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7

Super Soco电动车 4623KM骑行记(连载)- 第四章 干将、莫邪

翘脚的人儿

  6篇游记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天数:49 天 时间:10 月 人均:10000 元 和谁:和朋友
2017年10月18日 Day-01 西塘镇-德清县 66KM

       沿着西丁公路行驶,是通往湖州的国道。

       它由沥青铺就时,四围的工厂正是轰隆隆地,滚着浓烟;它由水泥铺就时,两旁的农舍犹是静悄悄地,散着芳香。

       这一番景致延伸着,到了横扇镇才止了步伐。

       “南浔古镇就在前面了,去不去?”

       “教授,我们才离开古镇短短2个小时哎!”

       “赵哥说得有道理,没必要刚刚离了西塘,转而又去南浔。大家难得从古镇里出来,换一换口味比较好,去城市里呆呆吧。”

       “嗯。”

       教授的脸颊上,闪烁起一丝不愉悦的神情。

       赵哥则未曾留意,只自顾自地猛然一个蹬踏,跨上马路旁花坛角,一面伸展着腰腿、一面怡然自得地点燃了一支烟。

       只见他又点燃了一支烟,向我递了来。

       我接了烟,便将酒红色的登山包扔了,搁置在马路旁的花坛角,一面踱步在马路牙子、一面吞吐着一氧化碳。

       第2个20公里、第2次休息。

       湖州南浔古镇,便在我和赵哥的唆使下,同教授擦肩而过。

       南浔西塘一般,华盖云集、门庭若市。

       古镇前的十字路口间,城际客车已是满满、私家轿车却仍是削尖了脑袋般拥挤着、还夹杂了橙黄皮囊的人力三轮车。

       人力三轮车正歪扭行进,搭乘着一众众商旅。

       商旅们披挂着五颜六色的服饰,或提携、或拉扯着行李箱和手提包。他们逐次由人力三轮车跳下,进了轰鸣着低音声浪的小桥上、流水中、人家里。

       两台Super Soco TS1200R,和南浔的距离渐渐远了,依旧觉得躁耳。

       

       湖州的城郊,柏油公路贯穿始终。

       柏油路的旁侧,则是凄凄冷冷,煞是一副荒无人烟的模样。却独独有一片高耸的住宅楼,孤零零地乍现在柏油公路左侧。

       一道乌黑色的铁栅栏,将住宅楼围了个严实。

       在一座亮银色的钢闸门旁,有一张卷帘门。

       那卷帘门敞开着,显现出一个年逾五旬的老妇。她操持着抹布,一会儿擦拭桌板、一会儿擦拭“小吃店”的招牌。

       老妇从冰箱里提了水饺。

       紧接着,她又攥了一把碧绿的香葱,撒在香浓的高汤里、一把赭石的花椒,撒在鲜嫩的水饺上,又握持铁锅热了。

       “哗,简直幸福到泪流满面!”

       “难以置信,什么芡实糕、粉蒸肉、白水鱼、酱香龙蹄、管老太臭豆腐,竟然统统差了这10块钱的水饺天远地远!

       “景区里的小吃,肯定是宰客的嘛。” 

       “嗝儿!”

       教授抚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向卷帘门外张望着。

       这时候,一轮橙红色的夕阳,恰是倒映在一处柏油公路旁的水田里。云彩将夕阳遮蔽了些、又遮蔽了些,似乎不多久,它便销声匿迹。

       远行的第一个夜晚,追随着渐落的夕阳,悄然临近了。

这时候,一轮橙红色的夕阳,恰是倒映在一处柏油公路旁的水田里。云彩将夕阳遮蔽了些、又遮蔽了些,似乎不多久,它便销声匿迹。

       “赵哥,你导航到了什么鬼路啊? ”

       “志远北路。”

       这时候,我已和赵哥交换了位置。

       他去了后座,一面肩负着酒红色的登山包、一面手眼比对导航;我则来了驾驶位,凭借着两道雪白的远光灯,谨慎盯瞧着周遭的环境。

       这志远北路,寂静幽谧极了。

       “天呐,百度地图不靠谱啊,刚刚明明已经到了进德清的一级公路,一转眼又导航到了一条黑漆麻乌的深山老林!”

       教授的声音幽怨,他素来喜好纠结神神鬼鬼的事情。

       只见志远北路是水泥铺设的,道面窄窄、旁侧尽是荒乱的杂草;偶尔来了一些路灯,伫立在杂草丛生的土壤间,却隐没了光亮。

       我提目张望。

       依稀见了群山环绕、丘陵间水雾蒸腾;浑厚的云朵正笼罩着浙西的山岭。这一番风貌,再不似于平原时,如此风情日朗了。

       云朵既遮蔽了夕阳、亦遮蔽了月色。

       由此,这一抹漆黑的夜,又是涂了一缕乌青。

       这夏去秋来的时令,在密林里、在杂丛间,尽皆失了虫鸟的窸窣。呼呼中钻来耳畔的,独独是吼啸着的山风。

       

       陡然间,一幢破败的楼屋乍现,在右侧前方!

       这破败的楼屋,约莫3、4层的规模。

       它通体浇筑水泥,不显红砖、不具瓦檐,于漆黑的夜下只呈显着灰蒙、煞白的色彩。其门窗尽皆洞开、尽皆破碎。

       远光灯照了去,门窗里便显露着昏沉的暗黑色。

       一盏扇形的吊灯,仿佛早已逝去了生命。

       但见它由一根悬挂在屋檐的干裂麻绳垂吊着,摇摇欲坠在灰白的墙壁上、吼啸的山风中,时不时挥散着尖锐的锈铁撞击声。

       “鬼屋!!!”

       教授的声音,幽怨变了凄厉。

图为教授,正骑了壹玖捌壹的古旧电动车。远一丢丢的白衣男子,便是王三皮是也。

       约莫,在2个月以前了。

       赵哥驾驶着壹玖捌壹的那一台破旧电动车,搭载着我和教授,又是游荡在午夜时分的乡道。去瞅一瞅农田、瞧一瞧星夜。

       这一条乡道,通往西塘边最是美丽的村落,金明村。

       可那一夜,月儿却躲藏了。

       由此,这历来黑了沿途街灯的乡道上,更是没了星光、没了月光。那美丽的村落,便是沉沉地笼罩在一阵漆黑的朦胧里。

       “大白兔,后面的汽车真是讨嫌呐。”

       “汽车?什么汽车?”

       “后面不是有一辆晃晃悠悠的汽车么?刚刚我靠右侧转了车把,打算让它超了。可它却依旧慢慢悠悠地,还开了远光灯。”

       “赵哥,你...你别吓我...”

       “啊?我吓你?”

       “你自己往后面瞧瞧!”

       赵哥听了我的应答,又是生了懵懂、又满是狐疑地回转脑袋,向“汽车”处张望去。他的眼神先是蹬得圆了、紧接着便充斥着恐惧。

       这一条漆黑的乡道上,除了一台破旧电动车,再没了其他。

       

       “不!我明明见了它的远光灯,从后视镜里刺了眼睛!”

       乡道狭长、笔直,正是连结321国道和金明村。沿途虽是设了岔道转下田埂,却因由窄短,仅仅通融步行罢了。

       因而若是后方来了车辆,前方必然眼见。

       可除了后视镜里的远光灯,赵哥一无所获。

       哪怕是往常午夜仍然辛勤劳作,或在水塘间撒网捕鱼的渔民,或在稻田里挑肥锄禾的农夫,此刻也踪影全无了。

       赵哥似发了疯癫一般,扭转车把向321国道奔逃流窜。

       这时候,教授正甜美地倚靠在后座,沉迷着对瞌睡虫的战争。

       15码、20码、25码...

       赵哥前倾着身子,一面竭力扭转着车把,一面恨不得以腿脚蹬踏水泥乡道,叫搭载了三个臭小子的破旧电动车再快一丢丢。

       至了321国道,终是灯火通明了。

       我和赵哥颤抖着食指和无名指,纷纷点了一支烟、又抖抖索索地叼在嘴唇、再软趴趴地瘫坐在一座石桥的桥沿。

       “嚯,我刚刚做了一个很刺激的梦!”

       “教授,你梦了什么?”

       “嗯...我上了一台过山车。它很奇怪啊,居然没上蹿下跳,只一门心思地往前面冲刺。就差一点点呀,我就飞出去了!”

       “那过山车,其实是赵哥驾驶的电动车。”

       “什么?”

       “你在舒坦睡梦的时候,赵哥却目睹了一件灵异的事情。”

       “啊...”

       “有一辆汽车的远光灯,从后视镜里刺了我的眼睛。可当我回了脑袋张望的时候,却发现乡道上空落落的,没汽车。”

       教授惊呆了、吓傻了。

       

       教授痴痴地注视着两支烟,正颤抖在桥沿。

       不一会儿,他亦是一个健步向桥沿跨了去,将两只胳膊肘子撑在石桥的石砌围栏上,只兀自粗粗地喘息着。

       又过了一阵,教授便来了一番躁动。

       只见他使了一招“海底捞月”,猛然探出右手掌心、在我的裤子荷包里一顿掏摸、夺了一支香烟和一枚火机、“嗒、嗒、嗒”地点燃了。

       教授一向洁身自好,历来讨嫌烟草燃烧的味道。可听了赵哥的故事以后,他却鬼使神差般吞吐起了一氧化碳。

       “赵哥,我求求你了。”

       “干嘛?”

       “呃...我已经满脑子都是汽车远光灯的影子了。等一下回了壹玖捌壹,你来B101嘛,大家就一起睡了嘛。我怕!”

       这恐怖故事的结局,正如教授所期望的。

       我很是委屈的蜷缩在床铺的左侧,迷迷糊糊地睡了;赵哥四仰八叉地躺在正中的位置,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教授则翻滚在右侧,辗转了一夜。

这一张照片,拍摄于途径湖州、驻车充电时。教授狂放地扬言,1台Super Scoo足以豪购5台三轮儿。

       这惊悚的场景,所幸转瞬即逝。

       一幢幢亮了明灯的农舍,列在志远北路的两侧。

       些许农人,围坐在门缝间的电视前,关注着新闻时事和天气预报;些许农人,围坐在窗户里的圆桌上,享用着自耕自养的食物;       

       又是些许男女老幼聚拢了,围坐在一处椭圆形的院落里。

       他们或插着腰,弹撒指缝间的烟灰;或挠着背,显露蜡黄黝黑的赤身;或翘着二郎腿,穿针引线地缝衣织布。

       那丰收的粮食,便晾晒在庭院的角落。

       那护家的狗子,便蹲守在清凉的树荫。

       可无奈,必有些许农家偷工减料。

       倏然间,一只张牙舞爪、血嘴满盆的黝黑恶犬,由左侧的一户农家门缝里咆哮着杀将出来,追逐着正侵犯自己领地的陌生人。

       “哎哟!WCNMLGB,跑呀!”

       “跑呀!”

       伙伴正互相呼喊着,我和教授不约而同地拨动着右手拇指,将车把右侧的切换档位按键,由“2”档变了“3”档。

       车速愈来愈快了、狗速亦愈来愈快了。

       当风儿扑打在脸颊上,也觉了疼痛时,那黝黑恶犬方才志得意满地止了脚步、住了咆哮,洋洋得意地返了农家。

       适才幽静若鬼蜮的志远北路,霎时间热闹非凡。

       想想,便忍俊不禁了。

       我蓦地回忆起电影《阿甘正传》里的一句台词:“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我和赵哥、教授寻遍了酒店周遭的停车场,却没一座是负责保管电动车的。

       亏是酒店前布了监控。

       如此一来,两台Super Soco TS1200R便是停靠在监控下。锁了碟刹、取了电池,它们安安静静地睡了一夜。

       “嘿哟,这一回...倒是...好了。”

       “什...什么?”

       “哪怕是偷车贼生了三头六臂,也肯定没能耐去偷盗...缺了电池的电动车!可...可我们这一路下去,麒麟...麒麟臂是没得...没得跑了!”

       4颗自重11KG的电池,则是被扛到了房间。

4颗自重11KG的电池,则是被扛到了房间。

       “大白兔,我是没见识过,哪一座停车场是负责保管电动车的。”

       “广西,一抓一把。”

       “为什么呀?”

       “在广西呀,每一座城市的电动车数量都是迫近百万。电动车多了,偷车贼自然就多了;偷车贼多了,保管电动车的停车场自然就多了。”

       “哦哟,那是数可敌国啊!”

       “赵哥,你认识‘窃·格瓦拉’么?”

       “谁?”

       “‘窃·格瓦拉可厉害了,是广西偷车界的翘楚。在一次束手就擒以后,他给世界留了一句名言,叫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啊!哈哈哈!”

       到了2017年,各酒店多是已经取消了多人间、家庭房的配置。

       这一类房间既是清洁成本大、又是维护费用高,无奈因可容纳的住客数量众多,酒店的盈利还大大消减了。

       故而住客改造标准间,即如家常便饭。

       标准间里,摆放着两张1.2米宽的床铺。

       但见三个臭小子好一阵折腾,将两张1.2米宽的床铺挪移拼凑一番,则又是欢欣闹腾在一张2.4米宽的卧榻上。

       原本搁置在两张床铺间的床柜,则发配在角落。

       那床柜,正倚靠着墙壁的插座、又驮了两只铝合金质地的充电器,为远行一日后肚腹空空的电动车电池输送营养。

       “阿谢,我的头盔有一点奇怪啊。一开始吧,我觉得它是黄色的。可戴着、戴着,它好像又变了,不是黄色了。”

       “没、没、没,它很漂亮。”

       “赵哥?”

       “大白兔没撒谎,它很漂亮。”

       “嗯...是嘛!我又不是色盲,它肯定是黄色嘛!嗯...对、对、对,似乎、可能、大概、也许、确实没什么颜色的毛病。”

       阿谢,是教授对我的称呼。

       这称呼,源自足球圈子。

       光阴追溯到中学时代,我在柳州踢5人制的草根足球时,那一帮同是喜好草根足球的朋友们,便是称呼我作“阿谢”了。

       教授呢,自然不例外。

       进了德清,伙计们已是汗流浃背、饥肠辘辘了。

       教授却顾不上洗澡、顾不上吃饭,只火急火燎地唆使我和赵哥,沿街寻觅售卖电动车的铺子、匆匆购置了头盔。

       我挑了一顶黑白配的,仅仅100元;赵哥挑了一顶磨砂乌黑色的,仅仅100元;教授天性活泼,挑了一顶色彩艳丽的。

       嗯...60元。

       生命中第一顶头盔,教授爱不释手。

       只见他扒拉下了那一件乳白色的针织风衣,正襟危坐在电视前,面对着CCTV-10播放的《探索·发现》,却不甘愿摘了它。

只见他扒拉下了那一件乳白色的针织风衣,正襟危坐在电视前,面对着CCTV-10播放的《探索·发现》,却不甘愿摘了它。
2017年10月19日:Day---02 德清县-临安区

       教授火急火燎地豪购,远远没结束。

       第二日一早,他便拖了半睡半醒的我,一面咀嚼着煎饺、一面又是寻觅着售卖电动车的铺子,购置捆绳去了。

       而第一日捆缚着教授和赵哥行囊的绳索,只是由壹玖捌壹废弃布袋上撕扯来的布条。这简陋的装备,定然是摇摇欲坠的。

       “阿谢,等一下...去...去哪里?”

       “莫干山。”

       “远不远...呐?”

       “德清西北,14公里。”

       “哦哟,去爬山呐!我们...我们是不是要在...莫干山睡一夜?或者说,我们下午...下午就离开,到别的...地方去?”

       “随缘嘛。”

       “嗨哟,到了。”

       教授终于咽了煎饺,说话即是利索。

       一板一眼地清算来,缺漏的装备可多了去了。驮包、第二副充电器、即将购置的捆绳、以及导航用的手机支架。

       由此,后座唯一的背夫又成了路线播报员。

       “直行9公里,就是莫干山了!”

       往莫干山的公路通体柏油,一副乌黑俏丽的模样。时而笔直作“长矛”状、时而弯曲如“弓弩”状,绵延似无穷无尽。

       一株株墨绿枝叶的松树、一幢幢紫红砖瓦的楼阁,点缀在柏油公路旁侧。

       此一番景象,同初遇德清时相较,已然大为迥异了。

       志远北路的农舍简朴,无非一堵腻子灰白墙、几片蓝黑砖瓦,寥寥数笔罢了;而现下的景致,却有一副脑满肠肥的嘴脸。

       可些许油光,亦为正午寡淡阳光下的恬淡画卷,添了滴滴艳色。

       画卷的正中,是一片淡灰色的连绵群山。

       山岭极是柔和地起伏着,宛若佳丽的胸乳,既温润、又婉约。而巅峰的云彩,又恰似她遮胸蔽乳的轻柔浣纱。

       当一阵风儿撩拨,那浣纱便飘摇了。

       三个臭小子,正驾驶着两台电动车,由画卷下方的墨灰路径,向画卷正中时而隐没、时而袒露的层峦叠嶂行驶去了。

       “教授,来喝茶。”    

       “咦哟,爽!赵哥,哪里来的茶水?”

       “喏,左边的碉楼里,有大叔大妈在卖茶叶。他们说,茶水是可以免费品尝的,我就拿了两杯黄芽茶试一试。”

       “等阿谢上了山腰,你再去拿一杯。”

       “行。”

       “现在呀,阿谢就像一条废狗,伸了舌头出来,‘嗨、嗨、嗨’地长吁短叹。他肯定是汗流浃背了,需要补充水分。”

       “行。”

       正言谈间,教授和赵哥收拾起了摄影器材。

       佳能 5D Mark III的相机和70-200mm的长焦镜头,由赵哥扛了;索尼 M6,由教授提了;大疆 御 Magic Pro,则是留了给我。

       山腰的一座治安岗亭旁,有一处岔道。

       若是直行,依旧是环山而行的柏油公路,上往顶峰的观景台;若是左转,则是山石阶梯,下向剑池和剑瀑。

       倘如将莫干山的峰峦,比喻作佳丽的胸乳,起码是D cup。 

       搭载双人的小龟龟,即使在“3”档的运动模式下,亦是无法在陡峭的柏油公路上行进。只必须倚靠驾驶员的腿脚蹬踏,以10KM/h的速度挪移。

       我从后座弹跳而下,步行攀登。

       由此,赵哥便能顺利行进了。

       “嗨、嗨、嗨...”

       我的境遇,着实如教授所形容的,仿佛一条废狗。

三个臭小子,正驾驶着两台电动车,由画卷下方的墨灰路径,向画卷正中时而隐没、时而袒露的层峦叠嶂行驶去了。

      “大白兔,来喝茶。”

       只见教授将两台Super Soco,并列停放在治安岗亭边;赵哥平举着臂膀,五指紧扣着一枚塑料杯子,一面晃荡着茶汤、一面靠近了我。

       那茶汤是青绿色的,余有些些赭石色的茶屑盘旋沉淀。

       而塑料杯子口上,则是热浪翻滚,清香沁鼻。

       “赵哥,我又没能耐品鉴。任何茶叶到了我的唇齿上,都是既清冽、又苦涩的味道,分辨不了差别。你啊,该给我冰可乐的。”

       “这荒山野岭的,哪儿来的冰可乐?”

       我品茶的姿态,亦是同别的90后小青年煞无二致。

       每一回亲吻杯沿,抿了些些茶汤,尽是装扮成熟、稳重模样的手段。且无论是御前贡品、或是草棚马尿,多数小青年皆是一番豪情夸赞。

       “嗯,真香!”

       由山石阶梯向下,既经过溪流,亦经过密林。

       溪流奔涌处、密林深幽处,正屈膝着一个汉子,挥舞重锤地神色铁凝;正昂首着一个妇人,莞尔微笑地秉持长剑。

       他是干将、她是莫邪。

       密密的游客,悉数停留在山谷间。

       他们或指遮面颊,忽作“剪刀”状;或臂托腮帮,忽作“花瓣”状,靠近了溪林间的两尊青铜雕像,合了影、留了念。

       我却发掘了别的乐子。

       此时此刻,寡淡的阳光正透了密林,稀疏地坠落。

       教授恰好举了索尼 M6,四处寻觅着精彩的风景。他时刻预备着按动快门,将这精彩的风景收录在镜头里。

       可他却并未察觉,密林间坠落的星点阳光,恰是照耀着自己面庞。

       我悄无声息地尾随着教授。

       当他的面庞明暗有别,似幽谷清泉般冷峻时;突兀有致,似苍岭密林般葱翠时,我便立即按动快门,将这俊俏的瞬间收录在镜头里。

       “喂!我拍了一张你的特写!宛如光与影的交配!”

       “啊...你...”

       这时候,周遭的姑娘听了我的吼叫,纷纷显露着惊讶、鄙夷的神情。她们眯着眼睛、撇着嘴唇,极是嫌弃地远离了我。

       “不、不、不!交汇,是交汇!”

当他的面庞明暗有别,似幽谷清泉般冷峻时;突兀有致,似苍岭密林般葱翠时,我便立即按动快门,将这俊俏的瞬间收录在镜头里。

       在我尾随、偷拍教授时,赵哥却早早地到了剑瀑下、剑池旁。他站立在一处青石板上,专注地举握着佳能 5D Mark III拍摄着剑瀑。

       那剑瀑,约莫10米高的样貌。

       山溪奔临山岩的断裂处,激扬飘洒地沐浴着剑池

       那剑池,则是水光熠熠、蝶鸟蔓蔓。

       弥散的水雾,时而溅在岩岸、时而溅在面颊,拂来阵阵清爽;灵动的花蝶,萦绕着飞泻银瀑,作翩翩起舞;啼鸣的禽鸟盘旋在凛凛水波,作幽幽低吟。

       这幽静的景致,跨溪越林地逶迤着。

       “喂,我在莫干山。”

       “拜托,你和妈妈能不能等我回了曲靖,再商量钩机的事情?我想好好地完成一趟旅行,别老是来搅和兴致,行不行!”

       赵哥却接了一通电话,击破了幽静。

               

                                                   设置为封面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西塘
Super Soco电动车 4623KM骑行记(连载)- 第四章 干将、莫邪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