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7.09

《任在旅途》新疆篇:《南疆西行记》

推荐住宿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3-12-30 21:00

旅行南疆是我多年以来的一个心愿。

中学时学习《中国古代历史》,其中“张骞出使西域”部分,虽只是简要提及了西域三十六国,但那里的绚烂文化和异域风情,但年轻的我充满向往,而西域三十六国大部分位于南疆

研究生期间翻阅《大唐西域记》,玄奘(《西游记》中唐僧的原形)详细记载从长安出发沿着古丝绸之路前往印度取经的所见所闻。其中,去程途径的阿焉尼国(即今焉耆)、屈支国(即今龟兹)、跋禄迦国(即今阿克苏),返程经过的乌铩国(即今莎车)、佉沙国(即今喀什地区)、瞿萨旦那国(即今和田地区),都位于今天的南疆

2007年参与国家旅游局重点课题《丝绸之路旅游区总体规划》时,本有机会与项目团队在考察宁夏、甘肃后继续考察新疆,但由于临时接到公司新任务没有去成。看着项目组同事们旅行考察吐鲁番、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喀什、和田传回来的照片,真是又羡慕又遗憾。

再后来,2009年新疆“7.5”事件、202年和田劫机事件、2013年喀什巴楚县暴力恐怖事件等接连发生,南疆一度被媒体放大成为“暴力的世界”,让很多旅游者望而却步。不过,在腾讯旅游网的经历让我知道,媒体是个“放大器”,恐怖案发生在旅游者身上的几率,比驾车发生命案的概率小得多的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2013年9月,机会终于来了。9月下旬,我所在的AECOM公司承接了新疆布尔津县童话乐园项目的开发咨询与规划设计项目。按照考察调研计划,项目组在布尔津县考察调研一周后,将于国庆节前结束考察,从乌鲁木齐乘机返回上海。在查阅资料时了解到,喀什地区正在开发建设阿凡提主题公园,这是南疆地区第一个主题公园项目,与童话乐园项目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有颇多共同点,我决定利用国庆节去阿凡提主题公园实地考察,顺便完成我的南疆旅行心愿。

2013.9.29 晴 乌鲁木齐

9月27日晚上,结束对喀纳斯景区、五彩滩景区、项目地块的考察以及与布尔津县政府相关部门的访谈沟通,我带领项目组返回乌鲁木齐市。

9月28日白天,全面考察乌鲁木齐市区的主要旅游景点和市民休闲场所,一天时间,考察了新疆自治区博物馆、乌鲁木齐市博物馆、玛雅里克山、人民公园、二道桥、国际大巴扎。利用中午考察间隙时间,与我的忘年交老大哥——新疆自治区旅游局原党委书记迟重庆先生共进中餐,听迟书记讲述新疆旅游三十年发展历程、旅游发展最新动态以及未来新疆旅游的机遇。

9月29日白天,带队考察新疆天山天池。在天山天池管委会吴科年副主任的亲自陪同下,系统考察了天山天池国际旅游度假区、天山天池景区。结束天山天池考察返回乌鲁木齐市区南航明珠酒店时,已经是下午5点。项目组集体考察工作正式结束,明天一早项目组成员都将乘坐飞机返回上海。我拿着大包小包,跳上出租车,开始一个人的南疆旅行考察之旅。

下午7点30分,经历一番路上堵车、取票排队、双重安检的周折,我顺利登上了乌鲁木齐至库尔勒的K9756次火车,找到10号车厢我的软卧铺位。

晚上8点12分,K9756次火车缓缓驶出了乌鲁木齐火车站。窗外的天空,刚刚黑了下来。去过新疆的朋友都知道,虽然中国只有一个北京时间,但新疆与沿海至少有2个小时的时差。

10号包厢内今天坐满了乘客,一半以上是汉族人,也是不少维族同胞。问了列车员后知道,10号软卧车厢今天满员,原因呢,很多人利用国庆节假日去库尔勒探亲访友,如果是平时,最多坐满一半。为什么?同包厢的女乘客主动搭上了话,“跑南疆的火车太慢了,从乌鲁木质到库尔勒,火车要跑13个小时,汽车走高速只需要跑6个小时。”随着火车驶出乌鲁木齐市区,车窗外一片漆黑。闲来无事,我与同包厢的乘客聊天,了解南疆库尔勒的情况,并向车厢里的维族同胞现学现用维语,“您好——亚克西,再见——好西,谢谢——热合买特,对不起——看起荣……”

20点10分,火车停靠在吐鲁番火车站。车厢里下去了几位乘客,又新上来了几位乘客。新上来的乘客,几乎每个人都带着一箱箱新摘的葡萄,整个车厢里马上弥漫了葡萄的清香味。在吐鲁番火车站停留了二十来分钟后,火车头调转了方向,火车开始往西行驶。

2013.9.30 晴 库尔勒
凌晨7点,天还没亮,火车到达了和静县。这里已经属于南疆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地域,清朝土尔扈特部东归中国后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在和静站只停了两分钟,火车继续西行。

凌晨7点45分,天刚蒙蒙亮,火车停靠在焉耆(yan qi)火车站。焉耆是著名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张骞出使西域、玄奘西天取经都经过此地。历经两千多年,焉耆的名称一直没有改变,真可算得上中国地名的“活化石”了。

北京时间9点30分,实际相当于新疆时间7点30分,K9756次火车到达了终点站——库尔勒火车站。走出的二层楼的老式火车站,广场周边的建筑与内地城市差不多,但所有中文名称和标语下面,都有一长串如同蝌蚪的维文,我已经正式进入南疆了。

与来自河南的司机谈好10元钱后,我与三位素昧平生的旅客一起拼车,打车至库尔勒市区预订好的宾馆入住。刚在客房洗了把脸,昨天我在乌鲁木齐预订了库尔勒一日游的旅行社司机打电话上来了。我换上背包带上相机,到楼下杭州小吃店买了一屉小笼包和两个鸡蛋,然后跳上旅行社司机的7座旅游车,与车上已经坐着的5位老人拼成一个旅游团出发。

司机驾驶旅行车从库尔勒市区主干道一直往南开,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尉犁县。司机介绍,尉犁县是巴州的农业县,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穿过尉犁县城唯一的大街,右拐转向一个乡村公路,大约又开了20分钟,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罗布人村寨

罗布人村寨位于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依偎着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走进罗布人村寨,一株株野生红柳树在沙漠中挺拔矗立,彰显着顽强的生命力。买了景区门票,乘坐景区电瓶车到达塔里木河畔,走过晃悠悠的吊桥,我们正式进入了塔克拉玛干沙漠。步行走到一座最高的沙山脚下,我沿着先行者留下的脚印,从山脚往山顶攀登。软绵绵的沙子,踩一脚陷半步,登三步滑一步,历经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登上了沙山的顶部。

一望无垠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无遮挡地展现在我的面前,黄灿灿的沙子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晃得让我睁不开眼睛。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丝绸之路骆驼商队的身影,过了一会儿,眼前又出现了一位牵着白马在沙漠中艰难行走的唐僧。再定睛仔细一看,原来什么都没有。

从山顶返回沙山脚下,我走进塔里木河畔的罗布人村寨。这里,曾经是依水而居、捕鱼为生的罗布人的家园。随着塔里木河水的日益减少和时代的变迁,保持传统生活方式的罗布人越来越少,尉犁县将传统的罗布人村寨开发成旅游景区,以旅游的方式让民俗和文化得以保持和延续。穿过罗布人祭坛、罗布人婚房、罗布人家,在罗布人长寿茶园的休息长廊,我发现不少游客挨个与一位坐着木床上的罗布人老爷爷拍照留念,老爷爷的白胡子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煞是醒目。翻开在服务中心购买的《罗布人》书籍,我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位老爷爷,就是书籍照片中“最年长的罗布人”之一。

参观完罗布人村寨,在返程途中顺道去探秘了戈壁滩的地下大峡谷,下午6点,我们回到了库尔勒市区。回宾馆洗个了澡,到酒店楼下的路边摊点简单吃了个晚饭,我直奔著名的孔雀河

2006年,中央电视台在全国评比“中国十大魅力城市”,西北五省区中唯一当选的,就是新疆的库尔勒市。库尔勒市当选的重要原因,除了独特的地方、兵团、铁路、石油、部队文化的融合与发展,就是蜿蜒穿越市区的孔雀河和沿岸景观。孔雀河,既是库尔勒的母亲河,又是库尔勒的景观河和休闲河。

从酒店步行走到孔雀河建设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孔雀河的两岸,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江滨公园,三三两两的人们,正在公园小道悠闲地散步,南桥头的孔雀公园,汉族同胞和维族同胞,正在集体跳欢快的广场舞。江滨公园后侧高楼大厦林立,各种霓虹灯争相斗艳,倒影在宽阔的孔雀河上,让整个城市充满了灵气和活力。不时有游船在桥底下开过,平静的孔雀河面上,划出一波波的涟漪。此城此河,此情此景,丝毫不亚于东部沿海地区的江滨城市,库尔勒市的“中国魅力城市”名不虚传。江滨公园南侧一座大楼上的两句口号很准确地传递了库尔勒人的精神:“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沿着孔雀河和孔雀公园走了一大圈,心中不禁为自己的南疆旅行决定而庆幸:库尔勒的市容市貌,比想象中更加美丽和整洁;库尔勒的社会治安,感受到的只有安全和祥和。

离开孔雀公园,打车去看望校友刘仪伟教授的老同事——康城建国饭店的陈浩总经理。与陈总在大堂吧见面一聊,竟然与我的多位老师和朋友都有交集,真是“天涯若比邻”啊。古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话逢同行千句少”,与陈总不知不觉畅聊到深夜。

2013.10.1 晴 库车

南疆的冬日阳光从窗户里钻进来,把我从甜美的梦乡里拉了起来。睁开双眼,迎来一个特殊的日子,10月1日,是我们伟大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64岁的生日。我在南疆腹地库尔勒,默默地祝福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收拾行囊,退房结账,我打车回到库尔勒火车站,排队安检进入候车大厅。与内地火车站安检员不同,库尔勒的安检员都是汉族和维族搭配,方便进行语言沟通。这不,排在我前面的一位维吾尔族老大爷,因为随身携带的拐杖太长被要求二次安检,气的吹胡子瞪眼睛,还好维族安检员及时给予解释和情绪安抚,并亲自把老大爷搀扶上二楼候车厅,一场“人民内部”矛盾被及时化解了。

走上站台,一辆久违的绿皮火车,正在铁轨上安静地等待旅客。登上5807次慢车,车厢走道两侧,各有一排直直的座位,与我小时候乘坐的火车一模一样。这种绿皮火车在东部沿海地区几乎已经绝迹,我突然感觉自己穿越了时光隧道,一步走回到了过去。车厢内人头攒动,热热闹闹,几个汉族和维族的小朋友正在车厢走道上追赶玩耍。找到我的硬卧座位(库尔勒-阿克苏经停库车的慢车没有软卧车厢,最好的就是硬卧,票价只需要),坐下没几分钟,火车开动了。

今天我的目的地是库车。专门到库车停留一天,是为了寻找神秘的龟兹音乐。唐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龟兹(即今库车)“管弦伎乐特善诸国”;而唐玄宗李隆基创作的《霓裳羽衣曲》,灵感源泉就来自西域龟兹音乐,经杨贵妃的舞蹈配合创作,终成古代中国的世界名曲。

下午2点,5807次火车停靠在库车站月台。拖着行李箱走下火车、穿过地道,检票刚走出出口处,迎面扑上来十几位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坚决婉拒了拉客司机的殷勤邀请,穿过黄土广场寻找正规的出租车区块。结果,发现小小的库车站,交通之混乱超过我的想象,长途客车、公交车、出租车都是杂乱无章地停在道路两边,其他私家车、黑车、三轮车、摩托车把两车道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

拖着行李箱走出车站百来米,一路观察寻找正规出租车,终于确定了一辆绿色有正规出租车标志的出租车。把行李放到后备箱刚坐进车厢,车门打开又上来了三位乘客。“一起挤一挤,每个人十块。我们库车车站的出租车,都是拼车的。但绝对价格公道又不绕道。”河南商丘籍的司机一边狂按喇叭冲开一条路,一边跟我们大声说话解释。

沿着宽阔的柏油路开了十来分钟,出租车进入了库车县城中心区。街道两边是三四层的商住房,各种大红大绿的广告牌让街道俗得可爱。

在司机的拍胸脯推荐下,我放弃了之前在携程网上预订的交通宾馆,住进了库车饭店。只花了160元,我抢到了今天最后一个单间。在服务员办理入住手续的间隙,我在大堂一侧的照片墙上意外地发现,新疆自治区党政一把手张春贤书记和努尔·白克力主席,去年到库车考察时也下探这家三星级的老牌饭店。第一天到库车,就与党政一把手同等待遇了,幸运啊。

把行李放进房间,简单洗漱了一下,我背上相机包,打车直奔龟兹故城的库车王府旅游景区。花了50元钱购买门票,刚走进入口小广场,我惊喜地看到一对少数民族父子正在广场边表演。四十来岁的父亲,陶醉地吹着一种类似唢呐的乐器,而十几岁的小男孩,用两根木棍交替着敲打小皮鼓,两人默契地配合,演奏出一种完全不同于内地的、有独特节奏和音律的音乐。“难道这就是龟兹古乐?”我的内心一种激动,“幸福是不是来的太快了一点?”我按捺住激动,走到演奏的父子旁边,席地而坐,闭上眼睛,近距离细细聆听千年的龟兹古乐。也许是我的欣赏如“高山流水遇知音”,父子俩演奏的更加带劲,吸引了经过的游客纷纷驻足观看,更有几位新疆的少女游客,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来了一个新时代库车版的“霓裳羽衣曲”。

高铁快乐的父子,我走进库车王府景区内部参观。库车王府,实际上是末代库车王(即分封地的最高统治者)达吾提·买合苏提的私宅,达吾提·买合苏提是健在的“中国最后一个王爷”,目前依然担任库车县政协副主席。

参观了游客接待中心的库车王与各界名人合影的照片墙(其中,就有库车王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女主播李修平的合影),我走进接待中心对面的龟兹博物馆,一步迈入了龟兹历史:龟兹古国始于秦汉时期,中心就在今天的库车绿洲,隋唐时期,龟兹国的疆域范围扩展到温宿、阿克苏、阿瓦提、柯坪、轮台等县市,东汉的西域都护府和唐朝的安西都护府都设在龟兹,龟兹成为西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龟兹位于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东西方文化在此碰撞交融,中原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希腊文明在此兼容并蓄,产生了独特的龟兹文化,也诞生了神奇的龟兹音乐……

在龟兹博物馆,我意外地发现,我在《丝绸之路旅游区总体规划》考察甘肃张掖时初次见识的佛教高僧兼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与唐朝的玄奘、义净并称中国古代三大翻译家),竟然就出生在龟兹!我的思绪忍不住联想起古龙小说里的楚留香、胡铁花、龟兹国王、琵琶公主……

在龟兹博物馆瞻仰完龟兹文化,我步行至王府后院——逸园!现在时间是下午5点,太阳光芒依然四射。偌大的庭园里,只有我一个游客。凉爽的秋风掠过成片的鸡冠花,蜜蜂在我的四周嗡嗡盘旋,墙外的公鸡鸣叫翻墙过来,一只老猫在古城墙上悠闲地漫步,千年龟兹似乎停留在此时此刻。点开手机的腾讯新闻,头条是国庆节高速公路大拥堵、旅游景区大爆棚的图文。相对那些拥堵在路上和景区里的人,我竟然一个人独享空间和慢游品味,“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离开库车王府时已经将近下午6点。趁着下山前的一个多小时,我带着一丝紧张,穿过龟兹老城,赶去寻找库车大寺。花15花钱买门票进去,发现除了高大的宣礼塔和巨大的礼拜厅,南疆第二大清真寺,好像没有特别值得游览的。

落日的余晖照在库车老城,我背着行囊徒步行走在库车老城的小巷子中。南疆的暴力事件并不影响我对维族同胞的看法,我面带微笑地用维语“亚克西”与每一个见面的人打招呼(实际上走完几条街巷,也压根没碰上一个汉族人。),安全地通过了让普通游客“闻之色变”的维族人聚集区,走到了库车河边熙熙攘攘的库车大巴扎

花3块5毛钱买了1张直径约半米的烤馕,再花8块钱卖了2串分量十足的烤羊肉串,我坐在大巴扎露天烧烤摊点的凳子上,一边欣赏纯正的龟兹人文风情,一边大口吃馕大口吃肉。坐在烧烤摊点的小古丽(维族小姑娘)和小巴郎(维族小男孩),好奇地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老外”。现学现用拗口的维语,我主动跟旁边的维族大姐和大妈问候致意。没过几分钟,她们就接纳了我这个“老外”,热情友善地纠正我的维语发音,并主动让我给她们拍照留念。

美味正宗的羊肉串下肚,烤馕也吃了小半个,我又“大方”地花了1块钱,在旁边的露天冰激凌摊点,买了一杯“维族冰激凌”大快朵颐起来。库车大巴扎一侧面对的库车河,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叫做“子母河”。没错,就是《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人路过“女儿国”时,那条喝了河水后“男人会生孩子”的“子母河”。不过,冬季河水枯竭,干涸的河床成为了毛驴交易市场。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我陶醉在龟兹文化之中,久久不愿离去。

2013.10.2 晴 阿克苏

7点50分,闹钟把我从睡梦中叫醒。窗外,天刚蒙蒙亮。

8点25分,打车回到库车火车站,昨天下午抵达时喧闹的火车站前小广场,此刻只有几个排队进站的乘客。安检验票,走上月台,发现库车阿克苏的K1661次还是绿皮火车。不同的是,这趟火车乘客极少:我的卧铺车厢里,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铺位空着;硬座车厢里,总共就没有几个乘客。想到今天的江浙沪,交通工具上肯定都是人满为患,而我却“包了”火车专列在旅行,是不是太“奢侈”了?

上午10点,K1661次停靠在新和站(阿克苏地区新河县)。月台另一侧的田野里,盛开了洁白的棉花。

12点01分,阿克苏站到了。走出阿克苏火车站,一眼就看到广告灯箱中几个鲜艳的大红苹果,苹果上写着一行字“中国红富士冰糖心苹果之乡——阿克苏”。排队打上正规的出租车,维族司机师傅却听不懂我说的普通话和维族语。万般无奈中急中生智,我掏出手机使用“地图导航”,指挥维族司机按规划路线开车。

进入阿克苏市区,高楼明显多了起来,整个城市也颇为整洁。路边掠过的道路指示牌上,熟悉又陌生的路名让我忍俊不禁,“健康路、团结路、教育路、民主路……”

拖着行李箱走进世纪广场北侧的四星级亿龙大酒店,刚好赶上两对新人正在举行新婚典礼。帅气的新郎和漂亮的新娘热情地发喜糖给我,让我这个远方的旅客,也共同分享他们的喜悦。

在酒店客房稍事休息,吃了几口昨天在库车大巴扎买的烤馕,我带上相机包下楼,在酒店对面的公交车站坐上1路公交车,直奔阿克苏博物馆。

坐了五六站公交车,好不容易赶到阿克苏博物馆,结果吃了个闭门羹。维族保安告诉我,博物馆要到下午3点30分才开门。没办法,只好到博物馆旁边的广场闲逛一圈。纪念碑前的台阶上、树阴下的凳子上,几位维族老人正在打盹。广场南侧的空地上,很多人围成十几个圈子,每个圈子里,老人们正在兴高采烈地玩一种我看不懂的纸牌游戏。

下午3点30分,博物馆开门了。查验身份证、实名制登记、人体和包裹分别安检,我进入了阿克苏博物馆。刚把背包寄存好,那边美丽的维族讲解员阿米娜已经开始讲解了,“阿克苏博物馆建成于2008年,占地面积8.7亩,总投资4250万元,建筑面积5309平方米,是一座集历史、艺术、民俗、自然为一体的博物馆,体现了阿克苏特有的‘龟兹文化’和‘多浪文化’。博物馆陈列历史出土文物等1239件,内部陈展运用了众多高科技技术手段,从不同的角度来展示阿克苏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包括多浪人生活场景、多浪木卡姆的幻影成像剧场、翻译家鸠摩罗什生平电子书、龟兹乐舞舍利盒三维立体成像、古城复原三维动画、古代货币铸造场景、集音罩等……”

跟随阿米娜的脚步,我和其他游客依次走进阿克苏历史文化厅、龟兹文化艺术厅、刀郎民俗文化厅,领略阿克苏悠久的历史与璀璨的文化。

参观了一圈,回到一楼大厅,我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与工作人员聊起了天。老家河南的安检员阿姨告诉我,“我在随同子女搬到阿克苏来了,已经在阿克苏工作生活六年了,阿克苏的维汉关系很融洽,没有任何不安全的感觉。汉族人为阿克苏的建设发展做了很多贡献,这座博物馆就是由上海援建的,阿克苏的很多医院、学校是由浙江援建的……”

从资金援助到人才援建、技术输入、项目援建,中央和地方省份对新疆的支持持续不断且日益优化。衷心祝愿维汉一家亲、民族大团结。

2013.10.3 晴 喀什

上午10点52分,我乘坐7557次列车慢慢驶离了阿克苏,奔向我南疆西行的目的地——喀什

下午3点,火车停靠巴楚站巴楚县是喀什地区下辖的一个县,位于喀什地区的东部,是喀什的东大门。同车厢新认识的旅客朋友跟我介绍,巴楚县盛产棉花,是“中国第一产棉大县”。由于巴楚县西去喀什还有250公里,而东至阿克苏只有200公里,很多巴楚县人喜欢跑到阿克苏去买东西。前几天的9月29日阿克苏最大的天百时尚购物中心新开业时,不少巴楚县人专门开车到阿克苏天百,品尝南疆第一家肯德基店的美味。

下午5点53分,抵达阿图什火车站。阿图什是南疆五地州之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州府,素有“无花果之乡”的美称。一个州名竟然有八个字之多,估计可以排名中国第一了,加上八个字没有规律可言,要想一口气读出读准州名,还真是个不小的挑战。

下午6点32分,7557次列车缓缓地驶入终点站——喀什火车站。我的南疆西行目的地终于到了!这是我旅行中国的第173个地市州!耶!

跟随潮水般的人流走出火车站,站前广场出口处拉客人的声音此起彼伏,格外热闹。习惯性地与另外三个乘客拼车,直奔昨天预订的酒店——银瑞林国际大酒店

不到十分钟,出租车把我拉到了一座现代化高楼的前面。喀什的夕阳照射在大楼的玻璃幕墙上,反射出温暖的光芒。拖着行李箱穿过酒店大门,我一下子被巨大的大堂镇住了:大堂高六层约二十米,长宽各有五六十米,是我在新疆、乃至全国见过的最大的大堂,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八星级皇宫大酒店(Palace Hotel)的黄金大堂不相上下。

办理完登记手续,我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乘坐电梯到楼上房间放好行李,我打了个车直奔喀什市步行街。

大街上的路灯刚刚亮起来,喀什的夜生活即将开始。经过建设路、艾尔斯兰汗路,出租车拐上了喀什市的东西主干道——人民东路。接着出租车的射灯,我看见前方黄色公共汽车尾部有一句维汉对照的广告语:“不到喀什游,不算到新疆。”

快到人民广场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欢快的音乐声。顺着音乐声,我看见左前方一辆敞篷的小卡车上,四五个维族汉子正在起劲地敲锣打鼓吹唢呐,小卡车的后面跟着四五辆漂亮的新车。“这是婚车巡游呢!今天有新人结婚了!”维族司机主动为我介绍。“你结婚时也是这样的吗?”我好奇地问司机。“是的啊,这是我们喀什结婚的风俗。我当年也是这样风风光光结婚的。”回忆当年,司机一脸都是幸福。

在步行街北侧的人民西路下了车,我一眼就发现了路边三四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特警,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忍不住用衣服裹紧了身体。穿过人民西路地下隧道,再走了三四十米,我走到了喀什步行街的北侧小广场。广场上摆满了各式摊点,卖水果的、卖烧烤的、卖鞋袜的、卖服装的,其中还有一家电影院售票房和婚纱店展示厅。花了10块钱买了一公斤石榴,我一边吃着石榴一边闲逛步行街。

从北往南穿过步行街,我沿着文化路,一直往东走到解放南路路口。走上解放南路人行天桥,前方出现巨大的人民公园。我的右侧,几百位市民正在跳着欢快的集体舞蹈,我的左侧,年轻人在篮球场上激烈比赛几十位中年人正在八片羽毛球场上捉对厮杀,一派欢乐、健康、安定、祥和的场景。这是媒体呈现出来、普通游客担心的“恐怖的喀什”吗?

走进人民公园,走进喀什市民,我不停地按下相机的快门,记录下真实的瞬间。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的朋友们和广大的驴友们,喀什很安全,喀什没问题。

走出人民公园北门,走进人民广场,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年轻人在广场上轮滑,孩子们在广场上跑步……广场南侧,矗立着两块被鲜花簇拥的红色背景板,“祖国万岁、团结万岁”八个大字分外醒目,广场北侧,是一座高大的毛主席塑像,塑像下面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64周年”。地灯照射下的毛主席,左手自然下垂,右手向前伸展,仿佛在跟每一位同胞打招呼:“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欢迎您到喀什来!”

2013.10.4 晴 喀什

一觉醒来,朝阳已经照亮了整个房间,又是一个大晴天。下到二楼餐厅,享用到喀什的第一顿早餐,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喂,您好。是任总吗?我是喀什地区旅游局办公室的艾合麦江,高局长安排我今天陪同您考察喀什旅游资源。我现在就在酒店的停车场等您。”

下到酒店门口的停车场,我见到了打电话给我的艾合麦江主任,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微胖、年龄大约四十来岁的维族干部,以及另一位身高一米八几、体型瘦长、约五十来岁的汉族司机。

司机师傅熟练地驾车直奔疏附县。在路上闲聊中,我得知艾主任在喀什地区旅游局工作了十多年,服务过三任局长,是典型的“年轻的老干部”了,开车的傅师傅也颇为了得,不但能说一口流利的维语,而且是一名资深的“电商”,前几年搞了一个鱼饲料网站,经营得顺风顺水,目前正计划搞一个干果网站,将南疆丰富的干果通过网络销往世界各地。

开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们抵达了疏附县的阿凡提主题公园门口,一位身穿新疆传统艾德莱丝绸连衣裙、戴着大框太阳镜的女士正在等着我们。“这位是疏附县旅游局的热局长,这位是上海来的旅游专家任总。”艾主任介绍我与热局长认识后,热局长热情地介绍起疏附县的情况,“疏附县隶属喀什地区,从疏附县城至喀什市中心只有15公里。眼前的广州新城是广州市援疆的重点项目,是广州派来的李新全书记上任后规划的。李书记充分发挥疏附县毗邻喀什的区位优势,在县城北侧与喀什市交界处规划建设了广州新城,并从广州招来一大批商贸、加工、房地产等企业,仅仅不过三年时间,疏附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转身面向阿凡提乐园,热局长继续介绍,“阿凡提主题公园是广州新城的重点项目,以家喻户晓的阿凡提为灵魂人物,挖掘和提炼阿凡提文化,规划了少年阿凡提游戏区、阿迪力特色演艺区、西域民俗风情区等特色内容,建成后将是南疆第一个主题公园项目……”

在广州颐和地产驻地项目经理陪同下参观阿凡提主题公园施工现场后,热局长陪同我考察阿凡提主题公园南侧几百米的新疆民族乐器村。走进具有浓郁维族建设风格的景区大门,左侧的乐器展馆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新疆民俗乐器:都塔尔、坦布尔、手鼓、唢呐、胡琴、热瓦普、热捷克……走进另一个展馆,几位乐器制作师正在认真地制作乐器,并不时进行试音调音。再走进另一个展室,“全世界最大的手鼓”、“全世界最大的热瓦普”、“全世界最大的都塔尔”……一个个超大的乐器和乐器前面闪亮的吉尼斯纪录奖牌,证明了乐器村的伟大和神奇。“新疆民族乐器村位于疏附县吾库萨克乡7村,这个村子570户中有290户、520人从事乐器制作,能够生产27类、50余种乐器,几乎涵盖了所有种类的维吾尔族传统乐器,是名副其实的乐器村,现在乐器村已经成为疏附县最具人气的旅游吸引物,去年刚刚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

“想舒服,到疏附(县)。”据说这是李新全书记给疏附县创作的形象宣传口号。根据一上午的考察经历,我的脑海中冒出了疏附县的旅游形象口号:“到疏附,真舒服。”

2013.10.5 晴 喀什

昨天中午在疏附县城,热局长带我们品尝了一顿地道正宗的羊肉抓饭。下午,艾主任陪同我一一考察了喀什市区的主要旅游景点:高台民居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在最后一站喀什大巴扎,艾主任亲自帮我挑选了新疆最好的干果:巴旦木、开心果、杏干、无花果、葡萄干……吃完晚饭回到银瑞林酒店时,我的手上多了两袋沉甸甸的回乡礼物。

又是一夜好梦。早上八点钟醒来,收拾好行李,我下楼打车直奔喀什机场

上午11点10分,喀什乌鲁木齐的CZ6876次航班准时起飞。随着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喀什在我的注视下渐渐消失。

再见,艾主任、傅师傅、热局长!

再见,喀什

2013.10.5初稿

2013.12.29定稿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乌鲁木齐2087
《任在旅途》新疆篇:《南疆西行记》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新疆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新疆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新疆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新疆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