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4.09.28

科尔多瓦:繁华落尽的盛世之梦(上)—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七)

推荐住宿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4-09-28 18:26

科尔多瓦——摩尔人的盛世之都】

格拉纳达出发,我们沿A92号和A45号高速公路一路向北,跨过瓜达尔基维尔河后,在一直通往大西洋的安达卢西亚大道边的莫雷纳山麓,远远望见一片带有浓重古伊斯兰风格的建筑群——这里就是摩尔人在伊比利亚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瞬间所留下的遗迹——科尔多瓦(CORDOBA)。

科尔多瓦直至公元11世纪初一直是伊斯兰教主要都市之一,与格拉纳达塞维利亚并称为“摩尔人的铁三角”。科尔多瓦正处于这个铁三角指向北方基督王国的箭头位置。

如果说阿拉伯化的西班牙宛如千里历史银河中的一颗流星,那么科尔多瓦无疑是它最耀眼的一个瞬间,盛极一时的科尔多瓦无异于当年西班牙的拜占庭。

科尔多瓦整座城市的基础由古罗马人开始兴建,并成为古罗马帝国西班牙辖区和安达卢西亚行省的首府。西哥特人入侵后科尔多瓦一度成为当时的西班牙首都托莱多的附属地区。711年摩尔人占领西班牙科尔多瓦变成穆斯林占据下的西班牙首府。公元10世纪获得哈里发王国的地位后,科尔多瓦进入全盛期,成为伊斯兰世界最强盛的首都,成为与开罗,大马士革,巴格达并列的伊斯兰文化中心,与罗马,君士坦丁堡并称西方三大重要城市(但人口超过前二者)。鼎盛时期科尔多瓦的清真寺多达300所。11世纪哈里发王国的分裂使得科尔多瓦逐渐走上了下坡路。公元1236年在科尔多瓦的摩尔人被费迪南三世驱逐,整座城市正式加盟信奉基督教的卡斯蒂利亚王国,致使科尔多瓦陷入长期衰落。在查理五世统治时期,城市伊斯兰教的象征——大清真寺甚至被改造成基督教大教堂。


【穿越千年历史的大桥——罗马桥】

我们在轻风拂面的清晨来到了这座古罗马桥,站在大桥所在的瓜达尔基维尔河南岸,向整个桥身及对岸的大清真寺法望去,会感觉仿佛穿越历史长河,回到了古罗马世界当中。这座穿越千年历史的大桥在晨辉的映衬下,显现出经历过沧桑历史变迁之后的古朴、威严与壮丽。

罗马桥坐落于西班牙科尔多瓦市区瓜达尔基维尔河上,是一座拥有二千年历史的石拱桥。整座桥长331米,宽9米,连接两岸的Campo de la Verdad区和主教座堂区(Barrio de la Catedral)。直至20世纪中叶下游的圣拉斐尔大桥(Puente de San Rafael)通车前,罗马桥一直是科尔多瓦唯一的桥梁,2004年起为保护古建筑仅供行人步行通过。桥身两侧均匀分布着半圆形平台,可以供步行的游客凭栏观赏两岸美景。

站在瓜达尔基维尔河南岸向北眺望,罗马桥的北端是大清真寺以及科尔多瓦古城区。古罗马、西哥特、伊斯兰、基督教等各种文化元素在这座小城交融,反映在建筑群上产生了丰富的艺术美感。

从建造时间和位置推断,罗马桥很可能是古罗马统治时期连接罗马城和加的斯城的奥古斯都大道(Via Augusta)的必经之处。在摩尔时代该桥被扩建为现在的规模。大桥以巨石建造,有17孔桥洞,桥面平直。在穆斯林统治时期桥的两端各建了一个塔楼,分别是Calahorra Tower以及Puerta del Puente(凯旋门),凯旋门于公元16世纪重建。 这座桥在历史上多次重建(最近的一次大修是在2006年),现在只有第14个桥拱以及第15个桥拱是原先的。

下图为整座罗马桥的方位斜视图(已标识罗马桥主要景点)。

摩尔人统治时期在罗马桥瓜达尔基维尔河南岸所建的桥头堡—卡拉荷拉塔(Calahorra Tower)。

卡拉荷拉塔矗立在瓜达尔基维尔河河畔,面对着科尔多瓦。在14世纪中叶为了保卫科尔多瓦该塔作为通往进入科尔多瓦城的大门,发挥了重要的防卫作用。

站在桥墩附近仰视Calahorra Tower。桥头堡上不雉堞口细长,上面则是尖口,从高塔的阳台可以远眺城市的部分美景。

桥头堡Calahorra Tower,如今作为安达卢斯博物馆(Museo Vivo De Al-Andalus)使用。博物馆内展示了科尔多瓦摩尔人统治时期的文明成果,包括以科尔多瓦——东西方的桥梁为主题的各种展品,还有阿贝洛埃斯、马莫尼德斯、阿布·阿尔·阿拉比和阿丰索十世等学者的肖像,更重要的是其宗教宽容的声誉。

桥中央的拉法埃尔·阿尔坎赫尔(San Reafael Arcangel)雕像,拉法埃尔·阿尔坎赫尔是科尔多瓦的守护神,他曾经在一场瘟疫中拯救科尔多瓦的市民。

大桥北岸的凯旋门(Puerta del Puente)。

从桥面可以远远望见露出围墙的大清真寺

建于瓜达尔基维尔河岸的水车房。

一名科尔多瓦骑车的少女静静望着河里的野鸭,这些野鸭不会担心有人捕捉,根据当地法令捕捉这些野鸭是违法的。

瓜达尔基维尔河位于罗马桥下游的索托·德拉·阿尔伯拉斐亚(Sotos de la Albolafia)自然保护区,这里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从墙上的观景台可以远远望见我们到达科尔多瓦时曾经过的,位于下游的Puente De San Rafael大桥。

废弃的磨房屋顶站满了栖息的候鸟。

罗马桥北岸沿河的Av. del Alcazar大街的伊斯兰风格建筑。

罗马桥北岸的凯旋门(Puerta del Puente)。它于1571年由埃尔南·路易斯三世改建,呈现了文艺复兴艺术风格。1928年在修复大桥时恢复了大门廊的建筑花纹。大门的一边是公元1765年-1781年间由建筑师Miguel Verdiguier修建的圣拉法埃尔凯旋门。

凯旋门门基的风格受到了罗马纳沃那广场喷泉风格的影响。

凯旋门的背面。


【主教座堂街区(Barrio de la Catedral)】

穿过凯旋门来到一座矗立着更高的圣拉法埃尔雕像的广场。

从这个角度拍到的狄奥赛萨诺博物馆(Mueso Diocesano)、圣拉法埃尔·阿尔坎赫尔(San Reafael Arcangel)石雕像和科尔多瓦清真寺 ( La Mezquita de Córdoba )一角。

凯旋门后的广场上矗立的科尔多瓦守护神——圣拉法埃尔·阿尔坎赫尔(San Reafael Arcangel)石雕像。

穿过凯旋门后的Hacienda Posada de Vallina酒店西立面外观,极具伊斯兰建筑风格。

狄奥赛萨诺博物馆(Mueso Diocesano)东立面,博物馆中陈列着珍贵的名画以及大量祈祷所用器物、宗教圣像和壁毯。正对的东面就是科尔多瓦大清真寺

犹太街区的建筑物和大清真寺仅相隔一个不太宽阔的Calle De Torrijos大街。

Calle De Torrijos街边游客中心餐饮店悬挂的火腿。

游客中心典型安达卢西亚风格的中庭。

个人制作的大清真寺及其周边建筑相对方位如下图(根据Google三维地图编辑标识)。


【西方伊斯兰教的克尔白——大清真寺 ( La Mezquita de Córdoba )】

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始建于公元786年。安达卢西亚的埃米尔阿卜杜·拉赫曼·达希勒建造此寺,该寺可与大马士革倭马亚大清真寺媲美。整座清真寺建筑工艺精妙,备受地理学家、考古学家和史学家赞赏,堪称伊斯兰建筑艺术的经典,并成为当时最大的伊斯兰学府,藏书40万册,除宗教和语言等课程外,还传授哲学、人文科学及自然科学知识,吸引了不少西欧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前来求学。梵蒂冈教廷的一位大主教也曾赴此求学,该寺被誉为“西方伊斯兰教的克尔白”(克尔白:穆斯林做礼拜时的正向)。虽然在它已被改建为天主教堂,但在感觉上仍是伊斯兰建筑。

大清真寺的围墙面较为粗糙,虽经历了千年风化墙面的建筑材料比较容易剥落,但依然雄伟。

科尔多瓦的伊斯兰文明曾经鼎盛一时,对其他宗教显得宽容与大度,否则很难想象在公元8世纪的时候,在这座厚实的围墙里一半人向上帝祈祷,一半人在诵读古兰经。

其实文化碰撞也并非如想象中那边残忍血腥,相较于后来基督教统治者的狭隘,伊斯兰教统治者则显得开明许多,他们把犹太教和基督教视作圣书的子民,尊重他们的信仰自由,认为他们是默罕默德最后启示录的先驱,因此在伊斯兰统治者的手里3个宗教和谐相处超过200多年。伊斯兰势力统治下的300多年里,在阿拉伯文化潜移默化下,当地75%人口成为伊斯兰教徒。

晨辉照耀下,在略显阴沉的清真寺高墙下拍摄的对方。

大清真寺在公元9-10世纪是科尔多瓦极为重要的宗教场所和精神殿堂,每次出征前摩尔军队都需要在这里举行仪式。

这是关于描写伊比利亚摩尔人的著作:《西部伊斯兰世界和摩尔人 7-15世纪》(THE MOORS THE ISLAMIC WEST 7TH-15TH CENTURIES AD)关于“科尔多瓦哈里发,9-10世纪(THE CALIPHATE OF CORDOBA, 9TH-10TH CENTURY)"章节中,以科尔多瓦大清真寺为背景的插图。


【摩尔人种植文明的缩影:橘院】

进入大清真寺首先需要通过橘院。我们从大清真寺西门向橘院展望,见到一名伊斯兰风格着装的妇女气定神闲的站在门后欣赏着其祖先们建造的这座伟大建筑物及庭院。我想凡是阿拉伯人见到其祖先们曾经创造的辉煌,应该会由一种由衷的自豪感吧。

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的橘院里种植了96棵橘树和其他植物(橄榄树、意大利柏树等),使得这里一年四季都香气四溢。

北方的基督教王国光复科尔多瓦以后,庭院连廊安达卢西亚风格的连拱被由柱头为叶脉型的石柱支撑的两个半拱代替。庭院中心泉水从巴洛克风格的马圣利亚喷泉潺潺流出,仿佛诉说着这里曾经的浪漫与辉煌……

钟塔(宣礼楼)是一座尖塔状的建筑物,寺内的宣礼员可按时登楼呼唤信徒做礼拜。18世纪时, 这座宣礼楼被基督教徒们用一座巴洛克式的塔楼所替代。站在钟塔整座科尔多瓦一览无余。

蓝天、棕榈树和橘树映衬下的钟塔显得分外高耸。

橘院中的树木灌溉系统设计。

也许在罗马人眼中西班牙不过是个虚有其表帝国,一片干枯贫瘠的不毛之地,但对于来自沙漠的人们而言,这里处处充满了发展农业的可能。他们带来了一些列的技术来应对农业用地的干旱问题,如广泛种植橄榄树、开设葡萄园、发展灌溉系统、修筑水渠等。

公元8世纪的欧洲,政治腐败、经济萧条、科技落后、思想愚昧,在各方面都无法和当时处于鼎盛时期的阿拉伯文明相提并论。摩尔人的到来将灿烂的阿拉伯文明带入了整个伊比利亚半岛。

就像《西部伊斯兰世界和摩尔人 7-15世纪》(THE MOORS THE ISLAMIC WEST 7TH-15TH CENTURIES AD)这部书中关于“科尔多瓦的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OF CORDOBA)"章节中所说的:“从8世纪中叶到11世纪早期,一个灿烂的文明在伊比利亚半岛崛起了,这里被叙利亚的倭马亚哈里发的后裔统治着。虽然相对于伊斯兰的中东而言,这里有些落后,但是倭马亚的安达卢西亚远比欧洲的其他地方先进。在军事上,虽然没有试图征服他的邻居们,科尔多瓦成为了地区性强权。只有在南方以及埃布罗河谷才坐落着真正的城市。那里也是伊斯兰安达卢西亚的心脏地带,那里的集约化耕种依靠复杂且脆弱的灌溉系统,而且在广袤的中部平原,饲养牲畜是主要的生活方式。在这个“牛仔国家”中的这种生活方式后来被西班牙人成功地带到美洲。”


【延续五百年的圣地之梦——记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的建造历程】

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建立的过程十分漫长,经历了罗马人始建(天主教修道院)—摩尔人改建(大清真寺)—西班牙天主教徒再改建的漫长时期,从公元8世纪一直延续到公元13世纪,前后时间跨度竟长达500年。

大清真寺初建于阿卜杜·拉赫曼一世治下的9世纪中叶。

第一次扩建是阿卜杜·拉赫曼二世时期的961年。在现今的比拉比修萨(Villaviciosa)中心修建了一个叫做卢塞纳里奥(lucernario)的建筑,该建筑直接面对那9个殿堂,而那9个殿堂又通往哈里发及其全家的恢宏的保留地和一个叫做米拉普(mihrab)祈祷圣地。 米拉普是科尔多瓦清真寺建筑群中最辉煌的地方。

第二次扩建时,阿尔·哈卡姆二世请求拜占庭皇帝运来建筑材料和工匠,这位皇帝用大船送来了320担重的琉璃嵌面石用作米拉普的围墙。


清真寺最后一次扩建的规模最大,是在曼苏尔治下的987年前后。 这次扩建与前二次不同,它把重点放在地面上。扩建用的大理石就是现在常用的暗红色铺地石,但这次扩建从美学角度存在较大争议,在政治宣传上遭到了道义上的打击。主要原因是清真寺的9个殿堂的屋顶下,都吊着曼苏尔于公元997年7月3日入侵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现属于西班牙加利西亚自治区)时作为战利品掠来的铃铛。

为便于理解,个人按照扩建顺序区域大致绘制如下——科尔多瓦大清真寺扩建区域顺序图。在参观的时候可以加以对照四个建造时期的特点和风格加以甄别。

基督教王国光复运动以后,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又经历了几次改建。费尔南德三世曾下令在清真寺原址的一边建了一个简陋的礼拜室。随后不久,由智者阿丰索十世资助、建筑师穆德哈尔主持在比拉比修萨的卢塞纳里奥旁边开始修建皇家小教堂。公元15世纪末第一个有着相当规模的小教堂建成。

公元1523年大教堂开始修建,当时科尔多瓦的主教是唐阿隆索·蒙里克。在清真寺原址上修建这样的大教堂,一开始就因偏离中心地区而引起争论。图纸上这个建筑呈拉丁十字形,恰恰位于清真寺建筑群的中心。第一期工程在长者埃尔南·路易斯领导下完成。接着,其子小埃尔南·路易斯于16世纪中期接替其父,继续主持修建工程。 其后近百年间又进行了多次维修。最重要的一次修茸是在1908年,当时布尔戈斯建筑家Ricardo Velazaquez Bosco和科尔多瓦雕塑家Mateo Inurria重新装修了四个大门,门上修建了石拱顶,拱顶面,石膏纹路和石膏花叶纹。

16世纪开始世界范围内的阿拉伯势力长时间没落,科尔多瓦基督教王国的统治者们拆毁了清真寺中央的石柱,在其基础上建立了一座基督教礼拜堂。这种对伊斯兰文化的破坏和对伊斯兰教的亵渎行为却意外地营造出科尔多瓦清真寺突兀的、特立独行的美。对原有的珍贵建筑的破坏过多而引起了查理五世国王的不满 “你建造的东西虽精美绝伦,但可以在别处建造,可是你毁掉的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也正因为国王及时制止, 这座伊斯兰教的大清真寺才得以较完好的保持至今, 并因此而成为一座伊斯兰教和天主教文明并存的特殊建筑物。


【繁华落尽的唯美与迷幻——大清真寺内部全貌】

怀着无比崇尚的心情,我们从大清真寺北门进入,首先来到哈里发阿普杜拉.拉赫曼一世时期建造区。刚进门我们就注意到幽暗的灯光照映下,透过玻璃天窗下望的地下室。这是最早由摩尔人建筑的基础部分,地板带有浓重的阿拉伯风格。

科尔多瓦大清真寺最早的建立者,科尔多瓦哈里发阿普杜拉.拉赫曼一世在当时是安达卢西亚名义上的统治者,被誉为“古莱什族之鹰”。当时的摩尔王国强大而富有,所隐匿的金银财宝数额至今仍是众说纷纭。这位被基督教王国的国王们羡慕着、妒嫉着、恐惧着的哈里发,其真实内心应该是充满孤寂、悲伤乃至凄凉的。由于东方已存在一个哈里发,他将无法再回故国和圣地麦加朝圣的遗憾,只得将这种思绪深深地倾注在这座令人惊叹、华丽无比的清真寺中。

一进入大清真寺内部,我们即被这种庄严、肃穆、略带忧伤而不失华丽的思绪所感染。

沿着这条主通道通向曼苏尔治时期的改建部分,可以明显区分出扩建区的地板采用暗红色铺地石。朝拜的方向正是面向东方的麦加。

大清真寺正殿的双层马蹄形石柱。

这些石柱由斑岩、碧玉和各种颜色的大理石构筑而成。这些石柱主要来自法国的尼姆、西班牙塞维利亚、或从迦太基的古建废墟上精选。初建时还曾从君士坦丁堡派遣熟练工匠参加,并运来16吨各种玉石和象牙镶嵌图案 。经加工石柱统一成科林思建筑的柱头和4 米的标准高度。

目前殿内尚存石柱850根,将正殿分成南北19行,每行各有29个拱门的翼廊,每个拱门又各有上下两层马蹄形的拱券,整座正殿玉柱林立、拱廊纵横。由于不同区域的采光不同,石柱排列时而悠远、时而深沉、时而幽暗、时而明快。

由于在伊斯兰教义中,真主阿拉是无形无色,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因此直接展现或任何灵性存在的形式都是被明文禁止的,包括各种偶像崇拜、图腾崇拜。只有通过建筑本身来表达对真主的敬爱与推崇。因此清真寺的设计始终是统一风格的,不论站在哪个位置都会使人感到与真主同在。

当年的阿卜杜·拉赫曼一世企图倾其财富在西班牙建造一座全新的宗教中心。但是我们在这里只依稀看到昔日伊斯兰教圣地大马士革、麦加、耶路撒冷和巴格达的影子——科尔多瓦大清真寺最精美、最重要、象征着伊斯兰精神信仰的壁龛依旧清晰地指着麦加的方向。与世界上所有穆斯林一样,在这位伟大的哈里发的内心深处,麦加牢牢把持的圣地的地位,那里才是世界上所有伊斯兰教信徒的精神家园和唯一的中心。

大清真寺里有两座小型博物馆。圣克雷门特博物馆位于哈里发曼苏尔时期所扩建的殿堂的一边,里面陈列着20世纪陆续收集的阿拉伯和基督教时期的物品。圣文森特西哥特博物馆位于大清真寺的西南角,里面陈列着6-8世纪修建古殿堂时的物件。

大清真寺的镇殿之宝——黄金打造的圣体龛。

举办宗教仪式时用的圣器。

博物馆四周的壁画均以基督教对于伊斯兰教的倾轧和完胜为主题。

珍宝馆内陈列的圣杯、圣盘。这些黄金、白银据说是大航海时代从南美掠夺而来。

17世纪初完成了大教堂墙面的大理石雕饰,教堂中大祭坛的拱顶是交叉拱顶。由胡安·德奥丘阿责设计,建筑师弗朗西斯科·古铁雷斯负责装饰。拱顶中心是低拱型,带有弧形窗。中心殿堂的两侧矗立着两座17世纪制造的管风琴。

圣特雷莎小教堂,民间称之为宝贝教堂,其内部可见保留圣体的圣体龛。此龛由德国的金银工匠恩里克·德阿尔菲于世纪所建。

唱诗班布满精美浮雕、繁复华丽的蕾丝穹顶。

从这张照片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基督教堂和伊斯兰清真寺的混搭风格。

唱诗班是大教堂一个重要的艺术组成部分,由佩德罗·杜克·科尔奈霍主持建造。此处木雕用的木材是从加勒比国家运来,带有华贵的巴洛克雕饰, 红木木质保证了这些家具经久不衰。唱诗班共有50张椅子分上下两层排列,椅背上写着旧约和新约的名句。教堂的墙壁是16世纪后叶由胡安·德阿尔法罗设计的,呈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风格。

主教的椅子,主教坐于中间的椅子,基督教信徒或跪在主教身前、或坐于边上的椅子,寻求主教忏悔。据说如果信徒不能亲自来教堂忏悔的话,还能通过向教堂购买“忏悔券”的方式赎罪。

清真寺四周共有几十个小教堂及基督教人物雕塑。科尔多瓦诗人贡戈拉(Luis de Gongora)和雕塑家萨格拉吉奥(Sagrario)就葬在其中。

蓦然间发现一缕朝阳通过教堂的花窗射向地面,映射出刺眼缤纷的五彩。

小教堂的屋顶神圣庄严,在这里信徒的灵魂犹然升华。

伊斯兰风格的壁龛,表面的装饰物估计已失落。


【回眸大清真寺——繁华落尽的盛世之梦】

临走前,我们对于大清真寺石柱再次回眸。遥想一千年以前,这里曾经万盏摇曳、灯火齐鸣,万人匍匐,一切都是那么肃穆而神圣,也许令东方阿拉伯世界的《一千零一夜》传说也黯然失色。

对于最早的建设者——阿卜杜·拉赫曼一世来说,科尔多瓦的繁华和大清真寺的肃穆之下,饱含着这位远离故土、漂泊他乡国王的无比思乡之情,也许在无数个夜晚的睡梦中,他曾梦见厚实雄壮的清真寺外墙所包裹的是大马士革永不被攻破的城墙;高大的免罪之门开启的是圣地麦加的大门;每个华丽的宫殿都是遥望中东方阿拉伯世界无数个浪漫美丽的殿堂;星罗密布的阿拉伯石柱是家乡一望无际的果园;石柱上的马蹄是故土的旭日,或是挂满枝头熟透了的葡萄、无花果和仙人果……

摩尔人在伊比利亚的盛世之梦,无需在科尔多瓦留下什么豪华的宫殿或是繁荣的集市,当我们亲手触摸大清真寺冰冷的高墙细柱,从指尖传来的却是隐隐悲凉。繁华落尽,雄伟、美丽、迷幻的清真寺依在。

本篇《科尔多瓦:繁华落尽的盛世之梦—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七)》完。

附:

本人游记连载《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一篇 :《七丘之城里斯本——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一)》链接:http://you.ctrip.com/travels/lisbon574/1959938.html

第二篇:《逝去的黄金年代:塞维利亚——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二)》链接:http://you.ctrip.com/travels/sevilla380/1884750.html

第三篇:《天空之城龙达:海明威笔下的私奔之地—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三)》链接:http://you.ctrip.com/travels/ronda8762/1959744.html

第四篇:《马拉加:从白色小镇到阳光海岸的浪漫—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四)》链接:http://you.ctrip.com/travels/malaga1811/1959745.html

第五篇:《格拉纳达:摩尔帝国的夕阳(上)—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五)》链接:http://you.ctrip.com/travels/granada379/2026061.html

第六篇:《格拉纳达:摩尔帝国的夕阳(下)—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六)》链接:

http://you.ctrip.com/travels/granada379/2041635.html

评论

0/1000
请输入评论内容!

推荐相关游记更多

更多相关问答

确定要删除评论吗?

确定取消
科尔多瓦109
科尔多瓦:繁华落尽的盛世之梦(上)—记伊比利亚半岛的三重文化之旅(之七)

发表评论

引用 @作者名 的照片

你还可以输入 1000 个字符

取消 提交

有头有脸

完成昵称/头像的设置

初露锋芒

发表任意一条游记/点评/回答

头条上榜

1篇游记被推荐至头条

科尔多瓦旅游攻略指南? 携程攻略社区! 靠谱的旅游攻略平台,最佳的科尔多瓦自助游、自由行、自驾游、跟团旅线路,海量科尔多瓦旅游景点图片、游记、交通、美食、购物、住宿、娱乐、行程、指南等旅游攻略信息,了解更多科尔多瓦旅游信息就来携程旅游攻略。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

+更多

热门旅游目的地推荐移动入口:

      热门旅游攻略

      +更多

      热门旅游攻略移动入口: