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6.01.30

【北疆】阿勒泰的冬季,飘着寂静的雪

天数:9 天 时间:12 月 人均:6000 元 和谁:和朋友

发表于 2016-01-21 22:30

每年的冬天都会去看一场雪。

那一场铺天盖地的雪,

才能满足我对冬天的渴求。


依然记得年初的北海道二世古,

那个下雪的夜晚,我喝着一碗茶泡饭,

看着窗外的雪,无声的落下。


而为什么冬天要去阿勒泰呢?

我问自己。

大概是因为,我脑海里,有一个安静的禾木。

在图瓦人的小木屋,还没有变成东北雪乡那般商业化前,

先了却一个心愿。


而我也知道,那段路很难走,也是因为难,才会安静。

但不知道,我们的禾木之旅,会这么的难,毕生难忘。


偶遇一场十年不遇的大雪,下了整整十四天。

但也因为这场雪,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阿勒泰。


所有的遇见,

都是该遇见的。


多年后,我依然会记得,

我们在禾木下了十四天的大雪里爬山看日出,

喀纳斯仙境般湖边冻僵,

在路两旁三米多高的雪墙中深夜赶路,

在阿勒泰广阔的戈壁里撒野.....


DAY1上海虹桥机场--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

宿乌鲁木齐开源大酒店

DAY2,乌鲁木齐--布尔津

宿布尔津旅游饭店

DAY3 布尔津--禾木

宿禾木小木屋七人间

DAY4 禾木一日

宿禾木小木屋七人间

DAY5 禾木--喀纳斯

宿喀纳斯木屋

DAY6 喀纳斯--北屯

宿北屯迈豪大酒店

DAY7 北屯--可可托海--富蕴

宿富蕴县,蕴德大酒店

DAY8

富蕴县--五彩滩--乌鲁木齐

宿乌鲁木齐

DAY9

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上海浦东机场

宿家中


不为遗忘,也不为寻找,只是爱上了,在路上的洒脱。


图文:若有所思

时间:2016年元旦假期

个人微信公众平台--旅行日志,搜素:bainian02

个人微信:bainian01

欢迎旅行摄影爱好者交流

2015年12月31日跨年的那天夜晚,

我们在禾木。

也在这个的新闻里。

DAY1,到达

虹桥机场地窝堡机场,航行五小时,一本《瓦尔登湖》,就着一罐啤酒。

DAY2,乌鲁木齐--布尔津

从乌鲁木齐出发,四辆越野车,在迷雾里穿行,高速两边是挂满了雾凇的洁白的树,一排排的快速退后。

这是我第几次来新疆了?这条熟悉的路,上一次来的时候,是秋天?

从早上九点多出发,到晚上九点多到达布尔津,除了午饭简餐,爬山坡看了个夕阳,花去一小时,余下的时间都在车上过。

讲段子,嗑瓜子,看着两边的银色一片,这在路上的感觉其实也挺好。忘记这天是何年何月,忘记自己是谁。

夜晚的时候,风吹着路上的雪,车灯一照,像云海,可惜拍不下。拍不下的,我都记在心里。

赶路的那天,

冲出迷雾,

我们爬山,

看了个夕阳。

没来过新疆,

你不会知道,

什么叫地广人稀。

DAY3,布尔津--禾木

布尔津去往禾木的路上,茫茫一片白,如果没有边上的路标,完全看不出有山路,两边的雪,矮的地儿也有一米多厚。

我指着山坳里一群树的一棵,说:“你看,那棵树不错。”他看了一眼,说:“恩。确实不错。”“那么多树,你知道我说的是哪颗么?”“不就是那棵么。”

然后他拿起长焦,拍下了我说的那棵,我笑了。这是摄影人的默契。

一切的丑陋,都被雪覆盖。只剩下偶尔的几只牛,几棵树,那么美。

堵车,在车子两边都是二米多高的雪墙那,手机无服务。我把人整个陷进雪里,枣红色毛衣变成了雪白,口袋里还有俩口袋的雪。

车子以五码的速度走走停停,前方没有任何参照物,只有白色。一会儿又停了,原来是前面扫雪车扫出的路,雪太大又积起来,车子过不去了。后面车子的歪果仁帅哥,都扛着雪橇下车去铲雪。

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一次雪了,风卷着雪花,雨刮器都来不及刷。下车站十分钟,就白了头。可是那个能牵着手一起到白头的人,在哪?

想起那一年第一次到禾木,因为修路,游客的车子不让进,我们的车在草地上越野,还看到了彩虹,那晚也是在深夜时分到达禾木,饥肠辘辘,领队小坏给我们每个人煮了一碗面,超级美味。如今有几个小伙伴都散落在天涯,无处可寻。

夜晚喝了些酒,那酒的名字就叫“喀纳斯”。等到夜晚十二点,我们在雪地里放了一个烟花,因为过了这个点,就是二零一六。

禾木木屋,七个女人的房间,窗外依旧鹅毛大雪。拍了一段视频存在手机里,夜晚灯下飘落的雪,像一支支剑似的射过来,美的不知怎么表达给远方的你。

路边的雪墙比我高

我们一路的座驾

布尔津去禾木的路上,

二米多高的雪墙,

总是有车看不到哪里是路陷进去。

看歪果仁朋友下车扛着铁锹去帮忙,

一个个走在雪里的背影。

这是快到禾木时,车窗外的景色。

七个女人的小木屋,

我拍下的凌乱。

冬天小木屋有暖气,

但是没有卫生间,

没有洗澡的地儿。

12月31日的24点,

我们放了烟花和孔明灯。

在禾木的雪地。

可是,

愿望并没有放飞。

DAY4 ,禾木一日

2016年的第一天,我在禾木。

等一场禾木运动会,从十一点到一点到三点一直在拖延,孩子们,国外友人,摄影师,图瓦人,所有人都在等领导从远处赶来发言,这个中国式的开幕式,真想让人骂一句TMD。

任性不等了,坐马拉爬犁去了禾木河,河边的雪蘑菇圆圆的很好看,停留很久。

禾木河边上那片白桦林,还记得它夏天的模样,冬天感觉完全不同。这一次,东北,呼伦贝尔,北疆,连着看了三个地儿的雪,觉得把这半辈子的雪都看了。

傍晚的时候,坐着马拉爬犁,又一次到达禾木河边,和一堆女人在雪地自恋许久。在一起笑啊闹啊,各种凹造型,等到天色渐暗才回木屋吃晚饭。

你知道雪有多白么?当夜晚,打着手电,去往三十几步之远的所谓的厕所,手电的光照在雪墙上,那些雪闪闪发光,不禁看走了神。

夜晚穿很少的衣,端着保温杯在雪地里刷牙,抬起头,看雪被路过的车灯照亮,那感觉很美妙,于是忍不住拎上三脚架,在雪地里拍了几张,可惜实在拍不出眼里的美。

依旧是七个女人的房间,轮流洗脸,聊着各种各样的护肤品,还有谁的哪件衣在哪买的,等等,你知道女人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没有电视没有别的娱乐项目,聊天很好。

拉开窗帘看了下,窗外雪没有停的迹象。心里忐忑着明天车子能不能出禾木,要是出不去,索性喀纳斯白哈巴都不去了,在禾木多住几天等天晴吧。或者用马拉爬犁出去,拖上行李,走三天?心里想着这些,渐渐睡去。

在禾木坐的马拉爬犁,

和在东北坐的是不同的。

这个更原始。

一个人的话可以躺着,

看雪落下。

雪套,帽子,眼镜,手套,暖宝宝...

每一天,

我们都是全副武装的。

禾木,

一场久等的运动会,

只记住了他。

那天雪很大,

等了很久很久,

饿到不行。

大雪里,

马拉爬犁经过我身旁,

听见马儿的喘息。

黑与白,

这样的对比。

这只小狗,

跟了我们好久好久。

雪地里,

橙色的冲锋衣,

指引着我的方向。

我拍下,

雪中的旅伴们。

我曾回头,

对你微笑。

一组阴天的黑白:

我的相机和三脚架,

往地上一插,

就快没了影。

所有的松树,

都成了圣诞树般。

想要去,

挂上红红绿绿的装饰品。

在这一无所有的飘雪里,

那个埋头走路的人,

就成了一个移动的点。


北方的冬季并不冷,

远没有,一句话,

就能让人冷彻心扉。

DAY5,禾木--喀纳斯

晨起,昨日放在室外的凳子,积了四十多厘米的雪,那是昨儿一夜雪下的厚度。

抬起头,一根电线上,居然也挂了雪,成了一条雪线。

九点多,天边挂着个月亮。一行人还是决定去禾木的观景平台看一下,不管有没有日出。让遗憾少一些。

整个禾木还没有醒来,雪下的整个世界梦幻的像个超级大的奶油蛋糕。我们一直往河边走,最喜欢走在路上,雪地鞋踩着地的那咯吱声。越走天越亮,一会儿,居然天边发白,渐渐转红,就知道今天能看到禾木日出了,大家心里都欣喜着。

一天飞机,一天汽车,又等了一天,为了禾木的一场日出,也值了。

穿过禾木河上那座桥,曾经走过的那个木栈道早已被雪覆盖,一步一滑的走着,心里想着要有个登山杖该多好。走几步喘几口气,还有只背了一个相机一个镜头,要把那相机包三脚架都背上,我想我绝没有力气爬到那山顶,根本不存在路和扶手。

到最后几个台阶,几乎是爬上去的。好在终于到了,按理说是极冷的零下二十多度的禾木看日出的情况,却成了满头满身的汗。

山顶,日出中,遇见一个女人和我们说:“我在这等了十二天,天天阴天和下雪,今天才看到太阳。”感叹着我们的人品该是有多好啊!

今日七点多醒来,在雪地刷牙,看到外面还在下大雪,心里还在忐忑,以为今天又会下一天,去白哈巴的路通的可能性很少,谁知老天竟给了个大大的惊喜。

山脚下的木屋,斜斜的屋顶都是雪,木屋只有个屋顶的侧面不是白色,余下的都覆盖在雪里面。想起几年前的春天,我站在这里,举目所望是一片深深浅浅的绿。而此刻,看着图瓦人的那几百个木屋,在一片雪白中。间隔的松树,白色夹杂着黑色,这是个黑白的世界。

太阳出来了,意外的是居然还出现了一小段彩虹,心里是欢喜的。只是刚才的热汗被风一吹,瞬间变得冰冷。手套刚才在爬行的时候粘了雪,如今成了一副冰手套,十个手指都麻了。

下山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坐了马拉爬犁,躺在上面,仰头看着湛蓝色的天飘着的云,和两边急速退后落满雪的树,那感觉终身难忘。

回到客栈休息了会,出去和女人们凹了会造型,等客栈的老板娘把羊肉抓饭做好。三点多我们装好行李,离开禾木。这禾木,心想着这辈子已经来了二次,也许不会再来了吧。

开了几公里就开始堵车,原来是有个难度很高的坡,有的车司机水平不高,很难开上去。上一个急转弯,司机高师傅的方向盘,就跟开碰碰车似的360度转着,我们只能在那故作镇定。

吃瓜子,晒太阳,看着书,听着歌,堵着车,却依旧觉得很幸福。下午四点,出禾木的这条雪路。不知何时才能到达白哈巴,也许今晚会在车上睡了?

下车,用挖雪铲在跟越野车顶一样高的雪墙上,挖一个我可以走进去的洞,权当卫生间,让旅伴当一扇门,臀部不小心触到两边的雪,那酸爽啊。

夜晚九点,开了五个多小时,只开了二十多公里。想着前方有一百多辆车陪我们一起堵车,心里很平衡。

车灯照着两边的雪墙,像是要进入一个冰雪王国的大门。手机无服务,听了一路车里的歌。

“出来玩不就是为了受罪么?”深夜十二点,开了八个小时,我们还在这条去往喀纳斯的雪路。司机高师傅打电话给他老婆,说了这么一句。我笑了。

24:40,终于到达喀纳斯,本来的目的地是白哈巴,实在是到达不了。木屋入住,五个女人的房间。有热水有暖气,已经觉得是幸福。

那天早上,

我们爬山去看禾木的日出。

木栈道早已被雪覆盖。

没有过那样的经历,

不会知道,

什么叫雪地“爬”山。

看那一大片图瓦人的小木屋,

和小伙伴们说起,

我在春天站在这里时的样子。

当时在山顶等日出也很冷,

穿着冲锋衣裹着睡袋。

而这冬天,已经穿上了带来的所有衣物。

手套结了冰,手指都不像自己的了。

手脚并用,在已经找不到路的木栈道,

爬上山顶等一个日出。

看阳光一点点照到背后的山头。

雪积的太厚,

那匹马似乎都看不到了。

同一个地方,禾木河。

雪天,晴天。

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也不要问我,

为什么你去的地方都会那么美,

因为看风景的眼睛和心情,

都是不同的。

在山顶往下望,

图瓦族的小村庄,

被雪覆盖了的屋顶。

原来的禾木河,

已经被雪盖成了一条小溪,

弯弯曲曲的线条,

藏蓝色的溪水流向何方?

冬日暖阳。

整个禾木村,

像一个堆满了奶油的大蛋糕。

我身后,

是禾木我们住过的小木屋。

一直记得,

那条通往室外卫生间的雪路,

在月光下的样子。

静静的禾木河,

天晴了,

寂静的雪,

停了。

DAY6 喀纳斯--北屯

早上九点,喀纳斯木屋里老板娘熬的一晚白粥,暖暖的幸福。有时候,幸福只是一碗白粥而已。

走路去小河边看雪蘑菇,手脚冰凉,站在那些巨大的鹅卵石上,很滑,三脚架也不好架。喀纳斯河里的水升腾着雾气,仙境一般。日出后,太阳把那几座雪山都照红了。

爬到一个山顶,俯视喀纳斯山庄,炊烟袅袅。山顶上有单独的一个小木屋,喜欢这样的安静气氛,想起了那本在看的书《瓦尔登湖》。

极冷的时候,看到手机里一句想念,心想着,这世间,总有一些人,在你心快要结冰的时候,给你一些细微的温暖。就像喀纳斯阳光下的雪地,闪耀的那些微光。

午饭后告别喀纳斯,阳光暖暖的,在车里看书,读到一句:和浩茫无际、连我们的仪器都测量不出其直径有多大的宇宙相比,在这个星球上居住的两个人,哪怕隔的再远,又能有多远呢?

于是我想起远方的你,我们并不遥远,是么?只是想念的那根线,绷的有一些紧。

阳光在铺满奶油般的雪山上面刺眼着,出喀纳斯的路,又一次堵车。风吹雪把山坡吹出纹理,像白色的沙漠。我闭上眼睛,世界依旧暖白一片。

你看到过雪花的形状么?它们微小的落在我相机黑色的屏幕上,一个个开着六角形多边形的花朵,于是我知道了它为什么叫做雪花。雪花,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词。

夕阳时分,雪地是粉红的。淡淡的粉红衬着淡淡的粉蓝,大自然创造的颜色。

lily在微信群说:“我们最幸运,跟着吴师傅,他用有限的食材,作出可口的饭菜;他用超群的驾驶技术,带我们度过险境;他用热心肠,让我们一车人充满暖意。除此之外,他还告诉我们新疆哪里好吃,哪里好玩。感动禾木,2016,我们一车人投票给吴师傅。”

我们一起感动着。

“新闻说新疆阿勒泰地区连降十四日大雪,人在其中行走如蛙泳,恰巧,女神在那里穿行,我问及风险系数,她回了句:遇到什么是什么。

遇到什么是什么。这是人生的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境界。

所以她说,风吹雪可以达到三米,再不走就要被埋时,加了个偷笑的Q表情;说用铲子在路边雪墙挖个卫生间,屁股踫到雪那个酸爽;发个地址,说,如果我在这没信号了,记得到这里从雪里挖我出来;

这是种姿态。

于是,我感觉自己在那里,白雪掩映着的豁达。”

在微信里看到,朋友写的关于我的感叹。微笑了。

窗外一片漆黑,摇下车窗,漫天星空。想着我都这么老了,心底依旧残存着很多的浪漫,看花海,看星空,看夕阳,这些年,入了眼的景色,都进了心里。

路过布尔津,夜晚,让我想起不久前的满洲里的景象。赶路去北屯,深夜才到达,一桌川菜,几瓶啤酒,甚好。

岸边的鹅卵石,

已经不是独立的雪蘑菇,

而是像一锅蒸过了摊在一起的雪馒头。


踩在石块上拍照,

根本无法架三脚架。

等阳光照到雪山顶的粉红色。


这个早晨极冷,

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

一会儿就自动关机了。

爬到半山腰,

阳光还没有照进村子。

看到各家各户炊烟袅袅升起,

肚子咕咕在叫。

似乎在北方,

因为冷,特别容易饿。

有阳光的中午,

雪地一点都不冷。

最冷的时候,

是日出时分。

一只小狗在初升的阳光里,

雪地闪闪发光。

我们在喀纳斯湖,

看着这仙境似的地方,

想着水怪会是什么样子?

喀纳斯湖畔,

湖边的石块上堆满了雪。

湖面升腾着烟雾,

如梦似幻的场景。

没有几个游客,

雪地都没有人被踩过,

一大片的平地上是树影。

很多时候,

没有脚印的地儿都不敢走,

据说万一是个沟,

踩下去人就不见了。

喀纳斯湖水升腾着热气,

我一身红衣,

看着这美到无语的一切。

半山坡上的独立的一所小木屋,

惹我羡慕嫉妒。

想起《瓦尔登湖》那些场景,

那些描写独居的生活。

阳光投在雪地,

有深深浅浅的影子。

就如他的话语,

在我心里,

深深浅浅的痕迹。

DAY7 北屯--可可托海--富蕴县

出发,依旧在路上,今天的目的地是可可托海。可可托海是中国温度最低的地方,超过漠河的温度,最低温度达到零下51度°

茫茫戈壁,路直直的向前延伸。有时候,在这样的地方,忽然觉得孤独的不可抑制。

2015年十一假期,我在新疆可可托海,拍下醉人的秋色。时隔100天,期间我去了伊朗,东北,呼伦贝尔,转了一圈又回到这里,是个冬天。曾经踩过的木栈道,堆满了没过膝盖的雪。我走了我们一起走过的桥,看过的白桦林。可是河流已经看不到,变成了雪地。

触景生情的想念秋天的那些小伙伴,那些一起渡过的时光,只剩下一些有趣的细节。可可托海还是深秋的时候最美,难怪冬天一个游客都没有,还不用门票。

这戈壁中的216国道,

留下过,

我无数的身影。

冬天的可可托海:

100天前的秋天,

可可托海,

我曾拍下这些:

DAY8 富蕴县--五彩滩--乌鲁木齐

今天预计一天在路上,但我最喜欢,在路上。

抹黑早起,想在路上看一个日出。零下二十五度,戈壁滩的日出,用保温杯里的热水,洒成一朵属于我的蘑菇云。极热的水遇见极冷的温度,水就变成了雪落下。

我们在公路上拍合影,嘻嘻哈哈的笑。每一辆越野车和司机师傅合影留念,这一路大家都很熟悉了。每一个今天,都会变成以后的“从前”。

因为一些小事,五彩滩没有进去。但我们在路上玩了许久。走进戈壁。小伙伴把相机放在地上,把一颗红柳排成了类似胡杨的壮美,把我惹笑了。

回到乌鲁木齐,回到人间。

在零下二十六度,

我曾向天空,

洒出一瓶热水。

看它们,

变成雪落下。

你们也用相机,

留下我在冬天的样子。

有你们,

一起笑,

一起闹。

DAY9 乌鲁木齐--上海

梦都有醒来的时候,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因为大雾,乌鲁木齐机场有七十多架飞机滞留,二十多架飞机取消。我在机场等着起飞,看着地上飞机划出的曲线,心里竟无端的很悲伤。

这一年,看了北疆的深秋,南疆喀什,又来了北疆的严冬。这一块神奇的土地,已经有了情结,如何走出?

再见,北疆的雪。

个人微信公众平台--旅行日志,搜素:bainian02

个人微信:bainian01

欢迎旅行摄影爱好者交流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喀纳斯2071
【北疆】阿勒泰的冬季,飘着寂静的雪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点评成金

1条点评被设置为精华

头条上榜

1篇游记被推荐至头条

喀纳斯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喀纳斯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喀纳斯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喀纳斯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布尔津旅游快速入口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