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5.08.14

中法两国轮滑爱好者的友谊之旅-记2015轮滑365公里环青海湖活动

Johnxuxu

普通用户  54篇游记

天数:7 天 时间:7 月 人均:4000 元 和谁:和朋友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青海湖
鸟岛

发表于 2015-08-14 11:01

中法轮滑长刷爱好者的友谊之路

-记2015年第4届“环青海湖365公里”活动

居住在巴黎的40岁的法国IT工程师Philippe GANDIL先生在业余时间自己创建和管理着一个“轮滑+旅行”网站。近年来“轮滑+旅游”这种“带着自己的爱好去旅行,融入当地人民生活”的旅行度假方式正在世界兴起,Philippe的网站收集了世界各地大量的“轮滑+旅游”资讯,中国的环青海湖就是其中之一。

不知道Philippe这法国帅哥是怎么知道“中国轮滑网”的,不懂中文的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无数次地回答注册时网站出现的各种中文问题,最后终于注册成功!与法国民间轮滑马拉松领袖Olivier HEUZE先生一起报名参加第4届“环青海湖365公里”这一轮滑长刷活动。

为了便于跟中国朋友交流,我帮这两个法国朋友分别起了中国名字:冯立波和欧立文。

这种连续数日的轮滑长刷活动在世界范围也不多见,除了我们的青海湖外,最著名的就是芬兰“FenLine”从北到南300-500公里长刷,这是世界历史最悠久的轮滑长刷活动。每年七月的第一周举行,距离一般300-500公里。 2001年的活动穿越芬兰南北全境,长达1400公里。FINLINE的长刷不是挑战极限,而是欣赏湖光山色,享受轮滑生活。平均时速20公里,每天刷65-130公里。由于沿途旅馆规模都比较小,所以FINLINE每年活动人数限制在30人以内,名额非常抢手。活动费用约3000-5000人民币(不含食宿)。冯立波几年前曾参加过这个活动。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想参加的活动。

由于法国朋友的加入, 2015年的第四届“环青海湖365公里”活动开始了其“国际化”的探索。

首先必须有个联络人负责大量的对外联络工作。“轮滑环青海湖365公里”活动的组织工作几乎全部是由热爱轮滑长刷活动的志愿者们担当的,广州的风哥、西宁的“享受速度”、沈阳的爽队、浙江的KK等等很多朋友奉献了他们的大量时间和精力,我也应该为这个活动尽一份力,于是向风哥申请了担任这个活动的外联志愿者。我把活动的介绍、日程翻译成英文发给了两位法国朋友,还编写了个活动的FAQ。几个月的时间里不断互通邮件解释他们的问题。

2015年6月我们去法国第戎(Dijon)参加国际大师杯轮滑马拉松赛(法国杯、世界杯轮马赛也同一天在这里举办),欧立文先生得知这个消息后,比赛前一天专程赶到第戎与我们见面。由于比赛的当天,他要飞往美国参加一个马拉松赛,因此我失去了一个同场学习的机会。

欧立文先生是个轮马的狂热爱好者,热衷于在全世界参加轮马比赛,世界重要的轮马赛场都有他的身影。5月份他刚刚入选法国中老年国家队(Master Team)参加了在意大利举办的欧洲大师杯轮马赛。在第戎比赛报到时,欧立文先生向我介绍了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国家的参赛选手,他们中间不少是前国家冠军和世界冠军,看来欧立文先生还是一位国际轮马的民间“公关活动家”,认识很多世界级的轮马高手。他还是法国一所学校轮滑队的教练,还去新西兰指导过当地滑友的训练,并组织新西兰朋友参加了2015年法国LE MANS的24小时轮滑接力赛。

我一直没有问过欧立文先生的职业,后来在滑青海湖时,爽队一直好奇这法国人的职业,于是一天吃晚饭时,我们聊起了他的职业,原来他的工作与轮滑一点都不沾边。欧先生在法国一家地层土壤结构研究所工作,负责设计开发关于计算地层土壤结构有关数据的数学模型。工作的性质使他有机会世界各地出差,无论去哪里他总带着轮滑鞋,并习惯于野外作业、风餐露宿。于是,在环青海湖轮滑的短暂休息时间,他躺在草地上,枕块石头就能入睡。(上海小马哥给他拍了一张照片为证)。

法国朋友预定的航班7月25日中午到达西宁曹家堡机场。活动组织者“享受速度”执意要亲自驾车去机场迎接。航班非常准时到达,远远看见欧立文先生走过来,一个多月前我们刚刚在法国见过面,这次在中国重逢感到格外亲切。

冯立波先生本人要比照片年轻很多。在中国轮滑网讨论今年环青海湖活动时,得知有法国朋友报名参加,有网友跟贴说如果法国的轮滑名将Yann Guyader能来青海湖就好了。冯立波正在学习中文,估计能看懂这网友的帖子,于是他跟贴发了一张即时Yann Guyader和他的照片,原来冯先生跟Yann 是好朋友!

“享受速度”把两位法国朋友接到位于西宁国际村的“理体青年旅舍”。这是一家模仿欧美青年旅舍风格的小旅馆。说实话,比起欧美的青年旅舍,这里卫生条件太差了,到处脏稀稀的,C级卫生标准的牌子挂在门前,怎么就不怒努力,把卫生标准升到A级?这里住了不少国外游客,前台接待员虽然说流利英语,但从来不说“Please(请)”,让人觉得缺乏点教养。老外的入住手续非常复杂,要出示护照、核对签证、核对入境口岸,复印护照,上传信息……,没有半个小时折腾不完。

在楼下的小餐馆请两个老外吃了一顿饺子,他们对韭菜鸡蛋赞不绝口,还喝了青岛啤酒,老外说这是唯一允许在法国销售的中国产啤酒。饭后,法国朋友与组委会主席风哥和先期到达的朋友们见面。这些中国滑友里不少人能说英语,说服老外放弃了第二天自己乘火车去张掖丹霞地貌的计划,因为火车票已经售完。

7月26日是环湖活动的前奏或序曲。上午大家来到省博物馆前的广场进行编队训练、装备检测。广场上正在举办西宁市广场舞大赛,身穿民族服装的大妈们抓紧时间赛前排练,看得欧立文都走不动路了,一个劲儿地称赞:“这些女人太漂亮了!”见有老外过来,那些风韵犹存的徐娘们也纷纷过来抓住老外合影,谱写了轮滑圈以外中法人民的友谊篇章。

下午去门源看油菜花,路上让老外见识了中国的堵车,一路延误了近4个小时,回到旅馆已经夜里10点。门源海拔高度3200多米,与青海湖同高,看来两个老外没有一点高原反应,玩得不亦乐乎。

7月27日星期一,2015年第4届环青海湖365公里轮滑活动正式拉开帷幕。早晨5点就得起床,收拾行李、退房、吃早餐、集合、登车、出发。出发前组织者简报了今天的路况和过夜的住宿情况,这是整个五天环湖最辛苦的一天。考虑到两位法国朋友到这里才40个小时,时差还没倒过来,今天的路段又是车最多的一段,因此,我建议他们上午先不要滑,看看情况,下午再滑。另外晚上住帐篷,没有热水洗澡,滑一身汗不洗澡怎么过夜?可是老外就是爱冒险,坚持要滑,那我这个“过于谨慎”的人就不奉陪了,我一定要先适应一下环境和气候,不然连穿什么衣服都不知道。

出发点到午餐地二郎剑的109号公路右边有条新修的自行车专用道与公路隔开,虽然比较窄不能做双推动作,但是,在这条路上滑还是安全很多。希望有一天环湖365公里都有自行车专用道就好了。

今年的伴随保障车采取了德国“莱茵河谷长刷”convoy护航方式,轮滑大队出发2小时后保障车出发,沿途收容和前送速度慢的朋友,以便保证大家基本同时到目的地。杭州来的徐先生是负责保障车的志愿者,很认真负责,不时用微信收到求救的信息,及时指挥保障车前去救援。天津的小锦刀架松动,第一天就摔倒受了点伤,欧立文就在小锦后面,幸亏经验丰富,躲闪及时,没有被绊倒。

看着糟糕混乱的路况,我真有点为刚从道路井然有序的法国来到这里的两位朋友担心。欧洲的道路行为准则跟中国太不一样了,前一天我已经明显地发现初来乍到的欧立文在中国过马路太危险了。他走在西宁街道的斑马线上,如同在法国的城市,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全然不看两边过来的汽车,直到汽车鸣笛,欧先生不解地问我:“这里的司机都这样粗鲁吗?”

在午餐休息点二郎箭附近的加油站见到了滑了20公里安然无恙的两位法国朋友,他们感觉还好,就是加速时呼吸困难,他们表示下午继续滑50公里。途中欧立文先生把运动外套滑丢了,好在手机放在了贴身速滑服的口袋里没有丢。

下午在烈日炎炎的公路上,看着小朋友们在刘爽队长的带领下,不知疲倦地滑着,真是感动,说得夸张点,在这些孩子的身上,真能看到中国的未来!

今天70公里沿途风光无限,第一次看到青海湖的朋友没有不被她的美丽所震撼的,一望无际的蓝色湖水显得格外庄严、神圣,荡涤着你的心灵。只可惜沿途道路两边到处是不堪入目的垃圾,使美丽的自然风光与落后的人们素质形成强烈的反差。我没好意思问两位法国朋友对此有什么感觉,我只问他们是否去过印度,冯先生去过印度,我估计他对这种反差可能不会太惊奇。

全体人员到达第一晚的宿营地后又乘大巴往返近100公里翻过两座山去吃晚餐。这里总算有了比较干净的厕所,好像我们又回到了文明社会。

回到营地,我帮两位法国朋友从厨房找来一保温瓶的开水,喝点开水夜里可以御寒,也可以浸湿毛巾简单擦个澡。顺便给老外讲了我听说的藏民一生只洗三次澡的传说,一次是出生时,一次是结婚时,最后一次是去世时。藏民帐篷没有洗澡设施也就不奇怪了。哈哈!

晚上的篝火晚会很热闹,本来已经钻进帐篷睡觉的法国朋友也跑了出来一起围着篝火,跟在藏族美女后面跳锅庄舞直到深夜,第一天的行程圆满结束。

2015年七月28日星期二,今天是高原马拉松赛。当我把今天的行程告诉欧立文先生后,他颇感困惑,怎么早餐后不到一小时就比赛?赛前早餐也过于简单,只有馒头、稀粥、鸡蛋和咸菜。这与柏林的轮滑马拉松太不一样了,柏林比赛组委会推荐的酒店在赛前一晚的晚餐和比赛当天早餐都供应适合马拉松比赛专门的配餐。我跟欧立文解释说,这不是一个正式的比赛,完全可以看成是个42公里的刷街。好在出发前每人发了两个能量棒,不然真滑不下来。

这42公里195米的标准马拉松赛的路况非常好,车流比前一天明显少了很多。据“享受速度”介绍,由于2015是羊年,藏民有“羊年转湖,马年转山”的传统,羊年转湖可以获得三倍的生命能量,因此今年环湖的车特别多。往年,这个赛段基本就没有车。

不过车多有车多的好处,车多就相当于观众多,沿途遇到的很多车辆,车上的人都给我们加油,比赛有没有观众看,对成绩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有观众看,有观众加油,你不仅滑得快,还不累。我今天打算跟在穿休闲鞋的冯立波后面,陪他一同滑完全程。

今天沿途风景与昨天不同,有一段非常靠近湖水,后一段是高原荒漠景观。刚滑10公里,冯先生的鞋就出了点小毛病,停下来整理了一下鞋耽误了几分钟。一路,冯先生在前面滑,不时用国际(至少是在欧洲)统一的手势向我传达和提示前面的路况,编队高速滑行中,这种预警和联络手势对于保证安全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不时有汽车鸣笛驶过,冯先生伸出左手,五指分开摇晃。我在欧洲比赛或刷街时没有见过这种手势,于是我问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对噪音表示反感。在欧洲,汽车鸣笛就如同开口骂人,难怪欧立文也问过我,为什么这里的汽车都开得那么粗鲁。

我俩不紧不慢地滑着,陆续超越了几个朋友,中途停下来拍了一些照片。中途有个大上坡,在坡顶准备下降时,冯先生示意我停下来,仔细检查一下鞋子,缓了口气,这些都是保证下坡安全必须的。下坡前还有爽队的补水站,考虑得很周到。离终点还有5公里左右时我们追上了小鬼,看来他在陪同一个小朋友滑。小伙子可能不好意思被我们超越,又在终点前加速超过了我们,最后我跟冯先生携手通过了终点线,谱写了一曲中法滑友友谊的凯歌,我看了一下表,GPS数据显示2小时17分(中间停顿拍照时间没有计算在内)。冯先生说在高原滑出这成绩还算不错。哈哈!

今晚的酒店就在终点线附近,本想入住后赶快洗个热水澡,没想到停电没有热水。更麻烦的是这家酒店不是“涉外酒店”,外国人不能住。去年这家酒店接待外国人被公安局抽查到,给于停业一周的处分。酒店经理帮助联系了附近一家涉外宾馆,我带两个法国朋友搬了过去。哈哈,这“涉外宾馆”原来是公安局的招待所,门口还停着警车,还有英文police(警察)的大牌子。两老外感到很新奇,问能不能拍照,得到允许后,把住在警察局招待所这段传奇经历拍了不少照片。后来第三晚在刚察,他们又住了一次“监狱”。

下午可以在酒店自由活动,也可以自费100元去参观国家五A 级景区“鸟岛”。不知疲倦的两位法国朋友兴致勃勃地跟其他25位中国朋友一道参观了鸟岛。

这酒店接待了好几个旅行团,晚餐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这期间欧立文向我详细介绍了法国LE MANS勒芒的24小时轮滑接力赛。这是目前世界最大规模的民间轮滑活动,5000人参加,持续整整24小时。每个参赛队可以由1、2、3-6、7-10、11-12人组成,采取接力的方式轮流在赛道上滑,按每队滑的总距离决定名次。2015年最好成绩是916公里!也就是说,24小时内滑了两圈半的青海湖!!欧先生还给我演示了安装在他的手机上的组织和指挥比赛用的软件Relay Roller。这比赛太有意思了,不同于我以前的理解,我当即表示,2016年我一定去参加这个活动,因为有一个人就可以参赛嘛,即使滑不远也可以近距离观摩这个活动,更重要的是中国还没有人参加过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轮滑活动,我们应该填补这个空白,让中国的国旗也升起在Le Mans 24H 的赛场。

几天来,大家已经跟法国朋友混熟了,有机会就聚在一起聊天。参加这次青海湖活动的中国朋友中有一半的人能说些英语,他们见面都愿意跟老外打招呼、聊几句。北京的小焦、上海的小刘、广州的王先生、上海的陈女士、成都的寒江雪老师、山西的高律师、北京的Summer等朋友都能说流利的英语,原来我还怕活动中冷场,老外孤独寂寞,没想到这么多朋友陪老外聊天,“环青海湖”国际化大有潜力!小焦经常就一些轮滑技术、装备等专业问题与法国朋友深入交流;广州王先生的幽默、风趣常常引得老外们开怀大笑;上海的小刘总能就老外提出的一些问题,给于圆满的回答;而年轻漂亮的陈女士一天早饭后我看她与欧先生聊天时还不时擦去眼眶中的泪水,不知道聊的什么?

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今天上午据说路况很好,将进行高手的编队滑行。冯先生问我今天是否还跟他一道滑?我说,“今天对不起了,我憋了好几天了,今天要跟在高手队伍里编队滑。”

由“享受速度”领滑,全国各地来的高手们组成一个编队,刚一出发时速就加到了30公里,我的轮子那叫一个抖,为了应对雨刷,我没带好轮子和好轴承,临时用风哥给的旋风轮子。不敢维持这样的速度,我渐渐掉了队,还好,有不少速度合适的朋友可以临时组成编队,滑地轻松愉快。第一集团休息时我追上了他们,跟在他们队伍里滑了几段。其中一段我跟在欧立文的后面,欧先生魁梧的身材给我挡风,滑得格外轻松,跟着欧先生的频率、步幅、速度非常享受呀!很快就完成了上午的任务。

中午在一家小餐馆吃饺子。这里又赶上停电,餐馆煮一锅饺子要费很长时间,等餐时大家又充分发扬了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和我们东方人热情好客的民族传统,把方便让给法国朋友,请他们先坐先吃,很多中国朋友最后都没吃上饺子,靠泡面当午餐了。

下午路段据说不好,比较麻脚,我问法国朋友滑不滑?他们毫不犹豫,表示一定要滑,路面好坏一定滑过才能下结论,西方思维习惯就是重“实证”。我的东方思维习惯是“听人劝,吃饱饭”,我还是上车补一觉吧。可能是高原反应,可能是室友风哥的鼾声,昨晚没睡好觉,今天有点萎靡。

最后在刚察县城结束今天的滑行时我问欧立文路况如何,他用了“完美”一词。

这里的酒店不错,没有对留宿外国人提出异议,我估计这也不是什么“涉外宾馆”。安顿好法国朋友入住,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今晚不用住到警察局了。”冯立波立刻回答说:“是的,我们直接住进监狱了。哈哈!”他边说边指着房间窗户上的铁栏杆防盗窗。有笑话说老外一到北京感到很惊奇,北京怎么有这么多的监狱?监狱怎么还都建在市中心?在法国大城市,我见到他们的门窗外面有电动控制升降的金属百叶窗,安全、美观、方便。

在一家藏餐馆吃完晚餐,大家去卡拉OK,老外不喜欢这种喧嚣场所,我陪他们去刚察县城正在建设中的“新藏城”转转。这里有建设中的住宅区、博物馆、歌剧院。工地上有些女工还在工作,欧先生惊奇地跟我说,在法国,我们绝对不允许让女人干这种工作。这里的沙柳河流入青海湖,是湟鱼的老家,河里有很多湟鱼。宽阔的河滩荒地上有大群白色的羊群,欧立文对我说,如果明年他再来,这河滩里一定是成群的猴子。说的我一愣,冯立波看着困惑的我解释说:“因为明年是猴年!”原来博物馆前广场周围树立着12属相的雕塑,他问过我羊年的前面是什么年。我告诉他是马年,因此他知道明年是猴年。

这两个法国人性格徊异,他们之间也常开玩笑,我虽听不懂法语,但感觉他两人就象法国喜剧电影《虎口脱险》中的那个乐队指挥(欧先生)和油漆匠(冯先生),看他们说话的表情、语气,想像着电影中的这两个角色就能逗死你。

这两个法国朋友曾一起去过世界很多地方轮滑,讲了很多他们的轮滑趣事。我发现中法轮滑朋友在很多方面都是很相像的。我们曾总结过“北京轮滑刷街爱好者的100个特征”,哈哈,这些法国朋友也有很多特征跟我们相似。例如,出差总带着轮滑鞋;定酒店先考虑附近有无轮滑场或轮滑活动;总设法在新的高速公路开通前刷高速……。他们在乌兹别克斯坦刷高速公路的经历跟我们在北京刷京承高速二期的活动太象了。

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微信发来了刘爽队长关于今天行程和路况的简报(Briefing),每天出发前爽队都发出这种简报。根据简报,今天的行程很复杂,一会儿上车,一会儿下车,因为有几处大坡,滑着不安全。看来我今天只能滑最后的12公里,对于山路,我的信条来自国外一个著名轮滑网站“hill is not your friend, but your enemy!”(山路不是你的朋友,是你的敌人)。

沿途景观与前几天不同,一上午几乎是沿着一望无际的黄色油菜花的海洋在滑。中午在路边简易午餐,下午上第一个大坡前我终于说服了注重“实证”的法国朋友,换掉轮滑鞋,上了伴随的保障车。可是,车一从坡上下来,我立即感到挺不好意思,欧先生也一脸的困惑,那坡并不那么可怕呀。两个法国朋友不再听我“吓唬”(我也没滑过,真不知道路况如何),换鞋下了车。

那个连续10公里的下坡对我来说确实有点危险,但是,如果准备充分,熟悉路况,头天夜里休息好、白天有精神,中午吃好饭,有干净厕所排除负担,最后戴好护具,保持好距离,滑下来应该没有问题,错过了机会,只能下次了。我只滑了最后12公里,有些小下坡,看GPS数据,平均时速29.95公里!是我的最好记录了!汪明军的高原轮滑马拉松成绩基本就是这个速度。

到达终点度假村时,两位法国朋友已经坐在接待处门口地上等我。我问他俩那10公里下降感觉如何?欧先生说很爽、很刺激,”small piece of cake” ,“small glass of beer” (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他在墨西哥速降时,时速70多公里维持了5分钟。冯先生的休闲鞋有刹车器,他说只用了两次刹车就降下来了。

这里曾是中国核武器的研究试验基地,附近有个原子弹博物馆,外国人不能进入,但可以在周边参观。我们刚要安顿行李,去参观那个博物馆,两个警察来到酒店前台,原来他们巡逻经过此地,看见了两个法国朋友坐在外边。警察严厉训斥酒店前台,“你们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敢收留外国人住宿?!”爽队过来替酒店说情,最后警察给了一个“涉外酒店”的电话号码,我拨通一问,还好有房间。不能去参观博物馆了,赶快先去西海镇的涉外酒店吧,晚了房间就没有了。

爽队亲自驾车送两位法国朋友去附近2公里外的西海镇一家涉外宾馆。旅游高峰季节,酒店很紧张,这家酒店只有当晚有两个标间没有被预定,价格也不贵480元,还包早餐,条件看上去很不错,就是这里“涉外酒店”的接待人员都不会讲英语,不懂汉语、藏语的老外如果自己来还真麻烦。

西海镇的干净、整洁、清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有点象欧洲小镇。原来这里曾经聚集着中国顶级的核物理学家,是核武器的主要研究基地。我指给法国朋友看酒店大堂挂的西海镇地图,酒店周边就是很多原来的核武器工厂,他们问能不能在镇里或周围随便转转,附近有没有“娱乐场所”。酒店前台答复,老外可以随便转,可就是没有“娱乐场所”,如果街心公园和篮球场不算娱乐场所的话。

回到我们的度假村,虽然很有特点,据说原来也是为环青海湖自行车赛的外国运动员建造,但是,年久失修,设备老化,浴室地漏不通,洗个澡地面积满水。幸好老外没有住在这里。

2015年8月1日星期五。今天是活动的最后一天,路线简报说今天还有个更危险的下坡,主要是坡底是个集市,游人、车辆很多。今天沿途景观是沙漠为主,每天景色都不同。路面非常好,笔直平坦,一段下坡时我滑出了38公里的时速。在一处笔直的“通天路”大坡前,我基本没费什么太大的力气就滑到了坡顶,欧先生看到我轻松滑上来似乎还有点惊奇,因为我这几天净坐车了,总共也就滑了100多公里。

下坡前我终于又说服了两个老外换鞋坐车下坡,可是到了坡底我又是一脸的不好意思,好象“骗”了他们,这坡并不可怕呀!也没见到坡底的集市。后来据说是我们今天出来早,游客们还没有赶到这里。

最后大家在终点附近,根据法国朋友的建议,采取法兰西“wave”(波浪)的方式,庆祝了活动的圆满成功,然后大家编队在蓝天、白云、群山、沙漠、湖水、草原、戈壁交相辉映的风景画卷中滑行最后10公里,圆满结束了2015年第4届轮滑365公里环青海湖活动。

驱车回到西宁,在一家餐馆举行了颁奖晚宴。我参加过很多国内国外的轮滑比赛和活动,这次青海湖的奖品、纪念品是最棒的,尤其那把折扇,西宁书法家王先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50把折扇的正反面上题写了纪念文字,“享受速度”,四个大字正是本次活动精髓的体现。

晚宴结束后回到理体青年旅舍,在旅舍酒吧里,法国朋友拿出家乡的巧克力招待大家,大家喝酒、聊天、做游戏、变魔术……其乐融融。高原马拉松冠军高原狼汪明军表演了精彩的笛子独奏,一曲苏格兰民歌《友谊天长地久》吸引了旅馆里的很多老外来围观,一位欧洲美女听得非常动情,被中法轮滑爱好者在365公里征程上建立起的友谊所感动。

2015与法国朋友一起环青海湖轮滑的美好经历,将永远存在我的记忆中,期待2016年6月在法国Le Mans 24小时轮滑接力赛场与法国朋友重逢。

Normal07.8 磅02falsefalsefalseEN-USZH-CNX-NONE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青海湖4602
中法两国轮滑爱好者的友谊之旅-记2015轮滑365公里环青海湖活动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青海湖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青海湖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青海湖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青海湖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最新游友动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