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5.12.28

【青岛、济南】 掠影——旧物,与新事。旧人,与新情。

天数:5 天 时间:10 月 人均:2000 元 和谁:和父母
玩法:自由行,摄影,人文,穷游,火车

发表于 2015-11-23 17:20

2012年,游历青岛济南

时隔3年,翻看旧照,当时的单纯愉悦已损耗殆尽,徒留下如今的感慨万千。

旧物,与新事。旧人,与新情。

便罢有一腔言语,待于人知。

青岛


青岛火车站

青岛站位于市南区泰安路,始建于1899年,是一座饱经沧桑的百年老站。“

与许多器宇轩昂的火车站不同,作为中西建筑风格联姻的产物,青岛火车站的建筑风格是德国文艺复兴风格。

说起文艺复兴,欧洲的几位复兴先驱不禁出现在脑海——

我想起了但丁《神曲》中的一节诗:”你随我来,让人们去议论吧,要像竖塔一般,任凭狂风呼啸,塔顶都永远岿然不动。“在现实生活中,大抵很难做到如此心境开明。你无法避免地要受到他人的非难,排挤,诽谤。但在此之外,你也定能收获友善,真挚和感动。

想起了美国丹布朗的著作《达芬奇密码》。现在已经不会再对这样的书感兴趣,当时去读这样的书的初衷也早已忘却。只是到如今也依然记得那个信徒,他不断地鞭笞着自己,用皮鞭将自己的身体抽得血肉模糊,只是忠于自己也并不十分确信的信仰。你会为很多事情着迷,而你找不出原因也无可厚非。很多事情都没有什么道理。

也想起了大学时,曾选修美学,曾因为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同同学各持观点。老师问:”你们觉得蒙娜丽莎美在哪里?“众说纷纭,也无非是微微抿起的嘴角,流淌着一丝悲伤地柔和的双眼,垂顺的长发,和若隐若现的乳沟。我则反之:“我不觉她有任何美感可言,她甚至连眉毛也没有。从她的表情也感受不到友善,她的似笑非笑反而显得阴鸷。”其实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真的不在一个频道。也无须过分拉拢使得他人理解甚至接纳,只需要自守清心。当你长大以后,你就会明白,其实很多事情,真的不必讲得让别人很清楚。

青岛海底世界

海洋,庞大,深邃,包罗万象。

从小我们就听着一句话长大:“你的胸襟要比海洋更广阔。”小学时,背出这一句名言,或是在作文中引用,都会受到表扬。然而事实上,这句话,也的确只适合发发豪言,或者在文字中表表壮意。一个人的心狂野时,可侵吞所有。而有时候,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多一点也无法容纳。

在爱情里,私心尤甚。虽然彼此都知道应留存一定的个人空间,却依然无法把持好度。恨不能拥有你的全部。

我想起了他。想起了曾看过的《匆匆那年》。确是“只恨太匆匆”。

海龟张开双臂,似在拥抱。像极了恋爱中的女孩,想要在男孩怀中取暖。爱情的表达,有时候无需激烈,只一个冗长的拥抱,足矣。比甜言蜜语来的直切,比亲吻来的温厚。

自己是一个习惯去拥抱和索要拥抱的人。很多个时刻,都需要那样一个怀抱,承接下所有的不安彷徨,和优思心痛。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止住眼泪的方法,我宁愿只要一个拥抱。

像手指的珊瑚。

眼前又出现雷公嘴的小和尚——齐天大圣孙悟空。想那孙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忍受着风吹雨打,看尽了花开花落、人来人去。难以想象那是何等的寂寞。当他和小牧童对话时,他也慨叹:“已经很久没有人来看过我了。”他渴望能和小牧童多说几句,那调皮的孩子却已经走远了。唐僧解救了他的寂寞,他们出发后借宿的第一站是一个老头儿的家。那老头儿原就是那小牧童。老头一开始没有什么印象,经孙猴子提醒方才想起,而经过了几十年孙猴子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了他?并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只不过是那些年孙猴子过于寂寞,几百年才见了那样一个牧童而已。牧童成了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最鲜明的东西。

我一直也在想,为什么忘不了你。大抵也是因为,你是我脑海中最鲜明的一抹吧。经久难衰。

明代宋应星 在《天工开物·珠玉》中如是说:“凡珍珠必产蚌腹……经年最久,乃为至宝”。

这些贝类软体动物在腹中磨合良久,方能绽出珍珠一枚。珍珠好比真情,稀有而难得。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称之为爱情,历经痛苦磨合方有华辉。我虽觉如此,却依然无法承受爱情悲剧。无论是古时流传的经典,还是现时今日自己所面临的爱情的惨淡。纵然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我更青睐悲剧收尾,但还是接受不了现实中爱情的清疏。

以前总是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在那七秒里,想必是这样的流程:向前游吧,看看前面有什么——原来是一只鱼——我有些喜欢他——我爱上了他——我得到了他——我不得不离开他——我忘记了他,向前游去。

如果我是一只鱼,那我大概想在第五秒的时候就死去。那样我还在你怀里,那样我将以死的方式永远地拥有你。可是,我没有那样的幸运,我最终搁浅在第六秒,虽已离开,情却不息,至死也不肯忘却你分毫。

像刺猬一样的水生动物。

温岚的歌,《刺猬》。歌词尤能代表某种心境。

“一个人该怎么办
像是刺猬般防范
伪装的勇敢
不轻易让你看穿
我以为可以很坦然
面对分开时不觉得伤感
然而将灯关上 一片无声黑暗
心痛的大声呼喊
我想我没那么坚强”

爱你时,我拔去了所有的刺,只剩下了柔软。却遭遇你的尖锐,痛敌难挡。

水母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华丽的人生,肆意,纯然。

它们轻灵地扭转着身子,根本无法体会一个人被困于情感枷锁中的挣扎与无奈。

鱼儿是不是就这样每天仰望着苍穹与苍生。他们会不会羡慕水面之上的繁华,却不知人类羡慕水面之下的清透。

青岛葡萄酒博物馆


一直很喜欢透明的玻璃容器。它们有着脆弱的质地,清朴的内里,洁净的外表。承装进不同的液体后,在灯光之下,甚是华美。其中尤以红酒为胜。不似鲜血腥浓,不似白酒辛辣,不似白水甘冽,不似果汁清甜。迷醉之下自有一番苦涩,能承受,亦能享受。

从前还是不知世事的女孩,只喜欢苹果味的汽水和荔枝味的果汁。内心开始感受情感时,才发觉红酒最能相衬。轻嘬一口,味蕾麻痹,如相思红豆磨成粉尘般的红酒便化作热泪,不知觉爬满眼眶,不断倾泻。

现在家中橱柜里尚有十一瓶红酒,他们或许是我在寂寞时最佳的玩伴。

女人心,最是如灯。你沸腾,它便燃的高亢,你低落,它便灼的焦枯。

【青岛第一海水浴场

初到海边,心情自是激动万分。深居内陆的孩子,对大海总是有着极深的渴望。

吹着海风,对咸湿的空气并无不适,甚是舒爽。


如果可以,你真的愿意在这里一直静静地站着,看着。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不想。你总要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去放空。

阳光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乘坐游船,在海面上静静地向海的深处没入。逆光看向远方,游船像是朝着太阳驶去,唯有光辉。没有人看得到背后的阴影。

了解一个人,就好像这样的场景:他极力展现的是他的光鲜,隐藏起的是他的秘密。你的双眼一开始被强光照射,看不见分毫阴影,但当你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光线,你便渐渐看清事物的本貌。

我想起前几天做菜时的一些感触,大抵与此意相通,在这里做部分摘要:周末。一节白藕分两半,一半做了桂花蜜藕,一半做了酸辣藕丁。我依然做不出大厨的味道,但却从中得来些许生活的感悟。 一个人诚如一节藕。可以甜腻糯口,可以酸绝辣爽,取决于你的性格。有的人只好甜口,有的人无辣不欢,有的人二者兼得不负美食。甜口好似优点,辣味好似缺点,是一个人嘴里不可或缺的两种味觉,是一个人身上同时存在的矛盾特征。只有优点的人不存在,只有缺点的人不可能有。因为讨厌一个人发火时的辛辣,就可以否认其安静时的甜美?可以接受美食新鲜时散发的迷人芬芳,却不能忍受它经冷漠久置之后的陈腐之气?所以,爱一节藕,既要爱它未经烹饪时的鲜白脆嫩,也要爱它经甜酸苦辣后的变化。若它的变化是为了更好地迎合你的口味,那就更值得被珍惜,而非厌弃。 生活中的秘密,总是从小事中得以发现并渐渐懂悟。希望我们都能发现更好的自己,成长地更为美好。然后,无忧亦无惧。

以前看过这样一句话,用在这里非常贴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它。

所以,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一种爱情,就是看清了她的本貌,依然爱她如初。

只可惜这样的爱情,我们并没有多少可能能拥有,甚至连碰到,也是寥寥。

游船到了第一海水浴场,人很多,声音也很噪杂。没有人再有烦闷,都在海里得以洗刷。我亦如此。

站在这里,再看来时路,又是另一番感觉。

就好像我们常常回顾往昔,当时的苦涩后来变淡去,当时的甜酸依然沁心脾。但还是有那样的一个人,或是一段情,经久难衰。就在你的心里占着那样一个位置,不肯挪让,而你却不具备他的拥有权。他像是磨损着蚌的内腹的珍珠,虽然疼痛,仍不可弃。天知道他会在你的心里留存多久,赖着不肯走。亦或是,无论如何你亦不肯放他走。



【青岛鲁迅公园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这句名言大抵没人会感觉陌生。鲁迅,是小学乃至高中语文课本里的领军人物。他的作品,不乏大家风范、教育意义、文学造诣。其人品,我却不敢妄加评论。从大方面来讲,面对国难,鲁迅一笔堪比利剑,直指封建礼教,魄力非常。从小方面来讲,也正因为他痛恨封建礼教,从而对他那个小脚妻子朱安没得一眼正视。

也是偶然得见一文《朱安 一生欠安》,方才了解了这个女人的爱情悲剧。因感触颇深,特与你们同享。


1、下花轿时,我掉了绣花鞋,是凶兆。

光绪三十二年六月初六,我的大喜之日。

五年后,我又见到他。嶙峋得清冷,而倨傲。

月色凄寒。

盖头久久没掀,灯花大抵瘦了,他坐在太师椅上,翻书,不语。我瞥见墙角的一只蜗牛,一点点向上爬,很慢,仿佛时间。

五年前,父母之命,我便成了周家的媳妇,年底完婚。他是江南水师学堂的学生,书香门第,祖父是京官,犯了错,锒铛入狱,家道也便中落。我家为商,我长他三岁,似是一桩好姻缘。

成亲在即,他却要留洋日本,耽搁婚期。临别,我随周家人送行。他对我说,“你名朱安,家有一女,即是安。”周家无女,从那时起,我就自认是周家的人。让他安心,让家安宁,是我毕生所愿。

我等了五年。等待有朝一日,一路笙歌,他来娶我。

可是,他迟迟不归,杳无音信。

听娘娘(绍兴话,即婆婆,下同)和亲戚说,他成了新派青年,嘱我放脚,进学堂。我四岁缠足,母亲言,好人家的女子都是三寸金莲,大脚丑陋鄙俗,不成体统。今我二十有余,又谈放脚,徒遗笑柄。自古迄今,女子无才便是德,身为女人,开枝散叶,打理家务才是分内之事,读书识字非正业。朱家传统,容不得我挑战。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小女子,旧时代的小女子。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婚礼时往大如船的鞋里塞棉花,没承想,下轿时竟掉了,欲盖弥彰。

墙角蜗牛仍在奋力上爬,夜缓缓地淡了。我想起那年渡口,他对我说,家有一女即是安。彼时的他,举手投足都是文弱书生气,不似如今,棱角分明。我心内有点憎恨起日本来,是日本之行让他改变。我预感到世道变了,只是不知新世道,容不容得下一个我。

洞房花烛夜,彼此默然的一夜。一沉默,就是一辈子。

三天后,他再度离家,去日本了。

2、宣统三年,也就是一九一一年,满清垮台。

我的婚姻,已经走过第五个年头。

先生回国两年来,先后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和绍兴中学堂当教员,现在是绍兴师范学校校长。他从不归家过夜,偶尔行色匆匆地回来,怀抱许多书,我看不懂。他和娘娘说话,说“国民革命”、“中华民国”,大抵是些国事,知我不懂,便不对我说。我沉默地听,寂静地看,他时而激昂,时而悲愤的模样,我很喜欢。他是做大事的人。

我出街,街头巷尾的茶馆都是“革命”的说法,人们好像与从前不大一样。像先生般不束辫的男人多起来,女人也渐渐不裹脚,天下乱了。先生似乎小有名气,路过酒肆药铺,常听闻“周树人”云尔。我是骄傲的,因我是周树人之妻。我亦是疼痛的,守着有名无实的婚姻,枯了华年。

先生是摩登人物,对这新气象,自然是喜悦的。我却是个旧人。贴着“包办婚姻”,迈着三寸金莲,被风云突变的世道裹挟着,颤巍巍地撞进新时代,往哪里走,我不知道。

晌午,我回娘家。

先生去北平了,我不识字,托小弟写封信。


先生树人: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望纳妾。

妻朱安

一九一四年十一月


先生未复,听说动了怒,说我不可理喻,不可救药。

正如下花轿时掉鞋,在他面前,我如履薄冰,却总是弄巧成拙。我是爱他的,甚至允许他纳妾,可他不懂。只有娘娘疼惜我,打理周家上下多年,我不像周家媳妇,更似周家女儿。一九一九年,先生为了事业举家北上赴京,我于是离了这江南水乡,离了娘家。一别,竟是一世。

“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我的人生依附于丈夫,他是大器之才,命运系于国运。我的一生,便在天翻地覆的历史洪流中,颠沛流离,支离破碎。

人生尽处是荒凉。

3、北平只有老鸹憔悴的哀叫,日子里满是干枯的味道。

我们住在二弟周作人处,弟媳信子是日本人,作人留洋日本时“自由恋爱”而结合。她思想进步,又懂写字,深得先生喜爱。来到北平我才知,先生声名竟如此显赫。来访者络绎不绝,有学生,也有大人物。每遇客访我都居于后屋,他应该不想我出面待客。先生由内而外都是革新,只有我是他的一件旧物。

今日我在后屋时,作人走进来。

“大嫂,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我笑了笑,没有答。

“大嫂真是安静之人啊,这么些天都没听你讲过话。”他的声音里有旧日时光的味道。

我想了想,说:“作人,你教我认字吧。”

“好啊!听大哥讲,我只当你顽固不化。既然你追求进步,我断然全力助你。”

他写下八个字:质雅腴润,人淡如菊。“形容大嫂,恰如其分。”

后来,每当先生待客,作人便来后屋教我写字,有时也与我交谈。十几年的婚姻,我心如枯井。作人似是井底微澜,让形容枯槁的时日芳草萋萋。

“大哥现在教育部供职,也在北大教书,不叫周树人,叫鲁迅,是著作等身的大文豪,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袖。

“大嫂,你虽是旧式妇女却不愚钝。你很聪慧,大哥不接受你或是先入为主的偏见,以为婚姻自主就是好。

“事实上,你也看到,信子是我自己选择的妻,她挥霍无度又常歇斯底里,大哥一味崇洋,未免太过激进。

“大哥是成大事之人,历史恰到岔口,所谓时势造英雄,他定会青史垂名。社会规范剧变,总有人成为牺牲品,庞然历史中,小人物的疼痛无足轻重。历史会忘了我们的。”

“……”

斑驳的时光叠叠错错。在北平八道湾的四年,是我人生中唯一的阳光。无论如何冰冷漠然的人,在暗如渊壑的生命里,总有一次,靠近温暖,靠近光明。生是修行,缘是尘路的偈诰,因这来之不易的刹那芳华,我忘记哀伤,忘记幽怨,得你,得全世,得一世安稳。

然而,满地阳光凉了。

作人与先生决裂,因先生偷窥信子沐浴。

人生如纸,时光若刻,凉薄薄凉,夫复何言?

结发十七载,未曾同居,现在竟窥弟媳,大约是为“新”。先生料我不识字,书信从不避我,我于是看到作人递来的绝交书。


鲁迅先生:

我昨天才知道——但过去的事不必再说了。我不是基督徒,却幸而尚能担受得起,也不想责谁——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我以前的蔷薇的梦原来都是虚幻,现在所见的或者才是真的人生。我想订正我的思想,重新入新的生活。以后请不要再到后边院子里来,没有别的话。愿你安心,自重。


先生被迫迁居,临行对我说,留在作人家,或是回绍兴娘家。

我不说话。两行清泪,惊碎长街清冷。他们兄弟二人已然恩断义绝,此地可堪留我?若回绍兴,我便成休妻弃妇,给朱家蒙羞。世人都说先生待我好,谁知我吞下多少形销骨立的荆棘?我一辈子,无论多难,只哭过两次。那是一次。

娘娘心疼,劝先生:“你搬了家,也要人照料,带着她罢。”

先生瞥了我一眼,清冽而凛然。那年渡口,早已物是人非。往事倒影如潮,历历涌上心头。

花自飘零水自流。

4、砖塔胡同六十一号,先生与我的新居。我是欢喜的。兴许这样的独处,可以拯救我。

先生肺病,终日咳得厉害,只能吃流食。我写信给娘家小弟,托他去东昌坊口的咸亨酒铺买盐煮笋和茴香豆,那是先生最爱的小食,寄过来,我磨碎煮进粥里。先生好一点后,我常走十里路去“稻香村”,这间南店北开的糕点铺,自制各式南味糕点,是先生极钟情的。先生恢复得很快,待我亦不似原先淡漠,甚至将我的卧室作为书房,莫不是一种恩赐。

家里又开始宾客如云,我不再避讳。一切向好。

直到,她出现。

高颧骨,短发,皮肤黑,个子很小,标准岭南人长相,说话不会翘舌。先生讲新国文,久居北平,京腔很重,有时纠正她,她便撒娇似的说“讲乜嘢(粤语,即说什么)?”先生笑,眉山目水间的情意展延,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暖。

女孩几乎天天造访,先生比任何时候都快乐。他放心我不识字,日记和书信都放在卧房桌上。我于是知道,女孩叫许广平。她给先生写很多信,浓情蜜意溢于言表。我不明白,大抵又是新人做派。

那日,女孩坐在客厅,我斟茶给她:“许姑娘,喝茶。”岁月如水人如茶,顾盼之间,云烟四起,藏住多少曲折心思。我不过是想提醒她,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无论如何,她是客。

许广平抬眼看我,一个眼睛里灯火闪映的女人,笑容像清晨簇新的阳光。她太年轻了。我已年逾不惑,年华蓦地在眉眼间轻轻凋谢。青春是一阕流光溢彩背后本能的张皇,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可我,不战而屈。

我默默转身回卧房,听闻先生说,“她是我母亲的太太,不是我太太。这是母亲送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负有赡养义务,至于爱情,我并不知。”我的心仿佛被捅了一下,绽出一个血泡,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先生何等睿智,又如此愚钝。我是大家闺秀,是旧式女子,不擅辞令,不懂表白。于我而言,爱是生活,是死生契阔的相依相随,是细水长流的饮食起居。我以为,经年的忍负与牺牲或可换来先生的一抔柔情,没承想,我的深情却是一桩悲剧,我的爱情亦是一场徒劳。世界变了,所有人都只当我是旧中国落伍、无望的一代,谁知我曾不断衡量与丈夫的关系,尝试了解新世界。我终是背负着命运十字架,随波逐流。

外面兀自欢声笑语,许广平说,“这是一场费厄泼赖(英语fair play的音译,即公平竞争)。”我听不懂。恍惚间,满世喧嚣折尽。

5、“三一八惨案”让北平风声鹤唳。手无寸铁的年轻人被段祺瑞政府兵打死,横尸街头。国难当头,无以家为,哀歌响彻北平。先生没日没夜地撰文,烟不离手,身体每况愈下,我心疼他。段政府下通缉令,先生走了,留下一句:“朱安,好生过。”

青灯黄卷度残生,记忆茕茕。一九三六年深秋,日本占了东三省,北平局势紧张,山雨欲来风满楼。许广平寄信给我:“先生逝于十月十九日上午五时二十五分。”展信,泪不可遏。我一辈子流泪只有两次,那是第二次。枯等三十年,他活着,我就还有个盼,如今,阴阳两隔。我是将熄的炭火,他是唯一的余温,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秋雨潇潇,把我心里凄凄的疾风浇得湿漉漉。缘分清浅,怨不得时过境迁。

后来,日本侵华,娘娘仙逝,日子更艰难了。许广平接济我,怀着对失败者的同情,到底是不屑。在她眼里,我不过是“旧社会给鲁迅痛苦的遗产”。历史喧嚣,容不下我。

家徒四壁,一日两餐,只有汤水似的稀粥,就几块酱萝卜。我想起先生的藏书,或可换钱维持生计。先生一生,撰文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个字是关于我,何其悲凉。时间都在他人笔尖上,独独把我遗忘。

午时,数年庭院深深,门可罗雀的家里来了客。

“我们是鲁迅先生的学生,今日听闻您意欲出售先生藏书,特来关嘱您万万不可,鲁迅遗物无价,须妥善保存。请您三思。”

“您是旧时代的人,没有文化,不懂先生作品的价值。先生是民族英雄,是新时代的先驱和领袖,他的遗物一定要保存!”

意气风发的学生慷慨激昂,我推开面前寡淡的米汤,放下筷子,定定地看着他们:“你们只说先生的遗物要保存,我也是鲁迅的遗物,谁来保存我呢?”倚栏愁空怅,恨三千丈,何处话凄凉。

尾声日本投降,北平无战事。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独卧病榻,回望满盘皆输的人生,我看到墙角一只小小的蜗牛。我们是老朋友了,绍兴老家的新婚之夜,也有一只蜗牛陪我捱过。它那么努力地从墙底一厘一厘往上爬,像我一样,爬得虽慢,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可我现在没力气了,我待先生再好,也是枉然。我们这些时代波涛中的小角色,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生存便已是一种枉然。

过往的岁月教会我,人的一生中有一个字,冷,彻骨的冷。所以我会在星稀的冬夜,点一堆火,慢慢想你。想起风陵渡口初相逢,那个清癯疏淡的少年对我说,你名朱安,家有一女,即是安。

就是这样的一只蜗牛,朱安一生犹在枯井。从没有爱情之水滋润,鲁迅的冷然还时常填土。她的一生,悲凉如许,竟让我觉得,即使自己的感情最后分崩离析,亦好过于她从未得到。

【青岛水准零点】

度娘如是说——位于青岛市东海中路银海大世界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准零点”,是国内唯一的水准零点。在观赏海湾美景的同时,可以浏览世界水准原点集粹和海洋、大地、山川科普知识,享受"高度从这里开始"的体验。

很多人在这里挂了同心锁,爱情是否得以保障,我不得而知,但那些关于爱情的美好的希冀,依然让人感动。

被伤害过,依然能相信爱。这也便是一种勇敢吧。


【青岛——傍晚海滨】

回程见到了许多军舰,在晚风拂动下,更显海洋的原始力量。

船行海中,那姿态自由而孤独。

这样的船冷硬非常,不似在波心中荡漾的小船儿,海也不似康桥下的柔波。“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徐志摩如此痴恋林徽因,那如莲花般清静的美人儿却理智得紧。纵然有万般情怀,也决然不愿或不甘于此。徐志摩后来虽然有了妖娆的陆小曼,可还是奔赴林徽因的演讲,并在那一场义无反顾的奔赴中丧生,从此陨落诗坛。这样的壮烈,大概是道义上的活该,却是情感上的珍贵。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所以我不怕前方,只怕没有你。

现在,我干脆也不再害怕没有你,因为身边确已没有你。

金岳霖一生痴情,为林徽因终身不娶。这在文学史上是佳话,在情感史上是表率。我无论如何是做不到金岳霖的孤独向爱,我大抵还是会爱着你,而虚情假意地与他人进入婚姻。这种卑劣的行迹,也唯有贤惠孝顺的行为来弥补。

夕阳里,波浪渐平,海面微澜。

在这样的情境里,听听自己的心声,大抵能对自己坦诚。当你对别人倾诉,多多少少仍有所保留,但对自己,多多少少应该诚挚。

在海边寻一处小店,在余晖中看海景,喝奶茶。惬意非常。

附近便有很多海鲜小馆。随意入座,清凉的鲜榨啤酒,伴着辣爆蛤蜊、清蒸螃蟹、油浸蛏子等令人口水直流的海鲜,生活的美好程度会让你忘却所有。

这时候方能对海子的”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感知一二。

对于海子的自杀,我没有那么多的不解。反而有一种至深的理解。文字是最能打探到你内心深处秘密的东西,当海子充满着美好的希冀为我们写下这些阳光灿烂的句子时,他梦想中的美好势必与冷然的现实相对立,这本身就是一种绝望。而海子本身的性格也偏向悲观,重压之下无非是反抗或逃避。年轻的海子选择了逃避,且一逃避就避去了所有。

我们无法想象海子卧在轨上的内心表露,但他向死而去时的毅然决然是他个人意志的体现。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我们只需读他的诗,相信美好,然后由衷地热爱生活。何必去计较诗人的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那不过是你吃两碗牛肉面、转一个弯、发一会儿呆就忘却的事情。


【青岛五四广场

【青岛八大关

对于青岛,流连忘返之地除了海边,便是很有感觉的八大关。

(八大关是最能体现青岛"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特点的风景区。实际上一共有“十关”,分别是:宁武关、紫荆关、韶关、函谷关、嘉峪关、武胜关、居庸关、临淮关、正阳关、山海关。这些马路纵横交错,形成一个方圆数里的风景区。八大关有众多以各国风格建筑的别墅区,集中了表现俄式、英式、法式、德式、美式、丹麦式、希腊式、西班牙式、瑞士式、日本式等20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因而也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称。)

无论是初春、盛夏、深秋还是隆冬,八大关都是新婚恋人们的首选婚照拍摄地。且不论当地人,外地人旅行拍照的很多都集聚于此。确实一步一景。尤其各种风格的墙面,怎么拍都很带感。


【青岛花石楼

花石楼是八大关中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物。是欧洲古城堡式建筑风格。现在的很多花园洋房外观与此类似,但不再采用滑石。

这样的一个壁炉,出现在很多部经典的电影当中。总能让人联想到穿着围裙的少女,在风雪里走了很久,发现了一座荒弃的城堡,于是走了进去。壁炉里还有着没有燃尽的木柴,少女找到了一根火柴,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把火柴擦燃,点起壁炉里的木柴,光一下子充盈进屋子,房子变得亮堂堂的,少女坐在火炉旁,烤着冻得通红的小手。

父辈们的爱情,是我们最早看在眼里的爱情。年岁稍长,我们开始感受到父辈们之间的心照不宣。——很多个时候,妈妈买了菜回来:土豆、西红柿、青椒。不一会儿,爸爸也提着一些菜回来:土豆、西红柿、青椒。个数也差不多。这是默契。

——每一年,到爸爸生日,妈妈总会提前备好饭菜,或是让我定个蛋糕,或是邀约两人共同的同学下馆子。这是关切。

——有一天,我无意间说起他们结婚已经25年了,属于银婚,爸爸想起平日里妈妈开玩笑的话”一穷二白就跟着他走了“,便买了戒指和项链,把新婚时的遗憾弥补上。这是承诺。

——虽也常见争吵,两人脸红脖子粗,甚至恶语相向。但过一会儿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是体谅。

还有很多很多个时刻,我看到了责任、照顾、抚慰、支持……还有相濡以沫。
现如今,竟羡慕起父辈们的平淡相守,而对于自己激烈的释放后相忘于江湖的结局沉痛不息。

花石楼的后院别有洞庭。从这里看海景,视角独特。



【青岛第二海水浴场

戏水的人很多,海水清凉,像小手抚摸脚底。

你很容易就会做出拥抱大海的姿态。当你眼中只有一片汪洋时,这片海域便只属于你一个人,只听你的心事。可能对着大海低低倾诉,那些无法寄出的思念才能跟随波浪一起纵情的汹涌。


【青岛崂山

对于爬山,我本能的有一种抵制。但却喜欢“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视角。但凡你的喜欢超过了厌恶,你便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纵然刀山火海。

崂山上的石头,都是一颗又一颗巨大的鹅卵石。表面光洁,内里柔和。没有了那些令人生畏的尖刺。如同一个芳心已开的少女,只让你触得到她内心的温软,而甘愿为你藏起所有的尖锐。这样的女孩最是值得被珍惜,她的改变或是妥协,都在迎合着你,体贴着你。

面对你,我也是这样的一块鹅卵石吧。挝回来的尖刺深深地扎进我的皮肤,刺入骨髓,我依然忍得住。

因着一座桥,天堑变通途。


往你内心的路,是否有这样的桥。让我走得通。


这块石头有些像《红楼梦》中的那一块。

说起《红楼梦》很为惭愧。书读了几遍,从没有一次真正看到过结局。林黛玉香消玉殒,那梦便全然断了。再无法读下去。

作为悲情女一号,开篇便已心载沉痛。被接入贾府,“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虽是姐妹众多,却没个真心真意的,“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好在有个宝玉,始终陪伴。偶有斗嘴置气,却并不妨碍。情便由心生。礼教之下,唯有“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若谈礼教,又岂止于此?终是不能与宝玉相守。惊闻宝玉须娶宝钗,“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

进而“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还能为谁?满心的欢喜与愁怨只系在宝玉身。怎奈何“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红泪倾泻,朱颜苍碎,遂一病不起。“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这头黛玉心痛难当,那头宝玉蒙在鼓里头喜不自禁,尚不知“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盖头掀起,心惊不已,急寻黛玉。那可人儿却已然灰烬。

我真的没有办法再读下去。只是粗略的知道,最后的结局是树倒湖松散,一切覆灭。

黛玉死前的那句:“宝玉,宝玉,你……好……”听来多是“你好狠”。我却不敢苟同,而理解为:你好生过。

下山时乘坐缆车。中国人真的很多。



济南

【济南趵突泉】

提到济南,你恐怕脑海中首先出现的不是趵突泉,而是一句电视剧台词:“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容嬷嬷吗?”然后还会想起尔康那张开的鼻孔,永琪动怒时一高一低的眉毛,和小燕子的“我擦”、“我擦”。已然被成功洗脑。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誓死捍卫爱情的语言,最早是在紫薇的口中听到。这样富有才情的女子,放到现代也颇具魅力。只是可惜,人心浮躁,纵然诗情画意,也比不过化妆品。

金桂花在很远的地方便能闻到,细闻却没有什么香气。是不是越靠近,越容易看不清真相,听不进事实?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身边正好有桂花茶。又置身于三年前的花香之中,烦忧也了却。

【济南——其他】

美食街里有很多诱人的美食,作为旅途劳累的犒赏,再合适不过了。

成年以后,我们开始喜欢面具。尤其在悲伤肆意之时,最受不得他人的怜悯,而更愿意戴上笑脸面具。眼泪在面具后模糊不堪。

我不知道旅行于他人的意义,但于我,总是能让我发掘更多自我的隐秘,从内心的崩塌释然到最后的豁达。我知道自己总容易沉湎悲伤,也被过往过分拉扯无从挣脱。现在我不再挣扎了,只管前行。

是的,只管前行。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青岛6311
【青岛、济南】 掠影——旧物,与新事。旧人,与新情。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行走四方

发表10条优质景点点评(60字以上并配3张图),系统自动授予

点评成金

1条点评被设置为精华

青岛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青岛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青岛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青岛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山东旅游快速入口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