这里来做了三个月WF,后来和怕马拉成了朋友,经常联系。后来她因为喜欢阳光海滩就在阳光海滩买了房子。这次因为她是教师休冬假,就过来了。她还带了一条训练良好的黑狗,非常听话,听说很适宜做工作狗,而且和怕马拉的小黑狗很投缘。

开瑞一大早就出去了,中间回来了一趟,交待了一点事情。

今天很累,那是我太认真了,扫地时所有的东西都搬开吸尘。因为短短的几个小时我感觉这家人人很不错,对WF很亲切。开瑞很温和,也会和你交谈;怕马拉很可爱,她说话有些结巴,但是她特别爱学说中国话,性格很可爱。

怕的话有口音,但我还比较好懂。她还把我单独叫到我房间,告诉我她的独生女儿结婚后五年没能生小孩,她很盼望得到一个孙辈,问我应该怎么办?中国人有何秘方?

我很想帮助她,可惜我不知道。

2012629星期五

2012630

Runnig,跑

今天是周六,开瑞说要带我们去Running,跑?跑到哪里去?我还是不太明白什么意思。反正知道他今天中午要回来准备他的豪宅的open day开放日,我赶紧把昨晚太黑没扫完的院子扫干净就跟着开瑞上车出去了。本来凯瑟琳也说一块去,早晨忽然又说不去了,所以我们三个(还有怕马拉)一起去黄金海岸

到了地方,开瑞先把车停在了一个不需要交费的地方,然后大家一起走路过去。

原来开瑞在那里约好了要和他的大儿子全家聚会见面。他们一家人口很多,开瑞的大儿子有四个小孩,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加上大儿媳的姐姐一家也来了,所以带了一大堆东西,看样子他们准备野餐。

今天黄金海岸这个地方聚焦了很多人,我很少在澳洲其它地方见到街上出现这么多人过。因为今天是机场方面赞助的一个跑步比赛,很多澳洲人带着孩子们来参加。热门非凡,象过节一样。

开瑞就和普通的中国老人一样,喜爱他的几个孙子,他提前为他们买了零食,一见到他们,他就发零食给这些小孩子们,孩子们也喜欢和他在一起。尤其是开瑞的最小的孙子,才三岁,另外三个孩子都报名参加了跑步比赛,背上贴着赛跑的号,小孙子因为小没资格参加,开瑞就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参看比赛。小孩长得很逗,当我把镜头对准他时,他每次都将眼睛专注地看着你,而且姿势优雅地向你招手,很有些未来总统的范儿,这个小孩儿太可爱了!

先是成年人的5.7公里赛跑,后面是少年组的4公里赛跑,我看到成年组大概有三四千人参加,少年组少一些,大约有两千多人,不过很多家长领着孩子们来参加或者来观看,他们参与体育的热情非常高,有的甚至全程跟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跑,鼓励他们。

这赛场还有许多日本人带着小孩子参加,所以除了一个澳洲解说员,还有一个日本语解说员,我也听到了解说员用英语说到有一个中国广东的选手参赛的消息。

比赛间隙,那个小孙子不甘心只是看,他也下来围着大树跑了好几圈,我们都鼓励他。有这样一个体育氛围,相信将来他也会是一个体育运动的积极参加者。

看完比赛我们赶紧回宾里开瑞的家,吃完饭就跑到草地上去玩,实际上是因为要来客人,大家都不宜呆在房子里。客人们由开瑞的一位女助理帮助接待,连开瑞自己也出去工作去了。我和凯还有两条调皮的狗在草地上坐着聊天,有意识地观察了一下开车来看的客人,人并不多,大约只来了五六辆车,有能力买得起这栋豪宅的人本来就不会很多的。

下午两点钟,怕马拉开着自己的车,带我们妇女三位一起到开瑞离此地25分钟车程的公司去搞清洁,原来开瑞不只一个公司,怕马拉说开瑞有一间很大的公司在布里斯班,在宾里有两间店铺,一间经营住宅,一间经营商业和工厂地产。我们来的这个小公司只有一小栋二层楼房,大约二百平米,上面是办公室,下面是前台会客和小厨房及卫生间会议室。我们仨一齐干完,五点钟往回走,去一个超市买了点我要做饭的材料就回家了。

我今晚的主菜是冬菇炖鸡,本来我不喜欢做鸡,但是怕马拉拿出来两天了,已经化了,所以我就做了半只。开瑞和她们俩非常喜欢。连说好吃。怕马拉还让我教她做中国菜,当我听到她再次学说我昨天教她的中国话“西红柿炒鸡蛋”时,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简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怕马拉很聪明,这次她用斯里兰卡字母标上音,记在本子上了。

晚上我问了一下明天的工作,明天是星期日,开瑞是基督徒,要去教堂。我的事情不多。明晚要来新WF,是两个台湾女孩,开瑞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晚上去火车站接她们,我说好啊,也许我们还可以用中国话交谈交谈。

2012630星期六

201271

老马

今天是周日,怕马拉和开凯要去布里斯班去,帕说她要去一个体育场挣钱,我想就是那种星期日对外开放,提供孩子和大人们运动,然后需要怕马拉她们做一下清洁工作的那种。

早晨出来散步,我发现开瑞院子的后面有一个相当大的湖,湖周围都是树,有些是竹子,有些是红枫;太阳升起来,湖水的颜色开始变换,树林中也开始显现出一明一暗的光泽。湖中长了很多的芦苇。水面非常平静,早晨有三俩只野鸭在湖面上游水,当发现人时,它们呼拉拉一下子飞走了。

湖边还有两艘小船,一座木制小桥伸出水面,我很替开瑞惋惜,如果他真卖了,就将失去这池美妙的湖水了。



今天我一个人在家,我先喂了那匹三十岁的老马,这是我主动要求做的。这匹马看得出来它曾经风光过,可是现在已是风烛残年,脖子上的毛全白了,甚至有一边已经没毛了。开瑞曾为它印制过一本小书,请一个小说家为它写了一个马的童话,还配上它年青时候的照片,那时候它是多么的英俊啊!可现在它整天孤零零地一个人(NO,一匹马)呆在牧场上默默地吃草。

我又想起了占的那两匹马,如果从经济效益上来讲,那两匹老马也完全无用了,而且还要花费高的代价去饲养它们。可是占对它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它承载着她的光荣历史,她怎么会舍得卖掉或宰杀它们呢。我问过占为什么养马,她说“just with pleasure(只是愉快、娱乐而已)”其实,何止是娱乐呢。更多的是感情问题。

今天事情不多,只是一些轻微的清洁工作,擦擦窗户,慰了几件衣服。开瑞一大早先去农贸市场采购,然后去教堂。十一点钟他回来的时候买了好多水果蔬菜,他说他想吃蒸蔬菜和沙拉,可是我只吃过没做过,以前都是HOST做澳洲的食品给我吃,于是我只好按照我吃过的东西尝试一下:本来也很简单,把菜切好放锅里一蒸,什么调料都不放,最后开瑞还是表扬为主,我自己则煮了一包面条,再为我们俩开了两盒吞拿鱼罐头。

下午和开瑞一起把老马牵到旁边的一个草场,它需要换换新鲜的草吃。再清洗了它的水槽,灌满了水,今天的工作就算完了。

我在这做的美食有三个人欣赏,而且活又不重不多(第一天除外),还有周围美丽的山林湖水依傍。于是兴趣大增,天天主动给他们做好吃的,我今天做了猪肉炖玉米汤,鸡肉、炒青菜、冬菇扒菜胆(典型的广东菜)糖扮西红柿还有鱼,我走了,他们一定会想念我的美食的。

晚上台湾WF来了,我们交流了一会儿。原来她们去年就曾在开瑞家当过两个星期的WF了,她们拿的是一年的打工度假签证。后来她们找到凯恩斯一家养虾场干了半年,挣了一点钱,再出来旅游。

我注意到来澳洲当WF的台湾女孩有不少,我问她们在澳洲干活什么感觉?她们说其实和在澳洲工作和台湾比挣的钱差不多,但是澳洲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

怕马拉悄悄说,她们来了你就可以给她们交待工作了。呵呵,这下我将变成三地主了,可惜只有小半天。

WF多了,我决定明天上午离开宾里。

2012-7-1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黄金海岸662
《走遍澳洲当农夫》第十家——在黄金海岸看赛跑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点评家

发表25条优质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攻略元老

由官方授予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行走四方

发表10条优质景点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黄金海岸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黄金海岸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黄金海岸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黄金海岸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