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7.07.03

2017年三月一个人的尼泊尔ACT徒步9

天数:15 天 时间:3 月 人均:9000 元 和谁:一个人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美食,徒步

推荐住宿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7-07-03 20:33

D12 3月23日


车票上写的出发时间是七点,但出租车司机和客栈老板都说真正的出发时间是七点半。好吧,相信他们吧。于是七点钟从客栈出发前往大巴车站。Tourist Bus车站离湖滨区不是太远,一会儿就到了。


这车站的简陋有些出人意料,就是一个大院子,地面仅仅是泥地面。今天是晴天,情况还好,如果是雨天,恐怕这地面很难下脚。似乎去加德满都的大巴有很多不同的公司经营,因为大巴的车身上刷着不同的颜色和名字。出租车司机直接帮我找到我的大巴。司机核对了我的车票后,帮我把大包放在了行李箱里,告诉我七点半出发。院子里有当地人托着个大盘子卖那种像馕一样的面包。远远地看了一下,觉得实在没什么食欲。


大巴还算准时地从车站出发了。博卡拉不愧算是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了,因为大巴开了好久才真正开出了城市。当中还不停有人上车。然后就是在路况极其差劲的两车道的路面上漫长的行驶,因为路况差,再加上只有两根车道,碰上特别慢的卡车,大家伙只能跟在后面慢慢腾。有急性子的司机野蛮超车,好几次差点酿成车祸。途中,司机有好几次停车,更是延长了路途上的时间。


就在快要到达加德满都谷地的时候,我发现路况变得极其有趣了:因为路面是在山道上蜿蜒向上,而旁边就是百米悬崖。如果车辆在这里翻下悬崖,绝无生还的可能性。路面上的车辆行驶得极为缓慢,这是原因之一;此外,爬坡的卡车慢腾腾地占据一个方向的车道,所有的车辆由于路况所限只能跟在后面;最后,就在要进入加德满都城区的十几公里处正在修路。于是,这最后的二三十公里竟然开了近三个小时。简直要崩溃了。


这落后如斯的国家。


大巴进入加都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拿了行李,招呼了辆出租车,还是去了之前住的Ambassador Garden Home,毕竟熟悉了而且感觉还不错。没想到,进门就碰了个钉子:之前接触的那位经理人不在,我对接待我的这个小伙子说了我之前入住的价格,他死活不信(看来之前那价格确实低),然后又找了个经理来,想要说服我那个价格是不对的。我一生气,拎起背包说,“既然不信我的话,我只能换一家了。”经理赶紧把我拦下,答应继续给我之前的价格。不知道是不是暗中对我还是有些恼火,最后给我安排了最高层(5楼)的房间,而不是我希望的之前住的二楼的房间。


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但5楼的房间确实差些,没有了闹中取静的优点,周遭吵闹的声音纷纷传了进来。


爱谁是谁


2017年6月3日


D13 3月24日


今天的目的地是巴克塔普尔。Ambassador Garden Home的门口就有出租车在候客。用《LP》上的价格和司机讨价还价了两句,他也就很快接受了(1600卢比来回,他在巴克塔普尔等我)。


穿过加都市中心的时候,经过了一些尼泊尔政府机构的建筑。司机简单地介绍了两句,我也完全没兴趣停车,请他直奔巴克塔普尔。去巴克塔普尔的路较加都谷地的其它路更宽,路况也好。司机说是日本援建的。不过一路过去,路边都是房屋,似乎巴克塔普尔也完全融入了大加德满都城市圈。


快到巴克塔普尔景区的时候,经过了一所学校。似乎正是上学的时间,路边有很多身着校服的当地学生。要说尼泊尔虽然是个不发达国家,但学生们的校服看起来都很漂亮,让学生们也显得很精神。


到了景区门口,和司机约定回来的大致时间,便向景区走去。中国网友的攻略里说巴克塔普尔对中国人免费,但这个信息过时了。景区对中国人收费,只是票价折半。售票处周围有本地人用明显不太熟练的汉语问我是否要中文导游。我一开始明确拒绝了,后来走进景区,发现《LP》上的地图不怎么好用,有点找不到方向,于是又走回门口,请了一位导游。


按照他的说法,50RMB一个半小时的导游。50RMB的价格完全可以接受(之前有另一位给了30RMB的价格,但回去找他没找到),不过导游的水平也就是差强人意了。首先,他的汉语水平很一般(据他自己说是自学的,如果属实,其实也挺牛B的),介绍那些寺庙的时候,很明显词汇不够用;其次,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中国导游或游客的“恶习”沾染了他,他很喜欢纠缠那些色情雕饰,然后喜欢用“求子”之类的词汇,显然对如何用中文真正介绍印度教的神庙缺乏培训;第三,说是说一个半小时,但他只带我在王宫和塔乌玛蒂广场附近转悠,并且用了很多精力想吸引我去他的店里买菩提子手钏之类的东西,而压根不提巴克塔普尔的另一大看点--塔丘帕街旧城广场,可能是因为那里相距较远,而他也拿不到什么额外的好处。


话又说回来,让他带着在王宫和塔乌玛蒂广场附近转了一圈之后,我的方向感明显好了很多,再看《LP》上的地图也轻松了很多。巴克塔普尔在2015年的地震中损毁严重,杜巴广场上的很多建筑已经接近完全倒塌,不过王宫保存尚好,包括那著名的金门,以及后院的塔莱珠神庙(只允许印度教教徒入内)。王宫门前的那根布彭德拉·马拉国王柱保存得似乎也还完好,至少国王的雕像还四平八稳地坐在柱子的顶端。


巴克塔普尔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塔乌玛蒂广场的尼亚塔波拉神庙。如《LP》里介绍的,它是尼泊尔最高的神庙。正门的台阶高且陡(当然和柬埔寨的小吴哥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台阶两边对称地放置了守卫石像(乍看之下,很像是中国皇帝陵寝神道旁边的守卫石像),看起来充满了神秘力量。神庙的上上下下有很多当地学生逗留闲逛,对游客们拍照的请求基本来之不拒。这倒确实是加都谷地里几个老城里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看完了杜巴广场和塔乌玛蒂广场,导游又把我带到所谓的陶器广场看了看。陶器广场其实没什么看头,正如它的名字所显现的,就是集中了些做陶器的商家,再加上也许有些历史了。但粗看之下,未感觉此地陶器的做工有什么出类拔萃与众不同的地方。之后,又被导游带去了售票处附近的一个吃酸奶的小店,领略《LP》上所谓的“酸奶之王”。不知道是不是导游带我去了家“假的”酸奶店,一吃之下感觉盛名难付,至少比我在藏区吃过的酸奶要差。吃完酸奶,就被导游忽悠到他的店里去看菩提子手钏了。老实说,我是有买菩提子手钏的打算,但没想过立马就买,总归要货比三家。付了50RMB服务费给导游,婉拒了他的店,我按照《LP》上的地图指引,向塔丘帕街旧城广场走去。



塔丘帕街旧城广场离塔乌玛蒂广场稍微有点远,大约是五、六百米的距离。这一路走过去道路两边有很多商店,有针对游客的,也有针对本地人的,总之是相当地热闹。广场上一东一西各有一座看起来保存尚为完好的庙,西边的这座较小,名为比姆森庙(供奉的是商业之神比姆森),东边那座较大,据说供奉的是梵天、毗湿奴和湿婆三位一体的神Dattatreya,内殿也仅仅允许印度教徒入内。神庙的四周同样装饰有色情画面的木雕。性,到底在印度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位?这真让人好奇。


塔乌玛蒂广场四周还有些木雕商店,看的出来,中国游客是主要的目标客户,因为门口都有硕大的中文招牌。我本有心一观,考虑到手里的余钱不多了而通常这样的商店价格都不会太便宜,还是放弃了。


走回到售票处,找到来时的车辆和司机,坐他的车回泰米尔区。回去的路有些堵,在几个稍大些的路口,几个方向的车辆都互不想让,几乎就要把整个路况堵死了。而这种情形下,也没看见尼泊尔的警察出来指挥交通。


回到Ambassador Garden Home休息了一会儿,发现时间尚早,于是决定再走去加都的杜巴广场逛逛,毕竟这一路既可去到那些闻名世界的建筑面前一观,亦可一路领略尼泊尔人的市井生活。重要的是,我对这一路已经很有方向感了,完全不需要再问哪怕一次路。


再次走回杜巴广场,今天的时间比刚到尼泊尔的时候充裕一些,可以细细地走一下杜巴广场上的那些建筑。然而,由于地震中受损,前王宫始终不开放。另外的一些建筑要么不开放,要么也是接近于废墟。只有嘉格纳特神庙(屋檐四周也满是情色的木雕,刻画得相当细致)和旁边的因陀罗神庙保存得尚属完整。


在杜巴广场悠闲地逛到夜幕低垂,然后又沿着先前过来的路走回泰米尔区。当中经过一家卖音乐CD的店,进去看了看,和老板乱侃了几句,然后用900卢比的价格买了三张尼泊尔本土音乐的CD。那些CD看起来都是盗版的,因为包装和印刷略显简陋(也许尼泊尔的制作水平就是这样)。要说真是“远观不如亵玩”,音乐似乎也是同样道理。那些尼泊尔当地的音乐驻足听一会,感觉轻巧空灵。可是这三张CD买回家后,有一张几乎是一遍都没办法完整听下来,因为那配乐和节奏实在是,很难描述地让人感觉不惬意。


又走回到上次在加都感觉不错的那家餐厅吃饭(饭店里的伙计居然还记得我这张脸,热情地招呼我),可是竟然感觉做饭的水准似乎大为下降。


难道,我已厌倦了尼泊尔?


爱谁是谁

2017年6月13日


D14 3月25日


今天是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了,或者,按照实际情况应该是最后半天了,因为吃过午饭差不多就要去机场赶那趟回昆明的航班了。


我没打算用睡懒觉打发这半天的时间,依然想用步行的方式再去杜巴广场走走。走在看似熟悉但依然陌生的加都街头,发现今天似乎又是尼泊尔印度教的某个节日,因为,在某个不知名的神庙前,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尼泊尔大妈席地而坐,而前面的一个小舞台上放满了音响设备,还有工作人员在上面调试。等到走到杜巴广场的时候,发现真是不得了,广场上挤满了人群。而且那些人群都不是平常的穿着,而是盛装打扮,很多人还举着旗帜或拿着乐器。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是散乱地站立,而是排成了长队,而长队里竟然还有很多花车。他们列成长队,似乎是要敲锣打鼓地完全仪式化地依次走过王宫。队伍中的绝大部分成员为女性,但年龄不一,估计从十几岁到六七十岁的都有,她们明显都经过了精心的装扮,印度教的卐在她们的旗帜上或者手里的装饰物上到处可见。


我赶紧翻看了一下《LP》,以为我之前阅读的时候错过了某个重要的宗教节日。但《LP》上对今天的节日也毫无记述。我找了一位正在广场上负责义务献血的老者询问,结果他一开始以为我要献血,一阵小激动。等弄清楚我的来意之后,只能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告诉我他也不知道。然后,我又在等待的长队中找了一位我感觉英语应该不错的年轻姑娘询问,结果她告诉我说,今天的节日是Rani Sati,接着用英语告诉我,这个节日是25年一次(真的么??)。后来,我回到客栈,告诉客栈的值班经理我在杜巴广场看到的盛况,他先是表示:“尼泊尔宗教很多,应该不是印度教的节日(他本人是印度教徒)”,在我十分肯定地告诉他就是印度教的节日以及Rani Sati之后,他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表示对此一无所知。天啦湿婆啊,印度教到底有多少个神,多少个节日,连一个本地的印度教徒都对这样一个盛大的节日一无所知。于是我又用中文搜索引擎试着找寻答案,但印度教毕竟对中国人而言是比较陌生的宗教。搜索引擎里找到的英文页面提供的信息表示,Rani Sati似乎是一位最初名叫Sati的印度教圣母,但其人应该是印度人,而非尼泊尔人。至于尼泊尔人为何也为这位圣母庆祝,看起来似乎不是简单地用下搜索引擎就能找到答案。


整个花车游行持续到将近十一点。在所有的花车和人群都过去以后,我又花了点时间再逛了逛杜巴广场,包括之前根本没来的及看的库玛丽神庙,也就是所谓的处女神神庙。我当然无意一定要看到库玛丽女神的真容,但库玛丽神庙整个建筑的压抑让我倍感不适,更不要说读到书中关于“库玛丽女神看似高贵,但从女神位上退下来之后的生活大多不幸”的描述。只能感叹,宗教的某些方面也许就是我这种凡人不可描述和不可理解的。


走回到Ambassador Garden Home客栈,在门口的超市里逛了逛,看见有尼泊尔本地产的咖啡粉,于是买了两袋犒劳自己这个还算还喝咖啡的人(客观地讲,这个咖啡的味道还不错,有点像是云南丽江的小粒咖啡)。然后进客栈打包结账,在门口拦了个车直奔机场。要说出租车司机真的是每一个城市乃至国家的一扇门面或者一扇窗,这辆车的这位司机有点像是传说中的皇城根脚下的司机,特能侃,从尼泊尔目前的经济形势侃到中尼关系,然后是朝鲜半岛局势到整个东亚的安全形势,关键是,他的英语还真算不错,尤其是考虑到他只是个出租车司机,一些关键词语都能准确无误地运用出来。当中,他还问了我一句:你不会嫌我太能说吧?我呵呵一笑。到了机场,我先是给了他约定的价钱,另外又拿了200卢比给他,说:谢谢你这一路的演说。



由于到的那天是下雨的晚上,因此今天离别的时候才能将加都机场的面容看个真切。想像得到的简陋。门口有持枪的安全人员站岗(不知道什么原因,内战结束后,尼泊尔的安全形势还算可以)。办完值机手续,本来想逛逛这个机场,稍微走出去两步,发现没什么逛的,于是决定入内候机。


候机室是到的那个晚上看见的那一排平房。由于乘客较多,显得有些乱和拥挤。昆明过来的前序航班晚到了二十分钟左右。这并不让人惊奇,让人惊奇的是,东航的工作人员竟然在登机口另外设置了一道爆炸物检测程序(是不相信尼泊尔人安检的专业性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因此登机耗时较长。好在乘客们都很配合,还是很顺利地完成了登机。


坐定之后,我又问空姐关于眺望珠峰的问题。空姐回答说:应该能看到,但距离较远,看不清楚。果然,起飞后二十分钟左右,在飞机的左侧很远处,能看见一堆山峰刺破云层傲立与天地间。我不是很肯定那就是珠峰和它附近那些七八千米的山峰群,毕竟,从来没上去过,只是在它的北侧大本营仰视了一下而已。



而现在,虽然我的海拔高于它,但依然感觉是在仰视。也许,我仰视的不仅仅是那座山峰,而是自然,和造物主。


爱谁是谁


2017年6月13日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尼泊尔874
2017年三月一个人的尼泊尔ACT徒步9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点评成金

1条点评被设置为精华

尼泊尔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尼泊尔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尼泊尔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尼泊尔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